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93 再次为兽兽奋起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最快更新星际壕婚:怂妻猖狂最新章节!

    人脸蝶是变温动物,如果没有足够的温度的话,它们就是假死的状态。说是蝶,颜色却不鲜艳反而偏昏暗,光线暗的时候基本不会有人特意注意到。但当p666星升起,它们就能瞬间弃电完毕然后起飞。

    如果是普通的飞虫,那么同时起飞也没什么。但当它们都顶着一张类似人的脸起飞时,首先这视觉效果就很。

    密集,吓人,还有第三点是,人脸蝶会发出一种类似蜜蜂嗡嗡嗡的声音。这声音怎么说呢,给人的感觉就是让你觉得浑身都痒痒,浑身都不舒服。

    废f们当中立刻就有人吓得尖叫出了声。

    再厉害的女生也不一定对这种看了会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小昆虫免疫。

    废f们自乱了阵脚,对姜盈来说就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前两次用老祖宗帮忙确认方位,仅仅是因为她懒的动别的脑筋,但却不代表着没有老祖宗她就没有别的方法。

    人脸蝶是她这次来n250星新发现的物种,上次因为大比来n250星的时候都没有遇见过。没啥大的攻击力,就是一大群突地起飞的时候场面很壮观。

    可以说是干扰敌人的第一利器了。

    废f们开乱,姜盈却以极快的速度蹿进了小树林,方向正是刚才尖叫的那几声。

    两点钟方向的尖叫是离她最近的一个位置,姜盈毫不犹豫地直扑那里。扒开高过眼睛的草,手捂着嘴的伊迪丝被姜盈看个正着。

    伊迪丝好像没有想到姜盈这么快就到了,还第一个就来到了她的面前,她吓傻了,连逃跑都给忘了。

    姜盈在心里无声地叹了一下,天生胆小真没招儿,但她也不能因为这种不可抗因素就给放过不是?

    姜盈从空间中拿出了准备好的标记跃扑伊迪丝,抓住之后再建议她下次记得提前把嘴堵上吧。

    可就在姜盈伸长的手要够到伊迪丝的时候,伊迪丝突然动了,不是跑,而是拿出了什么东西对准姜盈的脸猛地一捏。

    一股清香扑面而来,还是顺风,姜盈想屏息根本来不及,她很快就感觉到了手臂在失去知觉。

    这是某种闻了之后会在短时间内神经麻痹的果子。--姜盈脑中极快地闪过了这个认知,但她还是咬着牙堪堪避开了伊迪丝打过来的那一拳。

    伊迪丝惊喜地大叫,“快过来!姜盈中招了!”

    姜盈踉跄着返身钻进了草丛中,耳边很快听到了赶来的废f们的欢呼。

    “是我猜中的姜盈会用人脸蝶这一招!最后评选十佳的时候,你们别忘了我这一票啊!”

    “姜盈是真的以为现在的我们还会因为这种小事尖叫么?太把人看扁了!不过好爽啊,我们也有能算计到姜盈的一天了!”

    “兄弟姐妹们快追啊,趁她麻痹要她命!这种机会可不常有。”

    “要她命?你好残忍!不过我喜欢!我要把衣领上的小标记贴回姜盈的衣服上。别管有什么意义,反正贴回去老子就爽。”

    “别费嘴皮子了,没看其他废f们已经跑到前面堵截了么?晚了我们都不一定能挤到前排,大家快追啊!”

    姜盈当初顺着草倒的方向追击废f们容易,现在人家组团对她进行围追堵截就一样容易。

    她很快就被二十来个废f堵在了中间。

    废f们也是怕夜长梦多,都没多话,正面的两个男生一人一拳就齐齐攻向了姜盈。

    他们眼里的姜盈半斜着身子站着,好像连站直都做不到了,目光也是没有神的样子。

    两废f很兴奋,他们如果是第一对把姜盈打趴下的,那么十佳之二必须有他们兄弟。

    其他废f也想抢头功,但奈何一没有人家的方位正好,二没有人家的反应速度够快。

    不过能看到姜盈被动挨打的局面也让他们分外的高兴就是了。

    然而就在这时,情况再次发生了逆转,姜盈突然纵身跳过了两人,身手敏捷的一点不像神经被麻痹的人。

    而当姜盈从半空中开口说话的时候,这些废f们就明白了,他们又反中计了。

    “你们知道人脸蝶的存在,我又何尝不知道麻痹果的存在?同学们,你们太天真了!但我由衷感谢你们的天真,让我原来只能听声辨位极个别的,现在就能一下拿下二十来个!恭喜各位成为第一拨被排除在十佳候选之外的群体。”

    话很长,但姜盈说的很快,而且动作更快。

    二十来个废f都没来得及跑出百米远就有一多半被姜盈一个个按住贴上了第三次复活机会结束的标记。

    姜盈一擅长近身战,二擅长单兵战,聚集到一起的围攻对她来说更有利,至少她不需要再去寻找猎杀的对象了。

    被猎杀的废f们很崩溃,但却没有像原来那样干等着“死亡”来临。他们开始有组织地跟姜盈过上招了。

    在他们的眼里3s的姜盈可是比n250星上的生物恐怖多了,所以他们一出手就用尽了全力。因为精神高度集中和紧张,所以精神力不受控制地外泄像给自己罩上了一层光的铠甲,但他们没有注意到。

    姜盈惊喜眼前看到的变化,她的回报就是:出手更快。

    这种时候她已经不单单是因为帮忙觉醒而出力了,而是当敌人认真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也认真了起来。这是对敌我双方最大的尊重不是吗?

    又再拿下几个,姜盈正准备一鼓作气拿下剩下的时候,一道口哨声响了起来。

    跟姜盈在作战的几个废f突然转头就跑。

    姜盈这才想起来:刚才这些废f们居然没有趁着有队友跟自己过招的时候先跑。

    又是一个进步。

    姜盈想着那就表扬一下,她追慢一点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后招吧。

    忽然铺天盖地的狗鱼肉凌空砸来,密集到姜盈必须当成暗器迅速闪躲,但她的身上依然被砸中了无数。伤倒不会伤到她,但这一身的腥味和血迹却是让她难以忍受。

    而当她看到第一只兔兔跳起来后形成一个巨大的阴影扑向她的时候,她明白了,也后悔了。

    狗鱼肉不是被当作暗器来攻击她,而是被当作了兔兔的诱饵,引来了兔兔们的助攻。

    刚才其他废f没有上来解救队友的原因就在这儿,他们都去驱赶兔兔们了。

    驱赶兔兔虽然不像正面迎战兔兔那么危险,但也耗费了废f们不少的时间。而且为了不让姜盈提前发觉,他们得等到姜盈进入包围圈后才能行动。

    现在的情况也跟他们计划中的部分废f围剿神经短暂麻痹的姜盈不一样,但好在废f们现在的应变能力不像原来那样废了。反正姜盈还是在包围圈中,那就一切照计划进行。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嘛!

    利用狗鱼肉诱惑兔兔们发动进攻,他们则尽快召集着剩下的同伴,准备在姜盈应付兔兔吃力的时候发起围攻。

    那些被贴了标记的的废f们很自觉地不再出力了,但他们可没有只看戏。也不知道谁发起的号召,一群人爬上了周围几棵壮硕的大树,他们做起了干扰姜盈思维的工作。

    “啊啊啊,姜盈小心!又来了好多兔兔。”

    “左边左边,啊不是,右边右边!算了。姜盈,你周围全是兔兔!”

    “姜盈你真的不需要帮忙吗?我们到底不是真正的对抗赛,姜盈你如果主动求救的话,我们愿意帮你用狗鱼肉引走这些兔兔的。”

    这批兔兔不是姜盈先前找过的那批兔子。兔子在n250星虽然不如狗鱼多,但也是分片分群聚集着的。一群就有一个兔王,而这一群的灰兔王显然没有姜盈先前接触到的白兔子女王好说话。

    姜盈要想突围出来只能纯靠肉身武力。

    一群里三层外三层的兔子们包围着姜盈,只从外围看的话连姜盈的身影都要看不到了。

    情况很危急,四大护法却在迅速组织废f们围观学习。

    “上树!快!多难得的现场教学,你们不看就亏大发了。”

    “当初姜盈一人团灭狗鱼还记得是什么样的阶段性历史吧?今天你们可是有眼福了。”

    还有那么几个有人性的在担心,“好像引来的兔兔超出了预计,我们真的不用准备着帮姜盈吗?”

    “帮?你能怎么帮?你能帮得了什么?把自己保护在不受波及的范围之外别给姜盈添乱就是最大的帮忙了!快去找合适的位置见习,姜盈的出手那可是见一次就少一次。”

    不怪四大护法不着急不担心,而是他们深知姜盈是什么样的人。

    姜盈不着调的时候是真的不着调,但正经的事情上,姜盈从来都是一百二十分的认真。

    如果今天仅仅是姜盈身陷兔群的围攻中,那么她只要突围逃出来就好。但今天是为了刺激废f们觉醒的其中一个环节,姜盈绝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大好的现场教学机会。

    还是那句话,她不会教人,但她知道如何以自己做样子。

    废f们能够集思广益出一环扣一环的计划来围剿她对她来说她是欣喜的,她原本就希望看到废f们自己主动起来。尽管她很烦燥现在的一身狼狈,尽管她并不愿意跟一群兔子浪费精力,但她知道废f们在观看,那么她就要打出风格打出水平打出民族特色来!

    ……

    废f们刚开始看的时候是这样的。

    “这一招我会我会!动作的要领在腰身,只要腰身稳住了,上身想弯多少度弯多少度!唉,我就是基因等级不行没有姜盈这速度,不然也能自如穿梭在兔兔中。”

    “视觉效果真好啊!要不怎么说能看现场就别看视频呢?气场这种东西是一定只能在现场才能感受深刻的!看那只灰兔子,它是不是被姜盈的气场给吓跑的?”

    “姜盈真帅啊!怎么能有人既漂亮又帅呢?明明是挺矛盾的两个词,可是到了姜盈身上却一点不违和。这样的人竟然早早就结婚了,太遗憾了。”

    “好想成为姜盈那样的人啊,想像她一样做什么都在全身发着光似的,想想就觉得那肯定是一件特别骄傲的事情。”

    这时候他们还有心思去感慨别的。

    但后来就没空了,他们变成了这样。

    “卧槽!那么小的缝隙姜盈是怎么钻过去的?万一卡住了怎么办?我怎么觉得她好像没有一点迟疑?她是提前就确定了能行?这是多么恐怖的自我认知!”

    “这批兔子跟先前那批有种类的差别吗?我记得那时候被兔耳朵抽得浑身疼啊,怎么到了姜盈这儿,倒是她把兔耳朵打得都缩起来了?”

    “精神力原来还可以这样用啊!对啊,我为什么没有想到呢?还做不到聚集成刀,那就给其化成钢针。大有大的好,小有小的妙,懂了!”

    “啊啊啊,这招好!我说我用起来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今天终于明白了!”

    他们终于从中感悟到了一些对自己有用的。

    而等再后来,他们就只剩下了目不转睛,张口结舌。

    大比的时候姜盈战狗鱼那是战得鲜血淋漓残肢齐飞,场面之所以震撼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鲜血遍布所带来的残暴感觉。

    血的洗礼总是给人以直观的战斗很艰辛的感觉。

    但这次姜盈没见血,除了废f们投掷的狗鱼肉所带来的血迹外,姜盈出手虽快准狠,却是没用武器没伤及兔兔们。

    这样没血的场面就不震撼了吗?事实恰恰相反。所有人都知道生死危机的关头,纯突围比正面杀敌简单,正面杀敌比手下留情简单。

    姜盈无疑是选择了最困难的一种方式。

    路不好走,但依然没折损了精彩,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只能越加证明了姜盈能力的可怕。

    再没人有空说话了,眼睛盯着兔兔群中那个战了这么长时间速度都没受影响的人影压根一点都移不开。心脏砰砰跳的起劲又过快,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被引燃了一样。

    伊迪丝激动地握紧了拳头,当她的3s稳定之后,她是不是也能像现在的姜盈这样光彩夺目?真令人期待啊!

    秦耀和白烨全身僵硬着好像已经石化。因为心中有鬼而没有跟姜盈过上招,现在也就是他们第一次亲眼见证到姜盈的实力。太耀眼太吸引人了,他们现在就一个感觉:后悔。他们不该放弃跟姜盈过招的机会的,以后怕是不能有了。

    胖达搭着秋漠的肩妒嫉道,“姜盈好像更厉害了。当我们为了自己的成绩沾沾自喜的时候,人家已经向前跑出更远了。”

    秋漠肩膀一动,甩下胖达的手,“那是你,不包括我。”我什么们?他一点也没为自己的成绩沾沾自喜好么?然而他的成长速度跟姜盈一比还是渣了。

    胖达起酸,“喂,你们一个3s,一个2s,还想怎么向前跑?能不能给其他人留条活路了?”

    秋漠:“2s和3s就算终点了吗?你就没想过还有4s或者5s的可能?”

    胖达说不出话了,看向秋漠的眼神里明显写着“你脑子生病了啊?历史上哪有出现过4s和5s?梦想也请有个限度好吗?”

    秋漠并没有继续解释自己的观点,他不是那种会特别在意口头上得到认同的人。话题说到这儿就是这儿了,你要是不跟他接话,那就到此结束,他自己绝不会想着把话题继续下去。

    维希倒是听了进去,他转头就跟莉兹探讨。

    “4s和5s吗?你怎么看?”

    莉兹:“姜盈能做到我就看,姜盈都做不到,轮得到我看?”

    道理是那个道理,但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不爽呢?

    维希一搂莉兹的腰,“如果我比姜盈先做到呢?”

    莉兹被逗笑,因为维希的回答太过傻气都忘了甩开维希放在腰上后就不动地儿了的手,“你才只是个s级,别说3s了,你先觉醒到秋漠的2s级都算你厉害!”

    维希这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脑子一热就脱口而出的话有多傻,真是最近身在温柔乡久了这理智都负位了。

    但听莉兹犹豫都不带犹豫一下的就否定了他,他还是不爽了。

    男人的虚荣上线:在谁面前丢面儿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也不能丢!

    “如果我做到了呢?”

    “你可拉倒吧?你凭什么做到?你……”

    “别扯没用的,世间万事没有绝对,如果就是我做到了呢?”

    “……行,那你做到的那天就是我同意跟你交往的开始!”

    “你说的!拉钩上吊三百年不许变!啊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一定做不到,所以你就不同意跟我交往是不是?”

    “啊,你终于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做到了啊?”莉兹就纳闷了,原来那个看起来聪明的不行的维希大少爷到底去哪儿了呢?

    维希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一声尖叫惊起。

    “啊--兔兔们怎么朝我们来了?姜盈你又做了什么!”

    姜盈没做什么,姜盈就是把所有绑着兔兔耳朵的绳子都给松开了。

    她是没有下杀手,但她也不能给自己留后患,所以她收拾一只兔子就把一只兔子的长耳朵绑了起来。兔兔的长耳朵上毛细血管和神经遍布,揪一下都疼的不行,就更别说被绳子绑起来了。

    而当姜盈解开绳子的时候它们哪里还敢反击。疼痛让他们觉悟:这个人类太恐怖了,快跑吧兄弟们。

    也顾不上还有没吃完的狗鱼肉了,兔兔们莫不掉头向外跑。

    一群巨款兔兔跑起来的声势是很吓人的,大地都跟着颤动,周围因为见习而停留在树上的废f们都得第一时间稳住自己,否则会很有可能被摔下树来。

    他们如果能安稳地停在树上,这一拨兔兔潮也算能躲过去。

    但姜盈怎么可能让他们安稳地停在树上。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姜盈最擅长的了。

    姜盈开始捡起地上散落的狗鱼肉,上的人脸蝶,然后当暗器攻击向了树上的废f们。

    人脸蝶也是吃肉的,一张人嘴张开,里面的牙齿看着小却比人类的牙齿更尖。而且是中空结构,能够方便它们吸食肉里的血液。

    姜盈提前戴上了合金手套,这能保护她不被人脸蝶咬到。

    她想的万全,被掷来的人脸蝶差点糊了一脸的废f们却要吓死了。

    任谁看到一张嘴角流着血活像吸血鬼似的脸对眼而来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尽管那脸很小。

    但越小越恐怖好么?

    废f们被吓掉了树,然后正好遇上四处奔逃的兔兔潮。

    混战开始。

    这次看戏的变成了姜盈,她还极富有吃瓜群众精神的边看边点评。

    “躲什么躲!拿出你空间芯片里配给的任何武器干啊!怎么,下不去手?兔兔那么可爱?行,我就等着看可爱的你被可爱的兔兔咬成如何可爱的惨样儿!”

    “秦耀和白烨!你们俩给我分开!打着打着就往一块凑,打着打着就往一块凑,还想生同衾死同穴怎么着?没了另一个自己还不会打了?自己打自己的!”

    “劳拉你瞅什么呢?你旁边不就有几个队友吗?与其一个一个的拼死挣扎,为什么不试试团队合作?你们长那个脑袋就是为显个的吗?”

    “谁发现的麻痹果来着?你现在就不知道用麻痹果了?对人有用,对动物就没用了?能不能别傻呵呵的只靠武力打?动动脑子行不行啊!”

    莉兹喷笑着堵住了姜盈的正面,“一会儿让人家分开打,一会儿又让人家团队合作,你这是什么指挥?”

    胖达维希和秋漠三人同时堵住了姜盈的其他三个方向,“只允许用精神力武器,来打一场吧。”

    “好啊,来!”

    别人家的朋友之间交流喜欢什么方式姜盈是不知道,但是她的朋友圈里却是个个都好战的主儿。

    被打疼被打伤从来不会让他们顾忌,他们都是喜欢这种热血感觉的人。他们是第一批靠自己拼搏出来的废f,因为过程太艰辛,所以他们的不安全感一直存在着。而消除这种不安全感的途径就一个,那就是跟姜盈打。

    五个人打得很痛快,落到别人眼里却成了奇景。

    --原来四大护法嘴里说的“想打赢姜盈一次”真的不只是说说而已啊。

    --靠,真的打啊?眼角都打青了。就不怕打翻脸么?

    --等等,他们手里和腿周的都是什么?精神力武器么?姜盈能做得到不稀奇,怎么其他三人也耍得那么溜了?不是说做到这样很难么?

    客观来说,也就秋漠的精神力武器耍得像那个样子,像其他三人顶多就是时有时没有。而就是这个有,还得是在姜盈攻来的特别危急的时候,他们才会被动的激发出来。他们连秋漠那样随时使出来都做不到。

    只是他们觉得不算什么的程度,换成废f们来看的话都是令人无比艳羡的存在。废f们的精神力依然停留在只能链接成网盾保护自己的初步阶段。

    这种有人就在旁边对照的感觉特别打击人,你还在觉醒的过程中,人家已经觉醒到高等级基因了;你还在想着觉醒就好,人家已经能把精神力操控成武器辅助战斗了。

    都曾经是废f,谁能眼睁睁看着人家一步一步在高升而不眼红的?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他们也要觉醒,也要能够幻化出精神力武器,也要能够跟姜盈痛快地过招!

    妒嫉是加速上进的最好催化剂。

    而当他们当中发现秦耀和白烨居然一人干翻了一只兔兔的时候,他们的妒嫉心爆炸了。

    胖达他们比自己厉害还可以说是跟姜盈最早的原因,但秦耀和白烨呢?那可是后来转学过来的,起步还不如某些同学呢。可看看人家,那战斗力,说没觉醒的都是眼瞎吧?

    “啊--”也不知道谁吼了出来。

    姜盈五个齐齐住手看了过去,生怕是出了什么意外他们也好第一时间赶过去相救。

    可是看过去却发现,那些废f们居然战斗的分外起劲儿。

    甚至包括已经被姜盈贴了标记的废f们。

    姜盈现在什么感觉呢?就是她做出了好吃的请朋友们吃时,朋友们都在争先恐后地狼吞虎咽。这种反应可比口头上夸她手艺好更让她觉得满足。

    她是很希望看到这些人最后觉醒到什么高度,但如果这些人都是这样的态度对待这次n250星之行的话,她会觉得,就算最后没觉醒也没关系,他们已经很努力了,并没有辜负她的一番心血。

    一瞬间姜盈有些感动,眼前的这些画面让她起了大比的时候,他们几个共同经历过的热血青春。

    人的一生有成就是很重要,但除了成就之外,能收获一批志同道合敢于拼死向前的朋友更重要。

    姜盈冲着两边四人诚心地笑,“辛苦了,谢谢你们帮忙。”

    莉兹四个也因想起了过去而感动中,“说什么客气话,大家都是朋友……艹!姜盈你耍诈!”

    原来姜盈趁着他们感动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四个人贴了第二次复活机会结束的标记。

    秦耀和白烨猛地冲了过来,一人手里拖着一只兔耳朵。

    冲到姜盈的面前什么也没说,把兔耳朵扔到姜盈的面前又鞠了一躬后就跑回去继续战斗了。

    兔耳朵是白的,于是上面流着的鲜血就很醒目。

    姜盈:“……”

    是要感谢她的意思么?可听说过献花的,到她这儿为什么是兔耳朵?她一点都不喜欢鲜血淋漓的兔耳朵。

    莉兹同情地拍姜盈的肩膀:“这是一种谢礼,你应该感到欣慰。”

    胖达突然蹲下来戳了戳兔耳朵,“姜盈,老祖宗说狗鱼人类不能吃,那兔兔呢?兔兔能吃么?”

    姜盈眼睛一亮,对啊,上次怎么就忘了问这事了。

    赶紧召唤出小银杏的,“老祖宗,兔兔,兔兔能吃么?”

    “吃你个大头鬼!”小银杏没好气,“一个个的能不能专心做事?怎么就天天总想着吃呢?你们看看那红中带黑的血液,像没毒的样子吗?不是都带着基本的元素安全检测仪吗?为什么不自己检测?回回问我回回问我,再问自杀!”

    “对哦,太习惯依赖老祖宗了,都忘了我们也是有基本检测装置配给的。”胖达从空间里取出来,然后提取一点带着血的兔耳朵放进了检测仪里。

    维希好奇的问,“老祖宗不都说了有毒了吗?那你还检测?”

    胖达摸着下巴作深思状,“老祖宗只说了有毒,却没说有毒到什么程度,万一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呢?n250星没有乌骨鸡宝宝,就算有也不能公开吃,我明知道有肉吃却得忍着,太可怜了,你就不想吃肉?”

    维希:“……好吧,那我们来期待一个检测结果好了。”

    元素安全检测仪是户外活动的必配装备,为的就是在人类吃完了营养剂的情况下,如果实在需要在野外吃一些原生植物或者动物的话,有元素安全检测仪的存在,人类至少能选择毒性最小的那款。

    结果出来的很快,检测仪的屏幕上开始显示兔肉兔血里各元素的含量指标。

    元素的符号大家不一定记得全,但检测仪做了是人就能明了的颜色标识。

    对人体有利的元素用绿色显示,绿色的色号深浅来显示其有利的强弱;对人体有害的元素用红色显示,同时样红的程度深浅也有数值来显示其危害性的大小。

    胖达在看到屏幕上显示的结果后就迅速摘下了触碰过兔肉的手套,然后装进了特有的垃圾隔离袋后小心地放进了空间里。

    因为屏幕上一片红,红的还很热烈奔放,一看就知道毒性很大。

    秋漠他们立刻往废f们的方向奔去,怕有人不小心被毒到。

    姜盈的脑子却停在了看到最大毒性元素的符号上。那是一种被命名为d5xz的元素,她见过那个!那时候跟科兰闭关研制一号试剂的时候最常做的就是把那个元素给提炼出来。老爷子教过他们,那个元素是植物中含有的非常少量的一种动物性元素。虽然量小,却是最刺激人体大脑的,一点点都有可能让人的大脑工作失常。

    那时候是为了研制缓解剂,她也没多想关于这种元素的事情;但当她现在动脑筋动到主动去刺激人类觉醒的时候,这种元素就分外必要了。

    姜盈再次召唤出了小银杏跟它说悄悄话。

    “激化剂对我没用,那这种动物体内含有刺激性元素的血液呢?”

    小银杏对姜盈的胆大表示敬佩,“你还没有死心呢?你不要觉得你跟科兰学了那么一阵子的药剂学就天下无敌了,医学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想想m38星多少能人智士研究这方面,花费了多少的人力物力,但现在还不是仅仅是初步成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最近过得挺顺遂就什么都敢想了?姜盈,太膨胀要不得。”

    姜盈边听边点头,也边把听过的顺着另一个耳朵排了出去。

    她现在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总觉得她现在要是不试的话以后会后悔。

    “老祖宗,我们先不说过程困不困难的,我们先来谈其合理性。你看啊,是你说的人类精神力暴走的基本原因就是体内堆积了太多的动物性元素,老爷子等科研工作者们好像也明白这一点,所以研制激化剂也好,缓解剂也好,都基本上是从植物里提取出来有用的元素。但如果反过来想一想的话,我如果想尽快刺激精神力幻兽出现的话,那么动物性元素必须是上选啊。”

    小银杏没说话,姜盈说的原理没错,而且它也感受到了来自姜盈的冲动。

    姜盈也许一时丧,但想着要崛起整个废f阶层的信念既然建立了就不曾动摇过。

    因为精神力幻兽对她来说不曾多么危险过,所以她对于精神力幻兽的存在还是持一定的肯定态度的。

    人类如果一直抵制精神力幻兽的出现的话,那么顶多还是像现在这样最高就是3s级。小银杏却说还有升级的可能,这就矛盾了。要想继续,碰到的第一个问题肯定是精神力会失控,然后暴发出精神力幻兽。原来人类是怕危险,可现在她知道,海恩和小兽爷没问题,科特和熊仔没问题,秋漠现在也和小灰灰相处良好。

    既然这个过程没有问题,那她只是加快一下这个过程的进度,理论上来说也不应该有问题。

    呃,至少不该有大的问题。

    当精神力幻兽的存在可以人为控制,那她老公的秘密就不叫秘密了,也就不成威胁了。

    姜盈不再询问小银杏的意见了,只要老祖宗不是以原理上的错误阻拦她,那么对她来说困难就不是个事儿。

    姜盈一阵风似的刮进了废f群中,不顾他们还在跟兔兔们咬牙坚持胶着战,她很没有人性地趁机把第三次复活机会结束的标记贴上了每个人的衣领,然后再迅速离去。

    “你们继续战,直到选出全场十佳。我有事要去忙,四大护法将代替我负责评选结果。各位好运,两天后见哦。”

    废f们莫名打个寒颤:这轻快的嗓音为什么没让他们感觉轻松,反而觉得危险临头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