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92 人脸蝶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夜晚降临,树藤们像是困了的人一样,慢慢放松放松,最后睡着了。

    被树藤绑在空中的废f们,在自保的前提下没有放弃救援的废f们,都大喘着粗气原地出溜了下去。

    还能坐着的都是厉害的主儿,大部分已经躺下了。

    看一眼彼此,没一个好样的,都像被集体那啥了似的,凄惨又可怜。

    没人说话,因为从来没有这么拼尽全力过,所以现在特别累,就想多喘几口新鲜气儿。

    姜盈就是在这个时候出场的。

    没一个废f跟姜盈主动打招呼,看向姜盈的目光全是埋怨和委屈,好像在说,我都累成这比样了你怎么才出现?你这样是会失去我们的知道不?

    他们脱力的大脑还没有想起来姜盈出现的主要目的。

    姜盈可不会忘,她从来都是那种目标明确的人。

    不主动跟我打招呼没关系,我主动跟你们打招呼呀?

    “辛苦辛苦。”啪--第二个标记贴上了废f的衣领。

    “啊--”废f们惊叫,他们终于想起来姜盈是来干什么的了,第二次猎杀上线了么。

    可惜意识到也没用了,他们根本不可能再有力气逃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姜盈笑眯眯地靠过来,笑眯眯地把标记贴上了他们的衣领。

    这回四大护法也没跑了。

    虽然明明猜到了树藤是老祖宗的手笔,他们只要配合演戏就好,但奈何戏份太重,一个不注意就入了戏。入戏太深的后果就是他们真的精疲力竭了,同样没有跑的力气了,只能任由姜盈为他们贴上第一个标记。

    莉兹朝姜盈竖中指,“胜之不武,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有种你等我缓过来的!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姜盈痞痞地蹲在莉兹面前,食指和中指成剪刀状夹住莉兹的中指,“你就是缓过来了,你觉得你能在我手下走三百回合?”

    莉兹:“……士可杀不可辱!扶我起来,我还能战!”

    莉兹挣扎着要爬起来,姜盈只用一根手指头一戳她的后背,她就以半爬起来的姿势又趴回了地面,这回还脸朝下。

    维希跌跌撞撞的走过来把手伸到莉兹的脸下帮她隔开土壤的亲密接触,他瞪姜盈,“贴完了标记就赶紧走,虐待俘虏不是好汉所为。”

    胖达不诉苦,他知道诉苦也没用,他只会借机为自己多谋福利。

    “今天的情况很特殊对吧?我要求距离第三次猎杀的时间多加24小时!不然我们缓不过来!”

    帮人觉醒可比自己觉醒累多了,如果不是现在实在不是谈报酬的场合,胖达会跟姜盈开诚布公地谈一下临时加班费的问题。

    姜盈冷漠:“不!规则就是规则,中途要求更改规则才不是好汉所为。”

    胖达抓起一把土砸向了旁边的维希,都怪你话多!

    秋漠盘腿坐着,面无表情地任由姜盈给他贴上了第一个标记。

    “大植物也有智慧意识了?”老祖宗连实体都没有却能命令大植物们,这种能力太令人向往了。秋漠的目光定在了姜盈的手上,他也想要。

    姜盈:“智慧意识是什么?跟人交流的能力么?那没有。这叫跨物种的交流隔离么?可是老祖宗却跟世间万物都能交流。很神奇很心动是不是?但我无能为力。不是我选择了老祖宗,而是它选择了我。”

    两个人的谈话声音很低,以确保不会有废f听出树藤亦是姜盈的手笔。

    都贴完了标记姜盈才站了起来,环视一圈,表情邪恶,“三次复活机会你们已经用完了两次了哦?感觉大家好像没怎么拼命呢,那我给你们再添点彩头啊?”

    一众废f们:还不够拼命吗?都快累屁了。不过彩头多多益善,没人会介意的。所以会是什么?快说!

    姜盈:“第三次猎杀的时候我们来评一个全场最佳如何?”

    才一个吗?大部分废f连耳朵都没竖起来,反正不会是自己,还好自己也没有那份争名夺利的心。管他是谁,跟自己没关系。

    姜盈:“啊,说错了,是全场十佳,四大护法不在评选范围之内。”

    唰唰唰,废f们目光如箭,全射向了姜盈。十佳?十个名额?这还有点奔头。所以彩头是什么?别磨叽,快说!

    姜盈:“十万帝国币!”

    废f们愣了一下后,突然个个精神的爬了起来,并异口同声道,“真的?”

    十万这个数目可是真的不少了。

    姜盈想扶额,一个个都这么财迷真是让人没脸看啊。

    可是她又能理解,没有同等工作机会的废f们想凭自己赚到钱,还是赚到十万帝国币,这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这次她可不是傻呵呵出自己钱帮别人觉醒了。

    “一个条件:接受了十万帝国币的同学,你必须在我名下的某个企业签约一年效力。”

    正想开口劝的维希听到这句话又坐了回去,就知道姜盈不是个傻到底的。

    这样的条件对于一群废f们来说根本不叫事儿,本来他们就是废f,除了姜盈名下的产业外,还会有外人会请他们?

    此时目光狭隘了太久的废f们还想不到,当他们回返m38星以后将受到何等疯狂的追捧。

    “怎么选?具体看哪方面?看实力吗?那我们肯定比不上秦耀和白烨他们。幸好还有其他八个名额,倒也有拼一把的可能。”

    “有评委吗?四大护法?还是姜盈你自己说了算?”

    当有了跟切身利益相关的条件,这些废f们的积极性终于迟迟到来了。

    姜盈回想这些天的感悟,看吧,只给他们保障了后路根本行不通,前面还是得有足够的利益吸引才行!

    “两天后第三次猎杀我出现的时候,还能站得住是唯一的评选标准。”

    废f们惊喜,“就这么简单?那十个名额不能够啊,我们不得全……”

    惊喜戛然而止。

    因为在某些人的眼神示意下他们想起来刚才的情况了。

    别说站得住了,刚才坐得住的都是强人。

    特么的这十个名额也有落空的可能啊!

    姜盈挥挥手告别,“告诉你们一个关于n250树藤的消息,它们跟人的习性有一部分一样,那就是天黑时会想睡,天亮时又会醒来。庆幸的是它们并不吃人,糟糕的是它们缠也能缠死人。你们确定不赶快转移位置?”

    “啊!可不是!快快快,我们快走!”

    也顾不得兴奋姜盈才颁布的好彩头了,也顾不得还在隐隐作痛每一根汗毛都在叫嚣着休息的身体了,一群废f们火速精神了起来。

    秦耀和白烨立刻安排小组长们整队出发。

    这群人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现在已经习惯集体行动了,他们都忘了当面追问一下姜盈树藤的事情是不是她所为。现在他们的心里就一个念头,那就是向着十万帝国币奋斗!

    明确的金钱利益总是能调动每一个人的积极性。

    太空舰那边,博昂和盖西苏米日常边吃边看边聊。在他们的面前是一个大号屏幕,上边正在即时播放着废f们的行军情况。当然先前姜盈和他们的“互动”,博昂等人也看得真真的。

    博昂嗤笑,“盖西先生就没有想到这次n250之行如果提前设置好彩头,就能更好的调动废f们的积极性?”

    盖西多狡猾,对于人性的认知犀利又一针见血。盖西要说没有想到,那一定是假话。

    盖西果然没有否认,“不,我想到了,但是我没有那么多钱。”

    废柴联盟要钱,圣盈纵衡学校要钱,太多用钱的地方,他根本拿不出像姜盈那样的大手笔。

    小手笔倒能出,但肯定没有大手笔来得刺激,而且他也舍不得。

    有姜盈跟着嘛,姜盈是个为了看到自己的目的根本不在乎钱的人。

    从当初姜盈把她名下的姜氏所有一股脑都捐出来时他就明白了。

    博昂:“……”

    虽然猜到了真相,但当真相被人确认的时候,他还是小小的震惊,和激动了。

    “你这么算计姜盈,她能饶了你?等着她想通后找你算账吧!”噫,又有好戏看了。

    盖西就势身子一歪躺向了旁边苏米的肩头,“姜盈打我你会保护我的吧,苏苏?”

    小鲜肉撒娇自然惹人怜爱,但如果对象换成老辣肉,就是不堪入目了。

    苏米日常冷漠,“滚!”

    什么叫尬聊?就是现在盖西的日常,苏米表示非常心累。

    “把你的各种手段都给我收起来吧,这次回m38星我们就结婚!”关系定了,他就不用天天变着法子的在她面前各种尬聊了吧?饶了她吧。

    盖西:“……”刚才他听到了什么?感觉好像是什么大事情。

    博昂“噗”一口喷出了嚼到一半的土蛋蛋。看完了四十岁的盖西非要装成十四岁的辣眼睛**,就等着看苏米接下来的日常怼呢,怎么今天突然就变了?

    作为唯一的观众,他要表示强烈的抗议。

    可惜盖西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苏苏苏苏苏苏……”脑子里乱成一团的盖西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就知道一声声唤苏米的名字。

    苏米忍了一会儿,忍不下去了,只想安安静静地吃顿饭怎么就那么难呢?

    刀叉往桌子上一放,苏米眼神危险,“再叫我就反悔!”

    盖西马上捂嘴,不叫了不叫了,打死他也不叫了。

    博昂黑着脸从空间里取出了围棋,“来下棋么?”

    没有道德乱撒狗粮的臭棋蒌子,杀不死你!

    盖西捂着嘴狂点头:好啊好啊,我今天开心,你怎么杀都可以哦。

    博昂:……

    苏米:……

    四十岁的脑残老男人!

    ……

    m38星。

    克洛萨收到了来自伊迪丝的讯息,一切都在顺利进行中。

    克洛萨满意地笑笑,然后点击了永久删除。

    李尼塔推门进来时正好看到了克洛萨嘴边还没有完全收尽的笑,“心情这么好?有什么好消息?我能申请跟我分享一下吗?”

    办公室内有好多能坐的地方,但李尼塔哪里都不坐,径直走到办公桌后坐上了克洛萨的大腿,目光带笑朝着克洛萨的光脑屏幕上瞅去,好像压根没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合适的。

    克洛萨任他瞅,反正该关掉的已经关掉了。

    “下去,我马上就要出发去见瓦格纳司长了。”

    “不下!”最近克洛萨跟他不像以前那样粘乎了,李尼塔觉得自己的地位很危险了,“你曾经说过介绍我跟你女儿认识的,我最近比较有空,我请她吃饭啊?”

    克洛萨眉头一动,头一次后悔自己当初对李尼塔太掏心。他居然把他有女儿的事情都告诉了这人吗?太没有警觉性了。

    “她出差了,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等她回来后再说吧。”克洛萨也没有明着拒绝。

    李尼塔顺竿爬,“她做什么工作的?也在军部吗?还是别的什么部门?真是亲生的女儿吗?你可真能够保密的,我想现在军部没有多少人知道你这个秘密吧?”

    克洛萨的表情秒变严肃,“她只是一个普通人,最不想要的就是不因为我的身份而被打扰到她平静的生活。李尼塔星将,我希望再不会有机会从你的嘴里听到我女儿的事情。”

    说话间克洛萨把李尼塔强行推下了腿。

    是他的脾气变好了么?才会让眼前的人胆子越来越大?

    “正好有个任务希望你去执行一下,给,最晚明天出发。”克洛萨从桌上的文件中抽出一份后扔给了李尼塔。

    “l9星?现在军部内部各种审查不算,连狱星那边的也不放过?”李尼塔收了调笑的心思,他很清楚,如果l9星那边出了什么纰漏的话,他将是第一个有可能被查出来的。

    “带上值得信任的人你尽早出发,自检总比他检容易控制。”

    克洛萨再不看李尼塔的表情,毫不留恋地从办公室出来,乘上悬浮车直奔军总部。

    行进到一半的时候,身体的直觉告诉他有人在跟踪他,但他顺着直觉看过去的时候又没发现什么异常。

    是最近精神太紧张了么?克洛萨再狐疑也只能继续赶路了。

    在跟他的车道相隔了三层的上层悬浮车道,格罗塞姆抹了一把冷汗。

    虽然他也曾经是厉害的机甲战士,但面对2s的克洛萨星军,他就像一个刚下海的小弟对上混迹已久的黑道大哥,实力差巨大的一比。

    幸好他的跟踪任务到此结束了。

    格罗塞姆通知菲尔普,“到你那个方向去了,小心些,他很谨慎。”

    菲尔普的声音在抖,“那可是我曾经的直线上司,我会的这点儿都是人家教给我的,你觉得我能做到跟踪不被发现吗?”

    “不然呢?你要不做吗?谁让你输了赌注!”

    “啊--艹!”菲尔普崩溃的抓抓头发后爆了句粗口,“都怪你!就算大老板是墨尔顿星将又如何?就算人家26年前六岁又如何?你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人家出钱我们出力被雇佣,按月交钱就是了,你就非得挑战再打一回!现在傻眼了吧?把未来的26年又卖出去了吧?艹!我更傻!为什么当时脑子就跟你个二百王一样傻了呢?真想弄死自己!”

    格罗塞姆也想,但又下不去手。

    如果死了,那什么时候才能打赢回来?

    “不说了,你忙你的,我得去见人了。”

    “见谁?”

    “还能有谁!”格罗塞姆握紧拳头,“今天我会再挑战一次,赌注里要再加上你吗?你自己决定。”

    “不不不不,绝对不加了!我怕你把我卖得连根骨头都剩不下。”

    “艹!你什么意思?老子还没可能赢一把了?那天是太震惊了才会手脚僵硬不听使唤,但这次我一定能赢!26年间我可是天天都在星网上锻炼,他却是多数时间都在外太空战斗中,能有我练的机会多?这回我一定能赢,绝对能赢!”

    格罗塞姆的悬浮车打个漂亮的回旋,一加速没影了。

    菲尔普看着挂断的光脑怜悯道,“人家是没有在网上开着虚拟的机甲练,但人家可是在外太空天天实战练习着呢,这谁的实力强你心里还没点13数?你就继续找死吧,反正兄弟这次不能陪着你了。艹,跟踪2s星军?这种任务难数一点不比战虫兽低好么?我应该要求加钱。”

    嘴里抱怨着,手里的动作却没停,在看到克洛萨的悬浮车从头顶过去后,他也小心翼翼地起步了。

    身为机甲战士,头可断,血可流,战斗精神不可丢。输了就是输了,愿赌服输,他可不是输不起的low货!

    ……

    海恩的成长过程中没有朋友,从小到大都没有。

    他不会主动跟人交朋友,但他周围的人却会因为他的身份主动来跟他交朋友。只是当人家高兴着主动找他来玩男孩子们最常玩儿的游戏“警察抓小偷”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他觉醒的早,能力觉醒了,思维却不能及时跟上的后果是,能力无法自如控制,能力就变成了破坏力。

    “警察抓小偷”的“抓”就是抓住就得了,到他这里,能力控制不住,他这一“抓”,甭管是谁来假装“小偷”,都会被他伤害到。

    有大孩子就聪明的解决问题了,你抓人太厉害,这游戏没得玩,不如你来假装小偷啊?

    海恩主观意念上不同意,但他又想有小朋友一起玩儿,就黑着脸同意了。

    可他一开跑,谁还能追得上他?一群小“警察”们累死累活的跑也没能抓到海恩。

    小朋友们的心理多简单,游戏得有输有赢才好玩儿,你海恩不管做“警察”还是做“小偷”都老赢,这还玩儿个屁!

    久而久之,没人跟他玩儿了。

    海恩也没在乎,他进军部玩真的机甲去了。

    但他个子还小,并没有适合这么小年龄的机甲,他就只能做一系列的理论积累训练。

    他才几岁,他的战友们却都是至少18岁的成人,就更不可能产生朋友之间的友情了。

    有人妒嫉他又没办法收拾他,就给他出了一个损招:星网上有提供虚拟机甲战服务的网站,就跟打游戏似的,你去玩儿那个啊?那个不看年龄。

    六岁的海恩就去了,但第一个去的并不是格罗塞姆的社区。

    但就像格罗塞姆对其他提供此类项目的网站的观感一样,都什么垃圾玩意儿啊!他就是从来没有开过真的,他也知道那些虚拟的机甲和背景太次了。

    横扫一片都没能让他不生气,直到他从某些战败的队友口中听到了龙争虎斗的名字。

    找到龙争虎斗社区,因为没有心思在id上浪费时间,就只输入了一个“1”,然后就注册成功了;先围观了几场战斗,海恩在别处生的气终于缓解了,这才是一个真正做虚拟机甲战斗的网站。于是脑筋还没长出弯儿的六岁孩子海恩就下了赌注“我赢了你把网站做大,我出钱”。

    他从不缺钱,没人教导的结果就是钱在他的概念里就是数字。

    哪怕他是八岁,他都不会做出这样脑残撒钱的行为来,但谁让当时他是六岁呢,一个只热衷于机甲战斗的狂热好战孩子。

    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多傻,也没想过对方如果不履行“赌注”怎么办,反正就是当时想那么做,也没人拦着,就那样做了。

    他赢了就下线了,因为在线的时间太长被教官误以为他要沉迷游戏了。为了挽救有可能失足的网瘾孩子,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光脑都被没收了。

    初时不联系仅仅是因为他的光脑被没收了,再后来不联系就是他忘了,再后来等到他可以驾驶真的机甲后他就彻底把这茬儿给忘了。

    直到这次暗中查事陷入瓶颈。他需要人手,但不能用利威尔丽娜等机甲战团的人。他最相信的是史皮尔斯,但史皮尔斯又跟姜盈去n250星了。黑道上也能有渠道买到人手,但他查的事太特殊,他并不敢随便买进人手。

    他终于想起了还能用的人。

    那些没有昧掉他的赌注真的把龙争虎斗做成最大的那批人。

    托了利威尔查到了那些人的真实身份,他当时注册的“1”账号下居然按月都在收分红,这就更让他确认了这些人可用。

    正在想着如何谈合作的时候,那个名叫格罗塞姆的退役机甲战士居然提议再战一场。什么叫正瞌睡时就有人送枕头?这就是了。

    轻松再赢一场,立刻就赢得了未来26年的指挥权。

    海恩一点都不怕这些人会泄露出他的信息,就从26年来他们把“1”保护的那么好就知道了。

    海恩很满意这批人手,但格罗塞姆不满意啊。

    脑子一热输了自己的未来也就算了,可这其中还有兄弟哥几个的啊!虽然已经开始执行被指挥的赌注了,但他还是没有一刻不再期待着打赢回来。

    他是3s又如何?自己也是2s,而且是有着更长服役历史有着更多驾驶机甲经验的机甲老战士。

    不服气的格罗塞姆早就忘了人家六岁的时候就曾打败过他。太执著于某一点的人总会无意识地思想局限,然后盲目地无视掉其他很明显的实力差距。

    海恩无所谓,战就战,反正他仍是闭门思过的休假时间,他很有空。

    不过再不是原来那种虚拟机甲战了,而是面对面的近身战。

    一来二去,男人之间的感情就这么滋生出来了。

    随着查出克洛萨居然有一个女儿,并是克洛萨向外销售军医院出品的激化剂的中间人时,格罗塞姆等几个再跟海恩打完之后都能坐到一起吃烤鸡了。

    “我弟家的孩子现在就在军部服役,对于那个帝国第六个3s的消息我就多少知道了一点。看来就是这个克洛萨星军在搞问题啊!搞什么?怕墨尔顿星将再往上爬就威胁到他的地位吗?”

    “他也算是纯靠军功爬上去的,怎么老了老了倒晚节不保了?堂堂机甲战士怎么可以把政圈里那些肮脏害人的小人行径都使到军圈里来?我都替他脸红!”

    格罗塞姆啃着大鸡腿说,“就冲你愿意把肉无私的奉献出来共享,我们就站你这边!虽然早就退役了,但一时是军人就终身是军人,我们几个老家伙绝不允许有人把军圈子搞臭!”

    “老格儿说的对!你就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盯紧的。这天底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假以时日,我们一定能找出关键的证据。”

    海恩没吃肉,拿着料理刀为一众老战士们切割肉,“你们能联络到的,能信得过的退役老战士们还有多少?大家都没有事情做吧?我给大家找事做,薪水不会低于外面的雇佣兵酬劳。”

    格罗塞姆现在想到的倒不是钱,而是问题,“我们这些能出来做事的算是精神力失控的一群中还算稳定的,当然还会有一些更严重的。只是你确定还要找他们做事?真出了意外的话,我们可是有可能全搭进去的。”

    海恩挺意外,“姜氏中医推出的一号试剂对精神力失控很有效你们不知道吗?就没有一个去试试的?”

    格罗塞姆更意外,“那不是骗钱的吗?啊,抱歉。我不是误会你家那口子的人品,只是我们从来没有真正见识过治愈的案例,所以……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都是在军部监控范围之内,如果我们冒冒然去了姜氏中医的话,万一被上面认为我们的情况恶化了,我们可是有被抓进军科研所的危险。”

    他们是属于精神力不稳但没有失控过的中间一群,能安然退役他们已经很满足了。不是没听说过最近名声大振的姜氏中医研制出了有效药剂的消息,只是他们在没有亲眼见到事实的时候惯性地选择了不信。

    姜盈把科兰的光脑号发给他们,“找这位负责人,就说是我介绍去的,你们的治疗费用我来承担。我以人格保证,也许效果短时间没那么明显,但至少不会更坏。”

    格罗塞姆等人纷纷点头表示可行。

    打爽了吃爽了,一群人要走啊,格罗塞姆想起还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决,“如果我给你找来了更多的人手,你准备给他们安排什么工作?”

    海恩很直接,“就像24小时监视克洛萨星军一样,监视亚历山大总统。”

    “哦,监视总统啊?那其实比监视克洛萨星军容易,我……哎等等,那不是你亲爹?”

    格罗塞姆等人懵懵然回去之后都好长时间没清醒过来。

    星将大人找人监视他爹?什么节奏?原来像生得出星将这种人的人家也逃脱不了豪门争斗的定律么?

    ……

    n250星。

    伊迪丝跟在一群废f中拼命的跑,拼命的练。两天的时间去河里战过了狗鱼,从兔兔群中逃生过,还曾以小组为单位撩闲过单个棱齿龙。

    十万帝国币的奖励就像一块挂在眼前的大馅饼,一比十二的中奖比例还是相当刺激了所有废f们。靠谁都不如靠自己的思想终于深深扎根进了所有废f们的脑海里,他们再没有想着偷奸耍滑的了。

    大家都在努力的积蓄着力量,都顾不上吃烤土蛋蛋了,连自身的身体变化都没有注意到。

    可是对于自小就在这种废f和非f之间来回转变的伊迪丝来说,她太熟悉这样的变化过程了。

    她在觉醒。

    心律在匀速增加,肺活量和新陈代谢的速度都在加快。而且跟原来她用激化剂觉醒的时候不一样,现在这种改变是稳定上升的,她不会头疼,不会情绪烦燥。

    她忍不住想,如果这次能彻底觉醒那么以后她是不是再不用听爹地的话服用那些激化剂了?

    她好喜欢这个环境啊。

    伊迪丝边喝水边和身旁的雀斑刘以及劳拉相视而笑。

    “这是第几天了?姜盈的第三次猎杀又快到了对吗?”

    “理论上来说是明天才会开始,但我总觉得今晚我们就应该戒备着。”

    “同意!我们今晚就布置陷阱怎么样?虽然我们不能确认姜盈又会耍什么花招,但我们能决定战场的具体位置。这对我们来说优势太大了,我们原来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行了行了,现在放什么马后炮都晚了,我们不如快点行动起来。再被贴一次标记我们就没命了!”

    三次复活机会已经用掉两次,再来一次他们就真的只剩下拿真命跟姜盈拼了。

    一百二十号的人没能抵抗得了姜盈一个人,他们很不服气。

    四大护法一看时机终于成熟了,他们也不说什么不主动帮忙了。

    “想不想赢姜盈一回?”

    “想不想看着姜盈也被什么狗鱼啊兔兔啊追得屁滚尿流一回?”

    “不要觉得她是3s就不可摧毁。她再是3s也只是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我们这么多凶狼?啊不,猛虎!”

    “她有办法知道我们每个人的位置不假,但换个角度看,她就是明知道我们是诱饵是陷阱,她还是得来上当,因为这就是猎人的剧本。”

    秦耀和白烨对看一眼,凑了过去。

    “我记得我们刚才跑过了一片树林,那里的树没有树藤。首先地点不要选在有树藤的地方,那会让我们的发挥受阻。”

    “我们不能再藏身一个高度,姜盈地毯式扫荡过来的时候我们连跑的可能都没有。大家最好高低错落有致,分化姜盈视线的同时还能有可能救得同伴。”

    “别再单个迎战姜盈了,这次我们以组为单位。我们一个打不过她,难道一群人上还不行?”

    “我发现了一种捏爆后会让人短时间神经麻痹的果子。”

    “兔兔们爱吃狗鱼,你们说如果我们提前在空间里备足狗鱼肉,等姜盈来的时候再扔出狗鱼肉招来兔兔,兔兔们也会成为我们的断后军吧?”

    七嘴八舌各抒己见,最后由两个队长整理出可行又有用的,再让四大护法帮助完善,一个开小口准备黑姜盈的瓮中捉鳖计划形成了。

    姜盈带着老祖宗在天擦亮的时候摸近过来,隔着还有一段距离就感受到了空气中紧张的气氛。

    老祖宗很兴奋:“这回孙子孙女们很争气,居然还懂得瓮中捉鳖了。”

    姜盈也兴奋,但不是全然高兴的兴奋,“鳖?谁是鳖?哼,鳖个太大了,也是有可能废掉整个瓮的!”

    老祖宗挥舞着树叶隐身中,“这次我不帮你了哦,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个吃瓜群众,简曰:看戏。”

    姜盈深吸一口气,“可以,那就看看我如何再打击一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废f们。”

    ……

    废f们在各自隐藏的地点焦急地等待着。为了怕姜盈又冒坏水不按套路出牌,他们从昨晚上就开始各就各位了。

    当姜盈出现在视野的时候他们别提多兴奋了,来了来了,他们昨晚的计划绝对万无一失,他们马上就能扬眉吐气一回啦。

    可是姜盈在距离小树林的时候停下了,不往前了,废f们急急用通讯器无声的保持着联系:几个意思?发现我们的陷阱了?她要是不进来怎么办?要不我们出去一个引她进来?

    正讨论着呢,天光突然大亮了,那是一颗给n250星提供光和热量的p666星。

    p666星是个特别富有热量的星球,没有它的时候n250特别冷特别黑,当它完全转到可以照射n250地面的时候,就会一下子热起来,连个过渡都没有。

    废f们早有准备,立刻把遮光的帽子和眼罩都带上了。

    正要再确定姜盈行动的时候,只见视野里突然出现了成片的飞虫。大倒是不大,顶多就是手掌大,但问题是居然个个长着一张人脸。

    ------题外话------

    感谢无声胜有声,大乔和小风景的鼓励~来来来,人脸蝶挨个献亲亲哦~mua~33333333333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