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75 吃货肩负的重担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人类文明发展到星际时代,饮食文化虽然倒退了,但吃货的数量却是不减反增的。

    这么漫长的岁月里就真的没有吃货想过宁死也要吃一回肉么?

    当然不可能。

    曾经就有一个美食家直播过吃肉,人家的说辞也是特别的勇猛无畏--我要吃肉所以弄死了它,它要报仇又用身体的毒素弄死了我,多有逻辑的因果报应不是?没毛病,吃!

    真是让人敬佩的吃货觉悟!

    最后的结果当然没有毒死,因为美食家还是很谨慎的,人家提前就给自己备好了急救措施。

    但救回来之后也是再也不提吃肉的事情了,因为差点死之前吃到的肉的口感实在太差劲了。

    用美食家的原话就是:我宁可吃屎味的营养剂都不要再吃肉了!

    从那以后,星际时代的人类再提起肉就只剩下了缅怀了。

    什么入口即化,什么肥瘦适中,什么口齿留香,什么肉汁四溢,都成了传说中的词语。

    在小银杏出面证实古地球的确真实存在过之前,胖达都要怀疑从古地球时期传下来的饮食文化是人类凭想像胡编乱造出来的了。

    上次聚会科特也亲自证实过,星际时代的动物肌肉太发达了,肉质又干又硬,即使毒素不足以致命,但s级以上的人还能勉强咬动,s级以下最好连试都不要试。不好吃不说,再被硌掉牙那真是得不偿失了。

    土蛋蛋的出世对于胖达等资深吃货的意义已经是不亚于人生的救赎了,胖达就曾不只一次表示过,此生吃过土蛋蛋,死而无憾了。

    然后今天突然吃到肉的胖达:不,他还是不能轻易去死!没吃够肉之前绝对不能!

    肉真的太好吃了!

    又干又硬没有,只有又嫩又滑。腥味也没有,只闻到了喷香扑鼻。腻?怎么可能!活了多少年肚子就寡淡了多少年了,再来多少油水都不会腻哒!

    吃!

    一个个像身披铠甲冲锋陷阵的勇士,个个杀气腾腾,不知道的还要以为这群人在手撕什么杀父仇人。

    姜盈一边看报告一边不咸不淡地评价,“就算有消化不良也是你们自找的,瞅瞅你们那吃相,啧啧啧,出去别说认识我啊,丢人。”

    众吃货:懒得瞪你都,忙着吃肉呢。

    秋漠和维希这两人是除去姜盈外唯二没去抢肉的,因为现在端住架子保住体面有种特别见过世面的优越感--瞅瞅这群没出息的,哥绝不能与之为伍,掉价。

    姜盈突然脑洞大开,“你们说我要是不赔钱改赔肉,外面的人会一秒退吧?”

    胖达扭头就吼,“我就是让你把我赔出去都不会让你赔肉!要想赔肉,除非踏过我的尸体!”

    普耶夫举着鸡腿视死如归,“肉肉的安全由我来守护!”

    姜盈:“……”

    她还是看报告吧,吃货附体简直跟邪教似的,根本不能交流。

    ……

    那边吃饱喝足了,姜盈这边也把报告都大概浏览了一遍了。

    沐浴着此起彼伏的打嗝声,姜盈问,“我也同意秋漠的见解,还是那批原材料有问题。就真的没有剩下一星半点的么?削掉的皮呢?一点也没有剩下?”

    胖达:“生产车间的设备当时上的时候就是全套环保智能的,这边打皮那边就把打掉的皮排进垃圾黑洞粉碎了,真没有剩下一点。姜盈,这是什么肉?哪里产?资源丰不丰富?我最近赚得也不少了,你说我去买下那块地够不够?”

    姜盈横他一眼不想理他,谈正事呢知道不?“普耶夫,我没有怀疑你做事是不是认真负责的意思,我只是想尽可能地多了解一些。那批原材料是你带着人在n250星上挖出来的吗?你亲自下地了吗?”

    普耶夫:“那倒没有。从太空舰第二次去n250星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把挖掘设备带了过去,全程智能机械控制,已经没人去亲自下地挖了。啊,姜董,看在我脸还肿着的份上,您那儿还有肉么?我没吃饱。”

    姜盈再瞪一个,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今天先到这里,大家都回去好好消息。整个过程我们问心无愧就好,总会水落石出的。”

    莉兹:“我们本来就问心无愧!不过这个现在不重要,你先说说这到底什么肉?怎么一点不硬?你不是去参加军考了么?怎么倒像是去美食大探险了?如果资源够丰富的话,我们不如别卖土蛋蛋了,我们改卖肉吧?啊,纯卖吃的肉啊,想多的人自动去面壁。”

    史皮尔斯第一个响应,“我看非常可行!这肉是m38星上的吧?光运输这一块我们就得省下多少成本!距离近了,环节更容易把控。这次我们不卖原材料了,我们就卖成品!每条生产线上下来的成品安排人员试吃,安全后再出售!这次赔进的钱我保证一个月内全赚回来!”

    “好好好,这个好。”一群人疯狂鼓掌,“所以姜总,再多来点样品试吃吧,我们得先替客户们试吃了才好投放市场啊!”

    “事业的发展一时停滞不前了,我们不能只凭着一股子信念低头往一个方向猛冲,那样会使我们的路越走越窄。既然你回来了,我看我们兵分两路挺好。你是3s,我们没能解决的问题当然要交给更厉害的你来负责;至于产品转向的问题,我们帮你开拓。所以到底是什么肉?”

    姜盈:“……”

    科兰你变坏了,你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

    ……

    在一切力量的面前,吃货的力量仅次于金钱的力量。

    自打知道乌骨鸡宝宝的肉能吃还好吃之后,姜盈周围的人整个精神状态都变了。

    也不发愁食货帝国的大危机暂时找不到解决的出口了。那是姜盈的问题,谁让她是老大,谁让她是3s,她去负责就行啦!

    也不需要在一众聚众闹事人们的面前低三下四了。呵呵,原来不动手不是因为怕动手,而是因为怕添事。现在老大回来了,怕你们?咱家有的是从黑道出来的人知道不?痛快解决,解决完了刚好痛快吃一顿大肉。

    姜盈在仔细翻看所有生产视频,胖达带着人庆祝姜盈维希和秋漠的军考通过,吃肉。

    姜盈从丽娜科特利威尔等所有认识的机甲战团的人那里打探海恩的消息,史皮尔斯暗中召集了原佣兵队伍,进山收肉。

    姜盈回圣盈纵衡学校感谢大家在食货帝国危机时挺身而出帮忙,盖西带着全体师生拉大条幅欢迎--不要说感谢,请我们吃肉代替吧!

    姜盈:“……”

    回来也好几天了,凡是看到她的朋友们就没有一个不以肉开头的。

    她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群没出息的吃货呢?她的食货帝国还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呢好吗?一个个的能不能严肃点?

    海恩不在家,女王和骑士给不出有效的建议来,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找不到出路了的姜盈只能把小银杏召唤出来商量。

    把事情原原本本地一说,小银杏叉起了树枝子,“怎么听着那么像吃了发了芽的土豆时的症状啊?你们检测出的毒素化学式给我看看。”

    姜盈调出报告显示给小银杏看,小银杏一晃树枝子,“就是它了!只不过古地球时期这个毒素叫龙葵素,你们现在叫这么一长串字母加数字。”

    “所以说,到底还是土蛋蛋原材料出了问题对吗?”

    小银杏站在大植物的立场上可不觉得这有问题,“土豆也需要繁衍后代的好么?人家发育到时候了就该发芽了,有了这些芽,土豆才会一代又一代地传了下来。完全是你们人类的问题!人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子孙不在尚未成长的时候就被吃掉,这才自动长出了毒素护体。是你们人类没有好好区分可食土豆和不可食土豆好吗?你们人类自己的错,别总想让我们大植物背锅!”

    只要一涉及到大植物和人类的责任问题,小银杏总是护短没商量。

    姜盈现在可没心情跟小银杏较真,她不敢相信问题居然这么轻松容易就……解决了?那莉兹他们被折磨了半个多月,她也被折磨了这些天就白折磨了?她为什么没有早问老祖宗啊!

    “是是是,是我们人类的错。可是老祖宗,您当初告诉我土蛋蛋能吃的时候为什么没提前告诉我它发了芽就不能吃了啊!”

    小银杏:“我岁数大了,一时忘了不行吗?多大点事,不是没有吃死人吗?你们人类一砍一大片植物,好多树种都被灭绝的时候,我们植物埋怨你们人类了么?你吃爽了赚爽了的时候可没见你怎么感谢我,现在埋怨我倒是挺来劲!切,自私的人类!”

    小银杏气得隐身了。

    姜盈被训得没脾气,也不好意思再把小银杏召唤出来了。自己现在的一切可不都是老祖宗给的,她埋怨谁都埋怨不到老祖宗的身上。

    只能说该着食货帝国出这么一遭意外。

    还好,意外总算看到尽头了。

    姜盈先打光脑给老祖宗订了几盆顶级百合作为赔罪,然后才把得知的消息通知给了大家。

    然而知道了是一回事,公开却是另一回事,毕竟食货帝国现在是没有发芽的土豆作为证据的。

    普耶夫请命,“我这出发去一趟n250星,这次不用智能机械挖掘,我带着人亲自动手挖,发芽土豆和未发芽土豆都弄回来一批。”

    史皮尔斯补充,“我们可以公开当场检测!没能提前预料到这种意外是我们的失误,但只要我们表达出足够的诚意,土豆东山再起不是梦!”

    “再起是不难,但这次我们一定要好好把握每个流程细节了。”莉兹恨恨道,“真是厌恶极了那些眼红我们的人各种生事,我们到底需要做到什么速度他们才能真正认识到我们是靠实力而不是靠运气?”

    墙倒众人推,从自我反省的角度来看问题的话,还不是因为某些来推墙的人觉得墙能推,可推。他们什么时候能壮大到别人看到墙出了问题都不敢推的高度!

    莉兹说出了问题的核心所在,说到底食货帝国的底盘还是不够稳。

    姜盈是带着一部分人崛起了,可这一部分人相对于帝国那么大数量的高等级上流社会阶层来说,太微弱了。

    这次的事情就刚好证明了食货帝国的不堪一击,仅仅因为一点暂时找不到原因的食品安全问题,各部门各势力就都可以借机伸一脚把事情搅浑搅大,食货帝国除了受着别无他法。

    如果食货帝国强大到墙倒了会砸死好多人的高度,那么某些人应该不敢像现在这样放肆出手吧?星际网上一些恶意扩大事端的消息自会有人压制,他们的合作者们也会因为食货帝国足够的信誉度而不至于瞬间好感归零。

    姜盈坚持只用废f,对废f们是一种救赎,相对于那些高等级阶层来说就是一种背叛。两种阶级似的对立,当他们出了差子,对方自然除了看笑话间或出一脚外不会有别的想法。

    当一个社会的阶级已经定型,你想带着某一个阶级崛起妄想后来居上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原有的统治阶层们只会认为你是在挑衅!

    姜盈原来以为自己爬的已经够高了,周围的环境应该是越来越轻松的,直到今天她才明白,人生这座山那是越爬越陡的,你爬上了自以为高的山顶一看,更多的山出现在了你的面前。

    康庄大道没有,有的只是更艰难的前路。

    你要不想辜负自己爬过的路,那就别废话,咬着牙也得继续。

    那种“自己选的路说不走就不走”的任性,姜盈现在没有了。

    “食货帝国暂时停业整顿。”姜盈做下了大决定。

    史皮尔斯吓了一大跳,“不至于这么严重吧?为什么要停业?我们其他产品还是有一定的销量的。”

    姜盈解释,“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需要你们去做一些别的事情,食货帝国恐怕没有人有精力打理。与其安排人轮流值班,到时再出现什么问题,不如大家集体休个假,我们趁机也能去筹备一下新项目。”

    “什么新项目?不就是肉吗?我们这部分准备的快差不多了。”

    “不只是肉。”姜盈诡异地笑,“土豆的发芽状态据说是繁衍的正常表现,那你们想,如果我们能自己种植土蛋蛋呢?你们可知道鸡肉和土豆搭配起来的口感有多好?n250到底距离我们太远了,出个什么问题实在不好解决。食货帝国再开业,我希望是原材料都在m38星!”

    人啊,总得吃一堑长一智,姜盈最讨厌的就是一个错误有可能犯第二次。

    土豆和鸡肉的搭配无穷多,食货帝国不会缺新产品,她要做的就是,在新产品之前,要是再出现什么食品安全问题的话,她可以直播从种植到供货生产间再到成品的整个生产线过程。就不信这样还能出问题!

    她就坚持用废f,那些等级高了心眼也多了坏了的非f们,她就看不上!

    姜盈把土豆和肉的无穷搭配菜谱拿了出来,也把发芽的土豆如何种植培育成新土豆的栽培技术拿了出来,然后她拍拍手走了。

    留下了背影让史皮尔斯和胖达莉兹等人无限膜拜。

    “别人家关门都像死了一回似的,这位大姐可倒好,居然整成了黎明前的黑暗风,莫名觉得杀气腾腾呢。”

    “狂吧?她是不是狂得特别欠揍?可我怎么就那么喜欢她呢?说真的,如果是姜盈,我愿意弯。”

    “弯都轮不到你了好么?我就不做那白日梦。我只要跟着她赚足够的钱,还有吃足够的肉就好啦。午饭我们吃鸡肉炖土豆好么?我们要为了食货帝国的新开业准备足够的新产品啊!”

    ……

    姜盈回圣盈纵衡学校复课去了。

    军考的结果要一个多月后才能出来,在那之前她就不能算毕业。桑德鲁老爷子的电话已经打了不下百个了,如果不是知道食货帝国的确出了事,老爷子早就举着拐杖杀到姜盈家了。

    只不过姜盈这次回来不会再到教室上课了,能学的都学了,老爷子能教的也都教了,再执著于形式就没有多大的意义了。老爷子打电话催姜盈回来自然也不是师德发作为了让姜盈回来上课。

    姜盈回来就直奔校长办公室了,老爷子,盖西和苏米都在那里等着她。

    时隔多半月再见,姜盈看到的老爷子还是那样表面儒雅范儿,盖西还是那么奸滑相,苏米还是一派精明,大家都没变,姜盈看着就心情好的不行。

    可她不知道,在对面那三人的眼里,她可是变化太大。

    如果说原来的姜盈是一把恨不得把锋芒24小时披戴在身随时准备杀退一切牛鬼蛇神的利剑的话,那么现在的姜盈就是一把主动给自己配了剑鞘的剑。

    锋芒收了,戾气缓了,然而这气场却是不减反增。

    原来盖西和苏米看姜盈那是能看出一种自家孩子终于骄傲长大能给自己长脸的欣慰感,但现在,这姜盈不再是自家孩子了,这样的孩子真不是他们养得出来的。

    盖西竟是在姜盈初进门的时候就主动迎上去先伸了手表示握手欢迎。

    这种平辈的对待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先施行了。

    姜盈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的心态也早把自己放到了更高的一个位置上。

    苏米目不转睛地看着姜盈非常自然的坐到了主客座上,举止大方,神态自然。

    显然姜盈也忘了在这里,在这个学校,她最大的身份应该是学生。

    苏米心里门清,却也知道,现在的姜盈已经不能按照学生的身份对待了。

    或者说,早就不应该了。只不过平时的姜盈没有在意过这种事情,他们这些人也就疏忽了。

    老爷子不是会在意这些繁文缛节的人,他直接开门见山道,“最近学校刚做了总测试,至少有一半的人,大概一百二左右吧,这些人的成绩能够与大比之前科兰他们的成绩相媲美了。趁你的军考结果还有一段时间出来之前,你带他们去一趟n250星吧。你的食货帝国不是定期都需要去n250星运输土豆原材料吗?我把他们给你做免费的劳动力使用。”

    事情倒不是事情,但其中的问题是问题。

    姜盈正色,“老师,这批人的身体你又动了什么手脚吗?”

    老爷子不答反问,“你的姜氏中医都在改造人的精神力状态方面有进展了,难道你现在还反对这种药剂改造人体的事情?”

    姜盈回不出话来。有过了姜氏中医那段经历,她对这种事情真的不怎么排斥了,只是她仍然不觉得这种事情可以大肆倡导。

    “我的意思是,至少这种事情应该征得他们本人的同意不是吗?他们至少应该有选择权,而不是像科兰他们现在仍被瞒着。”

    “科兰他们已经知道了。”老爷子一语说破。

    “哎?”姜盈惊讶,她一点都没看出来。

    盖西解释,“这事儿是我决定的。科兰被你任命了姜氏中医的负责人,她长期在研究室接触这些,早晚会知道。与其她自己发现,不如我们提前告诉她。于是挑了一个合适的时间,我就把她和胖达莉兹集合到一起告诉他们了。”

    “那他们……”什么反应?姜盈不由很紧张。如果是她,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被人灌了什么不知名药剂,她肯定有一种背叛的感觉。

    “当时有些惊讶有些愤怒,但最后还是选择接受了。”盖西取笑姜盈的紧张,“在我看来,他们的接受度比你的要高很多。”

    姜盈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安慰的,“那是因为他们目前的情况还算成功。试想一下,如果他们是失败大军中的呢?”

    有些事情不能深想,一深想的话很容易伤感情。

    这种时候就需要更有说服力的书面“保证”了。

    苏米把两叠文字资料递给了姜盈,“一份是这批废f同意接受药剂注射的协议,一份是注射的药剂通过了姜氏中医全部化验检测的认证书。”

    苏米语重心长道,“姜盈,你不能否认你的幸运不是吗?我们都知道你为了自己的崛起做了何等的努力,但你也该意识到,这其中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你的基因等级原本就是3s,你的废f之名并不那么名符其实。与之鲜明的对比是,更多的废f不是这样。他们要想崛起比你要费力的多。”

    盖西补充道,“有人花钱疏通关系,有人靠关系打通仕途,这是每一个人为了改变自己的人生所做出的选择。废f们想要通过药剂的帮忙来改变自己的人生,也是人类的选择之一。这种选择从本身来说是没有错的,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我们做不到替他们拒绝这种选择。”

    谈到这事情姜盈总是很无力,“当废f面对这种有可能改变他们人生的选择时,你们觉得他们会抵抗得了诱惑而拒绝?当初我没有觉醒的时候,如果有人找到我说,有一种药剂可以改变我的身体,想来我也拒绝不了。但我自己可以给自己决定,只是你要让我站到近似提供这种途径的角色位置上,我过不了自己这关。”

    老爷子一拐杖砸到了桌面上,“我承认一开始就对秋漠他们暗中进行了药剂的实验很失公允,但我以我自己的良心保证,除了秋漠的身体是因为我当初的技术还不成熟而不稳定之外,其他人的药剂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科兰他们三个已经采集了自身的身体数据,目前看来跟常人无异。针对学校的学生们的试剂比科兰他们三个更量小更势微,我自信更不会出问题!”

    “然而你的自信却没有国家的法规支持!利用药剂改造身体这一块,放在大环境里来说依然是违法的行为。”姜盈想坚定立场。

    盖西没能忍住不讥讽,“有法规支持就一定是正义的吗?究竟是程序正义还是事实正义?你知道一条新法规的建立会经过多么漫长的时间吗?在我们明知道可行的前提下,还要等到法规的建立才能出手吗?姜盈,时间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紧迫的,对于在歧视中度日如年的废f们来说就更是煎熬。我们不能干等着!”

    姜盈还想努力,“我的食货帝国很快就会再扩大规模,我向你们保证,只要不是人品问题,那么废f有多少,我就努力接收多少。我可以让每一个废f都有事可作,我可以……”

    苏米打断姜盈,“姜盈,你是在想把废f们都变成只能依附你存在的私人势力吗?”

    姜盈如遭雷劈,“怎么可能!我只是想帮他们,就像当初他们帮我……”

    “不,你那不是帮忙,你那是施舍!”盖西一针见血。

    姜盈心悸地说不出话来。

    盖西缓了语气道,“知道你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让你明白,帮人不是这么帮的。废f是一个阶层,你不要觉得自己的能力强大到可以拯救一个阶层。人好救,阶层的意识却不好救。他们该是你将来可以并肩战斗的战友,而不是只能在你的羽翼下有限度的改变人生。分级教育势在必行,而教育的结果该是废f和非f拥有同等的社会地位,而不是只能去你的食货帝国或者别的什么企业。”

    姜盈大受震撼地回家了。

    心里早就知道甭管老爷子多么一意孤行,甭管盖西多么奸滑公益赚钱两不误,甭管苏米多么处事精明连她都小心算计,但姜盈心里很清楚,这三个人才是真的是想要改变这个社会的人。

    他们要救的绝不仅仅是一个废f,而是整个废f阶层。

    她能救废f们的生活,这三个人却在想着救废f们的社会地位。

    药剂改造身体违法又如何?他们觉得结果值,就做了。

    姜盈一方面觉得他们三个在有意无意地拉她强行站队,她本能地拒绝这种被动局面;可另一方面,她又忍不住地为这三个人骄傲。

    那些从她这里讨不到好处就各种明里暗里下绊子的高级阶层们,他们除了天生自带高等级基因外还有什么?他们做什么有利于这个社会更好的事情了?他们任由阶级矛盾不断地扩大着,他们宁可宣扬什么原为国家的废f补贴出一份力做一些出钱就行的省力公益,但实际上,废f们还是废f们,社会地位还是一点没变。

    而真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的人却是违法操作。

    可笑的是,法规正是高级阶层们的产物。

    姜盈心说三观的每一次更新真特么的折磨人啊,她需要知心小哥哥的开解。

    可惜海恩的光脑仍旧处于不在服务区的状态。

    姜盈闹心的连鸡肉炖土豆都吃不下去了。

    老凯伦打电话来了,“少夫人,莎蒂夫人让我请您来家吃晚饭,请问您有时间吗?”

    姜盈想,莎蒂还能清楚说话了?不可能。那是她总统老公公的意思?也不可能。那就是莱纳德的意思了。

    知道杰拉琳有孕的事情了?自己动不了手想找她借力了?

    真是聪明的孩子。

    “好的,我稍后就到。”姜盈答应了。

    本来海恩不在,她是不喜欢去总统府婆家的。

    气氛太压抑,除了老凯伦没一个谈的来的,姜盈得多傻才愿意去一个不欢迎自己的地方。

    但她还是答应了。

    在黑食货帝国的各种势力中,可是有杰拉琳的一部分功劳的。这女人的手段倒真是值得高看,她派人向上追查的过程中,基本到某一个点上就被掐断了。

    杰拉琳的身份特殊,姜盈没有证据还真不能把人怎么样。

    这事儿她暂时就给放一边了,没想到事情自有天注定,该撞上的时候跑都跑不开。

    姜盈盛装赴邀请了。

    她还以为门口迎接的会是莱纳德,没想到却是杰拉琳本人。

    “少夫人。”杰拉琳给姜盈打开车门,又后退三步恭敬地行礼,一身合体的套装倒是一点看不出有了身孕的样子。

    姜盈下车,微点头已经是足够的礼数了。她并不想在总统府门口如何,于是便脚步不停地准备与杰拉琳擦身而过。

    在杰拉琳低垂的目光里,她看到了姜盈微拖地的长裙留下华贵的影子。

    姜盈的气场在她这里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正室。

    姜盈是海恩的合法配偶,单凭这一条,她虽身为总统秘书室的负责人,妥妥的正部级,在人家面前也得低头弯腰,而人家区区18岁就可以昂首挺胸光明正大的目中无人。

    这就是阶级!

    身份的阶级!

    别管它合不合理,它就是这样冷酷甚至残酷的存在着。

    看着姜盈的身影转过廊角,杰拉琳心里涌上的除了不甘还是不甘。

    ……

    姜盈先到她老婆婆房间看望莎蒂了。

    一进门,有侍女正在服侍莎蒂进食。吸食了过量笑气的莎蒂的神经中枢破坏严重,已经没有完整的思想意识了。自己无法进食不说,连别人喂她都吃得特别邋里邋遢。

    可是很奇怪,她居然还认得出姜盈。

    一见到姜盈,她立刻吐出了嘴里才喂进去的营养剂。大喊大叫,手臂乱挥,她现在是站不起来,如果能站起来,姜盈相信她一定已经扑过来了。

    侍女赶紧一边控制住莎蒂一边给姜盈道歉。

    姜盈并不在意,原来正面相怼的时候就没怵过,现在这种情况就更不叫事了。

    她其实还有点同情这位昔日第一夫人了,那么好的牌,她就是不走,就是原地不动,那都得是大部分的星际女人望尘莫及的奢望。但她可倒好,她就非得出来现她那臭到不行的牌技,活生生把天堂作成了地狱。

    人家小三就在这个家里大摇大摆地活着,肚子里还怀了你男人的孩子,而你却连知道都不知道了。

    多么可悲。

    “好好照顾她,辛苦了。”姜盈尽够了礼数就退了出来。

    一转身,她对上了拄着拐杖向她走来的莱纳德。

    莱纳德的骨伤终于好到一个程度了,至少不用再像原来那样只能躺在床上了。

    只是现在的身体好转对他来说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最能帮他的小舅舅死了,最爱他的妈妈变成了这个样子,本来对他宠爱有加的爸爸另有了重心,那个杰拉琳居然怀孕了。莱纳德几乎想得到当那个孩子出世,那么他很有可能沦为现在他大哥在这个家的位置。

    啊,他可能还不如他大哥。

    他大哥有本事,是机甲战神,他不是。

    他大哥不被家人重视也没关系,人家自有人重视,但他没有,没了家人重视的他,什么也没有。

    “大嫂。”莱纳德非常尊敬地打招呼,非常努力地把心里的羡慕妒嫉恨都压在了脚底下。

    他不知道如何守护住这个家,他必须找人帮忙。

    他大哥那里他不敢开口,他只能向姜盈求助。

    可是,现在这个一看就越加目中无人的姜盈还愿意帮他吗?

    莱纳德尊敬中难掩忐忑的目光看乐了姜盈。

    现在这个莱纳德让她有好感了,可能是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多太大,莱纳德明显地瘦了,都瘦到脱相了。

    这回不像海恩了。

    姜盈表示非常满意,不由露出了老母亲般的欣慰一笑。

    嗯哼,长嫂如母嘛,没毛病。

    ------题外话------

    感谢大乔和1274147463的票票~给我们小怂撕老公公小三的力量吧!哦哈哈哈~233333333

    另:说吃饭拍照这事儿啊,其实真的挺佩服美少女们都知道拍了再吃,我通常吃见菜上桌就吃货附体了,拿筷子就开搅。不过还不算晚,这时候想起来应该拍了。然而已经搅成猪食样了。就想,那下次再拍好了。等下次,重复gif。泪~特别痛恨自己没出息~嘤嘤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