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77 情趣内衣和戒指,但媳妇儿最美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海恩清心寡欲地活了32年,从来不知道自己开了荤后会是这么一个腻歪的画风。看见人就想往怀里拉,拉进怀里了就想上手,上了手就不甘心还隔着衣服,扒了衣服就是礼貌的先硬为敬。

    按说也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体位没有解锁过?他怎么还是每次看到姜盈脑子里除了黄色废料还是黄色废料呢?

    是不是太堕落了?

    还是他家小媳妇身上带毒?

    思想这么一跑偏,海恩的手劲就松了,姜盈赶紧借机挣扎出海恩的怀里坐回了副驾驶的位置。

    不是没在车上做过,但每次做完都后悔。老急得逮哪儿就在哪儿办,她是不是太饥渴了?虽然也自知没有多少节操留下了,但姜盈还是想,能救点还是救点吧。

    “老公,先回家!回家再……好吗?”

    海恩同意了,一边启动车子一边继续疯狂着内心戏。

    其实肾上腺素没有完全击退理智的时候,他也做过挣扎,例如曾经昙花一现的开工日程表。然而事实证明,跟自己的生理渴望做斗争那就是自己送上脸主动找扇。

    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海恩就一个感觉,脸疼。

    所以再后来为了拯救自己的脸,海恩就自动阵亡了。

    而且阵亡得特别甘心情愿,特别没有自尊,一点没有“投敌卖国”的羞耻感。

    眼角余光扫一眼今天明显特意打扮过的小媳妇,海恩心痒痒,“宝贝儿,再叫一声小哥哥来听听?”

    “……”姜盈不想叫,被动叫总觉得更羞耻。

    “真不叫?”海恩的大手沿着姜盈的礼服裙开钗往里探。

    姜盈吓得连忙伸双手紧紧按住,同时脱口而出,“哥,小哥哥!求别闹。”

    海恩遗憾地撤出自己的手,顺势抓了姜盈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再叫。”

    姜盈:“……”

    这特喵的什么变态习惯!

    “嗯?”海恩嗓音一压,眼角一挑,姜盈立马妥协。

    “哥,小哥哥!哥哥--”好想抽自己耳光,她怎么就这么怂呢!

    海恩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抓着姜盈的手覆在心口处,耳边是绵延不绝的“小哥哥”,这心里别提多爽了。

    谁投敌卖国了?他是投了敌,可他拿下了对方国的头领。

    他是哥!是占便宜的那位!有什么好羞耻的!

    其实悬浮车能改成自动驾驶,但海恩这次没有。漫漫长夜,荤事老套,作为人家的男人,不致力于开创新世界实在说不过去。

    “宝贝儿,我有一个大宝贝给你看啊?”

    ……

    没有最流氓,只有更流氓。--这是姜盈结婚后一天比一天的,泪的感悟。

    随身空间装着豪华king床算什么呀,全套洗浴设施更是不值一提,人家机甲战神的随身空间里还装着情趣内衣!

    还不只是一套!

    当姜盈听到那句“大宝贝”面色通红心梗发作张嘴就要骂“变态大流氓”的时候,人家海恩从空间里取出了一件内衣。

    跟原来在家里的性感风不同,这次是毛绒动物风。

    款式保守,还是半袖,小兔子图案也可爱,每一条边缘还都做了毛绒边。如果只看到这里,那么每个人都会觉得这就是哄孩子的儿童睡衣。但!是!再加上那有着长长耳朵的发箍,有着短短尾巴的内内,这哪里是什么儿童睡衣,分明就是兔兔情趣内衣。

    精彩都在后面,前面有多保守,后面就有多暴露,全是透的。

    姜盈看得眼睛直抽,半天没回过神来,其实脑袋里疯狂刷屏,她家老公怎么就越来越跑偏了呢?怎么就跑偏了呢?

    海恩却误以为姜盈不满意,“不喜欢?那换一套?”

    这次换了一套,驼色系,图案是小松鼠。

    姜盈虎躯一震,直接示意海恩把衣服的背面转给她看。

    等海恩把衣服转过来,果!然!小内内后面又是全透明的,而且后面还有一条蓬松柔软的大尾巴。

    那毛色,那质感,看着都溜光水滑,让人忍不住就想上手摸一把。

    姜盈狠狠地攥紧十指,不能摸!绝对不能摸!表现出一点喜欢的样子她的节操就彻底清仓了!

    海恩:“还是不满意?没关系,我们还有别的选择。”

    姜盈:“……”

    我能说一点都不想要这种选择吗?

    海恩求快,唰唰唰把早就定好但今天才收到的货都摆了出来。

    姜盈开眼界了。

    有小熊的,小鹿的,小企鹅的,小狐狸的,后面的姜盈实在没眼看了,辣眼睛。目测一下怎么也有十来套之多,虽然图案变化多样,但画风倒是保持了高度的统一,那就是看正面,可爱;看背面,放荡。

    海恩还在那惋惜,“对不起,宝贝,那阵子有些忙,也就忙里偷闲设计出了这十来套。”

    ……十来套还少么?啊不对,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你忙就忙好了,谁让你抽空还设计服装了?你要真的压抑不住设计的冲动那也行,你能不能设计点高大上的正常人能穿的?

    姜盈都快抽成羊癫疯了,她老公这是养成了什么奇怪的业余爱好!

    “别想让我穿!我绝对不穿!”姜盈不罗嗦,特别有气概地开门见山就表达了自己非常坚定的立场。

    海恩正经脸:“为什么不穿?你穿起来一定很漂亮!”

    那也不穿!“你你你,你不正经!”

    海恩更正经脸了,“难道你更喜欢我在家里的时候跟像在上班一样正经?”

    “……”她怎么觉得她说是或者不是都不对劲儿呢?

    海恩沉默半晌后突然恍然大悟,“原来你是更喜欢先前那种成熟性感款的吗?”

    姜盈惊恐抬头,没有!绝对没有!她急摆手想否认,但还是没有海恩动作快。

    又是一堆情趣内衣从空间掉落,这次全是成熟性感款的。

    布料能省则省,能用带子就绝不用扣子,能全透就绝不多遮一分。

    姜盈想晕过去。

    呵呵。

    “老公,你这储存空间真大啊。”

    “不大,这样的衣服顶多再装百十来套就装不下了。”

    “……老公,你的储存空间装这些合适么?”

    “不是我的储存空间。”

    “什么?”姜盈没听懂。

    海恩:“是你的,我特意为你储存内衣而另外购买的新储存空间。专门用来储存内衣的,自带清洗和消毒装置。诺,就是这个戒指,给你。”

    一个红丝绒盒被海恩扔进了姜盈的怀里。

    姜盈打开,那是一只特别漂亮的猫眼石戒指。

    纯黑,一点杂质都没有,只在正中间的位置晕开了一道亮光,像光脑记录档案里的星空银河,璀璨闪耀。

    这种矿石早就绝种于古地球时期了,现在能到手的,如果不是仿的话,那么这价格就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至少一定比这一堆情趣内衣值钱多了。

    然而她老公却把情趣内衣当成了珍宝,真正的珍宝猫眼石却像随便扔东西一样扔给了姜盈。

    海恩:“不喜欢?”

    “哪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喜欢了?我喜欢的很,好吗?”把“很”加重证气,姜盈把玩着猫眼石爱不释手。这是继结婚戒指后海恩第一次送她戒指,这个戒指的意义简直都要媲美结婚戒指了。

    姜盈幸福得想哭。

    海恩:“喜欢那就穿给我看。”

    “哎?”

    “穿啊?”

    穿?看着腿上一堆没节操的情趣内衣,姜盈试图解释,“老公,不是,你误会了,我是说喜欢这猫眼石,不是喜欢……”

    “这是一套的。”海恩打断姜盈,态度强势,“要么全要,要么全不要。”

    姜盈:“……”

    海恩:“来,宝贝儿,告诉我你的选择。”

    姜盈:“……”

    摔,她什么时候有过选择权了?他就没给过她选择权!

    ……

    姜盈回家后还是先选了那套小兔子的。倒不是因为这个最可爱,而是姜盈有所企图,她经过理智而客观的全面分析后,小兔子最适合撒娇。

    不都说会撒娇的孩子有糖吃么?她得努力。

    一回合之后姜盈强撑着没睡着,她晃着长长的耳朵求海恩。

    “老公,我真的不喜欢这种毛绒的情趣衣服。”

    “我喜欢。”

    “……老公!”姜盈炸毛,“你不能用你的喜好来决定我的喜好!那我还喜欢你穿这样的呢?你穿给我看么?”

    海恩将姜盈的手指连带着猫眼石一起含进了嘴里,“你设计,我就穿!”

    姜盈:“……”

    她真的没想深想的,但脑袋这玩意儿吧它说转就转有时候真的不受人控制。随便一脑补就是她和她老公穿着一对兔子情趣内衣在家酱酱酿酿又酿酿酱酱各种不可描述各种没有下限。

    然后一个不小心消息走漏了出去,星网头条:震惊!闻名星际的3s夫妇在家里居然是那样的爱好独特……

    姜盈生无可恋地闭上了眼睛,大哥,你赢了。

    ……

    第二天姜盈是被亲醒的。

    上唇下唇轮流在被含着,吮着,轻啄着,细碾着。被人珍视的感觉让姜盈不及睁眼就先暖暖地笑了。

    “老公别闹,让我多睡一会儿。昨晚前半夜战别人,后半夜战你,我就是3s也受不住啊。求让我睡。”

    “没不让你睡,你睡你的,我亲我的,不妨碍我。”

    “……”可你妨碍我睡觉啊!“老公,你今天不急着上班?”

    “嗯,我有一个月的休假。”

    海恩这种身份的人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有这么长时间的休假的,上次结婚的婚假才几天?

    绝壁出问题了。

    姜盈吓得睁眼,“你受处分了?考场的事情被发现了?他们要把你革职查办吗?在你和克洛萨之间,他们选择了相信克洛萨是不是?老公,要不今晚我去把克洛萨……”

    姜盈做了个杀人灭口的动作,肃杀的眼神表明着自己绝不是说说而已。

    海恩:“……”

    虽然是很感动,但他家小媳妇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嗜杀的呢?戾气好像是有点重呢。幸亏他提前收在身边了,不然放出去绝对是一大祸害。

    海恩叹口气,把本不应该说出口的政审总结了几个要点给姜盈听。

    姜盈放心了,“一个月足够了,没有证据我也能给他安上证据,老公放心,我帮你!”

    海恩心里想他小媳妇黑起来真可爱,张嘴却说,“不要总想着走歪门斜道,我们可是正经人家。”

    姜盈不说话,就斜眼看着海恩,那意思:你嘴里出来“正经”两字你不觉得可笑吗?

    海恩一巴掌抽在某人臀尖上,真是胆儿肥了。

    “清醒了?清醒了就起来晨练。”

    夫妻对打这种良好的生活习惯那必须保持下去,无论是晚上还是白天。

    姜盈大汗淋漓,心疼自己,“晚上喂肉,早晨喂拳,我这是多苦的命啊。”

    海恩放出小兽爷,让小兽爷给姜盈踩背,“也就是我了,换个人你试试?早被你喂死了。”

    姜盈:“……”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呢。

    看来脸大也是天生注定的般配啊。

    幸福到想不务正业。

    难得海恩有休假,姜盈的懒筋疯狂长。

    “腿疼,肌肉疼,哪哪儿都疼。我也要休假!”海恩在厨房忙,姜盈就蹭着海恩的背撒娇,“就一天,就请一天的假好吗?我哪儿都不去,就在家里陪你腻歪一天好吗?在家里,只有你和我,你随便怎么样都可以哦?”

    怕海恩严谨的工作态度发作不答应她,姜盈一上招就直接奉上了自己最大的诚意。

    海恩回头就是一个扣指敲在姜盈的脑门上,“哪哪儿都疼还让我随便怎么样都可以?那你是疼还是不疼?”

    “……哎呀这种细节不重要。”姜盈抱着海恩的腰蹭得更努力了,“军考的结果出来后我会没有意外的进入军部吧?虽然跟你是工作环境统一了,但想也知道不会太有机会像现在这样轻松了。你真的不想抓紧最后这一个月的时间跟我巩固一下夫妻感情?机甲战团那可是小鲜肉们聚集的重地,到时我看花了眼,你让我看你我都不稀得看了。哼!”

    海恩镇定自若,“他们比不上我。”

    语气都没有半点激动的样子,哥就是这么自信。

    姜盈恨得牙根痒痒,这男人的自信每每都想让她套麻袋。

    “乖,去餐桌那边坐着等,一会儿就好。”海恩把处理好的土蛋蛋往烤箱里送,“你是去食货帝国上班还是去学校上课?早饭后我送你。”

    这话出来姜盈就知道今天请假无望了,恹恹松开海恩的腰,也没心情蹭了,“食货帝国已经停业了,我去学校。”

    “停业?有那么严重吗?回来这么长的时间了你还没有找出原因?”

    “那倒不是。”姜盈靠在餐桌边上,虽然精神恹恹,但还是尽可能完整地把小银杏的话重述了一遍,又把学校的事情也补充了一遍,“老爷子想让我带队去一趟n250星,我刚好也想去实地看一下土蛋蛋的生长情况,越往后越没有时间,不如在这一个月内完成。”

    海恩点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个计划可行,你尽管放手去做。”

    姜盈不无期待地说,“老公你这一个月刚好有时间,要跟我一起去一趟吗?”这也算蜜月旅行了吧?结婚时没有,结婚后更没有时间有,都不做梦了,现在机会又来了。

    想到这儿姜盈又兴奋了,不请假就不请假呗,她有别的机会也是一样的。

    海恩对着姜盈期待的小脸说不出拒绝的话,“表面上看我是有一个月的假期,但实际上,这一个月的时间内,我的任务只重不轻。不想骗你,我只能说,我会尽力加快追查事情的速度。你的时间不是还没具体定下来吗?等定下来了,我如果可以,一定陪你走一趟。但现在就答应你,那就纯粹是哄你了。”

    别看夜生活方面海恩对姜盈那是各种没有底线的诱哄,但要是说到正经事上,海恩的行事原则还真没改变过。

    姜盈被管的一点脾气不敢有。在她家,她从来就不是那个有大权的人。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时,烤箱那边好了。

    “吃啊?不饿?还是饿过劲了?”看到姜盈居然没有狼吞虎咽,海恩疑惑地问道。

    姜盈眼里极快地闪过一丝坏笑,她说怎么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大事,现在想起来了。

    “啊,吃,当然吃。”

    还吃得快呢,姜盈几大口把土蛋蛋扒拉进肚里,然后就往外跑,“老公,不用你送,我自己开车上学。你要是想我了就随时打给我啊!在我这里,你可比学业和事业加起来都重要!只要你有需要,我随时都能请假回来陪你!爱你哦。”

    姜盈边朝海恩比心边出门走了。

    哈哈,有的是人代我向你说肉的事情,我就等你来学校亲自接我!哼!

    海恩被比心比的一头雾水,他家小坏蛋这是又冒什么坏水呢?

    想了一会儿没想通就放弃?那不是海恩。

    海恩把女王和骑士召过来,“夫人这几天在家有什么异常没有?”

    女王和骑士齐答,“没哭,没崩溃,没摔盘子摔碗狂打健身沙袋。”

    这是海恩根据姜盈以往的表现给女王和骑士提前设定的关于姜盈是否异常的标准,分别是哭,崩溃,摔盘子摔碗狂打健身沙袋。

    海恩边吃土蛋蛋边分析,那是什么呢?

    “回放这些天家里的情况。”

    为了节省时间,女王是正着放,骑士是倒着放。海恩就坐在他们的对面边吃边看,然后看着看着就吃不下去了。

    姜盈居然在吃肉!

    不是那种营养块仿造的肉,而是真的能撕出纹理,光脑档案里那种来自古地球时期记录中的肉。

    他是吃过肉的,但就像某美食家说的那样,那真是连屎味的营养剂都不如。他也是由于各种情况不得不保持体力的时候才会那样做,但关于肉的记忆,真不像光脑中说的那样回味无穷。

    所以姜盈是怎么吃的红光满面感觉像拥有了全世界似的?

    所以,那是真的口感好的肉?

    脑袋里正分析着,光脑响了。

    来自利威尔。

    “团座,您出来了?”

    这话说得,好像他进去了哪儿似的。

    海恩不悦,“有事说事。”

    他开始休假,利威尔等人却是不能休的,但至少不用利威尔过来接他上班了。那他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海恩从不觉得他的部下们给他打电话是有什么闲事家常可聊。

    但今天他就被打脸了!

    利威尔真没有要紧事,就是实在压不住这些天的羡慕妒嫉情绪了。

    “团座,您怎么就那么好命呢?别人娶媳妇娶个智勇双全的算是顶天了,您厉害,一娶就是一个开创新时代的!这才发现土蛋蛋多久,大家还没吃够呢,您家那位又发现了肉!她是食神转世的么?不然我出任务这么些年遇到这么多次乌骨鸡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它的肉是能吃的还那么美味呢?夫人真是太神奇了!团座,您要不是3s啊,早就被人罩了麻袋不知道多少次了!”

    利威尔发泄完内心的羡慕妒嫉恨,舒服了,他挂了。

    海恩这边翻江倒海了。

    他很善于从已有的信息中提炼重点给自己,但他第一次讨厌自己的这种能力。

    肉!能吃!还美味!叫乌骨鸡!

    可他打开家里的冰箱,连根骨头都没有是几个意思?

    姜小盈!

    海恩骤然醒悟,怪不得早晨吃土蛋蛋吃不下去,合着这几天吃肉吃习惯了吧?

    那她为什么不直说?为什么不说她有肉?故意的是不是?海恩危险地眯眼,终于明白了姜盈临走前那一抹坏笑的意思。

    这时光脑又响了,来自丽娜。

    “头儿,听说你放假了?那你一定有时间去打乌骨鸡了。我的地址你知道的吧?每天一只别忘了啊。你要是敢做不到,我就再也不忍着什么朋友妻不可欺了!我的小亚裔是个福星啊,连能吃的肉都发现了,以后还会发现什么美食?这样的宝物居然嫁给了连撩都不懂的你,真是暴殄天……”

    不等她说完海恩就挂了。

    很好,连丽娜都吃过了。

    光脑又响,海恩阴郁着不想接,但来电显示史皮尔斯,他怕有正经事找他,只得接起。

    “听说你休假了?你现在在家吧?你家那口子去上学了不在吧?有些话我是不能不说了,但还不能说给她听。”

    海恩神经一绷,这是多要紧的事?

    “食货帝国真的要停业整顿下去吗?你知道兄弟们最近打的乌骨鸡有多少吗?都快爆仓了!那帮混球就不知道收敛着点,一钨刃下去一大片,一钨刃下去一大片。是,我们的保鲜技术是能保证这批肉存个半年一年一点问题也没有,但只存不出这也是成本的消耗不是?你能不能劝劝你家那口子,别等什么小鸡炖土豆一起上市了,肉先上吧!不然再这样下去我们吃肉可就吃腻了,到时候还怎么卖给别人?自己一吃就吐?”

    海恩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捏烂手里的光脑。

    太好了,你们都要吃腻了,我却连一口都没尝过。

    这个电话还没挂,又一个打进来了。

    看一眼来电,海恩也接了进来,再打击还能怎么打击呢?

    这次是老凯伦,声音听起来好像还带着哭腔。

    “我现在才发现少夫人悄悄留给我的储存芯片,里面居然有十多只处理好的乌骨鸡。这肉的价值先不说,单是少夫人体谅到了我少有离开总统府的自由时间就干脆送了这么多处理好的这份心意……海恩少爷,您一定要好好对待少夫人,她真的太好了!心地比容貌还好!”

    老凯伦是总统府的管家,收到的礼物不计其数,但没有一个像姜盈这样让他感动在心的。从最初的土蛋蛋到现在的乌骨鸡,他能感受得到姜盈是把他当家人对待才送他的。

    亚历山大等人对他也好,莱纳德每去外星球旅行一次也知道回来给他带礼物,但跟姜盈送的比起来,那心意可是差大发了。

    海恩对他也好,但海恩送过他的只有大红包。他也不是挑礼,只是现在有了对比的,让他这空巢老人真是觉得倍感温暖。

    再就是,他知道亚历山大等人都是没有的。这说明在姜盈的心里,除了海恩就是他最重要了。男人哪个没有虚荣心呢?享誉星际的第五3s把他当长辈孝敬着,他不骄傲就怪了。

    “海恩少爷,如果您敢欺负少夫人,我一定会帮着少夫人的!”

    老凯伦挂了,海恩清楚地听到了挂之前那一声吸溜鼻子的声音。

    咔,手里的光脑还是捏烂了。

    怪不得家里冰箱里没有一点肉,原来是剩下的都给打包送到老凯伦那去了。

    你们一个个真是好极了,在我不在的时候都吃上了肉,在我回来之后还挨个打电话过来臭显摆。

    我是报复回去呢还是报复回去呢?

    ……

    姜盈从上了悬浮车就在想,她老公怎么还没打电话让她回家给他做肉吃呢?

    冰箱之前剩下的肉都在她借着去总统府的机会打包给老凯伦送过去了,不然海恩就不会早晨什么也没有发现,该做土蛋蛋还做土蛋蛋了。

    她跟自己的朋友分享肉也没忘了机甲战一团的人,凡是信得过的都给送了一份。在食货帝国危机的这些日子,这些人虽没有办法到场支援,但在食货帝国的订单一直没断。

    他们相信姜盈的为人就相信食货帝国,他们相信食货帝国的官方通知里说除了新产品其他类产品都没有问题的告示内容。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做到了支持,姜盈就做不到不回馈。

    这要是别人,在一个新产品问世之前肯定是能多保密就多保密。毕竟在商言商,谁也不知道一个消息的走漏会不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但姜盈不在乎这些,在她的心里,一定是交情比钱更重要。

    关于乌骨鸡宝宝如何猎杀才没有毒,关于乌骨鸡宝宝的至少三个做法,姜盈都一并挨个送了过去。

    送那时候真的是什么别的目的都没有,但现在姜盈想了,你们就真忍得住不在海恩面前表扬一下我?这是人之常情吧?所以,快感谢快感谢啊?海恩休假的通知一定已经下达到团里了,你们的团座现在孤单一人,很需要你们的电话联络拉家常呢。

    但直到悬浮车到了圣盈纵衡学校了,姜盈的光脑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坏了?姜盈狂拍自己的光脑。

    凑近过来打招呼的胖达吓了一大跳,“你大早晨的做什么?光脑坏了?就是坏了你拍也不好使的。我知道一款性能最好的,不如放学了我们去体验一下,如果满意就换新的?”

    姜盈一边下车收车进空间一边往学校里走,“不去,我老公回来了。”

    谁还有闲心闲时间去什么光脑体验馆啊。

    胖达揉揉胸口,一抬头看到了莉兹,正要拉个单身的互相取暖一下啊,一辆悬浮车“哧”一声急停在了莉兹的身边。

    维希从悬浮车里跳出来往莉兹手里塞了一小束花以后什么也没说,人家转身又跳回悬浮车,启动,咻一下就没影了。

    差根就没看见几步之远的姜盈和胖达。

    莉兹:……

    姜盈:……

    胖达:刚才是左胸口疼,现在右胸口也疼了。

    花是粉嫩粉嫩的,花瓣特别小,整体给人的感觉特别清新特别少女,跟黑一脸的莉兹真是特别不搭配。

    胖达日常嘲讽,“堂堂星浪传媒的大少爷,不送大抱玫瑰送这种小捧花?哄孩子呢?莉兹,别理他!”

    姜盈抓起小捧花里的卡片,上面的标价很是醒目,姜盈觉得眼要瞎,“这价都能买一辆二手悬浮车了吧?什么花这么贵?他追个人而已,花这么大价钱是不是有些过了?败家玩意儿。”

    莉兹站在这两人中间,那心情拧得,挤出来的不是水,而是血泪。

    “……第一次送被我扔了,他怕我再扔就回回带着标价签一起送来了。”虽然她的感觉也跟姜盈一样,这事儿太败家,但自己说和别人说完全不一个概念啊,“你什么意思?以我现在的身价还配不起这花了?姐姐我一狠心开个花店就专卖这种花好么?”

    科兰这时也到了,“呀,这是传说中培育十五年才会开的睡菊么?谁给的?他从哪里买到的?我爸妈想要这睡菊的苗种多少年了,可惜有价无市,我爸妈至今没找到谁那里有。”

    胖达:大概知道贵的理由了,脸疼。

    姜盈:“莉兹,开花店啊?开就开只卖睡菊的花店!我支持你哦。”

    科兰:“莉兹你要开花店啊?倒不是不行,但要准备只卖这种睡菊的话困难点。苗种特别贵不说,重点是不好找。找到了还不好培育,培育了十五年还不一定就能顺利开花。我家开花店好久了,你要是真想开可是先去找我爸妈取取经。”

    莉兹有气无力,“既然这么难,那我还是不开花店了。”

    姜盈差点笑岔气,“其实不难啊,你今天收了明天就能放到科兰家店里卖掉嘛。看看这标价,你不亏。”

    科兰有点动心,又不好意思说,她能看出来莉兹抓花抓得很紧。

    “这花到底谁送的?”科兰扭头问胖达,姜盈就没一句正经的,到现在也没说到正点上。

    胖达:“维希呗,不然还有谁眼瞎?”

    他话才落,就见上学的废f中有好几个过来往莉兹的手里塞信封。

    当然不会是什么贿赂,那信封粉嫩粉嫩的,上面的心型图案可是很醒目。

    科兰手里也接了好几个。

    原来废f们的人生废了,这感情生活好像也废了,也没人想过去找个伴儿一起度过后半生什么的。但现在不一样了,生活有希望了,少女心一下子就回归了。

    现在圣盈纵衡学校谁最受欢迎?不是姜盈和秋漠,因为这两人已经有主儿了,其他人还是有正确的三观不会想着插脚什么的。

    是科兰和莉兹。颜值有,身价有,而且不会歧视废f,简直就是所有人心中的良配啊!

    不管会不会追到,反正得先努力一下。

    他们校长说了,梦想一定要有,万一见鬼了呢?废f现在不就有崛起的希望了吗?

    于是姜盈和莉兹每天都能收到求爱信无数。

    维希军考一回来就收到了来自妞妞的监查报告,这下急了,参加个军考还能把人参加丢了?那不行,他得加速。于是就有了每天炫富送花的一幕。

    姜盈扭头看胖达,他一个没有呢?

    胖达不揉胸口了。

    还揉屁!疼屁!坏死了!

    “呵呵,不歧视废f了,你们改歧视胖子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们,你们会后悔的!你们一定会后悔的!”冲学校吼完又吼姜盈,“都怪你!要不是你非得弄出个什么肉来,我不可能胖成现在这球样!我要减肥!谁再在我面前提肉字就是我的仇人!”

    胖达噔噔地跑进了学校。

    姜盈觉得大地都震了三震,“他是得减减肥了,不说非得减成秋漠那样精瘦吧,至少把下巴瘦出来啊。就现在这球样,别说女生了,男生也看不上眼啊。”

    科兰憋住笑,“这话你别在胖达面前说啊,他最近好像是比原来在意这个问题了。”

    “哦?也有情况了?”

    科兰摇头,“那我可不知道。”

    莉兹把小捧花和情书都妥善收进空间,一副欣慰的口气,“唉,孩子长大了,也长心了,总归是好事啊。走吧,我们去看看谁家闺女或者小子配得上我们胖达。”

    三个人往里走,姜盈走两步就一回头,走两步就一回头。

    莉兹:“怎么了?等谁?”

    姜盈觉得她需要建议,“我老公昨晚不是回来了么?我今天就想请假陪他一天。但他不同意,于是我一赌气就忘了告诉他肉的事情。但我们这么多人吃过了,他机甲战一团的兄弟们也吃过了,他也该得到信儿了,他怎么没来找我质问呢?惩罚我回去给他做三天三夜的肉啊?这到现在什么反应都没有,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莉兹和科兰:……

    作!我们就静静地看着你作出花来!

    ------题外话------

    感谢玄殷喵呜,长凤未鲤,大乔,ruby2004以及我自己的票票鼓励!笑~今天刷了一拨日常,幸福的日常~全程丈母娘微笑~2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