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69 吻到没脾气,老公你洗澡没?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很久以前姜盈就想过这么一个问题,好多坏人都喜欢选在夜黑风高的时候干一些杀人放火偷鸡摸狗的坏事,行动依据大概是:这样的条件下可能更容易掩藏自己的行踪?

    可万一碰到对方有准备的时候怎么办?你方便掩藏行踪人家也方便暗中布局好么?很有可能你就正好落入人家的圈套啊。

    姜盈不喜欢这样视线不明条件下的争斗,她更喜欢光线充足之下畅快淋漓的打一场。

    所以当娜拉提一步一步靠近,站定在自己的面前开始慢慢弯身低头下来的时候,姜盈没有一拳打出去,而是打了一个响指。

    响指声起,唰,一支照明像打光一样都打到了娜拉提的脸上。

    一直在假装熟睡的维希举着一支照明走了上前,“娜拉提同学,请问你想做什么?”

    娜拉提这时才发现,正对着她睁开眼的姜盈,眼里哪里有半点睡意。

    “我,我没想做什么?我只是想亲近亲近姜盈而已。”娜拉提慌里慌张的解释,胆小的样子很是货真价实。

    维希现在却无法相信娜拉提了。幸亏他感觉不对时就提前留了个心眼,否则现在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他难辞其咎。娜拉提毕竟是他介绍给大家认识的,主观意见还相当肯定。

    “亲近?在这样姜盈熟睡,你该值班的时候?你挑的这个时间很是独特啊。你想怎么亲近?”维希逼问娜拉提。

    说话间其他三人也被吵醒了。

    尤金问,“怎么回事?维希你在做什么?”

    维希冷哼,“不是我在做什么,你们应该问问我们的娜拉提同学在她值夜的时候不值夜反而靠近正在熟睡的姜盈想要做些什么。”

    达颂是跟娜拉提一起加入的,他对娜拉提的感觉还算不错,“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娜拉提虽然胆子小一些,但无论是实力还是人品都是可靠的。维希你……”

    “我倒想先问问你。”维希打断他,“本来应该是你和娜拉提一起值这一班的吧?为什么你反而去睡了?”

    “啊,是因为见我困得太厉害了,娜拉提就建议我先小睡半小时,我想着半小时可能也不会出什么意外,所以就……抱歉,是我失职了。”达颂为自己解释完又赶紧帮娜拉提说话,“维希你先别急,总得给娜拉提一个解释的机会吧?娜拉提你快解释啊?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维希失望道,“我也和娜拉提一个队伍过,如果不是对她的为人很肯定,我也不会欢迎你们两个一起加入。但娜拉提半夜靠近姜盈这真的很令人怀疑。她最好有一个好的解释,否则接下来的路我们无法再继续同行了。”

    “不!你不能不让我同行!你没有权利不让我和姜盈同行!”娜拉提突然情绪激动了起来,“我能想做什么?你以为我是想下什么黑手么?我才不会!姜盈是我的偶像,我的女神!我喜欢她还喜欢不够呢!我只是,我只是,我只是想亲亲她啊!”

    万籁俱寂。

    所有人都为之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姜盈。

    远处的海恩:“呵呵!”

    维希看姜盈,姜盈一脸的“看我做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也很懵比好吗”。

    维希又僵硬的转回头看娜拉提,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不是,我可能没听清。你再说一遍?你想做什么?”

    “我想亲亲姜盈!我喜欢她,我想亲她!”终于喊出了心意的娜拉提突然哭了起来。

    “白天我没胆子跟她多说话的,晚上我看她睡着了,我就想着趁她不注意亲她一小下就好了的。我知道她结婚了我没机会了,我不敢奢求什么的,我就只是亲一小下下也不行么?我真的没想做别的什么坏事的!我那么喜欢她,我怎么会对她做坏事。我是真的喜欢她,你们相信我啊。呜呜呜呜。”

    姜盈:“……”

    我一点都不想相信你。

    你还不如是想来对我下黑手呢。

    喂,维希,这下怎么办?你处理啊!姜盈没遭过这出,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被拉下水的维希也很困扰,刚想说话,一看手里的照明还明晃晃照着人家娜拉提的哭脸。那脸哭的,鼻涕比眼泪还多呢。他赶紧把手里的照明收回。

    不是没怀疑娜拉提所说话的真假,而是维希想了想跟娜拉提一路同行时的娜拉提的表现,他发现好像没啥可怀疑的。

    这事儿很合理啊!

    娜拉提长得漂亮,又是2s,第九小队当时除了他其他四个男生可都对她表示过好感。结果娜拉提都直言拒绝了,说什么还没有毕业,当以学习第一,暂不考虑交往的事情。

    维希等几个男生聚在一起也讨论过,这四个男生论家世容貌和实力也能配得上娜拉提了,所以没能求交往成功的原因只能是人家妹子还没开情窍吧?

    但现在一看,不是人家妹子没开情窍啊,是取向没对口啊!

    想到娜拉提过去表现出来的人品,维希发现,娜拉提自己解释的这个理由还真比他误以为的她是想下黑手更可信。

    但这更不好处理啊!

    下黑手其实倒好办,罪恶一揭露,痛快赶走就是了。但现在却弄成了这样,人家就是喜欢你而已,咋好意思因为这事就给赶走。可不赶走的话,姜盈会很困扰吧?

    维希焦躁地直摸鼻子,他也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啊!

    他倒是知道姜盈比他更笨,更不会处理,所以他看都没看姜盈,他扭头向其他三人眼神求助去了。

    哥几个,谁有经验?需要你们出力的时刻到了!

    尤金富恩和达颂:有志一同地转身走了。

    “我要去值夜了,大家请放心,余下的值班时间我绝不会再睡了。”这是达颂。

    “不行了,太困了,我们赶紧去睡吧,稍后是我们值班呢。”这是尤金。

    “好,一会儿要是叫不醒我记得狠踹我一脚啊,我睡觉死。”这是富恩。

    孤独是今晚的维希。

    娜拉提都快哭抽过去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是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我没想这样的!我太胆小了,姜盈太勇敢了,所以我才喜欢她的!我真的只是喜欢她而已,我不会跟海恩大大抢的!我也没想过破坏他们的家庭!维希,你会赶我出队么?你会看不起这样的我么?”

    维希:“……”

    你还想过抢呢?你也得抢得过那位爷啊!

    不过为什么你要问我?你喜欢的是姜盈,你难道不应该求姜盈吗?

    不满被背锅的维希扭头看姜盈,然后傻眼。

    姜盈维持着一脸高(meng)冷()的表情,不动如山。

    在外人看来就是“我什么也不说我就静静地看着你我就看看你会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娜拉提可能也是被这样的姜盈给镇住了,连查看姜盈的表情都是拿眼角从手指缝里偷瞄,就更别说还有胆子向姜盈哭求什么了。

    维希现在是百分之一百的相信这位娜拉提是真的胆子小了。

    可你为什么没有胆子小到连突然表白都不敢呢?你胆子小当初怎么敢主动过来先自我介绍的呢?

    维希突然一拍脑门,啊,合着那时候就是看到姜盈在他身边站着这位娜拉提才鼓起勇气过来自我介绍的吧?

    莫怪后来一路上各种打听姜盈,他还以为对帝国第五位3s的好奇人人都有,现在一想,他那时候就领会精神错了啊。

    姜盈,你害人不浅啊!

    维希狠瞪姜盈一眼。

    姜盈继续保护高(meng)冷()中,其实内心早就泪流成河了。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最后还是维希硬着头皮给做心理工作,从军考大局谈到个人前程,可算把这位娜拉提姑娘暂时劝回了“工作岗位”。

    姜盈重新闭上了眼睛,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总觉得黑夜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目光相当有分量,给她一种如针芒在背的感觉。

    当周围的人逐渐入睡的时候,突然两道光亮一前一后射向了值夜的娜拉提和达颂。

    两个人无声倒地的时候,姜盈睁眼跃出,一气呵成。

    黑夜的山林里,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地快速穿梭着,直到前面的人影停在了一处空地。

    转身,是依然江艾形象的海恩。

    海恩一脸寒霜地看着姜盈越来越近,“为什么还要留着那两个无关的队友?显示你们的胸怀很伟大呢?马上分开行动!”

    姜盈才近前就被这么劈头盖脸一通训,本来就对海恩还残留着气呢,一听这,更气了,出手就开打,边打边怼回去。

    “你管我们?你先管管你自己吧!你怎么一个人来了?你的那两个女队员呢?她们没第一时间跟你会合?没有随时护卫在你的身边?你才应该马上把你的通讯器给我,然后向我保证会跟你的女队员,啊不,所有其他女考生绝不再统一行动!”

    “住手!说话就好好说话!”海恩不想跟姜盈打。

    有问题可以解决问题,有矛盾就坐下来好好谈矛盾,这动不动就边打边谈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这不是一个好习惯。

    没了外人围观,海恩出手再无顾忌,几招下来绕到盖盈的身后轻松把人锁进了怀里,“别闹了!”

    姜盈接受不了自己无论怎么进化都对这个男人无效的事实,她在海恩的怀里死命的挣扎。

    “谁闹了?难道不是你在闹?你陪考就陪考得了,你变装成这么帅的样子是想怎样?你就不能变装成丑八怪吗?考生中男生和女生的比例差不少,有的是全男的队伍,你就不能选全男的队伍吗?以你的手段,要不想被花痴你会摆脱不了?我看你就是故意的!结婚久了就心思活泛了是吧?你……”

    听姜盈越说越不像话,海恩烦得头大,干脆一低头堵住了姜盈的嘴。

    姜盈的愤怒变成了委屈,她怒瞪着两眼就是不张嘴。

    还不解释?不解释还想亲她?做梦!

    两手被海恩牢牢地按在了胸前,一点都动不了。姜盈就使劲摇晃脖子,反正不要轻易被这男人武力威胁。脚丫子也没闲着,各种向后向下猛踹猛踩。

    什么3s的形象和体面都没有了,有的只有一个撒泼打混的小女人。

    看着这样的姜盈,海恩突然就产生了一种特别无力的感觉。

    他家小疯子怂的时候是真怂,特别可爱;但他家小疯子要是番起来的时候,那是真番,天不怕地不怕,连他都不怕了,特别让他没招儿。

    海恩突然就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他能怎么办?已经给惯成这样了,还能怎么办?

    自己作的孽啊!

    海恩手上禁锢人的力度一点没放松,唇间的力度却是温柔了再温柔。

    轻轻地啄,细细地吮,沿着唇纹一点一点地描绘。

    海恩少有这样细致缠绵地吻,突然来一次,姜盈根本抵抗不住。

    精神不知不觉中就放松了下来,脚也不踹不踩了,脖子也不拧劲儿了。

    海恩用宽阔的胸膛安抚着姜盈绷紧的背部神经,在感应到姜盈的双唇已经为他张开的时候,他松开了禁锢着姜盈的手。把人转个身,拉着手绕向自己的颈后,他把人面对面重新纳入怀里,终于得到了一个夫妻之间久违的深吻。

    古有人云:夫妻之间就没有什么事是一个吻解决不了!如果有,那就两个!如果还有,那就再加滚一滚!

    一吻化干戈,吻到没脾气。

    姜盈靠在海恩的怀里气恼自己没出息,“现在你高兴了吧?你乐了吧?在外面有黄花大闺女陪着撩了美了,回头儿回了家面对我一个吻就安抚了。看把你能的!你是不是特别得意?”

    海恩拥着姜盈背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对于没能吻到翻篇儿只有哭笑不得,“就因为我队里有两个女生,你就气成了这样?”

    “不是,你这是什么口气?你的意思是我不该气?”

    海恩赶紧低头亲亲安抚,好不容易停战,可别再来第二拨了,他真没有那么多私人时间给她。

    姜盈亲完了就推开一抹嘴,“别亲了!痛快给我招供!到底怎么回事?别说你的分组是随机的啊,我不信!你为什么没有选择全男的队伍?结了婚的男人就不知道自觉检点一些吗?还有你这变装……你故意整的这么帅难道不是潜意识里想要吸引妹子吗?”

    姜盈觉得自己被亲到没脾气,其中有一个原因铁定是因为海恩现在的变装。

    跟她一样的黑发黑眼,看起来就特别亲切。清俊的容貌也没有原来盛世美颜偶尔会给人强势的压迫感,现在这张脸看起来特别舒服。五官变了,好像吻起来的感觉也不一样了。

    姜盈不合时宜地想,或许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她也来试一下变装玩亲亲?

    海恩小敲一下姜盈的头顶,想什么呢?一看就知道思想又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你不是质问呢吗?还开小差?个小王八蛋!

    海恩的眼底是他自己都想像不到的无奈和宠溺。

    “52小队是我自己选的。”

    “什么?你真的……”

    “别一惊一乍,老实点。”海恩拍在某人腰眼上,再说炸就炸他就就地办了她。

    在某男的眼神威胁下,姜盈表面乖巧了,但不忿的眼睛里分明写着“你最好给我个正当的理由否则我拼死也要揍扁你”。

    “选择52小队有两个原因,一个从公的角度出发,他们都是s级,资质不算突出,就既不会让我的存在突显出来,又能更好地实践证明到底是合作重要还是能力重要。”海恩稍稍停顿,剩下的就是从私的角度出发了。

    姜盈催他,“说啊?从私的角度出发呢?你千万别说是看了那两个女队员的资料之后……”

    “抽签”决定分队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一个地方,如果海恩那时就在,姜盈想她不可能感受不到她老公的气息。所以她老公肯定是在考生们进入考区的时候才现身的。那个时候这些内部的人肯定已经能拿到各小队的队员资料了,也就方便选择哪一个队打入了。

    “不,的确是在看了她们两个的资料之后我才坚定了选择52小队的想法的。”

    “什么?你……”姜盈要炸,他还敢承认?

    海恩:“因为她们的资料上明确注明了取向为异!”而他也亲身证明了,的确是异。

    姜盈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异?什么取……啊!”

    她终于明白了!

    海恩想起了某些取向为同的,“我无意干涉别人的取向自由,我不歧视同就像他们也不歧视异一样,但作为你将来进入军部的队友,我不希望你们之间除了战友之情外还有别的什么瓜葛!所以,稍后回去后,你的队伍必须马上跟娜拉提分开行动!”

    在考生们想着如何通过考试的时候,海恩已经想到了姜盈进入军部以后的队友搭档。“办公室恋情”历来都不被允许,再加上姜盈和他一样同是3s,所以他一早就知道姜盈不可能再进入机甲战一团。

    在别的团,不是他的眼皮子底下,他肯定是不能做到即时关注姜盈的一举一动的。他不担心姜盈和男队员的相处,他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基本没有男生敢于站出来挑衅他的存在。所以他担心的反而是姜盈的女队友,有可能是像丽娜一样的存在。

    重点是姜盈对女生好像还不会特别提防,例如这次的娜拉提。这种事情就不能开头,否则伤了哪一个从战团的角度出发都是极大的损失。

    而他,做的就是要从事情的最源头就把各种可能给掐死,牢牢掐死。

    西亚和布卡的花痴,如果是放在以前,他直接扭头就走了,没意义。但现在,挺好,这才能更证明这两人不会对姜盈产生什么超出队友的个人情感。

    姜盈结巴着嘴几乎无法顺利说话,“老老老公,你千万别说你变装成这样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检测人家女生的取向是否跟资料符合啊。”

    这3s星将考查考生怎么跟别的考官不一样?真不是跑偏了么?

    海恩黑脸,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很脑残,所以她可以闭嘴了么?

    姜盈太震惊了,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原因的,她就算用理智来回想八圈,都不觉得海恩是个能做出这等脑残事情的人,“内什么,老公,就算你验证正确了,你怎么就肯定52小队里的那两个女生就真的会跟我一起通过考试?还能进入同一个战团成为队友?”

    如果不是呢?如果凑巧还是别人呢?例如刚才的娜拉提?那她老公不是白费劲了?

    海恩表情不屑,“你们觉得可能会争个你死我活的考试,在我们的眼里,除了少数的3s和2s外,其他考生的实力基本差不多。只要表现不太窝囊,那么基本都会被录取。唯一的操作困难就是在哪个会去哪军哪团,而这些对于我来说,也不是问题。”

    他都不用去想别的团座会选人的标准,他只要说他机甲战一团想要西亚和布卡就好,那么就有的是团跟他抢人。

    尤其是二团和三团。

    姜盈为海恩的言下之意感到惊悚,“难道我们这些人去哪个团都已经提前内部确定了?”

    海恩沉默,这些暂时还不能跟姜盈说,但事实是,除去资质没什么区别的大众来说,对于姜盈这类特殊人群,还真是早就有决定了。

    二团和三团早就不服他的团连续五年占据“一团”的名头了,所以肯定会特别努力的抢姜盈。而依着三团跟克洛萨关系更亲密这一点来看,姜盈有九成九可能会进入三团。

    上面把姜盈安排进了三团,那么三团的2s新人就会相应少一些,那么s级的西亚和布卡就有可能为了中和被安排进三团。

    在姜盈不知道的时候,海恩至少比她多想了三步之远。

    海恩的沉默让姜盈知道,她又猜中了。

    但她不会去不忿军部的黑暗。这种事情其实哪行哪业都有,你也别替自己叫屈自己没有优先权。因为你没有达到被赋予优先权的层面上。从上位者的角度来说,我看到好苗子就先下手占下一点毛病都没有。去买个苹果所有人都还知道选好看的选个大的呢,更何况是这种抢夺人才的大事。

    她瞬间想到的是如何通过内部关系把自己相处起来融洽的人都给带在身边,“那秋漠和维希能不能给我安排到一起?别人我相处不来,你把他两跟我放一起。哪怕我们小队不再有别人,我们三就能干翻虫兽无数,绝对为帝国和平建功立业!”

    海恩:“……”

    伸手就向他如此光明正大讨要关系走后门的,她家小媳妇绝对是头一个!

    一巴掌轻拍在某人脑门上,虽然他更想的是抽在别的地方。

    “想什么呢?你已经不能进入机甲战一团了,我还不把秋漠要到手?维希会跟你一起没问题,其他的听天意吧。”

    其实最初海恩是想把姜盈也一起带在身边的,但后来纵观大局一想,那是真不可能。但秋漠他绝不撒手,他可没昏君到为了小媳妇连机甲战一团的团座身份都给忘了。秋漠必须为一团留下!

    “现在误会都解除了是不是?那你该怎么做了?”事情解释清楚了,海恩也开始算旧账了。

    居然敢如此不相信他!真是欠收拾!

    姜盈妄想打哈哈混过去,“哎,你是男人嘛,你是一家之主嘛,你怎么好意思跟我一个小女人斤斤计较?事情过了就过了,别抓着不放,平白让自己的高大形象有了折损。放手放手,我得赶快回去了,不然维希该担心了。”

    姜盈想跑,却被海恩冷着脸一手拽回,搂着人身形一转,他把姜盈困在了自己和岩石的中间。

    怀咚。

    海恩以下马示意姜盈看她的通讯器,“我出手的时候就给维希发了通知,不然你走了这么长时间了,他如果担心的话会不呼叫你?”

    通讯器除了用于考方对考生们下达各项通知外,自己小队的通讯器是可以互相语音或者短讯联通的。但当通讯器被不是匹配考生的他人得到后,就会自动关机,非本人不得再开启。

    姜盈低头查看通讯器,果然一直没收到什么短讯或者呼叫。

    “老公,你真是太……”心机深沉了,而且黑。

    后半句话没敢说出口,因为头顶的男人好像目光很危险。

    “别转移话题,想想你该做什么。”

    做什么?道歉呗。姜盈无声地叹气,问题是看她老公现在这个样子,不像是简单道歉就能安抚的啊。

    姜盈认命地踮脚凑唇送亲亲,“对不起老公,是我太冲动了。可是真不能全怪我,我哪里知道你想那么多……啊!”

    海恩不满地轻咬一下,“道歉就正经道歉,没用的话去掉!”

    重新站回正气之位的海恩表示:对于犯错之人必须毫不留情的该罚罚,不然回头还会再犯!

    “是是是,我的星将大人!”

    搂住男人脖子向上一蹿,某男自动就托抱住了她的大腿。

    “我向你献上我最诚挚的道歉,请你原谅我的冲动行事。”

    无比虔诚地吻过男人的唇角,男人的脸颊,男人的眼角,男人的黑发。

    “老公,你黑发真帅,我说真的!”

    海恩心里美,脸黑,“现在拍马也没用,删掉重来!”

    姜盈:“……哦。”

    重新吻过男人的唇角男人的脸颊男人的眼角男人的黑发,比第一次更虔诚更热情。

    “老公我错了,我向你献上我最诚挚的道歉,请你原谅我的冲动行事。”姜盈咬着海恩的唇说,这次什么没用的话都不敢加了。

    海恩心情特别舒爽,他家小疯子番的时候不讲理,但只要讲通了,道歉的时候那是真的可爱极了。

    让人看了直想再多欺负欺负。

    “你在那么人看着的情况下对我那么明显的攻击!等到军考结束我的身份暴露,你让我的脸面往哪里搁?”

    姜盈:“……老公我错了,我再次向你献上我最诚挚的道歉,请你原谅我的冲动行事。只要你原谅我,等军考结束回了家,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我绝无二话。”

    从唇角向上吻到黑发,流程x3。

    姜盈心说:嘴累了。

    海恩腾出一手拉下了统一考生制服的拉链,“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姜盈眼睛瞪凸,不是吧?这么流氓?

    海恩波澜不惊,“你一个犯错者还敢有意见?”

    “……没,不敢。”姜盈指指海恩的背后,“我就是担心万一有摄像头发现怎么办?我没形象,也不怕丢啥,可是你是我们伟大的星将啊。万一被发现了在军考期间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是不是不太好?”

    海恩不说话,就拿一双无限深幽的眸子盯着姜盈。

    不出三秒,姜盈就被盯得自己心虚了,好吧,她给出的理由真是脑残。这考试项目和考试场地都是她老公参与布置的,他再避不开摄像头就完了。

    姜盈视死如归地扑向了海恩敞开的衣襟。

    ……

    姜盈突然想起来,“老公,你几天不洗澡了?”

    海恩:“……闭嘴!我有天天洗!”

    姜盈:“我自己脱队后才有机会天天洗,你带着队,队里还有两女生,你怎么做到的天天洗?”

    海恩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姜盈自己给自己解答了。

    “老公停!我错了,你是机甲战神嘛,这点小事怎么会难倒你呢?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你没味道,真的!全身都香喷喷!”

    ……

    海恩的脸上有一滴汗珠在缓缓下落中,姜盈伸出一根手指跟在汗珠的后面沿着那道湿漉漉的轨迹也慢慢划过海恩的脸。

    “老公,你这算不算公私不分以权谋私?”

    “……闭嘴!不想被我抱回去就闭嘴!”

    海恩已经觉得“自己的行为只要一碰到姜盈就失控”这一点很令他烦躁了。

    可是他越烦躁就越身陷其中,越被理智讨伐,感官上的快感就越强烈。

    精神分裂到想崩溃,崩溃的感觉却又是如此的让他沉迷到不可自拔。

    “老……唔!”

    海恩恶狠狠地咬住了姜盈的唇,“老实点!我很快就送你回去!”

    ……

    是很快,天快发白了,海恩才把姜盈送回原地。

    虽然不是抱回来的,但姜盈还是觉得筋疲力尽。

    连吻别都给忘了,姜盈摆手像赶苍蝇,“老公再见。”

    让她回到战斗的队伍中去吧!跟人战斗都比跟她老公缠绵省劲儿啊。

    看着姜盈的背影都有一股子慵懒诱人的味道,海恩差点儿把人掳回来继续。

    所以当初他到底为了什么才教了姜盈那么多呢?

    他是跟自己有仇么?

    他小媳妇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做就在家等着他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他自己把自己的幸福生活给破坏了。

    生气!幸亏留了一手。

    海恩黑着脸转身隐入了山林里。

    ……

    维希看到回来的姜盈差点泪如雨下,“我的小祖宗啊,你可算回来了。幸好我们是最后一班值夜的,其他人忙着补觉还没来得及细问。我还想呢,这要是天光大亮发现你这么长时间不回来问起的话,我要解释说你拉肚子的话可信度有多少。”

    姜盈有气无力地挥手打招呼,“你不是提前收到通知了么?那你还担心什么。我总会回来的。”

    “是,我是收到了,我就是收到了才担心。我担心的就是你家男人下手太狠,你想回来也回不来啊。”看看这两根面条似的腿,他现在扶一把的话不会被某男揍吧?

    “你没事吧?天要亮了,我们起程吗?要不要给你半天的时间休息?”维希追在姜盈身后,问着问着突然想起来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啊,你男人的通讯器呢?你都卖身这样了,就没把通讯器弄回来?”

    姜盈僵在原地。

    维希五官抽搐,“你给忘了?我的小祖宗啊!52小队那么多的分数就差你男人那一个通讯器了你怎么能给忘了呢?这可是革命大业啊!你这次给放走了的话,那下次什么时候才能遇到啊!你你你……是不是把脑子给爽没了?”

    其实他该想到的,因为到现在他的通讯器也没收到他们999小队再得分的提示嘛。

    姜盈猛地转身,腿也不软了,表情也不慵懒了,“你等着,我这就去抢回来!”混蛋墨尔顿,她说怎么越到后来她老公说“闭嘴”的次数越多。她还以为是真的被自己的话多给烦透了呢,合着就是为了让她忘了说通讯器这茬儿吧?

    维希拉住她,“你可拉倒吧!你能忘,你家那位能忘了?你想想这可能性有多大?人家只怕早就算到了。别追去了,不然你白天不在,我就是说你拉肚子了别人也不信拉这么长时间的。”

    他们说话间其他人陆续也醒了。

    娜拉提小心翼翼地靠近了过来,“维希早上好,姜盈,早早早……”

    维希叹气,他也不歧视的,但每天面对这样的,它影响革命大业啊。

    “娜拉提,真不是我们对你的情感有什么意见,而是你看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它真不具备让人内啥的条件不是?要不你还是跟我们分……”

    “不,她就跟我们一起走!”姜盈打断了维希的话,冲着维希坏坏一挤眼,我有办法让某人自动把通讯器交上来了!

    ------题外话------

    感谢大蘑菇,倾斜的摩天轮,星莹和长凤未鲤的组团鼓励~我算发现了,过了月中的时候总是有成群的壕们组团现身!感谢各位!我会朝着全勤的目标努力的,赚东家的钱,到时还给大家分红!2333333333333(不知道我这样说会不会被东家列入黑名单~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