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65 吃货无所畏惧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小银杏在提供数据方面一向霸气慷慨,不就是想要鸡的做法菜谱吗?本老祖宗有的是!

    一长溜的菜单出现在了姜盈的面前,每一小节之前的标题都做了大写加粗的处理,姜盈第一眼就先奔标题去了。

    什么白斩鸡沸油鸡锅烧雏鸡香酥鸡,什么棒棒鸡鸳鸯鸡辣子爆鸡贵妃鸡。

    等等等等,一眼望过去至少数十菜谱。

    姜盈没出息地直吸溜口水,“我知道这道传说中的贵妃鸡。我要吃这个!我要先做这个!”

    小银杏慈爱地晃动着枝条,“做不了,你的炊具不够,佐料也没有。”

    “那那那,那就白斩鸡。”看名字就很简单,应该不需要太多佐料吧?

    小银杏:“啧啧啧,愚蠢的人类!不知道名字越简单的食物需要花费的心思越多吗?白斩鸡的蘸料以你现在的条件可是调不出来的。”

    姜盈怒了,“老祖宗你给我这么长的菜谱是故意在馋我吗?”

    小银杏:“是。”

    不然它拿出来干吗?它自己又不馋。

    姜盈无语片刻,“老祖宗,你看孙女我没饿着你吧?这一有机会就把你放出来猛吃了对不对?做人,啊不,做树得懂得回礼是不是?有来有往,大家的感情才能长长久久和和美美。”

    小银杏:“说人话。”

    姜盈:“给我一种能吃的菜谱!”

    “切,废话真多。给你。”小银杏把其中一道以目前的条件能做出来的菜谱高亮显示在了姜盈的面前。

    叫化鸡。

    过了一遍制作的具体细节,姜盈却没有先找地儿挖坑,而是先找藏身之地。

    大比的时候疏忽了,差点让土蛋蛋花落他家,这次她可不要那么傻了。回头这山,这乌骨鸡都得是她的!

    姜盈在小银杏的提示下先把乌骨鸡藏进了空间收好,又找到了一处洞穴。

    好像是某种野兽挖出来用来群居的巢穴,但因为军考,这些野兽因为存在着一定的危险性就被布置考场的人集中赶到了山那边。

    洞穴又宽敞又通风,姜盈刚进去就第一时间把洞口隐蔽地掩盖上了。倒不是为了防人或者动物,而是防摄像头。人和动物她都不怕,她现在就怕摄像头。

    大概七八十平的空旷,只有自己一个人,姜盈满意极了,二话不说就开干。

    先把乌骨鸡从空间里拿出来倒置在一旁的石头上放血,她又取出一把钨刃来于洞穴的中央吭哧吭哧开挖坑。

    杀人退敌削铁如泥的钨刃被姜盈耍在手里,但见刀光连连,地面上很快就露出了一个大坑。

    小银杏心疼地直晃树叶子,“真是浪费啊!钨刃要是像我一样有意识,早就弃主逃跑了。你这是在侮辱它啊!”

    姜盈挖好了大坑,又开始在旁边的土堆上浇水和泥。

    小银杏一副悲天悯人的腔调,“它还是个宝宝啊!同样是生命,你怎么下得去嘴!人类真是灭绝人性的动物!”

    姜盈又砍平一个小石台,再在旁边挖出一个小石坑。乌骨鸡放到小石台上开膛破肚取内脏,然后扔进小石坑里注入水清洗。清洗完后上盐,里里外外都抹匀了之后摆一个漂亮的造型又放回石台上,开始抹泥。

    小银杏的树叶子都收拢了起来好像不忍心再看了,“重孙子,听老祖宗一句话,你就是弄熟了也不会好吃的。只有盐,能吃出什么味道来?”

    姜盈在泥的外面又贴了一层树叶,那是进洞前经由小银杏指点提前备好的。一是为了防止烤干泥的时候泥巴开裂,二是这种树叶也有一种特殊的清香味,也算给这道单薄的菜加点味道了。

    任老祖宗自顾自地叨咕叨,姜盈全都听而未闻。

    她现在的世界除了泥巴里的乌骨鸡就没有别的了。风停了,月隐了,大千世界漆黑一片,只有她的乌骨鸡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肉肉肉,她要吃肉!

    空间里配给的是取暖器,巴掌大,抱在怀里一整夜都不会冷。现在被姜盈用来烤乌骨鸡了。

    等待的过程中,姜盈口水泛滥心情紧张。

    “老祖宗,鸡肉真是传说中的嘎嘣脆的口感么?”

    “老祖宗,你真的没吃过肉啊?这么好吃的东西你不吃会不会很遗憾?”

    “老祖宗,古地球时期的人类真幸福啊!现在的人类是进化了好多又怎样?连个肉都吃不到,我倒宁愿回到古地球时期做个普通的古人。”

    小银杏:听了个开头就自动隐形走树了。

    这个重孙女随它,想叨咕叨的时候跟它一样磨叽个没完,它不会磨出耳茧子也不愿意听。

    时间到,姜盈嗷一嗓子就蹿了起来直扑泥坑堆。

    一点也不怕烫,纯靠爪子就把乌骨鸡给扒了出来,往小石台上一摔,“啪”地一声开裂,毛被干掉的泥带了下来,露出了流着黄灿灿鸡油的鸡皮。

    那香味一出来,姜盈原地转了三圈。

    “我将是星际时代吃到鸡肉的第一人!哦呵呵呵呵!”

    小银杏又自己飘了出来,日常鄙视姜盈,“你瞅瞅你那点出息吧!把你的精神力好好修炼一番,跟老祖宗一起走上修仙的道路多么的光明正确,不比你那点小口腹之欲高大上?要不你就跟我大孙子一起驾驶机甲出战外太空,从此必将青史留名,这才叫理想!你说说你……”

    姜盈继续听而未闻,“啊,我老公现在在这里就好了,这人生第一次该和他一起分享的。”

    小银杏刚想欣慰地夸她一句至少还没忘了它大孙子。

    结果姜盈后半句却是,“……算了,都是天意啊!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姜盈从泥巴里捧起了那只得有三十来斤重的叫化鸡,正要张嘴开咬第一口时,一道影子从洞口急射而来。

    卧槽,这是想抢她的肉?找死!

    怀着这样的念头,姜盈把叫化鸡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旋身纵起后回踢。

    偷袭的某狼拉着长声就被踢趴到旁边的洞壁上了。

    姜盈傻眼,“小灰灰?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掩盖洞口而迟来一步的秋漠把自己的精神力幻兽从洞壁上扒下来,一点不心疼,“活该!”

    姜盈看看怀里的叫化鸡,又看看秋漠,“你赶的真巧哦。”

    秋漠冷漠,“天意。”

    姜盈:“……”

    天意什么的最讨厌啦!

    ……

    “我跟你讲,只有盐哦,其实不怎么好吃。”

    “没关系。”

    “……这三十斤都不够我一个人塞牙缝的!要不是看在小灰灰的情面上,我才不会分给你。”

    “感恩。”

    “……你回头要还我一整个!”

    “还你十个。”

    所以现在可以吃了么?她再抱着不撒手,这油都快把她整个人都油了。

    姜盈万分悲伤地把叫化鸡一分为了二。

    看着两人只吃盐味鸡肉就吃得一脸感动的两人,小银杏特无语,“我说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你们还在考试啊!你们的家人还在等着你们拼搏出一个好成绩啊!刀疤小哥哥你忘了光头叔叔了吗?你可是要成长为真正的机甲战士好回去娶人的!想到这个你还有心思吃得下去肉?”

    秋漠从鸡肉里抬起油轰轰的脸,“老祖宗,你信不信我如果把这烤鸡带回去给博昂,他会更开心?”

    好吧,那肯定的!小银杏无语了。

    姜盈趁秋漠不注意出手就抢了一块秋漠手里的,“这才不叫烤鸡,这叫,叫化鸡!土包子!”

    秋漠到底没干出来再抢一块回来的幼稚事,他就是加快速度把剩下的都吃完了,吃完了起身就走。

    “喂,你去干什么?”姜盈问。

    秋漠示意小灰灰跟上,“再去抓!”

    姜盈:“……”

    想反省!她认识的人里怎么都是这种没出息的吃货呢?真掉价!

    “毛是白的,飞不起来,只能在草丛里钻着。别抓成年的,要幼年的,记得一刀砍头。老祖宗说这个时期的乌骨鸡的毒素都在脑袋里,别给它扩散的机会一刀砍掉,剩下的肉就能吃了。啊,你也别抓太多,外面摄像头众多引起注意就不好了。先抓两只吧,我觉得今晚再一人来一只还是可以的。剩下的明天吃再明天抓。啊,你的队伍呢?没收到八小队过关的提示消息啊,难道你们被人灭了?喂--”

    洞穴里哪里还有秋漠的身影。

    听完前面重点的时候,人就没影了。

    “吃货的力量真是无穷大。”姜盈一边感慨一边继续挖坑和泥。

    小银杏懒洋洋地搭腔,“你也一样。难道不是你才看到刀疤小哥哥就该先问他的考试情况吗?”

    姜盈:“那个哪里有抓鸡重要!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懂?”

    小银杏一针见血:“然而你的革命斗争却都是如何吃到美食。”

    姜盈不好意思地笑开了,“艾玛,老祖宗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我了?老铁!来,亲一个。”

    “切,不亲!一身的动物气息,恶心死了。”小银杏哆嗦一下,隐回去了。

    有灰狼在,秋漠的动作很快,好像连十分钟都没有,他就一手拎着一个回来了。

    姜盈注意到了灰狼的哀怨脸,“这么快?你是把小灰灰当狗使唤了?”

    边说边把手掌搭在了灰狼的头上抚摸着,掌心自动蹿出了暖融融的红光,灰狼像一只猫咪一样喉咙里咕噜两声,眯着眼睛卧到了姜盈的脚边。

    “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找到你的?”秋漠嫌弃地瞪了小灰狼一眼,长那么凶狠,却是遇到姜盈就只会乖巧了,这让他作为主人感觉很没有面子。“你那红光我能练吗?也算精神力不是吗?”

    姜盈的精神力幻刀他基本掌握了,他现在又眼馋姜盈的治愈精神力了。

    姜盈扔给他一只鸡,示意他和她一起清洗抹泥,“治愈精神力好像是因为老祖宗的存在,这种事情后天不可练吧?对了,你怎么又把小灰灰给放出来了?被人灭队的时候情况太危急,你太激动它自己跑出来的?”

    有了第一只叫化鸡打底,这次两人可算不至于一心念着吃而顾不上别的了。

    秋漠这才把自己的经历都原原本本地向姜盈讲述了一遍,包括对方队伍中有一个机甲战士的事。

    “我觉得这不是个例,其他队伍肯定还有。军部这是想控制我们出线的数量,还是单纯想就近保护我们的安全?”秋漠探究地看姜盈,“海恩星将真没有向你透露一点内部消息吗?”

    “当然没有,他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姜盈翻白眼,“我也是跟你们一样在体会到那些变态的考试要求之后才想到出题的可能是他的。两个原因我更倾向于第二个,因为有一次他在检测考场这边的时候曾出现了人为爆炸。或者是怕这些考生们再出意外吧。毕竟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招人……”

    姜盈停顿了一下想起了秋漠的特殊,“但你被盯上可能有个人原因在内吧?”

    谁不知道巴森特就是那个结婚前曾想悔婚改向博昂“投诚”的那位。

    这个锅她老公可不背。

    秋漠没话说了。想起交手时巴森特眼神里明显的杀意,他还真不能否认姜盈的话。

    “那你又是怎么回事?第七小队不是顺利出线了吗?为什么是你一个人单独在这里?”

    “六人队伍出线后不是得排除两个人吗?我选不出来,干脆把他们都排除了。”

    秋漠:“……”

    好吧,这是姜盈的画风。

    秋漠学着维希的话道,“你这样不好,有红方不做非要做蓝方,这种意气用事的作法早晚会坏你的大事。”

    “坏什么大事了?我如果不单独出走,能有机会让老祖宗出来放风?老祖宗不出来放风,我们能发现这美味乌骨鸡?我若是没做好叫化鸡,你就算找到了我能有这口福?”姜盈示意秋漠把他的取暖器也交出来,“年轻人,祸兮福之所依。意思就是说坏的也有可能变成好的。”

    道理是那个道理,可是……

    秋漠耿直道,“还有后半句叫福兮祸之所伏,你怎么就能肯定现在好的不会变成坏……”

    姜盈一个眼刀子甩过去,会不会说话?

    秋漠闭嘴,好吧,他等着吃叫化鸡就好。

    明明肚子还鼓着,三十来斤的叫化鸡就算去了骨头,就算两人平分的,这一人也得将近十斤的肉,可当再次闻到叫化鸡的味道时,他们怎么就还那么饿呢?

    两人一人抱着一个烤好的叫化鸡摔开干泥看到那流着黄油的肉闻到那醉人的香味之后,都感觉到了无限的幸福。

    土蛋蛋虽好,但怎么比得上吃肉的口感呢?

    人吃肉绝对是天性,那么多的营养剂种类,每年销量排名的时候,肯定是肉味的占据前三甲。

    大数据总能简单粗暴的揭露出人类的本性。

    姜盈和秋漠抱着叫化鸡做碰杯状,“吃!”

    没吃了。

    一道人影带着旋风从洞穴口就风卷了进来。

    姜盈猛瞪秋漠:他个乌鸦嘴!祸真来了!

    秋漠也很无语,喊了一声,“灰狼,上!”

    小灰灰“噌”一下就蹿了出去。

    人影一声惨叫,“灰爷,是我!我是友军!灰爷松嘴啊!姜盈秋漠,是我,维希!快让灰爷松嘴!别咬了!你又不能吃肉,你说说你就闻个味儿图什么呀。”

    姜盈和秋漠停顿片刻后,一致开始猛吃手里的肉。

    友军就更不能停了,不然吃亏的就是自己了。

    “小灰灰加油!姐姐看好你哦。”姜盈吞肉的空隙还不忘加油助威。

    秋漠没有,他觉得多吃一块稍后就会少分一块,这才是正经。

    维希气得哇哇乱叫,幸亏小灰灰也不是真的要攻击他,在跟他边打边闹了一会儿后就让维希顺利挣脱了。

    维希顶着乱草窝似的头发狼狈站在两个狼吞虎咽的人面前。

    “我不说话,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吃。”

    姜盈和秋漠:……

    你不说话就不说话,有种你也别流口水啊?

    秋漠倒先扛不住了:“我跟你讲,只有盐味,其实不怎么好吃。”

    维希给他一个大白眼:“没关系。”

    姜盈:“真的,就这些都不够我们塞牙缝的。刚才我是看在小灰灰的面子上才分了秋漠一半,你拿什么面子来给我……”

    维希发出了一声如遭遇了天崩地裂似的惊叫,“你们先前已经吃过一只了?那你们现在还好意思让我看着?我还没吃过!活这么大都还没有吃到过一口!”

    姜盈:“……好吧,回头记得还我一整个!”

    “我还你一百个行了吧?”维希上手就抢。

    两只叫化鸡,维希据理力争在姜盈和秋漠已经吃过的前提下这次必须一人分他一半,最终以“六个人两个叉他很幸运地抽中了其中一个叉”的悲惨经历顺利得逞。

    “厉害了,维希大少爷。”边吃边听完了维希的情况汇报,姜盈和秋漠这次是真的在佩服维希。

    就他们到目前看到的来说,维希这支第九小队绝对是整体表现最棒的一个。

    维希唆着鸡骨头谦虚,“哪里哪里,是你们俩太笨了。”

    “滚!”两个鸡腿骨砸向了维希。

    维希笑着闪开,吃饱了的人总是补刀更给力,“本来就是。想想你们一个是3s,一个是2s,只要再稍微那么人性一点,接地气一点,会做的同时会说一点,你们本该轻松把整只队伍完美掌控的!”

    “就说姜盈的情况吧,拉帮结派小心机有什么呀?哪个团队没有?多大点事!这些东西只要引导好了,还可以刺激队友的互相竞争。你要是嫌看不惯不想引导,那你就第一时间镇压。你是3s吧?你要是干巴利落脆地站出来宣称一句, 这队里我最大,你们都得听我的。他们敢不听?一切都是为了最后的胜利嘛,你有什么不能忍的?太意气用事了。”

    “再说秋大侠。是,我是要求你去融入他们了,可也没说让你就真的没有一点意识地任他们安排吧?你有灰爷,你这样的战斗力那必须是头啊!你早放出来灰爷的话,你们的第八小队何至于跟第四小队同归于尽?你的最终目标不是过关入选真正的机甲战士吗?为了这个目标你就不能勉强一下自己?就差那么一步,太可惜了。”

    吃着好吃的肉,数落着平日里没机会数落的两个人,维希觉得这段经历也算他人生里的一小个巅峰了。

    姜盈和秋漠听得一脸生无可恋,手里的肉还有,但都吃不下去了。

    维希说的很有道理,他们也明白,但就是做不到,他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绝望啊。

    能懂各种大道理的人真不代表着这个人就能在各种生活环境里都能无缝切换到最自在的形象。

    维希看着两个丧上身的朋友心有不忍,“那肉吃不下了吧?给我吧!浪费食物可耻。”

    “滚!”姜盈和秋漠能给他就怪了。

    被数落还要供肉吃,他们自杀得了。

    维希继续努力,“我没别的意思,你们不是心情不好吗?这样的情绪状态下吃东西不好消化。尤其还是这么油大的肉类。咱接下来的考试之路还很长,我是怕你们不能坚持到最后到时再后悔。”

    姜盈:“呵呵,想打架是吧?”

    秋漠,“灰狼准备--”

    “得得得,我不说了行了吧?”

    洞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三个人愉快地吃完了自己的份额。

    维希憧憬道,“我已经预见到食货帝国会再引发什么样的狂潮了!这肉太好吃了!十八年来我头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肉!”

    姜盈靠坐在旁边的石头上,“那是因为你十八年来从来没有吃到过肉!可怜的人类,可怜的我们。”

    秋漠挖坑埋掉了吃剩的骨头,把话题拉回正道,“你们两个要组队吗?”

    “当然,哪怕只是为了这口吃的。”维希抱着肚子表情相当满足,“可惜你没有复活的机会,不然我们三个一队多好。”

    秋漠回身诡异地一笑,半点没觉得自己的情况有多么糟糕,“你们说我要是把所有的红队排除二人组都给黑掉了,你们就算组成了两个也依然无法复活吧?”

    考试越往后面发展,他们现在是越能体会其中的精髓黑。

    被灭掉的考生也好,被排除的考生也好,只要你不想着主动退出考试,那么你就都可以在这里一直到考试结束。

    红方就算拿下这些单兵也没分得,但这些单兵如果可以拿下红方队员的通讯器的话,可是有分得的。

    维希和姜盈假模假样摆出迎战的架势,“现在就要开打吗?我们人数众多,不怕你。”

    秋漠额角抽搐着带上小灰灰向外走,“再见的话一定就是敌人了。今天看在叫化鸡的面子上,先让你们一次。”

    维希冲着已经看不到背影的洞穴口叫嚣,“有种你别上灰爷!我能打得你满地找牙!啊,姜盈,你说我要像是像你家姜氏中医的员工一样也吸食一些刺激人精神力幻兽出现的气味的话,你回头再给我治好,我能不能像现在的秋漠一样自带神兽出场?”

    姜盈很诚实,“我不知道。一,没人敢保证吸食多少才能让你的精神力恰好失控到精神力幻兽实体现形却不至于崩溃;二,姜氏中医的那次意外的确有些员工的精神力幻兽实体现形了,但经治疗,至少目前还没有发现一个人像秋漠这样做到了有幻兽伴身。三,秋漠的身体并没有痊愈。”

    “什么?还没有完全好吗?可他看起来一点异常都没有。”

    “疯子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发疯的,在他能承受的范围之内,他像个正常人不足为怪。”姜盈把取暖器放在身边,“你值前半夜还是后半夜?”

    “前半夜。你先睡吧,到时间了我叫你起来换班。”

    “好。”姜盈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信任是一种很奇怪的情感,开始总是很难,但当步入正轨之后,就会变成一种惯性输出了。

    可惜有些人连开始都没能坚持。

    造成了姜盈的不愿意融合还真不只是她个人社交障碍的人格缺陷单方面造成的。看看维希,他也是后来加入废f小队的,现在还不是和姜盈等人相处的不错?说到底,还是姜盈没有从七小队其他队友里得到基本的尊重和信任。

    救一次是从大局出发,救两次是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红方身份,还救第三次?她又不傻。

    当她有了再次组队的复活资格,要想抛弃那些并不齐心的旧队友太容易了。

    再找人再组队肯定比固有的四人队伍要难得多,可是这样却能自己挑选队友了,姜盈其实很满意。

    看,她现在不就等到了维希?

    睡梦里姜盈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连带着说了一句梦话,“好吃。”

    维希听到后哭笑不得,“做梦还在吃?要是把你现在的形象曝光到网上,帝国第五3s的高大形象铁定被毁得渣也不剩。切,这么好相处的人那群人是眼瞎看不到么?活该你们后悔!”

    ……

    第七小队早就在后悔了。

    有姜盈在的时候,就算姜盈基本不说话,但却一直在带头向前进的。姜盈带的路很安全,很少碰到毒蛇猛兽什么的,也没有缠人的树藤阻挠前进的路。

    可当姜盈不在了,这种轻松前进的路也跟着不见了。

    艾米曾踩到了一只二十米长的蟒蛇尾巴,四个人好一通费劲地挣扎才摆脱了蟒蛇的追击。黛西和王朝为了最后的胜利只得和开路的艾米以及弗列德换了位置。这回倒是巧妙地避开了各种野兽,然而因为王朝的拿刀砍断树藤开路误砍中了一个花苞,花苞释放出了有毒的气体,要不是他们四个反应还算快逃了出来,他们很可能就命丧当场了。

    配给里的万能解毒剂还是有用的,四个人都服用了之后又休息了一段时间这才彻底缓了过来。

    都曾是学校的佼佼者,也都提前做过了野外训练,可一到正式场合上,居然如此行不开,四个人的自信都是倍受打击。

    另外的四人队伍压根就没找到一个,一些散兵也没有灭的必要性,为了保存体力,他们基本上是能避开就避开了。

    没了姜盈在的第一天,他们一分也没有得到。

    天黑了,要找落脚地了,更惨了。

    蚂蚁都有手那么大,小尖牙清晰可见,他们怕被咬,不敢坐在地上;想着像姜盈在的那时候爬到树上吧,又怕碰上蟒蛇;想着要不找个洞穴吧,但一无所获。

    学到脑子里的理论知识到了这一刻居然毫无用武之地,他们简直要怀疑自己的等级基因是不是测错了。

    他们这时还没有意识到,军部招考如果是他们多来几个野外训练就能通过的水准的话,那么军部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弗列德曾经那句话说对了,他们不能太倚靠姜盈了。可是说归说,他们还是潜意识里那样做了。感情上妒嫉着嫌弃着,理智上却知道跟随着。没能交心的后果就是,当姜盈不在,短短两天就养成了只跟在人后不知道自己成长的习惯现在又影响着四个人变成了手足无措的状态。

    一夜没能安心睡好不算,第二天天光微亮还迎来了江艾所在的第四小队的四人队伍。

    第七小队两男两女,两个2s两个s;第四小队也是两男两女,四个都是s。

    每人胸前的徽章上都标有着队伍号码以及该人的姓名与等级,这很好辨认。

    单看这个的话,明显是第七小队实力更强;但要看精神面貌的话,个个顶着大黑眼圈的七小队还真是比不上精神熠熠的四小队。

    尽管昨晚还有几个小队趁夜通关出线了,但作为头一天先出线的七小队和四小队,大家总是更有印象一点。两队一打照面都认出谁是谁了。

    江艾左右的女生同时惊讶地叫了起来。

    “为什么是你们四个?姜盈呢?姜盈为什么不在?”

    “你们居然排除了姜盈?你们是不是脑残?就那么一个3s在考你们都留不住,你说你们还能做什么吧。”

    七小队被数落得只觉得颜面无光。可他们也很委屈,那是他们排除了姜盈吗?分明是姜盈排除了他们所有人。

    但这又不能说出来,不然他们成什么了?别人肯定会想他们的人品得多糟糕才会沦落到被3s整队排除的地步。

    “废话少说,要打就痛快开打!”第七小队摆出了迎敌的姿势。对方四个s而已,他们真没觉得自己队会输。

    可事实是,四个对上四个,经过一翻较量之后,输的是他们。

    王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什么时候s的实力都比2s高这么多了?不可能!你绝对不只是s级!”

    跟他对打的是江艾。

    而且江艾不仅要应付他,还要抽空去帮一把旁边那个跟黛西过招的s级男生。

    明明没觉得对方的招数有多神奇高深,但一段时间后,是他被放倒并卸了通讯器。

    这边败了一个士气降落,对方第四小队以四打三乘胜追击,第七小队输得很没有悬念。

    “江艾我们赢了!江艾你太厉害了!”两个女生再次兴奋地想要和江艾拥抱庆祝,然后再次在江艾的冷眼下止步于一臂距离之外。

    但这一点不影响她们的心情,她们转个方向和剩下的男队友拥抱在了一起。

    “卡尔伯,现在你相信我们说的江艾很好了吧?他才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只会刷脸的人!他脑子好用极了,不然能领着我们三个s一路顺利走到现在?”

    “就说你现在服不服?是不是特庆幸被我们选中留了下来?”

    卡尔伯被两个女生勒得险些上不来气了,“服服服,真服了,两个姐姐快饶我一命吧!”

    四人队伍成形之初,卡尔伯还怀有逆反心理,想着要不是真做不到放弃这次考试,他一定会扭头离开。

    跟一个他认为是靠刷脸才成功的软蛋一支队伍,他觉得丢人。

    可是后来,当他看着江艾一次又一次组织他们三个完美的伏击偷袭突围之后,他现在服江艾了。

    长着一张清俊文雅的脸,怎么一出手尽是刁钻阴黑的招数呢?

    例如这次袭击第七小队。

    本来他们三个是坚决不同意的。那可是3s姜盈所在的队伍,这不上赶着找死呢么?

    谁知道这次还是让他们赢了。

    卡尔伯好奇地发问,“江艾,难道你早就知道姜盈不在这个队伍了?”

    这位看起来可不像是没有把握就出手的主儿。

    江艾正蹲在被绑了手脚扔在地上的王朝面前,“我为什么不能只是s级?你以为等级就代表一切吗?对于s级和abc来说可能是,但以于s级以上的,就像你这种虚高的2s,再来两个我也一样能干掉。”

    两个女生凑近来帮忙得瑟,“我们也是s级啊?我们一个也许打不过你们一个,但我们四个加起来就是干掉了你们四个。同学,不是我们太厉害,是你们的两个2s水分太大。而且,你们四个明显看起来面和心不和。这样的队伍能走到现在原来靠的都是姜盈吧?啧啧啧,真是无语。”

    第七小队被挤兑得个个脸白如霜。

    没得到答案的卡尔伯继续执著着答案,“江艾,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早就知道姜盈不在这个队伍了吗?你怎么知道的?从哪里知道的?你告诉我嘛。”

    因着江艾一路的好形象,卡尔伯误以为江艾好说话,他竟然也不惜形象向江艾撒起了娇。

    另两个女生被恶心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个个露出了看好戏的意思。

    然而江艾依然像没有听到似的。

    “王朝同学,姜盈什么时候和你们分道的?从分开到现在多长时间了?她离开时是哪个方向?有没有留下什么可疑的话?你最好原原本本地告诉我,否则你连做蓝方的机会都不会有!”

    表情也没发狠,语气也没加重,但江艾此话说出来,在场的几个人就觉得犹如一阵冷风过境似的。嗖一下,从头发丝到脚趾甲,都凉了。

    什么叫连做蓝方的机会都没有?这话为什么听起来那么可怕?

    江艾左右的女生说话都牙齿打颤了。

    “江……江艾,你生气了?为为为为什么?”

    “江江江艾你为什么要打听姜盈的消息?她现在已经是单兵了,在她组队之前我们就算找到她抢了她的通讯器也没有得分的。”

    “正因为是单兵才要找到她。难道你们不想在她形单影只的时候跟她痛快打一场?她可是3s,这样的机会,不常有。”

    江艾微勾了唇角,露出了入队后第一个微笑。

    然而那笑却给人一种邪恶的感觉,像诱惑善良好人的恶魔,不把人拽到地狱绝不罢休。

    ------题外话------

    感谢leo风若,南晓瓜和altmbymy的票票!全贴我们小怂脸上,防坏人!嘿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