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85 不想生一个废F的孩子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不爱管闲事,但如果闲事托付到她身上,她就一定会当正经事尽心尽力地完成。

    这次n250之行,盖西和苏米的意见是,他们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有多少能抓住机会觉醒的那就是天意了。

    所以即使早就制定好了降落之后的流程安排,他们也没有提前公布。想着在太空舰中的这些时间也许就是这些废们最后的放松时刻了,那就任他们放松放松吧。反正自降落开始,不紧张也会紧张起来。

    而姜盈是被他们放到督管和保卫位置上的人。n250星毕竟是没有开发的星球,危机四伏。他们又实在没有多余的财力去做万全的安保布置,就只能以人情来拜托姜盈。

    姜盈应了,但就像胖达一样,当她站到能力可以承担的角度去看问题的时候,她已经不像原来那样信奉什么“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有能力买土蛋蛋吃谁还要委屈自己吃营养剂啊?!

    有全部觉醒的可能为什么还要等天意?

    她才不等。

    在太空舰运行稳定之后,姜盈就开启了她的自我训s练之旅。太空舰上是有健身区的,其作用最初也是为了给运输土蛋蛋的员工们打发时间。姜盈一出现,愣是把打发时间的健身器材利用到了训练的高度。

    她开了这个头,其他看到的废们有心眼活的,立刻就有跟着一起来的。先是男生们,后来雀斑刘劳拉伊迪丝等女生也来了。

    公共休息区现在倒成了摆设,一天也不见有个人过去坐一坐了。

    盖西和苏米虽然对这样的转变很意外,但不会阻止。他们是师长那一方的,对于教育只能起到鼓励和引导的作用,可要说到带头向前,那肯定得是学生群中的一员。

    只是他们以为就算有个带头的,也应该是这次考试综合能力排名靠前的秦耀白烨等人,谁曾想还是姜盈。

    秦耀和白烨呢?一左一右在努力跟上姜盈的步伐。

    他们都不是原帝国第一学校的学生,而是由其他学校慕姜盈之名才转到圣盈纵衡学校来的。

    名义上是姜盈的同学和校友了,但因为没能相识于微时,现在跟姜盈也仅仅是点头之交。

    两个人心里是佩服姜盈的,但男人自尊作祟,流于表面的言语热情他们又是不屑的,是以到现在为止他们也没能跟姜盈熟悉。

    直到这次在健身区碰到姜盈。

    其实他们比姜盈来这里还要早一些,因为他们一点也不敢想如果这次n250之行他们不能觉醒的后果。他们是被父母遗弃的先天废,是由一个流浪汉从垃圾处理站捡到并抚养长大的孤儿。生活的不如意让他们无时不在期望着自己觉醒好改变现状。

    别人可能还会因为兴奋而各种浮躁,但他们不会,在目标实现之前,他们不敢松懈一点点。也知道就算没有觉醒,搭上了姜盈这条大船,他们的人生劣势也能就此改写,但他们不甘心仅仅是那样。

    都是废,姜盈胖达等人没人给铺路的时候人家都走出了一条路,现在他们是有人给铺路,如果这都不行的话,那他们还不如死了干脆呢。为了养父,为了自己,他们愿拼尽最后一口气。

    姜盈出现在他们的视界,他们心里激动,但他们表现不出来,他们只会默默地跟在姜盈的身后。姜盈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可以慢,可以笨,但绝不掉队。

    这样的两人很快就引起了姜盈的注意。毕竟还是两废,真要跟上她的步子的话怎么可能。姜盈有时候都想,她前脚离开的时候,这两男生会不会后脚是爬着离开的。

    太拼了。

    姜盈很怀念地想起了被海恩虐,被桑德鲁老爷子虐的那些时光。

    但她什么也没有说。

    也是没有机会说。

    更多的人不会像这两人那样木讷到一句客气话都不会说,就连伊迪丝那样自卑胆小的人现在都能在姜盈训练完后特别自然地递上一瓶水了。

    关于伊迪丝,姜盈的感觉很奇怪。她应该是不喜欢这种人设的人,但意外的是,伊迪丝并不让她觉得讨厌。跟伊迪丝接触的越久,她越能理解胖达的感受了。

    伊迪丝说话声音但说话很客气。别以为客气这个词很平常,是人就能做到。事实上更多的人说话只是客气在表面,你能听得出客气这就意味着说话的人并不真诚。但伊迪丝不是这样,她很真诚,顺着你的话说很真诚,羡慕很真诚,惋惜也很真诚。

    姜盈的一干损友都是一天不怼不舒服那挂的,但不代表着她就不喜欢说话好听的。刻意的溜须拍马固然很讨厌,但如果把这个度很好的把握在了不讨人厌的底线以上,其实没人不喜欢听好话不是?

    伊迪丝就是个中翘楚。

    姜盈跟莉兹探讨这个问题,“是个交流起来很让人舒服没有压力的人,可是这人的存在感怎么会那么低呢?”

    莉兹分析,“一,她来的时间还是太短,没来得及让她突出出来二,你现在的地位跟别人不一样,她懒得在别人面前表现,但到了你面前却不一定是同样懒。三,她能这么快就比其他人在你面前刷到了最熟的印象分,这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莉兹还没有跟伊迪丝近距离接触过,所以她能成熟理智的分析,就像最初的姜盈一样。

    然而姜盈现在却有点像胖达了,“或许她身上的百根草气息仅仅是因为没能中和完全呢?觉不觉得我们仅靠这一点就下断言她可疑有点草率了?”

    莉兹看了姜盈好一会儿,“你这是在替她说话了?”

    “不,我只是想推翻自己先前的草率结论而已。”姜盈觉得自己的智商还是在的,譬如终于有了跟莉兹单独相处的机会,她当然不能忘了八卦一下莉兹的私事。

    “你和维希怎么回事?真睡了?那天我看到他脖子上的抓痕了,我的天哪,你的大莉兹之威名名不虚传啊。”

    莉兹红了脸,“瞎说什么,那是过招时拳脚无眼留下的。你想什么呢?寂寞难耐就跟你男人视频啊,别闲得没事乱想我。除非我结婚,否则我绝不会同意婚前过界。”

    姜盈细细分析了一下莉兹的表情,觉得她不像是说谎。

    “那为什么维希穿着睡袍在你的房间?还说你睡着了?这些天你也没有露面,难道不是和维希在房间里酱酱酿酿?”这事儿多奇怪啊!

    莉兹烦燥地解释,“那是我愿意的么?也不知道那货从哪里取的经改走霸道总裁风了,我要是不听他说话,他上来就吻我要是想走,他上来就抱从军考回来之后他的身手也是进展神速,我不是被战趴下就是累趴下。眼皮子都没力气睁开了,谁知道他在我房间里都穿什么做什么!”

    猝不及防被强塞一口狗粮的姜盈:“”

    为什么那天被胖达着急找伴儿的一幕给刺激到了?还不是因为她正寂寞难耐着而她身边的白菜们却各有猪拱?

    姜盈挤兑莉兹,“真烦燥的话怎么不向我求救?”

    切,女人!口嫌体正直!

    一箭正中红心,莉兹吱吱唔唔半天到底没说出什么来。

    姜盈终于找到了可以反击的机会,“作,你就作,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作出花来。”

    当初莉兹总说她的话现在可算能说回去了。

    “你明明就是喜欢的?那你在矫情什么?被大少爷这么扒着不放其实内心很酷爽吧?”姜盈特意从对面改坐到莉兹的旁边,一边拿手肘捅古人一边挤眼睛,摆明了看笑话。

    莉兹被她挤兑的那是一点脾气没有。

    不清楚别人家的友情是不是也像她们这样什么事情都可以拿出来挤兑对方,但她们之间却是真的可以做到无话不谈。

    “好吧,我喜欢,我也承认自己在矫情,因为我们测过了基因匹配率。”

    莉兹很清楚自己的家世和维希的家世之间的差距,这不仅仅是门不当户不对,还意味着两人在三观方面会有很大的出入。也许目前还看不出来,但当时间久了,一定会出现问题。

    她开过“帮你分手”店的,见多了情深似海后的仇恨相对。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分手,以她本身来说,她是不愿意走到那份上的。

    好,她的家世配不上,那她和维希的基因匹配率呢?如果分数很高的话,那么她和维希的关系会不会就此更牢靠一些?

    她是带着这样的目的和维希去作了测试的。

    “多少?”姜盈问。

    莉兹苦笑,“42。”

    这个数值可以说是平均值往下了。通常50以下的男女双方就各自默契地分手了。

    姜盈想起那天维希在饭桌上说的话,大概明白了,“然后你就想拒绝他,结果人家不接受拒绝就跟你纠缠上了?”

    “嗯哼。”莉兹无力地趴在桌子上,给了姜盈一个“回答正确”的眼神。

    姜盈是看不上莉兹早早被吃,但更看不上莉兹如此的垂头丧气。

    “不是,你还能不能行了?单说自我身价的话你跟他差哪儿了?再说了,他的家世又不是突然这样的,你在喜欢上人家的时候人家就已经是大少爷了。那时候你不也克服了家世的差距了吗?基因匹配数据怎么了,一样克服不就得了?”

    “基因匹配率低的两人结合,将来生出来的孩子基因等级也不会高。我不会奢望孩子生出来是个s级以上的,但至少不能是废吧?我自己怎么走过来的太清楚了,我舍不得让我的孩子也那样走一遭。”这才是莉兹想退缩的根本原因。

    姜盈身体一震,突然意识到,废们即使崛起有望了又如何,这社会地位依然没有多大的改变。先别说非们没有改变对废的固有观念了,就是废们自身也没有更新对自我地位的重新认识。

    就像眼前的莉兹,她可以是废,但你要说让她也生一个废的孩子,她铁定不会那样做。

    因为在所有人的眼里,废仍然不是一个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正视的阶层。

    莉兹趴在桌子上可怜兮兮地扭头看姜盈,“如果是你,如果是你明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也有可能是废的话,你也会生下他吗?”

    什么事情都一样,只有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你才会体会到当事人的感受。

    姜盈就没恨过自己是废吗?姜盈就不厌恶被所有人歧视的废过去吗?姜盈也不希望自己生出来的孩子会是倍受歧视的废啊。

    她能对孩子说,没关系,妈妈不嫌弃你妈妈爱你,你的一生妈妈来守护。但孩子不能永远关在自己身边的,当孩子走出去之后呢?当自己不能在其身边的时候呢?

    人好救,阶层的意识却不好救。分级教育势在必行,教育的结果该是废和非拥有同等的社会地位。盖西说过的话这回再出现在姜盈的脑海里,她又有了新的感悟。

    她要做的不该是给未来的孩子建造一个安全的堡垒,而应该是一个平等和谐的大环境。让她的孩子即使是废,也一样有选择的权利,也一样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正常的生活。

    没能被盖西和苏米说服,也没能被海恩完全洗脑的姜盈,却因为莉兹的一句“孩子”彻底觉悟了。

    药剂改变体质怎么了?只要没有伤害到别人,为了自己的人生冒险赌一把有什么不可以!

    该是打给海恩的时间,姜盈却打给了科兰。

    一直知道桑德鲁老爷子在做药剂改变体质的研究,但姜盈却是自始至终都保持着“我不赞同,但我也不干涉”的态度。

    科兰的身体曾经被注射过激化剂的事情姜盈也了解科兰知道了,但两人从来没有当面谈过。

    姜盈有意无意地逃避着这个问题,不到最后一刻,她是不愿意把姜氏中医拉到这趟浑水中来的。

    但现在,她改主意了。

    “去向老爷子请教一下药剂改变人体的研究吧,挑两个你信得过的人一并带过去。”

    “姜盈,真的?”当披上了科研工作者的马甲后,科兰的接受度反而比姜盈高了许多。但她有一条原则,那就是姜盈准了她才会去做姜盈要是不提,她就多一眼都不会瞄,尽管她早就好奇的不行了。

    “干吗那么兴奋?你还想着等级再上一层不成?”

    “那倒不是。而是,姜盈你想啊,当这种药剂获得大成功,也就是说废不再是事儿,那么以后就再没有歧视了。大家都平等和谐,相亲相爱,这才是一个文明应有的局面不是吗?”

    好吧,她家科兰依然是热衷于播洒爱与和平的小天使。

    “你不觉得它是违法的么?”姜盈问。

    科兰:“不是有你么?它也许在现阶段是不被允许的,但你一定可以让它变成被允许。姜盈,我相信你!”

    这份信任真是让人倍感压力呢。

    “先不要声张,你记得一定做好保密措施就是了。”姜盈又嘱咐了几句,这才挂掉电话。

    这边才挂,那边海恩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接通后海恩随口问道,“跟谁聊了这么长的时间?”

    姜盈也没瞒着,就把她的新决定跟海恩说了,“虽说药剂改变体质是违法的,但如果是调养呢?以中医学来说,利用汤药调养身体由来已久。如果我以姜氏中医的名义为新药剂申请下专利的话,你觉得有几成可能得到许可?这应该算不上违法吧?”

    海恩没空去想姜盈的设想,他因为姜盈的话想到了一个新可能,“通常都是废为了改变自身的劣态而冒险服用药剂,但如果老爷子都发明了一种还算没有副作用的激化剂的话,那么有没有可能有人已经发明出了一种提高等级的药剂?”

    那个不曾登记在案的3s是正常觉醒的3s吗?还是服用了某种药剂之后突然觉醒的3s?

    姜盈听得懂海恩的话,“老公你真的怀疑那个已经抓到的人不是跟你交手的3s啊?”

    “不是怀疑,是非常确认。”虽然那人死了,但海恩非常确定那人是被推出来顶缸的。因为那人是个真男人。

    问题是跟那人有过对打的只有海恩,海恩见到那人的身体真相也没有人证,他就不能空口白牙说死掉的人是假的,因为那人的基因测试真的是3s。

    帝国出现了第六个3s也就算了,还有可能有第七个3s?这事儿咋听咋不像真的。

    军部有结案的意思,海恩却觉得问题更严重了。

    姜盈安慰他,“老公别急,什么事情都会有解决的那一天的。”

    海恩:“嗯,我不急,我这不就等到了你来解决我今天的问题么?”

    姜盈:“什么问题?你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忙解决吗?”

    目光在扫到某男别有意味的眼神指向后,姜盈一下子红透了脸,“海恩墨尔顿你个大流氓!”

    海恩表示很无辜,“我身份合法,怎么就流氓了?难道你不想?”

    好吧,她也想。正常生理需要嘛,她又不是个假女人。

    “可是时间有限,十分钟,不能更多了。”

    十分钟就十分钟,冲锋战嘛,他也有经验。

    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姜盈的气场变了。

    题外话

    卡到看电脑都烦55555555

    先上一更天黑前我补二更

    如果没补上那就是新星就此殒落了好心痛才开月啊!丧到否定人生55555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