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70 争风吃醋是一场幼稚的战争!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军考进行得如火如荼,军考的外面也正如荼如火。

    凡是参加军考的人现在的光脑私号都是关闭的,这对于某些人来说实在是不能更好的机会了。

    姜盈的食货帝国之横空出世,姜氏中医的老树再逢春,早就有太多人妒嫉到眼红脖子粗了。

    奈何姜盈在的时候吧,这位3s那是油盐不进软硬不吃,人家背后的星将也是护短的不行,结果一些想从中分得一杯羹的人们一直没能找到切入点。

    商界如海,姜盈和海恩在的时候她名下的产业形象那就是一艘无人敢动的战舰,但当她和海恩不在了,这艘战舰在某些人的眼里就不足为惧了。战舰?不!那只是一块可以分割的大蛋糕。谁还嫌大啊?大了才分得够多嘛!

    先是无数土蛋蛋快餐店如雨后春笋般嗖嗖嗖就遍地开花了。

    全星际千亿人民啊,姜盈的食货帝国做的再大,也不可能覆盖整个星际的。姜盈也的确先提出了加盟连锁的企业新发展方向,但不是说你提了所有人就都会响应的。加盟连锁那也是需要上交加盟连锁费用的!

    我就一普通d级或e级民众,因为不是废f,所以连废柴补贴都没有,但其实我们比废f们过的还辛苦啊。我们真交不起那么贵的加盟连锁费用!当然了,我们也不会无视帝国的法律法规买了食货帝国的土蛋蛋原料就做一样的食品出售,我们售出的都是我们原创哒!

    食品这一行跟别的行业比起来,其入门门槛相对来说真的很低,因为有多少人就会有多少的口味。有喜欢吃咸味土豆泥的,就有喜欢吃甜口的,还会有喜欢吃辣口的。

    再细分的话,这咸味的厚重也是有区别的,甜口是清香甜还是齁嗓子甜那更是天差地别,就更别说辣随便一分就是微辣,中辣,麻辣,爆辣了。

    星际时代是对产权保护很完善了,但完善可不代表着完全,它更代表的是精确。你申请的专利对于咸味的定义是有具体数值标示的,而只要不是这个标度,那么就不算违反产权保护法。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同样的烤土豆,只要我在配方上不是完全照着你食货帝国的食谱来的,那么你就不能告我侵权。

    这也是姜盈当初听说好多人买了土蛋蛋原材料不是自己吃而是售卖的消息后并没有多生气的原因。因为食品这一行实在太容易出现这种问题了。所以她才很同意史皮尔斯所说的做精做高。

    任你各种翻版,各种借鉴,但要说最好吃的,最正宗的,一定是我大食货帝国出品的!

    当然她也没有放弃这片零售市场,也提出了加盟连锁的新方向,可惜还是那个原因,这块市场太大了,空白太多年了,需求太欠缺了,她的提议仅仅能填补其中一小块。更大的一部分市场被各种想赚钱想疯了的人一拥而入。

    市场起来了,投机倒把的人也跟着来了。

    土蛋蛋原材料多贵啊,营养剂多便宜啊,我完全可以在里面多掺一起营养剂少放一些土蛋蛋嘛。

    整块的烤土豆也太大个了,好多人根本吃不了那么多好么?减半!再减半!要不就切成片烤,按片出售。

    炸薯条也是,哪里用得着整块土豆切条,可以把土豆磨成粉再掺营养粉再和好切条嘛。

    味道基本保持了,口感也没差太多,但这样一来成本可是大大地降低了。成本一降低,对应的就是赢利翻着番地向上涨啊!

    而对于购买者来说,这些人的出品可比食货帝国便宜多了,基本也就是原来营养剂的价格了。而且也不用拼速度抢订单了,街边路角随处都能买到。这个太合适了!

    这样的情况越来越多,食货帝国的生意受到了明显的冲击,除了售卖原材料这一项的营业利润是在上升的,其他各项都在下滑。

    史皮尔斯马上召集高层们开了会。姜盈不在,在大家讨论之后史皮尔斯便做出了马上推出新产品的决策--薯片薯角薯条等,而且是各种口味,一起上市。

    本来是生产线上早就生产出来的,就等一个盛大的新品发布会然后再正式推出的。但史皮尔斯一看这个形势,不能再等了,不能等食货帝国的地位被冲击到更惨时再出手了。

    你不是便宜吗?这次我也有便宜的了,就是分量小一些,但我食货帝国出品,保证个个都是货真价实的土蛋蛋原料,绝不添加非必要的营养粉作冒充。

    大量投放市场,大型购物中心和街角的自动售卖机一网打尽,看谁更容易买到。

    他这一出手,那真是瞬间就把食货帝国的吃业霸主地位稳固住了。

    然而,食货帝国的众人还没来得及缓一口气,又出意外了。

    先后有人在吃了新产品后出现了腹泻呕吐的症状,严重的还有中毒昏迷的。

    史皮尔斯算是反应快的了,他没有推卸责任,先调查确认的确是吃了食货帝国新品后出现的症状,然后就马上派人把病患送进了姜氏中医。说句不合适的话,姜氏中医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住进过这么多病患了。

    史皮尔斯代表食货帝国表示,治愈前的所有医疗费用都由食货帝国负责,而且查出原因后如果是食货帝国的问题,那么食货帝国必将给大家一个交代。

    最初他以为这是个别小人暗中陷害,史皮尔斯没在怕的,随便挥一挥手,道上有的是兄弟给面子出手帮忙。

    可是这一查,却是真的查到了自家,就是这第一批的新产品有问题。

    林妮亲自当场试吃,然后就也中招了。

    然后问题更麻烦了,查来查去,就是查不出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用来制作新产品的土蛋蛋原料是普耶夫亲自带队从n250星运来的那一批,普耶夫全程亲自监督,从运输太空舰到食货帝国的生产车间的过程中,他发誓绝没有什么小人有机会溜进来做手脚。

    所以就是土蛋蛋原材料有问题?可是别的批次从来没有出过问题。更凑巧的是,那一批都用完了,食货帝国就是想检查一下到底是不是土蛋蛋本身出了问题都无从检查了。

    事情越加恶化,工商管理司上门调查,食货帝国不得不紧急召回所有新产品。

    食货帝国的名誉一夕扫地,连带着所有经营土蛋蛋相关食物的大小企业都被迫停业了。因为谁也说不好以土蛋蛋为原料的其他食物是不是也会存在这种危险。

    星际时代人们好不容易迎来的饮食新篇章一朝退回了食货帝国出世之前,营养剂重回人们的生活。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他们只是往后退了一步而已;但对于食货帝国,姜氏中医,甚至圣盈纵衡学校来说,这样的变化不亚于人生的大地震。

    三方人马莫不在姜盈不在的时候各种奔走各种努力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但不是因为什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是他们深知,有姜盈才有现在的他们。如果食货帝国在姜盈不在的时候殒灭了,他们一定会无颜面对归来的姜盈。

    就连总统府的老凯伦都偷偷联系了莉兹给了她一张人名单。都是相关的各政府部门的掌权者,也许不好在这样的大局下公开维护食货帝国什么的,但至少在程序上能多少通融一下。只要能把时间拖到姜盈和海恩从军考结束归来,他们觉得就算没愧对姜盈对自己的信任。

    一片混乱中,有人为了姜盈忙到焦头烂额,也有人为了这样的混乱而感到心旷神怡。

    譬如帝国总统亚历山大。

    漆黑的夜,早就不是办公时间了,可他却仍然留在办公室里。双手交握放在两侧扶手上,微微后靠着椅背。了解亚历山大的杰拉琳知道,这是亚历山大心情最好时的一个固定姿势。

    “你做得很好。”对于部下在工作上的杰出表现,亚历山大从不吝啬夸奖。

    杰拉琳报以既不得意又不紧张的得体一笑,“能为阁下有所分忧,是我的荣幸。”

    “我很好奇你到底对食货帝国的土豆原材料做了什么手脚,又是如何达成的。我并不觉得食货帝国的生产间是随便一个什么人就能潜入的。”

    “阁下,您教过我的,任何事情都要给自己留下点让人捉摸不透的困惑点才是能在职场永久的不败法则。阁下,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吧?”杰拉琳没有正面回应。

    在亚历山大看来,这可能就是杰拉琳给她自己留的一手。但其实杰拉琳自己清楚,前面推出了各种快餐店“围剿”食货帝国是她的手法,可后面食货帝国自己出了意外却是跟她一点关系没有。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食货帝国就出食品安全这种初级问题了。是有别人也另出了手?还是食货帝国真的是天命该绝了?

    她也很困惑,但她可不会傻呆呆什么都说明白,白送上门的功劳傻子才不占。

    而且她这么拼命当然不只是为了效忠亚历山大。

    杰拉琳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肚子,“阁下,请问我的孩子可以留下么?”

    听到这话,亚历山大脸上的轻松表情没有了。

    他可以婚内出轨,可以另有女人,但只要不闹成公开的,那么就没有问题。成功男士在外面另养几个小宠太正常了,只要不被政治对头发现,只要不会爆出来影响自己的政治仕途,一般人都会无视这种事情。

    他堂堂帝国总统到如今也不过养了一个杰拉琳而已,他没觉得自己犯了什么大错。

    只是当得知杰拉琳有孕时,他得谨慎了,搞婚外情搞出了私生子这就麻烦大了。

    其实他知道的第一时刻就想让杰拉琳做掉这孩子的,但杰拉琳阻止了。

    杰拉琳很聪明,她知道对于亚历山大来说以情动人是没有用的,所以她摆事实讲道理了。

    你大儿子是不是不如你的意?你小儿子是不是扶不上墙?你都六十多了,你真的不想要再来一个儿子吗?是,人类是过了两百岁还能生,但你那时候再生对你现在还有帮助吗?如果这第三个儿子也是s,甚至s以上呢?下一界总统选举到来的时候没准都能帮上你。

    亚历山大心动了,莎蒂是肯定不能再生了,在那之前,因为有着一个3s和一个s的儿子,他也的确没想过再要儿子。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大儿子的野心凸显,小儿子烂泥扶不上墙。后继无人,家庭不稳,这对于想连任总统的他来说的确是一个劣势。

    杰拉琳有孕对他的政途来说是有危险,但如果保密措施做的好,谁又敢说不是另一种机遇?

    亚历山大没有回答杰拉琳的话,而是把自己最信任的保镖保罗叫了进来,“从今天起你来负责杰拉琳的人身安全。在孩子生下来之前,杰拉琳的人身和名誉有任何的危险我都唯你是问!”

    “是。”保罗领命。

    “谢谢阁下。”杰拉琳感动地热泪盈眶,她知道这个孩子暂时是保住了。

    而只要先生下了孩子,那个位置还远么?

    ……

    姜盈和海恩对外面的一切一无所知,这夫妻俩这些天对着干都快干出仇恨来了。

    姜盈:你不是带着通讯器跑了么?那我就不跟娜拉提分队!我们热聊,我们共同进退,我们配合默契所向披靡!你看不顺眼哦?把通讯器拿出来!痛快给我送回来,我就改。

    维希看不下去了,他男神如果是被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给“打败”的,那真是耻辱啊!他就劝,“姜盈你这样的话就有些过分了。人家队里有两女生你就气成了那样,你这边起了桃花不自己斩断还利用之,你这是两边都对不起好么?”

    姜盈解释:“我是那种人么?娜拉提是知道前因后果的,我们合作演戏是最朴素的积分交易。她帮我拿到52小队唯一剩下的那个通讯器,我把我应该得到的分数分她三分之一。”

    从算计海恩开始,姜盈就把自己的计划原原本本告知了娜拉提,而在那之前,她也把自己的心意诚实地和娜拉提做了交换。

    她很感谢娜拉提喜欢她,虽然很无语,也想不出一共见了没几次面的娜拉提怎么就喜欢上自己了,但姜盈是真的很感谢。因为曾经被全民唾弃的经历太刻骨铭心了,所以如果有人真心喜欢她,她会特别感恩这份心意。

    再有一点没让她反感的就是,除了那天晚上娜拉提曾想偷偷靠近她亲吻她之外,这位2s是真的没给她造成什么困扰。明明面对别人的时候挺大方优雅的,但基本不敢跟她多说几句话,连对上眼睛都是少有的几次,看她多数都用眼角偷偷瞄,打个招呼都结结巴巴。

    这种喜欢像极了年幼时她躲在门后偷偷地看她爸她妈,她那么爱他们,他们为什么就不能一直爱她呢?

    姜盈很坦率地跟娜拉提谈,自己不能回应她的喜欢,但可以试着跟她从朋友,或者队友做起。

    娜拉提哭着说,她已经很知足了,对于那天晚上实在没有压抑住冲动她真的很抱歉,她只是喜欢姜盈,但绝不包括给姜盈造成任何的困扰。

    胆小的人喜欢人总是那么卑微,她甚至说,如果不方便,她愿意主动离开。

    会在维希面前发疯的嫉妒出声,会在别人面前固执地坚称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的娜拉提,在姜盈的面前,却会卑微到甚至没有自我。

    姜盈很惊讶一个人会有如此完全截然相反的两个极端,但也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娜拉提的真挚心意。所以她把自己的计划原原本本告诉了娜拉提。

    现在的大环境毕竟还是军考,无论情感怎么纠葛,革命大事还是要做的。

    娜拉提很痛快地同意了,对她本人来说,单就“喜欢的人没有厌恶自己还愿意和自己合作”这一点就让她足够兴奋了,更别说还另有积分拿了。

    一个3s和一个2s的合作很快就出了效果。

    她们站的高度相近,看事情的态度就靠近,这一近距离交谈,三观特别契合。配合作战更是,因为等级接近,娜拉提的速度就比别人更跟得上姜盈;而有了姜盈的存在,娜拉提心中的喜欢战胜了胆小,她的战斗力每每都是超常发挥。

    姜盈后来都想,如果娜拉提对她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的话,她其实想把娜拉提介绍给废f小队认识的。她的朋友不多,每多一个她都觉得幸福的不行。

    娜拉提想不了那么多,她只祈祷军考的时间再长一些就好,海恩永远别把通讯器交上来才好,那样她就可以和姜盈永远一起配合作战下去了。

    但海恩怎么可能没反应!

    看到娜拉提非但没有离开反而还留下来和姜盈一起作战的第一天,他就夜里袭击了姜盈等人的栖身地,然后掳走了姜盈。

    自是一番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交流。

    然后第二天姜盈再次拖着面条似的腿回来的。

    维希嘲笑她,“该!活该!让你挑衅我家男神!这次我站我家男神啊。本来就是,方法千千万,你用什么办法不好非得用这种方法?很low很幼稚。不过算了,反正你也受到惩罚了。通讯器呢?拿给我录入积分吧。”

    姜盈咬牙切齿,“你家男神那混蛋还是没有给我!”

    维希的笑僵住了,“你别说我家男神跟你杠上了啊?就这点争风吃醋的小破事。”

    姜盈恨恨地沉默走开了,维希很快就从后续发展上自动得知了结果。

    如他所愿,海恩真跟姜盈杠上了。

    你不是跟喜欢你的人热聊同食配合作战吗?那我就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妹子,还有汉子,组团热聊同食配合作战,战的还是你。

    四人队的52小队队列完整遭到破坏,分数还没有被姜盈的新999队得到,但姜盈组队成功了,扫荡其他队的分数简直不要更粗暴。

    那积分长的,很快就以强势的姿态占据了所有考生的视野。通讯器一天响个不停,基本都是999小队又得分的提示。

    他们得分了,自然被打成蓝方的人就更多了。四人队再败,可就没有复活的机会了,于是他们就变成了“死也要拉更多人下水”的“报社”蓝方。

    这些人缠在姜盈的周围,利用一切机会企图破坏姜盈队列的完整。

    海恩就在这个时候出现的,有盛世美颜,有软硬适度的管理手腕,妹子和汉子两手抓,哪一抓都还抓得又牢又稳,很快就成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蓝星。

    啊,西亚和布卡也重新归队了,俨然已经成了妹子群中的领头花痴人。

    然后红蓝两方再对上,画面特别好看。

    新蓝星左有妹子含情脉脉誓死相随,右有汉子情深义重肝胆相照。

    一露面都不用说什么打什么,光那左拥右簇群“芳”环绕的景象就足以点燃姜盈的妒火了。

    什么?你不仅没乖乖听话,还错上加错?海恩墨尔顿你这是找架打啊!

    看着姜盈冲上来都是带着娜拉提一起的,海恩也来气。

    我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已,你有什么资格生气?大家彼此彼此而已。打就打,怕你?

    于是两口子晚上单打交流不完,白天还要再带着人群殴交流。

    被带的考生们是不知道内情的,只知道这样打起来很痛快很热血。对,这就是他们来参加军考的目的之一。将热血释放,将青春点燃,他们觉得这才是他们想要追求的人生。

    然而知道内情的维希:呵呵!

    你说这两口子幼不幼稚吧?不就争风吃醋那点小破事么?现在四岁谈恋爱的都不耍这种故意和别人玩儿来气对方的手段了。

    你们可是3s啊!你们的征途难道不应该是星辰和大海?区区军考竟然被你们玩出了带队群殴的团战规模你们还觉得是有多体面吗?

    这哪里还是什么3s,完全就是一个幼稚配一个脑残。

    又一个夜里,强烈要求单独值夜其实是给姜盈的被掳走打掩护的维希表示:偶像男神什么的还是活在幻想之中吧,挺好。

    ……

    姜盈和海恩忙着深夜交流,自然也要避过摄像头。

    然而你避一次不引人注意,避两次不引人注意,三次四次也能做到不注意,可五次六次之后呢?七次八次之后呢?

    常言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那么一次鬼打墙的。

    李尼塔找到了姜盈和维希曾经避过摄像头后栖身的一个洞穴。

    姜盈和维希也算是考虑万全的人了,善后事宜处理得特别完美。如果不是李尼塔而是别人无意中进了这个洞穴,那么基本不会想到这里曾经有人来过。

    但当有人已经知道了答案,人家是带着答案来找解题步骤的时候,有些东西那就藏不住了。

    李尼塔挖出了姜盈和维希埋在地里的鸡骨头。

    “这是什么?”李尼塔从进洞以后就在给克洛萨直播,他把摄像头靠近了鸡骨头给克洛萨看特写,“看外观,应该就是最近新埋的。其他动物掩埋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手法太干净,动物应该还没有这样的智慧。所以只能是人埋的。可是他们为什么埋?为了清理出干净的住处?”

    李尼塔压根就没往吃的那方面想。

    看到特写的克洛萨也很疑惑,“你再把摄像头离近一下我看看。这些骨头是不是太碎了?如果是兽啃的,应该是连骨头都留不下。可如果是人啃的……这种鸡可是有毒的,我以为这是常识。姜盈和维希不该不知道。”

    “这要是他们吃后留下的,他们现在还能给999队各种长分?不对。”乌骨鸡不能食的常识由来已久,李尼塔直言否定了。

    他这一否定,克洛萨的想法就跑偏了。

    “如果姜盈的体质特殊呢?”

    事实证明,思路只要一跑偏,那是九架机甲都不一定能即时拉回来。

    “想想她第一个发现了土蛋蛋,没有足够的科研器材的话,她是如何知道土蛋蛋安全无毒可食用的?只能是她试吃过了!还有她的白发变黑发,这种完全没有科学理论支持的现象要如何常规解释?”

    克洛萨眼睛里的贪婪强烈的像探照灯,“姜盈的身体一定跟我们这些3s不一样!可恨海恩把她的身体数据保护得太严密,我一直没有拿到。否则我一定能解密!”

    李尼塔把克洛萨的贪婪看在眼里,他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不暴发。

    他太了解克洛萨了,克洛萨要是想把谁弄到手就一定会不择手段也要弄到手。

    他现在特别后悔姜盈在n250星的时候,他曾经建议不杀姜盈改杀海恩。如果姜盈那时候死在了n250星,那么是不是就不会有现在威胁到他位置的姜盈存在?

    “军考结束之后姜盈会进哪个团你决定了吗?”李尼塔试探地问克洛萨。

    克洛萨还知道新宠未到手之前先要安抚好老情人,“进你的团如何?进你的机甲战三团。”

    其实相比于姜盈来说,李尼塔更想要秋漠。然而海恩早就第一个给秋漠下了邀请函,狄斯也派了巴森特秘密联络着秋漠想要抢人。以团座之姿来陪考,本来他是不愿意的。但为了抢秋漠,他还是来了。

    秋漠是2s,有了秋漠的团基本不会再有纳入姜盈的可能了,这是平衡各团实力的潜规则。

    他也想过把姜盈抢过来,但如果只能抢一个的话,其实他更倾向于秋漠。

    可如今听克洛萨这么一说他就知道,秋漠他是别想了。

    好吧,姜盈也行,自己三团得到总比别的团得到要心安一些。只是这相处……

    克洛萨主动把姜盈送进三团,自然不是为了让自己的团实力更进一步,只怕是为了他的某些小动作更方便。

    他要眼睁睁看着克洛萨移情别恋没准还要推波助澜在旁携助吗?

    他的星军位置还没有到手呢!

    李尼塔轻松地笑,“不愧是星军大人,决策就是高明。希望你不会还有让我帮你打掩护的想法。那样我可太可怜了,我会恨你的。”

    克洛萨跟着以开玩笑似的语气接道,“如果是呢?你会不会帮我?你可是我交往的这么多人中最体贴最善解人意的一位。你舍得恨我?”

    李尼塔想起了多半年前克洛萨还对自己口口声声地说,“你放心,星军这个位置只能是你的。”

    宁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能信男人那张嘴。

    他当时怎么就忘了这真理了呢?

    李尼塔表情忠诚,“当然,我怎么舍得恨你,我一定会帮你的。毕竟你好了我才能好!”

    ……

    李尼塔退出了洞穴,还小心地按照原样将洞口做了遮挡。

    他走后不久,秋漠从某棵大树上跳了下来。

    自打知道这考生队伍中有机甲战士混入其中陪考之后,秋漠就临时更改了自己的行动计划。

    原来自然是得分为主,最终目的就是通过军考然后成为真正的机甲战士。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要得分也不想去动那些等级比他低的人。倒不是因为那些人等级比他低,他同情人家,而仅仅是因为打起来没意思。

    他决定专找那些隐藏的机甲战士出手。

    他在想,那些机甲战士如果败在他的手里,哪怕得分上显示不出来,相信军部也不会不让他合格通过。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拿下四个机甲战士的通讯器了。

    在他认为,只打四个可比那些红方也好蓝方也好罢一群一群的设埋伏搞偷袭又战术比拼又实力硬杠的轻松多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他打的这四个在别人的眼里可比同等级的人交手辛苦多了。

    那可是正式的机甲战士,能作为考官之一来陪考定然还得是团里实力中等以上的。

    他自己就一个野路子出身,还是才觉醒的2s,能打到现在这个成绩真的已经特别不可思议了。

    秋漠就是在寻找第五个目标的时候找到李尼塔的。

    他很谨慎,即使知道了考生中混有机甲战士,除了告知了姜盈之外,他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知道的样子。

    他打那四个机甲战士还佯装成了无意碰上的样子,虽然事实是他跟踪人家从人家的行动举止上确认之后才知道的。

    蓝方群中早就开传了,那个2s秋漠别是个疯子吧?怎么出手毫无规律呢?也不见和谁组队攻击,就单打独斗。逮住谁了就是往死里打,不抢到通讯器不罢休。这是搞什么?不急着赚积分么?

    四个被灭的机甲战士更是憋屈加有苦说不出。他们是有感觉的,感觉秋漠就是知道了他们的身份才缠上来不打出个输赢不收手的,但他们又不能明着讲出来。不然他们堂堂机甲战士被一个考生给灭了,他们不要面子啊?

    他们没法说出来,一样身在陪考队列的李尼塔就没有收到队友传来的预警。

    秋漠再谨慎一些,被跟踪上的李尼塔到目前为止还真没有感觉到。

    远远看到李尼塔进了那个洞穴,秋漠就有所怀疑了。那洞穴的位置太像姜盈的作风,所以这位机甲战士是发现了什么吗?

    他怕打草惊蛇就没敢走近,一直躲在很远距离的一棵树上静静等着,直到李尼塔出来离去。

    秋漠警惕地看看四周,确定应该没有摄像头后,他才闪身进了洞穴。

    不像有人的痕迹留下的,所以才更说明了李尼塔在这里做了什么。

    想到曾经和姜盈在别的洞穴一起烤过乌骨鸡吃,秋漠按照姜盈的做事习性很快就找到了李尼塔曾经扒开的坑洞。

    鸡骨头露了出来,秋漠明白了,姜盈和维希一定在这个洞穴里暂留过。也不知道这个机甲战士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居然找来了。

    李尼塔也一样做了变装,是以秋漠还不知道他这次跟踪上的第五个目标就是机甲战三团团座李尼塔。

    感觉不太好,秋漠赶紧把坑洞复原又纵身追了出去。

    这个目标绝对不能跟丢!

    ……

    姜盈和海恩的单打加群殴最终以海恩的通讯器交出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但不是海恩主动交出的。

    而是上级克洛萨下达的命令强迫他必须交出的。

    克洛萨跟李尼塔交流完毕后就收到了布莱克的报告,说海恩星将跟他家小媳妇儿对上了,干得不可开胶。

    没看视频的时候克洛萨还想,两个3s开打了?那肯定是波澜壮阔震人心魄。他得抱着学习的态度好好看看。

    可这一看,呵呵了。

    这都什么?三岁孩子聚众群殴呢?你跟别人眉来眼去,我就跟他人谈笑风生?你故意刺激我,我就刺激回去,都是3s,谁怕谁?

    还有晚上,同时从摄像头的监控范围消失了踪迹的某3s男和某3s女,你俩是分别去洗澡打理个人卫生了么?鬼才信你们!

    这是军考!是严肃正经的场合!你们夫妻俩当这里是什么?幼稚起来还没完了是不是?是不是想被记过处分?

    一个加密电话打到了海恩那里,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直骂得海恩都要忍不住脸红了。

    好像是过分了?他什么时候变这么幼稚脑残了!真是该死!

    即时领悟了自身错误的海恩很能知错就改,在接下来的混乱群殴中很痛快地把通讯器假输给了姜盈。

    姜盈拿着到手的通讯器,看着自己通讯器上开始显示的得分提示,突然就神智清明了: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哈?她到底在搞什么?

    维希心里拜天:老天有眼!

    所以姜大姐,咱们接下来可以开始向前征伐了么?

    ------题外话------

    感谢长凤未鲤的花花~哎哟太客气了,那我就给我们偶尔脑残的海恩大大戴上吧~希望智商暂时离位的他至少颜值看起来没那么下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