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89 兔兔们的粪球攻击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大白兔子不高兴。

    怎么说也是女王级别的兔兔,周围不是她的男宠就是她的子孙,从来都是她骑别人的份儿,现在却被一外来物种骑了?她不要面子啊?兔生三十年,就没有这么丢过兔脸!

    “咕咕咕,咕咕咕。”大白兔子的牙齿重重的来回摩擦着,感觉到身上的人类好像动了一下,它立刻原地跳起。

    丫的,摔不死你!

    咚大白兔子脸朝下落回了原地。

    姜盈换个坐姿拍拍手,笑脸对看回头的巨款兔兔们,眼神挑衅:看什么看?想都被呼一巴掌吗?立正站好!啊不对,立正坐好!

    唰唰唰巨款兔兔们瞬间都扭回了头,这只母的可比女王还猛,它们不过是隔三差五被女王骑一骑,这位却是一来就骑到了女王的头上!厉害厉害!

    “喂,还不坐好?告诉你,我心情也超级不好的,所以你最好别再惹我。再有下次就不是照后脑勺呼一掌了,我会呼得你的男宠和你的子孙都认不出你来!老祖宗出来,翻译!”

    丫的!为什么注射了一盒子的激化剂也没有激化出她的精神力幻兽呢?难道还是量小?明明她老公被注射了一次就精神力暴走了。

    姜盈脸色很阴郁。

    她是抱着很大的决心才决定亲身“试验”的,谁知一支接一支的注射完了,她愣是半点反应也没有。

    啊,也不是半点反应也没有,身体深处有反应。

    火烧火燎的反应,极度空虚的反应,发了疯似的想念她老公的反应。

    亢奋,狂热。

    想要。

    她很难不想,她注射的是激化剂还是那方面的兴奋剂?莫不是盖西岁数大了不行了,为了跟苏米酱酱酿酿时不掉链子而提前备着的?又怕被人看到不好意思所以特意用了和激化剂一样的外包装?

    带着这样的怀疑她召唤出了小银杏解惑。

    小银杏本着对各物种孙子们一视同仁的高尚情操解释,就是激化剂。但显然针对废的这批激化剂的药效被老爷子控制得特别微弱,可能其目的是宁可无效也不能有害。

    姜盈注射了一整盒24支的,以她稳定的3s精神力一点没受影响,但身体的生理本能却是受到了影响。

    说白了就是,没能达到刺激姜盈基因变异的程度,却也加快了血液循环,促进了肾上腺素的分泌。

    于是姜盈就亢奋了。

    单纯只亢奋的话也就算了,姜盈想着,一夜的时间也足够她消化掉药性了吧?哎,就在她辗转反侧睡不着犹豫着要不要打给海恩来个场外求助的时候,维希来电了。

    总跟胖达莉兹在一起的正直阳光大少爷也学坏了,打小报告的嘴脸特别真诚。

    姜盈你知道这一百来人分成了多少小队么?25个!最多的一队有18个人,最少的一队只有2个!而且2人一队的占多数!

    姜盈听到这儿就滚不住了,一翻身坐了起来。

    你吃了么?我们在吃土蛋蛋。猜猜怎么来的?买的!一百帝国币买来的!其实不贵对吧?毕竟人家说了,天然无公害新鲜刚出土不是?

    姜盈想骂人。n250都是她的,甭管是地面上的草还是地底下的蛋蛋都是她的!我还没找你们要乱挖偷吃的费用呢,你们还敢用我的东西卖钱?

    其实我觉得他们有些人说的话挺在理的。你既然愿意伸手帮忙了,那帮一分和帮十分有区别吗?反正你也不缺那一点嘛。

    姜盈撸着袖子就冲出了栖身的山洞。

    特喵的她帮人还帮出欠债的待遇了?真当她好说话就没脾气了?一群欠收拾的玩意儿!

    趁着夜色,姜盈偷袭了兔窝。

    维希还劝呢,不用那么费劲,狗鱼就行了。曾经的大比视频也有如何打败狗鱼的教程,你再从中塞几个驯化过的进去就行了。别把难度整得太高,都是废,一家人,吓得他们知道团结了就得了。

    姜盈一听这,心道有理,然后就把原来打算着就抓几只的计划扩大到了全歼。

    n250星的兔兔们可不是好惹的。没办法,万物进化,它们如果不进化还纯吃素的话,早晚被别的物种灭绝了。它们也是吃肉哒!

    兔兔们的夜间视力还特别好,一看一个活物进来了,它们的兴奋不比姜盈少。

    这叫什么?这叫正想吃夜宵时夜宵就自动送上嘴边了。

    兔兔们又兴奋又有点不满,看个头很小呢,四肢也细脸也啊,就胸部那儿好像肉不少。得,忍忍吧,如果自己比别的兔子动作快一点的话,只咬那块好肉也够了。大晚上的吃多了也不利于养生。

    内心戏丰富的兔兔们一涌而上,又一涌而倒。

    吃多了药的姜盈,没处发泄的姜盈,憋了一肚子气的姜盈,单一个状态下的姜盈就不是它们能顶得住的,更别说三合一状态下的姜盈了。

    姜盈出了力气,爽了兔兔们被打趴下了,萎了。

    就在它们绝望地想着莫不是世界末日来临它们也到了灭族的时刻时,姜盈召唤出了小银杏。

    两国交流,翻译官是必须存在的。

    现在不是两国而是两个物种交流,原理也是一样。

    在小银杏的“撮合”下,兔兔们和姜盈达成了初步合作的战略共识帮姜盈去吓吓熊孩子们,姜盈就不杀它们。

    兔子女王一开始还不服,还叫嚣着姜盈就是侵略者,它们兔兔宁死不屈。

    姜盈让老祖宗翻译,现在n250都是她的,它们想死都得看她给不给地儿!

    兔兔们一听原来是大地主到了,就只能愉快地妥协了。

    那去了怎么吓啊?要摆阵么?需要提前制订战略战术么?兔兔们很敬业。因为怕做不好就被大地主扔出n250这片地大物博的生育宝地。

    姜盈:把洞口给我围了,不用发动攻击,但适当的摆一下阵还是可以的。对了,把你们的三瓣嘴都给我嚼起来,甭管有没有可吃的都嚼起来!

    于是一群废们看到的就是:眼前一群高大的兔兔,什么也不干,就冲着他们不停地咀嚼着三瓣嘴,有些已经流下了成流儿的口水。

    其实那是正常的本能反应,但被胖达善良地普及了n250的兔兔有吃肉的属性后,他们都觉得那是看着他们眼馋的意思。

    废们瑟瑟发抖中。

    “肿么办肿么办?它们一会儿就会冲进来吃掉我们吧?”

    “我们快逃吧!趁它们现在好像还是在集结的样子。”

    “怎么逃?腿不如人家长,个头也不如人家大,咱跑十步人家一蹦就追上了。还不如躲在这山洞里呢,至少就有一个出口,防守起来很方便。”

    “哎等会儿,我们有四大护法啊!这种生死关头,他们总不能不出手了吧?”

    胖达:“同学说的对,生死关头我们会出手的。所以快点把剧情进展到生死关头吧,加油!我看好你们哦。”

    废们:

    垃圾护法!

    秦耀和白烨在集合队伍。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对方好像在等什么命令,我们不能等到那时候再冲。”

    “要跟它们战斗吗?万万万万一我们打不过呢?”

    “根据大比战狗鱼的”教学“视频,我们已经模拟练过太多次了,虽然这次的对象不一样,但我们的目标相对制订的也低。不要恋战,先冲出包围再说。”

    “内什么其实,我们跟其他人一起以山洞为据点防守也行吧?姜盈他们总不会不管的,何必那么拼?”

    “然后时间一到姜盈出现,她是把危机能解除,然后也会把我们一起解除!有那种等人救思想的请你现在就离开队伍!我们的目标不一样,强跟的话怕你受伤。”

    没人说话了。

    有两个人默默地退出了队伍。

    秦耀和白烨也没有说什么,“剩下的16个全体都有,我们冲!”

    队形成尖锥形,灵感来自于大比的时候姜盈用过的三角形。秦耀和白烨一个前锋一个断后,所有人都把钨刃拿在了手。

    这一队算是一百来号人里个性都比较主动的一类,有带头的,他们很容易就能跟着一起积极。

    原来也有抱着“大树底下好乘凉”的念头加入进来求庇护占大光的,但主动出击的决定一出,这两人自动就被排除出去了。

    胖达跟莉兹嘀咕,“你说秦耀和白烨是为了洗队才故意那么说的呢还是纯属歪打正着?”

    莉兹还被说话就被维希强挤进了她和胖达的中间。

    说话就说话,非得头靠头是想怎地?男女有别不知道么?

    维希瞪一眼胖达才道,“想那么多有什么用?现在是人已经冲出去了,我们得赶紧分一批出去跟着。姜盈不能露面,那么多兔子真出了意外怎么办?莉兹,我跟你一队,我们走。”

    话倒是说得担当又正义,可惜拉上莉兹的手后一脸春心荡漾的表情完全出卖了他。

    莉兹抬腿就是一脚踢在维希的小腿上,“放手!我自己会走!”

    胖达乐滋滋看戏,他家莉兹闺女那脾气是被人占便宜不还手的?维希大少爷没受过这难吧?看你这次还不发作?

    维希嘴一撇,“你什么时候跟我妈一样的习惯了?果然天生就该是我家的人!莉兹等等我。”

    胖达:

    哎真是邪了门了!

    “大漠,你怎么看?”去看秋漠才发现秋漠虽然看起来像是一直密切注意着洞内的动静,但手也没闲着。在玩儿光脑。

    胖达伸长脖子凑近过去,“大漠你干啥呢?调洞外的监控随时掌握情况么?不用这么用心啦,外面有秋大漠!你能不能正经点!”

    三寸见方的小屏幕上,秋漠十指翻飞。

    吃过早饭了吗?别赖在床上吃,到餐厅找盖西和苏米一起吃。

    吃过了就去散散步,但别出去太空舰。空气并不像38星那样好,尤其对你皮肤不好。

    实在无聊就找盖西去下下棋。别下象棋,下围棋。老爷子喝醉酒时说过,他下象棋有多强,下围棋就有多臭。

    这话多正经不是?顶多就是酸一些。但当其中点缀上博昂的回复后,味道就变了。

    吃早饭的时候想你了,想让你喂我,用嘴喂。

    对皮肤不好啊?那我不出去了,我就在房间里躺着想你。那晚的新体位感觉很棒,我们什么时候再来一次?

    才不找他!他天天缠着苏米要亲亲抱抱,场面辣眼睛。四十的人了,一点都不成熟稳重。啊漠漠,只能手发短讯吗?不能开视频吗?我想亲亲。

    秋漠很快手动回了一个亲亲的表情回去。

    至于胖达的话有人说话了吗?目光快扫一遍洞内,人数对,没死的,那就不是大事。继续心疼自家老男人的,姜盈说了,抑郁症的人需要感受到亲人无时不刻的爱意。

    胖达:

    艹!昨晚就不该连买两个土蛋蛋吃的!人家都有小情儿了,可他连胖都没有减下来。

    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他可不想被活活虐死!

    胖达灵活地冲向洞外,“莉兹乖闺女,有爹在还能轮得到你上阵?快回洞里歇着,我跟我女婿啊!”

    冲出来就吓了一跳,还以为交战双方因为敌我实力相差太大,人类这一方肯定是单方面被虐,而出来护法的维希和莉兹会因为救人而忙得不可开交呢,结果一看却是维希和莉兹好好地站着,一点力没出。

    因为实力很差的人类这一方被虐是被虐,但半点生命危险没有。

    四只巨款兔兔就包围了所谓的尖锥形突击队,黑白灰棕颜色各一,看那样子好像还是公平选出的。

    人类有钨刃,但兔兔有长耳朵。

    因为太长立不住,所以都拖在地上。

    趴耳朵看起来挺温顺,谁知一甩起来却像钢鞭一样恐怖。啪啪啪啪,特别灵活。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还挺有视觉美感。

    耳朵有时候会跟钨刃正对上,耳朵上会出个血印,但拿着钨刃的人会被连刃带人给甩出去。

    尖锥队形很快被破坏掉完整,想突击的人没能突破出一个缺口不说,还每个都被一只巨款兔兔拦了个正面。

    人家也不主动攻击,反正你想从我这里突击出去,我就甩耳朵招呼。你要是不动的话,我就干嚼着三瓣嘴盯着你。

    就像逗宠物玩儿似的,玩的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玩儿的过程。

    当然了,在兔兔的眼里,人类才是可以逗弄的宠物。

    秦耀和白烨呕到想吐血。想翻身想觉醒,可他们现在连个兔群都突击不出去!比起狗鱼的凶残来,这些兔兔只拿耳朵当狼牙棒似的呼他们的战斗力低多了,但姜盈他们却是借着狗鱼觉醒了,他们却被兔兔虐到想回炉重生。

    不服!

    秦耀和白烨等人的血性被虐出来了,他们发了疯似的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然并卵。

    最后的最后,四大护法还是用上了。他们把战瘫的16个人拖回了山洞里。

    废们有的围拢了过去探望,有的脑筋转的快,想明白了。

    “兔兔是自己人吧?是不是姜盈整来的故意刺激我们的?对,就是!要是真的吃肉的野兽的话,会不吃那16个战瘫的到嘴边的肉?把我们围在山洞里干看着进攻都不进攻?只能是有人控制着它们不允许它们那样做!”

    “同意!要不四大护法那么不着急呢?我看刚才秋漠都在不停地跟人发短讯,一定是在跟姜盈互通情况。大家都是废,他们才不会让我们有生命危险。”

    “那我们提提意见吧?狗鱼还行,我们根据视频也练了太多次了。兔兔这种凶残的野兽还是算了吧,没能刺激觉醒再被咬死就得不偿失了。”

    “走走走,去说说。”

    雀斑刘:“兔兔跟我们的差距太大了,我们应对不了,让姜盈换成狗鱼吧?”

    胖达:“姜盈可换不了,兔兔又不是她家的。”

    废们:

    睁眼说瞎话真的很容易看穿的知道不?

    劳拉:“我这么说可不是我怕拼命啊,而是既然能降低危险度,又何必非得自虐不是?让姜盈给换换吧。换上狗鱼,我们都会勇敢拼的。”

    莉兹:“换不了,兔兔跟姜盈没关系。”

    废们:

    你敢不敢说的时候不带着看笑话的笑?

    一群废们开始七嘴八舌地求情说好话,但四大护法来来回回都用一句话回复兔兔就不是姜盈的!

    现在他们也不生气这群废不上进了,自家孩子有什么好生气的?又不能狠下心来说不要。那就只能收拾了。

    姜盈弄来的这批兔兔真可爱!

    有人急了,一指光脑不离手,手指不停在翻飞的秋漠,“大漠哥是不是正在直播现在的情况给姜盈看?你点视频,我们要求跟姜盈面对面交流!”

    “噗唔!”胖达连摆手,“我没笑,我真的没笑。”

    秋漠一举手里的光脑,“你们确定要看?”

    “确定!”异口同声。

    “那好。”秋漠把光屏点大,然后显示在了废们的面前。

    只见上面:

    噗哈哈哈,盖西真的是个臭棋篓子,杀起来好爽。可是还是没有想你爽。你猜我跟他下棋的时候想你哪个身体部位了?

    到午饭时间了,去吃午饭。我在空间里给你按日期标好的,你别拿错了。不许挑,不能总可着一个口味的来,均衡饮食会让你青春永驻。

    你在变相的嫌我老是吗?秋大漠你混蛋!我再不想你了!哪个身体部位也不想了!

    没关系,我来想你。你的头发是不是又长长了些?不准偷偷加大生发素的用量。自然长就很好,我陪你一起经历这个过程。

    算你小子嘴甜!好吧,那我每天早晨照一张头发的长度照片传给你啊?嘿嘿,漠漠,你是恋发癖么?

    不,我是博昂癖。

    山洞里迷之沉默。

    沉默是今天的单身狗。

    他们在担惊受怕,人家在打情骂俏他们在拼死拼活,人家在调风弄月他们在心急火燎,人家在你侬我侬。

    最痛苦的事不是身处水深火热,而是自己在水深火热的时候,还有人站在水边火边上看他们的笑话。

    胖达和莉兹笑的声音大到要穿透耳膜笑进脑子里,“噗哈哈哈,让你们自己找虐!这回好了,原来虐的是身,现在齐活了,连心都虐了!身心也算合一了,该!”

    莉兹笑到站不住,就伸长胳膊架到了胖达的肩膀上。

    还没落上一秒,又被维希抓住手给半揽进了怀里,“靠这里笑。”

    胖达笑噎了一下,笑不出来了,心好痛。

    一群废们蔫蔫地低头弯背。

    伊迪丝的声音细细地响起,“那我们就在山洞里守着好了,如果是姜盈弄来的兔兔,它们应该不会攻击我们。如果不是的话,我们再想办法也不迟。”

    一群废们瞬间抬头,有道理。

    哼,就让他们看看到底是谁的兔兔!一群大骗子!

    甩给四大护法一人一个白眼,废们各找地儿休息去了。

    秋漠收回大光屏,手指头一点,刚才的录制画面传给了姜盈。

    姜盈在跟兔兔们开会。

    “玩儿爽没?狩猎的过程是不是比吃肉更痛快?”

    兔兔们:“咕咕咕。”是是是!看着那些人类被它们的长耳朵像打球一样滚过来滚过去,滚过来滚过去,好爽好爽!

    “做人啊,不是,做兔啊得有追求。你说你就多吃那么一嘴肉有什么好开心的?精神境界的愉悦才是真的愉悦。”

    “咕咕!”虽然有道理,但不对。真的不能吃么?兔兔的肚子好饿,三瓣嘴想真的嚼东西。

    听了小银杏翻译的姜盈无奈,只得允许兔兔女王派谴了一队兔兔兵去猎杀食物。

    “啊,你们最喜欢吃什么肉?”姜盈顺口问道。

    “咕咕咕咕。”狗鱼肉最香,兔兔最爱吃狗鱼肉。可是狗鱼们很聪明,它们一跳入水中兔兔们就没办法了。兔兔好伤心。

    姜盈愣了一下后笑了,“那巧了,我请吃饭吧。”

    打给史皮尔斯,“送十只狗鱼来吧,要活的,肉新鲜。”

    史皮尔斯:“真哒?狗鱼也能吃?那敢情好!这边常驻员工的宿舍区都快养不下了,正好吃一批。”

    姜盈:“老祖宗快出来,狗鱼的话,人类也能吃么?快说快说。”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小银杏一树杈子招呼到姜盈头上,“吃吃吃,吃个屁!狗子能吃,鱼能吃,两物种杂交的品种都繁衍到了现在这种数量,你用脚想想也该知道不能吃吧?要能吃早就被吃到灭种了。”

    姜盈:“狗子?鱼?老祖宗,狗子和鱼在哪里?”

    小银杏:“想想你的废同胞们,想想你远在38星的寂寞男人,你现在还有心情找狗子和鱼出来吃?”

    好吧,她又跑偏了。

    腕间光脑振动,秋漠的消息到了。

    姜盈才因肉而轻松的心情立时又昏暗了,“还想测试一下是不是我的兔兔?是又如何?就可以精神放松跟我谈条件了?不想着正面解决问题总想着侧面避过我这暴脾气啊能惯你就怪了!”

    “史皮尔斯,再加十只狗鱼!”

    四十来只的兔兔,十只成年狗鱼的话,其实足够了。但如果再来十只的话,兔兔们一样能吃。

    小银杏跟姜盈普及兔兔的养殖信息时是这样说的兔兔是没有饿的概念的,你只要给吃的它就会不停地吃,直到把自己撑死。

    姜盈没想撑死帮她忙的可爱兔兔们,她就想把它们撑到拉。

    废们躲着也没有捂着脑袋干躲着的,随时注意敌情的基本知识他们还是具备的。

    “兔兔们果然是姜盈的!你们看,这么长时间了,就没有一只意图冲进山洞里来攻击的。真吃肉的兔兔看着这么一山洞的人能忍得住?”

    过了一会儿,“啊,兔兔们果然吃肉!它们在吃狗鱼!艹!这什么世界?那三瓣嘴撕肉居然是这么灵活的么?”

    看着曾把他们追得屁滚尿流的狗鱼们转眼就在兔兔那里被吃的剩下了骨架,这心里一方面觉得恐怖,一方面又感觉到了轻松。

    “绝对是姜盈弄来的兔兔,错不了了!宁可吃狗鱼也不吃嘴边的我们,这还能是什么?大家可以放松睡个午觉了。”

    “我看行。等姜盈出现了我们再跟她谈谈,兔兔换成狗鱼多好,既没危险又能有用。”

    “可算能放心吃土蛋蛋了。刚才担心的我连营养剂都没吃下去!现在好了,吃起的!”

    正要挖坑点火啊,洞口注意敌情的人尖叫起来了,“不能拉!不能在洞口拉!你们这么没人性的畜生!滚远点!滚远点啊”

    正在撅着腚的兔兔一扭身想看看谁在大喊大叫,于是腚下拉到一半的粪球球就那么甩了出去。

    某个废正好被砸中了脸。

    愣愣拿手一抹,一股腥臭差点让他当场吐出来。

    “啊兔兔们发动粪球攻击了,兔兔们发动粪球攻击了”

    嘶喊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远在兔兔们身后的姜盈都听见了。

    粪球攻击?名字起的不错。

    姜盈一抬头,“你你你,不准撅腚!洞口是唯一允许方便的卫生间,不到洞口前不准拉!我说了多少遍了,做兔兔也得有追求!随地大小便那是没品的狗鱼都不干的事!老祖宗,翻译。”

    老祖宗心说不是狗鱼讲究那是狗鱼们都把便便拉到水里,不过它也知道这实话不能说。

    它现在的身份是翻译。翻译就是翻译,翻译的职业操守就是:哪怕你觉得雇主说错了,但人家没说出口的话,你就不能多余翻译出来!

    挥舞着树叶,把姜盈的人话变成了兽类能听懂的兽语转述了出去。标点都不差一个,就是这么有职业操守!

    兔兔们听了都深深点头:对啊,不能让它们的食物都看不起它们!

    昂首挺胸憋住腚,一定要憋到卫生间再拉!

    别说,不会再随地踩住别人的粪球的感觉真不错,脚丫儿都香喷喷的了。

    废们可惨了,不觉醒都没有这么可怕过,这是要生生臭死他们啊!

    忍不了了!

    “不能再等了,必须不能再等了,我们必须冲出去!快看那粪球都快堵了一半洞口高了。”

    “真不是姜盈在背后策划吗?要不要这么没有人性?姜盈你个缺德带冒烟的!出来!是3s就出来跟我们面对面决斗!”

    姜盈根本听不见。粪球的规模在扩大,这味道也就越加浓郁了。真臭啊,臭得她三天前的饭都能吐出来。于是姜盈就退远了。

    秦耀和白烨的16人小队又在集合了。

    不过这次他们没有单独开会,而是两个队长带队来到了四大护法的面前。

    一个来到了胖达的面前,“胖达,请告诉我关于n250星兔兔的习性。”

    一个来到了维底的面前,“维希同学,我想把洞里的同学都组织成一队集体向外冲,麻烦给我一些可用的建议。”

    还有一个来到了秋漠的面前,一个来到了莉兹的面前,剩下的则去到了洞口。从空间芯片里取出口罩带上,再拿出较长的工具开始向外怼粪球。

    四大护法这次没端着了。

    一是可算有满意的行为让他们看到了,二就是他们也受不了那股腥臭了。吃素的拉出来的都是臭的,就更别说吃肉的了。

    混蛋姜盈误伤他们!

    谁也没想到不是政治思想课让这些废们懂得了团结力量大,而是兔兔粪球一招就教会了他们成长。

    金属互相摩擦的声音突然就响彻了n250星的半空,其刺耳的程度都堪比食货帝国常驻员工宿舍的报警声了。

    远在山头的姜盈都吓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就更别说天性胆小的兔兔们了。

    声音入耳的第一时间它们就开跑了,有的拉到一半都顾不上拉完了,边拉边跳边跑,在它们的身后落了一地的粪球球。

    秦耀从山洞壁上一跳而下,拿空间里配给的毯子一把兜头罩上,“兔子们吓跑了,我们冲!记住,跟紧队形,不要掉队!”

    废们学秦耀的样子也纷纷把毯子兜头罩上只留出视线的位置。

    一群人可算从粪球球中“逃生”了出来。

    四大护法是最后出来的。

    没办法,责任在那儿摆着。

    秦耀带着冲锋队在前,白烨带着人在中部查漏补缺,最后是四大护法。

    姜盈站在远远的山头上看着这支可算有点完整成熟姿态的队伍从她眼前冲了过去,但还是不满意。

    纵观全局,一些小心机的行为总是特别明显。例如都在考试的现场,谁没有专心答题而是在左顾右盼,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其实看得特别分明。

    “老祖宗,我怎么就那么看不上那些滥竽充数的人呢?原来没有条件的时候,我们几个为了抢那几个名额对朋友都不敢留余力。现在条件好了,他们都有机会了,可为什么就不知道珍惜呢?事儿还没成呢就知道先保留实力了,一个个那么脑子灵活还来n250星干吗?在38星靠脑子觉醒啊?”

    小银杏觉得姜盈的苦恼就是在浪费时间,“看不上就放弃,多大点事!人类就是事多,我都劝你多少次不如跟我修仙了?成仙之后,四大皆空,仙风道骨,什么贪嗔痴怒,都是虚妄。”

    姜盈:“您那是修仙?怎么还跟修佛修道有重合的部分?哎呀那个不重要。我花了钱,花了时间,投入了那么多,让我放弃?便宜死他们,我才不会那样做。他们就得被我奴役着还给我同等的付出,我这口气才能出顺当了。”

    小银杏很欣慰:“这个心态就对了,哪有帮人帮到就差喂着吃的!还说人家科兰圣母,我看你也差不多。你看看我,帮你的时候从来都知道先收着三分唔!”

    说到一半意识到说了什么,小银杏急急住嘴。

    但姜盈还是听到了。

    “老祖宗?你收着什么了?我可没有仗着有你在就各种躺着等喂吧?我还不够给你长脸么?说!快把剩下的三分也给我!”

    “不,不能给你!你现在还没到升级的程度,现在给了你才是害你!”小银杏急急喊完就自动消失了。

    姜盈下意识地就想召唤,可是她又改了主意。

    小银杏也许有藏着掖着不告诉她的,但告诉她的从不说谎。

    她还没到升级的程度?升什么级?基因等级么?3s果然还能上升对吗?

    握拳又张开,张开又握拳,看着自己的手,姜盈很兴奋。

    越往上爬的人才会越有这种感觉,那就是做不到知足。她并不信奉60分万岁,如果有可能拿到一百分,她就想拿到。

    光脑振动,维希来了消息。

    “必须得先有一个人觉醒才行,这些人的值不够。”

    姜盈明白,先觉醒的人才能带动其他人一起觉醒。

    “你们现在坐标哪里?”

    维希马上传了过来,还附带了两个人的照片,“叫秦耀和白烨的两个人可选,值得培养。”

    “明白。”姜盈收了光脑。

    其实在太空舰的时候她就有心接触,奈何人多眼杂,她又想着多观察观察这才没有轻举妄动。

    现在倒是时机成熟了。

    “秦耀,白烨!”姜盈重复一下两人的名字,走了。

    此时已经带队安全转移到了其他地方的秦耀突然伸手摸了摸耳朵。

    白烨笑道,“耳朵热?肯定是有小姑娘念叨你。”

    秦耀挑挑眉又快速平复,“如果不是她,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白烨变脸,“你瞎说什么?不是说好了谁都不再提这事的么?”

    秦耀:“你那么紧张才会更容易给别人带来困扰!”

    题外话

    感谢神经病,和大葵的票票可爱兔兔向姨姨们献爱的么么哒乐呵的一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