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82 扶我起来,我还能怼!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小银杏红光一扫描就明白了。

    更多的人被百根草毒性侵蚀的时候,受伤害的基本都是大脑的额叶区。那里是负责人类行为的区域,所以这部人的外在表现才会是在行为上。

    但博昂不一样,他受到被侵蚀的是大脑的海马区,那里是负责情绪管理的区域,所以博昂的外在表现主要体现在了情绪崩溃上。

    产生这种区别的原因是,博昂本就是感情细腻的那类人,偏偏在生长的过程zhong没有得到足够的来自父母亲友的情感抚慰,所以他的海马区比常人来说是脆弱的。照古地球的说法,这人是有着轻度抑郁的。

    百根草是有着一种生存的本能意识的,它进入博昂体内后,经过长时间的探索,它发现了博昂大脑的海马区比额叶区更容易侵蚀,于是人家就自动更改了攻击方向。

    其实如果在最初期就消除了百根草其毒性的话,那么就不会有后来侵蚀到博昂大脑海马区的可能了。坏就坏在,大家都觉得量小,都觉得没啥事,给疏忽了。

    而当出了意外后,过往的缓解剂都是针对大脑额叶区的,它对博昂来说就不适用了。博昂真是头一个个例。现在再研究相应的缓解剂,先不说这是一个极其漫长又繁杂的过程,单是要把儿子“切片”反复研究,博辅周和蒋月就做不到。

    唯一的宝贝儿子啊,连其特殊的爱好和取向都容忍了,可见博父博母对博昂是多么宝贝。

    姜盈弄明白了就赶紧追问,“那我的治愈精神力能作用吧?”

    “当然能。”小银杏不屑一顾道,“无论它怎么变异,说到底量还是小的,它做不到像刀疤小哥哥那样的植物元素累积到一定程度累积出意识态。但有一点,我能吸收掉他体内的百根草植物毒性,但对他的抑郁症是没有办法的。他现在的身体恶化的这么快,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自己就没想着好。”

    嘴里说着不在乎父母态度的博昂,其心里却是在一直责怪着自己。是不是他不够好,所以父母才不像别人的父母那样对他?是不是他太任性,非得拉着秋漠不放,才逼得秋漠为了他不得不在他的父母面前委曲求全?

    如果他放手,秋漠是不是就可以回到最初那个无人制约的自由野性状态。如果他放手,是不是莫姨就不会再到他的梦里冲他温柔的笑。

    抑郁症被百根草的毒性激化,在别人情绪低落时顶多就是哭一场的反应,到博昂这里,他能悲观到不想活。

    别人的大脑海马区如果是稳定的绿色,zhong间点缀暴躁的桔色的话,那么博昂现在的大脑海马区就是暴躁的桔色zhong点缀着偶尔的绿色。

    小银杏解决得了百根草,却解决不了被激化的抑郁症。

    “行吧,我们先解决百根草的毒性再说。”

    在海恩的护法下,姜盈放出了自己的治愈精神力。

    以肉眼来看,这一次的红光果然没像对其他人那样全身扫过,而是独独集zhong在了博昂的脑部。

    ……

    博昂醒后就被秋漠带走了。

    博辅周和蒋月再没拦着,甚至还对秋漠说了一些类似托付的话。

    宝贝儿子从鬼门关走了这么一趟,他们是彻底醒悟了。人好好地活着比什么都强,其他的,不强求了。

    姜盈和海恩却被二老请进了私人办公室。

    没了博昂在,二老依然是心有全人类的高尚医学工作者。

    虽做不到切片研究自家儿子,但可以切片研究姜,啊不是,跟姜盈进行相应的学术交流嘛。

    他们当然看得出博昂身体数据的前后变化,可问题是,如果姜盈是用了药,体内也应该是有残渣留下的,他们不可能一点看不到。所以说,姜盈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解除了博昂体内的百根草毒性?

    在他们的眼里,能用肉眼就看出百根草的存在以及不用药就能解除百根草毒性的姜盈实在太神奇太有价值,太有切片研究的价值了。

    对,只要不是自家儿子了,他们就没有不敢切的!

    蒋月:“盈盈啊--”

    姜盈立马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什么就“盈盈啊”,她和这位阿姨不熟好么?

    蒋月丝毫不觉得自己现在谄媚的态度有什么问题,只要让她研究,她叫爸爸都成。

    “你看你来都来了,阿姨帮你做做身体数据检测吧?你可是帝国第五位3s,而且跟别的3s有着本质的区别,咱不能浪费了这种上天赐予的区别啊。我这儿的仪器只比机甲战团的仪器更精密更先进,而不会更差,全程不痛不痒。你就当小睡一下,醒后就能愉快地回家啦。”

    姜盈无语望天:她还能愉快得了吗?

    博辅周:“我可以保证,你的身体数据除了我二人外,不会有第三个人看到。我们更不会上交,也不会跟他人分享。如何?”

    “不如何!”说话的是一直没吱声的海恩。

    看着眼前这两德高望重的医学界权威,海恩突然也有了一种无力感。自己儿子出了意外就知道各种保护**,别人家的孩子就得为帝国自觉奉献?双标的如此自然也是没sei了。

    “还请二位明白,如果出事的不是博昂,姜盈连出现都不会出现。”

    意思就是:如果出事的不是你们儿子,你们连在这里见到姜盈的机会都没有。

    还想做身体数据的检测?做梦呢?

    海恩将姜盈揽在身侧就向外走,“不要以为博昂走了就没事了,危险从现在才刚刚开始。你们真的确保消息不会泄露吗?”

    在海恩看来,博辅周口zhong的保密措施实在是漏洞百出。

    但他不会去修补。机甲战团那边乱了,军医院这边也乱起来,有些人才会急得从隐藏的角落现身。

    而他,等着呢。

    回了家,姜盈问他,“你查到什么了?”

    能说的事情海恩向来也不瞒她,“查到了军医院是做百根草研究进展最顺利的一个,而且从军医院流出的百根草催化剂也是副作用最小的。”

    “你怀疑我在姜氏zhong医那次考试zhong差点被注射的催化剂以及你在考场被注射的催化剂都是出自军医院?”

    “不是怀疑,基本能确定了。”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问?我们本就知道他们在做百根草的研究,他们就不需要在我们面前否认,你要一下他们的催化剂流出单应该不是问题吧?他们要是不同意,我们还可以拿救了博昂的人情威胁啊?”

    施恩不图报那是对自己人,至于不是自己人的外人,姜盈才不会那么圣母。

    “就你聪明。”海恩轻敲一下姜盈的额头,目光无限宠溺,“可是没用。我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我可没空去挨个排查谁有可能谁没有可能。倒不如利用这次机会把军医院内部也搞乱。”

    姜盈惊讶,“你真的觉得这次事情会泄漏?”

    “不会也会。”海恩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这种手段放到兵法里来说,那叫诱敌深入。

    如果那些人沉得住气不出手,那他就出手“帮忙”泄漏。

    姜盈就担心博昂和秋漠,“两人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却还要被外来的势力打扰吗?那太可怜了。”

    对此海恩早就有打算了,“去n2星的行程不是马上就到了吗?让他俩一起跟着去。”

    姜盈忙着治疗的时候,海恩却是早就在想后面的好几步了。

    秋漠不能去是因为博昂有工作缠身动不了,但现在博昂这个精神状态,想来工作也得暂停一段时间了。既然这样,不如都赶去n2星。

    一来是避开了后面有可能接踵而来的势力纷争,二来他不能去,有秋漠这个2s在,和博昂这个军医在,姜盈行事总会更稳妥一些。

    姜盈搂着她家老公的脖子期待地问,“那你呢?能陪我一起去吗?”

    海恩诚实地摇头,“这边的调查正在紧要关头,我走不开。”

    姜盈其实想到这个答案了,但还是忍不住情绪低落。

    “老公,你这样对我我也会慢慢抑郁的,从结婚后就一直没有度密月的说。”

    海恩怜惜地吻吻她的发旋儿,“我不说承诺的空话,但我可以做到在你出发n2之前任你处置发泄,如何?”

    “真的?”

    “假的。”

    “老公!”

    “好吧,真的。”

    ……

    海恩就想了,每天两次之外多来一次姜盈都累得恨不得连气都不喘了,这么懒的一个人,你就让她处置发泄,她能折腾出什么花来?

    算了,就当哄媳妇儿了。

    然而事实证明,海恩太天真了。

    姜盈是懒,但她脑子活啊;人家懒得自己折腾,但人家可以借助工具嘛。

    当海恩回家看到一沙发的手铐脚铐绳子鞭子眼罩铃铛时,他都惊呆了。一股子寒气从后脖梗钻进去后直达脚底,海恩人生第一次有想逃跑的冲动。

    姜盈还特别映照了海恩最近的喜好,你不喜欢毛绒的吗?我准备的都是毛绒哒!捆绑上之后绝对没有勒紧感,特别舒糊哒。

    “宝……宝贝儿……”海恩从来不知道自己也有结结巴巴说不出来的时候。

    拿着鞭子不坐沙发偏坐在桌几上的姜盈心里别提多爽了。

    现在知道我第一次看到你买给我情趣内衣的时候什么感觉了吧?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姜大胆是那么容易就被压制的吗?

    “老公你回来啦?”姜盈先温柔地一笑,然后陡然变了颜色,“别废话,脱!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就要做到!”

    海恩想哭,想说我不是男子汉大丈夫。

    他还没开口,姜盈抓过沙发上搭着的一条鞭子就是凌空一抽,“脱!再多说一个字你就不是我老公!”

    海恩:因果报应太特么的讨厌了。

    ……

    买东西是另外赠送捆绑教学视频的。

    海恩回来的早,姜盈还没来得及学,就干脆放大屏幕边绑边学。

    一眼看到屏幕上那男的被勒成那个没有尊严的样子,海恩的头皮都要炸开了。

    他是机甲战神啊,他不要面子啊?一家之主的威严绝不容许遭到损坏。

    “宝贝儿,你是我的公主,啊不,我的女王!我的身体和灵魂早已臣服于你的脚下,你还用得着这么费劲?女王殿下,来,小的带您去天堂飞。”

    姜盈指着这样奴颜婢膝的海恩笑出了眼泪花,“艾玛,能听到机甲战神说出这样的话,我是不是死都可以瞑目了?然并卵,哼!坐好!再多说一个字你就不是我老公!”

    海恩:你敢不敢换句话试试?

    ……

    姜盈心想,追求生命的大和谐面前男女平等,都是3s,她凭什么不能占据主导地位?她差什么来着!

    海恩心想,就算忍了第一次也不能再让他家小疯子产生动第二次的念头。上下位不重要,任何战斗最后拼的还是持久力。他怕什么来着!

    征服对反击,倾轧对崛起。

    某女的目标是完全取缔对方的主导地方,谁知慢慢取缔的竟是敌我双方的承受度。

    某男的宗旨是彻底铲除对方的错误思想,谁知一并铲除的还有敌我双方的固有三观。

    当局限被打破,新世界轰然到来,两个人竟然都震撼的发不出声音来了。

    姜盈喘得像缺水的鱼,“呼,呼……呼呼……”

    你可说话啊?你怎么一个字都不说?感觉好奇怪。

    海恩那汗流得,像自己在下瓢泼大雨。双唇抿得死紧,锋利的弧度都要像刀刃了。

    就不说!你不是说再多说一个字就不是你老公么?

    为了男人的尊严,再战!

    ……

    天马行空,“锲”而不舍。

    龙飞凤舞,大“爱”无疆。

    ……

    姜盈不服,从睡梦zhong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扶我起来,我还能怼。”

    可惜海恩早不在家了。

    男人嘛,不管多累,总要工作赚钱养家的。

    海恩大大就是这么顶天立地责任强大的男人!

    姜盈找不到可以怼的对象,也只好起床。来到一楼厅里时就看到了沙发周围散了一地的被挣断了的手铐脚铐绳子鞭子等。

    迟来的羞耻上身了,“女王,骑士,为什么还没收拾?”

    女王和骑士:“主人不让收拾,还特意下令要保持原状。”

    姜盈红着脸打给海恩,“你什么意思?留着给谁看啊?”

    海恩:“当然是给你看。怕你睡一觉忘了,所以再以视觉冲击帮你加深一下印象。”

    姜盈冷笑,“你以为这样我就不敢来第二次了?”

    海恩:“不,恰恰相反,我希望你明白什么叫知耻而后勇。宝贝儿,等我回家。”

    知耻而后勇,知耻而后勇。姜盈心里默念两遍后猛地摔了光脑。

    屁知耻而后勇,她再不后勇啦--

    ……

    姜盈在这边摔了光脑,海恩那边的光脑却险些被人一脚踢飞。

    今天,海恩终于在军医院的某个秘密出口等到了那个曾在考场和他交过手的3s。

    容貌已经改变,跟考场那时候完全不一样了,但海恩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海恩辨人看身形看气质看身手。

    “你到底是谁?”确认了人,海恩话不多说欺近就出手。

    这人长着一张普通的脸,属于那种陷入人群zhong你都不会注意的一类。尽管海恩知道这张脸十有**也是假的,但他还是牢牢记住了这张脸的脸部特征。

    那人本来还想着先假装不知道怎么回事混过去的,可一见海恩的出手就知道,他要想假装什么也不知道不出手的话,这第一招就得被放倒。

    等到了海恩的手里,他要想再跑可没那么容易了。

    “墨尔顿星将既有如此眼力又何必问我?不如你直接看出来我的本质是谁啊?”男人轻松接住海恩的招数,说话轻松地像唠嗑,还是老熟人那种的。

    可他越这样,海恩就知道这人越不是他的熟人。

    他的熟人里,哪个敢跟他这么随意调笑?

    对,就是调笑。

    别以为他看不到这男人的眼角余光对他身体的各种放肆扫描。

    除了姜盈,还真是头一次遇害到这种敢当面对他的身体表示垂涎的人。可如果对象是姜盈,海恩的感觉只有火热;当换了人时,海恩只有被亵渎的屈辱。

    什么东西!

    海恩气场全开,锋利的精神力幻刀折射出了耀眼的人造太阳光。

    他没留余地,一是拿下这人最主要,二是这人,能挡下他多少招呢?海恩太好奇这人的3s到什么程度了。

    男人哧哧地笑,看到一出手就是全招的海恩居然一点也不紧张,更在海恩一脚踢过的时候,假装躲避不及,领口被海恩腿部外侧的精神力幻刀一刀划开了。

    女人的身体特征猝不及防暴露在海恩的面前,海恩只觉得眼睛差点被亮瞎。

    “靠!”没能忍住爆粗。

    虽然起伏低到外有衣服盖着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但那肯定不是男人锻炼出来的胸大肌。这特么的到底男的女的?

    男人笑得上身直抖,“墨尔顿星将爆粗也算难得一见吧?我很荣幸。”

    海恩这回耳朵都要聋了,那样的身体配上这样的粗哑男低音,这感觉真酸爽。

    男人还嫌不够,几乎每次交手跟海恩打上正面照面的时候,人家是抓住每一个机会朝海恩抛媚眼。

    “抓我啊抓我啊?您要是能抓到我,我就让您嘿嘿嘿。”

    海恩身体一歪,出拳偏了正规。

    突然不想抓到人了。

    男人抓住机会一蹿出多远,回头朝海恩继续抛媚眼,“海恩星将来追我啊?”

    海恩站在原地苦大仇深地做了好半天思想工作,算了,还是不追了。

    反正已经把追踪器安上了。

    ……

    克洛萨很震怒,“为什么要跟他交手?我怎么告诫你的?海恩墨尔顿是一个能从外星球一个人安全返回38星的3s,你以为你也是3s就能跟他抗衡了?天真!你只会暴露更多的在你看来不叫线索的线索!”

    克洛萨的对面站着一个女人,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平胸女人。

    女人面无表情,“不然呢?他堵在唯一的出口那,我如果不出手连跑都跑不掉。”

    “那你为什么非要自己去拿药剂?我不是说会有人给你送到吗?这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你错了,你就不该现身!知不知道我为了掩饰你的行踪做了多大的努力?”克洛萨拍坏了身前的办公桌。

    女人无奈地撇撇嘴,好像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克洛萨。

    拍坏的办公桌收进空间,顺手从空间里取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换上,全程动作流畅,因为已经练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daddy,消消气,这不没事吗?顶多就是多了一个追踪器而已。”

    “伊迪丝!我说了在外面不准叫我daddy!”克洛萨怒吼。

    “好好好,不叫不叫。虽然这里不是外面,是我的办公室。”伊迪丝翻翻白眼,无视克洛萨的怒气而绕到了克洛萨的背后替他捶着肩,“我就想说,这机甲战神是在看不起我么?真以为我感觉不到他在我身上装了追踪器?如果不是想带回来给你看看,半路我就给拆了扔了好么?”

    克洛萨在闺女故意讨好的表现下也是消了一些气,“幸亏你没拆,你以为他只是给你随便装个追踪器吗?这里可大有学问。”

    克洛萨指指伊迪丝身上看起来像道擦伤的伤口,“这是军部最新的追踪器,除非军部内部人,那么外人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就发现还能顺利拆除。海恩帮你安上追踪器一是希望追踪到你的移动轨迹,二是借机测试一下你的身份。只要你拆早了,他马上就会知道,这人得是军部内部的人,而且身份不会低。对于追踪来说,范围的缩小可是一步大进展。”

    伊迪丝愣了一下,笑起,“果然不愧为机甲战神。”

    “行了,算算时间海恩差不多也要跟过来了,你赶紧离开这里。追踪器安上就安上了,得适当的时候才能拆除。”克洛萨把一叠早就准备好的资料从空间里取出来交到伊迪丝的手里,“既然事情有变,就只能给你临时更改任务了。去找资料上这个人,杀子留母。任务完成后你就地拆除追踪器就行了。”

    “这种事情还用得我出手?”伊迪丝听了克洛萨的话就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想拒绝,可一看到克洛萨眼底又有要聚集倾向的怒气,她赶紧改口了,“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出发。”

    ……

    海恩跟着追踪器来到了总统府门前。

    克洛萨正在往外走,两人碰了个对面。

    克洛萨笑着跟海恩打招呼,“休假的时间的确应该多回回家陪陪父母,海恩星将真是孝子。”

    海恩敬礼后回应,“星军在工作日的时候却到了总统府,难道军部的工作汇报流程已经变了?”

    “不是汇报,是总统阁下召见。”跟我有什么关系?人家总统召见我就得来,我也没有选择权啊。

    “还有事,就此告辞。”话不多说,克洛萨抬脚就走了。

    海恩回头看了克洛萨的背影好半天。

    同时在总统府的另一个出口,秘书室的秘书们急匆匆各奔目的地去忙碌了。

    海恩见了老凯伦。

    “克洛萨星军来总统府的次数多吗?”

    老凯伦实事求是,“比起各种想攀关系的人来说,不多;但比起其他军部的长官来说,多。”

    打量了一下海恩的神色后,老凯伦小心道,“克洛萨星军应该是知道自己没有可能在军部再升了,这是想办法从总统这边入手看是不是能转进政界。因为他是少有的3s,我看军部和总统阁下两边好像都乐见其成。”

    在男人看来,有野心想往上爬不是坏事。克洛萨的背后面目只要一天没暴露出来,那么在外人的眼里,尽管克洛萨的行为有过于功利的嫌疑,但也不算不能接受。功利的人多了去了,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zhong就行了。

    所以说老凯伦暂时不理解为什么海恩突然对他的直系上司这么感兴趣了。

    海恩现在也无意多说,“他最近来总统府的时间,都跟谁见了面,如果能做到最好把谈话内容也弄到,需要多长时间?”

    老凯伦虽心有疑惑,但少爷有吩咐,他还是毫不犹豫地领令了,“三天。”

    “行,三天后我过来你这里拿资料。”

    海恩抬步要走,跟进门的莱纳德碰上了。

    “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你这是要走?”家里大地震,莱纳德再见到海恩不像原来那么排斥了,反而有了一种找到了主心骨的感觉。

    可惜海恩没心思跟他补救兄弟之情。

    点个头连个字都没多说,海恩继续向前。

    “大哥,你去看过妈了吗?你总不能连妈都不看一眼就走吧?”莱纳德委屈的话脱口而出,“你怎么可以这么薄情!”

    海恩站住了,转身锁定莱纳德的眼睛。

    薄情?前提是有情他才能薄啊。他从小就没从这个家里得到什么厚情,现在哪来的情回薄?

    原来就不曾亲近,现在反而去尽孝,这对他来说更可耻。

    “你不会忘了母亲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吧?”还让他去看?就不怕当妈的那位看到了他气死过去?

    海恩也是不理解这个弟弟怎么就脑缺到这个地步了,他那s级别是假的吧?

    “老凯伦,辛苦你了。”幸亏这个管家还算靠谱。

    海恩扬长而去。

    莱纳德看着海恩的背影恨得扭曲了脸。自己是他亲弟啊,他就不能人情味一点?这是他的家,他就不能上心一点维护一点?扔了自己独自在这个家里,他就一点不忍心都没有?

    你是3s就可以连亲弟都不放在心上了吗?你的目zhong无人真的很讨厌知道吗?!

    老凯伦不说话,跟莱纳德打过招呼后就跟他错身而过去送海恩了。

    二少爷是个索取型人格,不怪别人,就是被亚历山大和莎蒂从小就惯坏了。所以真不怪他站队到大少爷,谁让老主子都说了各人有各命,外人救得了命却救不了心。

    ……

    终于到了去n2星的这一天。

    秋漠和博昂就像海恩提前预测到的那样,还是搭上了末班人名单。

    只要不是在博家,只要不是博辅周蒋月和秋漠三人同在的场合,博昂就像正常人一样,该美美,该欠儿欠儿,反正外人是看不出来他到底哪里病到不能上班的程度了。

    但秋漠知道博昂是真病了,病情的外在表现就是见不得他受半点委屈。

    好在博父博母那边也松了口,不需要秋漠再刷好感了,秋漠一想进了军部之后再不能像现在这样自由了,干脆听了姜盈的建议带博昂同去n2星就当度假了。

    为了不让博昂无形zhong再受到刺激,秋漠提前跟废f小队和盖西苏米等人打了招呼,没提百根草的事情就说博昂有轻度抑郁症,大家不必表现出来,但日常交流zhong还是注意一下说话的语气。

    莉兹几人当面说着“妥妥妥,漠哥你就瞧好吧,我们做事你放心”,然后转个身就开怼上了。

    “漠嫂,去n2星叫什么度假?就那种没开发的星球,风景不优美,交通不便利,漠哥这是哄你玩儿呢啊!”

    “就是!他现在有钱了,你既然有休假时间了,你应该让他带你去类地f18星!”

    “类地18星是最像古地球的一颗星球,虽然价格是贵,但比起漠嫂来,那都不叫事!漠嫂,漠哥是不是想省钱?你没挠他?”

    秋漠就在旁边,听得那个眼红脖子粗啊。一群完蛋玩意儿,刚说什么来着?不是说让你们说话注意点吗?故意搞事情是不是?找死!

    怕博昂听不得这些挤兑自己的话,秋漠张嘴就想自己出马,被姜盈一把拉住了。

    “你急什么?博叔心态好着呢。”

    那边博昂果然张嘴就怼回去了,“一群还没毕业的小屁孩儿懂个屁!是我度假还是你们度假啊?你们是我的指甲盖啊?就知道我不喜欢n2星了?我就喜欢在没有开发的星球感受生命的大和谐!幕天席地放浪形骸,懂吗你们!”

    一群人看秋漠的眼神别提多金光闪闪了:原来你是打着这个主意才决定去n2星的!果然是来自伦巴底街的喜好,就是这么好色直接。

    秋漠:……

    他好色他承认,但他什么时候直接到幕天席地了?他家博叔还病着,他都没好意思上狂风暴雨好吗?

    哎不是,博叔叔这不是没事么?也没犯病啊?

    姜盈怜悯地看这些天紧绷着都憔悴到比博昂更显老的秋漠,“你太小心了。我去请教过科兰了,博叔的抑郁症好像更侧重于来自他父母的压力。要想慢慢好起来,不是我们需要去避免什么,而是我们要给他更多的情感输出,让他明白,父母的情感不是全部,他还有朋友。”

    原来如此。秋漠这些天憋着的那口气可算全出来了。

    “谢了。”

    “客气。回头你们幕天席地的时候记得提前通知啊,这次虽然人多,但更多的都是还没毕业的小屁孩儿,给人家吓到就不好了。”姜盈酸里酸气地道。

    秋漠笑,“海恩星将真的不能去啊?你就没竭尽全力的邀请?”

    姜盈瞪一眼旁边来送的海恩,“这是竭尽全力邀请的事吗?他那是正经工作,没时间就是没时间,我也不能……喂,秋大漠你给我站住!现在还学会开带色的玩笑了是不是?有种开了玩笑你别跑啊?老公,你看看,没有你,我得多受欺负!要不你把我送到了再回来?”

    海恩摸摸她的发旋,“行了,等太空舰冲出大气层后就打给我,你全程视频直播我也没意见。去吧,就等你一个了。”

    “那好吧,老公再见。”姜盈也知道一切已成定数,乖乖吻别后上了太空舰。

    科兰站在海恩的身后冲着小伙伴们挥手,“一路顺风。”

    史皮尔斯带着一队人跟海恩告别,“放心,那边已经有食货帝国的常驻员工在了,我们这次去顺便带了更多的折叠建筑材料,去了就能搭建更多的建筑,绝不会出意外的。”

    “辛苦。”海恩挨个握手告别。

    太空舰升空,海恩还想着目送一下的时候,光脑响了。

    来自老凯伦的电话。

    “海恩少爷,杰拉琳被找到了,说是晚上就能送回来,但孩子没了。”

    海恩挑眉,虽然不是都死在了外面,但孩子没了也算结果不错。

    “知道了。”海恩挂断了电话。

    再抬头看太空舰,已经远得没影儿了。

    从来都是自己先走,别人送,这次倒是送别人走,海恩这心里有些不得劲儿。说不上是空还是慌,反正各种烦躁。

    也没心情跟一同来送人的老爷子和科兰好好告别了,打声招呼后钻入悬浮车就走了。

    追踪器的位置显示一直在移动,刚才他发现可算定在某个具体坐标了。说明目标人物算是落脚了吗?那他刚好杀过去。

    ……

    太空舰里,一群废f们兴奋的都找不着北了。

    还没离开38星就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觉醒了,心情各种舒畅。

    “我也会像科兰那样觉醒到a级吗?会不会要求太高?其实我只要是b就满足了。”

    “老天爷保佑,我要求更低,c级就可以了!不要连这点愿望都不满足我啊!”

    “内什么,我只要求罩杯到c应该没问题吧?”

    “噫--”众人纷纷扭头去看说出这种没出息的话是谁,一看是伊迪丝,大家都同情的笑了。

    “好吧,伊迪丝,你的心愿会实现的。”

    ------题外话------

    感谢汐梓沫a萱和长凤未鲤的开月鼓励!我要坚持这月的全勤!吼~

    另:七月过去了,全勤我拿到了哦!感谢各位!么么哒~所以全订的小仙女到评论区来领红包吧!

    &ot;星际壕婚:怂妻猖狂&ot;?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