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83 姜盈:家养白菜都被猪拱了肿么破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海恩来到追踪器定位的位置时,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见到的会是杰拉琳。

    在某个医院才抢救回来的杰拉琳。

    他还没有来得及询问,杰拉琳先爆发了。

    “果然是你!现在我的孩子没有了,你满意了吧?誉满帝国的机甲战神居然是一个连无辜的生命都不放过的刽子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杰拉琳从病床上跳下来想扑向海恩,却因为身子虚,跳下来后就瘫坐在了地上。

    但她也没放弃。

    她把手边能够到的所有东西都向海恩疯狂的砸着,哭喊声就没有停过。

    “是,是我不对再先,但孩子有什么错?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容忍下他?再说了,那是我一个人的错吗?我自己一个能怀得上孩子?我为你们墨尔顿家族的人公的私的做得还少吗?我现在不要名分了,我就想带着孩子一起悄悄地生活也不行吗?为什么你们还要赶尽杀绝?你们会遭报应的!我以我孩子的在天之灵诅咒,你们一定会遭报应的--”

    海恩什么话也没说就退出了病房。

    但不是因为同情,而是他意识到事情更严重了。

    他用的追踪器是军部最新的产品,一般人就算发现了也不会顺利地拆除。可是现在追踪器却被那人拆除后还安装到了别人的身上,这人,难道是军部内部的?如果不是,那么就是克洛萨把这种技术擅自教给了别人?他怎么敢!

    跟克洛萨私斗归私斗的,海恩却是从来没有怀疑过克洛萨本身的军人素养。但如果他擅自把军部的特殊技术教给了不是军部的人,这就是原则问题了。

    而且那人怎么会跟杰拉琳联系上,是无意zhong撞上的随机选择,还是别有目的的故意选了杰拉琳?

    克洛萨和他那总统父亲会有什么联系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海恩亲自把杰拉琳送回了总统府。

    亚历山大怒视着海恩,“是你找到了她?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弄没的?你怎么敢!就算我有欠缺,可是那个孩子是无辜的!你身为我的长子,你身为保家卫国的军人,你怎么下得去手!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

    海恩对于他爸每次见他都先倒打一耙的行为真的很习惯了,但还是不能习惯就此无条件承受,“不是我。”

    这话一说,亚历山大更怒了,他从办公桌后冲了出来。

    “不是你是谁?杰拉琳手臂上的军部特用最新追踪器除了你还有谁能第一时间拿到?你行啊,休假在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出杰拉琳把你尚未出生的弟弟灭了吗?你怎么就如此的心狠手辣!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亚历山大挥手对着海恩的脸打了过去。

    海恩后退一步,及时出手抓住了亚历山大的手腕,他有什么资格打自己!

    亚历山大咆哮出声,“你还敢反抗?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了?”

    海恩真想当场质问一声他爸,他爸什么时候把他当儿子看过!

    但他只是松开了亚历山大的手。

    “追踪器是我这里流出的,但我安上追踪器的人却不是杰拉琳女士,而一个3s女人。”海恩一边斟酌着要说几分实话,一边仔细分辨着亚历山大听着他说话的表情。

    “父亲您知道的,我从来不说谎。跟我三番两次交手的一个女人我非常确定她是一个3s,但帝国从来不曾登记。这样的等级,却一直隐藏在暗处,其潜在危险可想而知。杰拉琳女士是被她无意zhong撞上才选为了脱身的替代工具,还是有目的的选择,这都需要查证。”

    亚历山大听得心惊肉跳,但面上却只有不信,“你从不说谎?原来我或许还信,但现在我不可能信!精神力幻兽狮虎兽真的不是你的吗?眼见无法脱身就杜撰出了一个什么帝国不曾登记的3s?你是不是拿准了无人能戳破你的谎言你才如此的肆无忌惮?但你该记得你小时候我就教过你的,谎言就是谎言,终有被拆穿的那一天!”

    “此话我同样送给父亲。父亲,我先告辞了。”海恩退出了亚历山大的办公室,关门时,听到了暴怒的亚历山大推翻了办公桌的声音。

    亚历山大都要气死了,为了那个孩子他做了那么多,容忍了那么多,结果最后却没保住,这种失败感让他愤怒的想爆炸。

    亚历山大打给了克洛萨,“你的人到底怎么做事的?我不是说了一定要保住孩子吗?那为什么送回来的却只有大人?”

    克洛萨坐在椅子上,双腿搭在对面的办公桌上,姿态悠闲,说话的语气却是遗憾加惶恐,“抱歉阁下,对于这样的结果我真是无话可说。但还是希望您明白,一,杰拉琳女士为了不被带回去反抗相当激烈,甚至不惜自杀相威胁;二,您的大儿子追得太紧了,能保下杰拉琳女士我的人都已经受损严重了。”

    “哦,是吗?”亚历山大冷笑道,“希望不是你为了激化我和我儿子的矛盾而特意做出的计划。克洛萨,不要以为你手底下有一个3s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我那大儿子虽然不顺心,但要说让他抓人,他绝不会留半点力气。”

    亚历山大对此事的结果非常不满意非常愤怒,但只有一部分原因是没能保住那个孩子,另一部分原因是,在三方的斗争zhong,他居然先败了。

    不不不,事情还没有结束,他还没有输!

    “我儿子已经有了那个神秘3s的一定线索,你觉得他什么时候顺着线索找出你?祝你好运,克洛萨星军。”

    亚历山大挂断了电话。

    克洛萨半点没当回事,“多么幼稚的威胁,你这样的人居然还能生出3s的海恩星将,这事儿才叫真奇怪。”

    自言自语时,光脑收到了讯息。

    内容很简单,就四个字:一切顺利。

    克洛萨微笑着摸摸光脑屏幕上那四个字,然后按下了永久删除键。

    ……

    海恩一边翻看着老凯伦最新收集的资料,一边问道,“你从谁哪里得到的杰拉琳女士被找到的消息?”

    老凯伦答,“保罗。他是总统阁下派出的找寻杰拉琳女士下落的带队负责人。”

    “当时什么情况?他怎么找到的?既然找到了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带回来?”

    “他说他已经发现了杰拉琳女士的行踪,可是杰拉琳女士身边有形迹可疑的人让他不便第一时间行动。”老凯伦顿了一下才道,“我猜那形迹可疑的人是二少派的人。”

    所以刚才他的总统父亲就第一时间把锅扣在了自己身上?海恩一摆手,“继续。”

    “保罗带人跟那些人动上了手,混乱zhong杰拉琳女士从楼梯上滚落了下来。为了及时救治杰拉琳女士,保罗他们只好放弃追踪形迹可疑的人转而送杰拉琳女士进了医院。”

    海恩边听边算时间,追踪器的定位开始固定不动的时候正是杰拉琳在医院的时间。所以是那个时间被人转移的么?那人到底什么目的?只为了在亚历山大面前栽赃陷害于自己?

    可这又有什么用,他和亚历山大的关系就算没有杰拉琳的事情也不会更好了。

    以为终于找到了新的线索,谁知转眼间,线索又什么都没有了。

    正想再问时,光脑响了,来自利威尔。

    “团座,听说抓到那个不曾登记过的3s了。”

    “什么?”海恩腾地起身,“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可靠吗?”

    “无意zhong听到二团的人在说,说是副星军抓到的。团座,你要不要回来看看?”

    那还用问,他必须第一时间回去看个究竟。

    海恩阴着脸起身就走,追踪器从别人的身上被查到,本人却被副星军抓到,这zhong间一定有什么人在干扰。

    老凯伦喊他,“少夫人也不在,少爷不如吃了饭再走啊?”

    “不必。”海恩脚步没停,或者他还应该再去杰拉琳待过的医院仔细查一查为好。

    姜盈不在,海恩哪里还有吃饭的闲心。人才走,他现在就开始想了。

    所以他在计划,如果早些把这边的事情结束的话,是不是可以去一趟n2星接人。

    ……

    姜盈一行人的太空舰已经冲破了大气层进入了外太空zhong。

    跟海恩进行了简短的视频通话后,姜盈恹恹地走出了休息室。

    昨晚累到很晚,今天为了出发还早起了,本来是计划着上了太空舰后就补觉的,谁知没了海恩缠着吧,她又睡不着了。

    她休息室的旁边就是莉兹的,她就想着既然睡不着就找人聊聊天好了。

    “莉兹,你在吗?”姜盈敲门。

    可是等了等却没动静,姜盈想,难道不在?

    她转身要离开,却听到了身后门开的声音。

    她又转回来,“莉兹你……维希?你怎么在莉兹的房间?”

    看到开门的人不是莉兹而是维希,姜盈下意识地就问了出来。可是问完了,她就先尴尬了。

    人家怎么在?人家还能怎么在。当然是终于摆脱了38星的各种俗事缠身后人家两人也想腻歪一下呗。

    维希果然大白眼翻了过来,声音压得很低,“你说我怎么在?我不在她这儿难道要去你那儿吗?哪边凉快哪边待着去,别妨碍我!”

    维希把手里拿着的“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到门上就想关门。

    姜盈不乐意了,一手飞快地抵住门不让维希关上,“我们家莉兹还小呢,你想做什么?”

    “你比她还小两月呢,你都结婚大半年了,现在你说她小?别闹,她好不容易睡着。你要是把她吵醒了,我跟你没完!”

    姜盈这才注意到维希身上穿的是浴袍,宽松的衣领处有几抹抓痕露了出来。

    “你你你……”已经吃了?姜盈捂着嘴怕尖叫出来。

    维希突变羞涩,“所以到达目的地之前别来打扰我们!”

    门关上了。

    姜盈失魂落魄地转身奔下一家,“秋漠?秋漠你开开门?出大事了。”

    秋漠开门,一样的浴袍装扮,“什么大事?出人命了?”

    姜盈揉眼,头一次觉得浴袍装扮好扎心,“那倒没有。”

    “那就不叫事!到达目的地之前别再来打扰我,们。”秋漠根本不给姜盈说话的时间,他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姜盈目光一垂,看到门上早就挂上了“请勿打扰”的告示牌。

    请勿打扰?不让打扰什么简直一目了然。

    心塞!她老公为什么不能跟着同来啊!

    姜盈捂着胸口去敲胖达的门,“胖达?胖达你在吗?”

    等了一会儿没人来开门,姜盈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如果胖达房里也有人陪,她会直接心梗死掉的。

    史皮尔斯从走廊那边走近过来,“找胖达?他在公共休息区勾引小姑娘呢。我陪你过去找?”

    姜盈听得眉眼抽动,虽然这次去n2星跟他们几个关系不大,但一个个的这么抓紧时间解决自己的人生问题真的好碍眼啊。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主控室那边没问题吧?”跟史皮尔斯简短的聊了一下后,姜盈就直奔公共休息区了。

    ……

    跟上次大比所乘坐的太空舰不同,食货帝国的太空舰除了给乘坐者预留了单人房间后还为喜欢集体打发时间的人群单独辟出了一块。

    有吧台,但没有各种霓虹灯;有大大小小的桌椅错落有致地排列着,但没有舞池。说像酒吧吧,倒不如说更像高级会所。

    这次来的人也不像大比那么杂,大家互不认识,还各为竞争者,就算有这样的集体活动地点,只怕也不会有人玩得开。但这次不一样,都是来自圣盈纵衡学校,一百二十来个人不敢说谁和谁都叫得出名字吧,至少都脸熟。

    想着此去就是觉醒的美好未来,想着自己会不会是那个不能觉醒的意外,那真是又兴奋又担心,哪里还睡得着觉?索性就三三两两聚到这里开起了茶话会。

    胖达是这个茶话会的王者。

    “达哥,看你在大比视频里好像很轻松就觉醒了,我们应该也不会难吧?”

    “达哥,好想去你们吃土蛋蛋的山洞里吃一回土蛋蛋,你给我们带个路呗?”

    “达哥达哥,我总觉得大比的时候,你们战胜狗鱼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不如这次你直接带我们去跟狗鱼打啊?”

    “达哥,觉醒的时候什么感觉?是一点一点积累的感觉还是突然就爆发的感觉?”

    胖达如众星捧月一般站在一群人的zhong间,光头甑亮,一脸骄傲,“停停停!你们哪来的那么多问题?来之前相信老师和校长都给你们做过足够的心理准备了吧?你们还这么不镇定,那可就是对我们,对姜盈的不信任了。”

    身为一个胖子,胖达从来没觉得这有什么,但当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找到了另一半的时候,他觉得有问题了。他自问性格开朗,情商不低,原来没有的身价现在也有了,可为什么和他认识的人只想跟他做普通朋友呢?

    他也想亲亲我我腻腻歪歪给别人狂撒狗粮啊!

    这次来到的女同学不少,胖达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培养出一个可以长期发展的另一半来。

    茶话会是多么好的一个广撒wang的机会,他一定要抓住!

    “别太担心,更不用太灰心,据内部消息,你们的觉醒计划早就制定好流程了。但因为不想让你们太有心理负担,所以在到达目的地之前不会告诉你们。不过我可以稍微透露那么一点点,好像你们要被分成若干小队,然后交由我们几个分别带领。嘿嘿,刚才叫达哥那么响,那我就要问问了,分队的时候有多少想跟达哥一队的啊?”

    没人吱声,这些人很快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达哥,那带队的还会有谁?姜盈会吗?秋漠会吗?莉兹也会吗?”

    “还有那个负责太空舰的史皮尔斯先生,他也会吗?”

    胖达道,“应该会吧,毕竟一队过来的高等级也就那么几个。”

    “那我想选姜盈队。”

    “我要跟漠哥。”

    “我是女生,还是跟莉兹最好吧。”

    大家叽叽喳喳小声讨论着自己的选择,反正胖达是没有听到有任何一个选他的。

    “喂,你们很过分呐?合着你们达哥来达哥去就只为的从我这儿套点有用的消息吧?”胖达也知道自己比起其他人来竞争力并不大,但被人如此当面拒选,他还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

    就在这时,一个女生的声音飘进了胖达的耳朵,“我不是,其实我想选达哥。”

    声音很细很轻,胖达要不是期待女生太久,几乎要听不到。

    心zhong顿时狂喜,但目光还要假装不在意地寻过去,“谁?谁在说话?”

    “是伊迪丝。”雀斑刘一看认识,立马叫出了那个女生的名字。

    胖达继续暗喜,一听就是一个小可爱的名字,然后他就看到一个身高不比他矮多少,没有一八零也得有一七八的瘦高女生从远处角落站了起来,手还颤微微地举着。

    “我,我是这次考试的最后一名。跟姜盈或别的什么人的话,我会拖后腿吧?我还是跟达哥好了。”

    众人哄堂大笑。

    “伊迪丝,知道你说话直,却是头一次听你说话直到这份上。你的意思是达哥的能力比不得别人呗?你说实话会被达哥揍的啊。”

    “还有啊,那叫跟达哥一队,不叫跟达哥。说的你好像要嫁过去一样,过去可没看出来你这么豪放啊?噗哈哈哈。”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我就是……”嘴笨的伊迪丝在众人哄笑声zhong越加说不出话了。

    那么高的个子因为不好意思都快弯成球了,满脸通红好像一个火球。

    她好像也想跟胖达道歉,但偷看了胖达几次也没说出一个字来。

    胖达突然就男子气概上身了,虽然女生跟他所期待的哪哪儿都不符合,但就冲人家第一个说要选他的,他也不能让她白白的被人嘲笑。

    “别笑了!大家都是废f,过去被非f们嘲笑也就算了,现在还要自己人嘲笑自己人吗?我本来就不如其他人,这事实有什么不能说的?我不介意,如果伊迪丝同学也不介意的话,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她觉醒的。”

    听了胖达的话,伊迪丝好像受到了莫大的鼓励,“达哥,我刚才说话是欠妥当了,但我没有别的意思。达哥的实力虽然不像其他人那样超强,但对我来说一样是目标似的存在。我更喜欢达哥的为人,达哥特别好相处,我觉得跟达哥组队能让我放松下来,也许我就觉醒了呢?听说觉醒了身体各项数据都会变,我没别的要求,只要罩杯到c就可以了。”

    胖达很享受女生跟他单独交流的状态,听得很是认真。然后认真着认真着就听到了罩杯一词。

    顿时只觉得黑线划下,这孩子在想什么?你信不信这话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他能把你吊起来一天抽三顿?怎么就那么没出息呢?

    雀斑刘知道伊迪丝的一些情况,就把胖达拉坐下来轻声告诉了两句。

    “伊迪丝是别的学校转到圣盈纵衡学校的,听说她那时候是有男朋友的。”

    胖达一咧嘴,还是个有主的?那他不是白兴奋了?

    “可是后来分手了。你不用那么看我,不是因为什么她是废f,而是因为她是个a,所以她被甩了。”

    此a非彼a,理论经验丰富的胖达一秒懂。

    “伊迪丝很温柔,待人也好,就是被第一次失恋给打击到了,所以现在才会执念于a还是c。说,你是不是相zhong了?我帮你牵线啊?”说完了正事,雀斑齐立刻打蛇随棍上,“等到了n2星,把你那烤土蛋蛋的绝活露出来,她保准什么别的意见都没有。”

    等姜盈来到公共休息区的时候,胖达和伊迪丝已经坐到了一起。

    他在给人讲述在n2星发生的一切,一些细节当然是大比视频里没有的,只把伊迪丝和周围听得见的人笑得前仰后合。

    “聊着呢?挺开心啊?我给你放两响烟花啊?”

    周围一群人除了背对姜盈的胖达外,其他人都第一时间正襟危坐了。

    姜盈不笑的时候吧,还真有点海恩的气势。如果不是姜盈先笑着轻松打招呼,他们现在真不敢像原来那样跟姜盈随意打闹了。

    “伊迪丝?我好像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你什么时候到圣盈纵衡学校的?”姜盈目光危险地锁定了伊迪丝。

    ------题外话------

    感谢大乔,神经病和小风景的开月鼓励!七月对我不友好,八月对我好像依然不怎么友好呢~开月就卡~心塞~先一半,天黑之前我再上二更啊~

    &ot;星际壕婚:怂妻猖狂&ot;?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