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74 姜盈:我狂起来自己都怕!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别看姜盈和维希都累成那狗样儿了,但一说抓乌骨鸡宝宝吃肉,那绝对精神的像打了鸡血。

    他俩还挺谨慎,怕考场这边还有军部的人盯着,他俩就来到了山的另一面。把悬浮车收进空间,两人各自拎了大砍刀就上山了。

    一刀一个一刀一个,出来借机吸食植物元素的小银杏特中肯的评价:割韭菜的姿势非常专业,成手了!

    每人各割了十个,啊不,抓了十只,两人收手了。主要原因是实在太饿了,有肉吃的前提下又不愿意吃营养剂凑合,两人一对眼,下回再来割呗!

    收获扔进空间,两人下山了。

    肉也有了,就差回去吃给人眼红了,两人的精神一松懈,困了。姜盈上车就声控调整了自动驾驶模式,维希又体贴地声控补调了静音,两人一个在后座,一个在副驾驶座,看都没看显示屏就这么眯过去了。

    再醒来时悬浮车停在了姜盈家门口,姜盈一睁眼看到的是老凯伦担心的脸。

    “少夫人,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博昂回来了说一直联系不到姜盈和维希,老凯伦打海恩的光脑私号也打不通,一群人都急了,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食货帝国那边实在走不开人,只能是老凯伦受命出来找人。姜盈要是再晚到一会儿,老凯伦都要报警找人了。

    姜盈这时候都没想到别的,只以为老凯伦就是上了年纪了爱担心人,不过她很受用就是了。

    姜盈抬手就从空间里拿出一只乌骨鸡宝宝递了过去,“肉!能吃的肉哦!你快收起来,别让别人看到!那群混蛋接都不来接我,看我一会儿馋不死他们!”

    老凯伦:“……”

    他是先问这早就退出人类饮食界的肉怎么吃还是先通知要紧事?

    好艰难的选择题。

    老凯伦利落地把肉收进了空间纽扣,“少夫人,食货帝国出大事了!”

    ……

    莉兹胖达和史皮尔斯真的没有像别的负责人那样,一出点什么食品安全的问题就各种找借口各种甩锅推辞责任。他们都是苦过来的,靠自己苦过来的人都有一种骄傲,他们不愿意被社会上那些不正确的现象浸染。

    他们更相信如果有姜盈在,那么姜盈肯定只会比他们做得更认真。

    所以关于这次事故,他们自己也在查,食品安全司的上门来调查他们更是无比配合。但无论是哪一方,新产品一查就是有问题,可再抽调食货帝国现存的土蛋蛋原材料吧,又就是没问题。

    这两者一冲突,莉兹等人极度困惑还好说,到了食品安全司那里就会认为他们一定是转移了某些有问题的土蛋蛋原材料。

    负责太空运输的普耶夫都被史皮尔斯大打两回了,但普耶夫就是一口咬定运输的过程中绝对不可能有什么人混进去做手脚。史皮尔斯是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普耶夫不可能再说谎,但别人不相信啊!

    偏偏为了新产品,那批原材料就是一个没剩下,食货帝国现在完全就是没办法证明自己的这么个状态。

    有人找上门来退货,莉兹等人无话可说,给退吧。这事儿一开了闸,得,无论有没有买货凭证的,无论是不是从食货帝国这里买的,大家都找上门来了。谁让n250星是姜盈的呢,这事儿甩锅都甩不掉。

    当初卖的有多火,现在退的就有多火。食货帝国所有部门都停止运作了,现在都整合成了一个退货部门还忙不过来,因为有的人还闹起了索求赔偿。

    见着了姜盈,老凯伦终于把一直憋着没说的内幕告诉了姜盈。

    “少夫人,这事儿的背后有总统阁下秘书室负责人杰拉琳的手脚。她怀了总统阁下的孩子,为了向总统阁下证明她的能力,她才出的手。可惜我能力不足,至今没有查出她到底怎么做的手脚。”老凯伦自责道。

    一下子接收了这么多的信息,姜盈都不知道她该报以什么表情了。

    才从军考那里斗智斗勇保住了性命出来,她都没来得及舒舒服服地洗个澡呢,现实就迫不及待地给她添堵来了。

    都说生活就是喜怒怒怒怒怒哀哀哀哀哀哀哀哀乐,她现在领悟精神了。

    着急上火都没多余的力气了。

    姜盈摆手示意老凯伦上车,“去食货帝国。”

    老凯伦主动坐到了驾驶位置上,带着姜盈和维希直奔食货帝国。

    就在姜盈和老凯伦说话的空档,维希已经打开了光脑并把影响较大的几条新闻截取下来传给了姜盈。

    “具体原因没查出来之前我们到底是理亏,莉兹他们现在是因为理亏才被架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被动局面上。其实就事论事的话,除去那批有问题的新产品,我们本不用接受退货其他类产品这样的无理要求。至于那些不是新产品还索要赔偿的就更是没有任何的法律支持!”

    维希看到的某个新闻配图上正好是莉兹被人泼了脏水的一张,维希气得肺都要炸了。心说你莉兹什么时候受过这委屈?你就那么站着任人泼不反抗?你觉得这样就能维护住食货帝国的形象了?多傻!

    受过精英教育的维希特别明白,身为一个高层负责人,你可以示弱,但又绝对不能完全任打任嘲,否则只会被人越加不放在眼里。

    莉兹等人一是到底还是缺乏此类的管理概念,二是,他们跟维希站的角度还是有差距的。

    维希接受的教育是以他身为星浪传媒继承人的身份为基准点的,如果星浪传媒出了此等信誉危机,他出面那是可以代替星浪传媒的,他自然有底气硬气。

    但莉兹等人不是,这些人位置再高,他们也特别有自知之明,他们就是给姜盈打工的。姜盈不在,他们哪里敢冒冒然就站出来硬气地回应,我们就不赔偿?那万一稍后真查出来就是食货帝国的问题呢?到时候他们要怎么向姜盈解释?

    自己查都没查出来问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他们的自信,结果他们一步退步步退就退到现在了。

    等姜盈悄悄赶到食货帝国办公楼门前广场的时候,那里好多人都在聚集着。天都挺黑了,这些人却不像要回家的样子。电子版的大条幅就在头顶飘着,上面都是血红的两大字,赔钱。

    队伍的最前面居然还有人领头呐喊,他振臂高喊一句“赔钱”,后面就有一些人跟着振臂喊一句“赔钱”。

    规模再大一点都要像示威游行了。

    莉兹科兰胖达秋漠博昂史皮尔斯和林妮等人都在其中,不敢劝人家走人,还得挨个给送水送营养剂。

    老凯伦给姜盈补充道,“这都是新换班的,白天的时候苏米盖西带着圣盈纵衡学校的人也在这里帮忙来着,咖米还带了律师事务所的过来试图以法劝人,星浪传媒的也派了记者进入食货帝国生产车间写中肯的正面报道,只可惜都没有起到足够的效果。”

    墙倒众人推的发生,从来不会因为墙不该倒就不推了,而是墙已经倒了,有些人根本不在乎墙为什么倒,反正随大流儿推就是了。

    看着自己的人现在那么低三下四地,姜盈就一个念头,心疼。

    虽然还不知道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误,但她一百个相信,绝对不是她的人从中背叛了她。

    切,那些参加军考的人还背地里说她平白丢了高等级人的体面,说什么她自甘辱没身份非得跟一群废f混在一起。就冲眼前这一幕,她能不跟这些人交心么?这世上再不会有第二批人像他们一样对她死命地忠诚了。

    她居然还怪他们没去接她,还说要馋死他们,她真是恶劣。

    “老凯伦,如果你不忙的话,可以麻烦你帮我准备他们的晚饭吗?”

    “当然,愿意为您效劳,少夫人。”

    姜盈把食谱和空间里的乌骨鸡宝宝都交给了老凯伦,她这才下车和维希一起朝着聚集的人群走去。

    人群都是面对着食货帝国的大门的,姜盈和维希从后面靠近过来,一时倒没有人注意到。

    领头喊“赔钱”的是一个长着一脸横肉的男人,莉兹第一次给他送水和营养剂的时候就被他大手一挥给扫到了地上。

    莉兹差点反手就是一拳,但她盯了男人半晌,到底忍下了。她弯身想去捡回地上的水和营养剂,哪知男人竟是一脚踩了下去。如果不是莉兹反应够快,手指都要被踩到了。

    再次对上莉兹愤怒的眼睛,男人非但没觉得自己过分了,反而还越发地挑衅了,“看什么看?害老子赔进了一家店面你还有脸看我了?赔钱!别以为你拿水和营养剂过来博取同情就能推卸责任了!老子告诉你,不好使!不赔钱就是不好使!把老子的店面赔给老子!”

    横肉男一边说一边还挺着胸膛逼近着莉兹。

    莉兹握紧着拳头被迫后退,她真的很想一拳头打回去,但她开口却是,“这位先生,请你理智行事。你加盟的店面还没有出售过新产品,而老产品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我食货帝国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可以接受您的退货退资要求,但赔偿却是没有理由的,还请你明白这一点。”

    “老子明白你个蛋!”横肉男抬手就先推了莉兹一把,“是不是你们的加盟广告上说的,只要我给一个机会,你们就能给我一个新世界?好啊,机会老子给了,结果你们就给了老子这样一个新世界?老子把全部身家都押进去了,现在店面黄了,未婚妻也跑了,你食货帝国难道不该负责?你们就得赔钱!赔钱!”

    横肉男说着说着就再次抬起了手想要推莉兹。

    莉兹咬了咬牙,算了,这人等级不如她,推一下就推一下吧,总不能还手打起来不是?忍了!

    莉兹微垂眼,准备再硬扛过这一推。

    可是她的眼角余光都看到横肉男的黑拳头抬起来了,然而下一刻又被一脚踢飞了。

    谁?胖达他们赶过来了?搞什么,不是说好了躺平任嘲的么?

    莉兹猛地抬头睁大眼,看到的是姜盈正走近过来,而刚才踢走某男拳头的是维希。

    半个来月不着地的心突然就落回了原地,虽然事情还在眼前这么乱糟糟的摆着。

    “回来了?”你丫总算知道回来了。

    “回来了。”是,剩下的可以交给我了。

    看似随意的打招呼,其实眼神官司里早就交手一回合了。

    本着英雄救美心意出脚的维希看不下去了,踢人拳头的是他好么?要打眼神官司也请对他来好么?

    维希后退一步站到了姜盈和莉兹的中间。

    大少爷没学过这种情况下如何为自己争功,于是他也只是遵从自己的心意强行在莉兹面前刷脸,然而却不会说一句话。

    莉兹:“……”

    姜盈:“……”

    横肉男:……还能不能有点正在打架的觉悟了?不是正准备着跟我大打一场的么?我好不容易等来了有人出手,你踢完人了不给我还手的机会很卑鄙知道不?

    “好啊,正牌负责人回来了就敢打人拒赔了是不是?以为老子会怕?告诉你们,老子不怕!老子现在赔到就剩下老子一个人了,老子死都不怕了,老子怕你们?打啊打啊?老子跟你们拼了!”

    横肉男挥舞着拳头直冲向了姜盈。

    姜盈不用出手,史皮尔斯等人已经赶过来了。原来不出手仅仅是因为心中有顾忌,现在姜盈在了,他们的顾忌可是没了。

    史皮尔斯轻松一手就把横肉男的手臂反剪到了背后,“你敢对谁无礼?”

    横肉男一边转身用另一只拳头打向史皮尔斯,一边更大声地开始鼓动人群,“大家都看看清楚,姜盈回来了!真正食货帝国的负责人回来了!可是他们就是这么一个态度!这就是我们的3s,我们的星将夫人!当涉及到自身利益受损的时候,他们就跟那些奸商没什么区别!大家不要退缩,不要害怕,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就不信他们还能嚣张下去!”

    人群骚动,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赔钱”,很快姜盈面前的人群就开始了整齐划一的振臂高呼“赔钱”。

    胖达等人早就站到了姜盈的背后。眼前的局面他们并不陌生,在姜盈没回来之前,他们真是天天都能看到。但这一回感觉不一样了,看到姜盈在,只觉得哪怕眼前的局面再严重十倍百倍,他们也不觉得是事儿。

    姜盈也没觉得是事儿,刚从面对九千人的军考考场上下来,就眼前这点不过数百的人群,她放都不放在眼里。

    冷冷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横肉男的脸上,“放开他。”

    姜盈也没安抚一群人别喊了,她就保持正常音量指示史皮尔斯放人。要不是横肉男的精神一直高度集中在姜盈这里,他都听不清姜盈说了什么。

    被史皮尔斯放开的横肉男有点没反应过来,心说这位3s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你可生气啊?要不你就对着大众鞠躬道歉啊?你一脸面无表情是怎样?死猪不怕开水烫?

    姜盈不说话,她身后的人也没一个说话。

    然而对面振臂高呼“赔钱”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消失。

    静谧的夜终于恢复了它本来的宁静,令人压抑的安静。

    源于姜盈的目光。

    像开了刃的刀,带着杀气就这么来来回回地从他们脸前刮过再刮过,他们当中要是谁没有闭嘴,那刀就不走!

    凌厉,压迫,猖狂,嗜血。

    他们会不由产生一个错觉,如果他们不闭嘴,那把无形的刀真能落下来,一刀封喉。

    气场是一种无形的东西,听别人说起的时候总觉得夸张虚无,但只有自己亲身体会到,才会明白“啊,原来真的有人可以用目光就能镇场”。

    残存的理智还在想着“凭什么啊?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事,凭什么是我被镇住”,但两股战战是事实,不敢跟人目光对上是事实。

    现场静的像两军对阵的战场,没有声音,气氛却是紧绷到一触即发。

    莉兹竖起大拇指想给姜盈看,可才伸出来就被科兰手快给拍掉了。

    姜盈终于开口,“该我食货帝国赔的,我一分钱不会差;不该我食货帝国赔的,多一分钱我也不会出!你们如果不满意食货帝国的处理方式,可以,但请按照合法的程序办事。至于其中有多少是受人鼓动来故意闹事的,你们也可以安心了,从现在开始,我会一一查出来,然后同样按照合法的程序送大家到合法的地方聚集!以上!”

    “走了,回家吃饭。”姜盈说完就要带人走。

    横肉男怎么可能让她走!

    “真是3s级的处理方式啊!连做错了事应对都这么硬气!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食货帝国犯了多大的错误?那么多人呕吐腹泻你不知道?我们这么多人加入是想赚钱结果却赔了钱赔进了人生,你眼瞎看不到?赔钱本就是你们食货帝国应该的!什么叫该赔的赔,不该赔的就不赔?该不该赔你说了算?呵呵,笑话!只有我们受害者才有资格说!对你来说只是小钱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却是整个人生!要赔就赔我们的人生!赔--呃。”

    这人最后还想振臂高呼一下来个霸气地收尾,可惜姜盈一个猛回头,眼刀子唰一下射过来,横肉男怂地下意识闭了嘴。

    “态度?我应该是什么态度?在我食货帝国做足了道歉的诚意后还要任你们没底线的欲索欲求就是好态度了?”姜盈邪气地撇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我不是做错事应对硬气,我是对任何事情都硬气!你投资失败是我的错么?我拿刀架你脖子上强迫你加入食货帝国了?你赚钱的时候我也没见你说跟食货帝国分钱啊?我负责技术培训还得负责你的整个人生了?你当我是普渡众生的如来佛祖呢?”

    别说姜盈已经从老凯伦那里知道这些人中有故意来闹事的嫌疑,他就是没有,像这种逮住机会就想死讹一把的碰瓷者她也绝不会惯着。

    “我没在的时候看来我的部下表现的太过圣母让你们误会了。你们别担心,现在我回来了,误会很快就会解开。是我食货帝国的错,我姜盈绝不甩锅!但要是有人故意借机踩我,那么不好意思,我要是不想主动躺平任踩,那谁敢出脚我就敢把谁的脚打折!”

    狂?姜盈狂起来她自己都怕。

    她从来没有3s的包袱,在海恩无数次地表示了会给她撑腰的意思后,她现在连星将夫人的包袱都没有。

    她就知道她的朋友们在为她低三下四,她就得为她的朋友们找回场子。这样她才觉得没有辜负彼此的交情。

    姜盈盯着横肉男的眼睛逼进三步,横肉男不由自主地倒退三步。

    他最大的本事就是无赖泼皮,他深知越是有钱人越是上层人就越会对他束手无策,更多的还是那种都舍不下脸来跟他当众理论。谁知道靠这一行横行了三十多年的他这回碰上了这么一个,同类人?

    横肉男结结巴巴地都快回不出完整的话来了,“你你你……不可理喻!你泼妇!你没有教养!你这样还像一个大集团的负责人吗?你……”

    姜盈都懒得听他说完,“我像不像要你看了?我有没有教养吃你家营养剂了?我泼不泼的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你这么心系天下你怎么不去外太空杀虫兽守卫星际和平?自己投资失败却想讹别人来替你完全承担后果,你也配是男人!”

    姜氏diss一出,那必须字字都往正心口上扎。

    对面一群人不只是横肉男,都被扎得一愣一愣的。

    他们就跟接触过姜盈的那些人一样,原来是听说过这位3s狂的不像话,可总是直到亲眼见证后才醒悟,那是真的太不像话了。

    看看那些高等级的人哪个敢像姜盈这么说话的?那些人自持高高在上,鄙视低级归鄙视低级的,但表面上还得装出一派端庄优雅的大气来,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平易近人。

    再看看眼前这位3s,好像从来就没看到这人身上有什么包袱。跟一群废f混在一起被更多的上流人引为异类人家也不在乎,跟人打嘴炮也不会因为顾忌形象就多少收敛,正相反,那是什么话狠说什么,什么话有劲说什么。

    狂得让人真想撸袖子抽上去,但奇怪的是,脑子里居然还有一个声音在说,人家说的也没错啊?

    一群人被镇得懵圈反应不过来,姜盈等了等见没人回嘴了,人家转身带着人就走了。

    她很分得清谁是敌谁是友,就她身边这群人,那就是真的错了,大不了她把食货帝国赔进去就是了,她也不会让她的朋友们因她而低三下四。

    大起大落又大起大落,简短的人生丰富的经历,让姜盈更加明白的是,人比东西重要多了。

    脸面算什么,体不体面有什么,她在乎的是她必须和她的朋友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进退都得一起。

    科兰等人感动的不行,也担心的不行。

    场子找回来了,心里痛快了,这后怕也来了。

    科兰:“姜盈你别这样,那么多人看着呢,你多少收着点脾气。你回来就好了,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你说你闹成这样,等回头真是我们的错你可怎么往回圆啊。”

    胖达摇头叹息,“我就说不能让姜盈过来吧?她哪是灭火的主儿啊,她是见着了火不冲上去添把柴都算那天心情好。得,等着明天更疯狂的游行示威吧。”

    莉兹也埋怨维希,“你救什么救?就那人的一拳能把我怎么样?你带姜盈偷偷进入食货帝国就得了,上前凑什么热闹?我都忍了那么多天了,还差这么一回?等姜盈把事故的真相找出来,我分分钟自己打回去好么?”

    维希瞪眼替自己委屈,“我替你打回去你还凶我,陌生人那么对你你就忍着,你到底是哪边的?”

    博昂拱火,“远近都拎不清,不分手还等着过年呢?”

    维希眼里的火能把博昂烤焦,有你什么事?别以为秋漠在我就不敢打人啊?

    秋漠把博昂拉到身后,顺手从空间里把姜盈做的那些新产品甩给博昂一包堵住了嘴。三十岁的老男友跟个半大孩子似的各种欠儿,心累。

    史皮尔斯冲过来一把抢走了博昂手里的新产品,“还吃?真的有问题!”

    得,话题楼倒是一秒正回来了,但气氛也给整压抑了。

    姜盈烦燥地抓下巴,“这些是我在去参加军考的路上我自己做的,我自己也吃了啊?我老公也吃过,也没事的啊?还有新产品的试吃大家不是都试过了?食品安全司的审核我们也是没有任何水分地正经通过的,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博昂趁着史皮尔斯又一把把东西抢了回来,“姜盈吃了没事我就没事。快给我,早就饿的不行了。”

    史皮尔斯还想抢回来,被秋漠抬手制止了,“不用这么草木皆兵,我也吃过了,是真的没事。食货帝国别的产品不也没问题吗?个人观点哈,我觉得还是那批用来制作新产品的原材料出了问题。”

    普耶夫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脸上被史皮尔斯打青的脸还很明显,“我我我我敢以我的生命做担保,这批原材料从挖掘到起运再到最后运抵m38星送进生产车间,我全程跟着来着,绝对跟平时的过程没有一点区别!”

    史皮尔斯严肃地说道,“我可以保证普耶夫没有说谎,因为以过往的经验,他要是敢说谎骗我,通常打他的第一回合他就扛不住招了。但这次为了严谨行事,我打了两回他都没招。看来是真的!”

    众人:“……”论据真是充分呢。

    普耶夫无语凝噎:感谢大哥相信我。

    姜盈想到老凯伦的话,小心翼翼道,“会不会别的环节出了漏子被人为做了手脚?”

    “不可能!”在座的人都异口同声道。

    姜盈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大反应?我不是怀疑你们背叛这个集体,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有人故意栽赃陷害的话,这种情况也是有可能的不是吗?”

    莉兹特别骄傲地指指一圈的人,“不瞒你说,因为久查不出原因来,我们几个已经各自怀疑过了。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我们都用了自己的方法去调查所有环节。但结论是,从我们自身来说,没有环节出现纰漏。就算真有人故意想借机黑食货帝国的话,也只能是现在外面那些想把事情闹大的。”

    姜盈相信莉兹,但她也相信老凯伦的话。姜盈更加疑惑了,杰拉琳都亲自承认了,结果莉兹等人却证明了杰拉琳是无罪的,这事情怎么更乱了?

    姜盈扶额,“到目前为止的调查报告先拿给我看看吧。”

    “是。”史皮尔斯马上就把自己光脑上的一干报告都传到了姜盈的光脑终端上。

    科兰给姜盈倒杯水递过去,“瞅你这一身灰突突的,都没来得及回家洗个澡吧?这事情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查出来的,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再查?”

    姜盈摆手示意不用,反劝科兰他们,“听老凯伦说你们已经这个状态好长时间了,现在我回来了,你们不如先去休息一下?”

    莉兹拉开椅子坐下来,“休息什么?这么大的事情解决不了,谁能睡得着啊。”

    维希赶紧在莉兹的旁边坐下。

    胖达拍自己的肚子,“我都瘦了。不过还是先忍忍吧,等这事解决了我再胖回来。”

    秋漠拉着博昂一起坐下来,“报告也传给我一份吧,不知道能不能看得懂,但多一个人总是多一份力量。”

    姜盈冲他感谢地一笑,顺口说道,“不用先送博叔回家?天色很晚了。”

    博昂斜靠着秋漠坐着,嘴里吃着东西腾不出嘴来,就抽空送了姜盈一个小白眼,意思很明确--半月不见了,我破个例怎么了?要你多嘴?

    秋漠低头认真地看起了报告,他当没听见姜盈的话。

    半月不见了,心不想,身体都想,破个例就破个例吧,他也不想送博昂回博家。

    姜盈:“……”

    可不就你多嘴!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姜盈看着看着一抬头,无语了。

    就她,维希和秋漠在看报告,其他人都在大眼瞪小眼。

    因为除他们三个人外,这些报告这些人都研究了太多遍了,再看也看不出什么来了,他们干脆放弃了。

    姜盈哭笑不得,“你们说你们这是图什么?有那空去休息室眯一小觉也好啊?在这里干坐着也是半点忙帮不上好么?”

    科兰:“实在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就陪陪你吧。”

    莉兹:“这可是大家的事情,我可做不出丢下你一个人面对的缺德事来。”

    胖达:“集团的利益高于一切,我们生死与共!”

    史皮尔斯:“赚了大家一起狂,赔了大家一起扛!生是食货帝国的一份子,就不会一日忘了食货帝国的宗旨!”

    普耶夫:“大哥说的对,大家说的都对,附议。”

    姜盈:“……”

    感动是感动,怎么还是想打人呢?

    “都严肃点!现在是拍马的时候么?国难当头,啊不,大难临头,不是……”

    博昂突然站了起来,“什么味道?”

    胖达表情怔了怔,突然起身就向门口跑,“公司处于这么生死攸关的境地居然还有敢深夜做好吃的?别让我抓住他,我要没收全……全……苏……”

    话没说完口水先流下来了,因为门打开了,老凯伦推着餐车进来了。

    餐车上的东西并没有加盖子,胖达一下子就能看到都是些什么。

    鸡?还是鸟?没找到脑袋辨认不出来,但胖达能确定这都是肉,绝对都是肉!而且不会是那种肉味的营养块做出的只有外形的肉!就凭这香气,胖达百分之两百的确认这是实打实的肉。

    胖达全身的肉都在兴奋地哆嗦,“老凯伦先生,这这这……这真的是……”

    博昂一个小跑步上前挤开胖达就先抢了一盘抱进了怀里,他比胖达精,他看到的第一时间就先向秋漠求证了。因为在从考场回来的路上秋漠就把这事情告诉博昂了,博昂忍着没闹腾着要也是觉得食货帝国这边更重要。如今一见他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秋漠一点头,博昂噌一下像支箭似的就蹿出去了。

    会议室里留下的人哪个不是人精儿?一看这不用等人确认就都冲了上去。

    土蛋蛋是香,但菜跟肉的香味那绝对不是一个级别的。

    姜盈已经看到胖达急不可耐地往嘴里塞了一口了,“我说,你都不问有毒没毒的么?真吃死了你可没处申冤去。”

    胖达像没听见似的,在得了第一口的好后,早抱着一盘子叫化鸡上一边啃去了。

    其他人也是。会议桌就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然而没一个人还能坚持到坐回会议桌旁,都是或站或蹲或坐,只要能吃,什么形象都顾不上了。

    特别没见过世面的屯里样儿。

    姜盈都没脸看了,“我说,你们不是才说我陪我一起的么?不是说丢下我一个面对很缺德么?谁说的生死与共?谁说的一起狂一起扛?”

    吃货们:瞪她!话那么多,影响消化了你赔啊?

    姜盈:“……”

    ------题外话------

    感谢vickier竹,小画画,无声胜有声和小风景的组团鼓励!这回真是整桌上肉了,好吃吧?23333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