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72 全身全意救老公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海恩的意识并没有完全消失,他还有精力去把前因后果联系起来。

    从布置考场发生人为爆炸的意外开始,他一直以为就冲那熟悉的炸弹制作方法,这人就是冲他来的。要么就是想在军考的时候制造恐怖大袭击,要么就是想对姜盈下手,总之归根结底还是冲着他来的。

    所以他才强烈要求自己也要下场陪考。

    但当一个完全陌生的高手出现,并对他注射了激化剂后,他觉得自己曾经的推断错了。

    某个幕后黑手的确是冲着他来的,但却不是利用炸弹来炸死谁让他背锅,而是炸弹的作用本就是让他不放心,让他要求下场陪考,然后那人才有机会对他注射激化剂,逼他的狮虎兽现身。

    星盗一号果然把他的精神力幻兽已经出现的事情泄漏了出去。

    那人的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3s星将机甲战神的精神力早就不稳了,并且已经有精神力幻兽实体现身了。

    尽管姜盈的治疗方案已经提出了,尽管已经有了秋漠的灰狼被安抚成功的例子,尽管姜氏中医已经研制成功了最初级的安抚精神力稳定的中药剂,但治愈精神力暴走这种大事情又岂是一朝一夕就能完全实现并推行的。

    比如军部到现在还在讨论姜盈提议的可行性,比如军医院到现在还在各种试验姜氏中医一号试剂有没有任何副作用,事关机甲战士,没有人敢随随便便就开始。

    从姜盈这边来说,她是有小银杏这个千古作弊大神器,她才敢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半点顾虑也没有。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你就是推出个新产品我也得先试吃一下再决定要不要接受吧?军部也好,军医院也好,程序更复杂,你得拿出充分的实验数据支持,打成报告一级一级报上去,上面批了之后下面才能开始着手去做。

    所以,尽管现在对于精神力暴走的态度不像以前那么谈之色变闻之心惊了,但是当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它依然是危险的。当机甲战士精神力失控到精神力幻兽实体现身的时候,这带来的影响依然是负面的。

    如果海恩的狮虎兽暴露出去,首先他现在机甲战一团团座的职位就得暂停。只要精神力失控的治愈方案没有得到百分百的证实,那么就没有人敢冒让一位有精神力幻兽实体现身的团座带兵到外太空去杀虫兽的危险。

    海恩在这一刻终于确定:他的狮虎兽才是那人的最终目的!

    ……

    巴森特为首的机甲战士率先赶到了狮虎兽这里,大家看到狮虎兽都惊呆了。

    那是多么威风凛凛的一头狮虎兽啊!

    一身的毛都是金黄色的,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凶猛的兽眼居然是红色,像有一团岩浆在眼睛里燃烧;体格得有三层楼那么大,雄健,威猛。它昂首站在那里,就像巡视自己领土的王者,天威赫赫,唯我独尊。

    这些机甲战士也是见过大世面的,要说外太空的虫兽那可是凶狠多了,也比眼前的狮虎兽更大。但虫兽是没有智慧的,说到底是傻凶傻凶的,他们又都是开着机甲面对,所以他们还真没怕过。

    但初见这狮虎兽第一面,他们差点忍不住跪下去。

    那气场太王者了!

    人家在看他们,却不是想要攻击的意思,而是给他们一种“人家在审视他们,在分辨他们谁忠谁奸”的感觉。

    它的喉咙里不时地发出着焦躁的低咆声,好像下一刻就能凶狠地扑过来撕咬,但人家没有,他们居然能感受到这位狮虎兽在极力地克制。

    愤怒却克制,想发作却在忍耐,就像一位真正的帝王在居高临下地审视着让他非常不满意的子民。这种感觉太王者了!如果不是他们确认他们看到的是一只兽,他们会觉得看到的是一个人!

    精神力幻兽的智慧已经发展到这个高度了吗?他们深深地震撼了,也深深地困扰了。

    他们收到的命令是阻止这狮虎兽去惊扰考生或者造成更大的破坏,但眼前的狮虎兽根本就没有造成更大破坏的意思,那他们还怎么执行命令?就这么大眼瞪大眼,干瞪着?

    “喂,哥几个,人家一直原地踏步中,树木也破坏有限,看起来又不像是要冲下山做更大破坏的样子,那我们要怎么办?”

    “别看我,我不知道。我现在全身都僵硬了,一动都动不了。内什么,你们有没有一种被海恩星将训话的感觉?有一次听海恩星将训话我就是这样被训得全身僵硬。”

    “别说,还真像,个屁!你吓傻了吗?这要是海恩星将的精神力幻兽现身了,那军部不得大震荡?瞎说也有个谱好吗?”

    “嘘,闭嘴闭嘴,李尼塔团座到了。”

    李尼塔赶到了。

    他先是被这样的狮虎兽镇得脚步一停,但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他当然知道这狮虎兽是谁的,他没想到的是,即使精神力幻兽被药剂激发了出来,海恩居然还能控制狮虎兽并没有兽性大发。

    这可跟他们原来的计划不相符。

    不兽性大发还怎么黑掉海恩,不大肆破坏还怎么毁掉海恩的职业生涯。

    “都愣着做什么?快去找人!精神力幻兽在这里,人肯定也跑不远!难道要等到幻兽兽性大发造成更大的破坏吗?都动起来,快快快!”

    其实通过集合陪考的机甲战士也能用排除法确定这狮虎兽的主人是谁,但那样并不绝对不是吗?如果有万一呢?而且,也绝对没有被一群人当场看到就是海恩星将来得震(da)撼(ji)人心不是?

    李尼塔低头快速行动了起来,没让人看到他眼底的一点小得逞。

    海恩墨尔顿,待我把你找出来,我看你还怎么在军部待下去!

    就藏在狮虎兽肚子底下的地洞里的海恩能感受到一群机甲战士正在绕着狮虎兽快速的移动着。他本来就在努力压抑着体内被注射进的催化剂因子,他知道姜盈在这里,姜盈也一定能听到狮虎兽的吼声,他只要坚持到姜盈赶到就可以了。

    他想的是以姜盈3s的速度,怎么也该是第一个赶到这里的,他不知道姜盈被暗算了。

    谁曾想先赶到的是机甲战士,里面还包括早就见不得他好的李尼塔。他能听得到李尼塔的话,推断李尼塔可能早就猜出他是谁了,等的就是把他找出来确认。

    可是他绝不能在现在这种时候被发现,他主动报告自己的狮虎兽的存在和被人发现狮虎兽的存在那绝对是两个性质。

    狮虎兽开始焦躁不安地原地踏起步来,对应的是海恩开始不安的心,为什么姜盈还没有赶到。他小媳妇不是那么轻重不分的人,哪怕先前他们正打得不可开交,但小兽爷现身这么大的事,他小媳妇绝不会赌气不管。所以他小媳妇没来是遭了什么暗算吗?

    某个机甲战士路过狮虎兽的尾巴时,也许是狮虎兽一直没有攻击行为给了他一定的安全感,让他滋生了些许好奇心,他想摸摸看这精神力幻兽是不是也像真的兽一样有毛绒的感觉。可他伸出了手还没有碰到目标呢,就见那大尾巴呼地一扫,扫中该机甲战士的腰部之后就把人给扫出去了多远。

    那人落地后吐了好大一瘫血,晕了。

    空气中肃杀的气氛一下子就浓厚了许多。

    机甲战士们能感受到狮虎兽的情绪在变的无法控制。

    “卧槽,它要发动攻击了么?难道刚才一动不动地看我们半天是在想攻击计划么?”

    “怎么办怎么办?机甲也没带着,啊不对,带着也没用,我们要用赤手空拳上么?”

    “你个怂货!人家姜盈不就赤手空拳战胜过灰狼吗?军部不是早就下令说鼓励大家练出精神力武器,你没练?”

    “练倒是练了,可惜没效果,难道你练出效果了?”

    “……没。果然3s和2s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啊。”

    “都特么的给我闭嘴!”李尼塔小心地躲过了一尾巴,“赶紧找人!快!”

    外围一圈都找过了,没有。李尼塔趴在地上小心地向狮虎兽四肢下面的位置爬去,他觉得就在那里了。海恩要躲,肯定是躲在了最危险的地方。

    秋漠是跟着李尼塔来的,当看到那只威风凛凛的狮虎兽时,他的精神力竟然跟着开始波动了。

    那是遇到了同类的兴奋,还有遇到了强者想要一战的冲动。

    秋漠一开始还极力压制来着,毕竟他不觉得这种时刻是灰狼现身的好时候。

    但随着狮虎兽的情绪越来越暴躁,他的精神力波动竟然也越来越幅度大了。

    姜盈曾告诉他,如果精神力状态极度不稳时,那么不要太过压抑,释放才是正解。

    想到这里,秋漠终于放弃了压抑。

    一声狼嚎,灰狼现身了。

    机甲战士们包括李尼塔第一感觉都是:又来一只?还让不让人活了?

    答案是:人真的不好活。

    灰狼现身就狂奔向了狮虎兽。

    十米多高的个头,硕大的身躯,跑起来就先震得地面晃动了起来。而当灰狼和狮虎兽撕咬起来,那巨大的气流气浪立刻搅得这块密林像刮起了超级龙卷风。

    树木倒塌,大地震颤,气浪一拨接一拨,身处这个区域的人站都要站不起来了。

    曾经靠近了的李尼塔又被气浪刮飞了出去,他及时抱住了一棵大树的根部,这才没有被刮远。

    李尼塔愤怒地朝着秋漠吼,“你为什么在这里?立刻给我滚!带上你的精神力幻兽!现在立刻马上!”

    如果不是灰狼,他现在已经悄悄潜进狮虎兽的肚子底下找出海恩了!就差那么一步了!可恶!

    秋漠盘腿坐在地上稳定自己,本来也是有些过意不去自己添了乱,但一听李尼塔这么说,他的那点过意不去也没有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虽然不知道狮虎兽的主人是谁,但就冲他们现在统一的对面都是李尼塔,那么他和狮虎兽的主人就是一个战壕的。

    而且他自己知道,灰狼冲上去并不是真的想攻击狮虎兽,而是兽类之间正常的交流。

    有点像那种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同类,就迫不及待想要认识一下的感觉。

    只不过灰狼的表达也像秋漠,打一场就是他结交朋友的方式。

    其实李尼塔等机甲战士如果能冷静地分析一下也会明白其中的不同,想当初巨蟒的攻击是何等毁天灭地的可怕,灰狼不受控制时那也是好坏不分逮住就一通破坏的。

    但现在狮虎兽和灰狼撕咬归撕咬的,却是并没有扩大撕咬的范围。狮虎兽基本就是在原地打转中,四只爪子基本不外张超过三米。

    围在周围的机甲战士如果没有主动攻击的话,那么这两只那是一点没有攻击人类的意思。

    秋漠很自然地就为狮虎兽说话了,“它并没有攻击人类的意思,你们又何必如此逼它?也许给它一段时间平静,它自己就能消失了。”

    李尼塔心说,我等的就是它更加暴躁,最好攻击人类造成巨大的损失。它要是自己消失了那他的计划不是功亏一篑了?

    李尼塔冲着其他机甲战士喊,“立刻通知克洛萨星军,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请求支援自是假的,把事情越闹越大越遮不住才是真的。

    但这个越闹越大又不包括闹到所有民众都知道。李尼塔还是有底线的,他只要闹到这事让军部的高层都知道,现场的人证不仅仅是一个就好。可他忘了,谋事在人,成事却是在天的。

    他以为都在忙着军考收尾的考生们却因为维希的一个阴差阳错的推断而一窝峰地追来了这里。

    维希担心是姜盈的精神力幻兽,所以来了。尤金和达颂是跟着维希的脚步来的,‘追杀’他们的蓝方大部队也就跟着一起来了。

    然后所有考生就都远远地看到了狮虎兽和灰狼这一对精神力幻兽的激烈对决。

    能来报名参加军考的那必须是崇尚绝对武力的一部分人,有机会亲眼看到这么精彩的对决,他们除了兴奋还是兴奋。

    都忘了自己还在军考了,这些人要不就一个人看得津津有味,要不就三五成群边看边议论。他们站得远,就更看得出局势,明显那对精神力幻兽没有攻击人类的意思,所以他们就观战观得更安心了。

    李尼塔一扭头看到了这么多的考生差点气疯掉。

    机甲战士如果死在精神力幻兽的暴走中,那叫牺牲。帝国会有固定的赔偿,其家属也不会另有什么说法,因为这是职责所在。

    但如果考生丧命在精神力幻兽的暴走中,那可问题大了。更何况这还是军考过程中!军考是有一定的伤亡比例,但你得看原因是什么。考试过程中误伤没关系,不是人为的没关系,上边不会追责。但要是精神力幻兽暴走,这家属和上边都得追问一句,为什么发生精神力暴走的意外。

    有人命牵涉在内的意外总是会倍受关注,倍受关注就意味着各个环节都有人查的详细,那么就难保不会被查出什么其中有故意人为的蛛丝马迹来。

    李尼塔再也顾不上去找寻海恩的位置,他飞速地冲向了考生们,并同时向机甲战士们命令,“兵分二路,一部分留在这里警戒,另一部分马上疏散考生!对了,海恩星将为什么还没有到?马上联络海恩星将,他是3s,这里非常需要他!”

    各机甲战团都有来人,但基本是一团一个,为的就是让各团都有机会找到自己中意的好苗子。但一般来的都是普通机甲战士,像海恩和李尼塔这种团座就来了他们两个。目前李尼塔的职位最高,他也就很自然地成了发号施令的那位。

    眼看不能即时让海恩现身,李尼塔也没忘了先把嫌疑往海恩的身上引。

    他的声音很大,为的就是让更多的人听到。

    听到的人果然脑子一顿,对啊,海恩星将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

    秋漠也听到了这句话,他瞬间敏感地意识到了什么。

    这么大的动静,原来海恩星将不在还可以往考生那边考虑,但现在考生们都来了吧?那海恩星将没出现是去做什么了?

    还是说已经在了,只是大家都没有意识到?

    秋漠震惊的目光落在了狮虎兽身上,不是吧?

    就在这时,维希趁乱摸到了秋漠的身边,他把自己的通讯器指给秋漠看。只见上面写着:通知秋漠掩护我,姜盈。

    维希一直没有停下拨打姜盈的通讯器,就在不久之前终于打通了。可惜现场太乱了,气浪的爆炸声轰轰不绝,维希想到军考还没有结束就不能跟姜盈大喊以防引起主意,于是只好挂断电话用短讯交流。互通有无之后,维希就收到了姜盈简短的讯息。

    维希也简单地把姜盈的决策转告了秋漠,“军考除了我们999小队,就剩下白曦那个四人小队了,我要趁机弄死他们去,这样军考就能结束了。她不能去,她得去狮虎兽那里,她说那是海恩星将的精神力幻兽。卧槽!那居然是海恩大大的……海恩大大那样的人怎么也会精神力失控!秋漠你相信吗?我相信不了,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秋漠要不你给我一拳?”

    外表看似还算镇定的维希在说到狮虎兽的时候终于镇定崩溃了,其实他收到姜盈这个讯息的时候就想崩溃。太意外太震惊了!他差点把手里的通讯器捏爆了。庆幸的是他还是凭借着多年修炼到家的自制勉强给hold住了,简直给自己点赞!

    然后跟秋漠说出的时候,他还是控制不住的崩溃了,“你说姜盈是不是傻?这种事情能随便说出来吗?他就不怕你我嘴巴一突撸说出去?还有,她居然还敢发迅息给我,她不知道这种简易的通讯器的数据截获简单的就像抓她像狗鱼一抓一个准那样么?她别是急傻了--啊!你打我做什么?”

    秋漠给了维希一拳,可算让他从絮叨的状态恢复了清明。

    “不是你说的让我给你一拳吗?”秋漠淡淡地反问。

    维希想了想,“啊,是。”他好像是说过。

    实在看不下去维希的傻样子了,秋漠难得话多,“姜盈敢发迅息告诉你,那是因为她知道你能把所谓的截获数据证据给毁掉。”

    维希五官走位,“那也得我手里有光脑啊。现在我什么也没有,我怎么去毁?”

    “那就是你的任务了,我的任务明显不是这个。”秋漠站起来跟维希告别,“好运,兄弟。”

    他的任务是掩护。掩护什么,怎么掩护,也许一开始他还有疑惑,但当他眼角余光瞄到一个身影正在悄悄地靠近狮虎兽方向时,他大概懂了。

    海恩星将必然就在狮虎兽那里,姜盈既然对他的精神力失控有办法,那么一定也会对海恩的精神力失控有办法。

    他要先掩护姜盈不被发现的靠近那里,然后再掩护姜盈治疗精神力失控的海恩。

    ……

    姜盈也很崩溃,怎么也没想到用尽全身力气拼搏的不是为了通过军考,而是为了救她老公。

    而且只要一想到救治的途径,她现在就腿软。

    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眼睛浮肿得像鬼,从断崖腹中爬出来时一身都是灰突突的。别说洗澡了,洗脸都轮空好几轮了。她现在随便一歪头,自己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气味,那叫个震人心神。

    她抽风的想,这样的她送到她老公嘴边,她老公还能下得去嘴的话,那绝壁是真爱。

    所以她是试呢试呢还是试呢?

    所有人都在远离风浪的中心,只有她在逆行而上,还得是悄悄的。

    赶来的过程中她也没忘了分析引起她老公精神力暴发的原因。有小银杏在,小兽爷什么精神状态她可太清楚了。现在的海恩和小兽爷那绝对已经达到了和谐共存的一个状态,因为这个状态,海恩的身体数据还在稳定的上升中。

    丽娜曾跟姜盈说过,就海恩的身体数据和别的机甲战士相对比,他现在的稳定性都超过那些一直精神力稳定的机甲战士。也就是说,别的机甲战士以后还可能会有精神力暴走的可能,但海恩基本不会了。

    除非被人恶意以什么药剂强行刺激。

    那么会是什么人呢?姜盈开始过滤她所知道的人,然而一无所获。她还没有正式进入军部,知道的消息太有限,并不足以成为她推断的依据。

    但她也想起了海恩提过的关于人为爆炸那次意外。看来这不是针对军考来的,而就是针对她老公来的。

    又是主导了n250星意外的那个人吗?

    等她进军部的!

    ……

    姜盈终于和秋漠会合了。

    秋漠吓了一大跳,“你这是什么鬼样子?”

    盛世美颜丁点没有了,要不是轮廓依稀还在,秋漠都要以为这是哪里来的叫化子。

    秋漠是有选择的跟人对战,精力的输出很集中,他的自我整理时间就相对宽裕,所以他自始至终都仪表保持的不错。但姜盈不是,被人围剿的连觉都没得睡,后来为了脱困又跳崖,又从崖肚子里钻,这当然就狼狈的不行。

    秋漠不知道这些,他只觉得姜盈比他厉害居然还狼狈到这种地步实在太惊人了。

    姜盈现在也是没心思反唇相讥别人的嘲笑,她把挡住眼睛的碎头发左右拨开,也没空去重新梳理,伸手先找秋漠要东西,“把你空间的水先给我。”

    “渴了?”秋漠想也不想拿出一瓶就递了过去。

    哪知姜盈不是喝,接过就往自己的空间扔,“你空间的水都给我,反正军考就要结束了,你也没用了。”

    “你要这么多的水做什么?这都够洗澡的了。”秋漠疑惑归疑惑,倒是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己空间的储存水都给了姜盈。

    姜盈:“……”

    她可不就是为了洗澡!

    海恩下得去嘴,她都不一定下得去嘴!

    想也知道,这样状态的海恩不会比她干净到哪里去。

    为了某种生活的质量,还是不能委屈自己啊。

    “没了吧?那你就在这儿别再靠近了。你记得啊,我和我老公要是不出来,你的灰狼就别收回去。有灰狼在,其他人就不敢乱闯。我和我老公的脸面就交由你守护了!”姜盈严肃地嘱咐一句,矮下身子钻进了密林里。

    秋漠:“……”

    不是守护人身安全么?为什么是守护脸面?

    ……

    姜盈的到来让狮虎兽和灰狼都很兴奋,兽类的兴奋表达很直接,冲着人就开扑。

    可它们忘了自己现在形体有多大,这一兴奋的开跑,大地轰隆隆就是一通颤。

    一众机甲战士和考生们吓得莫不趴在地上稳住自己。

    姜盈也心颤,一个大脑袋都比她整个人大了,这两一块扑的话,她拿啥抱。

    赶紧抓着旁边的树藤纵身上跃,然后坐到了狮虎兽的脑门上。

    姜盈安抚地拍拍小兽爷的大脑门,“乖哈,兽爷,我得先去救你那不争气的主子,所以你先和小灰灰玩会儿可好?”

    狮虎兽的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舒服声,好像在说,小灰灰?你说谁?对面这条灰色的狗子?

    灰狼不乐意了,仰脖就是一声长嚎:你才狗子,你全家都是狗子!老子是狼!

    姜盈又从小兽爷的大脑门上跳上灰狼的长鼻子上坐下,“乖哈,我真的赶时间,回头一定跟你们多玩一会儿。”

    安抚了两只姜盈才跳回了地面,她轻易就找到了海恩藏身的地洞。

    看到海恩的白发红眼,姜盈就算知道她能救,她还是控制不住的先心疼上了。

    精神力这种东西太过敏感,谁知道这么来一次又来一次会不会伤到脑神经?要是她老公被人陷害成傻子,她一定赶尽杀绝。

    海恩所剩无已的清醒意识在看到姜盈进洞的时候终于告罄了,他想要微笑着冲姜盈打声招呼,可是表现出来的却是他微笑着身体后仰了下去。

    “老公--”姜盈极快的向前扑救而去,手心的红光比她还快。

    红光和姜盈先后托住了海恩,但姜盈并没有扶起海恩,而是托着海恩就地躺了下来。

    姜盈提前备了水还想抽个时间怎么也先洗把脸的,可是看海恩已经双眼紧闭上了,姜盈就再也顾不上干净不干净了,一低头就吻了下去。

    ……

    小兽爷和灰狼玩的很开心。

    因为有姜盈在的时候,它们总是要变成迷你版来适应姜盈。虽然那也很开心,但对于兽来说,比起小来,它们一定是更喜欢大。什么都得大那才好!

    难得姜盈来了没让它们变小,还允许它们就这么大着玩儿,它们就像得了特赦令似的,一下子就撒了欢儿了。

    它们一撒欢,人类惨了。

    大地震颤,气浪翻涌,树木倒塌的声音不绝于耳,兽吼一声接一声的好像不把人的耳朵震聋就绝不罢休。

    部分山体都被震得在倒塌下来,考生们一边惊恐地害怕着一边还舍不得离去。

    因为他们也感觉出来了,也不知是秋漠的灰狼挡住了狮虎兽,还是狮虎兽本就没有攻击人类的意思,只要他们不靠近那边,那么他们基本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生命安全被保证了,这种难得的大场面谁舍得不看!

    李尼塔和一众机甲战士们才驱散了这拨,等他们转去驱散那拨时,先前那一拨又瞅准机会溜回来了。这么一来一往的,快赶上打游击了,两拨人马就这么在这里来回周旋着,愣是没有一个人被成功驱散。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维希偷袭成功,卸下了白曦腕间的通讯器。而且因为太过混乱,除了白曦本人之外,其他人愣是没有察觉到通讯器上已经有军考正式结束的提示出来了。

    维希也是个干大事的人,他也没有声张。他压抑着胜利的激动心情,改道潜向了监控室。

    办公室里,作为坐镇的最高长官,克洛萨是不能离开的。无论是考生们的安全方面还是精神力幻兽的打斗方面,都需要有一个人站在全局的角度指挥。

    还有一个私人原因就是,他是知道内中什么事情的,所以为了不给自己留下任何嫌疑,他坚决不能离开监控室半步。

    他遥控李尼塔,部署机甲战士们的行动计划,都是通过通讯器。

    直到看到军考结束的提示。

    军考如果没有结束,姜盈就一时无法脱身,海恩那边暴露的可能性就会越大。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军考居然结束了,那么姜盈岂不是能赶到海恩那里了?

    可姜盈的通讯器定位显示还在考生群中啊!

    克洛萨这时才反应过来,他居然疏忽了这么浅显的疑点,姜盈还可以把通讯器交给别人。

    等他再更新姜盈通讯器的定位装置,没有了,对方关机了。

    是能量耗尽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克洛萨现在没时间去分析了,他必须尽快赶到现场指(zu)挥(zhi)!

    李尼塔这个废物,什么都做好了就等他把事实揭露了他都做不到!自己当初怎么就瞎眼相中了这么一个宠物!

    急步而出的克洛萨与赶来的布莱克擦肩而过。

    “星军大人,有新发现!”布莱克想喊住克洛萨。

    “有什么新发现都等我回来再说!现在你不要去监控室了,你就在办公室坐镇,跟我保持联络!”克洛萨头也没回就走了。

    “星军--”布莱克想说新截获的数据证据真的太惊人了,然而克洛萨已经没有影子了。

    布莱克转身进了办公室,心里想着通过通讯器告知也是一样。

    然而他却不知道,在他不在监控室的时候,有人潜进了监控室,他没有来得及备份的数据被人删除一空。那人的手脚还很全面,连监控摄像头有可能摄到来人的图像都给删除了。

    ……

    姜盈在努力工作。

    都说人在睡着或昏迷的时候,中枢神经也是休憩的这么一个状态,那么这时候亲亲什么的该是没有反应的。

    然而她遇到的却很不科学,海恩的确是紧闭着眼睛不像有清醒意识的样子,可他却知道回吻。

    就像婴儿睡觉还知道抱着奶瓶子吃一样,海恩现在给姜盈的感觉就是她觉得自己像是一块甜品在被海恩来来回回地舔。

    姜盈被舔得很火大,外面事态那么紧急,现在可没有时间亲亲我我。记得海恩最初精神力暴走的那时候亲亲抱抱完后不是就能恢复了么?怎么现在还没有?她都看到红光有钻进海恩的身体里了。

    “喂,老祖宗,你功力倒退了?”姜盈把海恩的脑袋推到自己脖子那里去忙,她抽空问小银杏。

    小银杏晃着树叶子出现,“你吃个药还会吃出抗体下次就不好使呢,更何况人的精神力每天都在增长?而且我大孙子体内这次受到的刺激不小,我在努力工作了。如果你还是急的话,建议你脱衣服来帮忙。”

    姜盈声音发抖:“怎么帮忙?”

    “你说怎么帮忙?”小银杏嗤之以鼻,“我要是能化为人形实体都轮不到你!切,人类真矫情!”

    小银杏隐形继续去工作了。

    姜盈木了半晌,从空间里取出一瓶水兜头淋下。

    嗯哼,能洗干净点还是洗干净点吧,别因为事态紧急就给以后留下了阴影。

    ------题外话------

    感谢神经病,小风景,大葵和ruby2004的票票!上车就自动买票,都是好孩子哦~么么~小兽爷和小灰灰献亲亲~mu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