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88 关门,放兔兔!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关于准备军考期间考场发生人为爆炸,以及军考时监控室被人故意纵火两个事件还是结案了。

    但没有一个人对此结果满意。

    身为军政司的最高司长,瓦格纳要为事实真相负责,更要为整个军部的对外形象负责。

    帝国有可能有第六个3s的存在,这事儿引起的轰动太大了。各军的高层都在关注,甚至还引起政界的关注,这种关注已经影响到了军部内部事务的正常运转。

    开个会,甭管会议的主题是什么,说着说着就说到帝国第六个3s去了平时随便路遇个什么人,开口就是互相打听某副星军抓到的那个3s是真实存在的吗?去总统府办理事情,居然还有人来问抓到人的某副星军是不是比3s还厉害。

    那思维发散的就别提了,照瓦格纳的观念就是,各种不着调。军部是干什么的,总统府是干什么的?现在一个个嘈杂喧嚣的像个菜市场似的,是不是不想帝国好了?

    眼见事情发酵得往八卦那个方向开始跑偏了,瓦格纳不得不做出了尽快结案的决定。

    抓到的那个人身份一查,的确是曾经军考几次就几次失败的主儿。因为太过执著而开始仇恨起军部。在破坏今年的军考之前其实前几年就有过意图破坏的前科,但因为能力不行,基本还没有开始就被拿下了。

    今年从黑市上弄到了激化剂,居然让他被激化到了3s。军医研部的解剖报告显示,这种人为激化的3s极其不稳定,所以才会有军考时精神力幻兽的暴发又消失。某副星军偶尔遇到时应该是那人在崩溃的边缘,这才非常机缘巧合的抓到了。

    也就是说理论上,这人的存在非常合理,他引发的一系列事情也合理。

    但瓦格纳明白,越凑巧越合理越没有漏洞其实恰恰证明了绝对有问题,可目前就是暂时查不出问题来。

    因此,为了安抚事态而做出的结案选择,他怎么可能满意!

    克洛萨对这个结果也不满意。

    从n250大比时就开始布置的计划,明明已经把海恩的精神力幻兽激发出来了,但毛用没有。他就是不能证明那精神力幻兽是海恩的!

    瓦格纳名义上说结案了,但那是迫于形势他也看得出来。就照现在结案了海恩还没有回来复职的情况来看,瓦格纳必然还在寄希望于海恩查出事实真相。

    没能毁掉海恩反而还让自己引起了怀疑,克洛萨对这个结果太不满意了。

    海恩对这个结果更不满意。

    距离查出那个未知3s和克洛萨有关系的事实就差临门一脚了,结果出来了第二个未知3s。然而只有他能辨认出来的不同,如不能摆出事实论据,那根本就是知道还不如不知道呢。

    当瓦格纳单独约见他的时候,他还是照实说了。他得到了瓦格纳的信任,所以就更对瓦格纳迫于形势才早早结案的决断更不满意。

    这种粉饰太平的一时之策就不应该有存在的理由,在海恩看来,这是对敌方的妥协。而敌方,不应该是抓住了就打击不放手的对象么?

    恼恨最后一脚球都踢到门口了,门却被人为挪走了的海恩,终于在某一夜的时候冒险放出了小兽爷。

    那个被某副军抓到,又被军医研部解剖的未知3s,海恩就见了一面,当时时间短,疑惑多,他也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现在结案了,人就被科研部拿走切片研究去了,海恩想申请再找线索都被已经结案为由给拒绝了。

    他的目标又太大,最后他只能求救于小兽爷。

    小兽爷缩成巴掌大避过所有监控,历经整整一夜的探查之后,领着海恩来到了总统府。

    那个被推出来顶缸的未知3s竟然跟亚历山大总统有关。

    其实这本来就是亚历山大跟克洛萨的交易内容。当时说好的人手互换,克洛萨帮亚历山大找到杰拉琳,亚历山大帮克洛萨解决眼前的问题。

    虽然亚历山大对于送回了大人却没能保住孩子不满意,但他并没有终止合作。因为撇开克洛萨的危机不谈,以他的角度来说,他在任期间也是不希望发生太过异常的事件的。

    未知3s?无论是不曾登记还是后天的人为假造,都必须不能成为事实!否则向上追究就是他的管理有漏洞。

    至于事实真相到底如何,那不重要。对他有利的事实才重要,对他不利的事实,那就得人为扭转到有利的方向。

    海恩不知道这些,但当他被小兽爷带到总统府的时候,原来只是怀疑克洛萨跟他的父亲有什么勾结,那么现在就是完全确定了。

    深夜,海恩到亚历山大的卧室见到了亚历山大。

    这是很失礼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当亚历山大的床上还有另一个女人的时候,亚历山大就更是觉得失面儿了。

    “海恩墨尔顿星将,这就是你的教养么?你太失礼了!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亚历山大暴跳如雷。

    海恩的眼力很好,一瞥之间已经注意到那人不是杰拉琳。

    海恩也有些受到惊吓,他的父亲对他并不亲他知道,但他不会因此就否认他父亲的人品。

    莎蒂当初对于亚历山大的出轨反应强烈无法忍受,也是因为亚历山大过去的为夫之道堪称楷模。

    海恩小小回想了一下,在他的记忆里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亚历山大的什么花边新闻。往届总统基本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作风问题,但亚历山大过去是从来没有过。

    可看看现在,先是出了一个杰拉琳,现在又来了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女人海恩不想置疑亚历山大的人品现在也忍不住想了,过去没有作风问题是因为真的没有呢?还是亚历山大一手遮天给完全掩盖了?

    “抱歉父亲。”海恩敬个礼退出了卧室。

    他照亚历山大的意思“滚”出去了,可是亚历山大的气也不见有半点消散。

    在亚历山大的眼里,海恩和莱纳德可太不一样了。上次被莱纳德抓到,他也仅仅是觉得父亲的威严受到了折损,但这次被海恩抓到,他顿时有一种会被海恩看不起的感觉。

    这个儿子太正太优秀,他几乎是本能地希望在这个儿子面前只展现好的一面。他想证明,他是父亲,他是能生得出这种儿子的好父亲。

    像今晚这种跟父亲的责任完全相悖而驰的事情,他是半点不希望海恩知道。

    在其他所有人的面前,他连解释都不用,他是总统,这总统府的人都得看他脸色过活,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任何人没资格有意见。

    但面对海恩时不一样,那张正气凛然的脸让他想解释都知道解释没用,海恩一定早就在亲眼看到的第一时间就给他定了性质。

    他不是丢不起人,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在海恩面前丢人!

    “阁下,海恩星将他”女人吓得瑟瑟发抖。她是这总统府私宅的侍女,平日里见到海恩那张脸都忍不住立正站好,就更别说现在这种情况被人抓个正着了。

    女人全身躲在毯子里,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亚历山大更气了,见他的时候这些人都没有像这样胆战心惊过,她们是都觉得他没有海恩有威严吗?

    “滚!”亚历山大一脚把女人踹下了床。

    女人痛呼一声没敢哭出来,一手抓着遮身的毯子,一手胡乱抓起洒了一地的衣服,跌跌撞撞就跑了出去。

    门打开的瞬间,亚历山大看到外面一溜保镖笔直而立,没有海恩。

    保罗带头请罪,“抱歉阁下,我等失职。”

    亚历山大阴郁着一张脸过去猛地甩上了门。

    他知道如果海恩有心硬闯的话,这些人根本挡不住。现在的问题是,一个不会做出硬闯进门行为的人,怎么就突然今晚闯进来了?他闯进来是为什么?

    亚历山大在卧室里转了好几圈消化愤怒的情绪后这才主动拨响了海恩的光脑。

    “你有急事?”

    像被人抓个正着的事情,也只有幼稚如莎蒂和莱纳德才会把事情闹开闹大。但凡心有沟壑的人,这种事情都得过眼就翻篇不值一提。

    亚历山大不会打电话还要追问和质问海恩,你为什么不打招呼就直闯我的卧室?你这样是没有教养的行为!你对我太不尊重了,你下次必须改!这些话他一句都不会说。事发当时当地,脾气甩了就甩了,但过后还追究的话,就会显得他很看重那种事情。

    那种事情需要看重吗?当然不需要。需要向儿子解释老子的私生活吗?当然更不需要。

    他不提的意义就在于表达这样一种观点:不要觉得抓到了什么我的把柄,那不叫事儿!

    海恩接通了语音通话,“没有,父亲。”

    本来有的,但现在没有了。

    “你说什么?”亚历山大才压下的脾气因为海恩的简单回答又爆了,“你大半夜的不打招呼就闯进我的卧室,你现在跟我说没有急事?你耍谁呢?你还知不知道我是谁?你还知不知道你是谁?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目中无人到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放在眼里了?”

    海恩站得笔直听得真真。在他的身后,老凯伦也听得真真的。实在是因为亚历山大的声音太大了。得庆幸他们是在老凯伦的房间,否则这私宅的侍女保镖们都得听得到亚历山大的大发雷霆。

    “你现在在哪里?你马上滚到我的面前来!”电话骂人不爽,亚历山大这口气不出来他哪里肯。他要把海恩叫到面前好好训训这个目中无人的儿子。

    海恩:“军部急电,我已经在去往军部的途中了。父亲晚安。”

    海恩按下了语音通话结束键。

    自认为跟这个父亲并没有多余的父子情感,但当他无意中撞到那一幕的时候,他还是控制不住地失望了。

    先不说你是总统,你至少是已婚人士吧?你有老婆孩子的,你身为一家之主的责任感呢?不是说不能玩女人,但你想玩儿请你先离婚好吗?一面刷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一面背道而驰,这是一个有正确三观的人应该做的事情?

    海恩第一次觉得“父亲”这个词叫出来的时候都牙碜。

    “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海恩问老凯伦。

    老凯伦实事求是,“杰拉琳是第一个出轨对象,今晚的侍女是第二个。”

    亚历山大是所有总统中上任年纪最轻的一位,这是一种荣耀,为了这种荣耀他真的做了各种做到和做不到的事情。

    作风问题在杰拉琳之前真是没有过,他害怕自己侮辱了这种荣耀,怕被人抓到了把柄进而怀疑他的治国能力。

    但随着上任的时间越来越久,他的声望越来越高,权力越来越尽在掌握,曾经坚持的就有些松动了。

    杰拉琳是打开了缺口的第一步,有了第一步,这第二步能坚持到现在才迈,老凯伦还有点佩服亚历山大的自制力。

    就是这位总统阁下的点数太背,才迈第二步就被海恩撞个正着了。

    海恩对老凯伦的解释不予置评。这种事情只有开始和没开始,至于开始之后是一次还是多次,其实没差别。

    “上次你给我的资料我看过了,特别标出了几个需要特殊注意的,你平时留意一下。”海恩交给老凯伦一些资料,“还有克洛萨,他每次来总统府的时间可比你所记录的他和我父我们总统交谈的时间要长得多。想办法查一下,多余的时间他在做什么。”

    看吧,他果然牙碜地叫不出父亲二字了。

    “是,少爷。”老凯伦小心的收好资料,准备在看完之后就毁尸灭迹。

    这时门响了,“老凯伦先生,总统阁下叫您过去。”

    老凯伦转头看海恩,海恩一摆手,“你去吧,我会自行离开,不会让人注意到。”

    如果让亚历山大知道他在老凯伦的房间却说谎已经离开了,他不会有事,但老凯伦只怕会被牵连无法再任职管家。

    老凯伦走了,海恩从窗子跳出来,小心地避过所有智能和人工监控后安全离开了总统府。

    心情不好就愈加想他家小疯子了,可是拿出了光脑要拨号啊才想起来,觉醒之行正式开始了,姜盈的光脑除非有紧急情况可以拨打,但如果是其他不重要的事情,就不方便再打去干扰了。

    此时的n250正一派热闹非凡,喜庆欢乐。

    全部废都被四大护法集合到一处隐蔽的山洞里了,包括跑得最远的秦耀和白烨那八人小组。

    看着终于出现的胖达秋漠莉兹和维希,一群废们别提多高兴了。

    “接来就是我们的觉醒之战了吧?要从杀狗鱼开始还是要去挑战棱齿龙?噫,好兴奋!有护法在,我觉得我现在充满了力量!”

    “达哥达哥达哥!累了一天了,我们要吃晚餐了吗?帮我们准备土蛋蛋大餐吧?虽然不曾缺过这口,但在n250星,还是原地坑烤最正宗吧?上次看大比直播我就馋的口水没断过。达哥,跪求一定要满足我们这个要求吧?”

    “大漠哥,能放出灰爷来给我们看看吗?早就慕名已久,现在是n250,天高皇帝远,你放出来不会有事的。”

    “莉兹姐,你们准备怎么帮我们觉醒?有计划书吧?可以透露一下消息吗?内什么莉兹姐,我是女生,没想过怎么战斗力强大的,我想向科兰那个方向发展。那个计划书有适合我这样路线的安排吗?”

    胖达秋漠莉兹和维希看到这样的废们,听到这样的话,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姜盈变得那么激进,那么“用力过猛”了。

    这些废们跟大比那时候的姜盈他们不一样。姜盈他们参加大比的时候是背着重托,背着抱负,背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绝去的。他们哪有空去畅想什么美好未来,各种危险各种排挤就占据了他们所有的思想。好像也就刚发现土蛋蛋的时候因为太惊喜惊艳而差点不务正业过,但过了那段后,他们就都低着头猛向前冲了。

    想什么“怎样才能觉醒”?顾不上想,就害怕着如果不能觉醒会如何如何辜负自己人了。

    还想什么“选哪一条路觉醒”?他们一头雾水就知道向前拼,管他什么路呢,有一条不是死路的小道就谢天谢地谢空气了。

    这群人可倒好,还期待放灰爷出来增广见闻一下。那是精神力幻兽,不是宠物玩意儿。秋漠自己都不敢说每一次放出来就能完好地再收回去,你想说放就放?万一控制不住收不回去了怎么办?谁负责?

    这群人怎么就心态那么好,的让人恐惧呢?

    胖达试着去勾通,“除了允许口头教你们一些理论知识外,我们只是在你们有意外危险的时候才允许出手,所以关于具体怎么完成这次觉醒之行,是需要你们自己定计划定步骤自己组队来完成的。包括修整恢复,包括日常餐食。”

    好多都是当年一起混吃等死过的同学,阶级感情都不错,胖达也不是姜盈那种会说狠话的,所以他就没有直接说“我不管做饭你们也别想看什么我们的计划书你们就得自己来”。

    但他觉得他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大家都是18岁以上的,不至于听不懂他的言下之意吧?

    可是胖达失策了。

    这些人不是听不懂,而是压根就没当回事。

    “哈哈,达哥你跟我们开玩笑呢是吧?真是的,都是高级的人才了还这么调皮。如果你们真的不被允许做些什么的话,你们把跑的那么分散的我们都召集起来做什么?”

    “切,就知道你们都是面冷心热的人。也是,全星际都在歧视废,我们废再不团结的话还活不活了?”

    “懂懂懂,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觉醒。我们也没说什么也不做不是?您口头指导就口头指导,我们都认真听着呢。您看我们谁去挖坑谁去抱草,谁来值夜谁适合做队长?您就一并直接告诉我们答案就好。反正我个人是不奢望像几位前辈一样觉醒的怎么厉害的,只是不是非了就行。”

    莉兹听不下去了,眼眉竖起,“我们都替你们决定了还要你们做什么?你们不会天真地以为来一趟n250,照着上次我们走过的流程来一遍就能来个华丽转身摇身一变变成非吧?”

    看莉兹有点真生气了,几个想脱口而出说“难道不是”的人自己捂着嘴低下了头。

    但心里都有点不乐意了。

    大家都是同学,有分歧可以讨论解决,你冷着脸这么上来是想怎样?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甩脸子?

    雀斑刘强笑着打圆场,“不是,我们不是那个意思。而是你看啊,如果有你们的帮助,我们就能更快的适应环境。你们有经验嘛,多说一句我们就能少走好几段弯路。加快了成功的进程不是很好吗?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早点结束就算是给姜盈省了钱不是?”

    废们找到了大部队的方向。

    “对对,姜盈花了钱给我们提供觉醒的条件,我们现阶段能帮她的不多,那就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桑德鲁老师也说了,站在前人成功的道路上并不丢人。你们有经验,我们有热忱,身体条件方面老师也提前给我们做好了准备,那么还需要过多地在没用的环节上浪费时间吗?我们就直着来不是挺好吗?”

    “校长不是说了吗?我们要是不能觉醒就会只落得个有废柴补贴的结局吗?我们也很焦急的,你看刚才我们不是都在没命的跑吗?我们没有不正视,我们就是觉得有近路的话又何必舍近求远?”

    已经有人目光微露指责了,好像在说,如果不是姜盈说要帮忙废们崛起,你以为我们非要转到圣盈纵衡学校是为什么?如果不是听说觉醒的可能非常大,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同意注射激化剂?如果不是姜盈带队,如果不是知道有随行护法,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拼命在考试中争取通过的资格?

    你们要帮忙,就不能帮得痛快一点吗?帮了那么多,最后却来矫情上了,玩儿人呢?

    莉兹等四人身体一震,啊,终于找到事情的关键了。

    这批废也对崛起很执念,也对觉醒非常期待,但他们又没有那种姜盈等人那时候的背后无路的绝境。

    盖西和苏米为他们建造起了安全平静的圣盈纵衡学校,只要不出学校,这歧视基本不存在了桑德鲁老爷子自己搭钱为他们研制出了激化剂和缓解剂,还得去求得人家的同意才能注射食货帝国和废柴联盟可以说就是圣盈纵衡学校的后台,你甭管毕业的时候什么样儿,就是还是废,没关系,食货帝国要,废柴联盟负担你的废柴补贴。

    这些废们最初来学校的时候都是奔着觉醒再不做废的目标来的不假,但架不住环境太舒适,一路太顺遂。太空舰上的时候虽然也对未知的n250之行担心和紧张,但比起憧憬来,太不叫事儿了。姜盈给他们的信心太多,多到让他们觉得就算不拼命也能顺利成功。

    懒是每个人的劣根性,能喂到嘴边就能吃,谁还愿意多此一举再伸伸手伸伸脖子?

    盖西临时更改成了pn2也仅仅是小刺激了他们一下,他们的心态已经被惯得太好,有点甜头就忘了自己的处境。

    出发前还憧憬什么s什么,现在就变了。刚才跑的好辛苦,其实,其实只要不再是废了,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成功了吧?六十分万岁。

    有一句话叫“经历苦难的长度会决定一个人心态坚定多少的硬度”,时值今日,胖达莉兹秋漠和维希才终于领悟。

    站在他们的角度,面前的一群人摆明了就是“你们不是帮忙吗那你们就帮个彻底啊你们还端着拿着是不是有病啊”这样的态度。

    四个人就维希还好点,其他三人当时就心酸了。

    是想帮同为废的自己人不假,但被人这么追着跑着地“索要帮忙”,这心里能好受就怪了。

    我给是我给的,但你仗着我给了一次就贴过来要个不停了,这就不厚道了吧?

    莉兹看了维希一眼:早知道这样,不如跟维希在房里过招了。

    胖达看伊迪丝:她也是这样看待自己的吗?只当成一个助力?

    秋漠望天:幕天席地都比来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有意义。

    维希毕竟不曾是废,身在局外,他算是看得比较客观的一个。

    从管理者的角度来看,眼前一群废基本就等同于被惯坏的熊孩子。家长们出于爱护给的条件太多,熊孩子们的超好心态就是这样被一点一点哄起来的。

    家长的意思是,我给了一百分的条件,你就得回报我一百分的努力,一百分的成果。熊孩子们的思想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一百分的条件下,我们出五十分的努力,你们再补贴五十分的帮忙,一样是一百分的成果。花小力办大事,太正确了。

    说白了就是,一边是“我已经给够了,剩下就看你们的了”,另一边却是“你们再多给点就齐活儿了,能不能不磨叽”。

    维希叹:那种你给一我就还二的感恩心态果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的,即使这群人都跟姜盈等人一样有过类似的被歧视人生。

    他们的确提前做好了计划书,一为帮助觉醒,二为联手看能不能赢一回姜盈。然而现在,那些计划书一定是不适用了。他们再强加干涉的话,这群还没生长起来的废就得自己先抱着半瓶子醋晃荡废了。

    主动性太差了!

    四人不约而同地用失望的目光环视着眼前这一百二十号人,在发现有些人扛不住他们的目光而窘然低头的时候,他们又心情好了点。

    至少不是全废。

    四人一对眼,得,也别唱红脸了,都跟姜盈一起唱黑脸吧。不然真的药丸。

    胖达:“大比的视频相信你们都能背下来了,里面记录的野外生存常识足够了,接下来请你们自己来。”

    莉兹:“我也只是比你们早觉醒了一步而已,不可能到达还能帮你们决定觉醒方向的高度,你们的要求,我帮不了。”

    维希:“组队,选队长,确定目标和计划,如果你们连个都做不到,觉不觉醒的对你们来说意义不大。”

    秋漠:“要死了再来找我。”

    四个人说完席地一坐,撂挑子了。

    废们懵比了。

    “几个意思?怎么突然就不管我们了?现在什么场合?是闹情绪闹不和的时候吗?”

    “我们做错什么了吗?有错可以指出来嘛。不问不交流,说拉脸就拉脸,把我们当什么了?”

    “帮忙是你们起的头,现在不帮了也是你们说了算?明白了,说到底还是觉醒的高基因等级才有甩脸子的权利。而我们,只能乖乖听命。”

    这些人小声地议论着,但小声的程度其实也并不特别因为心里也有那么一点意思就要说给那四人听。

    莉兹来气了就想起来怼回去,被维希一把按住了。

    现在不是怼的时候,这些人闹得越厉害才越有利于突显出还没有完全废的人。

    秦耀和白烨是先走出集合队伍的人,找了一个山洞的角落,简单收拾了一下,一个靠墙眯上了眼,一个面朝外坐着拿出了营养剂开吃。

    曾经队里的其他六个队员互相看了看,很快也跟了过去。

    小个子嘴甜,“秦哥白哥我们跟你们,今后我们一起行动吧?”

    醒着的是秦耀,话不多,但求到他面前的他也不推辞,很快就安排了守夜的顺序。

    其他人看看维希等四人是下定了注意不出声了,又看看考试排名前二的秦耀和白烨,就陆续都跟了过去。

    也有各自为政的,但基本上这一百二十号人算是初步分成了各小队。

    有偷奸耍滑的,看最多的秦耀白烨小队安排了值夜的,他们就找了一个靠里的位置睡下,借人家的守夜为自己所用有不甘心还吃营养剂的,就召集同伴去挖土蛋蛋挖土挖坑,维希瞄了一眼,确定是没有长芽的土蛋蛋后就没有吱声。

    不到一百平的山洞,不过一夜的时间,人生百态不说尽数展现了吧,也至少展现了九十九态。

    胖达惋惜道,“都是一起出来的,我们还给集合到一起了,就不能选出一个队长来么?秦耀和白烨两人都愿意来者不拒了,就不能主动把其他人一起整合了么?一起行动安全性才高,抵抗姜盈才更有把握,这些人到底怎么想的?”

    莉兹闷闷地拿着钨刃在一块岩石上刻花,“有能力的人思想不活,思想活乏的人尽忙着占小便宜,可想而知天亮之后肯定要各奔东西。个个击破姜盈最擅长了,我们还想着把他们整合起来排兵布阵赢姜盈?不可能了。”

    维希坏笑,“我们是说了不再主动帮忙了,但眼看着事情恶化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吧?熊孩子再熊也是自家孩子,不能一生气就放弃不是?我们可以在他们各奔东西之前先阻止啊?”

    秋漠:“怎么阻止?”

    维希点点他们被允许携带的光脑,“规定是说要给他们修整和历练的时间,姜盈的猎杀前一次和后一次间隔必须保证在两天之外,但没有说除了姜盈外,其他猎杀就不能开始啊?”

    四个人无声地笑起。姜盈有老祖宗,姜盈有训练好的狗鱼,姜盈驱使野兽们来一场捕杀人类的盛宴很简单嘛。

    打给姜盈的。

    对于废们来说,都被护法们放弃了,就更不敢想什么团结到一起对抗姜盈了。还是分散的好!分散的面越大,有队友的牵扯,自己一方才有逃跑的可能。

    这也是维希他们没有愤然离开的原因,这些人虽然不够主动上进,但至少也没有想着干脆放弃。

    天亮了,大家默契地收拾杂物准备各奔东西了。

    突然小个子惊叫着从洞外跑了进来,“不好,走不了了,我们被包围了!”

    秦耀和白曦立刻向外蹿,边蹿边问,“被什么包围了?”

    “兔子。”

    黑的白的棕的灰的,颜色很朴素,但个头就不那么朴素了。

    趴着的时候都快有正常成人的身高,如果是坐姿,人看兔子都得仰望。

    向前仰望,一群兔子向左仰望,一群兔子向右仰望,还是一群兔子。多亏他们所在的这个山洞是背靠陡峭高山,不然他们觉得背后也会有一群兔子堵上。

    多少人出去察看敌情,多少人吓得连滚带爬地回来。因为被一群坐在地上没有吃草却在不停咀嚼着的三瓣嘴们集体围观着,这心理承受力真不行。

    莉兹:“兔兔不都吃草么?外面那么多草怎么就没一个吃的呢?”

    胖达:“哎?你不知道吗?n250星的兔兔不吃草,吃肉。”

    两人看似在严肃地讨论敌情,其实音量还故意放大的后果就是:山洞里一时静的可怕。

    而此时的姜盈呢,其实就在一群大兔子的后面。

    她坐的就是一只大白兔子的脖子。

    白兔的眼珠是红色这点倒没有变异,但当眼珠子大到堪比婴儿头颅大小的时候,这红眼珠子真说不上清秀迷人了。

    题外话

    感谢无声胜有声的票票兔兔上线可爱的兔兔给小仙女们献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