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90 感情的错位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

    姜盈很漂亮,那种盛世美颜的漂亮,即使是看不上娇小亚裔的其他裔也不得不赞一句颜值绝对过关的漂亮。

    姜盈还是3s,不是像海恩那样自小就备受瞩目和羡慕的“别人家孩子”代表的3s,而是有着跟废f类似成长经历的后天逆袭3s。

    这样的姜盈怎么可能不吸引人!

    别的废f们愿意转入圣盈纵衡学校是为了什么,秦耀和白烨不清楚,但他们却是纯“慕名”姜盈而来。

    慕是仰慕,倾慕,爱慕的慕。

    他们想觉醒,想改变自己的人生,想报答捡了他们又把他们养大的养父,想--有资格站到姜盈的身边!

    然而他们知道姜盈的时候,姜盈的身上就打上了“海恩所有”的标签。这就让他们知道,无论他们再怎样的仰慕倾慕爱慕,这下连说都不能说了。

    不能说也没关系,他们还是想站到姜盈的身边去。

    初入校的时候他们的能力比之帝国第一学校原来就跟在桑德鲁身边的废f差得多,但他们拼尽全力后天赶上了进度。争取n250星之行的名额也是拼尽全力,如今不是那种能带队的人也拼尽全力去做了。只是因为他们从兔兔一事以及四大护法的表现上感受到了姜盈的期待。

    他们并不擅长打理人际关系,但不代表他们看不懂别人的行为。他们也看不上那些得过且过的混日子者们,但这跟他们没有关系,他们一点都不喜欢插手别人的事情。

    只是四大护法在他们自动分队之后的失望表情太明显了。

    他们很难不去联想,这四个人可是姜盈身边的“近臣”,如果他们都是这个反应的话,那么出钱出力的姜盈呢?

    姜盈也会失望吗?对他们,失望?

    他们受不了这个。

    原来跟姜盈接触不上的时候都憋着一口气向前再向前,就怕拿着姜盈的资源却未能觉醒,从而最终辜负了自己的“仰慕”。

    现在就跟姜盈同在n250星,就差这临门一脚了,他们说什么也不能让姜盈失望。

    全部废f组队突破了兔兔们的包围圈,四大护法们在猜测这群人在安全得到保障后会不会再次分崩离析的时候,他们惊讶地发现秦耀和白烨改变了。

    首先他们主动站出来分别自封了队长和副队长,然后他们把自己小队的其他人分派了出去去当各小队的组长。120人分成了12个小队,每队10人,男女比例基本一致。

    不会当领导的人突然当领导了,看外在表现都能看出来各种不协调。

    每只小队都有背着秦耀和白烨对他们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如果是维希,这种情况基本不会出现,那些爱背后议论的人就不能分到一个组。但秦耀和白烨可不懂这,能站到120人面前镇定的分组附带指定组长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当然也有人不服的,尤其是那批早些时候就跟姜盈熟悉的废f们。他们虽然能力比不上这两个考试排名前二的,但这种事情也不能纯看能力的对不?这两人能叫得出全队人的名字吗?这两人知道谁和谁关系好,谁又和谁不和吗?想团结全部可以,但你也得有起码的了解吧?

    你说说你分的那叫什么队!曾经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全校都知道,你居然把那三人安排在了一个队伍,如果不是故意的,那这就是在作死好么?

    但这些人虽然各有各的不服,但谁都没有说出来,因为新上任的队长和副队长公开了他们制订的觉醒计划书。

    我们应该从哪个方向走,到哪里有可能会遇到什么,遇到的时候各小队的职责是什么。姜盈来的时候我们应该怎样防守反击,姜盈不在的时候我们应该怎样觉醒训练。巴拉巴拉,虽然琐碎的没有章法,但基本上算是一本很全面的计划书了。

    维希很乐观地跟姜盈打小报告,无论怎样,体制建立起来了;无论怎样,这群没头苍蝇也算有个头目了。所以接下来就看你了。

    一群废f们多是随大流儿的性子,眼看着人家虽有欠缺但至少真担当起来了,这群人也就暂时压下了各自的不服。

    至少对自己没坏处,那就先无可无不可的瞎跟着吧。

    听着指挥挖坑做饭,听着指挥轮流休息,听着指挥凭借人数众多也弄死了一头狗鱼。

    夜幕降临,一群废f们带着“团结就是力量大不如就先跟着”的信念进入了梦乡。

    姜盈趁着夜色摸进来的时候他们连知道都不知道。

    守夜的两人也被姜盈放倒了。

    姜盈叫醒了秦耀和白烨。

    看着梦里出现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秦耀和白烨有一瞬间的精神恍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是想过劲儿了?

    姜盈瞪眼:看什么看?跟我走!不许出声!

    秦耀和白烨对看一眼,鬼使神差地默默地就跟了出来。

    两人心里想的是,管他是做梦还是现实,他们都不到主观思想上的拒绝。

    ……

    姜盈没有教过人。但现在单独叫出秦耀和白烨的目的就是让他们更强,让他们比别人更早觉醒,她不知道怎么教也得硬着头发上阵了。

    她采用了当初海恩教她的方式。

    练!练到练不动的练就是了。

    通过老祖宗找到了一个宽阔平坦的山洞,姜盈就摆了个起手势,“来。”

    对于姜盈来说,这就是个请战的手势,谁看谁都能明白。

    但落到秦耀和白烨的眼里,那就是心里倾慕已久的女神对着自己很“热情”的打招呼。

    来?来不了!秦耀和白烨齐摇头,他们下不去手。不管他们敌不敌得过姜盈,他们光看到姜盈那张脸就握不紧拳头了。

    姜盈哪猜得出他们的心理,她顶多就是想想,这是跟她客气呢?

    可这有什么好客气的?秋漠恨不得天天约她打一场呢。

    姜盈就主动进攻了。

    这一进攻,问题出来了。

    这两人完全没有了当时在太空舰上跟着姜盈往死里练自己的狠劲儿,那是各种施展不开,各种不敢下狠手,各种能躲得开就绝不正面迎上。

    几招过后,姜盈失望地停了手,两人红着脸低了头。

    姜盈有些无语,这就是这次排名前二的实力?她是不是误解了什么?

    秦耀和白烨羞愧的想挖个坑就地埋了自己,倾慕的女神就在眼前,他们也知道这是给他们开小灶呢,但就是下不去手,他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绝望啊!

    好在心里有鬼的两少年不算太笨,还知道为自己争取和女神长时间相处的机会。

    “我们一直想去战战狗鱼,能麻烦你帮忙一下吗?”

    姜盈想了想,都带出来了,也不能就这么再送回去吧?得,去战战狗鱼也行。虽然她觉得跟她打的效果肯定比跟狗鱼打要好。

    然而当她看到两人在她的护卫下跟狗鱼拼命的时候,她傻眼了,身手必须可以啊,一起长大的两人配合特别默契,其精神力武器的运用可比当时莉兹他们几个还熟练。

    所以这是几个意思?她对他们的威胁还不如狗鱼呢?

    姜盈不服,强烈要求换自己上阵,然后面对她的两人又是再次上演什么叫手足无措,什么叫束手束脚。

    姜盈就问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其实有点小受打击,要知道跟她打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事情。还头一次遇到跟她出手不敢出力的情况。

    两人心里有鬼不敢明说啊,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对女生……对女生下不去手。”

    对女生下不去手?为什么?天生怜香惜玉?还是对女生这个群体整个排斥?

    想想这两人好像从开始就只有他们两个在一起,想起博昂和秋漠,姜盈的思想就跑偏了。

    对哦,是有听说取向为同的人很排斥跟异性的人接触呢。

    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她应该理解和支持。

    妥了,反正还有狗鱼用不是吗?再不行还有兔兔还有棱齿龙,反正各种能用的很多,她也别纠结非得自己上了。

    未来一片大好,姜盈就愉快地翻过了这篇儿。

    接下来不时收到姜盈“理解和支持”眼神的秦耀和白烨:?

    感觉好像被误会了什么。

    但到底是什么他们又没胆子去问,憋来憋去憋了一肚子火,就顺势发泄在了姜盈随后给他们赶来的狗鱼群和兔兔群上。

    姜盈特别满意这两个人。不仅是因为他们真的非常努力,还因为他们太会照顾人了,而且从不怼她。

    自打跟这两个人在一起后,一些琐碎小事姜盈就再没动过手。

    吃饭是人两人在做,收拾也是这两人;前进中的探查也是两人在轮流做;姜盈帮两人护法的时候都是坐着的,坐的是两人随手利用树木制作的折叠椅。

    姜盈一急了就各种吼,嫌弃这个动作幅度不到位,嫌弃那个反应速度一点不灵敏。这要是胖达他们,听着归听着,但一定会找机会怼回来。这两人不,她生气,他们两个比她还生气,但不是对姜盈而是对他们自己。

    他们会一边更拼命一边更在细节上照顾好姜盈,还会劝姜盈消消气,会在姜盈面前主动做自我检讨。

    态度太好了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姜盈亲眼见证了他们从最初只能被她当死狗一样拖回山洞的状态到最后的赤手空拳活抓狗鱼,如果不是到了姜盈第二次猎杀必须出击的时间了,姜盈都不想把两人送回去了。

    秦耀和白烨还是归队了。

    临走之前把手工制作的桌椅板凳折叠床都留给了姜盈,还有姜盈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偷偷烤好的几个土蛋蛋。

    其实满打满算他们留在姜盈的身边也不过是一天两夜的时间,又要按照姜盈的安排拼命训练,还要照顾姜盈生活的方方面面,姜盈过后想了想都没想出来他们到底怎么挤出来的那么多时间还给她准备了这么多。

    小银杏现身长叹,“这两大孙子是好孩子啊。”

    姜盈点头同意,“如果都是这样的废f,累死我我也愿意多帮忙一些啊。”

    小银杏:“可惜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珍惜你给的机会。其实你最一开始就是多余,你并没有义务背负上改变所有废f命运的责任。”

    姜盈苦笑,有些心理不好跟别人说,但跟小银杏她就没有顾忌了。

    “我没那么圣母,最初执著的不过是想让世人证明,你们看,废f能行!而且不是一个废f,而是所有废f都能行。”

    小银杏总结:“你有一点反社会性格。”

    姜盈不否认,“实在是那时候被全民皆喷喷到心理都扭曲了,完全就是一种报复性的心理发作,想打脸所以歧视过我们的人--看,你们错了。我们废f没错,错的就是你们这些非f们。”

    “那现在呢?你的思想改变了吗?”

    “算是改变了吧。现在我才知道怪不得非f们跟废f们有强烈的阶级对立意识,某些废f们的确不争气。我曾经受过的歧视是错,靠帝国养着却一点没有上进心只想混吃等死的废f们就不是错了?我太期待他们迅速崛起好帮我打非f们的脸,却忘了一味地给予帮助除了给他们创造条件外还助长了他们有靠山的安逸之心。”

    “其实我早就想说了,你一视同仁地为他们解决后顾之忧并不能让他们迅速成长,你应该把均等的福利切割成大小不同的诱饵。”

    姜盈翻白眼,“早就想说了?那你为什么没有早说?”

    小银杏摊开两树枝作无奈状,“你也不看看你那时候什么状态。建个食货帝国只要废f,不是废f也是那些无法正常在社会里生存的人们;去参加个军考还没怎么着,先主观意识上排斥着非f们。我怎么说?说了你能听?你那时候对废f和非f之间的阶级鸿沟界定宽得比m38星和n250星的距离都宽,我能扭转的了吗?大孙女,老祖宗说一句你不爱听的话,你的性格真的很偏激。”

    原来要是有谁这么说姜盈的话,姜盈梗着脖子当时就得喷回去,“我偏激怎么了?我吃你家营养剂了?”

    但经历了这次的n250之行后,姜盈不会那么中二和愤青了。

    她在变得成熟起来,她自己都有感觉。

    这次n250之行从太空舰上的时候她就比较压抑,那时候她还以为是因着和海恩的分开她心理上还没完全消化的自我情绪反应。但如果是这样,随着时间的向前推移,她的状态应该是越来越好的。

    可事实上,她的心理越来越不好。

    人的成长总是沉重的,在她领悟到了自己的问题后。

    “喜欢谁看得上谁把谁纳入了自己人领域,就恨不得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人家;不喜欢谁看不上谁,第一印象就把对方列到了敌对立场,然后就抵死不改。你要是一普通人,这么偏激也就算了,基本也不影响啥。可你的目标是往上爬不是吗?你需要更大的势力支持不是吗?你这样的性格得改啊。”

    小银杏一副老学究的口吻,姜盈乖乖听着一点脾气没有。

    有道理,再多说一些吧,她现在很需要。

    小银杏长气一叹,“就你这么个偏激的性格,怎么就还有人喜欢你呢?”

    正在自我深省的姜盈听到这句话:?

    几个意思?怎么突然就转了话风了?

    小银杏:“就刚才那两大孙子,你不会没感觉到那两人都喜欢你吧?”

    切,它是还不能化成人形,不然一定艳压姜盈。还轮得到她出个差都开桃花?

    姜盈愣了愣笑了出来,“老祖宗别闹了,人家是一对好吗?自小竹马竹马,长大共同进退,懂感恩知图报,你别树眼看人低好么?”

    小银杏僵得树叶子都不抖了,“一对?那两?”

    是它误会了还是姜盈误会了?原来没发现姜盈有视力障碍啊?

    姜盈把小银杏的僵硬误会成了它对它自己认知错误而深受打击了,“行了行了,这种事情就不是我们这些外人能插手的了。反省结束,我也该出去施行第二拨猎杀了。老祖宗,这次你得帮我。”

    “怎么帮?”

    “为了尽早的把我跑偏的思想给纠正过来,我们这次玩触手系怎么样?”

    小银杏:“……”

    突然感觉好羞耻肿么破?

    但重点不是这个!

    “你还没想到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你怎么训练他们,而是如何调动他们的积极主动性么?”

    姜盈:“想到了。但并不妨碍我借机玩点新花样不是吗?思想认知的升级也不代表着我的个人趣味也一样需要换个画风吧?”

    小银杏:莫名觉得那群废f们要惨。

    妻盈邪恶地笑起,“不把我的真心认真看待的人我怎么会轻易放过呢?我就是这么偏激啊,性格有缺陷的人是那么好康复的?我要让未来的他们无比怀念曾经我对他们是多么的温柔。”

    ……

    姜盈在能统率了动物军团的时候就想了,既然动物军团能用,那植物军团呢?那些废f们能猜到动物军团的背后主使人是自己,那么换成植物军团呢?

    觉醒的途径之根本还是要让人置身于危险环境中,这样才能激发人类的无限潜力。

    她得给这些废f们来些新意啊,谁让他们哄着不走打着走呢。

    ------题外话------

    感谢汐梓沫a萱的票票~大触手上线么么哒~2333333333

    另:二更得天黑前了?今天超忙~

    再另:今天的文题会有人想打我吗?2333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