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80 科大妈:秋漠你就不会撒个娇?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氏中医跟食货帝国不同,做的事情更大更有意义,但是引起的水花却比不得食货帝国。

    就像星上,再爆炸性质的科技新闻也是比不得娱乐圈里突然出了“哪个名人出轨哪家小三儿又闹出人命来”这样的消息更博眼球。

    姜氏中医一号试剂也就新品上市那天,因着姜盈等人古风范儿十足的宣传才吸引了足够的关注度,但那之后,连三天都没顶住,就被各种社会新闻娱乐新闻给掩盖了。

    还是普通老百姓居多,知道帝国中医术到了哪个高度就顶天了,天天关注着谁有那觉悟?谁不得为了自己的柴米油盐奋斗?

    再加上科兰也不是那种乍呼的人,姜氏中医交到她手里后,她就没第二个管理方式,一切看实干。

    一号试剂是出来了,可是这量的使用却不是人人都一样的。而且,除了科兰之外,其他人也做不到正确判断用药量。

    这事儿要是搁别人身上做梦都得笑醒了,自己是唯一的,是无可取代的,这就是最大的价值。还给别人打什么工啊?必须自己出去单干,赚大钱博名利一步一步走上人生巅峰。

    但科兰不会。她要的不是自己一个人突出,她得把姜氏中医整体带起来才算对得起姜盈对她付出的。除了保证上学的出勤外,科兰就差吃住在姜氏中医了。

    普通大众对于她对于姜氏中医顶多就是看个热闹,热闹完了就完了。但业内的人可不是这样,他们初时看到的是科兰的技术,后面看到的就是科兰的人品。

    一个有技术,人品还相当靠谱的人才,从长远意义上来说,可比一号试剂还有价值。

    蒋月就是那个越来越看出科兰价值的人之一,姜盈去参加军考的时候她就几次约科兰想吃饭谈一下,然而都未成行。

    科兰可想不到蒋月的真实打算,她只单纯地认为以蒋月的某军医院研究组负责人的身份,她是不宜和蒋月在姜盈不在的时候单独会面的。

    对,单纯的科兰单纯地把蒋月给归到了来挖墙角的一行之中。

    对于姜盈走后这批如雨后春笋冒出来的人,科兰就一个态度:能不接电话就不接电话,能少说一句话就绝不多说一个字,能严词拒绝就绝不给人希望。

    活像个背着名节牌坊的古地球女,一心一意只为姜盈守着节。

    蒋月本想着趁姜盈不在把科兰撬到手,可惜最后还是要借姜盈的手才能请到科兰。

    姜盈答应了邀约,因为秋漠的眼神。

    秋漠生气了。

    噫,好想看戏。

    所以姜盈答应了。

    但她可什么都没有对科兰说,只在约定好的时间快到的时候接了科兰同去赴约地点。

    科兰:“我还没忙完,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工作永远都忙不完,但人却是一顿不吃就饿的慌。我带你去吃饭。”

    科兰更惊讶了,“去哪儿吃饭?家里有肉有土豆不吃去吃外边的营养剂?”

    食货帝国停业整顿停的是外边人的胃口,身为姜盈内边的人,哪个缺肉和土豆了?科兰的办公室里早就另加了小厨房。上外边吃?哪个外边比得上自家的小厨房?

    姜盈:“”

    孩子长大了,不好糊弄了啊。

    姜盈只得实话实说,“博昂今天中午有空请吃饭,胖达莉兹非要蹭秋漠的便宜,我也想去凑热闹,你去吗?”

    “哦,那走吧。”

    姜盈:“”

    这么简单?那“实话”多假啊,科兰你就听不出来?

    了解博昂的人都得知道,博昂就是中午有空请吃饭肯定也是吃饭是假,借机做点什么小动作是真。怎么可能让其他人知道?人家会偷偷摸摸来见秋漠,只请秋漠。

    但科兰不会想那么多,在她认定是安全的交往圈子里的人,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基本不会多想半圈。

    哦,博昂请吃饭,秋漠会在,胖达莉兹会在,姜盈和她也去,行。

    不是呆,就是乖,纯乖。

    小伙伴们集体活动是好事,她是热爱团结的好孩子。

    跟着姜盈到了地儿,一进包间先看到的就是蒋月,科兰愣了一下,想,博昂有大喜事?这是婆家娘家一起请?啊,难道是秋漠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哎呀,那她这婆家人可不能给秋漠丢了脸。

    纯乖的科兰脑子也不是个傻的,科学推理不能少,内心戏码必须多。

    蒋月看到科兰就高兴,起身要打招呼时,科兰先迎了上去,“蒋阿姨好,您比上次看到越加年轻了。”

    “哟,这孩子嘴甜的。”蒋月愣了一下,笑开了。也就一号试剂发布会那天见到过一次,那时候的科兰大气知性,这些日子尽吃闭门羹还以为科兰性子冷清,没想到今天这一见却是个懂礼知礼的乖孩子。

    好,好啊。

    蒋月拉住科兰的手不想放,“一边上学一边工作累吗?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你爸妈一定很骄傲,蒋阿姨不知道多羡慕你爸妈。”

    科兰:这就亲切地拉上话常了?也对,理论上来说亲家当面可不就是应该走这种拉家常风。其他人还没到,现场就是她和姜盈,姜盈还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得,她来吧。

    心中高举“身为博昂的婆家人一员坚决不能给婆家人丢脸”的伟大旗帜,科兰乖巧亲切地和蒋月拉起了话常。

    坐在一旁全程被冷落的姜盈:“”

    感觉有些诡异,到底哪里不对劲儿呢?

    这时,胖达莉兹到了。

    蒋月脸色就是一怔,怎么他们到了?他们跟这个饭局有半毛钱关系?

    科兰一见又是婆家人到了,她赶紧迎了上去,背对着蒋月的时候快速给胖达莉兹用最短的话介绍了一下现在的局面。

    “秋漠终于等到了现在这一步不容易,别管原来蒋阿姨怎么反对过,但人现在挺好,我刚才聊起来感觉特别不错,你们都压着点脾气啊?今天是好日子,别动不动就怼人。”

    胖达和莉兹可是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所以,科兰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人听得一头雾水,不由同时扭头看跟过来的姜盈。

    姜盈没听到前半句,就听到后面说“今天是好日子,别动不动就怼人”了。姜盈就懵了,好日子?什么好日子?科兰到底误会了什么?

    正想着细问的时候,博昂和秋漠到了。

    前后进来的,博昂比秋漠先一步进入了蒋月的视线。

    蒋月一看正主到了也没多想,上前就迎,一手拉博昂一手拉蒋月,“你们俩早就认识了吧?我本来还想着给你俩介绍一下,没想到前一阵子倒是从新闻图片上先看到了你们俩。都是从医的,是不是特别志同道合?是”

    说到一半,秋漠随后进来了。

    蒋月的话卡住了。胖达和莉兹到,还可以理解成姜盈担心科兰而多找了几个人壮胆子,但也把秋漠叫来是几个意思?

    气氛一下子凝住了,这谁都感受得到。

    科兰又是第一个打圆场的。

    没办法,就现场这些人的脾气,不是她骄傲,还真没有一个比她更合适出来打圆场的了。

    科兰摆脱蒋月的手后,几大步来到了秋漠的面前,依然是背对蒋月的姿势,这样方便使眼色。

    科兰压低声音快速道,“愣着干什么?笑啊?你和博叔走到今天不容易,人家是长辈,面子上多有抹不开很正常,但你是小辈,你端什么啊?快笑快笑!”

    秋漠:“”

    他憋着气来的,现在让他笑?

    而且,科兰到底在说什么?他怎么一句没听懂?

    耳朵早有先见之明竖得高高的因此全都听到的姜盈:“”

    科兰是不是今天饿的太狠了,把脑子饿坏掉了?她到底以为这场饭局是什么?

    除去科兰之外,在场的其他人可是都知道怎么回事。

    博昂和秋漠到,为的是借机再让蒋月明白一下他们的情比金坚。

    胖达和莉兹到,为的是来给助威,顺便,呃,看热闹。

    就像姜盈。

    博昂倒先坐下了,“有什么话坐下说吧?都站着比谁个高呢?最高的我要不要给你放两挂鞭?”

    博昂那嘴,他妈在他也不会收敛的,真是一开口就得罪人。

    还好一包间的熟人。不熟的时候谁会惯他这脾气,但熟了之后吧啧啧啧,他们漠哥的喜好真是清新脱俗呢,敬佩敬佩。

    包间有服务员过来敲门,想问什么时候点菜。秋漠回身吩咐,没叫你之前就先等着。

    秋漠把门关上了,他不觉得现场的人哪个稀罕吃这顿饭,也许一会儿就会散呢?饭钱能省就省吧,博家的钱也是他家博昂的。

    博昂把秋漠拉坐到了身边,蒋月一看这赶紧拉着科兰坐到了一起。

    姜盈胖达和利兹想着面对面这看戏才视觉范围广,所以三人坐到了博昂等四人的对面。

    七个人坐下后就大眼瞪小眼了。

    博昂瞪他妈:你拉着科兰是几个意思?看到个他和科兰一起在食货帝国门前忙的新闻照片就以为他和科兰情投意合了?那他手术的时候给他擦汗递手术刀的不得全娶回家?

    蒋月瞪秋漠:这是还没死心的意思?也不知道从哪里得了消息居然还敢跟来,是男人敢不敢不这么死缠烂打?

    秋漠冷冷看回来,不过他面无表情,又脸侧带疤,这冷看基本和瞪也没什么区别:他马上就是真正的机甲战士了,他现在的身价绝对不比当年整个秋家差,他对博昂绝对一心一意,刚从军考回来那天那么不想送博昂回去可还是踏着人工月亮消失之前给送回去了。他的诚意还不够么?为什么还要这么对博昂和他?

    科兰瞪秋漠:能不能温和点?能不能温和点?这是你丈母娘,不是你杀父仇人。还瞪?还瞪?你还想放出灰爷来干咋地?快给我收回去!

    艾玛,做的是朋友,操的却是当娘的心,可把科兰给愁坏了。

    对面姜盈三人就顺着他们四个的目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个个都是戏精啊!内心戏都能对峙这么长时间,真精彩!好看。

    博昂最沉不住气,一拍桌子,“妈,你这是想做什么?我都说了生是秋漠的人死是秋漠的鬼了,你这样做太让我难看了。”

    蒋月想也不想就拍了回去,“我是你妈!你跟谁拍桌子呢?我还没死呢,你当着我面说是别人家的人,别人家的鬼?你不如直接一手术刀给我插左心室上得了!”

    秋漠不拍桌子,但那冷冷一哼跟拍桌子也区别不大了,“妈”

    姜盈三人惊得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什么时候就叫上妈了?

    蒋月要气冒烟了,“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你妈”

    最后一个字都气破音了。

    科兰赶紧起身安抚,“阿姨你别气,别气。”

    秋漠:“您是不是我妈,但您是博昂的妈妈,我理应这么称呼您一声。”

    这话说的可真是扎心,意思就是,如果没有这层关系,我理你是哪个葱姜蒜蒜渣子。

    蒋月能不更气?她不稀罕是一回事,但没被人放在眼里是另一回事。

    她指着秋漠就怒问博昂,“这就是你看上的人?最基本的尊敬长辈都做不到,你是眼瞎了吗?”

    博昂骄傲:“我就是眼瞎,但秋漠不嫌弃我。”

    秋漠压着的气可算放出了那么一口:“妈,我已经足够尊敬您了,但显然您想要得到的尊敬超出了我能做到的程度。您说过给我时间证明我自己的,但您今天这样的行为让我觉得您过去的承诺是在说谎。我觉得这样不好,请您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秋漠真的很少说这么多的话,或者说,他活到今天,说的话有一多半是给了博家人听。跟姜盈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挤不上话,光听着有时候都嫌闹腾,跟姜盈他更喜欢拳脚交流跟博昂在一起的时候,嘴的用途基本也不体现在说话上。

    所以秋漠说这么多的话,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真生气了。

    因为假生气的时候秋漠就动手了,本质还是那个未成年就自己出来闯的野性孩子,才不会长大了就自动脾气好了。

    但眼前这个蒋月绝对不是他能动手的人,所以他只能生气了。

    他是2s,他这一真动气,那气场就变了。像乌云骤然压顶似的,空气不再流动,被乌云罩住的人只觉得呼吸都困难了。

    蒋月一辈子在军医院科研组里,周围的人都是动口不动手的,就秋漠这样的,在她眼里已经是暴戾恣睢的代名词了。

    她心里吓得肝颤,可眼角余光扫到一桌子人的时候,她又不能让自己软下去。

    都是小辈,她一个长辈被小辈镇住了是什么好听的事吗?

    蒋月也有点给自己壮声势的意思,她一咬牙,又是一拍桌子,“我怎么样了?我在为你们打算不行吗?你以后什么身份,他以后什么身份,你们这样的身份背地里在一起也就算了,大家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大面上呢?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博家的颜面,能不能给博家先留一个能装门面的理由?”

    小辈们一脸懵比:没听懂。

    蒋月可算找到了能畅快说话的机会,“科兰是你们的朋友,就是自己人,自己人帮你们一把给你们担一担颜面不是挺好?再说了,没有意外的话,秋漠的以后那肯定是更多的时间在外太空作战,这家里总得有人照顾吧?博昂不需要照顾吗?我们老了不需要照顾吗?我看科兰挺好。领出去能撑门面,在家里又乖巧,跟你们关系好就肯定愿意帮你们。这简单就是老天为你们量身打造的女”

    啪,姜盈拍了桌子。

    她算听明白了,合着看中科兰都不是真心看中,算的就是科兰给她家撑门面又有价值?当科兰是什么?

    姜盈冷笑,“蒋阿姨这话我没听懂,我就想问一句,科兰答应您什么了吗?”

    说的头头是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科兰已经倒贴上了呢。

    科兰现在也听出点问题来了,“怎么又跟我扯上关系了?什么撑门面?我为什么要给博昂和秋漠撑门面?而且你们怎么突然吵起来了?今天不是秋漠通过考查正式见家长的饭局么?”

    一个个的就知道拍桌子,她的脑子都给吓停摆了几回。

    姜盈的冷笑僵住了:我的傻姐妹啊,这是何等的脑洞啊!真要是那样的话,博昂早就挨个电话通知他们得瑟了好吗?

    蒋月这回坐下了,坐下之前没忘了再拍一下桌子,“通过?呵呵。本来通过百分三十了,这回也倒退归零了。”

    博昂一点不在乎这种事情,他撑着腮冲科兰笑,“我说你怎么在药剂学上那么聪明,合着把别处的智商都补贴到那方面上去了?我妈的意思你没看出来?她是想着把你我送成堆先。甭管有没有感情,反正名分先有。或许过着过着这感情就有了呢?毕竟你是我的朋友里少有的她还能看上的女性朋友了。”

    科兰愣了半天才“啊”的一声,是她误会了啊。

    对面姜盈三人那个不忍直视啊,自己人也撑不住了,就是呆啊。

    姜盈心说我给人蒙在鼓里带来的,弄成这样好像是不太好呢,给道个歉的?

    她正要开口,科兰倒先说话了。

    但不是冲姜盈,而是冲着蒋月。

    “蒋阿姨,感谢您的厚爱,不过我也能理解您今天的行为。对于子女父母总是期望的太高,总想着给孩子最好的未来这更不是错。您别跟他们几个置气,他们还还没到成父母的年纪,他们不理解也合理对不?”

    其他几人:

    呆子在说什么?

    姜盈保持着开口要说话的姿势半天,愣是没吱出一声来,科兰不气她隐瞒?还是气大劲儿了,都气得不知道说什么了?

    科兰还真是没气,圣母的性格是天生的,心疼朋友们为朋友们气行,但事落到自己身上,这类人通常气不起来。不就是闹了点误会么?有什么好气的?抓住机会帮秋漠说说话才是正经的。

    操着当娘的心的科兰这回主动拉住了蒋月的手,“蒋阿姨,我是外人,劝您什么都没立场。我又是小辈,也没那个资格。我就熟悉秋漠,不如我跟您说说我认识的秋漠?”

    蒋月一听秋漠两字就头大,缩手就要拒绝,可是科兰这回却强硬地拉着没松手,话是张嘴就来,“秋家的事当初闹得不您也听说了吧?秋漠生下来就是废,他妈妈当时就失了宠。秋漠在婴儿期,他爸在家里光明正大地养起了三儿。秋漠长大了,他后面的弟弟妹妹一串连一串。秋漠就是顶着个秋家大少的名头,可是上了学,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连我们这些所谓的好朋友那时候也是不知道的。”

    这种人间惨事,是人听了都会心底发软。

    蒋月也就没开得了口拒绝科兰再说。

    姜盈等人更是隐约看见了两百年后科兰大妈退休了也没忘到处调停邻里关系拨撒爱与和平的种子。

    “有人故意遮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秋漠自己也不说。他为什么不说?秋家世代书香门第,不是有句话说秋家出来的智能都自带书香气么?他要是提那么一嘴,别人歧视废归歧视废的,但怎么也能下手轻点,不看别的也得看秋家的门面不是?可是秋漠不说,秋漠宁可被人栽赃陷害也不说。”

    蒋月大概知道秋家的那些事,但都是旁观者的角度,今天倒是第一次从科兰这里听到以当事人的角度。

    以秋漠的角度的话,他就一个身份,完全无辜受害者。

    蒋月也是当妈的,这心里能不酸一下?

    科兰是擅长跟父母长辈交流的,她马上就感觉到了蒋月的软化。

    “秋漠是秋家大少却落了个被逐出秋家的下场,这要是但凡一个心性不坚的人,那么小的年纪,还是废,自杀都得自杀八回了吧?可您看看秋漠,人家愣是从伦巴底街自己闯出来了。我们的觉醒是老师和姜盈的功劳,秋漠的觉醒却是他一拳一拳用命拼出来的。我想这样的人,就算军考的成绩没出来,军部也不会放过的吧?”

    蒋月无意识地就点下了头,她和博辅周都明白的,秋漠在他们眼里只要不关联上博昂,那绝对是优秀的。

    “您想着给博昂另找女生,难道秋漠那边就没有女生找吗?以秋漠现在的身价,多少主动倒贴上来的。但秋漠一个都没给好脸。在您那儿他什么也不是,但在他的心里,他已经把博昂当作此生的唯一了。他不会背叛博昂的,他说一辈子对博昂好就一辈子对博昂好。阿姨,做父母的不就求这个吗?您就接受秋漠吧。”

    姜盈等三人:

    科大妈你强!

    博昂斜眼看秋漠:还有女生主动倒贴?你没说!

    秋漠:手不知道放哪儿,眼睛不知道看哪儿。

    从来没有诉过苦,今天虽然也不是他诉苦,但被人诉也给了他一种无端向人示弱的感觉。

    窘迫,羞耻。

    多少次想拦住科兰的,结果却次次招来了科兰不着痕迹的怒瞪。

    闭嘴!想早点转正就闭嘴!

    科大妈有心成事,这行事作风上不由就带了点从姜盈那里耳濡目染的强硬。

    秋漠默着默着也就那么从了。

    本来是场蒋月想给儿子保媒,博昂和秋漠想借机再表立场,姜盈带人来看戏的饭局,结果因为科大妈超常发挥,这场看似炮火连天的饭局居然还算平静温馨的吃完了。

    秋漠在科大妈的目光威胁下屁声没敢吱,到了蒋月的眼里,那不就是“苦事被暴露觉得又丢脸又无措”的傻样子么?

    见多了秋漠油盐不尽的死硬,难得见到一次这样的秋漠,蒋月原来坚实的心垒不知不觉中就松动了。

    席桌上,博昂不好意思追问秋漠没说有女生倒贴的事,就各种斜眼瞪上手拧拿脚踹。秋漠心里有愧,全接下来半点反驳都没有,还递纸巾递水各种小丈夫作派。

    蒋月心里突然就闪上了一个念头,他家儿子到底是三十成人了,人家孩子可才十八,这种事情上还能是谁勾引谁。他家儿子是受的属性那是从小就看得出来的,他家儿子的脾性更是从小就看出来了,这两人在一起,受气的是谁简直一目了然。

    人家妈妈是不在了,如果还在的话,还指不定谁来找谁讨要说法呢。

    蒋月的眼底才闪过一丝羞愧,科大妈立刻就说到了莫宛宁在世时候的事情。

    说莫宛宁是见过博昂的,就是因为对博昂很满意,这才下定了去死的决心。都是从医的,谁不知道从病患的角度来说,病久了,死亡就不是坏事而是解脱了。没死的还不是因为挂念着尘世需要挂念的。

    直说得蒋月眼圈都红了,事业心太大不代表着当母亲的心就没了。同样当妈,更能理解那种为了孩子什么都做得到的心。只不过原来没人跟她这样说过。

    博家和蒋家都是那种以事业最大,为社会为全人类贡献最重要为第一家风的人家,关起门后的那些为母之小事,她就没接收过此类的教育。她的身份更不会有人像三姑六婆一样跟她叨咕这些。

    她那时候是看不起莫宛宁的自杀的,心说你孩子还在,你一个当妈的怎么有脸去死。但现在被科兰说的,她就又换了一种想法。得是多大的勇气,才能让一个当妈的舍下孩子先走了。

    临别的时候,蒋月看秋漠的眼神温软得让秋漠觉得自己全身都是虫子,各种不舒服。

    别同情他啊,他最受不住这个,还不如像原来那样看不上他呢。

    科大妈一胳膊儿肘把秋漠挤一边去了,“你空间里24小时备着好吃的呢吧?拿出来,快!”

    博昂嘴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秋漠就总是在自己的空间储存装置里备着各种好吃的,就怕博昂说吃的时候没有。

    好在秋漠也不算太傻,直接就把专门用来储存吃食的芯片给拿出来了。

    不等他说什么,科大妈一把抢了过去塞到了蒋月的手里,“都是秋漠亲手做的,您别客气,要是不合胃口就点名批评。秋漠自己长大的,手艺也全是自己摸索,肯定不如专业出来的强。您不用省着,该怎么教育就怎么教育,不然到时候苦的还是博昂的胃。”

    姜盈等看戏三剑客:科大妈这是入戏太深出不来了么?听听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秋漠妈呢。

    蒋月不想收,科大妈突然凑近蒋月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换来了蒋月的瞠目以对,以及收下了储存芯片。

    等蒋月的悬浮车走了,胖达立马靠近过来打听,“临走时你跟阿姨说什么了?”

    科兰:“没说什么,就告诉她那里还有肉。”

    莉兹:“你知道秋漠还天天随身带着肉呢?”

    科兰:“有没有有什么关系?有就吃,没有她自然会找博昂和秋漠问个究竟。这拉近关系的机会不就有了?秋漠带着乌骨鸡宝宝上门露一手,那味一出来,我觉得博家要是有两个博昂都得二话不说送你带走。不是我说你们,蒋阿姨明明很讲道理,你们到底是怎么把关系闹到现在这么僵的?”

    秋漠和博昂:

    他们也不知道。

    科大妈的演技一时释放的太多收不回来了,“我妈说了,就没有真舍得不给孩子幸福的父母”

    姜盈看科兰,莉兹看科兰。

    科兰:

    好吧,她妈说的话是有点局限了。

    “这么说吧,我觉得蒋阿姨还是可拉拢的,但你们拉拢的方式得改改。哪能不管不顾顶着脑袋就上呢?你们两边都鼓着一脑门子的劲希望把对方顶输,然后你们还期待着未来双方能和和气气地坐下来家和万事兴?那怎么可能。总得有一边先软下来,大家才有谈的机会不是吗?你们是小辈,这先示弱的自然是你们。秋漠你也不要觉得这样丢人。那是博昂的妈妈,就是你未来的妈妈,在妈妈面前示个弱撒个娇不是很正常吗?”

    博昂看科兰,秋漠看科兰。

    其他三人看秋漠:漠哥撒娇?噫,想看。

    科兰:

    好吧,她好像说顺溜嘴了。

    “你不要老想着证明自己的能力,你已经很优秀了,你需要证明的是,你会像对待自己的妈妈一样对待博昂的妈妈,那样才行。”

    说了那么多,最后一句话总算说到点子上了!

    秋漠茅塞顿开:可不是,想要人家的儿子,却还怒着眼把人家一家子当敌人,要他家有儿子,他也不干啊。

    “谢了。”秋漠憋了整个饭局后可算有机会说第一句话了。

    博昂一晃脑袋,“你不需要那么委屈!你要过一辈子的人是我又不是她。”

    科兰瞬间忘了博昂三十了,指鼻子就开训,“那是你妈,你跟她怎么闹你也是她儿子,她也不会真跟你记仇。但秋漠不一样,说句不好听的,他得侍候的比亲妈还亲,你们的事才会越快得到承认!哼,你倒是有骨气。不过你想过你有骨气仗的是什么吗?你倚仗的也不过是因为那是你亲妈!”

    一语点醒梦中人。

    可不是,娇纵的人倚仗的是什么?不过就是知道自己对别人更重要罢了。

    换个别人试试?能惯你病就怪了。

    博昂蔫蔫地抓抓头发,还是过不了自己的心结,“可是他们还剃了我的头发,还给我”注射了某种不好的药剂。

    只是后面的话不能说。

    科兰这时也想起这出了,科大妈下线,“可谁让咱先急着要肯定呢?要不你们就先忍忍?等关系得到承认了,你们再”

    想断绝关系又做不到,想得到承认又不能忍,那不得天天这么折磨着?它不是事儿啊。

    科兰有心再劝,秋漠拉着博昂做告别的姿势,“放心,我懂。今天还是谢谢大家了,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改天再聚啊。”

    当事人走了,姜盈和莉兹一左一右围住了科兰。

    “行啊,没看出来啊,我们科兰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大妈风范!干得漂亮!”

    胖达站在对面上上下下打量着科兰,“原来都是我干这活,但在蒋阿姨面前我的性别还真不合适。没想到成就了你,厉害了!我都心动了。”

    科兰一抖,真心话脱口而出,“别动。”

    胖达:

    姜盈和莉兹哄然大笑。

    胖达拍桌子就走,“笑笑笑,我早晚瘦成十分之一闪电,到时候你们求着我心动我都不!”

    科兰没心思哄他,“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没有经历博昂经历的,居然对人家的事情指手画脚是不是不太好?我真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替他们着急。可话又说回来了,我再着急也不能仗着朋友的身份就”

    “停!”姜盈打断她,“说你大妈风范你还就真的罗里罗嗦起来没完了啊?秋漠刚才不都说了谢你了吗?没人怪你。他们老这么僵着确实也不利于秋漠,但你今天给了秋漠一个新的方式。做不做随他们,我们做为朋友能做的都做到了。”

    莉兹一手挽住一个,“走,吃肉去,刚才那点营养剂都不够塞牙缝儿的。人啊,还得吃肉才能饱。没准儿这次就是肉帮秋漠拿下呢?我觉得有戏。”

    题外话

    感谢倾斜的摩天轮,神经病,b和长凤未鲤的票票今天是我们科大妈的主场,大妈一出手总是戏好多呢我码的很开心23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