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71 小兽爷现身!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眼看着军考渐进尾声了,大部分考生都是激动的。但不是那种梦想即将实现的兴奋激动,而是“卧槽老子居然没考死居然扛下来了”的大难不死的感恩一般的激动。

    身体和精神像是都经历了一场九死一生的洗礼,如今结束在即,反倒对于结果不那么执著了。甭管是死是活吧,反正终于要结束了,老子就想回家安安静静地睡他个三天三夜。

    但也有激动不起来的,例如到目前为止处于优胜状态的姜盈999小队。

    维希睁着一双浮肿的眼睛对姜盈絮叨着,“开考之前我妈就跟我讲了,说军考跟大比那绝对不是一个层面的,肯定是更折磨人的,让我想清楚。我当时跟我妈拍着胸脯保证,男人还怕吃苦?想做机甲战士的男人还挺不过一个入门级的军考?我可是s级,有我的脑袋有我的手腕,我分分钟轻松通过军考好吗?”

    “那现在呢?”姜盈有气无力地搭腔,如果不是怕睡着,她真的不想搭的。她现在闭眼就睡着过去。因为临近考试尾声了,来自蓝方的攻击越加密集,作为红方他们很早就没有充足睡眠的条件了。

    “后悔!说一千道一万,只有后悔!我缺什么啊?我毕业后进入星浪传媒的话那必须亮相就是管理级别的。大钱赚着,小生活滋润着,我的人生从出生就奠定了基调,巅峰就两字。你说我这脑子得进了多少的水才想不开来参加军考啊?我这是纯粹跟自己过不去,有好日子不过非得给自己找罪受,悔死我了啊!”

    维希拍着大腿,间或还得拍脸两巴掌,倒不是真后悔到了自残的程度,而是真的困死了。

    目前999小队的积分已然登顶,他们虽然看不到自己的总积分,但能明显感觉到这两天一直没有再遇到新的四人队列。然而考试依然没有结束,就说明还是另外存在着四人队伍。而只要还有两支四人队伍同时存在着,没有决出最后胜负来,那么考试就不能结束。

    考试没有结束,蓝方就有机会攻击红方。

    999小队积分登顶,那就意味着“死”在他们手里的蓝方最多。到了这个时候,蓝方再灭红方那是有分得的,红方再灭蓝方却是没有分得的了。

    999小队的分数越多,蓝方的斗志必定越昂扬。于是越来越多的蓝方朝着姜盈的999小队包围了过来。姜盈他们别说隐藏行踪了,就是晚上值夜现在都不敢用轮流制了。都得全醒着全戒备着,就怕蓝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攻击一拨。

    娜拉提在999小队的帮助下早就另组成了四人队伍,然后一天不到又被姜盈的999小队灭了。曾经的同行立马变敌手,现在娜拉提等人也在四周某个蓝方队里。

    蓝方里有同学,有曾经的队友,彼此有一定的了解,这再打起来真的特别费脑子。

    白天费脑子打,晚上还没有充足的睡眠,维希和姜盈即使困还能勉强保证情绪稳定,队里的另两个,尤金和达颂却是早就各种暴躁了。

    尤金气得直骂,“那些孙子一定躲起来了!他们在等着我们被蓝方破坏掉队列完整,这样他们就能不战而胜了!卑鄙!”

    达颂的脸因为缺觉整张脸都是肿的,“都是想做机甲战士的人,能不能血性一点?能不能痛快一点?有种站出来面对面杠啊?躲起来算什么英雄好汉!一群龟孙子!”

    姜盈为了不睡着,强迫自己加入谈话,“能安全地躲到我们找了两天也找不出来,说明人家躲的技能还是到位的。至少我们队一直没能躲到无人的地方。”

    “屁!”维希拿手指划拉一圈外围,“就我们现在这种被包围的状态,我们上哪里躲?我敢说,现在落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眼珠子至少不下百。”

    姜盈摇头反驳,“全部考生听说是九千多,假如现在剩下的是我们和另外一支四人队伍,也就是说除了我们八人外,其他都是蓝方。你平均一下……不下百?你太乐观了,我觉得不下千。”

    其他三人:突然觉得瑟瑟发抖。

    夜幕下的山林只看得到黑影一片一片的,999小队现在的感觉就是被无数看不清的鬼魅包围的感觉。

    一人对一千?这是何等绝望的境地。

    维希:“喂,问你们一句心里话,如果你们提前想到了胜利之前会有这么一步最大的障碍,你们还愿意走到这个地步吗?”

    没人回答。

    因为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要想走到最后一步好像的确成功率不大。

    如果能提前想到,他们绝不让自己走到现在这一步,太煎熬了。

    姜盈想了想说出了大家的共识,“不愿意。如果有选择,我不如去做蓝方了。想想蓝方多好,也许先前尽受虐了,但如果在这次群攻中找到机会,那就是一朝翻盘积分加身啊!攻击比防守容易。”

    其他三人莫不点头,可不是。

    所以,出题的人真的好变态啊。

    先让你为了高积分而努力成为红方打江山,最后却要让你四面楚歌面临绝大数量的蓝方再感受一下生死攸关。

    而蓝方呢,是一开始就被打入了地狱,受尽身体和心理的折磨,然而只要不放弃,最后居然还有一朝翻盘的机会。

    从出题方的角度来看,这次军考的考试规则真是从各个方面考验了每一个人。

    但从考生们的角度来看,真是一肚子mmp如果给机会讲铁定能讲死出题者。

    维希看姜盈,目光相当幽怨,“那一阵子是不是你给我男神气受了?不然他怎么会想出来如此变态的考试方案。”

    尤金和达颂灵光一闪,异口同声道,“这次的出题者是海恩星将?”

    姜盈,“别那么激动,如果你们有幸进入机甲战团,你们自然会更近距离地感受到你们偶像的本质。”

    她很想发誓说,某男的变态本质真的跟她毫无关系,但她又知道在某男经营的太明亮的正面形象的光辉照耀下,说了也没用,所以她只能言尽于此。

    尤金:“海恩星将果然是海恩星将,这样的考试方案真是绝了!”

    达颂:“想想过去那些什么对抗赛性质的考试方案,不是针对谁,比起海恩星将的理念来,他们都是垃圾。”

    姜盈:“……”

    就说吧,只要提起海恩星将,一个个的都秒变脑残粉。也不知道一路上都在咒骂出题者的都是谁来着。

    “行了,与其在这里默默拍马不如有机会进入机甲战团以后当面拍。我现在来说接下来的行动计划。”姜盈正色道,“我们不能再等了。等到对面蓝方越聚越多,只会对我们更不利。我们要先出击!”

    “先出击?怎么出?这一出可是以一敌千的可能,我们难道不是死的更快?”维希反问。

    姜盈解释,“这次出击不是要冲过去灭蓝方,毕竟就算灭了我们也是不得分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冲进蓝方的包围圈,然后藏匿其中来保护自己。”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点我承认。只是这技术操作上有困难吧?我相信在我们那些同学队友的贡献下我们几个的样貌早就被广而告之了,我们还如何藏匿?”尤金想不到可行的操作方式。

    姜盈再解释,“如果我们不是藏匿在人群中而是藏匿在人群所在的环境里呢?现在我们是被包围的这么一个态势,蓝方几乎是以手拉手的密集度在缩小着包围圈。我们所处的这一片区域那必定是危险的,同样,蓝方包围圈之中或者之后的区域那肯定就是安全的。”

    藏起来是很难,但姜盈觉得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两方再交手,我们不要再退了,我们找机会冲进包围圈之外。而且不要四个人一起,那样目标太大了。接下来我们也不打了,我们兵分四路,我们也藏!藏到其他的四人队伍被蓝方灭掉,军考结束。而只要在那之前我们保证四人的队列完整不被破坏,那么我们就是胜者!”

    其他三人听得目瞪口呆,方法是好方法,可是哪那么容易操作。不然刚才他们谈了半天谈什么呢。

    “我们的目标之大跟别的队伍肯定不一样,一个人有一千多的眼珠子盯着的前提下,我们怎么藏?”

    “我会帮你们。”姜盈示意三人看向身后不远的藤蔓林,“再有蓝方队伍攻击上来我们就边打边退直到退进那里。有那些茂密的藤蔓做遮掩,再加上晚上视线不清,我们将非常容易混进敌人的地盘。就像尤金所说的,我们的样貌早已不是秘密了,所以不要跟过多的蓝方进行接触,我们只要就近找藏身之地就可以了。”

    “蓝方的队伍太庞大,这既有优势也有劣势。劣势就是他们并不方便管理。原来的六人小队都各种谁也不服谁了,就更别说现在这么大的队伍了。也许为了分数,他们会暂时团结会严密地扫荡我们的位置以求找出我们,但对于他们已经扫荡过的,他们肯定不会那么尽心,那么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维希想起了老祖宗的存在,他大概猜到了姜盈会如何帮忙,只是,“四人分开,安全逃出包围圈的机率是增大了,但同时也意味着我们四人队列的完整有可能被破坏的机率也加大了。你确定我们值得冒这么大的危险?”

    姜盈晃晃脑袋让自己困顿的脑袋清醒一些,“我个人是不太喜欢现在这种煎熬的境地的,所以是死是活让我们拼一把吧。你们觉得呢?”

    经过了短暂的沉默后,其他三人都相继点下了头。

    “好,就让我们拼一把。”

    凌晨一点的时候,蓝方果然发动了一次目测有三四百人的进攻。

    维希居高看着乌压压一群人冲上来,太阳穴直突突,“我们是不是得感觉到骄傲?为了我们四个人,人家一出手就是三四百人。”

    姜盈一边示意其他三人跟着她向后退,一边打趣道,“别急着骄傲,这事儿结束后,你赢了才有骄傲的资格,你输了那就是人家队长指挥有方。”

    这是一个看结果的时代,过程如何在你成功之前没人在乎。

    三人齐齐“卧槽”一声,因为知道姜盈说的就是现实。

    红蓝双方先后冲进了藤蔓林。

    这是一种特别茂密的攀缘植物,宽大的五角形叶子每一片几乎都能罩住一张人脸。完全看不出根在哪里,只见触目可及的地方全是。从高大的树枝树杈上垂下,到地后还能蔓延出三五米长。理论上是没有攻击性的,但如果谁在这林里待久了,它就会把人当成植物一样攀附上去。越缠越紧不说,还会把人当成营养剂来吸收。

    这种植物很常见,大家也都知道其习性,所以红蓝方一进到林子里就不由自主地放慢了速度警惕,以防万一被缠住时好第一时间砍断藤蔓自救。

    蓝方的速度一慢,就是姜盈的机会来了。她即刻无声地召唤出了小银杏,并在小银杏的指导下将维希等三人一个一个送出了包围圈。

    有的是在藤蔓缠绕的树洞里,有的是某蓝方单兵背后的大石头底下。藏好三人后姜盈还得退回原位做出四人仍在有组织的后退的假象。

    不得不说当姜盈孤军奋战的时候,其实比团队作战的时候威力大多了。没了拖后腿的,她的3s速度又少有人跟上,她现在要是突围的话还真挺容易。

    但她不能走,她得让蓝方再往上追一追,让这一片藏了人的地方变成蓝方的大后方,这样他们才能安全。

    天色发白的时候,姜盈觉得距离可以了,这才彻底隐身。

    蓝方没了目标,互相猜忌互相盘查了一阵子后就地安营扎寨了,准备休息整顿后再继续向前。

    他们却不知道就在他们休息整顿的时候,姜盈从他们当中穿了过去。

    跟其他三个队友说的是静等,其实她想的却是单独去找另外的四人队伍。

    她现在的体力也在告罄的边缘了,所以她也没想怎么逞英雄去单挑剩余的四人队伍,她想着只要偷袭队伍中的一个,只要破坏了那些队伍的队列完整,那么当胜利的四人队伍只剩下她的999小队时,军考不就结束了吗?

    为了这个目的,姜盈从蓝方队伍中一穿而过。

    而就是这一穿,穿出意外来了。

    她撞到了一支四人队伍,队长是白曦,她一眼就认出来了。而这支队伍为什么一直没有被他们找到,不是这支队伍会藏,而是这支队伍居然是被蓝方保护的。

    蓝方中最大的一支队伍队长是化身大森的巴森特,副队是埃诺。

    巴森特的第四小队和埃诺的第八小队曾是两败俱伤的一对,但当两队人马都变成蓝方的时候,这两个人却志同道合地走到了一起。

    巴森特即使沦为蓝方,他的任务也是不变的,蓝方也不代表着就都会淘汰,他依然要从中找到适合机甲战二团的好苗子。

    埃诺不是他发现的第一个,却是他到现在为止最满意的一个。

    因为埃诺很早就向他提出了一个建议:与其围剿所有四人小队,不如从一开始就先培养一支自己的四人小队。只要自己手里还有一支四人小队,那么这场军考在他们围剿完所有其他四人小队之前,他们就一直有时间。

    对于实力相差悬殊的两支作战队伍来说,一定是谁能掌握时间谁最后胜利。

    有姜盈那个3s在,那么没有意外的话最后肯定是要对上姜盈的。多少人对上姜盈都不可能赢吧?实力比不上就只能从时间上找补。利用延长时间,让车轮战术多转几回,把对方轮到筋疲力尽了,胜利还不是早晚属于他们?

    拿下姜盈队伍里的分数,自己队里养的红方的分数也是尽在掌握,待到军考结束,他们将是最大的胜利者。

    巴森特即使是陪考者也不是说就不在意分数的。这次的陪考队伍里有三团团座李尼塔,有一团团座海恩,还有星军大人就在监控室时时看着,如果他一个陪考者拿到了比其他陪考者和考生更多的分数,而且是在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的情况下,那么这将是多么好的刷脸机会!

    他绝不能错过!

    在埃诺的牵线下,他们第一个找到的就是被第七小队排除出队的白曦。

    白曦听了埃诺的解释后,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他们并没有违反任何考试规则,战场上任何人都可能是敌人,也可能是合作伙伴,这没毛病。

    有蓝方最大的一支队伍“帮忙狩猎”,白曦很快就找齐了其他三人重组了新队。

    只不过这支队伍少有出现,是以其他人都没什么印象。

    姜盈也是看到白曦和埃诺的时候才想起来所拿下的四人队伍中好像是没有见到过白曦。

    当她看到白曦和埃诺避过众人眼线走开的时候,她想也不想就跟了上去。

    借着树木的遮挡,姜盈很快近到了能听清二人说话的这么一个距离。

    只听白曦先道,“大森队长还是没有空见我吗?”

    “是。白曦,请你理解,现在基本就是最后的关键时刻了,只要拿下999小队的其中一个,我们就赢了!单冲这样的结果你还有什么不能等待的?”埃诺语重心长道。

    “我们就赢了?不是我们,而是你们!”听了埃诺的话,白曦只觉得可笑,“你们拿下了999小队,分数是你们平分,可没听说会分给我们队吧?”

    “但你们是坚持到最后的红方小队,这已经足够保证你们胜利通过考试了不是吗?”

    “作为红方,我们全队加一起的分数还没有你们蓝方一个人高,你觉得这叫胜利吗?就算能通过,你觉得我们会被人说什么?”白曦特别后悔,“我们当初说好的是共同合作,结果现在却演变成了被你们圈养,成了你们控制考试时间的工具!这太侮辱人了!我现在强烈要求必须马上见到大森队长,我们队必须也有进攻999小队的资格,胜利之后的分数必须也得分到我们头上,否则我们队有权拒绝再跟你们继续合作下去!”

    白曦自以为说的够威胁力度,可是埃诺却一点不当一回事。

    “白曦,你以为这还是你是头儿的s班吗?不是了。现在这里说话算数的是大森队长,是我。拒绝合作?你信不信你现在拒绝,一秒之后我就能让人吞了你的队伍?你的队伍是分数不多,但你应该不想最后连一分都没有吧?”

    “埃诺!”白曦气急败坏,“我早就该想到你找我不会有什么好事!在s班的时候,你就不服气我是班长了,现在抱上了新大腿,立刻就想从我这里找回尊严是不是?”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在大比的时候,拿下了个人全场最佳的是我,现在军考即将胜利的也是我。我还需要从你那里找回什么尊严?”埃诺蔑视地笑,“实话不怕告诉你,联系你帮你重组队本就是我的主意。如今胜利在即,我劝你最好乖乖听从对你也算有利的安排,否则,就是不通过被淘汰的结局。”

    姜盈大概听明白了,原来是埃诺提出了圈养新四人队以达到控制考试时间之目的的建议,然后现在白曦又不甘于被圈养了。

    切,来自帝国第一学校的学生还是这么一如既往的心机一个比一个可怕。从来都不说团结起来一致对外,而是先从自己人算计起,只要能赢,什么手段都无所谓。

    还好被她撞见了,那就帮他们结束一切吧。

    姜盈没有任何预警的一蹿而出直扑白曦,想的是只要拿下白曦的通讯器,那么考试想来就能结束了,她的999小队应该就可以胜利退场了吧?

    她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地面上突然弹出了一张网的时候她根本无从避起。

    白曦和埃诺看到突然现身的姜盈却是连一点惊讶都没有,他们默契地几乎是同时攻向了姜盈。

    姜盈连带着身上的网子边接招边后退,“你们联手算计我?”

    她现在要是再看不出来其中有诈,那真是傻的可以了。

    白曦实话实说:“没办法,你太强大,不用点手段的话我们要想打败你拿到高分很难。你不会真以为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发现你的行踪吧?”

    埃诺边打边附和,“别人不了解你,我们却是稍有了解的。我们一直在想,你会甘心被围困着?你性子那么狂妄,向来都是能打直球赢就绝不浪费时间去绕个弯。你绕过了那么严密的警戒线真的是超实力,但很可惜,你还是不够警觉。”

    话说完埃诺一个击掌,一群蓝方的人从四面八方拥了过来。

    “给你设埋伏太难了,不知为什么,你好像有第三只眼睛似的,总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没办法,我们只能演一场戏出来让你自投罗网,让你急到来不及去观察周围的环境。幸好,你还是这样的意气用事一冲动就忘了理智。”

    白曦好不容易逮到一次智商碾压姜盈的机会,自然迫不及待地炫耀了起来,“你也不想想,如果我没有提前谈好分数分配的话,我怎么可能甘愿被蓝方圈养!我们的确是合作,但前提一定是利益均分!”

    包围群形成,白曦和埃诺逐渐后退,“谁拿下姜盈的通讯器,他就有分得她一半分数的资格。”

    呼啦啦,又是三四百人蜂拥而至。

    姜盈初时还冷笑呢,即使有网子缚着,即使对方有三四百人,她也不放在眼里。

    打不过她还能逃呢?怕什么!

    但打着打着,她开始慌了。她以为那网子能破开的,但事实上她配给里的刀剑等工具都无法将网子划开;对面三四百人她也以为不叫事儿,带着三人都逃出了一个三四人的围困,现在就她自己还不分分钟脱困?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她还在被人团团围住各种攻击。不只是网子厉害,而且这批人也厉害。姜盈能感觉到,这批人里面肯定有机甲战士混杂其中。

    老手和新手考生一出手的感觉都不一样。这部分人是想借机跟她过招还是想亲身考验一下她的实力无从确认,但要说同时打败好几个机甲战士对于现在筋疲力尽的姜盈来说那还是相当困难的。

    姜盈只得边打边退,并且召唤出了小银杏寻找最有可能的逃生路线。她不能允许自己成为队列完整被破坏的原因。

    小银杏暗中和周围的大植物们做着勾通,终于得知在包围圈的右后方断崖处有一个逃生的可能路线。

    姜盈来不及去确认这个可能有多大,她摆一个空招逼退身后三人后,纵身就往断崖下跳了下去。

    她这一跳周围的一群人都傻眼了,这只是一个考试而已,用不着这么拼命吧?那真的是断崖。

    断崖的下面深不可测,听说崖底的深潭和百里之外的大海相连,里面暗潮涌动跟表面无波完全相反。曾有人去探险过,但无人生还。于是后来便有人在断崖的上面还特意做了危险的提醒标识。

    众人止步于断崖边上,面面相觑,全身冰凉。

    那可是帝国第五位3s,如果就此陨落,多少个他们都不够赔的啊!

    白曦和埃诺吓得脸上血色都没有了,而围攻中的假考生真机甲战士早就跑到不被人注意的角落赶紧上报情况了。

    他们可是知道海恩星将就在这里一同陪考的,如果让海恩星将知道了他老婆是被他们给围攻得跳了崖的时候,他们还能活?

    这些人有的是往监控室打,有的则是打给了海恩。

    意外的是,海恩的加密通讯器竟然没有打通。

    因为此时的海恩正在跟人对战。

    这人穿的虽是考生的衣服,但海恩知道不是。

    “你是谁?为什么冒充考生?你怎么进来的考场?你意欲何为?”海恩没留余力,招招都带杀气。

    陪考的机甲战士他都熟悉套路,考生们也不会有这人这样高超的身手,那么只能是无关的人。

    海恩来参加陪考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这里曾经发生过人为爆炸,当他随着蓝方的队伍发现其中一个考生冲着曾经人为爆炸的方向而来的时候他立刻跟踪而至。

    单独行动,鬼鬼祟祟,海恩马上就想到了往年总有军考失败的考生报复心理发作就意图搞些什么恐怖袭击来让更多的人陪葬。

    而当海恩发现他一招居然没有制住此人的时候,海恩心里对于此人的定性就更确定了,这人铁定有问题。

    本来他从来不在抓人的时候废话,今天他破天荒的忍不住先质问了起来。

    那人居然笑了,“海恩星将你是紧张了吗?你不是一向主张出任务的时候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吗?说那样会分散人的注意力,多少失败的任务原因之一绝对是因为话多?”

    那人跟海恩硬碰硬对上了一拳,两个人同时后退三步。

    海恩震惊,能做到这样的,除了3s还有别人吗?

    可是这帝国除他和他家小疯子之外,那三个3s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完全不可能啊!

    而且这人居然看穿了他的变装张口就点破了他的真实身份。

    “你到底是谁!”海恩再出手,手臂外侧,腿脚外侧都带上了精神力幻刀。他只在给自己和其他的机甲战团讲课的时候才会讲到出任务的一些诀窍,这人居然能知道,难道是军部里的人?

    他第一个就想到了克洛萨,因为过去的种种,还因为另两个3s应该暂时不在m38星。

    可是克洛萨的身形也好,出手也好,他自认不会因为外表变装就会认不出来。

    这人到底是谁!

    海恩疑惑时,对面的人居然像他一样于手臂外侧和腿脚外侧都释放出了精神力幻刀。

    那样的亮度,那样的宽度,那样的随心所欲。

    海恩觉得他一辈子的惊讶好像都要在今天用上了。

    据他所知,克洛萨也是无法做到的,因为克洛萨在一次出外太空的任务中精神力受损了,听说克洛萨早就不怎么动手了。

    那么就是一直隐藏着实力的3s?这个可能性有多大?还是说,这人是利用其他非正当方法新觉醒到的3s?又知道他的底细,还知道军部内部的事情,还能这么快就知道精神力可以炼成武器辅助战斗的事情,这人的地位就不可能低得了,那么到底会是谁?

    一个疑问接着一个疑问滚来,海恩的反击速度受到了影响。旋身间,他只觉得肩膀处被什么叮咬了一下。

    他犀利的眼神迅速追了过去,果然看到一点光亮消失在了对方的袖口里。

    海恩回手就一把扯掉了自己的衣袖,肩膀的位置果然看到了一个小红点。

    那人居然朝着海恩抛了一个媚眼扭头就跑,“海恩星将来追我啊。”

    海恩当然要追,可是不过三步他就停下了。

    他知道被注射了什么,他现在体内的变化他非常清楚。

    海恩第一动作就是把自己身上的普通通讯器和加密通讯器都一把扯下来就手都给捏烂了,他现在的位置不能被人发现。

    海恩扭头钻入了山林。

    就在他钻入某处密林的第一刻,小兽爷震天一吼,实体现身了。

    作为考场的整座山都被震得晃了一下,为了安全而被赶到山那头的猛兽们齐声惊吼,无数的鸟如一片一片的乌云一样振翅高飞而起。

    海恩的黑色发套掉落,露出了已然变白的白发。

    他想压抑下体内加速的气血涌动,然而压抑的后果却是仰天一吼,蓝眸变成了红眼。

    某人远远地看着那只藏匿不住身形的狮虎兽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果然如此。

    ……

    感谢山林里茂密树木的遮挡,除了别有用心的某人,其他考生只听到了狮虎兽的吼声却没能看到狮虎兽的存在。

    但这也足够他们吓坏了。

    “刚才那一吼是什么?不是说大型猛兽能赶的都赶到山那边去了吗?”

    “天哪好可怕!你们觉没觉得那一吼都像能引发山崩似的?这么危险我们真的还要继续吗?”

    “当然。通讯器只要没收到军考结束的通知,那么我们就必须继续!姜盈这边不好找,我们马上原路返回去搜索999小队其他三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胜利必须属于我们!”白曦白着一张脸握拳道。

    埃诺能懂他的心情。每个通讯器都有定位装置,如果姜盈出了事,那么上边肯定会即时中止这次军考。但到现在他们一直没有收到通知,这就意味着跳下断崖的姜盈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因此就害人性命,他们都长出了一口气,但很快取而代之的就是压抑,以及铺天盖地令人灵魂都想扭曲的妒嫉。

    那样的断崖,让他们这些人想舍生忘死地跳下去找一找救一救都不敢,人家姜盈敢,不仅敢,还没事,这是多么恐怖的差距!

    他们费尽心机,他们三四百人,结果都没能战胜人家一个,这又是多么啪啪打脸的耻辱!

    “你们先行一步,我马上通知大森队长看是不是可以发动总攻了。”如果这样的优势他们还不能胜利的话,埃诺觉得自己真的可以自卑地死上一死了。

    ……

    蓝方的大部队在行动,其中陪考的机甲战士假考生们却在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总攻队伍。

    他们接到了来自监控室的命令,考场中出现了精神力幻兽,他们必须赶在考生们知道前阻挡,或者击毙。

    ……

    安静的躲藏环境,维希在小眯了一觉后终于能静下心来统计通讯器上的提示了。

    记下新组队的队号,再对比那些得分的通知,还有到手的通讯器的队号统计,维希终于确认,除了他们999小队,也就只有一个276四人小队了。

    这些新队的队号都是按照原来六人队失败的顺序来重新发放的,一看276这个号就知道比较靠前,意思就是说这个四人重组队也比较先前。

    怪不得他没什么印象,这个队在重组成功时有过提示外,好像后面就没怎么有得分的提示。

    不得分却活到了现在,那么除了被保护外基本没有别的原因了。

    再往下想,被谁保护?现在还有谁有这么大的力量?

    不得不承认,当维希休息够了,智商又清楚地占领高地的时候,这脑子必须好使。

    维希第一反应就是联络姜盈,可就是联络不到,就好像没有信号似的。

    正疑惑的时候,维希听到了狮虎兽的声音。

    他经历过巨蟒经历过灰狼还经历过姜氏中医那么多员工的精神力幻兽组团暴走,他比别人有经验,当别人在猜是哪个猛兽越过了安全线的时候,他想的却是这是谁的精神力幻兽实体现形了。

    不是灰狼的嚎声,但他也没想往海恩那方向想,他想的是,姜盈安全送走了他们三个,剩下的那就是姜盈面对数千蓝方大军了。

    难道是姜盈被追急了眼像秋漠一样放出了精神力幻兽?

    秋漠的灰狼可是登记在案的,再出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了;但如果是姜盈的话,这岂不是要出大事?

    维希待不住了,他悄悄出了藏身的地方就奔着狮虎兽的方向去了。

    他这一动,凑巧就被探头出来看动静的尤金和达颂看到了。

    两人想了想没想出所以然来,一看蓝方现在没动静,他们就也跟了上去。

    蓝方有留下侦查的部队,一看三人自己出了藏身之地还奔着一个方向去了,他们马上通知队伍,蓝方大部队边集结就也边追了上去。

    李尼塔不用上边通知也知道要奔精神力幻兽的方向去,秋漠一看目标动了,他也跟了上去。

    姜盈身在断崖腹里也听到了狮虎兽的叫声,断崖腹内的狭窄通道都差点被震塌。她就更急了,小兽爷一直是秘密来着,如果现在暴露出来,这事儿可就大发去了!

    本来还想先眯一觉再说,现在一看,得了,别眯了,抓紧时间往那边爬吧!救老公第一呐。

    ------题外话------

    感谢大哈哈,神经病,小风景,marie15,tanrine和红木天鱼的组团鼓励!今天更新晚了真是万分抱歉,实在是先码的那些过度章有无病呻吟的嫌疑,你说一万字还没个剧情进展的话,这实在说不过去不是?于是我就重码了!嗯哼,比较满意这一章!晚更几小时,剧情大进展!哦耶~(强行为自己脑子不行开脱~233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