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76 海恩归来:宝贝来艳遇啊?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军政司。

    今年的军考虽然比往年军考更加考出了实力和水平,但结果却是一只陌生的精神力幻兽出现了,而69军的现任星军和大家公认的接班人未来星军竟然都在政审中认为精神力幻兽属于对方,这事情可就大条了。

    克洛萨费尽心机就想让海恩的职业生涯就此夭折,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海恩最后会把局面扭转成这样。居然妄想把所有的锅都推到他派出的人身上,这怎么可以!

    事情已经开了头,就容不得克洛萨中途再更改计划了,他必须一口咬定,并且利用手里有限的证据指证海恩,否则惹祸上身的只能是他。

    于是任多少星司过来对他政审,克洛萨的说辞也没有变,他百分百怀疑那精神力幻兽狮虎兽就是海恩的。

    与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是海恩也在坚持着克洛萨长官绝对有问题,狮虎兽就算不是他的也跟他摆脱不了关系。不然为什么从考场准备阶段就有人可以潜入考场放置炸弹成功之后还能顺利逃脱?真正考试开始之后考场当中还能出现一个完全未登记在案的3s?

    海恩就算不能确认跟他交过手的人是谁,但他也明白了,克洛萨这是不惜要与他撕破脸明战了。

    跟克洛萨开战就不能像跟李尼塔那样出手开打了,这得靠脑子。

    于是无论多少星司在这几天内轮番轰炸,海恩都咬定狮虎兽另属于一个未登记在案的3s,而那个3s从各个线索来看,都跟克洛萨摆脱不了干系。

    军考的结果还没有看到,就先看到了自己人出了差子,一对一直关系很和谐的上下级居然“反目成仇”互相指证,这事儿对于军政司来说,比狮虎兽的存在还严重。

    军部最要求团结和服从,海恩在这一方面更是军中楷模。现在这一出闹出来,就像是一个乖孩子突然就干起了偷鸡摸狗的坏事一样让人接受不了。

    军政司的总老大,帝国第二个3s瓦格纳出场了。

    两百八十岁了,却一不眼花二不耳聋,身体和精神都很健硕。

    一个单独的房间里,瓦格纳和海恩见面了。

    一个280岁,一个32岁,两个的年龄差距很大,这就意味着海恩的成长过程中完全不会给瓦格纳的仕途造成什么阻力,所以在瓦格纳的眼里,海恩就是比孙子辈的还孙子的这么一个出众的小辈。

    “知道我很欣赏你吧?出身名门却没有选一条更安全更稳妥的路,而是实打实地进了军部为星际和平做贡献。你的能力,你的觉悟,我都很欣赏。也许我说这个话并不合适,但我还是决定告诉你,如果没有意外,若干年后你必定是69军的负责人,再有若干年,我这个位置也会是你的。”

    基因等级在那儿摆着,军功赫赫,能力突出,人品有保证。可以说瓦格纳看自家的后辈们都没像看海恩这么满意过,军政司的未来能交到海恩的手上,他绝对是非常满意。

    海恩特别端正的在坐在瓦格纳对面,两手撑在膝盖上,对于军政司的最高长官这么当面的夸奖一点激动没有,面部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无波。

    你想从他的脸上看到激动还是什么的,不可能。

    就好像瓦格纳夸的不是他一样。

    瓦格纳很郁闷,他一方面欣赏海恩这份镇定的心性,这要是别人,自己随便称赞一句那人都得高兴的忘了形恨不得当场跪下来表忠诚,结果这位可倒好,听着了跟没听着差不多。

    而另一方面,他又真的对这位机甲战神很无力。军政司虽然不像政部那群老王八蛋一样放个屁还得拐十八个弯,但必要的寒暄礼数还是要有的。这等将来海恩走到他的位子上了,到总统府去开会了,这么冰冷的态度肯定是会树敌的啊。

    瓦格纳叹口气,忍不住道,“你放松一些,我不是来政审的,我就是来跟你聊聊。我跟你的太祖父也是旧相识了,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太祖父一样,我们来一场亲人间的交流怎么样?”

    “是,长官!”

    应声很快很响亮,然而还是端正到像雕塑的坐姿,以及面无表情的表情。

    瓦格纳无力,怎么比他重孙子还难搞呢?

    “行了,就这么着吧。”自己也是傻了,海恩素来以刚正不阿六亲不认闻名,不然他一个政部最高长官的儿子也不会坐到军部的机甲战团团座位置上了。

    军政是一家,又不会真的变成一家,这个不成文的规定千古不变。

    “我听那几个星司说,你的推断是狮虎兽就算不是克洛萨的,也该是他所指派的人的?”

    “是。”

    “你曾经跟一个不为人知的3s交手?”

    “是。”

    “你亲眼所见前后有两个人出现在考场的监控室?”

    “是。”

    问题还是那些问题,就跟前几个星司得到的答案一样,无论瓦格纳问什么,海恩就是“是”字到底。

    他不会多说一个字,因为他所有的推断及支持的论据都在回到军部的第一天就整理成书面材料上交了。

    说多了漏洞也会多,从头到尾坚持一个“是”只会让他的可信度最大。

    他不知道克洛萨那边会有多少能证实狮虎兽是他的的证据,他现在就是拿自己的名誉在赌,赌上面比起克洛萨来到底更相信谁。

    闹到这么大不是目的,目的是借机弄到彻查的允许,他才有机会去查出什么来好扳倒克洛萨。这人必须不能再留!

    瓦格纳问得没了脾气,就像海恩所想的那样,在他和克洛萨的为人之间,其他人一定是更相信海恩的。

    三十二年来不曾有过任何人格污点,这样的人会空口白牙颠倒黑白诬陷别人?不像。

    但反观克洛萨,因为没有家世的辅助,从一介平民一路爬升到现在星军的位置,中间各种跟人明争暗斗,本人之野心勃勃心机深沉,谁又不知道?

    瓦格纳沉默半晌后道,“你的意思是,克洛萨在故意针对你?”

    海恩沉默,他的沉默就是默认。

    “那动机呢?他有什么动机要这样针对你?怕你威胁到他的位置?他已经过了两百岁了,这次到他任期满时必然是需要离开的,你才32岁,坐到星军的位置上还得早了些,他现在防得着你?”

    海恩终于开口,说出了一连串的数字。

    瓦格纳瞬间明白,那是军部给于每一个高级将官的空间保险箱。比普通的空间存储装置可严密多了,非本人密码很难打开。

    瓦格纳点开光脑,找到军部的空间保险箱管理界面,输入海恩说的保险箱号,再输入海恩稍后说出的密码,瓦格纳看到了一叠资料。

    “这次资料你没给其他星司看过?”如果看过了,他不可能没收到消息。

    海恩简单三个字解释,“不放心。”

    瓦格纳秒懂,作为在任时间最长的克洛萨,在其上面的阶层又如何不会有眼线。

    瓦格纳快速翻看了资料,看完之后就黑了脸。

    “n250星的星盗一到七号是克洛萨安排的?l星星狱长荒井是其前任小情,他的死亡跟李尼塔有关?李尼塔是克洛萨的现任小情儿?”

    李尼塔五十来岁,不跟海恩比的话,军功也是显赫的。以资历,以军功,也的确可以往上提一提了。

    海恩跟李尼塔的年龄差距不大,可不就是最大的威胁。

    如果李尼塔跟克洛萨真有一腿的话,那么克洛萨从李尼塔的角度出发对海恩出手那必须也算是动机明确。

    瓦格纳很愤怒,海恩甩出来的证据太详细太清楚,他想怀疑是作假都立不住脚。而他最看不上的就是爱吃窝边草的兔子!

    你喜欢男也好,女也好,出了军部你随便找,没人管你喜欢一个还是多个。但在军部就是不行!军部一向自视甚高,一看不上政部那些只会耍心机的政客们,二就是看不上那些政客们在外面装得仙风道骨,其实一肚子的男盗女娼。

    他的地盘居然出现了这种“办公室恋情”,瓦格纳觉得这是对他这个最高长官的侮辱。

    本来在海恩和克洛萨的天平上,海恩的分量就是相对比较大的那方。结果现在好了,瓦格纳完全倾向海恩了。

    房间内一通压抑的沉默之后,瓦格纳很快做下了决定。

    “单凭你的这些证据并不足以证明这次军考的事故是克洛萨的主因。”

    海恩懂,否则他早就上交这些证据了。

    瓦格纳心里憋气,这种会被人认定为道德瑕疵的行为,顶多在上升的途中受限罢了,但你要说因为这种行为就给人从原位置上砍下来,它也一样站不住脚。毕竟在正事上,克洛萨从未失职。

    身处高位,不是在手的权力大了就能随心所欲想怎么做事就怎么做事的。位置越高,每一举一动才越要求师出有名。

    “你越级揭发上级,这属于程序错误,理应受到惩罚。但考虑到你揭发的内容的确事关重大,我就不重罚了。你停职思过一阵子吧,检讨报告请在一月内完成并且面交于我!”

    “是。”海恩起立敬礼,飘了几天的心终于安全放回了原位。

    他明白,这是允许他暗中调查的意思了。而这个结果,已经是他计划里最好的结果了。

    从军政司出来天已经是深夜了,但海恩还是决定回家。

    他小媳妇一定很担心他。

    嗯,不提前打电话了,到家直接给她一个惊喜。

    ……

    总统府,晚餐时刻。

    曾经的满桌子土蛋蛋再次恢复到了营养剂霸桌的局面。

    桌子的首位上坐了亚历山大,旁边侧位本该是莎蒂的位置上坐的却是杰拉琳。莱纳德的位置原来是在莎蒂的旁边,可现在换上了杰拉琳,他哪还有心情坐过去,他就坐到了对面本该是海恩的位置上。

    姜盈是两个都不想挨着,但只能二选一的情况下,她还是选了莱纳德。

    在有可能转正的继婆婆和虽然烦但至少现在战线统一的婆家弟弟之间,姜盈觉得这阶级立场还是要选对的。

    看着对面的杰拉琳一身职业套装却小女人韵味尽现的照顾着亚历山大吃喝,姜盈在辣眼睛之余也再一次感受到了她老公在总统府的地位。

    上次海恩说过杰拉琳不宜出现这私宅里,于是杰拉琳就算来了也得再灰溜溜地退出去。

    而现在海恩不过一时不在,相信莱纳德也不会没有表示过杰拉琳没资格出现在这里的意思,可是人家还是出现了。

    还是以这一样副明显女主人的姿态。

    姜盈心里惊叹,这经历过职场历练的女性就是比她那原装的只会宅斗风的老婆婆手段高出不是一点半点啊。

    进食的气氛很压抑,亚历山大不是感觉不到来自莱纳德和姜盈的不满,但他,不在乎!或者说,他就是想借姜盈和莱纳德的不满来彰显他身为一家之主的绝对威严。

    我是总统,我是一家之主,我是你们爸爸!你们有什么不满都得给我憋着!在我面前,你们没有表达不满的权利!

    姜盈到底不是海恩,她的存在还不足以震慑到亚历山大。

    杰拉琳就是抓住了机会的完全受益者。不管亚历山大允许她上桌的原因是什么,反正结果是她上桌了,并且坐在了女主人的位置上!

    杰拉琳很聪明,无论她心里怎么想着杀杀姜盈的威风,但她永远不会当着亚历山大的面。亚历山大欣赏的就是她的干练与安分共存,所以公事上她表现出来的永远只有干练,私下里则永远只有安分。

    所有人都看出了她的企图又如何?她不说,那就是诬蔑!她只是一个小女人,有心爱的人和孩子真的足够了。

    杰拉琳给自己的定位特别精确,执行起来也是半点不允许出差子。

    亚历山大偶尔也会怀疑她是不是想利用孩子上位,但很快就不当回事了。女人嘛,有那种奢望也不算过分不是吗?谁让他就是这么的魅力十足让人扒住就不想放呢?他可是总统,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杰拉琳对他没有期待那才是假的。

    男人的虚荣感,加上感受到的来自姜盈和莱纳德的不满,亚历山大真心觉得这顿饭真是吃的有史以来最开心了。

    亚历山大还有心情跟姜盈拉话常了,“听说你的食货帝国停业整顿了?”

    姜盈把刀叉规矩放下,这才礼貌应答,“是。”

    “原因找出来了?”亚历山大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杰拉琳。

    杰拉琳温温柔柔地笑,半点不露慌张的神色,亚历山大对此满意地回了个笑。

    姜盈也笑,“是。”

    “哦?那原因是什么?”

    “抱歉爸爸,暂时还不能说,因为还不能完全确认。”

    “你还要查?”亚历山大误会了,神色不悦道,“你还没有长教训吗?痛快结束了做点别的吧。对了,你军考结束了不是吗?听说成绩不错。那么很快就会进入军部了吧?虽然我对你的选择持保留态度,但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就应该认真对待。进了军部后哪里还有时间在外面张罗什么?n250星的开发权回头你拿过来,我找专业人才帮你们打理。”

    说着说着很自然就又扯到了n250星的利益上,姜盈也是很佩服这位总统的逻辑之清晰。

    但还是么用。

    “感谢爸爸的关心,但真的不用了。现在的军部并不阻碍服役的军人有自己的副业,只要不影响正常的训练任务。食货帝国当初建立的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给您二位养老提前准备的,妈妈现在的身体又是这样,您是又当爸又当妈,我们这些做小辈的如果连自己的事业都还要您费心打理的话那可真是太没脸了。反正我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姜盈绷着小脸特别认真的回话,好像亚历山大再坚持就是在侮辱她一样。

    亚历山大被噎得一口红茶含在嘴里愣是没咽下去。

    他还健健康康正值壮年,你动不动就提养老是几个意思?什么叫又当爸又当妈?在旁边就有一个不是妈的女人的存在下,这话就是打脸啊!

    莱纳德都没敢这么当面无礼过。

    杰拉琳的表情也无法保持自然了,这其中某些话可不就是冲她来的。心里骂姜盈故意找茬儿,可是脸上还得笑,还得装什么都听不懂。

    她不能说话,她说了话就是给了姜盈接话的由头,她一点都不想姜盈跟她在饭桌上呛呛起来。姜盈的狂,姜盈的敢说话,她也是耳闻已久。

    莱纳德说话了,“爸爸,对比大嫂的表现我真是太惭愧了,明明我比大嫂还大一岁的。您看我现在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我不想再像以前那样混日子了。我妈和我小舅舅留给我的产业请交给我自己打理吧,我也想为您二老的养老提前做准备。您过去不也一直说希望我多锻炼锻炼尽快像大哥一样像个男人吗?我现在想明白了!您一定会支持我的对吧?”

    自小被惯到都愧对自己s级基因的莱纳德,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打击之后,终于成熟了。

    第一学会的就是如何把自己的在自己羽翼未丰之前先好好的藏起来,第二学会的就是借力打力。

    看到姜盈的表现他才惊觉自己前些天找到亚历山大的办公室跟亚历山大拍桌子对吼要分家的行为有多幼稚。

    这是他家,这里有他妈,小三抢了他妈的男人还要抢他的家,做梦呢?

    当他确定了姜盈也没有坐看小三转正的意思后,他就镇定了。

    这种信心也不知道怎么产生的,反正他知道姜盈和海恩要是不想让小三上位成功的话,那么小三就一定不会成功。

    原来看到同桌有杰拉琳,他不是摔刀叉就走就是大吼一通后再摔刀叉走。

    但现在,从姜盈身上他学会了什么才叫胜者的姿态。

    你坐的是女主人的位置又如何?我无视你,我不承认。侍者们再怎么高看你有用么?这个家的态度可不是哪边人多就哪边说了算的。

    到底是天生自带s级基因,莱纳德的成长速度简直是肉眼看得分明。

    亚历山大都为之精神一震。

    莱纳德是他从小宠到大的,他付出了父爱可不是弄假的,他自然希望看到莱纳德像个成熟的人一样的表现。

    退回那么几步,如果不是莱纳德太过不争气,他也许根本不会允许杰拉琳还怀着这个孩子。

    莱纳德现在说话的内容虽然也让他生气,但现在表现出来的镇定态度却让亚历山大非常满意。再一想前些天拍着桌子跟他对吼,亚历山大都要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被人冒充了。

    他这个曾经疼爱过的小儿子终于长大了。

    亚历山大欣慰道,“你终于懂事了!不过有些事情你还不宜开始的过早,学业不是还没有完成吗?你毕业之后再来跟我谈这些事情就好。”

    欣慰归欣慰,手里的产业却是不能轻易交出去的。

    戴维斯名下的星际第一营养剂生产集团,其中多半股份是亚历山大的。只不过亚历山大因为总统的身份不便出面,这才把其中的股份一半写在了莎蒂名下,一半写在了莱纳德名下。

    如今戴维斯过世,莎蒂变成了那样,亚历山大可算把大权都拿回了手里,现在让他交出去?怎么可能!就算是曾经那么宠爱的小儿子也不可能。

    莱纳德早就看明白了,只不过到了今天才能理智面对,“爸爸,我十九了,已经过了法律上规定的能自主打理自己名下所有产业的最低年龄十八岁。爸爸,我爱您,我并不想通过法律程序拿回自己的东西。”

    他这是威胁!亚历山大不敢相信,才欣慰儿子长大的自己居然连一顿饭的时间都没过就收到了来自长大的儿子的攻击。

    “莱纳德!”亚历山大怒起拍桌,他们这样身份的人能轻易走法律程序吗?

    莱纳德这回倒像前些天的亚历山大一样镇定了,“爸爸,您别激动,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终于明白自己也该为这个家做点什么了。过去被您宠着的我,让现在的我每每想起都惭愧万分。我不能再那样了,我也是……”

    眼神故意晦涩地扫过杰拉琳的肚子,“我也是要当哥哥的人了,我也想像大哥给我做榜样一样给未来的弟弟做个好榜样!十九岁之前我做的不好,但十九岁之后,我想做好。我想变得像大哥一样,像爸爸一样!”

    这倒是真话,如果他像海恩一样有实力,现在杰拉琳哪里敢上他家的饭桌给他脸看;如果他像亚历山大一样有权力,亚历山大又哪里敢训十九岁的自己还像训九岁的孩子一样!

    野心,是每个男人骨子里的东西。只不过有的人长出来的早,有的人长出来的晚。

    莱纳德在养尊处优了十九年之后,终于也长出来了,而且一长出来就是不容人忽视的高度。

    杰拉琳突然就吃不下去了,她以为这个家里莱纳德是最不需要花费心力对付的一个,可今天莱纳德就给她上了一课,姓墨尔顿的就没有一个好惹的。

    她的孩子才多大,没有正式的名分,脱胎换骨的莱纳德岂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做手脚?

    阁下,救救我们的孩子。--杰拉琳求助似的看向了亚历山大。

    然而现在的亚历山大哪里有心情看她。

    看着消瘦的不像样子的莱纳德,亚历山大的心情可谓是五味杂陈。原来五官像海恩的时候没有海恩的感觉,现在不像了,倒给了他一种海恩的感觉。

    这种感觉该是骄傲的,可他现在却只有堵心。

    谁听不出莱纳德话里话外的讽刺?像他一样?像他什么样?像他一步一步也要爬上总统的高位么?如果莱纳德真能实现这样的理想,亚历山大相信到时他迎来的绝对不是来算自莱纳德的感谢。

    养猫是宠,养虎是患。他怎么就给疏忽了呢!

    “你先下去。”亚历山大对着杰拉琳说道。

    杰拉琳心痛到不行,但还是乖乖地行礼后退下了。

    再看向莱纳德,亚历山大不由缓了口气,“我知道有些事情要你现在接受有些困难,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还是希望你能成熟地看待。你看你的妈妈已经这样了,总统府是需要一个女人来里里外外地打理的,杰拉琳很胜任这份工作,我希望你,你们,都能站在大局的角度上理解一下我的决定。”

    听了这样的话,姜盈和莱纳德虽然没有交流,但他们此时的想法是一致的。

    这样的亚历山大让他们恶心。

    这跟莎蒂变成这样有关系吗?在这之前不是已经就有了杰拉琳和肚里的孩子吗?

    但他们现在谁都不会明着说出来。

    曾经因为家事都闹到了跳楼地步的姜盈现在说:“爸爸,这是您的私事,我们做小辈的不好干涉,也没有资格干涉。您开心就好!只是这一家住两个女主人总是对颜面不好,要不您看这样,我还是把妈妈接到我那里去住吧?”

    前些天还在跟亚历山大拍桌子的莱纳德这回道:“爸爸,我同意大嫂的意见。现在真的理解您既当爸又当妈了,能有人来照顾您的生活,我们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懂事的拦着了。妈妈那边我帮您去开解,她那么爱您,总会理解的。”

    如果这是姜盈和莱纳德的心里话,亚历山大现在能高兴地出去果奔星际一整圈。

    但这怎么可能是!

    于是这一口一个带着“爱的名义”的软钉子专往亚历山大最敏感的神经那块扎。

    把莎蒂接出总统府算怎么回事?外人要怎么看他这个总统?有新人忘旧人,老婆直接给了儿媳妇养?

    他是想要杰拉琳肚子里的孩子,但理智状态的他从来没有想过给杰拉琳名分。

    姜盈又道,“爸爸,这样的事情老瞒着对谁都不公平,而且当肚子一天天大了,当孩子生出来,瞒也瞒不住的。请您尽早做决定!”

    渣男!两边的好处都想占,却又不想让自己的名誉受损半分,真是极品渣!

    亚历山大被姜盈的催促弄得有些下不来台,“你什么意思?是不想让这个孩子出世吗?”

    莱纳德接过话,“爸爸你误会了,生下来就是我们的血缘亲人,我们怎么会扼杀一个孩子的出生机会?”

    该死的是制造孩子的渣男!

    “我想大嫂的意思是,如果爸爸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决定的话,不如我们送她去外星球养胎?您随便给个外派的理由很容易不是?等孩子生下来了再接回来就是了,名分暂时尴尬不怕,时间长了总会被世人淡忘的。最要紧的是,我们墨尔顿家族的孩子没有流露在外不是吗?”

    你不就是只想要孩子不想要人吗?以为谁看不出来呢?

    只怕杰拉琳不是看不出来,不过就是还存着一点侥幸的心理企图徐徐图之罢了。

    姜盈点头,“是的爸爸,莱纳德所说的就是我想说的。我们都是墨尔顿家族的人,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我们绝不会因为个人情感就枉顾家族的利益的。”

    她能看得出来莱纳德在借她的力把她当枪使,但没关系,外敌当前,家庭的内部矛盾自然可以先放一放。

    有姜盈和莱纳德的一唱一和,在他们充分表达了和亚历山大统一的“要孩子不要人”的立场之后,亚历山大被说服了。

    他为什么允了杰拉琳上桌,当然不是为了给杰拉琳立威,他是为了树立自己的一家之主威严。

    现在威严树得妥妥的,他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当然他也想到了姜盈和莱纳德会不会是缓兵之计,等把杰拉琳送走之后,他们再暗中动手脚。但亚历山大自信地不当回事,他的个人安保机制还是值得依赖的。到时候再小心一点,多派一点人看着,他们三个羽翼未丰的小崽子能翻出什么大浪来?

    晚饭的最后,初步达成统一观念的三个人愉快地谈起了杰拉琳应该去哪个星养胎的事情。

    此时餐厅隔壁的一个房间内,老凯伦正把餐桌上进行的谈话内容一五一十地向海恩汇报着。

    完后道,“海恩少爷,那您还过来吗?我去通报一声阁下,相信他愿意等您来。”

    海恩其实就在离总统府不远的路上,他衣服没换澡没洗就急哄哄往家赶,谁知迎接他的却是空房子一座。

    姜盈不在。

    调了女王和骑士的记录出来看,这才知道姜盈是去总统府了。

    他又出来上车驶往总统府,担心姜盈有什么意外就在车上拨通了老凯伦的电话。

    本来是准备去的,但现在听老凯伦说完他又不想去了。

    一不想看到亚历山大那张脸,二怕见到莱纳德后控制不住地先一拳打出去。

    挺会借力的啊?外婆家那么多舅那么给他撑腰的他不用,他倒是精的知道找最有用的。

    海恩烦躁地解开领口的扣子,把悬浮车停在了路边。

    “不去了,但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是。”

    “把他们决定送杰拉琳去外星养胎的事情透露给杰拉琳知道。”

    “什么?那怎么行!杰拉琳如果提前知道了,她要是想跑怎么办?她……啊,海恩少爷英明!”

    老凯伦说着说着自己明白了。

    可不为的就是让杰拉琳想跑!

    她不跑,别人怎么追。不追,怎么出意外?

    海恩把悬浮车所有的透明窗都换成了非透明的,又遮了明显的标志,这才驾驶椅放倒,开始闭目休息,顺便等归来的小媳妇儿。

    对姜盈出了手还想保住孩子?做梦呢?

    杰拉琳只要不正式上位,如果没有对姜盈的食货帝国出手,海恩基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还不值得他早早就下手除了。

    可惜杰拉琳碰了海恩的逆鳞。

    她永远不知道海恩对于自己向姜盈做出的守护她的承诺是多么认真和严肃。

    ……

    姜盈并不知道海恩已经回来了。

    吃完了饭,告别了亚历山大,拒绝了莱纳德的送她提议后,姜盈就自己开着悬浮车往回走了。

    没有海恩陪着,除非必要,她是一秒钟都不想在总统府多待。

    老凯伦本着服从少爷的天职,愣是忍着没提前告诉姜盈海恩就在路上等她。

    于是当姜盈开到半路上,突然有辆悬浮车从上面的车道直坠而下时,她的心跳都要吓停了。

    时值深夜,周围并没有车了,姜盈也不怕躲避时会撞到其他的车了。手中转方向盘快,同时脑子更快。

    杰拉琳反应这么迅速吗?打击报复都等不到自己回家?

    天真!不管来人是谁,把命赔给姑奶奶吧!

    转到安全地带迅速停车,打开天窗,姜盈如猛虎下山就扑了出去。

    微长的礼服裙被夜风完全掀起,姜盈又白又直的长腿外泄无余,齐大腿根的黑色打底裤也一应暴露了出来。

    海恩前一秒看到大白腿时是郁闷的,你说他抽什么风开这种玩笑啊?幸亏现在周围没人,不然自家的东西都让别人看了。

    而当他后一秒看到姜盈的打底裤时,他就只剩下一脑袋的黑线了。

    美女穿礼服,哪个会像姜盈这样里面穿那种古板的黑色打底裤啊?美感性感一下子全没了好么?

    姜盈在半空中时就从空间里取出了随身的钨刃。小样儿的,还知道把悬浮车的一些标志性特点遮掩。是怕被路控智能拍下线索吗?老娘今天就一刀避开你的悬浮车!看你怎么伪装!

    姜盈杀气腾腾地扑过去,钨刃正要下劈啊,对面的悬浮车天窗打开了,一只大手出来冲她一挥。

    姜盈愣了愣,嘤咛一声就着原来的姿态就跳进了人家的悬浮车里。

    看着入怀的女人还高举钨刃的凶猛姿势,海恩有点头疼。突然兴起想开玩笑也是想着试一试姜盈的应变能力,就现在看来,能力不错,正经3s级。

    姜盈的脑袋还没回过神来呢,突然见到海恩只有高兴。

    “老公你回来了?什么时候?你怎么不先打给我?如果知道你今晚回来我就不去总统府了。老公--”

    兴奋的不行凑近就想亲亲,看到自己手里还举着的钨刃了。

    看到钨刃就想起来自己为什么扑过来了。

    “老公你搞什么?”姜盈拉下了脸,“你刚才吓死我了好吗?我要是没有反应过来岂不是会撞上?”

    海恩:“我错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知道错了也不行!太让我后怕了!你得写一万字的检讨给我!”

    “我想你了。”

    “……你你你想我了也不能做那么危险地动作!那好吧,九千字,不能再少了。”

    “我爱你。”

    “……海恩墨尔顿,这话怎么能随便就说出口!”

    “你不喜欢?”

    “……”当然不是。

    姜盈蔫了,目光特别幽怨地看着海恩道,“你上辈子铁定是情圣!”

    海恩:“那也一定只是你一个人的情圣!”

    姜盈:“……”

    完了完了,她现在居然想着就是为海恩肾虚而死都无怨无悔了。

    半晌,姜盈视死如归道,“小哥哥,我们回家吧。”

    海恩邪魅一笑,“好的,宝贝儿。”

    ------题外话------

    感谢金恩雅的票票~今天这章没能写到要点我也很遗憾啊~2333333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