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91 打了就跑真刺激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机甲在星际时代,一定是所有人类都最为向往的东西,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机甲又分为军用机甲和民用机甲,军用机甲得是参军后才有可能接触到,但民用机甲如果能攒够钱就可以买到,且帝国允许个人私有。

    只是真的崇尚武力热爱战斗的人又如何甘愿只玩民用机甲,然而在不能随便接触到军用机甲的前提下,他们如果想玩战斗机甲要怎么办呢?答案是:上星网,玩虚拟。

    龙争虎斗是星网上最大的一个提供虚拟机甲战斗的门户网站。这里有常驻网站的老手,也有还没毕业就来试水的新手,有随来随注册的流侠,也有一个id走天下的懒癌等。来往的机甲爱好者们众多,但却并不是这个网站最受机甲爱好者们拥趸的根本原因。

    无论新人还是老手,更多的选择了来龙争虎斗体验驾驶机甲快感的根本原因是,这个网站对于所有注册的用户**保护得非常严密。

    最有说服力的一条就是,这家网站的大老板至今没人知道是谁,只知道对外打理事务的是一个叫做格罗塞姆的人。

    格罗塞姆是退役的机甲战士,而且跟多数战友一样,都是因为精神力不稳才退役的。但即使是这样精神力不稳的机甲战士,那在虚拟环境下飙起机甲来也是少有人能敌。

    他的id下追捧无数,粉丝无数,但他的粉丝们最好奇的却不是现实生活里的他到底是不是真像传说的那么厉害,而是,这位大拿口中那个能秒杀他的大老板到底是谁。

    “老大,今天又有多少人问你大老板是谁?”一个美女把一杯咖啡放在格罗塞姆的桌上,瞄了一眼屏幕后打趣道。

    他们是网站的幕后工作者,但他们同时也是网站上排名靠前的机甲高手。日常工作不仅包括维护网站的正常运行,还包括维持一定的机甲战斗水准。

    作为外人眼中的负责人格罗塞姆也不例外,现在网站上排名最靠前的那个id就是他,他每天都有打一场的安排。

    格罗塞姆今天又要即将上场,开场的前三十分钟都是准备时间,他一上线就弹出了无数的消息,百分之八十都是问他大老板是谁的。

    只因为格罗塞姆自网站建立之初就是战一场胜一场从未败过,却在有人夸奖他的战绩的时候说过一句网站的大老板分分钟秒杀他。

    格罗塞姆一下灌了大半杯咖啡,用来刺激虽然起床了但还未完全清醒的精神,“问问问,老子也想问,可老子都不知道问谁去呢!”

    美女是跟格罗塞姆比较久的,大概也知道一些情况,“我说老大,这网站建立之初真的是大老板跟你打了一场后就隔着网线把钱给你让你把龙争虎斗做大啊?”

    “很不像真事对不对?但事实是,这就是事实。”想起二十多年前的旧事,格罗塞姆烦躁的抓了抓头,“如果我知道龙争虎斗会在短短十来年就做到了现在这么大的规模,我当初根本不会接受那人的资助。我只是闲来无事给退役的兄弟们找点时间找点空间聚一聚打一打而已,谁知道现在竟成了什么最大!艹!老子现在想休息一天抠抠脚都没时间了,恨死那个大老板了!”

    这话一出来,旁边三个一直盯着屏幕没出声的男人也纷纷向格罗塞姆递来了幽怨的一瞥。

    “什么资助?你敢不敢说实话?明明就是你打输了不得不按照人家的要求做。”

    “我们几个也是,当初愿意来帮你就是等着看你啥时候打赢回去。谁知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小子居然打了就跑了再没露过面!”

    “我们被一个赌注就绑在了这网站上连抠脚的时间都没有,人家大老板却是数十年如一日连面都不用露就能按月收钱。艹!这小子最好别再出现,否则老子虐不死他!”

    时间倒退回二十六年前,那时候精神力失控的退役战士虽然退役了,却是在军部监控中的。他们不能出去从事太危险的工作,以免万一发生精神力暴走的意外时无人能制止。他们有让他们温饱生活的足够退役补贴。

    但都是在外太空中遨游惯了的主儿,你让他们安生过退休的日子他们根本做不到。格罗塞姆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不如我们上星网上继续战机甲啊?

    几个关系不错的兄弟当即就都拍板同意了。

    但当时他们没有建自己的社区,而是去了星网上一些早就存在着的提供虚拟机甲战斗项目的网站。

    这一去就郁闷了。机甲款式老旧,场地背影虚假,这就跟打游戏差不多,你倒是让人打得出热血啊?没有!登录之后一点热血的劲儿都提不起来。

    几个老爷们一想,得,没有合心意的咱就自己建。

    格罗塞姆带头,干巴利落脆的就把龙争虎斗社区张落着建立起来了。一开始是仅供自己人玩耍,也没设立什么规则,交手的双方为了鼓舞彼此的战斗士气顶多会在开局前放上自己想赢的赌注。

    什么你要是输了就把抠掉的脚泥自己吃了,或者我要是赢了你就叫我三声爸爸等等。

    大老爷们在这种赌注的事情上倒是统一的幼稚至极。

    但正因为这种纯打斗的精神追求,一个小小的社区逐渐在星网上有了小众的知名度,开始陆续有外人慕名而来了。

    格罗塞姆某一天就收到了新注册用户“1”的挑战邀请私信。

    关于这个注册id,因为建立社区之初就没想过服务大众,所以某些小细节就没注意。当然他们也是没有想到真有人上来就注册了这么简单的id。

    这人的id很简单显眼不说,邀请书也很清新脱俗,“你输了就把龙争虎斗做大!我出钱!”

    一溜儿“你输了就吃鼻屎”“我赢了就做你一天的爹”等辣眼睛赌注中,这样的邀请一出别提多振奋人心了。

    格罗塞姆几个老爷们当时就炸了。

    “老格儿,战!不知道是谁家的六岁孩子上线找我们寻开心,战他!教教他做人!出钱?老子们倒要看看你能出得起几个钱。”

    然后就战了。

    然后格罗塞姆就输了。

    然后格罗塞姆的id钱包就及时收到了对方的打款,那一溜儿零出来就震呆了一干老爷们的眼。

    然后这位“1”就下线了,连告别都没说。

    几个老爷们瞪眼瞪了一宿,想,看来真是个六岁孩子吧?这么招打的事情想都不想就做了,等着第二天反悔找来吧。

    格罗塞姆眼红地看着那溜儿零想,算了,如果真是六岁孩子,人家来找就还人家吧。不是小钱,别让孩子再被父母打断了腿。

    这时候他们都被长串零震懵了心就没想到,如果人家真是六岁孩子的话,那么长胜不败的格罗塞姆是如何输的这一场呢?

    连等了七天没等到,格罗塞姆等老爷们才突然想通,对啊,人家要是六岁孩子的话还能打赢格罗塞姆?人家是认真的啊!虽然还是想不通这么赢了倒给钱的脑残事情是怎么认真决定的。

    格罗塞姆想了,他可是机甲战士,输不起这种事情可不能做。

    其他老爷们想,哎呀,这是怎么一个操作?磕碜他们呢?不服,必须等到他再露面然后打赢回去的。

    几个老爷们一合计,龙争虎斗就正式做大上线了。

    一是为了履行赌注,他们可不是输不起的主儿,二是,他们非常不服气。打了就跑太贱了,这么贱的人不打赢回来他们死不瞑目。

    转眼26年过去了,龙争虎斗的名头大到举星际皆知了,本该过着轻松惬意的退休老爷们们也因为这一等待而把自己禁锢在了别人眼中艳羡不已的事业中,而他们憋着想打回来的那口气至今没有出出来。

    屋内一时气氛压抑。

    直到齐亚拉一指格罗塞姆的光脑屏幕,“老大,这个1是不是你说的那个1?”

    四个老爷们如遭雷击,瞪着屏幕的眼睛都要冒出火来了。

    格罗塞姆一拍大腿,“艹,就是他!老子等了他26年,可算等到了!”

    正要发讯息问个究竟,这个“1”倒先跟他说话了--这些年辛苦了,有时间吗?我请吃饭。

    有有有,当然有,没有也得有。

    “现在就有时间,地点你定!”

    “那好,地址如下……”

    格罗塞姆几个老爷们把地址记下,杀气腾腾地起身就走。接下来的几场网上机甲战都不管了,缺席就是主动认输,赔钱好说,但这败绩可是会登记在案的。

    如果是平时他们一定不会这样,但今天顾不上了,想见那个让自己空等了26年的货都快让他们想疯了。

    他们等待了26年的青春啊!打了就跑很刺激是不是?一定要看看这货长得什么贱样儿!

    ……

    n250星。

    两个正副队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又悄无声息地出现了,这当然很奇怪,可惜废f们并没有找出奇怪的原因的时间。

    秦耀和白烨是回来了,跟在他们身后一起回来的还有数不清的树藤。

    因为遍地都是草,草很高,树藤一开始都在草丛里埋伏着,谁也没有注意。当他们注意到的时候,树藤们就像突然暴起的无数电流瞬间袭向了所有的废f们。

    出手几乎是本能反应,然而比起中年的树藤来,这些18岁的废f们的速度太少年了。

    被狗鱼追,他们还能跑两步;被树藤追,他们是直接跑进人家的怀抱。

    被兔兔堵,也只不过是正面堵,他们至少还有安身立命的山洞;被树藤围,那真的是前后左右上下全是树藤,有人企图跑回山洞都被树藤圈住脚脖子后硬拖了出来。

    废f们吓毁了,各种哭喊乱叫,秦耀和白烨的命令他们基本不能听进耳朵里。

    他们也知道向人求救,尤其是向四大护法求救,然而他们那时才发现,四大护法比他们的处境好不到哪里去。

    自己摆脱困境的话只想着逃跑就行了,但如果是救人的话,那就必须正面迎敌了。

    四个人那是救得了这个就丢了那个,好不容易救回了那个又丢了这个。

    他们心里清楚这准是老祖宗的杰作,但他们不能表现出来啊。废f们能想到姜盈操控得了动物军团,但是不会想到姜盈还能操控植物军团。这一次他们才感觉到了废f们的真正紧张,这是多么好的一个训练机会啊。

    秋漠胖达莉兹和维希不会演戏也得配合演好这出戏了。

    莉兹大惊失色地喊,“别恋战!能跑的快跑!跑远点!快啊!”

    胖达咣咣拍着自己的光脑,“为什么现在没了信号了?为什么?这些树藤还有干扰信号的功能吗?”

    维希重重一脚把一个男生踹飞了出去,“通讯器有信号吗?快求救!”

    秋漠低吼一声放出了灰狼,“我挡着,你们先撤!”

    惊慌的废f们没了侥幸的心理。

    “这真的不是姜盈发动的第二次猎杀么?这些树藤到底是什么?”

    “大家镇定镇定,别自乱了阵脚。就算不是姜盈,她也快到了吧?我们只要挺到姜盈赶来就好了!”

    “可是万一我们挺不到她赶来呢?我头晕。这些树藤散发的气味是不是还有毒?”

    “秦耀白烨快救救我,我被缠住了,快救……啊,你们快跑啊,有树藤就要追上你们了!”

    这种时候谁都明白了,期待别人救自己那是多么不现实的事情。现在还能挣扎着跟树藤战斗的都是自身能力过硬的,但他们也仅仅能暂时保证自己的安全。还救别人?没看灰狼都出现了,也对这些树藤束手无策么?

    树藤太密集了,而且都跟废f们保持着亲密接触的极近距离,灰狼的攻击还是以大范围攻击才有效,目前的情况还真起不到什么有效的作用。

    当秋漠把灰狼收回的时候,大家都没表达出异议。

    原来也有精神力幻兽做不到的事情,所以他们原来是怎样脑残的有恃无恐啊!

    秦耀白烨两个现在也拿不准这些树藤是姜盈操控的还是跟姜盈无关。如果是,可是他们才离开姜盈,这么短的时间,姜盈靠什么“驯服”了这些树藤让它们像动物一样听话?他们几乎是一归队,树藤就开始攻击了,这样短的时间差让他们排除了对姜盈的怀疑。

    可如果不是,这回就真大发了。

    通讯器没有信号,光脑也没有信号,他们这是要被树藤缠死的节奏?姜盈就真的敢为了他们觉醒就把他们置身于这么危险的境地?姜盈不该是这么莽撞的人啊?他们又把姜盈挪到了可怀疑的一类。

    脑筋转的飞快,但手里的动作可没停下。无论怎样也是不能坐以待毙的,他们总得做些什么。

    “精神力武器!我们练过的精神力武器!桑德鲁老师教过我们链接成网的!你们快想办法站到一起去!”

    “劳拉!向劳拉靠拢!无论你是被缠着还是没被缠着,都想办法向劳拉靠拢!”

    人的属性之一就是弹性。只有到了紧急关头才会磨叽的不磨叽,胆小的也没时间胆小了,优柔寡断的人才会学会刚毅果敢。

    人的属性之一还有怕死。你可能在绝望的时候想过死,但真是死到临头的时候,没有人想死。想活,只要还有一口气,就想好好地活着。

    人的大脑和身体都是神奇的,即使是星际时代的超高科技也依然无法完全解密这两样。

    谁也不知道大脑和身体在遭受刺激的时候会产生什么异变,谁也不知道在刺激到什么程度的时候才会产生多大程度的异变。

    刺激的一方把握不好这个度,被刺激的一方就更把握不好自己要努力到什么程度才能摆脱危机。

    情况的确有些失控了,但却不是坏事。

    废f们终于觉悟了谁觉醒都不如自己觉醒,靠谁都不如靠自己的道理。

    他们开始拼命的挣扎,开始听得进四大护法和两个队长的指挥,精神力从薄落一层光发展到了有了明显的厚度。

    如果他们还是理智在线的程度,他们现在也许会欢呼自己成长了,但他们现在没多余的精神去注意。

    就像长跑,跑到最后的时候已经忘了自己跑了多久,也忘了终点在哪里,脑子里就剩下了一个信念,跑,加油跑,没人让停止就得跑。

    精神力开始链接成网,树藤们的动作缓慢了下来。

    姜盈吊着的一颗随时准备出去救人的心终于放回了原位。

    小银杏哗啦着树叶像在大哭,“这可都是我的直系重孙子,它们会被人类的精神力损坏到根本的!我就不该接受你的提议!我对不起大植物,我是罪树,我死了还有什么脸去见我的父树母树和列树列宗啊!”

    姜盈:“三盆薄荷。”

    小银杏:“……七盆起步,不能更少了。”

    “好,五盆。”

    “成交。”

    能听得见自家老祖宗声音的树藤们:……

    ------题外话------

    26年前知道海恩大大多少岁吗?狂笑~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