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73 雨打芭蕉,最黑还得是她老公!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人总是怀念过去。

    想当初她老公一说亲亲抱抱,她乐得屁颠颠让之亲亲抱抱就可以了,至于后面有没有举高高,她才不担心。她是女生嘛,起舞那得是男生带步。还记得在n250星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她老公都自备了移动豪华床以及全套的洗浴设施。

    然而现在,海恩却是只知道抱着奶瓶子不撒手好像并没有别的意识的这么一个孩子状态,姜盈没得被优待了。

    她的空间装置也是主考方统一配备的,哪里有什么移动豪华床和全套的洗浴设施,顶多就是简易的睡袋。

    她还得抽空在她老公忙着的时候自己从空间里抽出睡袋铺上。自然也是铺不好的,才抖搂开,还没按下自动充气按钮时,海恩就抱着姜盈滚了上去。得,睡袋变褥子了。

    撕啦一声,衣领被扯开了。

    姜盈无语望洞顶:好吧,还好空间里还备有另一套考试服。

    抓住海恩的白发,姜盈也不管海恩到底有没有意识,反正她得趁着她还有意识提前警告,“今天的情况真的很紧急,你抓紧时间啊,最多半小时……啊,唔!”

    姜盈惊叫半声,又及时咬住海恩的肩膀堵住了自己的嘴。

    虽然外面轰轰声不断按说不该听到她的叫声,但她还是觉得,毕竟不是家里,能不被听到还是不被听到吧。太羞耻了。

    还有,要不要这么会抓紧时间啊!

    ……

    是夏日午后的雷阵雨,前一秒还阳光明媚,下一秒风到雷就到了。

    狂风强势,惊雷蜿蜒,天地为之昏暗,姜盈是被雷电击中的芭蕉。

    颤抖战栗,肌肤表面起了密密麻麻一层鸡皮疙瘩,肌肤之下却是滚烫到如有电流奔涌。

    矛盾在这一刻和谐共存。

    瓢泼大雨倾巢而下,急,烈,盛势,狂暴。

    芭蕉叶子瞬间被打湿,芭蕉的粉黄花蕊却像被点燃而显得越发地娇艳了。

    ……

    姜盈咬着海恩的肩膀不敢松口,怕堆积在喉咙的尖叫就那样蜂拥而出。

    为了不上不来气而不得不的急喘都是从牙齿缝隙间溢出来的。

    “老公,慢点慢点,半小时够,够的……嗯--”

    游移的指尖最终停留在了腰窝,被用力一按,酥麻从腰窝立刻扩散到了四肢百骸。

    姜盈猛地松嘴,却没有发出尖叫,而是剧烈地,无声地喘气。

    就在那一刻,感觉心跳好像都停了一拍,意识还在,全身却像是没有了知觉。

    控制不住地痉挛,天堂近到触手可及。

    ……

    姜盈摸索着一把揪住海恩的头发把人抓到眼前,嗯哼,白发已然变成金发了。

    眼睛居然还是闭着的!

    姜盈发抖,不是眼睛还没有变回蓝色吧?还来?

    腰窝处再次感觉到某人游移不舍的指尖,姜盈眼睛一眯,揪着头发把人揪到嘴前张嘴就是一口,我让你装!

    海恩顶着下巴上明显的牙印睁眼,一双眼睛果然已经早就变回了蓝色。

    姜盈瞪他,“好了不赶紧起来?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吗?你脑子也痉挛了吗?”

    “不急,还有时间。”海恩趴在姜盈的身上跟姜盈正经探讨问题,“你白发的时候我记得治疗又漫长又困难,我那时候都消极地想过,如果治好了你的代价就是我死在你身上,那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然而现在轮到我了,为什么一个回合就可以了?我受伤可比你严重多了吧?至少你都没有暴走到精神力幻兽出现。我觉得现在是短暂的治标没治本。为了完全治愈,我们还是再巩固一下好了。”

    “滚!”姜盈一巴掌拍开了某人眷恋在她腰窝处不离开的手,不敢相信眼前的机甲战神还有智商短板的时候,“治疗你我有老祖宗帮忙,你有吗?你治疗我的时候只能靠,靠……”

    姜盈说不出来了,她老公是个大流氓!

    海恩笑得像个得逞的坏孩子,“靠什么?继续往下说啊?”

    姜盈一手揪住海恩一只耳朵咬牙切齿道,“真想让你的部下们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左脸一个大写的流字,右脸一个大写的氓字。什么星际战神,就是星际第一流氓!可是流氓如你怎么也被人暗算了?你不觉得丢人吗?”

    想起海恩在见到她的时候闭眼后倒的样子,姜盈现在还后怕。

    海恩终于舍得抱着姜盈一同坐起,“我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提前预知到所有的算计。”

    “那被算计之后呢,你知道了吧?是谁?”姜盈说得杀气腾腾。

    海恩心暖的不行,“不知道。”

    “哎?”

    “在这之前确实有嫌疑人选,但在这之后我又不确定了。”海恩想起跟那人短暂的交手,感觉不是克洛萨,可不是他的话又能是谁?“这事情还需要调查。”

    姜盈再担心也只能暂时作罢,“那外面的情况你准备怎么摆平?已经有太多人看到你的狮虎兽了。”

    两个人短暂的沉默,都知道就算没有亲眼看到是海恩的,但通过现场人员的排除,还是能推断的出来的。

    姜盈咬牙道,“要不我承认是我的吧?相比于你的身份,我精神力失控总是比你好应对一些。”

    某个幕后黑手给她等着,她早晚抓到他!

    海恩感动地想亲亲她,又在凑近了姜盈乱糟糟到打结还散发着异味的头发后自以为不着痕迹地退离了回来,“你正准备进军部就发生了这种事情不好,放心,这事我来处理。”

    姜盈斜眼看他:“……我不放心,你亲亲我的发顶我就放心。”

    海恩:“……”

    ……

    克洛萨赶到了现场,举目一看就看到了狮虎兽和灰狼在撕咬着。

    他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两只不是真的在打架,而是在友好地嬉闹着。如果这两只不是这么大的体型的话,那么根本不会有人因此惊慌,没准更多的人还会赶紧拍照摄像传到星网上借机涨粉儿。

    克洛萨妒嫉到心中冒火,他因为精神力在崩溃的边缘而不敢声张,夜夜睡不着觉,被上级察觉到了还要威胁他最好控制得住,否则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都会一扫而空。

    结果到了海恩这里,人家就算释放出了精神力幻兽,可是居然还能控制得住并不兽性大发。为什么!凭什么!他哪里比不上海恩了!

    “这么长时间了,你到底在做什么?还没有找出这只精神力幻兽的主人吗?”克洛萨勉强压抑着怒火低声质问李尼塔。

    李尼塔的心情也不好,“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会不做吗?你也看到了,秋漠的灰狼不知为什么也出现了,这两只这么一闹,一般人根本轻易靠近不了气浪的中心,这还怎么找人?”

    这时克洛萨的通讯器响了,他低头一看是来自布莱克的,克洛萨没心情接,干脆直接按掉。

    “马上集合所有考生!不服从者,从此永久取消他的军考资格!”

    他是有这个资格的。

    此命令一下,考生们再不敢继续留在这里看热闹了。

    “你马上集合所有陪考的机甲战士,点名!我去负责考生那边。”克洛萨临走之前给了李尼塔一个彼此心知的眼神。

    虽然没能让海恩直接暴露在大众面前,但通过别的方法也一样。

    总之今天的计划到目前为止不算失败。

    ……

    远离了气浪的中心,考生们一集合,大家才惊觉军考竟然已经结束了。

    “卧槽,什么时候结束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快看看谁最后赢了!”

    倒翻通讯器收到的提示,倒数第二条就是999小队成为最终胜利的四人小队。

    “啊--果然是3s姜盈!明明早就猜到了可为什么我还是这么不甘心啊!”

    “我们那么多人,居然连四个人都没能拿下……呵呵,人比人真是气死人。”

    “999小队都哪四个?站出来让我们认识认识!我保证不吐吐沫。”

    克洛萨站在人群最前面的一块岩石上,望着九千多考生目光深暗。

    “同学们大家好,我是负责这次军考的69军星军克洛萨,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军部向所有坚持到现在的考生致以最真诚的祝贺。祝贺你们没有被各种困难打倒,祝贺你们没有辜负自己报考军部的志愿。无论结果如何,我相信经历了这次军考的你们都获得了一段人生的宝贵财富,你们都是自己的胜利者!”

    众生鼓掌,期待了那么久的结局终于到来了,他们却发现自己居然不舍了。自己曾为了最后的结果是如何的挣扎拼搏,如今好像历历在目。结果在这一刻好像真的不重要了,他们觉得他们的身心都得到了洗礼,而这已经是最大的收获。

    克洛萨:“但考试就是考试,有考就有结果。下面,请让我们的掌声请出此次胜利的队伍,999小队。请姜盈,维希,尤金和达颂站到前面来!”

    姜盈,你在吗?

    克洛萨的目光如有实质一般穿梭在九千考生群中寻找着姜盈的身影。

    他的目光太过犀利,误被扫到的考生们只觉得脸像被刀刃划过一样,但他们也没觉得太奇怪,他们现在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出姜盈等四人。

    这位3s能带着人突围并以少胜多,会不会已经厉害到三头六臂?

    人群嘈杂而涌动,每个人莫不往自己的四周仔细找寻着,想着那四个人之一会不会就在自己的身边。

    白曦更是,他其实比别人更早开始找,找的还是维希。准备了那么久,算计了那么多,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了,这样的失败他接受不了。

    上次大比仅仅是没有拿到个人最佳,他回到白家以后就遭受了各种明里暗里的白眼。如果这次军考因此也不能一次通过,那么他的处境可想而知了。

    从他的通讯器被维希卸下的那一刻起,军考就结束了,他再找维希其实也没用了。他也不知道要找出维希后自己会做出什么来,他现在就一个念头,就是要找出维希!

    如果有人注意这时的白曦,那么就会发现,这位素来以彬彬有礼形象著称的白家大少爷现在跟他以往的形象那是截然不同。

    面容是扭曲的,眼睛是愤恨的,呼吸都重到在落地时能砸个拳头大的坑出来。

    然而并没有人注意他,因为尤金和达颂分开人群走上前了。

    看到尤金,52小队的其他人都妒嫉得肠子都拧了。

    六人队的时候,尤金就是个挑事精,说江艾这,说西亚和布卡那,最后他被排除的时候是多么的愤愤不平,这谁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结果他却那么好运的得以跟姜盈重组了队,现在还成了最后胜利者!看着这样的尤金,52小队其他成员真是想捶胸怒骂老天不长眼。

    尤金走到考生群前向后转,当他看到大几千的人站在他的对面,当他意识到自己领先了这么多的人,他一时也是心情百般复杂。

    人有时就是这样,当各种不满意时,那真是哪哪儿都挑得出刺来。但当有朝一日成功了,那就看哪儿哪儿都顺眼了,而且还无师自通的学会自省了。

    原来他的心性曾经是那么的狭隘,原来他是那么的尖酸刻薄小鼻子小眼。

    看来他的确是幸运,不然他是姜盈的话都不会在有选择的情况下选择过去的自己合作重组队。

    感谢姜盈。

    所以姜盈在哪儿?

    达颂很没有存在感,在这里s等级很大众,为人也不突出,他原来的队伍就很没有存在感,但他领先九千多人站到了胜利者的位置上,达颂到现在都是懵的。

    被队友排除时没懵,他实力一般,人际交往也一般,被排除很正常。先路遇娜拉提同行,又因为娜拉提结识了维希和姜盈,被选中重新组队也没懵,因为按照考试规则,其他人都不符合要求,也就他符合。

    跟着姜盈扫荡,被蓝方围了又围堵了又堵也没懵,重组队了就是集体的一员了,他当然得拼尽全力。

    然后还憋着一口气想着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成为队列完整被破坏的原因时,他现在发现自己成了。

    太懵了。

    他做什么了吗?

    都是姜盈的功劳不是吗?

    所以姜盈在哪儿?

    克洛萨站定在两个人的身边,“首先恭喜两位。然后,二位的队友呢?”

    达颂本能地就想摇头说不知道,却被尤金快准狠地小掐了一下。

    尤金一指考生群,“人太多,应该快走出来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说不知道,但直觉告诉他,拖延时间就对了。

    克洛萨好整以暇地挑眉,“四个人居然没在一起吗?看来最后关键的那一分不是二位得到的了。”

    “当然不是。看等级就知道了,我们充其量就是个吸引火力的。”站到胜利者的位置,尤金也学会了谦虚。

    克洛萨上下打量了一下尤金,决定不再跟这个一看起来就狡猾的家伙多废话,他面向考生群再次扬声,“姜盈同学?维希同学?请你们速速站到前面来!”

    考生群热闹得像菜市场,“搞什么?人呢?这种时候不用害羞地躲起来吧?”

    有人思维比较发散,“不会是刚才在密林那边出意外了吧?我们这么多人,刚才那么混乱,万一摔下沟或者被滚落的石头砸中脑袋也是有可能的。他们两个不会是……”

    “拜托,那两人之一可是3s姜盈,人家面对这么多人的围堵都逃脱了,会逃不开什么暗沟和石头?你还不如说刚才那狮虎兽是姜盈的精神力幻兽来得可信呢。”

    克洛萨耳朵尖,他一下子就听到了这句。他想,该不会姜盈为了海恩而承认精神力幻兽是她的吧?

    “就近十人成列,百人成方阵。限时五分钟,快!”

    不能让姜盈赶回来承认,他必须先让这些考生们意识到姜盈不在。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维希也会这么长时间没出来。

    到底都是s级以上的人,听命令行事动作很快。一整片的九千多人立刻分成了一堆一堆的方阵。

    一百人的方阵里要想辨别出有没有姜盈和维希还是很快的,或者说,姜盈和维希只要在,现在这种格局分明的情况,他们应该一眼就能被看到。

    克洛萨的通讯器再次响了,但他再一次按掉了,他现在可没空管别的闲事。

    克洛萨走进了方阵里面,表现的像担心考生出了意外的样子,“姜盈同学?维希同学?”

    “到--”维希的声音从最远的方阵后面响起。

    这个方阵的考生齐齐扭头,在他们这边?那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见动静?

    可当他们扭头看到维希,他们想他们大概知道原因了。

    维希像一只冬眠的熊一样从一个树洞里钻了出来,俨然一副刚惊醒的样子,“集合的时候我到的早,实在太困了一不小心就给睡着了,才听到我被点名了,抱歉抱歉啊。”

    维希一边往前走还一边打哈气。

    众人看到维希那一身狼狈的样子都理解了,也是,被那么数量庞大的蓝方不分日夜的围堵开战,可不得困得不成样子。

    所以姜盈呢?也是在哪里睡着了吗?

    克洛萨别有深意道,“别人不知道军考结束了,难道你999小队还会不知道?你们队的姜盈同学呢?这等荣誉的时刻还要扭扭捏捏不出来是何原因?也睡着了?以她3s级的警觉性?”

    维希刚要回应就见克洛萨的通讯器一通闪烁,为了拖延时间他只能假装友好地提醒,“星军大人,您有来电不接吗?”

    克洛萨基本已经断定姜盈必然不在这里了,稍后他只需要一句话将事情落实就是了。

    他有心情接通来自布莱克的电话了。

    “布……”

    “星军大人不好了,监控室被人潜入了,我们所截获的重要数据已被删除粉碎,技术人员告诉我,恐怕没有恢复的可能。”

    “什么?”克洛萨震惊地一抬眼,很是凑巧地对上了维希的眼。

    维希无辜地眨眼,传达着“看我做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做”的意思。

    李尼塔跑步赶到,大声报告,“报告星军大人,陪考的机甲战士中唯有海恩星将不在队列!”

    众考生议论声起,“陪考的机甲战士?什么陪考?我们队伍中有机甲战士混入吗?”

    “啊,看说话的那个人,那不是我们队伍的吗?他到底是谁?”

    “海恩星将也来了?姜盈半天也没有出现,难道是……”

    克洛萨抓紧通讯器刚要说什么,却听到了通讯器那头传来了布莱克的惊吼,“你是谁?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

    后来没有声音了。

    “布莱克部长?布莱克?”克洛萨抓着通讯器大吼几声,但都没有得到回应。

    他转身就要奔向监控室,这一转身对上了姗姗来迟的姜盈。

    姜盈比维希的状态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她是拄着一根木棍走来的,“抱歉,我先被滚落的石头砸中了腿,又一不小心摔下了暗沟,我归队晚了吧?真是对不起。”

    众考生:“……”

    这拙劣的理由怎么就那么没有可信度呢?可不信的话又找不出漏洞来。

    岩浆爆发在肚子里找不到出口什么感觉就是克洛萨现在的感觉,他死死地盯着姜盈意图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但是没有,什么也没有。

    姜盈现在无辜的表情就跟维希如出一辙,都是写满了“看我做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做”的意思。

    克洛萨和李尼塔齐齐扭头看向了密林的方向,姜盈居然出现在了这里,那么那边的狮虎兽……

    狮虎兽居然还在!还正和秋漠的灰狼打的不可开交。因为体形太过庞大,隔了这么远还是能看到。

    那现在出现在监控室里的人又是谁?

    跟布莱克所说的删掉了数据证据的人是同一个吗?

    克洛萨拔腿就向监控室的方向跑,他心里明白,关于姜盈和海恩这边也只能做到现在这个程度了,那么监控室那边一定要抓住人。

    李尼塔和机甲战士们随后跟上。

    众考生们面面相觑,发生了什么事情?感觉是大事情呢。那他们怎么办?要去看热闹,啊不,帮忙吗?

    姜盈冲着维希使个眼色,维希振臂一呼,“好像有恐怖分子袭击了监控室,我们快去帮忙!不能让工作人员为我们出了汗,最后还要流血牺牲!”

    众考生们如醍醐灌顶,有道理!去帮忙!

    前进的过程中维希也不说累了,还有精力边跑边告诉大家,“听说在这考场的布置过程中就曾经发生过人为爆炸。大家都知道往年就有这种事情吧?指不定又是哪年军考没过关的家伙出来报复社会呢。还好我们已经考完了。”

    娜拉提靠近姜盈,趁着别人不注意把姜盈的通讯器还给了她,还特别懂事地保证道,“姜盈你放心,这是你我的小秘密,我不会把这事情告诉第三个人的。”

    她不知道姜盈把通讯器交给她保管是去做什么了,她也不管,姜盈在那么多人中独独选中了她,她只觉得非常荣幸。

    女生的情义就是这么的全然信赖!

    姜盈脚下一歪,差点被手里的木棍拐杖给绊倒。

    她其实没选,她就想的是不能让人定位到她去了密林狮虎兽那里,她用完通讯器后就关机那么随手一扔。瞄准的是一堆灌木丛,想着只要不被人捡到就是了,哪里知道怎么就那么巧娜拉提害怕狮虎兽不敢看热闹就刚好躲在那堆灌木丛里。

    美丽的误会就此产生,姜盈现在还不好意思解释。

    毕竟娜拉提拿到了她的通讯器也没有登记号码得分,甭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吧,姜盈因此获利了是事实。

    可是这全然依赖的情义她真的无法回应啊!

    姜盈不知道如何重申拒绝,只能安慰地想,还好军考结束了,以后应该没有机会再见到了,那就这样吧。

    ……

    监控室一片火海。

    克洛萨和李尼塔赶到时,只见海恩架扶着布莱克正从火海中逃生出来。

    看到海恩,克洛萨和李尼塔这种惯常能稳住心态的人都表情龟裂了。

    为什么海恩在这里!他怎么可以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在……

    两个人僵硬的扭头看向密林的方向,然后僵硬的发现,那里早没了狮虎兽和灰狼的踪迹。

    布莱克满脸是血,“星军大人,幸亏海恩星将及时赶到救我一命,不然我就……”

    克洛萨打断他的话,“这次军考的结果存盘呢?”

    监控室可以起火,但如果连记录结果的芯片都付之一炬的话,这责任可就大发了,而且他这个星军必将首当其冲!

    布莱克从空间里取出芯片交了上去,“这个倒是解救及时。”

    克洛萨小放一下心,但很快追问道,“我离开办公室时你曾经想向我报告什么来着?刚才你连打几次电话是想说什么?”

    他现在意识到按掉的电话很可能非常重要了。

    布莱克犹豫一下后坚定道,“没什么,我只是想提醒星军大人注意安全。您是这次军考的总负责人,如果出了意外,我们都有责任。”

    这话太牵强,克洛萨清楚地记得他离开的时候布莱克说的是“有新发现”,那他现在又为什么改口了呢?

    克洛萨怀疑的目光扫过布莱克身边的海恩,他没有赶到的时候海恩做了什么吗?

    “刚才通话中你那么急的怒吼总不是我听错了吧?你是发现了什么人闯进了监控室吗?”

    这次布莱克倒是回答的很迅速,“是,有人意图破坏掉监控室,我曾跟其对打,但那人的身手居然意外的很是高明,我被他打晕了。再醒来时就是海恩星将拖着我正在火海中逃生。”

    “很高明?高明到什么程度能在短短时间内就打晕你还放火烧监控室?”克洛萨几乎肯定那人就是海恩装扮的。

    布莱克大概也听出了克洛萨的怀疑,他认真道,“我是2s,能有这个能力的只能是3s,可是我又绝对肯定那人不是海恩星将。”

    周围一众悄悄看热闹的瞬间把目光都投注在了姜盈身上。

    姜盈无辜摊手,“不是吧?我可是跟你们一起跑来的,这不在现场的证明还不够充分?”

    是哦。众人又把疑惑的目光挪回克洛萨等人身上,所以那人到底是谁?

    如果真像维希怀疑的那样是往年军考失败的人来报复社会,那么这人也不能是3s吧?3s还能过不了军考?况且3s那么少,有一个都得从小到大都在全星际关注中,还能在现在突然冒出来?

    卧槽,这到底什么情况?感觉智商不够用了。看热闹的表示很上火。

    克洛萨更上火,想要的目的还没有达到,这边的监控室却被人放火烧了,可想而知迎接他的将是怎样的追责。

    “海恩星将,你为什么在这里?刚才那么需要你的时刻,我不相信你的通讯器没有收到通知。那么你人呢?为什么没有赶到密林方向?又为什么现在出现在了这里?”

    海恩先敬了一个礼然后才道,“我发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人便跟了上去,打斗中通讯器被毁。就像布莱克所说的,我非常确定这人至少是3s,但又绝对不是帝国已知的3s。我的确没办法收到任何通知。狮虎兽就是这人的精神力暴走后才实体现形的,我亲眼所见。我得感谢秋漠的灰狼及时出现帮我挡住了狮虎兽,不然我还不能分身继续追踪这人。”

    “后来我就跟着这个人一直追到了监控室这边的。对方好像有两个人,先来监控室意图破坏军考结果的那人身形像上次人为爆炸我一直没抓到的那个,另一个就是先后跟我和布莱克交过手很像3s的这位了。”海恩脸色凝重道,“这个事情非常严重,我请求星军大人允许我组队彻查!”

    你不是一直没让我追查上次人为爆炸的根源吗?这次刚好联系到一起。别人也许会怀疑是不是真有像3s的这么一个人,但你知道的,肯定有!我跟他交过手是真的!

    唯一不真的是布莱克是我打晕的,监控室的火是我放的,但他永远不会知道这个真相。

    海恩一身正气,威然而站,头发被火苗燎焦的地方很是明显。

    他说的话条理清晰,逻辑合理。再加上往日的形象太过正面成功,这样的海恩站在这里,压根没人想到要去怀疑他的话。

    除非那些真的心里有鬼的。

    克洛萨还是抓到了一个小漏洞,“那么狮虎兽现在的消失是什么意思?那人已经强大到可以随意召唤收回精神力幻兽了?”

    海恩没有回答,只是跟着提出了同样的疑惑,“这个人的3s居然从来不曾登记,这个问题一样严重。如果再不找出这个人,如果这人还想再做一些其他的恐怖事件的话,只怕无人可挡!”

    找啊?看谁先把谁找出来!

    ……

    克洛萨从来没有被人逼到这份上。

    他安排的居然成了别人不在场的证明,而且还有可能成为查到他自己的线索,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放火放到自己身上,此时的克洛萨体会得再深刻不过了。

    明明一切计划毫无破绽,明明胜利就在唾手可得的前一步,但他最后还是输了。

    克洛萨想起了一句特别古老的话,那就是--既生瑜,何生亮!

    喉咙处涌上一股腥甜,他却只能咽下。

    ……

    维希心说,是我先到监控室毁坏截获的数据证据的,怎么我的身影看起来像上次人为爆炸的那个么?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扭头想问姜盈,却见姜盈好像在低着头嘀咕什么。

    凑近一听,居然在唱歌。

    “找啊找啊找朋友,找到一个好朋友。你一刀来我一刀,你是我的好朋友。”

    维希:“……”

    什么鬼?

    ……

    军考就这样不尴不尬地落幕了。

    考生们还能结束各回各家,以克洛萨为首的69军主考方却是一个不拉地被军部紧急召回了。

    维希和秋漠一左一右站在姜盈的身边,三个看着远去的军号悬浮车都好久没动地儿。

    “海恩大人不会有事吧?怎么感觉要出大事情的样子?”维希表示担心。

    秋漠也担心,“狮虎兽的眼睛居然会红变蓝,海恩大人会不会在军部再暴走?”

    维希猛地转身抓住秋漠的肩膀,“什么红变蓝?你看到了?靠!我没看到!我就说嘛,海恩大人的3s级精神力幻兽怎么可能跟你的灰狼没一点区别!”

    秋漠不满地眯眼,“你很看不起我的灰狼吗?”

    维希刚想据实相告,眼前忽然闪过红光,他只得急急退后三步。哪来的暗器?

    博昂到了,圈着秋漠的手臂很是用力,“维希大少爷,请你跟别人家的有夫之夫保持安全的距离!”

    警告完维希,扭头就瞪秋漠,“秋大漠!你是有男人的人了,能不能检点点儿?能不能?”

    半月不见人,博昂的情绪很是暴躁,活像一只炸着毛的小猫。

    秋漠觉得有些过火,后来又想,博昂的情绪一向外放,这半月不见了,也可能。

    “走了,我们回家。”秋漠拉下博昂的手捏了捏,跟姜盈和维希点头告别后就上了博昂的悬浮车离开了。

    维希看看空旷的四周,摸摸自己发凉的胸口,“我没人接也就算了,我妈向来不管我的事,怎么你也没有?科兰胖达,还有,莉兹呢?”

    莉兹不接他还能不来接姜盈?

    姜盈从还回来的空间戒指里取出悬浮车放出来,完全没当回事,“他们也许以为我会和我老公一起回家吧。有什么好接的,我又不是不能自己回去。你准备怎么走?自己走还是搭我车?”

    “你这个车的方向可不像是回家的。”维希跳上姜盈的车,一边问一边拿出了自己的光脑。

    正要开机,姜盈一伸手给抢了过来扔到了悬浮车后座。

    维希问,“干嘛?”

    姜盈坏笑,“想不想看他们后悔没来接我们的表情?”

    “喂,你刚才不是还说不介意么?”就知道这位大姐最矫情,不过,他喜欢。“当然想!你想怎么做?”

    姜盈起动悬浮车,“我们回山上抓乌骨鸡宝宝怎么样?想想看,我们在他们的面前用肉来庆祝此次的军考结束,他们将是多么的刻骨铭心深种仇恨!”

    “哦哦哦,”维希指着姜盈的手都哆嗦了,嘴巴一咧,跟灰脸完全相反的白牙露出来特别惊悚,但他的真实心情绝对是爽翻的,“棒极了!出发!”

    两人一身灰突突的,眼睛还浮肿着呢,现在也不说困极了,一想到马上能吃到的肉,两人精神着呢。

    悬浮车‘咻’一下就没影了。

    姜盈:“别开机,到时我们给他们一个大惊喜!”

    维希兴奋地打开了车上的音乐,“我懂!”

    叮咣叮咣,两人开始狂燥音乐中。

    悬浮车上的显示屏一直显示有通知来,但两人没有注意到。

    ……

    秋漠边加速边问,“还没有打通吗?”

    博昂拍拍悬浮车,“不是坏了吧?光脑光脑打不通,还可以理解成他们没有开机呢,怎么悬浮车上的车载通讯器也打不通?搞什么?不开车走的吗?”

    秋漠难得埋怨,“食货帝国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先说!”

    “在我这里,再大也没有你大!谁让你被维希抓着肩膀,脸还靠那么近?我一气就忘了,这能全怪我?”

    科兰他们不是不来接人,而是现在食货帝国的事情闹太大了,分不开身,就跟博昂打招呼,让他来接秋漠的时候通知姜盈一声,让她和海恩赶紧回去坐镇。

    谁知道博昂小脾气上来了就给忘了说,等想起来他和秋漠已经离开考场了。再打光脑通知吧,提示光脑关机;打悬浮车的车载通讯器吧,也是无人接听。

    ……

    此时的科兰他们都在食货帝国帮忙,因为食货帝国正在遭遇最大的退货流。

    关于吃新产品吃到呕吐腹泻的事故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具体的解释出来,星际民众们失望了,也不敢再相信别的食货帝国的产品了。

    那时候囤积了土蛋蛋原材料的要求退货的,加盟了连锁店的要求退款退合作的。尽管那次呕吐腹泻的事故并没有严重到闹出人命,但在某些有心人的操控下,事情还是越演越烈了。

    没开光脑的姜盈和维希并不知道这些,他们正在山里兴奋地捕捉着乌骨鸡宝宝。

    允悲。

    ------题外话------

    感谢樱子,冰之莹舞,小风景和小画画的票票~上车自觉买票的小仙女必须给点赞!爱你们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