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94 妖妻纵横,恃美行凶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

    海恩要出门的时候,被来见他的莱纳德堵在了门口。

    莱纳德穿着标准的三件套西装,曾经非时尚前沿服装不穿的人,如果却规规矩矩地把自己束身在这古板的三件套西装里;原来飞扬的金色中长发也不飞扬了,正经梳成背头乖乖背在脑后;眉眼间没了张扬肆意,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稳重。

    这时如果有外人看到面对面站立的海恩和莱纳德,肯定是要来一句,果然不愧是兄弟,长得太像了,尤其是那种给人沉稳的气场。

    大概是因为这样的莱纳德给了他一种长大的感觉,海恩没有赶人,而是把人放进了家门。

    这是莱纳德第二次来到海恩的家,却是第一次能够进到客厅坐下。

    很久之前追着姜盈送花也只进到了门口,然后就在玄关处被姜盈狠揍了一顿。

    那是莱纳德第一次被人揍,揍得还不轻,他是面子里子都没了。按说他该对姜盈恨之如骨的,但当他注意到客厅墙上悬挂的姜盈和海恩的结婚照,他兴起的只有**。

    敢这么对他的只有姜盈一个人,这个女人他只要不死就一定要得到!他要征服她惩罚她让她在他的面前跪着哭!

    莱纳德看海恩,休假的海恩也没有穿便服,而是一身普通的军装常服。除了肩章外再没一点装饰的浅灰色衬衫,以及一条最常见的深灰色长裤。比起他的虽古板但也是精心设计的三件套来特别平淡无奇,但两人当面,被自卑覆盖的是他,而不是对面的人。

    怎么能有人随便穿穿都是气场呢?明明长着相似的身形相似的脸!

    “大哥,”莱纳德冲着海恩讨好地笑,并递出了一张邀请函,“我朋友的祖爷爷过三百岁整寿想邀请你参加……”

    不等他说完,海恩就直接打断了他,“感谢他的邀请,但我没空。”

    任莱纳德递邀请函递到一半的动作僵在半空,海恩连多余的一眼都没给过去。

    说完海恩就沉默地看着莱纳德,一副“你来找我不可能只是为了这点小事,那就有事说事”的洞悉一切的样子。

    莱纳德来之前被人劝,自己也劝--你现在是有求于人,那就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但当他还没顺利开口完毕就被海恩坚决地拒绝了回来,他还是一腔怒火直冲上了头顶。

    “大哥,你是我哥,我亲哥!”莱纳德把邀请函重重地拍在了眼前的桌子上,“你给我点面子不行吗?你连让我说句完整话的时间都不能给……”

    海恩低头看腕间的光脑时间,“你还有三分二十秒。”

    看在莱纳德长大了的份上,他才决定给这个弟弟五分钟的私人时间,但现在他后悔给多了。

    再有下次,一分钟,不能更多了。

    莱纳德未说完的话卡在喉咙,直卡得他脸红脖子粗。他很想不服地拍桌子冲海恩吼,你是我亲哥,你为什么就不能听你的亲弟把话说完?见个面一开口就说是五分钟的限时,有你这么当哥的么?

    但他不敢。

    他很清楚,海恩说五分钟那就是五分钟,他要是敢拍桌子跟他哥吼五分钟,下次就连这五分钟都没有了。

    莱纳德的确长大了,一肚子的委屈,妒嫉,不甘和愤怒轮番的转,但一点没影响他的大脑运转速度,而且他还能把所有不良情绪都完好的,至少表面完好的,掩藏在内心深处。

    好吧,他其实也没想过邀请能得到肯定的回应。

    “大哥,父亲最近在私宅的生活很混乱,我拦不住他。听说你在休假,那么在恢复上班之前,你可以回家住一段时间吗?”

    海恩挑眉,想,这就是莱纳德来找他的目的?让他回家“制约”那个总统亲爸。可惜他依然……“我没空。”

    “大哥!那怎么说都是你的家!你真的要眼睁睁看着妈要被气死,我也被气得离家出走吗?我不走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不让那些小贱货成功入住总统府!我那是为了我自己吗?我是在为我们兄弟和咱妈守护着这个家啊!”

    海恩因莱纳德的口出不逊而不悦地沉眉,“莱纳德,注意你的教养。”

    莱纳德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哥!现在是注意我的教养的时候吗?在外人眼里光鲜的总统府,其内里早就不知道肮脏成什么样子了!你还是不是这个家的一员?你就不能为这个家做点什么?你非得要看着这个家最终四分五裂你才开心吗?你……”

    海恩不说话,自始至终都冷眼看着莱纳德,莱纳德居然从那双平静无波的眸子里读出了“你们光鲜的时候也没为我做过什么现在居然好意思让我为这个家做什么”的意思。

    莱纳德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自己闭嘴了。

    海恩默然的气场让他羞于再放肆,他觉得现在自己的样子一定就像跳梁小丑一样可笑。

    他为什么在他的大哥面前永远只有丢人的份儿!他为什么就又没有忍住!

    莱纳德握紧着拳头又自己坐了回去。

    海恩倒起身了,“时间到,你可以走了,我还有事。”

    “海恩墨尔顿!”莱纳德再次炸起,自己是他亲弟,他就一点没顾念兄弟之情?谁家亲兄弟见面还规定时长的?而且居然是短短的五分钟!就不相信他见他的那些战友也是五分钟!

    气炸了的莱纳德完全忘了来时是如何策划好了要怎样一步一步跟海恩谈合作的步骤,他脱口而出,“你那么急着是有什么事?安排跟踪咱爸的人手调度么?”

    海恩心头一动,面上却不显,“我赶时间。”

    意思就是:你有事说事,没事赶紧滚。

    莱纳德刚才还肯定某些事情,现在却又怀疑了,难道真不是他哥安排的人?

    “哈哈,你在假装镇定是不是?你别以为你做的那些小人行径别人看不出来!继给亲妈吸食了笑气之后,你这是终于也要向亲爸出手了吗?真想让全星际的人都看看你的真实面目!他们心目中的正派男神,其实就是一个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冷血……”

    “骑士,送客。”海恩一声令下,骑士上前启动两大钳子就钳住了莱纳德的腰。

    钳子向上一举,莱纳德离地三寸。骑士滚着小轮子把莱纳德往门口搬。

    莱纳德不敢磨叽了,“我可以和你合作!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们来合作怎么样?大哥,我是你亲弟,我们现在的立场完全一致。既然都对那个男人没感情了,我们联手扳倒他怎么样?到时候政界有我,军界有你,我们兄弟联手必将所向披……”

    门开了,嗖,骑士把莱纳德扔了出去。

    莱纳德完全没有防备地被扔趴在了地上,才到喉咙的“靡”字被一声闷哼给挤了下去。

    “大……”他扭头要发作。

    咣--关门声是对他的回应。

    从监控里看到莱纳德骂骂咧咧地走了,海恩才拨通了手里的光脑,打给格罗塞姆。

    “最近跟踪的时候有什么异常?”

    “异常?你亲弟也在派人跟踪总统大人算异常吗?”

    电话里传来格罗塞姆几声嘲讽的笑,海恩忍耐地掐了掐鼻梁,等人笑够后他才继续说道,“详细说说。”

    “啊,确切地说,是你亲弟好像借了你外婆家舅舅们的助力也在派人跟踪总统大人,而你的舅舅们应该是怕你亲弟做事不牢,就又私自派了人同时跟踪。那天我换班回来的时候撞上了其中一支,一时好玩儿就甩了点小车技让那两方人都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放心,他们没察觉到我。”

    海恩听明白了,看来是他的舅舅们也不傻,还知道把矛头引到他的身上来。

    “哪个舅舅,派了多少人手,他们找人手的途径,一天之内把结果发给我。”

    “一天?你能不能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要跟踪,还要定时到姜氏中医接受治疗,还要经营你的龙争虎斗,你以为我们很闲吗?”

    海恩深思后决定,“跟踪不能停,姜氏中医的治疗也不能停,那就停了龙争虎斗。你派几个人假扮黑客黑掉整个网站,然后你以数据全部丢失为由发布就此退出虚拟机甲战的公告。”

    格罗塞姆:“……”

    有钱人真好啊,当时说给钱就给钱了,现在想停了就敢张嘴就说停。

    万恶的资本家!

    “你让食货帝国今天加倍送肉来,我们就加班给你干!”

    “成交!”

    海恩挂了这个电话又打第二个,打给爱丽儿。

    电话接通,爱丽儿兴奋的不正常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海恩大大!海恩大大海恩大大--”

    海恩强忍着没按掉通话,“希望提前终止合作吗?”

    爱丽儿的声音立刻恢复正常,“海恩星将您好,请问您打来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你安排的人手不用更换那么频繁,挑一两个演技高的长线发展。”

    “长线发展?我的人能力高低我清楚,如果要长线发展的话,可就有撬行的风险了。海恩星将您确定?”

    “希望你们有那个命挺到撬行成功。”

    海恩挂断了电话。

    爱丽儿因没能及时深情告别而恨恨瞪了光脑好几眼:要不,他自己上?

    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如果当不了你的情人,那就当你的后妈!

    海恩超级忙,一大早见了莱纳德,又电话安排了几项事宜,一小时后他才终于走出了家门,他还另有约是真的。

    他要带丽娜和利威尔去见科兰。

    ……

    科兰也超级忙。姜盈走后,姜氏中医一号试剂的事情目前只有她一个人在负责,她简直要忙到吃饭的时间都要安排在走路的途中。

    姜盈又电话通知她去跟桑德鲁老爷子学一下激化剂的事情。事情是好事情,对于她现在进行的工作也有相通之处,她的主观意愿上是非常支持这件事情的。

    但她没有时间也是真的。

    所以她这次是忙到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就更没有时间去考虑曾经的心动小哥哥再次回到她的身边是不是别有目的了。

    科兰需要人手,需要对试剂学既有丰富的理论基础,又有开放的思维能力的人手。

    药草培植部那边就推荐来了两个关于这方面的佼佼者,其实一个就是百里。

    自打发生了姜子封的事情后,百里翼再没有跟科兰私下见过面。

    因为工作的原因,百里翼来姜氏中医,或者科兰去姜山药草培植部的时候,百里翼偶尔会见到科兰,但科兰那时候不是在吃饭就是在跟人交谈,连看见他都不曾。

    过去在姜山会羞涩地冲他笑,小心翼翼跟他说话的科兰小师妹完全看不到了。

    百里翼看着这样的科兰很心酸:当初在姜氏中医假装住院的时候,科兰对他如何他能感受得到。可就因为在姜子封和姜盈对立的时候,他站错了队,从此就再找不回那时的科兰了。

    他有时也乐观地想,科兰对他失望也是一种有感情的表现,如果不是真心喜欢他,也不会那么失望不是吗?

    他用这个来安慰自己,鼓励自己:别放弃!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

    可随着他被推荐来做科兰的助理,他突然发现,他意想中的科兰对他的失望好像都不存在的。科兰太忙了,周围不是围着姜氏中医的一群人,就是围着来自军医院的一群老权威们。像他这样的助理,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这不,今天才巡视完用过一号试剂的几个战士,一切情况进展良好,百里想着科兰今天可以安生坐下来吃顿午饭了,可是他把营养剂送到科兰的桌上了,科兰却起身脱下了白大褂一副又要出门的样子。

    百里想也没想地一把拉住科兰的手腕,“你去哪里?吃了饭再去不行吗?”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是多么心疼。

    科兰更不会意识到,她现在真没有多余的脑子去注意除了试剂以外的任何事情。

    科兰摆脱开百里的手,一边穿上外套一边道,“下午的会议我如果赶不回来你们就代我去,视频直播给我就好。”

    百里捏捏落空的手,蓦地一手抓过桌上的营养剂然后追上了科兰,“你路上吃,我来开车。”

    肚子咕噜叫起的声音让科兰决定不拒绝,“那麻烦你了。”

    百里脸上淡淡地回应“不客气”,其实心里却激动毁了。科兰没有拒绝他的帮助对他来说就是大好的开始,他在想也许路上的时间他再努努力,他和科兰就能回到最初了?

    然而一上路,科兰吃完营养剂就睡着了,他就是再多的话也不得不咽下去。

    而当他到了目的地,看到科兰约的人是海恩的时候,他就更没有机会说了。

    科兰下车就精神了,挨个跟人打招呼,“海恩星将,丽娜姐,威尔哥。”

    科兰在姜氏中医现在威风的不可一世,但在战一团的人眼里,她仍然是那个科特宠在心尖上的妹妹,自然也是他们的妹妹。

    丽娜拉着科兰的手一把就将人拉进了怀里,抬手就摸科兰的后脖梗,那里已经鼓起了好大一个筋包。

    “不疼么?这么大了都没注意到?”丽娜顺手揉压上去,科兰痛地要叫出声,又极快的自己捂住了嘴,眼底则无法控制地涌上了泪花。

    疼,特别疼。

    但可不能在眼前这群人面前叫出来或者哭出来,不然一定会被哥哥知道,那她可就惨了。

    她也知道丽娜是在给她按,所以她也就没有阻止,只道,“拜托丽娜姐,别告诉我哥。”

    丽娜叹气,“这世道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军医院那么多研究了多少年的老权威们不虐,我们这些在这行里打交道打了多少年的不虐,就非得虐你和姜盈这种还没毕业的小孩子。都说时事造英雄,可谁问过‘英雄’是不是愿意被造?‘时事’就是个不顾人意愿强上的罪犯!”

    利威尔推着她俩入座,“那边按去。”

    “请问你是?”利威尔打量百里。

    那种“一看就不满意再看还是不满意反正就是不满意”的大舅子眼神,让很久以后的百里都记得清清楚楚。

    “你好,我是百里翼,是科兰药师的助理。”百里翼努力端出自己最亲切的笑脸,凡是科兰能够轻松应对的人对他来说都是需要讨好的人。

    只是,眼前这人为什么不回应他反而打开了光脑?

    这是什么级别的礼数?

    百里不知道,但海恩和丽娜却都看得清楚,一张脸,外加百里翼三个字,已经足够利威尔从星网上找出关于百里翼的一切有用信息。

    快速瞄一眼,对百里的警惕就消除了一半。一个没权没势的孤儿,本分随和,唯一的一点出格就是“愚昧”地坚持了要回报姜子封资助其长大的信念。

    还好在经过了姜山的意外后,此人也算彻底清醒了。

    人品可靠,喜欢科兰。

    利威尔做了简短的总结。

    前半句总结三人点头,后半句总结三人皱眉。

    长的就没有男人的硬气样儿,人品可靠又不当饭吃,连自己的独立产权房都没有一套,这样的男人才不配喜欢科兰。--来自娘家人的鄙视一时充斥了整个包间。

    百里瑟瑟发抖:……他没做什么违法乱幻的坏事啊?这种被人审视并且排斥的感觉是几个意思?

    还好海恩三人也没想过除了鄙视外再做些别的什么,毕竟百里现在的地位还不算紧急。真紧急了再出手也不迟,弄死一个弱鸡太简单了。

    百里不知道这第一次见面就已经在对方三人的脑海里死了至少一百种方式。

    科兰不知道这些,丽娜给她按筋包按得她很舒服,她闭着眼睛借机休息,差点睡过去。

    “海恩星将,请问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你介绍来的那些退役老兵的情况都在稳定的进展中,请不要担心。”科兰以为海恩是来打听那些人的治疗进程的。

    “辛苦你了,但我来并不是为了他们。”海恩示意丽娜把提前准备好的给科兰,“一号试剂跟军部出品的缓解剂有相通的地方,那么跟其正好相反的激化剂我想你也并不陌生。”

    何止是不陌生,因着姜盈的要求,现在晚上都在桑德鲁老爷子那里加急进修的科兰可以算是非常熟悉了。

    “海恩星将的意思是?”

    “丽娜那里有军部最全的数据,她会最大程度地帮助你。利威尔给你做实验品,你看看能不能用激化剂安全地把他的精神力幻兽催发出来。”

    ……

    海恩很清楚,找出摧毁克洛萨的证据扳倒他是能解决一部分问题,但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根本问题是,他必须让他暂时不能公开的精神力幻兽不那么独树一帜。

    只有当秘密不再是秘密,只有当危险不再是危险,到时候他就算被公开了也不会引起什么动荡。

    相比于姜盈对于过程是不是违法而纠结太久,海恩倒是意外的很干脆。

    如果暂时违法,那就用结果打脸,然后促进违法变成不违法!

    法这种东西,没有权力的人看它是牢笼,有权力的人看它则仅仅是工具。

    ……

    海恩并不知道,隔着那么遥远的星空,他和姜盈的某些想法不谋而合了。

    ……

    休假休到比工作还忙也是没sei了。

    看着深夜才回家的海恩,姜盈委屈地直扑入怀,“老公,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海恩抱住扑进怀里的人,脸色是明显的惊讶,“你怎么回来了?n250星的事情结束了?这么快?”

    “切,有我在,还能不快?”姜盈骑在海恩的腰上,居高临下看着他骄傲道。

    “那结果怎么样?”

    “都觉醒了,两个2s,六个s,剩下的都是a。”

    那可是一百二十个废f,走了一趟n250,回来就都是a级以上了?这种事情放在今天以前谁能相信!

    原来去了五个就觉醒了五个还能解释为是命运的奇迹,现在这一百二十个根本不可能再像原来那样解释。谁家命运一来是一大把的来啊?

    这其中的人为因素不要更明显,说是一百二十人,可是代表的却又不仅仅是一百二十人的意义。

    可想而知这样的情况公布之后又将引起怎样的轰动。

    海恩难掩兴奋,都忘了把人放下,抱着姜盈就直奔了书房,“光脑测试确定了?消息公布出去没有?这些人的家庭情况都如何?你准备如何安排他们的后续?a级以上可保进帝国政府公务员,s级以上就能报考任何种类的军校。两个2s你有安排吗?如果没有就让他们再等一年,参加明年的机甲战士军考。”

    这么多人,不可能再像胖达他们当初一样能全部留在姜盈的身边,而且也不可能全部再留在圣盈纵衡学校了。那么与其被别人拉拢,不如他先下手。

    海恩打开光脑,“两个2s都是谁?人名告诉我。盈盈?”

    说着说着一扭头,才发现姜盈正在幽幽的看着他,一看就是没听进他话的样子。

    “盈盈?怎么了?”

    海恩摸摸姜盈的脸,却被姜盈甩手打开。

    “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我们分开多长时间了?你眼里就只有大局只有利弊吗?你就不想我吗?我不惜扔下还在庆功的朋友们,强行征用了史皮尔斯的战斗机甲加速赶回m38星是为的什么?就是为了你比别人更早的把握住先机?那我还回来做什么?我电话通知你不是一样?”

    “你是混蛋!你根本就不想我!”姜盈揪海恩耳朵一把,纵身就要跳下海恩的大腿。

    海恩哪能让她就这么跳走,赶紧手臂一紧把人牢牢地锁进怀里。

    “想想想,我怎么可能不想你?不想你我能这么晚才回来?不就是怕房里空荡荡地见你不在我连睡都睡不好么?”

    姜盈被逗笑,“你胡扯!你那是事多的不能早回来好么?”

    海恩也不跟矫情这点,反正媳妇儿笑了就是好事。

    “强行征用了史皮尔斯的战斗机甲先回来的?”海恩大手顺着姜盈的腰际伸了进去,“比别人先回来了?就那么想我?还是想我的……”

    摸到腰窝的位置往怀里一扣,姜盈嘤嘤一声软进了海恩的怀里,“老公是个大流氓。”

    姜盈握拳捶在海恩的胸口上,海恩强行稳住气息没乱。他家小疯子出手还是这么没轻没重啊。

    怕再有后招,海恩先发制人地低头吻了下去,“宝贝儿做的对,能早回来一秒都是好的。”

    “切,就知道马后炮。刚刚是谁见到我的第一眼就是先打听这次结果的?”

    “那是个大混蛋,我们以后终生孤立他!”

    “好啊,支持你孤立他!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还不放手?”

    姜盈把粘在锁骨上的脑袋大力撕开,期待地等着海恩怎么圆回他的话。

    海恩:“混蛋当然要孤立,但我不是混蛋啊!我现在眼里心里只有宝贝儿一个,你摸,啊不,你感觉不出来吗?”

    姜盈笑到要坐不住了,“哪来的流氓妖精敢假扮成我夫君?劝你速速现出原形,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饶不了好,热烈欢迎我家大宝贝儿饶不了我。”

    “……老公,你就一点不觉得你长着这样一张正气正经的脸说这么流氓的话违和么?”

    “我流氓了么?我哪里流氓了?我身份合法好么?合法的范围内,流氓得受到优待。”

    “噗哈哈哈。”姜盈忍不住笑到仰脖。

    海恩看到姜盈那因笑声而不停振动的喉咙,终于没忍住一口咬了上去,“真想一口咬死你。”

    占有欲强烈到他都害怕,每每这种时候都想要么姜盈死在他的嘴里,要么他死在姜盈的身上。两个人都活着太折磨人了,总觉得要不够,疼不够。

    ……

    素来能让人心境安宁的书房在这个深夜摇身一变变成了妖冶的魔窟。

    某女妖妻纵横,恃美行凶。

    某男老裆益壮,横扫千军。

    战是缠绵的胶着,喘却像战鼓声声震在心口。

    疆场遍布无形的战火,拼尽全力不顾生死为的仅仅是看谁先认输投降。

    问:决定持久战哪一方最终获胜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答:看肾。

    肾决定了持久度,持久度强的才能雄踞持久战胜利的那一方。

    ……

    姜盈现在对于在她老公面前认输,虽然次次不甘,但心理上却也习惯了。

    一个回合没赢她就怂了,“老公,我好累,今天就到这儿吧。”

    海恩:“你离开我到现在是455个小时零三分钟。你那么想我,你记得这个时间吗?”

    姜盈:“……老公,我想你,我觉得我们还能再来一个回合。”

    ……

    姜盈觉得她要像那只被她榨干了血的死兔兔了。

    果然榨干别人者,别人横榨之。

    姜盈哭求,“老公我错了,我现在真的真的深刻体会到你对我的思念之情了,你就饶了我吧。”

    海恩:“不是我不饶你,是你的身体缠着我不饶我。怎么办宝贝儿,我会不会死在你身上?我好害怕。”

    姜盈:连打了三个激灵。

    海恩:“宝贝儿真棒,我们再来。”

    ……

    姜盈强忍着身体的感觉以特别兴奋的口吻谈起了n250星上的见闻。

    “老公,上次你到n250星执行任务,你有遇到人脸蝶么?它们早晨集体起飞的时候很**吧?我一直在想哦,既然长着一张人脸,可是却没有手,那它们早晨起来的时候怎么揉掉眼屎?靠眨的吗?这样眨?用力眨掉?”

    姜盈刻意近距离对上海恩的脸,眨啊眨,眨啊眨,看你还有心情做下去!

    海恩果然脱力躺到了姜盈的身侧,“遇到过。因为我们的任务需要在各种阴暗的地方埋伏,所以何只是它们清醒后的状态我们看得真真的,他们睡着前什么姿势体位我们也一样看的清楚。就像这样--”

    海恩把姜盈抱坐在了腰上。

    姜盈:让她死了算了。

    ……

    天光大亮,姜盈迷糊迷糊地推推还在耕耘的某男,“老公,天亮了,你不得有事去忙吗?走吧,我就不送你了。”

    某男:“今天不去忙了,陪你。”

    姜盈:她怎么一点都不开心呢?

    ……

    又一天,姜盈:“老公,我得吃饭。”

    “行,我去做,吃完再继续。”

    姜盈:情况不太对。

    ……

    又一天,姜盈:“老公,我好像坏了。”

    “哪里坏了?”

    “我居然腰不酸嘴也不酸。”

    “那你不是坏了,你是厉害了。”

    姜盈:情况肯定不对。

    ……

    “老公,你怎么不问问我n250星上的觉醒细节?”

    “那有什么好问的?基本上就是那么些招数,以危险刺激精神紧张,只要不是傻子,总能在死亡临头的时候做出一些意外的举动来。得得得,别瞪了,你说你说。”

    “……我们才不跟你们一样!啊不,确切的说是,我们的后来进程跟你们绝对不一样。”

    “行,你说你的,我忙我的。”

    “……老公,你是换成机械芯了么?你怎么滔滔不绝啊?你不觉得这种事情很不科学吗?”

    “你老公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科学也具有不严谨性。”

    这种欠揍范儿倒是她老公的口气。

    但还是不对。

    她老公会沉迷夫妻交流沉迷到不务正业的程度?除非星际爆炸。

    到底哪里不对呢?

    好像从她这次回来就不对了。

    “老公,这次回来怎么不见你拿毛绒款的情趣内衣出来玩儿了?”

    “你不是不喜欢?你不喜欢就算了。”

    “太好了。”姜盈惊喜到一半又顿住。

    她是不喜欢,但他老公喜欢啊,而且喜欢的非常深入。

    “老公,我好像没感觉了。”

    “没事儿,一会儿就有了。”

    可是一会儿是多会儿?天亮又天暗三次算一会儿么?会不会太长了一些?

    对了,她好像要说什么没说完来着,结果没说完就忘了。

    “老公,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说完?”

    “啊,你说你们觉醒的进程跟别人绝对不一样,但你一直没说到底哪里不一样。”

    “对对对,我是说到这儿了。老公我跟你讲,接下来我说的话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而将来,我们也会让整个星际的公民都为之震惊!多少年来人类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你老婆我,解决了!以后再不会有歧视了,以后再不会有不公平的对待了,以后再不会……”

    “说重点。”

    “哦好,重点。”可是重点是什么呢?姜盈发现她又想不起来了。

    姜盈猛地给自己脑门来了一巴掌,力度没省着,一巴掌下去就给脑门拍红了。

    身上突然一轻,海恩的身影突然从她身上消失了。

    姜盈吓得翻身坐起,“老公?”

    卧室的环境突然变成了n250星的卵叶草原,小兽爷撒着欢儿的在草原上奔跑着,逗人脸蝶,追狗鱼追兔兔,搅和得好像n250整颗星都乱哄哄的。

    海恩笑着向姜盈走来,朝她伸手,“怎么傻坐在地上?不是你说的要带小兽爷出来撒了欢儿的玩么?结果来了你就傻坐着?”

    姜盈任由海恩把她拉起来,“是我说的么?我不可能那么说吧?小兽爷跟小灰灰不一样,出来玩儿多危险……”

    啊,她想起来了!

    姜盈的眼前环境再换,变成了一望无际的星空。

    星空下一只特别大的鸟冲着她飞来,“妈妈,抱抱。”

    姜盈心说,艹了!鸟会说人话?

    她却同时无意识地张开了怀抱,脑袋里想着,啊,她也抱不住那么大的鸟吧?

    怀里一沉,她低头,看到了一只胖鱼。

    ------题外话------

    感谢芷蕙云容和大乔的鼓励!鲲鹏上线给姨姨们献亲亲!mua~

    另: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一锅炖不下。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一个秘制,一个麻辣。来瓶雪花,带你勇闯天涯。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