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87 姜盈是个真疯子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废f们一开跑,盖西和苏米就脸黑了。

    能不能有点脑子了?四个“护法”还站在原地呢,没有他们你们跑那么早有什么用!真以为靠自己就能完全躲过姜盈的猎杀呢?

    所以说啊,光救废f的基因等级有什么用,脑袋还是废f脑袋,这反应就是不如高基因等级。

    其实这事真怪不着废f们,实在是资质不如人,这些年学的东西跟高基因等级比起来可差远了。现在顶多是有人想教他们了,可是短短几个月速成班的成长,哪里比得上人家高基因等级从小就在被开发的脑域。

    以古地球时期的教育打比喻来说的话就是,假期补习班出来的同学你却在希望他和人家那自小就成绩优异的同学比较,那根本没有可比性。

    高基因等级们家长看重,学校也看重,学了就有练,这么边学边巩固,那培养出来的学生自然思考更成熟,行为也更全面。

    反观废f们,他们是学了不少也准备了不少,但因为各种原因锻炼少啊。没能有过几次学以致用的训练,就算他们脑子里已经储备上了足够的应用理论知识,但他们不会用啊,他们也想不到用。

    等他们想起来的时候一回头,除了相好的几个自动组队一起跑过来的,触目可及的全是比人高的卵叶草了。

    其他队友?看不到。

    四大护法?只存在于脑海里。

    慌就一个绝杀字。

    “……肿,肿么办?我们是不是跑丢了?”

    “哇--我好害怕。听说这里好多狗鱼出没,我会不会被咬?我不要被咬死啊。”

    “一群笨蛋!瞎跑什么?你们就不知道先拉上一个护法再跑么?我也是傻,居然跟你们一起瞎跑!蠢死我得了!”

    “行了行了,别埋怨了,大家先想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境吧。”

    一群傻子在危机里,都傻是真的,但傻出层次,傻出不傻的来也是真的。

    以数据来说,傻的数值高低也是有区别的;表现在外就是,形势所逼,总有几个不太傻的人出来顶事。

    “60分钟过去20分钟了,我们再跑回去找护法也于事无补了,我们不想失败的话就只有前进了。”

    “大家乐观一点啊,这么大地儿,一百二十来号人呢,姜盈就是抓,那也得花费一段时间吧?我们怎么就那么点背一下子就撞到枪口上了是不是?”

    “我们先占据制高点去!记不记得上次大比的直播,姜盈他们就是先找到了制高点!视野开阔了就能纵观全局了,到时无论是侦察敌情也好,寻找护法也好,对我们都有利。”

    “对对对,姜盈他们那时候也是废f小队,他们能做到我们为什么不能?我们先找制高点,再捉活狗鱼,努力一下也不是没有可能骑着狗鱼们反杀姜盈不是?”

    说着说着就满嘴跑马了,热血一上头,那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还好其他废f们就算不像开始那么丧了,也没有丢掉智商,“醒醒吧,姜盈可是能一人团灭好多狗鱼的主儿!反杀她?做做梦就得了啊,说出来就是笑话了。”

    “行了行了,就你们话多,又五分钟了啊,再不跑远点躲起来,姜盈的第一个目标没准就是我们小队。”

    “啊,那快跑!反正跑远点就对了。”

    “对对对,跑跑跑。”

    以空zhong监测到的全局画面就是卵叶草原像是在无数的风浪吹过一样,这边儿分着流儿,那边也分着流儿。方向是呈发散状的,而且没有一点规律。

    没有四大护法的废f们跑起来那就是一群无头的苍蝇。

    而废f们边跑还边想着会不会撞到的四大护法其实现在还在太空舰里。

    没办法,盖西的开跑前讲解太短,废f们跑得太快,他们就是想跟上也没来得及反应。而且他们在知道pn-2后,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这得制订一个计划啊。n2星那么大,姜盈那么坏,没有计划瞎跑的话那就是狼眼zhong的兔子,不得一抓一个准?跟着来了就是来出力的,还没来得及帮忙觉醒呢就被姜盈全抓了?那可怎么行!

    四大护法可都是正经干大事的人,才不是过来纯看热闹兼度假哒!

    听说改成pn-2后,四大护法眼神一对就聚到一起了。嘀嘀咕咕,叽哩呱啦。难得有一次机会组团“群殴”姜盈一个,必须干劲十足啊。

    战术战略,兵力分配,长线计划,间歇反杀。

    纸上谈兵为什么爽?就是因为在一切未实施之前,想怎么想就怎么想,想怎么环环相扣就怎么环环相扣。那逻辑一摆出来,自己都跪舔自己的智商。

    对了,原来赢不了姜盈的原因就在这儿!姜盈本就是擅长单兵作战的,基因等级在那儿摆着,他们挑战的可不是一个姜盈,那是千亿年来等级的巨大鸿沟啊!败很正常。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四个可以组队,下面还有一百来号兵。虽然可能近期靠不住,但胜在潜力无限。想当初姜盈一个废f还把他们几个都带出来了,他们差啥?

    各自信心百倍终于敲定了计划,抬头招兵啊,人没了。

    太空舰的门大敞四开着,视野之内除了卵叶草还是卵叶草。

    曾经看到卵叶草就想到土蛋蛋美食就亢奋到不行的胖达现在也高兴不起来了,“人呢?这就开始了?那我们呢?我们不是护法吗?怎么没一个知道叫上护法就跑了?脑子缺弦吧?”

    生气!特别生气!这是没被放在眼里么?

    盖西和苏米早就凉凉坐下了,脸也黑过了,郁闷也郁闷过了,开篇虽然不顺,但能怎么样呢?反正已经开始了。

    博昂懒洋洋地靠坐在一处都吃上零嘴了,“你们还不行动啊?不是我泼凉水,真要等到姜盈开始了,这些兔子们只怕不够看。”

    三十岁的老大叔对于这个开场很不看好。

    胖达四人正要出发啊,光脑响了,来自姜盈。

    胖达点击接受视频通话后,又把大屏幕放大让所有人都看到。

    姜盈藏身一棵大树上,看着就视野特别开阔。

    胖达不服,“不公平!你提前降落就能提前选择最有利的地势。那些钻入卵叶草原的兔子们,啊不,废f们,他们静止时还能掩盖住身影,但只要一动起来就绝藏不住行动的痕迹,你不得一抓一个准?你还带着光脑呢,能查看所有废f们现在所带的通讯器具体坐标吧?你作弊!”

    姜盈哭笑不得:“胖达,你入戏太过了。我作弊对我有什么好处?把他们全抓到又有什么好处?你是不是忘了这次猎杀的宗旨?”

    胖达:“啊。”可不是。虽然立场敌对,但这次猎杀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帮忙废f们觉醒的,可不是为了哪一方能赢。

    胖达跟身后三人再对一次眼,他们的计划却是矛头直指姜盈的,zhong途帮忙废f们觉醒也是为了提升兵力最后反杀姜盈。他们有罪,居然借正义之事意图满足自己无时不想打败姜盈的狭隘小心思,他们太惭愧了。

    博昂目光灼灼地看姜盈所在的那棵大树,太茂盛了,完全不担心做起来后掉下树来,坐标记下的。“你们还不行动啊?不是说n2遍地狗鱼么?四大护法也不在,这些废f们在狗鱼的眼里也跟兔子没什么区别吧?”

    苏米:“这片没狗鱼,为了让他们适应环境,史皮尔斯先生已经带着人把这片的狗鱼都赶到下一片树l去了。”

    博昂:“你们都给保护到这份上了?那还让他们来做什么?”

    姜盈:“放心,开始后我会把他们都赶进下一片树l的。”

    博昂:“……干得漂亮!”反正不是他参加,站着说话才不腰疼。

    莉兹:“姜盈你打来就是想跟我们拉拉家常的吗?如果没正事就赶紧挂了,我们四大护法也该就位了。”

    “啊,差点忘了。”姜盈坏笑,“怕你们四个觉得无趣,我来添点彩头怎么样?”

    “什么彩头?”虽然直觉不是什么好事,但四个人还是被勾起了兴趣。

    姜盈:“都知道这群废f是身体被改造过的吧?对他们所服用的新型激化剂有没有兴趣?”

    “姜盈?”四人都是心头一跳,跟兴趣一起来的还有刺激,姜盈这是在搞事情啊!肿么办?好想一起搞事情。

    “我拿到了一支,我想试试已经觉醒的人再服用会有什么效果。”

    通过大屏幕,太空舰上的人都看到了姜盈手里出现了一支药剂。

    盖西捂着空间纽扣蹦了起来,“你什么时候从我这里偷走的?”

    那药剂是自家老爸的特产,他只看外表就能确认一定是姜盈从他这里偷走的。可是他敢发誓,空间纽扣绝对没有离开过他。

    “嘿嘿,这种细节不重要。”姜盈痞兮兮地笑,“我说朋友们,既然我们都已经亲身证明了基因等级不是固定的,是可以逆转的,那么在觉醒之后,还有没有可能基因等级再提升呢?我虽然已经是3s了,但我仍然不知足地想,或许还有4s或5s的可能?毕竟谁嫌自己厉害呢?”

    胖达等四人唰唰唰把目光都投射向了盖西,姜盈说的对。

    盖西火速躲到苏米身后,“冷静!大家请冷静!老爷子可没有跟着的,万一你们用了试剂后出了问题,我可做不到善后。”

    姜盈积极地举手,“没关系,我来善后。”

    胖达等四个人越加蠢蠢欲动了。第一次接触时完全不知道,而且也没感觉;被老爷子告知后曾有过后怕,但除了秋漠之外,他们几个至今没出现任何副作用。

    没有副作用还能升级?谁能扛得住这诱惑。

    博昂突然冲过来一把拉住秋漠,“你不行!”

    秋漠被注射的药剂量一定是最多的,当时精神力幻兽灰狼的出现多少恐怖。让秋漠再有可能面临那种失控?他冒不起那个险。

    秋漠现在对博昂的话那是一点反驳都不敢有,“好,我不试。”

    甚至都不敢回答晚了,就怕博昂一个弯转不过来又情绪崩溃。

    姜盈被这猝不及防的狗粮噎了一下,想继续开玩笑的心情都没有了。

    “我仅代表我自己,我要试一下。”边说着姜盈就把那支试剂打开包装,然后注射进了自己的手臂里,“虽说所有的废f都是我的猎物,但对我来说,你们也是废f哦。我很一视同仁的,一样三次复活机会,但如果第四次被我抓住,哼哼,请自动卸下护法的身份。祝各位好运!”

    姜盈挂断了电话。

    胖达等四人:“……”

    姜盈这是挑衅呢挑衅呢还是挑衅呢?

    ……

    在逃的废f们很快就收到了统一的通知:四大护法已加入猎杀豪华套餐,待遇等同所有废f,三次复活机会,第四次下线。

    废f们瑟瑟发抖,“这是什么意思?一共就四个护法,他们被抓也会下线的话,那我们还靠谁来逃脱姜盈的抓捕?”

    “同学,乐观一点,也许在四个护法被抓之前,我们就先被抓下线了呢?”

    其他人:“……滚!”

    可惜滚得走丧气的队友,却滚不慢天地时间。

    “60分钟到!”

    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声,无论藏到哪里的废f好像都听到了这一句,瞬间都不出声了。

    敏感的天线竖得高高的,全身的神经都在紧绷着,就准备在察觉到什么意外动静的时候先跑为上。

    聪明的先跑离了卵叶草原的一支队伍,因为所在的地形偏高,他们第一个先看到了异样。

    姜盈也没有藏着掖着而是就那么光明正大的骑着狗鱼出现了,在她的身后还有数十头狗鱼,一字排开,那叫一个威武。

    只见姜盈手一挥,狗鱼军团就以横向扫荡的姿态冲进了卵叶草原。

    想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才没有跑远的废f们是第一批被惊吓而暴露出形踪的。

    他们哪里敢跟个头大的狗鱼硬碰硬,一看狗鱼出现了,立刻吓得一个个连哭带喊连跑带颠。

    “不对,这不对!校长和苏处不是说不会有狗鱼出现在这里吗?为什么有?你们又不按套路来--”

    姜盈从打头的狗鱼身上一蹿而下,身形如电。一边将代表抓到一次的标记按上自己跳出来暴露行踪的小兔子身上,一边不忘友好地解释。

    “现在是60分钟之后了,接下来什么套路由我说了算!一个小时的时间连这片草原都没有跑过去,是想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会疏忽掉这里吗?太天真了!你们有目标,我也有的!我的目标就是,全灭!哦哈哈哈。”

    雀斑刘一个趔趄栽倒,没能逃得过姜盈给她衣领上按上一个小标记。

    被抓住一次倒不觉得怎么打击,关键是姜盈那一奸笑让她觉得精神受创。

    “能不能别那么笑?对你来说是好玩儿的游戏,对我们来说可是事关生死!严肃点啊混蛋!”雀斑刘冲着远去的姜盈埋怨地喊。

    姜盈回头给雀斑刘一个嘲讽的笑,“事关生死?你的事关生死就是准备藏身那个小地洞里最好一直能藏到事情结束?真那么看重就别只是嘴上说说,拼给我看!否则第二个60分钟之后,我抓的第二批还会有你!”

    因为曾经有交情,但又不像跟莉兹他们那样深厚,所以姜盈没有对这些人有过什么要求。她觉得人上不上进都是自己的事,她一个外人,有什么权利和立场去插手别人的事情?

    也愿意帮他们一把,但那时候的尽心尽力只在于完成盖西和苏米的所托就行。出借n2,出人出资出力,自己能做的都做到了,这些人能觉醒到什么程度就是他们的命了。

    但跟莉兹谈到了孩子,又从苏米那里见到了pn-2,还跟海恩谈过了药剂改变体质的话题之后,姜盈觉得自己的尽心尽力还是懈怠了。

    既然想过了让这些人都觉醒的再多一些,那么就真的没有再努力的可能了吗?自己的尽心尽力对别人来说是足够,但对自己来说呢?说好的改变废f的社会地位呢?付出了这么多,如果这群人只是随随便便觉醒一下,单从收支平衡上来说都是亏损的。

    再说海恩那边,强大如机甲战神现在也有被各种制约的时候,那么她,那么这些废f们,就更不算什么了。

    强大的还是不够!

    她的力量还是不够!

    她就逼一逼这些废f怎么了?这些人不也是为了强大才来的圣盈纵衡学校和n2星吗?

    姜盈和雀斑刘等人其实恰恰相反。雀斑刘等人是嘴上说着为了崛起宁可肝脑涂地在所不惜,但到了正事上,就各种退缩各种妥协了,一百分有点难,九十分其实也行不是吗?算了算了,八十分也能接受。最不济的话,六十分也是进步了。知足常乐嘛。

    可姜盈呢,却是那种嘴上开着玩笑说“来都来了玩开心了是主要的”,其实心里憋着劲既然来都来了就一定要赢得最好的战果的那种人。

    莉兹胖达秋漠和维希跟姜盈是同一种人,都是那种表面上不在意,其实心里各种不想输的假心宽。要不怎么说他们是跟姜盈最早觉醒,走到现在又是走得最近的那批人呢?人以群分是在理的。

    这眼界的差距在不知不觉zhong还是拉开了,朋友的亲疏远近自然也就跟着有了区别。只可惜雀斑刘等人现在看不出来。

    如果是普通的群体,这事儿倒也不叫事儿,朋友圈定期清洗换界而已。但放到姜盈这儿,姜盈可不能随便的就给清洗换掉。

    她的圈子太小,只为生活的话,没问题。但如果她还想往上爬,还想更壮大,还想帮她老公,她就得更新她的朋友圈实力。

    所以啊,随随便便觉醒哪能行?能觉醒到a,就有觉醒到s的可能,那为什么不试一下?

    她来唱黑脸没问题!

    ……

    能看到卵叶草原猎杀战况的废f们都惊呆了,姜盈就像一只穿梭在草丛zhong的豹子。一爪一个,一爪一个。被暴露了形迹的兔子们就没有一个能反抗得了一招的。

    开始之前他们说过的一抓一个准现在看来真不是夸张。

    还有人担心狗鱼会不会趁乱发狂伤害到废f们,但神奇的是,半点意外没发生。狗鱼们就像懂姜盈的意思似的,只在废f们的身后各种狂叫乱吠吓唬人,却没有一个敢真的伤人。

    盖西惊叹,“这么短的时间姜盈就驯化了这么多的狗鱼吗?3s的实力真是让人艳羡。苏苏,如果我现在补注射激化剂还来不来得及?”

    苏米打给史皮尔斯,“姜盈提前降落后跟你们食货帝国的常驻员工打过招呼了?那批狗鱼怎么回事?”

    史皮尔斯的声音很得意,“狗鱼真的只是看着凶狠的动物,驯化起来其实特别简单,打到它们服就是了。你们不是要求把这片的狗鱼先赶走么?安全是暂时安全了,但危机相应的就少了。姜盈就来常驻地那边借了一批狗鱼走了。效果怎么样?还满意吧?”

    他们当然是满意的,为的就是各种刺激废f们,当然在安全的前提下越危险越好。

    但其他人的心情就比较复杂了。

    秦耀和白烨所带领的八人队伍是聪明的先跑离了卵叶草原,并占据了一块高地的队伍之一。

    他们居高临下看的真真的,刚才还跑到断气直想着放弃的心情现在只剩下了庆幸。

    庆幸他们憋着一口气跑到了安全的地方,不然一条命可就没了。

    “虽然早就梦想着像大比视频里的姜盈一样跟狗鱼畅快淋漓地战一场,但现在这种被狗鱼追到屁滚尿流的危机绝不在计划之内。就不能像那时候那样,她替我们挡着危险让我们在一定的前提下逐步觉醒么?”

    羡慕妒嫉恨那时候的莉兹科兰秋漠胖达。

    “其实我觉得四大护法可能就是校长和苏处安排给我们的类似姜盈的角色,然而……”他们把护法跑丢了。不是,是他们跑的时候差根就把护法忘到脑后了。

    “有谁看到护法的行踪没?这么大范围的第一次猎杀,护法们也该就位了吧?”

    可是找了又找,没找到。

    护法们不是没就位,而是也没敢冒然露面。

    3s的姜盈,又是眼看着自己给自己注射了激化剂的姜盈,谁知道会恐怖到什么程度?他们现在也有猎物的身份了,作猎物就要有猎物的心,守猎物的本分。

    先逃出猎人的狩猎范围再说。

    他们对付狗鱼还是有经验的,他们没有声张,只是悄悄地转到了狗鱼群后。狗鱼群轰人是第一拨,姜盈抓人是第二拨,第三拨就是他们悄悄地收人。

    四人大概分了片区,各自“扩充兵马”去了。他们很清醒,现在第一局是别想反击了,但务必保证在第二局到来之前让这些废f们至少不再像没头苍蝇。

    觉醒是目的也是条件,有了觉醒才有战败姜盈的可能。

    对哒,他们就是这么狭隘!谁让盖西一支药剂都不给他们!

    他们行动很小心,除非是被他们收到的废f,否则其他废f都察觉不到他们的行踪。

    无心炫耀,但如果被废f提前发现行踪的话,这脸面上总觉得不那么好看。

    身为前辈的比格还是要保持的。

    ……

    找来找去没找到护法的行踪,想归于组织的心愿再急切也只能等了。

    秦耀和白烨一挥手,“撤!我们不能总在一个地方干等,这样危险性太大。要相信护法们,他们会来找到我们并保护我们的!”

    其他六人也只能听从,一边撤一边又沾沾自喜,“我们是不是唯一一队逃脱了第一拨猎杀的?这是不是说明我们还行?”

    “要不我们试试没有护法的前提下自我发展?这要是赢了,那可太长脸了。”

    “我同意。这个路线继续向前的话就是河边了,我记得那里。我们一个人打不赢一只狗鱼,但我们可以一起上啊?我们试试吧?啊?”

    “秦耀?白烨?你们怎么说?作为考试前二的你们,给个zhong肯的意见吧?”

    六个人说着说着才注意到秦耀和白烨一声没吱。

    “你们怎么了?表情那么僵硬做什么?别那么紧张!我们虽然看不到护法他们,但校长和苏处说了,会有其他人在暗zhong保护我们的安全的,我们……”

    最后一个字被前面突然闪出来的一个人影给吓回去了。

    姜盈追到了。

    秦耀和白烨早就注意到了有异常的动静,但他们以为是某种野兽,却是没想到是姜盈。

    “你怎么这么快?而且你自己知道我们在这里?”注意到姜盈腕间的光脑某小个子男生立刻说道,“用光脑追踪我们的定位是作弊行为!”

    这人说完就后悔了,姜盈何需要作弊!如果不愿意他们觉醒大可以不必出借n2星。出太空舰出人出力,就为了现在作弊抓到他们?这不脑缺么。

    姜盈果然不悦道:“就抓你,还值得我浪费光脑的能源?”

    她是利用老祖宗作弊哒!

    虽然猎杀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抓人,但这第一拨,必须全抓到。

    一个个的心态真好啊,真把她当成圣人不求回报了?她出太空舰不花钱啊?她管吃管住不是钱啊?当姜盈有了自己的目标后,她真是心疼自己的付出了。她的钱也不是白来的,这群人zhong要是不觉醒出几个s来,她都得亏心的肉疼。

    “你们是最后一拨被我找到的,所以我给你们一个优待,来吧,给你们一个进攻的机会。”

    抓前边那些人为的就是给其下马威,所以姜盈的确没给那些人进攻的机会,眼睛一瞄到的时候手也到了,标记一贴,齐活儿。

    这八个人在高处看得到,当然明白姜盈说的不是假话。跟姜盈过招?虽然心有忌惮,但忌惮多少,冲动就有多少。

    秦耀和白烨先攻了上去。

    姜盈对此并不意外,这两人是少有的跟她不怎么熟却让她有深刻印象的。她还特意去苏米那里要来了两人的资料。

    一看就是苦出身的孩子,重点是并没有因为抓到了这次机会就觉得满足了。

    在太空舰上努力跟上她训练步调的时候姜盈就对他们格外注意了。虽说无论人如何都在她愿意帮助一把的范围之内,但人品质朴的懂得感恩的,谁都愿意能多帮一把就多帮一把的。

    姜盈有意探探两人的底,这出手就自动先消弱了几分。

    其他六个人互看一眼后也跟着攻了上去。以多欺少?男生欺负女生?这样的念头起都没起。在他们的眼里姜盈的性别标签几近没有。

    姜盈也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她反而感觉得到了一点安慰,还是有人愿意拼的。这就好!

    姜盈欣慰地笑,然后突然加强输出团灭了八个。

    一个不落的全给佩戴上标记,八个人躺在地上好长时间没反应过来,原来差距比想像zhong的大多了。

    姜盈比他们乐观,“表现不错,继续加油。”

    那话说的,像前辈更像长辈。

    八个人抬头看姜盈的背影,明明瘦弱娇小嘛。

    可惜气场强大,还真不是他们能平等看待之的。

    通讯器来提示了,第一拨猎杀结束,猎杀数目:一百二。

    小个子瞪眼,“这是除了四个护法外团灭的节奏?虽然想到了,但还是好不甘心啊!我们这么多人都扛不住一个3s么?”

    秦耀握拳拄着地挣扎爬起,“走了。”

    白烨边起边拉旁边的人,“输第一次不难看,但我可不想输第二次。”

    其他六人陆陆续续地先后爬起,被打击的不行,可仰慕的心情也是不要不要的。

    “你们猜她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因为提前降落,所以就先占据了有利地形把我们所有人的行动都看在眼里了?”

    “可是她在行动的时候别人也在移动吧?她怎么做到的能准确找到所有移动后的具体位置?3s的眼睛像雷达一样么?环视一圈就像扫描,能精准定位?”

    “还有刚才过招,一开始觉得自己还能顶住两招,怎么突然就败了?她果然还是收着力的吧?”

    “大比视频里她也在拼命,我们现在也在拼命,怎么感觉得到的结果不一样?我们还不够拼命吗?”

    秦耀和白烨没有加入讨论,只是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而且因为专心走路还有越走越快的趋势。

    结果出来之前的口头检讨对他们来说都是划到浪费时间那一栏的,闭嘴不说多余的话那也是省力气。

    所以说带头人什么品质很重要。带头的就是一个事妈的话,那么这个队的气氛也会偏浮躁;但如果带头的就是实干主义家们,这个队的气氛就会被影响得低调又踏实。

    其他六人一看秦耀和白烨不出声,慢慢也不说了。这个队里成绩最好的就是那两人,随机组成了八人小队,虽然没有明说,但却是无形zhong把秦耀和白烨当成了领头的。

    领头的不爱说话,干大事的都有这种品质,靠得住!得,闭嘴跟上吧。

    看到这一幕的盖西和苏米很满意。

    天天盯着这群人,谁的觉醒可能大谁不可能觉醒,他们当然心里大概有数。

    虽说跟姜盈付出的不可能成正比,但只要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始,他们就算没有让姜盈白白付出了。

    只是姜盈的表现……

    “她怎么第一拨就给全抓了个遍?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按计划书,接下来的时间应该是留给废f们整顿恢复的时间,那姜盈空出了这么长的时间是想做什么?”

    “我猜,姜盈自己给自己注射的激化剂起反应了。”

    “不能吧?从她给自己注射到现在多长时间了?要起不是早起了?”

    “姜盈毕竟是3s,老爷子研制的激化剂可是专门针对废f的,或者体质不合,或者是因为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又或者就是我猜错了。只希望她一个人的时候也不会有事。”

    “那有没有可能姜盈被激化出精神力幻兽实体现身?”瘫在沙发上快要眯着的博昂随口来了这么一句,又一歪头半睡不睡过去了,嘴里倒是还嘟囔着,“真想看看姜盈的精神力幻兽会是什么样的。”

    苏米:“我也挺好奇。”

    盖西:“那也只能好奇着了。我老爸研制激化剂最忌讳的就是把人的精神力刺激的不稳了发生什么意外,所以药剂的药性真的特别温和。姜盈又是能镇住他人精神力幻兽的主儿,想也知道她的精神力多么稳定,不可能出现精神力幻兽实体现形的意外的。”

    盖西的话很有理论基础,但他忘了一点,是药三分毒,吃一份药也许没事,但如果吃多了呢?这药性还能稳定?

    ……

    姜盈在老祖宗的带领下找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洞。除非她自动现身,否则不会有人找到这里。

    她找了这么一个地方当然不是为了能安静休息,而是为了试验盖西的药剂。

    盖西以为姜盈只是偷走了他一支药剂,却不知道其实是一盒。

    老祖宗很疑惑,“你怎么拿到手的?这种东西狡猾盖西应该藏得很严密吧?”

    姜盈盘腿坐下,从空间里取出了那整盒的药剂,“没有维希,我的确破解不了他空间纽扣的密码,但事情很凑巧,那天他好像在清点空间,他自己摆出来的东西,要想顺走就不难了。庆幸的是他只检查盒子而没检查内部药剂是否还在,所以被我调包了也一直未能察觉。”

    “那你真的要全部用掉吗?”

    “既然我决定了要接受药剂改变人体的做法,那么没理由我自己不知道个zhong滋味。”

    加快时间结束掉第一拨猎杀,为的就是给自己一个药效充分作用的时间。

    姜盈毫不犹豫地的打开一支药剂给自己注射,“我也很想知道我自己的精神力幻兽会是什么,一支不够的话,一盒呢?老祖宗,记得帮我计数。”

    小银杏的枝条都扭曲了,“你真是个疯子!这是随便实验的事情吗?你是zhong医世家的传人,你该知道医别人容易医自己很难吧?我不能保证你出了意外的时候能及时控制住你的身体。”

    姜盈扔掉一支,再换另一支,“目前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我一直在想,小兽爷也好,灰狼也好,再有实体,它说到底还是人的精神的一个分支。能失控暴走就应该也能温顺听话。我现在心境平和,没有攻击任何人的冲动,那么我只是主动地促进一下精神力幻兽的出现,它又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兽性?我有一种直觉,我的兽兽会很友好温顺的。”

    ------题外话------

    感谢宝贝添添和汐梓沫a萱的票票~我会加油更哒~

    &ot;星际壕婚:怂妻猖狂&ot;?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