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66 夫妻之间黑的较量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五天过去了,红蓝方的队伍基本已经成型了。以人数上来说,大概也就是一半一半的局面。可要看接下来的发展前景的话,红方却远没有蓝方的看起来“光明”。

    因为在考试的前半段,大家都是奔着红方努力,谁也不愿意变成蓝方。那时候蓝方人数少,还未能显示出多少的战斗力。但随着考试过半,现在的情况是部分考生已经变成蓝方了,更多的还是没有复活机会的蓝方,这批人能甘心?

    别说我还有得分的机会,我就是没有,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高分通过此次军考!

    蓝方一开始还是单兵挑衅,阻挠,后来就变成了自发的集结成队,组团挑衅,阻挠。计划组织得好的话,成功也并不是那么难以达成。

    于是军考的后半段,俨然已经变成了没有复活能力的蓝方打击一切非队友的黑暗形势。

    他们当中最大的一支队伍竟然已经有二十多人,队长是化名为大森的巴森特,副队长是埃诺。

    他们这些人最初都是通讯器被卸的,但发展到现在,他们手里的通讯器早就比全队人数还多了。有个别幸运的还找回了自己曾经被卸的通讯器,虽然不能复活了,但失而复得的感觉还是让这些人越发的士气高昂了。

    他们队长说了,只要拿下全部红队,那么他们即使是蓝方,以分数论英雄的话,谁又敢说他们不会合格通过?

    绝境逢生大概就是他们现在的心情了。

    --我们的目标是?

    --搞死红方搞死红方搞死红方!

    对,人家还整出了口号。副队一声呼,队员们莫不振臂响应。那气势,偶尔经过的四人队伍都瑟瑟发抖不敢出现。

    本来去寻找四人队伍就挺难了,现在自己还成了别人的猎物,表面上看起来像走在胜利道路前列的四人队伍现在觉得自己才是最命苦。

    尤其是通讯器上显示的次数最多,也就意味着得数最多的第52小队。原来是特别不显眼的一支普通队伍,也曾被周围的许多支队伍列为可以灭掉的目标,结果人家现在却是得分最高的队伍。

    得分最高是因为他们拿下了更多的通讯器,拿下了更多的通讯器就意味着他们也给自己树立了更多的敌人。

    于是他们遭遇到的偷袭和明打都越来越多起来。

    本来没吐槽过这次考试规则的队员们,现在也开始吐槽了。

    西亚和布卡原来是只要围绕在江艾的身边就各种满足了,但现在她们有点围绕不下去了。自己树立的敌人当然最了解自己,那些袭击而来的蓝方都知道第52小队的核心是江艾,所以每一次攻击都是把更多的火力集中到了江艾的身上。

    她们一开始还能帮帮,但后来真是有心也无力了。

    袭击的频率太密集了,好像她们在跟所有考生为敌似的。一拨走了一拨又来,退的迅速来的更迅速,车轮战术耍得那叫个溜。

    有时候她们还遇上了一个上一轮才被她们打走,过了一轮人家又卷土重来的。

    人的体力真不是这么消耗没有止境的,她们到后来都自身难保了哪里还顾得上去帮一把江艾。

    后来在江艾的指挥下,击退了一拨袭击后,他们四个可算找到了一个暂时栖身的树洞躲了起来。

    树洞很大,得有七八平,四个人躲里面还是很轻松的。

    西亚边喘粗气边抱怨,“真的,我到现在为止还真的没有抱怨过这次的考试规则的,但现在……出题者真的不是脑残么?给了蓝方一个不死的最低要求简直就是复活神器好么?抓又抓不住,抓住了又不能弄死,人家回头还能再来,都快成打不死的智能了。啊不对,智能还有断电一招治呢,可这些蓝方呢?他们简直是不死金身!”

    布卡觉得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是不说她怕肚子里的憋屈和愤怒会让她原地爆炸。

    “是,咱们是考试,不是真的上战场,的确不能死人。但你可以让输的人退出考试吧?什么叫只要考生不主动退出就可以一直待到考试结束?打来打去还是那些人,打来打去还是那些人,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儿?这考试还有结束的那一刻?出题者别不是个智障吧?”

    卡尔伯苦中作乐,“有出题者也该有后期审核者吧?如果审核的不是智障的话,这次的考试规则能通过?我看啊,都是智障!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哪里还需要像古地球时期那样真身上线考核?就不能像那些游戏一样弄成虚拟的吗?死了也不怕,死亡的痛觉在,但真人不会出事。”

    心里一抱怨气儿也来了,“还有,我们这一批是专考机甲战士的吧?所以不用考我们的机械操控能力吗?不让碰军用机甲,你倒是弄几台民用机甲来啊?居然还是真人冷兵器,这种文明倒退的考试方法真是让我无力吐槽了都!垃圾考方!江艾,你说是不是?江艾?你看什么呢?”

    三个人挨个抱怨完,然后才发现江艾好像连听都没听,人家在向外看着什么。

    西亚秒花痴,“淡定江艾真帅!我冰冻在上辈子的少女心终于复活了!江艾,你真的已经有女票了么?”

    布卡捂着脸惋惜到心痛,“江艾,身为一个男人,为一棵树就放弃整片森林是最愚蠢的行为。你看多少人都已经熟练掌握了同时管理多个鱼塘的技术?江艾,我教你啊?”

    “你俩快闭嘴吧!现在是说这些没用的时候吗?喂江艾,你对这次考试的出题者真的没有意见吗?难道你不觉得我们的考试方法还停留在古地球时期么?等到了外太空出战虫兽,今天考出的这些东西有多少能用上的?这样考下去的话顶多就能考出人性的黑暗来,能考出什么实力来?越来越感觉这出题者是个腹黑的变态了。喂我说江艾,你到底在看什么?”

    看什么?看什么也比听你们口口声声骂我智障脑残或者变态强!不管看什么,反正再看你们我怕忍不住出手先灭了你们!

    江艾的目光并没有从树外转移回树洞内,“我在看是不是要变天了。”

    “变天?江艾,你还懂看天象啊?”卡尔伯也伸出头看了看外面,可是除了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外,他什么也看不到。

    江艾在心里叹息,“你是来自军校吧?难道你的学校没有教你最基础的观测天气方法?你连天气都做不到基础判断的话,到了外太空,你要如何分辨陨石流等宇宙气象?”

    卡尔伯看傻子似的看江艾,“你是活在哪个时代的人?你不知道有一种测定天气的仪器么?从温度湿度到空气的成分及其比例,你不知道仪器能瞬间测出吗?外太空更是,机甲都是自带这些仪器的!不跟你吹,我的仪表操控分数是我们学校的no。1。想当初……唉算了,现在说那些也没有用了。等考试结束的,如果你想学这方面,我教你。”

    说完他还想哥俩好的拍一拍江艾的肩。可惜江艾眉尾一挑,卡尔伯的手就顿在了半空,怎么也拍不下去了,好像有一股无形的气浪挡住了他的手。

    卡尔伯内心深深地震撼了。他其实一直有感觉,虽说这位江艾同学看起来不像是那么有攻击力的,正相反,某些时候真的挺好说话的,但当他想靠近想更进一步的时候,却总是能收到明确的拒绝之意。

    一路上近距离看到了两个女队友的花痴,他还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并不是他们曾经以为的江艾靠刷脸赢得了两女生的好感,而是两女生主动贴上去想表现好感可到现在却连机会都没有找到。

    江艾跟他们三个之间一直都有距离,那距离却不是远近,而是上下。例如现在,他的感觉就是江艾高高在上,他都没有资格去够人家的肩。

    卡尔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怂得收回了手。

    江艾的目光终于从树外转移回了树内,只不过看向卡尔伯的目光让卡尔伯觉得,还不如看外面呢。

    他怎么就被看得特别心虚呢?

    他也没做错什么啊?

    卡尔伯不知道自己现在丧眉耷眼的样子多么像被教导主任训斥的无能学生。

    “仪器?你的老师没有教过你如果没有仪器在手怎么办吗?仪器也是需要能源的,是能源就有能量不足的时候,那个时候你要怎么办?”

    这样训斥的口气让卡尔伯也听出了火气,他又不是自己的师长?他凭什么这个口气对自己说话?

    “你是干什么吃的?你出外作战的时候不知道提前做好能源的检查的么?一个成熟的机甲战士连能量不足的情况都不应该出现!你知道海恩星将吧?他就是一个每次出战虫兽回舰都是那个能源还剩一半的神人!我也会像他那样做到的!在我这里,根本不会出现能量不足的意外!”

    江艾听了这话,目光只有更不悦,“看来所传有误。据我所知,海恩星将之所以每次都能带能量回舰不是因为他提前准备的好,而是因为途中消耗能源消耗的少。不要说绝对,你做过的事情才能有结论,你没做过的,任何充分的准备都不叫充分。一个成熟的机甲战士作战前准备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准备好自己的脑子。如果你相信机甲多过于相信你的脑子,那么你离死亡也不远了。”

    与过往的那些考试“什么先互相打搏出线,然后再抢得有限的几架民用机甲做最后的机甲操控对打为实力排名提供依据”不一样,这次他的目的就是考人性,考脑子。

    前半段考的是人性,那么后半段考的就是脑子。

    人性凉薄的,暗黑的,功利的,贪婪的,你可以存在,但不要过度。什么东西过度了都不好,都容易让人迷失。这样的人真进入外太空的时候,意外将不可估量,所以不能要。

    脑子灵活的,蠢笨的,刁钻的,不走正道的。什么样的都好,但你的基本技能应该在线。没了光脑没了仪表就像智障的,这样的人万一真遇到了能源不足的情况,难道要把机甲的最低启动能量都用到天气测定上吗?就算做对了选择还留给了机甲,但你在没有目测天气的能力下,很难说还能有活的第二选择。

    人性和脑子才该是一个考生能够通关合格的标准,而不是上交的申请单里那些各种能力考试排在第一位的书面成绩。

    西亚和布卡在别人看来可能是花痴的代名词,但在他看来,这两女生花痴却不代表着花瓶。

    她们会配合,会不计较各种明暗招数,进攻的时候一点不娇弱,撤退的时候还知道抹去自己的足迹。最最重要的是,她们服从。

    这一点很重要,可惜太多人都是各自学校的佼佼者,个个都想自立为王,即使表面上服从了所谓的“队长”,但一到情况危急的时候,就各打各的,各喊各的。情况混乱的他当时都想暴走全给灭了。

    卡尔伯是最初队伍里三个男生中唯一一个还算有着明确目标的一个,所以被他留下了。

    可惜现在一看,却是个过于倚仗仪器仪表的读死书型。

    江艾点到即止,一个连考试都还不知道能不能通过的考生还没有资格得到他过多的指点。

    说句不要脸的,其他军排队等着他给上课的申请表都排到明年了。如果不是因为今年的军考是69军负责,如果不是他正好在m38星没有出外,那么他连出现都不会出现。

    江艾绕过卡尔伯来到了西亚和布卡的面前,“说说你们的总结和计划。”

    花痴叫事儿吗?真能过的话,扔到丽娜那半月,能让她们再看到他时连头都不敢抬。

    西亚和布卡本着给帅气小哥哥留下更好印象的朴素想法莫不各抒己见。

    “空气湿度在加大,我的皮肤感觉到了。最晚天黑铁定会下雨,看来今晚偷袭的会少一些,我们能睡个好觉了。江艾我的取暖器好像坏了,我能挨着你一起睡吗?”

    “说要寻找姜盈,可是到现在也没有碰到。通讯器上也没有收到有任何考生退出的消息。那么这位帝国的第五位3s如果不是真被干掉了不能反应的话,她就一定是在憋什么大招。具体什么大招我还想不出来,不如晚上的时候江艾和我单独讨论一下啊?”

    正经话和花痴话一样是一半一半,但被江艾敲打了之后的卡尔伯这次总算听出了过滤后的重点。

    他不禁为自己以往的行为感觉到了深深的羞愧。

    都是在抱怨,但人家可没有耽误了正事。人家是在花痴,但人家同样在做事。他还停留在如何挑毛病上,人家两个人却已经走在前进的大道上了。

    现在想想当初被说“他也是被排除的候选之一”,突然就能理解了。

    还好考试尚未结束,他还有改正的机会。

    卡尔伯主动加入了讨论。

    “如果我是姜盈,一个一个去找队友太麻烦了,还要分辨还要考查,太浪费时间,我会静等一个时机,等着某几个‘报复心强’的蓝方把队伍集结起来。人集中到一起,要看要组,这就简单多了。我觉得姜盈一直隐藏着就是在等这个机会!”

    ……

    其实对于姜盈来说,是,也不是。

    四人队现在已经有她和维希了,另两个队友说难也不难。在他们游荡的这几天里,他们也间或遇到了几个落单的考生。通过徽章能确认是通关队伍里被排除下来的,可是被排除了就意味着肯定是哪里有问题。

    他们就挨个跟踪了一段,结果发现真的有问题。

    或者是性格太独不容易相处,或者是太过自负明显有装比嫌疑,或者是自闭孤僻或者是自私贪婪。

    等等等等。

    人格百态,姜盈和维希觉得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课。

    但维希的接受度比姜盈高太多。

    “我说,咱只是找个队友过关而已,你又不是找对象,何必要求那么多?差不多就行了啊。他性格自不自闭,贪不贪婪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只要条件合格,接收到队伍里来能听你的指挥不就好了吗?这时间可是一天一天这么过去了,我们没有多少选择了。”

    “到时间就得必须选择吗?你过三百岁的时候就准备去死?”姜盈忙着在做叫化鸡,自打有肉吃后,她和维希就再没动过营养剂了。

    维希在旁边帮忙和泥,“我不是那个意思。而是你想想看,我们找的就是被排除的考生,那么想想这批人也该是哪个方面有缺点的。我们就算再等也差不多都是这个水准了,不可能再有惊喜的。”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你我还不是被排除了?别的队伍就没有像你我这样被排除的?我们只是还没有遇到。还好我们没有继续一个一个去碰,以后我们就像今天这样跟在某个大蓝方的后面,在一群人里面选,机会总是更大不是?我相信我的运气!”

    姜盈将泥坑封好,亢奋的表情一点看不出对未来的担忧。

    维希整水过来让两人洗手,“我看你就是为了有时间多吃一些叫化鸡!”

    如果队伍里再有人员加入,哪怕只是一个,他们还真不能像现在这样肆无忌惮地抓鸡吃了。

    n250的教训太大了,这次一定要将保密措施进行到底。

    姜盈斜眼看过去,“难道你不是?”

    “……好吧,是。噗哈哈哈。”

    两个人坏笑出了声。

    维希如果真那么反对的话,早就按着姜盈的脖子强迫姜盈妥协了。以他的政治教导员素养,姜盈也不是没有听话的可能。但维希没有那么做。

    一是的确没有合适的遇到,二是,真舍不得这口鸡啊。

    说话间叫化鸡烤好了,两个人愉快地边吃边聊。

    餐桌礼仪总是形成在口腹被满足之后。

    现在两个人已经不像原来那样没形象地抱着整只鸡啃了,已经学会在干净的石板上用杀鸡不见血的钨刃将鸡大卸八块。

    优雅的刀切叉吃,优雅的手撕细品,阴暗的洞穴,昏暗的照明,他们愣是吃出了高档西餐厅的格调。

    “你回去就会让食货帝国推出叫化鸡吗?妒嫉死你了,这次你又要赚得盆满钵满的了。”

    一般人听了这话都得谦虚两句,财不露白么,赚钱也不能说自己赚,容易招打。

    但姜盈不。不仅不,她还得瑟,“没办法,老天爷是我亲爹,财运来了挡都不挡住。”

    维希想大白眼翻死她,“知道自己很招打吧?劝你低调一点,要不然铁定会有被人罩布袋狠揍的那一天。”

    姜盈拿着鸡腿的手举起来,“揍我?有胆子的就来!我要不当场揍回去我跟他姓!”

    姜小狂不定时上线,切换就是这么自如。

    维希想着再翻白眼累的还是他,算了,还是吃鸡好了。

    “重点是这次军考的结束时间定的有意思,不是有个固定的时间,而是以四人队伍只剩下一支为基准。我们还在寻找组合队友的时候,人家却在抓紧着时间收割分数。怕就怕我们还没有找到合心的队友,人家却已经收割完毕。你看这个第52小队啊,也不知道队长是谁,居然后来者居上,你看现在通讯器每天的提示,十个提示里得有三个是他们队得的分。这队伍很有冠军相啊。”

    姜盈听到“冠军相”这个词心情很微妙。

    她的队伍当初才被称为冠军相的,如今被全s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队抢了过去,她表示心情不怎么爽。

    “这个第52小队得分最多,也就是说他们打败的敌人最多,那么是不是也意味着他们身边的蓝方也最多?”姜盈越说眼睛就越亮了,那种坏亮,“你不是好奇那队长是谁么?不如明天我们换个方向摸过去看看啊?”

    她跟在扫荡红方的蓝方后面这个决策有点失误,她现在觉得更应该跟在得胜的红方后面才对!

    找到队友,就近拿下第52小队,那么第52小队的得分就会过度到他们队的名下!

    维希这时也想明白了,和姜盈立刻以鸡腿兴奋地互击一下,“完美!”

    ------题外话------

    感谢大葵的票票~今天本来差不多能见到了,但今天目测很忙,上午够呛有时间补上后面四千字,所以就先传这六千了,下午再二更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