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79 幼稚的大脸战神!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对上一圈明显看出了他目的的眼神,海恩一身正气:报复?他是那么幼稚的人吗?

    呵呵,他就是,怎么了?

    “盈盈,刚才吃的桃心型串串是你切的?刀法不错。”

    姜盈:“啊,不是我,是丽娜姐。老公你还想吃啊?那你等会儿,我马上做给你。”

    姜盈从海恩的身边转身就冲回了烧烤架开忙。

    丽娜看不下去了,凑到姜盈身边心疼道,“我不是已经做了这么多了么?你拿烤好的就是了。我跟你讲姜盈,男人不能这么惯着,会惯出病来的。”

    姜盈忙的头也没抬,“没事儿的,丽娜姐,你烤好的你们吃就行,我老公的我想亲自做给他吃。而且,这怎么能叫惯呢?他忙一天了,好不容易回家吃口饭,我得让他吃舒心了。”

    丽娜还想说什么,但姜盈满心的幸福根本藏不住,丽娜看了又看,最后只得悻悻的闭嘴了。

    海恩那边迎来了过来敬酒的史皮尔斯。

    “来,走一个。”史皮尔斯举杯,海恩对饮,史皮尔斯喝完顺势就坐到了海恩的旁边。

    以现在两人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到姜盈忙个不停的背影。

    史皮尔斯拿下巴指一下:“那位可是帝国第五位3s,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恨不得请回家供着吗?你可倒好,居然使唤人家给你做煮妇。摸摸你的良心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无限鄙夷的说完,史皮尔斯低头就去夹一块爆炒鸡胗。

    可惜还没够到目标就被海恩一指给弹开了。

    “说话就好好说话,偷食不是好行为。”以为他看不出来史皮尔斯的目的呢?海恩智慧地凝视史皮尔斯。

    史皮尔斯面色稍窘,人生还真是头一次干这种借寒暄而偷食的行为。一直要求自己体面,结果今天却因为几道菜破了功,这真是让人脸红啊。

    但海恩更应该为他的护食行为感到脸红!

    史皮尔斯怒视海恩,觉得他应该不畏强权勇敢地揭露。

    “不是,你这有意思吗?回头她还不是要把这些菜谱都交给我?”

    “那你就那时候再自己做来吃。”

    “你你你这是报复!”

    “欢迎你回礼。”

    “幼稚!”

    “哦。”

    史皮尔斯被气走了。

    而且一块没偷着。

    姜盈端了一大盘子烤串回来,“史皮尔斯怎么走了?这个烤串我做得多,还说请他一起吃,你们可以一边吃一边聊的。”

    海恩打开双臂放到两边的椅背上,大佬的坐姿依然不显痞气,只有气势,“他可曾经是机甲战士,学会能力一流。就这些东西,他看看也就能学个差不多了。他会自己做来吃的。”

    姜盈依然把每一串都撸下来放到盘子里,还会顺手摆个好看的造型,然后又叉好一块这才把叉子递给海恩,“给你。”

    海恩摇头,“累了,不怎么想吃了。”

    姜盈如临大敌般紧张,“越累才要越吃东西,不然怎么恢复?要不我喂你?”

    “那好吧。”

    然后一群人就看到他们循规蹈矩端庄正经的星将大人以大佬的坐姿,被姜盈半偎进怀里的姿势,一手端盘一手拿叉一小口一小口地喂着。

    姜盈动作做得自然,却不知道周围一众围观的人看得有多牙疼。

    “别人的精神力武器那是战斗到了紧急关头才祭出的王牌保命招,这位可倒好,还用来做饭了。呵呵!”

    “3s加3s,难道不应该开着机甲去征服星辰和星辰么?还用像我们凡人一样吃饭?呵呵!”

    “因为我们前些天打电话得瑟比团座先吃到了肉所以今天才迎来了报复吗?怎么原来就没发现团座这么不是东西呢?呵呵。”

    海恩:“利威尔!你是在挑衅我3s的听力么?”

    利威尔笑得比哭还难看,“嫂子”

    姜盈第一次听到这声称呼,一下子就红了脸,“你你你们聊,我再去帮你们烤。”

    姜盈跳开准备去忙,海恩伸手拉住她,“都是有手有脚的人,什么不会?他们想吃什么让他们自己来。你坐下,脸上蹭上块黑,我给你擦擦。”

    这要搁以前,就现在海恩的行为,现场的这群人看到后都得立马群起而攻之。

    他们的机甲战神才不是这种食尽人间烟火的俗人范儿,肯定是哪个坏蛋冒充的,当然要第一时间击毙。

    但现在看到了,依然想集体出手弄死这个不要脸的。

    你都吃上我们没吃过的了,就不能手下留点情?秀秀秀,不秀能死啊?

    海恩内心s:不是不秀能死,而是不秀不爽!

    让你们比我先吃上肉!让某个小疯子还起坏瞒着我!我必须得让你们明白明白,谁才是王者!

    海恩心里要是不爽了,他一定会让“让他不爽的人”更不爽。

    在这一点上,他和姜盈还真是天生一对。

    但姜盈乍呼,能动手绝不动嘴,有选择的话她一定是选择当面一拳痛快地打回去。

    海恩不会,他的成长经历让他形成了做什么事情前都先提前推断哪种方式产生的效果最好这样的习惯。

    姜盈不是一个死不认错的人,他知道他只要当面把事情摊到桌面上说开,一样能得到姜盈的道歉和赔礼。但他没能那样做,那样做不爽。

    姜盈是什么人他可太了解了。她就是那种“你只要对她一分好,她就能把心窝子掏给你”“你只要向她走一步,她就能热情的向你补完剩下的十万八千里”的人。

    说白了就是,你越体谅,她就越不好意思你越宽容,她就越觉得应该回礼。

    夫妻之道什么的她倒不一定懂,但她特别看重公平。人家对她怎么样好,她就一定得加倍好回去,她才觉得这是对的。

    从这几天姜盈任她欲取欲求他就看出来了,姜盈因为觉得自己理亏,在面对他的时候不自觉地就卑微了。

    海恩特别享受姜盈的这种卑微,因为这样的原因只能是姜盈把他看得太重太高。

    特意提议安排了这么一场野炊,报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不为人知的是,他忍不住想炫耀。

    你们先吃到了肉又如何?做肉的人是他的!

    如果不是多年来的自制还有余额,他现在能把姜盈炫耀到全星际民众面前。

    都好好看看,这是他媳妇!他的!

    野炊结束,姜盈是满意的。

    她老公终于比别人先吃上了一回肉,这事儿虽然听着幼稚,但她觉得,有些事情就得这么幼稚的扳回来,她这心里才能重新平衡。

    看她老公结束野炊的时候多高兴,姜盈这才确定上个小矛盾终于可以彻底翻篇了。

    海恩也是满意的。

    看看那些参加野炊的人脸色是多么的郁卒!

    好吧,他大方地决定,上个小矛盾可以就此翻篇了。

    参加野炊的机甲战士们痛心疾首:头儿忒不是个东西,白瞎了嫂子了!

    姜盈的朋友们悔不当初:腹黑,幼稚,还喜欢打击报复,这特喵的什么正经战神!

    关于这一点,克洛萨更是深恶痛绝。

    表面上看来他还稳坐星军的位置,海恩则被停职一个月写检讨报告去了,但他知道,现在情况的本质那就是他在明,而海恩在暗了。

    想起眼线告诉他的瓦格纳见过了海恩一事,克洛萨到底没忍住生生扳倒了椅子扶手。

    瓦格纳看不上他,他一直都知道。或者说,这军政司里又有多少真正看得上他的?那里面的人有多少不是家世显赫的?他这样从底层一层一层爬上来的平民他们一向只当他是积累功绩的武器,他们什么时候考虑过他的前程?

    万恶的阶级!

    克洛萨自己咬的后槽牙都疼,但他还是一刻不敢停地出门了。

    他要去见亚历山大总统,亚历山大看得上他。

    但不是因为他有多少战功,而是因为他是海恩的直线上司,能有好多种方法拿捏住海恩。

    关于亚历山大不待见海恩的事情,他可比外边那些人知道的早多了。

    还记得初见海恩的时候,海恩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跟在亚历山大的身后来69军军部见他。

    小小的个子立得却是笔直,行礼也得特别规矩,“星军阁下,您好。”

    听得出小人儿是在故意严肃着自己的声音,但年龄在那摆着,小奶音怎么可能完全去除。

    克洛萨回想起那时的自己,他居然还觉得这孩子挺可爱。

    谁不知道总统的儿子生来就是3s,然后未到第一觉醒期前就觉醒了。但他是真没想到亚历山大居然舍得把这么小的孩子这么快就送到了军部。

    那时候亚历山大怎么说来着?虽然我身为总统,但我的儿子却不能因为我是总统就逃避为帝国应尽的责任。他是少有的3s,他理应为星际和平做出贡献!从今天起,他就是你们69军的一员了,请不要特殊对待,这是他生来的责任!

    听听这话说的,多漂亮。克洛萨当时听了那是真佩服这位总统,原来也不是所有家世显赫的人都只占家世的便宜不付出什么的!军部对普通人来说那是荣耀是上层的象征,但对于家世显赫的人来说,那就是有送命的可能了。

    看看人家亚历山大,哪个家世显赫的人能做到亚历山大这地步的?

    这位总统完全可以让他的儿子走一条更顺遂更平安的路,例如政途。全星际的人都会乐见其成。但人家没有!这是什么?这是觉悟啊!

    克洛萨当然不会拒绝,虽然军部从来就没有召过18岁以下的,虽然他就是拒绝也没有资格。

    另一方面,克洛萨还有一种那么多军但总统阁下偏偏选中了他的69军的别样的骄傲,为什么是69军而不是其他?他跟别的星军唯一的区别就是,别人有家世辅助,而只有他是纯靠战功爬上来的。

    谁曾想,历尽了生死和人间冷暖的他还是天真了。

    上边提一个他到星军位置上并不完全是因为他的战功积累够数了,而是军部也需要一个门面,需要在有人煽动舆论说“军部也跟别的圈子一样无非就是家世显赫的人们的玩具”的时候,军部可以有一个例子“看,我们不是,我们不是有平民靠战功升上来的星军吗”来反击。

    亚历山大送海恩进69军也不是因为敬佩他的战功,而是他的69军是出了名的外战任务多,打起来不要命。危险更多,出意外的可能才更多不是?69军的机甲战士的折损率可是全军最高的。

    让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是海恩失踪在外太空的那一次。十二岁的年纪,已经可以驾驶着机甲跟其他的机甲战士到外太空正式作战了,然后毕竟年纪打着打着就偏离了坐标。又赶上了突发陨石雨,海恩的机甲被击中,下落不明。

    他带着负荆请罪甘愿被撤职的心境回到38星向亚历山大报告,然而亚历山大那是一点悲伤和责怪的意思都没有,或者说,他还察觉到了那么一点心喜?

    人有了怀疑就是好事,就好像混乱中摸到了头绪,顺着捋啊捋,总能捋出真相来。

    海恩意外生还,海恩很快进步神速,海恩不知不觉中就被冠以了机甲战神的名号。这种人生的递进,放谁家都得去祖坟前面放八天八夜的鞭炮以庆祝吧?

    他也有点邀功的意思才每每都亲自去向亚历山大报告,但每次得到的都是亚历山大一脸不愉的回应。

    他心机一动改说海恩在军部的各种小不足,居然得到了亚历山大的细细询问。

    克洛萨从那时就确认了,海恩人生不顺,亚历山大才会开心海恩越风光,亚历山大只会越郁卒。

    妒嫉都妒嫉到了自己亲儿子身上了,这总统别是个心理变态吧?克洛萨心里这样想着,但却跟亚历山大越走越近了。

    变态好,变态才有利可图。他要是正常了,自己可就没大腿抱了。

    在军部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了,克洛萨往上攀到的最高枝就是亚历山大了。

    总统府不好进,预个约都得提前多少天求爷爷告奶奶的走关系,但克洛萨不用,他现在已经到了只要报备个名字就能过关的高度。

    对此,克洛萨还是很骄傲的,所以见着亚历山大的时候,他抬手敬礼总是特别真心实意,“总统阁下。”

    “嗯,坐。”亚历山大放下手里的红茶站着克洛萨点头示意。

    关于军部这位唯一一个不靠家世只靠战功爬上来的星军,他要说敬佩那肯定也不是假的。但要说敬佩多过利用,那更不可能是真的。

    自古军政不可能是一家,这“家”指的就是表面意义上的家。

    说白了就是,不能让一个家里的大哥在政界当头,家里的小弟则在军界当头。

    不然那成什么了?权力尽归一家之手只会导致一国的崩塌。

    他再奢望,再起心思,也不敢真的去挑战这样的做法。

    所以他在那么多军中就选中了69军,选中了克洛萨。一个原因是,69军出战最多最危险,他还是存了那么点让海恩出意外的黑暗心思。他知道那是他亲儿子,他能年纪轻轻就坐上了总统的位置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海恩的3s,但他同时又迫切的希望证明,即使没有海恩,他也能胜任总统的位置,他会是帝国历界总统中的最好的一位。

    另一个原因则是,克洛萨没有后台,相对来说就好拉拢。他并没有真的希望直接掌控军部,但如果军部的下一任负责人跟他关系交好的话,这怎么说都是利大于弊的事情。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军部的家世关系比他想的更加复杂了,三十年了,克洛萨还是在星军的位置上蹉跎不进,克洛萨都绝望地想要借他的力改进政途了,他却还没有把克洛萨送上军老大的位置。

    “听说这次军考的政审结果出来了?瓦格纳好不容易出现一次,没见你却去见了海恩?”

    “是。”这事儿没得辩解,克洛萨坦然承认。

    “那你的意思呢?你觉得那精神力幻兽狮虎兽是不是海恩的?还是他所解释的某个不为人知的3s的?”

    克洛萨没有正面回答,“军部机密的事情,总统阁下却总是能这么快的第一时间掌握动静,真是让人惊叹。”

    “事关我儿子,怎么也得比别的事情多费一些心,让你见笑了。”亚历山大笑,又很快收笑,“我可以完全相信你吗?相信你所说的狮虎兽精神力幻兽就是海恩的,而不是什么某个不为人知的3s的?”

    他这话一说出来其实就自带了站位了。

    海恩太强,平日里实在不像是有精神力失控的样子,尽管他知道这个儿子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正派,但那又如何?说到客观实力的话,他还是完全相信海恩的。

    再加上格瓦纳的作为也像是站到了相信海恩的那一方,这就容不得亚历山大不想,那就只能是克洛萨有问题了吧?

    从察觉到自己的心思到后来有意无意地利用专权给海恩创造各种出意外的机会,亚历山大一直都是默视的。默视就是默许。

    所以现在他就在想,别是克洛萨为了黑掉海恩然后在自己面前刷好感又一次的耍手段吧?只不过这次不仅没耍好,反而还被人抓住了把柄?

    克洛萨能听懂亚历山大的言下之意,但他不会急着解释。

    像他们这样的人,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没事找事。

    克洛萨笑道:“事实如何有时并不重要不是吗?例如杰拉琳女士的失踪,管她是被什么犯罪团伙绑架意图勒索,还是她自己承受不住生活了的自我逃离,重点是现在她人在哪里。只要人找出来了,别人想知道什么事实端看我们想给他们什么事实,操作其实没有多少技术含量。”

    这话说完,两个人都收了笑。

    是啊,都知道彼此在利用,还笑脸相对多可笑!显摆自己的镇定自若大将之风呢?不过都是势力角斗的棋子罢了。

    “你想怎么做?”

    “总统阁下应该说我们想怎么做。”

    “好,愿闻其详。”

    克洛萨起身来到了亚历山大的办公桌前,拿着他的咖啡杯。

    在亚历山大疑问的眼神下,克洛萨把自己的咖啡杯和亚历山大的红茶杯做了一个交换。

    “我们这样的人,暗着出手总是比明着出手要容易一些。可是我们这样的人,暗着为自己出手又难免不会漏洞百出。总统阁下,不如我们交换一下?”

    两个人对视片刻,亚历山大拿起面前的咖啡杯对着克洛萨微微一倾,“咖啡味道不错,我也喜欢。”

    姜盈最近过得那可真是说的上是如鱼得水,挥洒自如。

    倒不是说是事业上,完全就是指生活上。

    海恩是忙,但不管多忙,再晚也一定回家,回家就一定会搂着姜盈各种睡。而且跟原来不一样的是,海恩出门不必赶时间了,两人的早晨时间很充足。

    姜盈又是那种见缝就插针,见着点阳光就撒欢儿的人,于是两人每天早晨都腻歪的不行。本来都穿戴好了海恩就等着送姜盈出门上学啊,两个眼神一对,天雷勾动地火,靠着门就来一通缠绵也是常有的事。

    每天觉都不够睡了是真事,但奇怪的是,除了精神上有些倦怠之外,这身体居然顶住了。

    姜好奇宝宝盈上线了,她偷摸把小银杏召唤出来问究竟,“纵欲不都说不好么?难道因为我们是3s,因为我们年轻,这种千古定律都给扭转了?”

    不等小银杏回答她自己倒先牛叉上了,“这么看的话,我和老公真是天生一对呢。”

    作为大植物老祖宗,小银杏一向追求怼人不倦,“年轻人,不要以为现在没事以后就没事。过来人告诉你,老年痴呆都是年轻时脑子里积攒的水。你的原因也不是不对,只是,你到底透支的是你未来的身体,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讲真,人类的这种落后繁衍方式真的应该淘汰了,浪费时间浪费精力,纯属垃圾。”

    姜盈冷漠,“那如果你有一天可以化成人形呢?”

    小银杏一秒兴奋,“找齐两百个小鲜肉,先让他们跳整宿的广场舞给我看!”

    姜盈:“”

    还两百个?这海口呵呵。

    但到底老祖宗的话还是被姜盈听进去了,实在是老祖宗的资历在那里摆着,姜盈听习惯了,总觉得不听的话会不会出什么大差子。

    于是某一天早晨姜盈点了火引火上身啊,她想起老祖宗的话来了,然后马上就推开了海恩。

    海恩被推得一头雾水:刚才的前戏没发挥好?

    “怎么了?”海恩问。

    姜盈不好意思说也把小银杏的话全说了,末了担心地说,“我们要不要去丽娜姐那里再做一次身体数据采集?我们身体状况的细微变化也许我们自己感知不分明,但身体数据一定不会说谎。我们去查一查吧,万一有个什么,我们也好提前应对。”

    海恩:“”

    别人去做身体数据的采集是因为觉得身体出问题了,他们两口子去,丽娜问,为什么来啊?他说,因为最近夫妻生活过频怕肾亏肉眼看不出来所以来用数据显示一下?

    磕碜都没有这么磕碜的!

    海恩无力道,“你上课时觉得精神不够集中了?你跟秋漠过招可有体力不支的时候?你现在一想起来夜生活会觉得厌倦吗?”

    姜盈一一摇头,“老公,你什么意思?”

    海恩点开光脑把他早就研究过的东西一一展示给姜盈看,“都说夜生活过频不好,但人和人不一样,不同的人,这个过频的频度是多少还是有区别的。你我都是3s,体能自然有些特殊,但依我对你早饭还吃了两大碗鸡肉炖土豆的饭量来看,你的身体挺好。”

    能吃能喝能做,能有什么问题?

    姜盈仰视着海恩,目光里全是钦佩,“老公,这个在贴子里问每天两次如果没觉得累是不是还可以酌情再加一次的人是你么?”

    海恩身体一僵,她怎么看出来的?

    姜盈捂着嘴笑得像看到吃下毒苹果的坏王后,她一指那上面的道,“机甲战神在此?你这不是明摆着说是你的么?”

    艾玛,这脸大的,都大出星际去了。

    海恩度过一段长时间的困窘后,本着虚心求教才是解决问题的崇高原则,不耻下问道,“你的星还是盈盈公主殿下呢,我看好多个女神女王帅霸星际不都这样吗?吹没边就对了,怎么到我这儿就不对了?”

    姜盈更乐了,这位一看就是不经常上的。

    “是,大家都在吹,但你吹女神可以吹帅霸星际可以,你看谁敢吹机甲战神了?你不知道你的存在在民中是如何神级般的待遇吗?这个的出现那就是对你的亵渎啊。你披着这个的时候就没被喷?”

    海恩默,怎么没有。正经解决问题的答案没等到几个,一秒内喷他的友就能达到千计。

    他没看就清空评论了,也没当回事,在他的理解里,上可不就是一群没正事做的键盘侠们聚集的地方,较真儿他就输了。

    姜盈好事儿,顺势就点开了评论区,果然唰一下各种喷子言论就扑面而来。

    粗略看了一下,基本观点和姜盈一致,可不就是都在喷“机甲战神脸大无比”。当然这个“机甲战神”指的不是海恩,而是那个。

    但姜盈知道这就是一个人啊!

    她顿时笑得弯了腰,赶紧一把抱住了海恩的腰,要不该笑坐到地上去了。

    “你说我要是现在告诉他们,他们喷的这个就是他们为了维护的那个是一个的话,他们会不会崩溃?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群人真的就没一个有脑子的?除了你,谁不知道都不配用这个啊?他们就不多想一步?”

    反正姜盈一看到,再一看下面的话,她一下子就猜出是谁来了。

    海恩的脸黑得都快出水了,不是没一个有脑子的,而是有脑子看得出来的只怕不会说出来。

    就在这时海恩的光脑响了,姜盈伸脖子一看,来自利威尔。

    她顺手帮忙接起,刚要打招呼就听到了利威尔极力忍笑的声音。

    “团座,那个机甲战神在此是您么?”

    姜盈清楚地看到海恩的眼底骤然升腾而起的浓黑杀雾席卷向了光脑,好像恨不得钻到里面把所有看到了机甲战神在此的人都给灭口了。

    利威尔又是惊讶出声,“怎么这么冷?突然降温了?”

    姜盈打个激灵,这个和这个问的话当然不能暴露,不然这脸就真的大出星际去了,丢大的。

    姜盈赶紧出声,“是我,利威尔,这个是我。是我有些问题不好意思请教医生,这才上化名请教。你怎么注意到了?”

    “啊,每天注意星动向也是我的工作之一。”利威尔解释完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嫂子上不用自己的光脑却用团座的光脑?”

    以利威尔的技术他自是能查到每个对应的光脑号。

    姜盈只能撑住了场继续圆,“我和你们团座哪里还分你的我的,那啥的时候就刚好想到要用光脑问问题了,顺手从床头柜上摸来谁的光脑就是谁的光脑呗。哎我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八卦?痛快给我处理干净了,回头我送一份爆炒肝尖慰劳你,辛苦辛苦。”

    其实像这种事情也不用处理,海恩只有再不露脸回应,没三天这事儿就翻篇过去了。

    但姜盈想了想,还是处理了吧。万一被哪个较真的一步一步摸出真相来,到时候就真的丢人了。

    见姜盈跟利威尔谈妥挂断了,海恩这才低声道,“这本就是他的分内之事,你不用给他送爆炒肝尖他也会做到。”

    海恩现在特别不愿意让不是他的人吃到姜盈的手艺。

    姜盈撇嘴,现在还顾得着在这儿彰显领地意识呢?“不是慰劳他,而是堵他的嘴。”

    利威尔那群机甲战士在海恩的面前那是放屁都不敢大声,但如果不是在海恩的面前,就跟胖达他们没什么区别,什么八卦聊什么,什么刺激聊什么。

    她还不是为了不让利威尔在闲磕牙的时候说突撸了嘴。

    海恩这时也想到这一层了,脸色重新黑回:还是灭口放心。

    姜盈盯着海恩的黑脸又乐了,“想给人灭口呢?知道有今天当初就该谨慎行事。你怪得着人家看出来吗?”

    海恩眯眼瞪姜盈:胆儿肥了?敢教训他了?

    姜小怂一秒蔫,“其实这也没什么,反正你要是听到谁敢拿这事给你开涮,你就都推到我身上。行了行了,别多想,我们得快点出门了,不然迟到的话,老爷子会带着拐杖真追杀我。”

    甩下海恩,姜盈提前蹿出了门。

    海恩幽幽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谁多想?你敢说你现在不是在笑?”

    小脑袋瓜都震得止不住的颤,她也不怕笑岔气儿了。

    “噗哈哈哈。”姜盈终于忍不住笑喷了出来,“真不怪我,真的!我哪里知道你是能干出这种蠢事的人。想当初,你在我心里的形象堪比人工月亮,高冷,圣洁,在你面前笑出牙来我都觉得是对你的不尊重。可现在呢,噗哈哈哈,你还挺有意思。”

    海恩:“”

    这是在夸他?他需要说谢谢吗?

    事情是挺让他觉得脸上无光,但看到姜盈笑成这样开怀的模样,他一肚子的郁闷居然奇迹般的消化了。

    蠢一点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开车送了姜盈到圣盈纵衡学校,“今晚仍然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回来,你要是想等我就在房里等,不必在客厅。”

    心意他领了,但他也心疼他家小媳妇儿在沙发上蜷缩着身子睡不开的样子。

    姜盈从窗户里探进去半截身子跟海恩吻别,“不,我就喜欢在客厅里等,那样显得我多有人妻的诚恳,而且,你不觉得那里做起来的感觉更好吗?”

    最后姜盈轻咬了一下海恩的嘴角,这才笑着越退越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海恩在别的方面一板一眼惯了,这一在情事上开了闸,总是其他不正经的地方来得更有感觉。

    日常撩成就完成11。

    看着姜盈像只欢快的小鹿似的一蹦一跳地进了学校大门口,海恩点开了光脑,“老凯伦,帮我换一下一楼客厅的沙发。新沙发要更宽的更大的,最好能当床用的。”

    吩咐完就启动车子,海恩速度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快点忙完快点回家,客厅其实也挺好的。

    再说姜盈这边,进门就碰见了秋漠。

    此时上课铃已经响起,两人不由同时快跑了起来。

    姜盈笑话秋漠,“我可不觉得你是会晚起迟到的人。是因为送博叔上班再回来上学路上太堵么?”

    秋漠:“不是,是因为分别的时候他非要缠着吻别这才耽误了时间。”

    姜盈一个踉跄差点儿头栽到地上,她扭头瞪视秋漠,“你这是跟我开玩笑呢?”

    这话博昂说还合理,从秋漠的嘴里说出来太违和了。

    秋漠:“对,是在开玩笑。你没听出来?”

    他觉得这些天跟着胖达他们暗中学习了不少了啊?没学到精髓?看来还得再用功了,绝不让博昂再说他一句木头无趣。

    姜盈八卦心起,正想问个究竟的时候,光脑响了。

    来电显示居然是蒋月。

    博昂的妈。

    这么近的距离,秋漠自然也目光扫到了,不由眉头一皱,蒋月找姜盈能有什么事?能把她俩联系在一起的只有博昂吧?

    姜盈也不好意思背着自己朋友接这个莫名的电话,只得为了表示清白按下了语音通话的免提键。

    “您好,我是姜盈。”

    “姜盈,我是你蒋阿姨。有空吃个便饭吗?带上你那个叫科兰的同学,我真是喜欢她呢。”

    题外话

    感谢遗失的羽翼,201,r竹,九重暮夏和长凤未鲤的票票好多新来的小仙女哦抽空来评论区冒泡啊炎炎盛夏,此时不浪何时浪,对吧?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