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81 爱你就要放开你?做梦!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博昂很认真的对秋漠说,“你不用为了我委屈自己。要和你过一辈子的人是我,你只要对我好就行了。家里人承认我们,我们也是这么过家里人不承认我们,我们还是这么过。等时间久了,他们总会明白我们之间不是闹着玩儿的。”

    秋漠摇头,“我等不及。科兰说的对,你是父母手中的宝,那么被寄予着厚望,让我说抢走就抢走了,如果是我儿子我也不愿意。啊不,没准我的反应比你现在的父母更强烈,我会打死那人。”

    先不说父母的期望和孩子的理想有多大的分歧,单就孩子是我的,是我生我养的这一条,来抢的都该是被打死的下场。

    他妈是妈,人家妈就不是妈了?

    他就没给过好脸,还能指着人家承认他,允许他把人儿子抢走?这得是多脑缺的父母。

    秋漠很认真,“科兰说的对,我原来做错了。那是你的父母,无论如何我都该尊重为先的。”

    博昂气得掐秋漠的肚皮,“你骨子里不会还是愚孝那款的吧?是,他们是我的父母,所以他们为什么就不能为我想想?他们也只是我的父母,要孝道我会尽的,用不着你为我去委曲求全!”

    他看上的就是秋漠身上那股子野性,莫宛宁哪怕是死都不愿意成为自己孩子的拖累,现在要看着秋漠为他向别人示弱,他会受不了,会觉得对不起莫宛宁。

    “我不管,反正你要是敢对他们伏低做我我就断你的粮!”

    “我不会伏低做小的。如果这世界上还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我伏低做那么只有你。”

    无时站在他这一边的博昂让秋漠很感动,本来只是心中初步有了想法,但现在他彻底确定了。为了博昂,为了他们的未来,他就伏个低做个小怎么了?

    秋漠慢慢的伏低下身子罩住了博昂,“要不要看看我如何伏低做小?这种事情可不委屈。”

    人总是随着岁月在成长的。

    只不过有人长得快,有人长得慢有人长在了身高个头上,有人长在了脑子心机上。而秋漠,成长的速度快不说,还长在了战斗技能上。

    博昂目光带水,嗓音带钩,“都都说,量变才能,引发质变说,你哪来的时间积累量变你都,啊去哪儿量变了?说!嗯啊”

    明明分离了那么长的时间,理论上来说不是该有一些技术不熟练的陌生感吗?为什么这位回来后非但没有陌生感,反而还更进一层了?这不科学啊!

    博昂尖叫着差点把秋漠的头发给抓下来一缕。

    秋漠覆身而上亲吻住博昂,“人在心中,一天24小时都在量变,我还不质变?你当2s是作假的?”

    分开了这么一次,秋漠倒是想清楚了为什么就死在博昂身上了。

    原来就像胖达他们说的那样,他真是,好色啊。还就好博昂这一口。

    其他男的女的都不行,比博昂更美更妖更诱的也不行,只有博昂这张脸,单是出现在他梦里都能让他一夜翻腾。

    博昂是个爱听好话的,他一手掐一只秋漠的耳朵揪到脸前,“所以你这是在变相地解释有主动倒贴的事吗?”

    “那种小事还需要我用话解释?我做给你知道!”秋漠眼底的火足以燃身。

    博昂:“来啊。”

    依然没有留宿,秋漠送博昂回博家。

    因为今天白天结束的早,这送回来的时间就早,到达博家的时候正是吃晚饭的时间。

    两人一进门就闻到了特殊又熟悉的香气。

    博昂瞬间扭头看向餐厅的方向,他爸他妈都在,桌上摆着营养剂,两人的表情很是僵硬的不自然。

    “切。”博昂一秒笑出来,“给你们就是让你们吃的,做什么吃了还假装没吃的样子?虚伪!”

    秋漠白天送出的储存芯片里还真有一小瓦罐的鸡肉炖土豆,那小瓦罐还是博昂特意磨姜盈要来的。其实那瓦罐星上就有卖的,图案还可以定制。只不过别人买来是做装饰品,而姜盈买来是为了炖肉。博昂呢,却是偏不买,就要姜盈的。

    蒋月收了芯片回来的时候最初也没想着看,反而还后悔了,心说自己怎么就被科兰说着说着心软了还收下了芯片呢?这脸真是丢大发了。

    她就把芯片随手扔在一边了。

    后来博辅周回来了,两人一边说着今天的事情一边就坐到了餐厅准备吃晚饭。

    这一说就说到了芯片里有肉的那一段,两人想着博昂每次回来最早都得是半夜,这心思就动了。

    博辅周说,“食货帝国明面上是停业整顿了,实际上是在打着用肉重出江湖的目的么?”

    蒋月说,“先发现了能吃的菜这又发现了能吃的肉?这群孩子们的运气好到不真实。”

    两人一对眼。

    “你看到肉了?”

    “没有。”

    “那我们研究研究?”

    “行,反正这个时间他们不会来。”

    这一看,眼睛就拔不出来了。

    肉的吸引对于任何一个星际人类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从当初土蛋蛋的出世引起的轰动就能看出来。

    先观察研究很快就变成了冒死一尝,尝过之后就变成了欲罢不能。

    正吃得神清气爽时,门响了,两人只来得及把肉藏起来粉饰太平,却来不及让这肉味散掉。

    被识破的博辅周和蒋月两脸通红,不由低声斥道,“博昂!”

    外人在呢,这孩子就不知道给父母留点面子?真是留来留去留成仇了。

    博昂才不怕被人喝斥,他现在不心疼肉,他心疼自己好不容易磨来的小瓦罐。

    “吃完了记得把小瓦罐还我啊?我一共就有两个。”博昂没好气儿地扔下一句,然后冲秋漠摆摆手后走向了自己的房间,“秋漠你回去吧。”

    秋漠没走。

    他冷着脸看到博昂上了二层的房间关上门后,他才转个方向走向了餐厅。

    “你你你,你做什么?”蒋月面对秋漠第一次说话没底气。

    没办法,吃人的嘴软啊。

    博辅周有心出声赶人吧,可这屋里的肉香还飘着呢,赶人的话还真是不那么容易说出口了。

    这时秋漠已经走进餐厅,“爸,妈。”

    博辅周和蒋月顿时瞪眼,也不知道秋漠什么时候开喊他们爸妈的了,但每一次他们听到都像第一次听到,晴天霹雳就四个字。

    秋漠开始从空间里往外拿东西,生的土豆和生的乌骨鸡宝宝。

    出手不可谓不大方,土豆摆了半餐桌,乌骨鸡宝宝摆了剩下的半餐桌。

    秋漠还很讲究,无论是肉还是菜都是处理过的。各装在真空袋里,又干净又整洁。

    博辅周本能地提问,“不是说土豆出问题了么?”

    秋漠保留地答,“这些没有问题。”

    蒋月条件反射就想说,如果出了问题怎么办?但还好她脑子清晰,又及时把话咽回去了。毒死他们?量这两孩子也不敢。而且他们刚才已经冒死尝过了。

    三人陷入诡异的沉默。

    要说什么?不知道。需要说什么吗?当然更不知道。

    “你”博辅周终于积攒够了骨气,他开口要拒绝。

    秋漠与他同时开口,“爸妈,我先告辞了。”

    完后秋漠就走了。

    博辅周看着眼前半桌子的菜和半桌子的肉一脸苦大仇深:这要怎么吃?

    蒋月突然心酸:博昂养了三十年了,土豆出世的时候都没往家里拿过一块,他们还得自己去抢单买。

    博辅周和蒋月:孩子就是父母上辈子的仇人!他们到底哪根筋不对非得生个孩子出来呢?

    带队去n250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姜盈在敲定自己这边的人选。

    “你们要不要去?我老公说那边已经建好了房子,我们完全可以当去度个假。”

    莉兹和胖达,“好啊好啊。”

    科兰摇头,“我不行。姜氏中医这边离不开人,你得去,我再走了的话,这边怎么办?你们去吧。”

    姜盈难得愧疚,“抱歉啊,我的事情却要你来担着。”

    科兰笑笑不当回事,“这有什么好抱歉的?你又不是故意把摊子扔给我的。老师那边需要你带队,我应该和你共同承担这分责任。”

    “行,这事儿毕竟是第一次,但我相信绝不是最后一次。这一次我先去,等积累下经验了下次用不着我了,我就在姜氏中医值班放你个长假。”姜盈拍拍科兰的肩,心里想着,嗯,升职是没法再升了,再给加个薪好了。

    “莉兹,维希打给我说他一定也要去,没问题吧?”姜盈征求莉兹的意思。

    莉兹难得扭捏,“他的事情问我做什么?我不管。”

    大家都对她报以冷漠:那么利索一人,谈个恋爱居然矫情的一比。作!我们就静静地看着你作!

    为了转移注意力,莉兹开口问秋漠,“那秋漠呢?你去吗?”

    秋漠也摇了头,“感觉不是特别用的上我,我就不去了。”

    胖达大白眼翻他,“用的上你你就会去了?最近讨好老丈人和丈母娘半点空都没有吧?”

    姜盈惊讶,“还真学会撒娇了?”

    莉兹和科兰八卦的目光立刻就追了过去。大家都忙得脚不沾地,最近几天还真没空追踪秋漠和博昂的进展。难道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进展神速?

    秋漠看看时间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科兰:“中午吃饭的时间不吃饭有什么事?”

    莉兹一把揪住胖达的脖领子,“快说,你知道什么内幕消息?”

    胖达猥琐地笑起,“秋大漠长进了,是真的长进了。不说撒娇吧,但他那一手露出来,可比撒娇的效果好太多了”

    姜盈等三女听得眼睛晶晶亮。

    秋漠没学会撒娇,秋漠学会了下厨。

    你让他像科兰那样跟蒋月乖巧地陪唠嗑那是38星爆裂他都做不到的事,但男人的撒娇有好多种,其中为女人下厨绝对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一种!

    秋漠私下里找了胖达狂练厨艺。

    原来为博昂准备好吃的,不过就是照本宣科地按着姜盈给的食谱来,不会惊艳也不会失色,博昂吃的也是他的心意而不是食物的本身,这厨艺也就那么着了。

    但如果想露出来刷人好感,他自己也知道是不够格的。

    科兰最忙不能找,找姜盈或莉兹?一个有男人缠着,一个指不定在学习的过程嘲笑他多少回呢,于是他找到了胖达。

    胖达也笑他,但他可以出手打到胖达不敢笑嘛。

    至于在他不在的时候笑,那就笑呗,他又不疼不痒。

    因为心里有着坚定的目标,这学习态度就特别认真端正。人的态度一认真端正,基本结果就不会差。

    秋漠很快就成手了。

    挑了一个博昂不在家,但蒋月在家休息的时候,秋漠就上门主动现了。

    这个时机也是制定了战略计划从全局考虑了又考虑才选定的。人不能多,多了他也不是维希那种处理人际关系八面玲珑的,他怕脾气一上来就搞砸。只有蒋月一个人最好,突破口就定她身上了。

    蒋月当然不会就任秋漠进门,她还派智能上前赶秋漠呢,奈何秋漠想讨好丈母娘的心意已决,于是三下五除二就灭了博家的所有智能,然后他气势汹汹地就奔厨房去了。

    这种家事蒋月也没脸报警让人来抓秋漠,她就只好抱着双臂看秋漠到底想要做什么。

    秋漠拿锅拿菜板拿肉拿土豆,开做饭了。

    蒋月:“”

    合着你不请自来灭我智能强闯厨房为的就是来做饭?这孩子脑子肿么了?

    但当铿铿锵锵一通响之后,当厨房飘起了肉香的时候,当秋漠把做好的四菜一汤摆到蒋月面前说“妈,请用”的时候,蒋月晕乎了。

    她哪里受过这种待遇。

    小的时候吃的就是营养剂,爸妈不会喂,人家就像现在的她一样忙得不行,智能月嫂可比爸妈还称职。

    长大了自己吃营养剂,厨房在她的概念里那就是个储藏营养剂的空间。

    跟博辅周结婚了,她没给博辅周下过厨,博辅周更没有给她下过厨。他们的理想都是为了全人类奋斗,吃饭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身体必须的话,他们连这点时间都不想浪费。

    没给子女下过厨,更不可能从子女那里得到下厨的待遇。

    在今天之前也没想过下厨有什么好下的,但当她被秋漠这么对待的时候,看着面前的菜都是为她精心准备的时候,她心里一直缺陷的某个角落一下子就圆满了。

    “这是,给我准备的?”蒋月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敢相信,难道不是给博昂吗?

    秋漠:“是的,妈。”

    蒋月看看菜看看秋漠,看看肉看看秋漠,突然脸色难看起来,“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承认你们了?”

    这不是饭,这是糖衣炮弹啊!

    秋漠:“妈,我得回去上课了,你慢用。”

    其实他想说,可不就是糖衣炮弹,不然他为什么不吃饭上赶着来给她做饭?她又不是他亲妈!不对,他亲妈都没受过这种待遇。

    但听了科兰的“教育”之后,他把话改了。

    对啊,不是他亲妈,所以他要想要人家的儿子,就得侍候得比自己亲妈还亲。

    要不怎么说万事开头难呢,只要开头难的这一关过去了,后面再咬牙顶住脸皮,那就剩下水到渠成了。

    秋漠第一次送出的土豆和肉就一直那么放着来着,因为博辅周和蒋月都不会做。

    又考虑到肉还没有出现在市面上,他们也不好请厨子来家里帮忙做。他们是那种特别尊重他人劳动成果的人,食货帝国明摆着将来会推出肉,结果还没推出呢,消息却从他们这边泄漏了?对他们来说,那叫非法侵犯商业机密。他们不会那样做。

    吃过了小瓦罐的鸡肉炖土豆,看着这么多原材料却吃不到嘴?当博辅周从蒋月那里知道秋漠会主动来做饭的时候,也就没有怎么强硬的拒绝了。

    顶多拉着个脸在秋漠进门的时候走进书房眼不见为净,但鼻子可是竖得高高的,当闻到厨房传来的肉香时才会放下。

    秋漠原来是只给博昂准备一天三餐,很快就变成了给博家二老准备一天三餐。早餐和晚餐还好,都在家。原来是各吃各个的,但慢慢就变成了四人坐在一起吃。

    虽然不像姜盈他们吃饭时热闹个没完,但这四个人能安安静静吃完一顿饭对四个人来说都是原来想都不敢想的。记得那时候还拍桌子对吼过,还掌掴过博昂不上进,现在偶尔想起来觉得都莫名其妙。一家人怎么就闹到那份上了呢?

    午饭不好准备,除非休息,否则都是有事忙的人,基本不在家。秋漠就干脆早上的时候提前准备出来,一人一个保鲜保温芯片,去上班之前带上,中午的时候再拿出来吃。

    博辅周和蒋月面上什么也没说,但秋漠每次叫他们吃饭每次给他们带芯片他们却是都没有拒绝的。

    曾经想的是子女们能够为全人类做大贡献,能够青史留名他们才会欣慰,但现在,他们的想法动摇了。

    博昂的手快出名的时候,他们可没有现在每天收到秋漠的孝心备餐来得欣慰。

    秋漠还是不会说话,经常说的就那两句,“爸,妈,请用。”和“爸妈,我先告辞了。”

    但秋漠准备的饭,从一开始做到现在就没有重样过。

    博辅周胖圆了肚子,蒋月胖出了双下巴。

    蒋月某一天突然就来了一句,“要不,我们再生一个?”

    博辅周想了想,点下了头,“我看行。”

    两个人都没有明着说,但心里都有了另一种打算,如果这一个是男孩的话,那么儿子愿意嫁,就让他嫁吧。

    博昂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他忍到头了。

    那是他男人,侍候他就得了,凭什么还要侍候他全家?没人心疼,他还心疼呢!

    博昂利用某天的休假把秋漠拐跑了。

    秋漠啼笑皆非,这是连自家父母的醋都吃?

    博昂表示很认真,“听说n250星上已经有常驻人了?我们去n250星上定居怎么样?你可以帮姜盈负责土蛋蛋原材料的采集,我可以做常驻n250星的员工的健康医生。就咱俩这水准,姜盈给的薪水得是常人的三倍吧?足够我们生活的很好了,我们就常驻n250星吧。”

    秋漠想,这三十岁的老大叔怎么说话做事还这么幼稚呢?“你去住人家的星球还让人家给你安排工作付你三倍薪水,你咋不上天呢?”

    博昂对此相当自信,“你我什么水准?信不信我跟姜盈提的话,她二话不说就答应?”

    “信。但我们不能那么做。”秋漠摸摸博昂又长长了些的头发,“我就算跟你去n250星定居,那也一定是在争取了你父母的认可之后,不然那就叫私奔。我不能那样对你。”

    “哎你这个木头脑袋!我到底要说多少次你才明白?名分不重要,不重要!你的能力已经足够证明了,你的诚意现在也足够证明了,但是他们还是没表示,就是他们有问题!你为什么为了有问题的他们来委屈没问题的我们?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秋漠听得抽眼角,这怎么就扯到爱不爱他上了。

    “你爱不爱我?说,爱不爱我!”

    30岁的男人闹腾起来比3岁的孩子还不如。幸亏颜值站得住,不然那违和感能让秋漠一巴掌糊下去。

    “爱,当然爱。”秋漠幸福的笑。

    博昂:“爱我就听我的话!不要再讨好他们,你只要讨好我一个人就够了!你要是再敢去讨好那两人,我就真的生气了!”

    秋漠嘴里说着“是是是”,但心里没当回事。

    博昂这么说那是心疼他,他自然也要心疼回去,尽快得到家长的认可。

    回来之后博昂去上班,秋漠开着悬浮车转个方向就奔博家去了。

    被秋漠拐走的太突然,他连句话都没留,就更别说提前准备下什么肉了。坚持了那么长时间了,这突然一断,是他他也觉得印象要大打折扣了。

    他急着去博家挽回一二,就没注意到博昂的车远远地跟在他的身后。

    到了博家,博辅周和蒋月意外地都在家。他们是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的,前几天吃饭的脸拉那么老长,他们如何看不到。秋漠和博昂同时消失他们就猜到了,博昂铁定是忍到头了不想再忍了。

    越相处就越觉得自家儿子不如人家儿子,除了手快外一无是处。算了,不操心了,让别人操心去吧。

    阻止了秋漠继续去厨房,二老招呼秋漠在客厅坐下,正要摊开来说时,博昂回来了。

    博昂回来就炸了,冲着秋漠炸的,“我们说好的互不欺骗的吧?你前脚才说了听我的话,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很有意思是不是?你当我是什么?你觉得是为我好的事情就不用顾忌我的感受了?秋漠你是不是犯贱?”

    秋漠被博昂上来就劈头盖脸地一通骂给骂懵了,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博昂这是怎么了?情绪是不是爆的太夸张了?

    蒋月怒了,才说自家儿子不如人家儿子,现在就让她再证实了一遍。这还让她怎么说出把儿子嫁出去的话?这样的儿子丢人啊。

    “博昂你给我闭嘴!谁教的你大吵大闹不顾脸面?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回屋给我反省去!”

    “我就不反省,就不闭嘴!脸面?我还有脸面吗?”博昂特别悲痛地看着蒋月,“你一面不认可着我们,一面却理所当然地把人家儿子当佣人使唤,妈,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人家妈还在的话,会怎么看我!我还有什么脸面!”

    蒋月羞愧地别开了视线,这段时间,他们这做长辈的可不就是不那么地道。

    博辅周一拍桌子,“博昂你给我坐下!有事说事,谁给你的教养让你上来就质问你的母亲?”

    “如果我的教养就是让我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对亲生父母低三下四,那么我还要这教养有什么用!”博昂红着眼睛冲他爸吼,“亏你们还一向自诩博家家风高尚,门楣上流,这就是你们的教养!你们奴役起别人家的儿子来你们还记得自己博家的家风吗?你们口口声声说着誓为全人类而奋斗,可是就这么一个普通人,你们连最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博昂!”秋漠能感觉到今天蒋月和博辅周的态度很温和,他在想,或许要成?所以他当然不能让博昂出手给搅了局,他赶紧伸手去拉博昂。

    可是博昂正在情绪爆炸的顶峰,秋漠来拉,他本能地就一甩手。没把秋漠甩着,倒把自己甩得重心失衡了。

    脚下一绊,秋漠抢救不及时,博昂肩膀撞到了墙上又滑坐到了地上。

    那一声痛哼秋漠听得真真的,“快让我看看。”

    博昂强忍着没掉泪,他一把推开秋漠,“滚开!你走!我都说了只要我爱你就行了,你为什么就不听我的话?你为什么要对他们低三下四?你知不知道这对我是多大的压力?妈过世前就见了我一面,说的话没几句,可我能感觉到她就是在向我托付你。可我为你做什么了?我特么的都不能让你在我爸妈面前直起腰来!”

    秋漠反应了一下才明白博昂口中的“妈”指的是他过世的妈妈莫宛宁。

    “你觉得为他们做饭没什么,可我呢?我想给你妈尽尽孝心连路都找不着!我什么都不说,你妈就什么都懂了,看我那么温柔那么感激。可我爸妈呢?”博昂不想看蒋月和博辅周,“我真的觉得特别抱歉,特别对不起妈。她把你给我了,我不仅没有照顾好你,还要你为了我这般的委曲求全,妈要是在的话,那得多心疼。”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想了这么多。”博昂不让秋漠碰,秋漠只好蹲在他面前温声道,“不过我妈不会怪你的,她”

    “我怪我自己”博昂吼了出来,“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们分”

    “博昂!”蒋月和博辅周异口同声,目光里的不悦显而易见。知道自家儿子作,可是怎么就作到这么不知轻重的份上了?

    “你们闭嘴!”博昂扶着肩膀从地上站起,看父母不像看父母倒像看仇人,蒋月和博辅周被他看得后退一步,秋漠也是看得心头一凉。

    “博昂你冷静下来。”秋漠心慌,总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

    “是我太贪心了,我也想着只要得到认可了,我一定加倍对你好。可是我最近总梦见莫姨,莫姨冲我温柔地笑,感激地笑。我受不了了!”博昂悲凉的眼神落在秋漠的身上,“你很好,真的很好,莫姨也好,特别好。可我现在承受不起这份好了,我不能为了我就让你这么被人欺负。你走吧,别再来了,我们分”

    “博昂”在秋漠的惊吼声中,博昂晕倒在了秋漠的怀里。

    姜盈是在家里正和她老公在新换上的沙发上烙饼的时候接到秋漠的电话的。

    当下也顾不得现在什么要紧关头了,抓了地上的衣服就开穿,还不忘把海恩的扔给他示意他也穿,“博昂出事了,他体内的百根草毒性变异了,我觉得你也去看看比较好。”

    事情确实大,海恩再身体不适也得先忍着了。

    两人急急赶到了军医院。

    姜盈先隔着窗子看到了被各种管子插着的博昂。原来就白,现在是灰。那种没有生气的灰。说句不吉利的,像是被死亡之气笼罩着似的。

    姜盈就想起了初知道博昂被注射了百根草试剂的时候博昂说过的话现在告诉他有什么用?对我的形象有益吗?这种一方在默默承受的事情得在事情解决之后才能告诉另一方,那个时候他才会对我既感动又愧疚,然后油然而生一种我真伟大宁负天下不可负我的绝对高尚情感。

    这话太有心机,姜盈记得特别清楚。

    可是人生就是这么的不按套路出牌,博昂还没等到事情解决可以说的时机,他自己倒先折进去了。

    “你知道了?”姜盈问旁边快站成一个雕塑的秋漠,“这事儿不能全怪他,就连我当时也觉得不叫事儿的。跟你比起来,他体内那点百根草的毒性真的不叫什么。也是我大意了,我很抱歉。”

    秋漠摇头,“怎么能怪得上你们,是我没有及时注意到自从我军考回来之后他的脾气就越加不受控制了。”

    海恩嫌他们尽说没用的,开门见山道,“做过身体数据采集了吧?医生怎么说?”

    “他爸妈亲自给做的,说博昂体质特殊,百根草的毒性变异了,而且表现方式跟常人还不一样。别人可能会精神力失控然后产生暴躁攻击的行为,到了博昂这里,变成了让他自我精绪崩溃。”秋漠突然抓住姜盈的手,“你能解决吧?”

    姜盈很想说能,但一是没有见到人呢,二是既然把她叫来了肯定是医院的缓解剂失效了,她还真不敢随口就承诺下来。

    就在这时,蒋月和博辅周赶到了。

    这时候的蒋月可没了往日的沉稳端庄了,踉跄着扑过来就抓住了姜盈的双手,“求你救救他求求你求求你。”

    看那样子还有给她跪下的意思,姜盈赶紧侧身闪开,“阿姨你别这样,我会尽力的。”

    博辅周把蒋月揽回怀里,力持镇定道,“麻烦你先进去给看一下吧,我们这边,能想到的都用上了,可是情况不见好反而更加坏了。”

    “行,我这就去。”

    海恩拉着姜盈的手没松劲,“我必须陪她一起。”

    姜盈急得没了理智,海恩可不会。

    这可是军医院,一不是他的地盘,二是事关重大。姜盈要是在这里暴露了什么,马上被扣在这里也是有可能的。他不能让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

    博辅周一下子就明白了海恩的顾忌,他苦笑一下,“不怕墨尔顿星将笑话,博昂进院都是我一手安排的,到现在知道的人都是我的人。很讽刺吧?可以对任何人都切片研究毫不手软的我,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有可能也会遭受到同样的对待,我居然下不去手了。”

    给博昂注射百根草药剂的时候,博辅周和蒋月一点都没怕,因为他们知道情况尽在掌握。但当情况超出掌握了,他们才发现,不行,他们做不到为了全人类就牺牲掉自己的儿子。

    “人之常情。”海恩微点头,“那我就陪她进去了。”

    “好,先谢谢二位了。”博辅周亲自开门送了海恩和姜盈进去。

    门关上了姜盈就想放出小银杏,却被海恩拦住,“等一下。”

    海恩从空间里取出了一套隔离罩。单用肉眼的话,他也不能辨别出这病房里有多少监控。刚才出来的急,又没有带着设备。为了不让姜盈的能力暴露,海恩只有暂时先这样做。

    确定应该不会被看到什么了,海恩这才冲姜盈示意道,“请老祖宗出来吧。”

    小银杏伸展着树杈出来,海恩和姜盈都看得到。

    姜盈问,“老祖宗,求您快给博昂看看,说是百根草毒性变异了,我能治不?”

    题外话

    感谢风若的票票今天月底哦,有票的别浪费啊!一点小紧张,明天继续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