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95 我家宝贝萌凶萌凶哒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

    胖鱼很胖,不到半米来长的大小,可是抱着的感觉得有二十来斤。

    姜盈的第一眼告诉自己这是一只鱼,那是因为它有着类似鱼的身形,背部的钩状背鳍和尾部的三角形鱼尾都是很明显的标志。可是这样的鱼却有着类似鸟的喙,长长的,有些尖,而不是像鱼那样宽厚的嘴巴。

    胖鱼背体是粉色,眼睛是黑色,肚皮是白色,再加上胖胖的身躯,一入眼就给了姜盈无限的好感。

    虽然她也喜欢小兽爷,熊仔以及小灰灰的毛绒感觉,但这样滑溜溜的皮肤抱起来的感觉居然也不错。

    姜盈不自觉地就笑了起来。

    胖鱼的嘴巴也弯了起来,一张嘴,“妈妈妈妈妈妈--”

    姜盈吓得差点笑撅过去。

    鸟会说人话也就算了,光脑记录上有好几种会说人话的鸟,可是怎么鱼也会说人话了?

    不对,等等,刚才那只会说人话的鸟呢?

    “妈妈抱抱,妈妈抱抱--”胖鱼努力把一对胸鳍张大意图抱住姜盈。

    奈何身体太胖,胸鳍太短,顶多就是贴在姜盈胸前。

    姜盈突然打个激灵:这声音不就是刚才那只会说人话的鸟的声音?

    鸡皮疙瘩都被吓起了一拨又一拨,几个意思?这到底是鸟还是鱼?还有,她怎么就变成妈妈了?她像生得出鱼……啊不,鸟?的样子?

    姜盈手一抖,把胖鱼掉在了地上。

    “老祖宗快出来!快出来--你大孙女要被吓傻了!”

    小银杏现身,还没说话,胖鱼竟然平空飞了起来。对,就是飞,而且用的是那对胖得不行,短得不行的胸鳍。

    “树树,树树,抱抱--”

    啪叽,一对短胖的胸鳍合拢,就像人类拍巴掌一样,拍的声音特别响亮。

    姜盈很不合事宜地想起光脑记录里关于古地球时期对于人类拍苍蝇的动作记载。

    看着绿色光影的小银杏被拍扁成片状,姜盈同情地想,真像。

    “老祖宗,你还好么?”

    胖鱼:“树树痛痛,呼呼……”

    小银杏被拍扁没吓到,现在一听胖鱼说“呼呼”吓到了。

    “别呼别呼,我说你别……”

    呼,一股暴强的气流从胖鱼的嘴里发了出来。姜盈一直以为小银杏是意识态,有其形却没其体,应该是无坚不催的。就像刚才胖鱼那一拍,虽然把小银杏拍扁了,但却没有拍散。可是这一呼之后,姜盈却发现小银杏的完整形态被破坏掉了。

    像一道道断了线的风筝,无数绿色的树影因为那一道暴强的气流而飞出多远。

    姜盈的手掌处原来看到的是小银杏的树干,现在看到的却是小银杏的根系。

    小银杏的万千根系紧紧缠绕住了姜盈的手指,就像一棵在洪水中挣扎的树,好像下一刻就要被洪水冲走。

    “姜盈,还傻看着干什么?快捏住那胖鱼的嘴啊!再吹我可就没命了!”

    姜盈从来没听过老祖宗这么惊慌失措的声音,她忍不住失笑了出来。内什么,老祖宗没命的话是个什么定义?

    笑着的姜盈用另一只手还是捏住了胖鱼的鱼。

    看得出胖鱼特别喜欢姜盈,被捏嘴也不生气,反而借机又偎进了姜盈的怀里。

    小银杏借机收回了自己被吹散的树影。

    摇摇树冠,重新聚拢成形,小银杏这才注意到姜盈突然变得紧张的表情。

    “老祖宗!”姜盈惊叫。

    “放心,我没事。”小银杏心里稍稍安慰。大孙女还是孝顺的,看,还知道担心它。

    “你叫它胖鱼?那鱼没有水就这么待着没事儿吗?”姜盈边说就边抱着胖鱼焦急地站了起来,好像小银杏只要一做肯定回答,她就立刻冲向最近的水源。

    小银杏:“……”原来不是担心我么?

    “它是精神力幻兽,需要什么屁水!”不孝孙子!

    胖鱼也挣脱开姜盈的手,“妈妈,要,水水,不要。”

    姜盈呆了半晌,终于惊喜地大叫出声,“我的精神力幻兽?是我的精神力幻兽?”

    胖鱼跟着姜盈欢喜地大叫,“妈妈!妈妈!妈妈……”

    活像个才学会说话的宝宝,好不容易学会了一个词儿,就一直不停地在嘴里念叨着。

    这回姜盈不怕了,姜盈抱着胖鱼一边亲一边原地转圈,“哎!哎!哎……”

    人家叫她一声她就应一声,一声都没落下,特别完美。

    小银杏:“……”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姜盈停下,小银杏只得大喊,“不孝孙子你快给停下!停下!你老祖宗的脑袋都要快被甩出去了!你停不停下?你停不停下?”

    姜盈停下,然后就看到了整个树冠都被转偏的小银杏。

    像棵歪脖树。

    “抱歉,老祖宗。”姜盈真诚道歉,但小银杏还是看出了她眼底强压的笑意。

    “笑笑笑,笑死你得了!有能耐别有求我的时候!”短短十分钟之内,被这娘俩给弄得颜面尽失了两次,小银杏心情很阴郁。

    姜盈再想笑也拼尽生命的力量给压下了。

    有些事情只有老祖宗才能解答,她可是不能把人,啊不,把树给得罪了。

    好说歹说,又哄又骗,最后又追加了三盆薄荷,小银杏终于愿意把姜盈的精神力幻兽给解释清楚了。

    对,就像小兽爷之于海恩,熊仔之于科特,小灰灰之于秋漠,现在的胖鱼就是姜盈的精神力幻兽。

    它的名字也不叫胖鱼,而是鲲鹏。古地球时期的最初,一种入水是鱼出水就变鸟的上古神兽。

    传说中的鲲鹏,鸟形时,翅膀展开有数十里;鱼形时,单鱼尾就有十里长。大是它的最显著特点,但却不是最厉害的能力。它最厉害的能力是能根据实际情况随心控制体形,变大或者变小。

    姜盈像掐抱着小婴儿的腰举起小婴儿一样举起了手中的胖鱼,被老祖宗一席话打开了思维,有些事情就能自动理解了。

    “因为是精神力幻兽,所以不需要入水也能随便就变成鱼了对不对?可是它为什么不以小鸟的状态扑进我的怀里?变成鱼形才扑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胖鱼低头,努力不让自己的胖肚肚挡住它看姜盈的视线,“妈妈,喜欢,鸟?”

    砰,姜盈手里的胖鱼不见了,变成了一双鸟的爪子。

    灰黑色,强劲有力,锋利而杀气。

    她的一手甚至不能完全扣住那爪子。

    姜盈抬头,看到了一只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大的鸟。鸟的翅膀轻微扇动着,不然姜盈根本不可能抱得动。不同于胖鱼萌哒哒的外表,这只鸟看起来就很凶恶,灰黑色的羽毛都给人一种暗藏杀气的压抑感。

    凶鸟低头在看姜盈,好像意识到自己的体形还是大了些,于是“砰”的一下后,它变小了,小到可以被姜盈的双手捧住。

    凶鸟拿鸟头去蹭姜盈的手指,鸟嘴张开依然是“妈妈,妈妈”的不停叫唤。

    声音还是一样的奶腔奶调,但那样凌厉的外型还是产生不了可爱的感觉。

    尤其那双眼睛,轮廓就是犀利的,哪怕现在它小,也让人无法忽视。

    凶鸟大概也知道自己这个鸟形不怎么友好,所以叫声格外的娇里娇气的,可惜姜盈捧着它的手还是不由自主地抖了抖。

    姜盈颤颤商量道,“如果没什么必要的理由的话,咱还是胖鱼着行不?”

    猛禽再小也没人敢抱着当娃娃玩儿的!

    但是胖鱼就不一样了,看着胖乎乎的脑袋胖乎乎的肚皮就想摸两把,摸上了就不想撒手。

    其实凶鸟也就看着凶,其本质却是非常没有立场的,一听姜盈明确表示更喜欢鱼形了,人家又是一声“砰”,姜盈怀里再次出现了一只胖鱼。

    姜盈立刻欢喜地笑出了后槽牙,然后抱着胖鱼后仰摔地,失去了意识。

    ……

    姜盈再睁眼时,天光大亮。这是一个山洞,她正躺在山洞的地上。脑袋有些钝钝地疼,像是那种没睡好的疼,她揉着自己的脑袋也就没有起来。

    扭头,看到旁边的实验台桌面上有一支她用完的试剂管。

    随着意识逐渐清醒,一些记忆也开始回归了。

    自打有了钱后,她就买了一个像海恩那样容量超大的储存空间。虽不说装下了豪华起居套装吧,却是装下了足够的自救设备。

    这当然不是她的主意,而是海恩的。姜盈只看到了海恩从空间里拿出了king-size超豪华大床,或者折叠淋浴设备等,但姜盈不知道的是,海恩的空间里还有一整套的自救设备。

    姜盈的自救设备清单还是海恩给列的,根据姜盈的特点,还让姜盈装进了一个小型实验室。

    那天姜盈完成了第二次猎杀的时候她马上就近找到了一个山洞,然后从空间里拿出了自己的科学实验设备。

    检测兔血,分析其中的元素含量,提取她想要的元素,然后她就给自己做了注射。

    等待有反应的时候她还把自己的所有实验过程的记录资料都装到了一支储存芯片里,想着万一自己失去了意识,那么找到她的人至少明白她是怎么失去意识的。

    然后她如临大敌似的等了又等,就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她还等困了。

    后来好像就睡着了。

    但姜盈想着自己梦里的记忆,她现在认为困到睡着就是反应。因为以她的习惯,那个时间点她不至于困到闭眼就着。

    她做什么梦来着?梦到来n250星的这些人全觉醒了,梦到她回到了m38星,梦到了她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男人,梦到了他们两个什么正经事也没做,就在床上各种酱酱酿酿了。

    想到这里的姜盈捂了捂脸。古语有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白天是在潜意识里想了多少跟海恩在一起啊,才晚上做梦全是那档子事。

    那后来是什么来着?后来她好像发现是在做梦了,她就清醒了,就回到n250星了。然后在卵叶草原的星空下先是看到了一只凶鸟,后又抱到了一只胖鱼,人俩还是一个,还会张口说人话,说的还是叫她“妈妈”。

    啊!老祖宗出现了,说那就是她的精神力幻兽,大名叫鲲鹏。

    姜盈终于完全想了起来,她“腾”一下坐了起来四下张望,鲲鹏呢?胖鱼呢?哪儿去了?

    “老祖宗出来,我家胖鱼呢?”姜盈焦急地原地直跺脚,她在梦里晕倒了,还是因为仍在做梦中只是陷入了深层睡眠?

    小银杏伸展着树枝现身,“你家孩子你朝我喊什么喊?它出不出来的归你管又不归我管。”

    “那我梦里就都是真的?胖鱼真的是我的精神力幻兽?还会变鸟形?还会说人话?”姜盈兴奋地不行,如果不是不知道小银杏的脖子在哪里,她早就掐住小银杏的脖子使劲晃它。

    小银杏嫌弃地冷哼一声,“瞅你那没出息的傻样儿!你想验证不是很简单?放它出来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对对对,放它出来,我当然要放它出来。可是我要怎么放它出来?我不会这个啊?老祖宗,老祖宗--”

    小银杏被她那粘得拉丝儿的声音膈应的整个树冠都抖了三抖,“停,好好说话!”

    “是,老……”

    小银杏一树杈子打在姜盈的脑门上,“想想你的精神力幻刀是怎么释放出来的,你的精神力幻兽实体现形就是一样的操作方式。切,刀疤小哥哥的小灰灰不都是你指导着收放自如的么?到你自己这儿你就傻了?”

    “对哦。”说到她傻,姜盈还露出了一抹傻呵呵的笑容。

    但她很快就正经起来了。

    她的精神力武器怎么释放出来的?

    只要集中精神想着,只要……

    “妈妈--”一只粉色胖鱼扑进了姜盈的怀里。

    姜盈愣了一下后,抱着胖鱼的脸就是一通亲,“宝贝儿宝贝儿我的大宝贝儿……”

    胖鱼乐得跟姜盈互亲,“妈妈妈妈妈妈……”

    小银杏飘在空中不满自己被忽视,“没我的事了吧?那可我走了哦?”

    姜盈哪能让小银杏现在这个时间离开,她还有好多疑问没问呢。

    赶紧离开胖鱼的胖脸,但仍然抱着没撒手,她问小银杏,“我的精神力幻兽就这么简单地出现了?我也没像我老公那样倍受折磨,也没像科特那样头痛欲裂,也没像秋漠那样躁狂如不定时炸弹,这就成了?”

    胖鱼真实在怀里有重量,这给了姜盈一定的踏实感,可就因为这种踏实感,她又觉得一切很虚幻。

    她的精神力幻兽现形怎么跟别人的都不一样呢?

    小银杏摇晃着自己的树冠,“谁说你的胖鱼出现就简单了?你还记得你昨晚的梦境么?你以为是个人就能那么容易的脱离梦境么?我这么说吧,如果不是你主动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而且目标很明确,那么你有八成的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姜盈看看这阴暗的山洞,看看这冰冷的实验设备,她突然后怕地头皮发乍。

    如果她再也醒不过来,那么她这算客死异乡吧?而且死前都没能看到她老公最后一眼。

    胖鱼好像感受到了姜盈的不安,它举起短胖的胸鳍轻拍姜盈,“妈妈,不怕,鱼鱼,陪。”

    姜盈感动地又是一通亲,“妈妈的大宝贝儿。”

    小银杏:“……呵呵。你梦境的最后如果不是因为它在短时间内连续三次变形耗尽了你的精神力让你不胜承受而晕倒,那么它将永远在你的梦里陪你。”

    意思就是,只要还有精神力支撑,那么姜盈就会一直活在梦里,和她的胖鱼一起。

    姜盈嘴一哆嗦,牙齿咬在了胖鱼的嘴上。

    胖鱼不疼,还咯咯乐,“喜欢,妈妈,喜欢,一直。”

    姜盈看着那张天真的鱼脸,觉得自己未来的重担可能会很重。

    因为喜欢一直和她在一起,所以才会把她困在梦里么?不过看它的样子也知道它并不知道那样将代表着自己会死亡。

    姜盈向小银杏求解。

    小银杏道,“你精神力幻兽跟别人的不一样,如果我大孙子他们的精神力幻兽可以归为实体攻击型幻兽的话,那么你的精神力幻兽则重在精神力攻击。如果它的攻击对象脑子里想的更多的是战争,那么它就会让那人永远困在战场上;如果像你一样想的就是跟男人不停地滚啊滚,那么你生命的终点就将停在和男人翻滚的那一幕。嗯,也算死得其所了。”

    姜盈:“……”

    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但“死得其所”这词儿不是那么用的!摔!

    姜盈开始串联起自己的遭遇,“兔血中提炼的元素激化剂还是起效了对吧?我的精神力幻兽被激发了出来,它因为它的本能而让我陷入了梦中。又因为阴差阳错短时间内三次变形,我的精神力无法承受,所以我才结束梦境真实醒来。”

    “对。”说到这里,小银杏也有点好奇了,“胖鱼是条讲究鱼,它会针对不同对象来制造相应的梦境。你的梦境肯定是让你最沉迷的,那你是怎么清醒过来你是在做梦而不是真的回到m38星见到我大孙子的?”

    姜盈老脸一红,怎么清醒的?因为她深知她老公喜欢情趣内衣play而且会强迫她穿?因为在梦里她老公居然听了她的意见而放过了她?夭寿哟,她哪有脸说出来。

    “我是谁?我是天生3s,那是一般人能比的?”姜盈只能强行把这段凹过去。

    “是吗?你确定你现在还是3s?”小银杏逗她。

    姜盈可不知道是逗,“老祖宗你别吓我!总不能我刺激出了精神力幻兽,基因等级还会降吧?”

    “不是降,是升。你为什么不测试一下看看?”

    姜盈赶紧拿出光脑进行测试,这一测试,姜盈傻眼了,居然是4s!

    她居然变成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4s!

    “老祖宗--”姜盈泛起了眼泪花。

    小银杏抱着小树杈装高深淡定样儿,“干吗?”要抱抱吗?虽然做起来有些技术难度,但看在她总算有了一点进步的份上,它就试试拿叶子抱抱她的脸好了。来吧--

    “宝贝儿宝贝儿妈妈的大宝贝儿,妈妈升级了!妈妈变厉害了!妈妈好爱你--”姜盈把胖鱼亲了一脸的口水。

    小银杏:不孝孙子!

    ……

    姜盈18岁,还没生出多大的事业心。这当然不是跟普通人比,以普通人的角度来说,她现在到达的高度已经是普通人穷其一辈子可能也达不到的高度了。

    但如果是跟有着明确目标的海恩,或者那个把“为全人类服务和奉献”作为家族宗旨的博家相比的话,那么姜盈真是挺没出息的。

    因为曾倍受歧视过,所以才想着崛起翻身;因为看不惯那些非f对待废f的嘴脸,所以才想着帮助整个废f。

    但你要说她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步骤安排,答案是没有。

    参加军考是被动的,这次的n250之行也是被动的。她顶多是在事情临头的时候,主动积极地面对,但她从不曾主动去想过自己未来的人生发展方向。

    以海恩举例的话,他俩的区别就非常明显了。海恩是从小就知道自己下一个目标是在什么高度的人,他会对自己的人生有一个相当详细的计划。而且当计划外的事情临头时,他不仅会解决临头的事情,他还会根据这些去适当修改自己的人生计划,为的就是保证人生大线不会偏移。

    姜盈不是。她得到了土蛋蛋,她那时候正缺钱,那就建个食货帝国赚钱好了。至于食货帝国以后发展到什么程度,她没有概念,大权一扔,她随性的很。

    姜氏中医也是那批不长眼的人非要在她面前拉仇恨,她气了烦了才会想着一劳永逸干脆就抢到手里。一号试剂出来了,如果是个别人,早就一门心思钻进这行里,单靠这一招就能闯出来个医界最高权威的名头来。但她也没当回事,随手扔给科兰,她又去参加军考了。

    参加军考也不是像海恩那样有着“为星际和平战斗”的崇高理想,那时候她一是被军部高层的施压所迫,二是,她总想着在某一方面打赢她男人一次。军考结束了,她也不像别人急着打探自己的成绩,急着给未来的军部之旅打通关系铺大路,她转身又答应别人的请求,带着废f们来n250星了。

    这些事情没有一个是她主动计划说,我要往哪个方向发展,决定了方向,我要什么时候达到什么目标,我最后的目标又是什么。没有,她没有这些规划,她有的只是,事情到我这儿了,我保质保量地完成就行啦。

    姜盈也没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问题,有人有宏伟的人生目标很值得敬佩,但她这样随遇而安随心而活的也不在少数,大家都照着自己的意思过自己的日子挺好。

    但直到今天,姜盈由衷产生了想主动去规划一件事情,想把这事情从头做到尾的一种冲动。

    就像浑浑噩噩也不知道自己想过什么日子反正瞎过,然后突然眼前一亮,她知道自己应该过哪种日子了。

    那就是,无论她是什么身份,什么职业,她都想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改变一下这个世界。她要改变现在这种高级歧视低级的畸形社会形态,她希望再不会有人经历她所经历的。

    听起来很空,好像是在卖弄“理想”人设似的,但姜盈自己知道,她这回很确定。

    人真的是在自身实力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说白了就是温饱不缺,金钱不缺的时候,那种崇高的理想追求才会自然而然的产生出来。

    因为在物质生活上真没有什么还能追求的高度了,这时候的人才会想着为别人,甚至为全人类主动做点什么。

    当然这种思想也不是“咔”一下突然就产生出来了,其实它也是在前情的基础上一点点发酵转化而来的。

    例如先前,姜盈决定为废f们的觉醒出力,说到底还是被老爷子一家三口的行为所感动,她又有能力帮这份忙,那就帮好了。跟莉兹谈到了孩子的事情,她心有触动,积极性增加了好多。而当她的精神力幻兽顺利被激发,某种冲动一下子就爆发了。

    她自己的成功给了她强大的自信,她这次非常确信她的想法是可行的了,那个脑中模糊的改变整个废f阶层的目标这下终于有了明确的形状。

    她要往这个方向走,她的人生终于不再阡陌交错,而是一条笔直的大路。

    ……

    第三次猎杀的时间到。

    所有的废f们都很紧张,这种紧张中又夹杂着一半的兴奋。

    即使没有光脑测定,在这两天的休整中,他们也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像是充满了无穷的力量,感觉都能搬山填海。

    稍稍回想一下,好像也没做什么,就拼命地逃生,拼命地反击了,然后这就觉醒了?是不是也太简单了点?

    人总是这样,只有成功的时候才能笑看过去的苦难,未能成功的时候才会忐忑不安左右摇摆抗拒不了投机取巧的诱惑。

    雀斑刘焦急地要埋伏不住了,“姜盈怎么还不来?不是已经到时间了么?”

    劳拉狠抹一把鼻子,“她肯定在那儿不知道憋什么坏水儿呢!等丫来的!”

    秦耀和白烨主动站到了第一战线上,他们已经打定主意,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和姜盈面对面交上手。

    胖达等四人也是绷紧了全部的神经,秋漠甚至做好了随时放出灰狼的准备。现在的团力可不是初降n250星的时候了,如果这样都不能赢姜盈一回,那么他们真的想死上一死了。

    120人外加四个护法个个把眼睛瞪得铜铃大,全身的神经都恨不得竖起高高的天线。然后他们就从早晨瞪到中午,又从中午瞪到晚上,却连姜盈的影子都没瞪来一点。

    废f们疑惑了。

    “几个意思?我们记错时间了?”

    “怎么可能!为了等这最后一次交战我可是数着秒过的,绝不可能错。”

    “那姜盈呢?出意外了?”

    “你可别做梦了,我们全都出了意外姜盈都不会。”

    秦耀和白烨来到了胖达等四人的面前,“是不是联络一下姜盈问问?”

    胖达一拍光头,“光紧张着等开战了,把这事儿给忘了。”

    他们连忙联络姜盈,然后得到了这次开夜战的回应。

    秦耀和白烨又悄悄地回到了第一战线上,只要开战就行,管他什么时间。

    夜色降临,周围开始安静下来,本该是准备休息睡觉的生理时间了,可是没有一个人有困意。

    眼睛继续瞪得大如铜铃,全身的神经继续恨不得冲破皮肤的阻碍到外面竖起天线。

    一丝若有若无的清香随着夜风飘来,废f们笑了,来了!

    不过居然还是麻痹果,姜盈是没招儿了么?

    疑惑的废f们各从储存空间里找出了隔离过滤口罩带上,他们早有准备,不怕哒!

    伊迪丝突然小声惊叫起来,“你们刚才有看到什么吗?我怎么觉得好像看见一条海豚在天上飞?”

    多么紧张严肃的时刻,但还是有人失笑出了声。

    “噗哈哈哈,伊迪丝,你是在缓解大家的紧张神经么?海豚在天上飞?好吧,你赢了。”

    “不是,我没说谎。好像还是一条粉海豚,好像……”伊迪丝不说了,她现在也不确定自己是真看见了,还是刚才晃了一下神才导致的眼花,反正现在再看夜空那是什么也没有。

    有人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像是开了什么闸似的,很快就有人跟着一起打上了。

    雀斑刘边打边说,“都精神点儿啊,熬一次夜对于各位可不是事儿吧?姜盈就是故意干熬了我们一天,如果我们现在就熬不住了,岂不是正好中了她的圈套?”

    劳拉伸伸胳膊踢踢腿,“放心,困意也拦不住我的杀气!”

    “就是,最后一战了,我就是打自己耳光也会让自己保持清醒的,我……”

    扑嗵,人倒地了。

    其他人还在看笑话,“故意的吧?演的跟真的似的。差不多就行了啊,快起来,姜盈快……到……”

    扑嗵扑嗵扑嗵。

    等大家意识到不对的时候,所有人都原地倒下了,包括四大护法。

    ……

    “秦耀快醒醒,爸爸又烧起来了,我们得快点送他去医院。”

    秦耀一个激灵睁眼,看到白烨正在绕过床头守着的他去扶他们的养父起来。

    他们的养父叫独眼,不是自己起的名字,而是生来右眼就看不见。本来以星际的科技这不叫事,但独眼天生废f,父母连人都看不上眼了,就更不会花钱给他治另一只眼了。也没有费心起名字,看他就一只眼睛,就直接叫他独眼了。

    独眼靠帝国的废柴补贴长大,过了十八岁以后就被父母赶出了家门。独眼自己过日子就很难了,但在看到垃圾处理站被遗弃的秦耀和白烨时,他还是给捡了回来。

    磕磕绊绊地也算拉扯到了八岁,独眼为了两个孩子准备像点样的营养剂祝贺生日就回家去找父母借点钱。结果不必说,钱没借着不说还被打了一顿。

    独眼回来就病了,秦耀和白烨轮流守着,也喂了基本的降温药,但独眼的体质太差,那药根本不好使。

    反复了两次之后,秦耀和白烨不敢再继续这样在家守着了。

    两人把独眼抬到一辆破的不行的悬浮车上开向了最近的医院。

    可是他们连买好一些的营养剂的钱都没有,又哪里有钱看病。没有钱,他们连医院的门都没有进去。

    他们开着那辆破悬浮车连换了好几家医院,直到能源耗尽,自动驾驶再也无法启动,他们才停下。然而依然没有一家医院愿意接收他们。

    大的烧到昏迷了,两小的折腾到绝望,一家三口就那样呆呆地坐在悬浮车里,好像只能等死了。

    就在那个时候,街头来了一个艳紫头发,画着大红唇的,女孩儿。

    看个头跟他们差不了多少,可是却穿戴的像个妖姬。

    走路还一蹦一蹦的,一看就不是个真大人。

    秦耀和白烨对看一眼,向着女孩儿跑了过去。

    女孩打扮的辣眼睛,但也从侧面证明了女孩儿有钱。没有钱,她拿什么打扮?而且他们清楚地看到了女孩儿脖子上手上脚上挂着的大金链子。

    他们那时候并不清楚大金链子的价值,他们想的是,这样的女孩儿背的包里绝不会没钱吧?

    他们需要钱!

    她都有钱画成那样恶心人了,那么为什么不能给他们的养父救命?

    就因为她不是废f,而他们是废f,所以她有钱而他们没有吗?

    秦耀和白烨准备打劫女孩儿。

    然而动上手了才发现对方应该和他们一样是废f,不然早把他们打跑了。

    “你也是废f啊?”白烨傻呆呆的问了出来,秦耀也停了手,都是废f,废f何必为难废f?两人准备收手。

    女孩儿却在这时候炸了,抄起身边的一切东西就开始猛砸,“你丫才是废f!你们全家都是废f!我不是!我是帝国第五个3s!我不是废f--”

    一个厚厚的钱包砸出去,糊在了秦耀的脸上。

    等两人从一堆杂物中挣脱出来的时候,女孩儿早哭着跑远了。

    秦耀打开手中的钱包,里面厚厚一叠帝国币。

    白烨眼睛都要被亮花了,他哆哩哆嗦地说,“秦耀,我好像心动了。”

    秦耀把钱包合上压在了胸口,他也是。

    帝国币的诱惑哪里是八岁孩子抵抗得了的。

    ------题外话------

    感谢乐趣,marie15和小风景的票票!你们是喜欢胖鱼的亲亲呢,还是喜欢凶鸟的亲亲?要不我来代替好了~mu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