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97 海恩:我要给媳妇儿一个惊喜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漆黑的夜,浓到让人犯呕的血腥味。

    一望无际的卵叶草原,一地惨烈的断肢残尸。

    一群人却在不顾自己鲜血满身的可怕样子叫着笑着欢呼着。

    “我们觉醒了--”

    “我们再不是废f了--”

    “爸,妈,我可以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了--”

    他们现在也顾不上遍地都是n250星上的土著猛兽们的尸体,他们就从那些断肢残尸的上面踩过去。他们奔走相告,祝贺与被祝贺,尽管还没有运用光脑彻底测定,但他们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他们心里自然有数。

    才从美梦中醒来就遇上了蜂拥扑来的土著猛兽们,他们来不及细想就不得不为了活着开始战斗。

    这一战斗才发现自己的战斗值居然向上蹿升了一大截,就这样的速度,这样的反应,他们非常自信自己再不是废f了。

    基因等级这种事情说起来挺虚幻,又看不到摸不着的,除非光脑测定后有数据来标示,否则好像并没有什么用似的。

    但实际上,这种东西就像古地球时期的各种文凭和资格证,你在生活中处处都会需要到它们。

    你找任何工作都需要要符合人家对基因等级的要求,你想要评职称也得至少先达到哪个基因等级,去参观个特别类别的古地球博物馆有可能都在门口立个牌子公告着“e级及以下不得进入”。

    有时候真不是区别对待,或者等级歧视。例如某古地球博物馆。

    为了还原古地球的某些实景,工作人员会利用科学技术构建出相应的气候,环境等等。那时候毕竟跟星际时代的不一样,单一个空气含量就各不相同。e级以上的都需要带着特殊面具扛毒,e级及以下的哪怕带着特殊面具进去也顶不住多大一会儿,严重的很可能当时就过去了。

    再举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古地球时期关于搭乘飞机的乘客要求中都有一条,多少岁数以上的不宜,有严重心脏病的不宜。

    废f们的先天条件在那里摆着,身体数据各方面都属于脆弱的这么一个状态,如果倒退回古地球时期的话,这样一批人可以理解成是某方面发育不健全的。

    有的是脑瘫,有的是唐氏综合症,有的是二尖瓣关闭不全,有的是软骨发育不健全,等等。这些在古地球时期的先天病,到了星际时代不叫病了,生出来的外表看都正常了,但内里比起正常人来还是欠缺的。

    后来一是为了方便大家根据自己的身体条件和智商选择相应的工作,二也是为了照顾生出这些非正常宝宝的家庭心理,帝国的领导高层们研究后决定,取消那些扎心的各种具体病名吧,就统一归到f级吧。

    这也就是基因等级分级出现的最初。

    从统治者的角度来看,他不可能做到一视同仁普度众生,人类文明说到底还是要靠高基因等级的人才能向前发展的。那么非高基因等级的呢?尤其是完全拖后腿的废f们呢?又不能残忍的全部杀掉,那就只能给废柴补贴凑合瞎养着了。

    最初的时候也没人反对,你说你都是个废物了,注定了对帝国一点贡献都没有,帝国还能白养着你够意思了。

    但随着废f们的数量日益增多,随着社会的歧视越来越偏激,当出现了姜盈这么一个有着3s的基因潜质却完全没有觉醒的后天废f时,积攒了多年的阶级矛盾就像终于找对了爆发点,然后就爆发了。

    桑德鲁老爷子并不是觉得这种基因分级有问题,他是觉得你既然在基因等级上分了级,那么在教育上也该实行分级教育。什么叫给钱养着就行了?你这跟直言放弃有区别吗?这是一个正常文明正常发展的正常道路吗?

    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总会有一定的底线,或者说,气节。

    他最一开始是直接提出了这种分级教育的建议,也自己先带头实验了起来。但这种大的体制的变动,一定是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合一的时候,才会成功。

    然后就想当然的失败了。

    但老爷子没有放弃,他开始摸索起了药剂学。他认为提议被驳回的主要原因还是他没有足够的事实数据支持。

    你就申请科研预算还得打份不低于一万字的详细报告呢不是吗?

    老爷子开始做药剂学的研究,为的就是通过改造废f们的身体数据,从而再给他们一个改变人生的可能。

    他研制出的激化剂可以理解成药,但不是说谁吃了药都能病好的,你的基本体质也得适合这种药剂才行,这有可能是一个长期磨合的过程。其次,身体改造好了,脑子跟不上也不行。基因等级是一个综合型数据,并不单单仅包括了身体的硬件数据。

    第三,给改造了身体,又扩充了知识储备,那就行了吧?还是不行。这就像你虽然考了高分,但真到正事上啊,你一样有可能是个废。

    这时候还需要怎么办呢?就需要刺激一下了。你得适应你的新身体数据,你得把你所学的知识融会贯通,你曾经自卑的精神力得骄傲的站起来重新认识自己。

    你做到了这三条那才叫觉醒成功,这之后光脑测定的基因数据才会改变。

    原理说起来很简单,步骤也很清晰,但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你看,别人能帮的不都帮上了吗?可还是因为着客观的个体差异,依然有人不够资格来n250星,而来了的,现在觉醒了的这些人也会有等级差异。

    但这些大方向就是盖西苏米之流该费心的了,至于废f,他们只要知道他们从此以后再不是废f就万事皆好了。

    有人当时就想打电话通知家里人这个好消息,但被盖西阻止了。这种爆炸性的新闻当然要回到m38星以后集体爆个大的给某些人看看。

    废f们莫不点头同意,对对对,光宗耀祖衣锦还乡什么的,一个人哪里有一群人的势头亮眼睛?!都憋着,到时候组团亮瞎那些非f们的眼睛。

    一群人兴奋的睡不着,苏米就下令,那就开个夜party吧。先憋着不说也得来个小庆祝彼此祝贺一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废f们的兴奋劲儿稍微缓和了一下,他们想起醒来之前的梦了。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清醒之前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我就是已经觉醒了,等我醒来,哎,我真的就完全觉醒了!有意思吧?”

    “我我我,我也做过梦了,跟你一样,也是梦到了自己觉醒后的幸福生活。啊,别不是大家都做过这样的梦了吧?喂,你是怎么醒来的?”

    “桑德鲁老师拿拐杖咣咣敲着黑板说,把书本都收起来,考试。然后我就吓醒了。”

    “噗哈哈哈哈,怎么又跟我的一样?”

    “我也是。”

    “我也是……”

    一群人笑不出来了。

    做美梦一样,清醒的过程也一样,这是什么节奏?

    盖西轻拍两下手引起大家的注意后才道,“那是咱家老爷子的独门绝技,具体方法能告诉你们吗?行了,该吃吃该喝喝,明天就出发回m38星。你们的好日子来了,想好怎么炫耀了吗?”

    废f们很快又再次兴奋起来。

    对啊,具体怎么回事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就是自愿服下了激化剂,也没有让老爷子提前给个配方证明不是吗?

    “那些笑话我父母生了我这个废f的亲戚朋友,看我回去不亮瞎他们的狗眼!我转到圣盈纵衡学校他们还笑话我父母白花钱!哼,我看这回谁笑话谁!”

    “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我妈和那个男人离婚!我妈为了我一直忍着,她太不容易了!离婚!我再不让我妈因为我是个废f就忍受那个男人的家暴!”

    原来不敢想的,在觉醒之后他们可以尽情的想了。星际时代是一个实力为尊的时代,当你有了实力,就意味着一切即将到来。区别仅仅是时间的早晚。

    “啊,我们到底觉醒到了几级?苏处,我们可以测定一下吗?”

    苏米摆手,把一堆早先收起来的光脑从空间里拿出来让人分发下去。

    “就一个要求:务必在确认测定之前选择私密测定。”

    “知道了--”废f们吹着口哨一拥而上,找到自己的光脑忙不跌地测定去了。

    莉兹胖达秋漠和维希没动地儿。

    他们本就是高基因等级了,对于这个一起做了梦,还都是类似的美梦,最后醒来的方式也一样的事情自然比废f们更敏感。

    “独门绝技是老爷子的手法?可是我跟老爷子没接触过吧?为什么我一样被包括在内了?无差别施展?可能吗?”维希想起梦里他和莉兹的孩子出世,他送孩子去上学,结果却被留下来考试。

    作为学生就没有一个不怕考试的,他自小优等生也是一样。所以他打个激灵后就清醒过来了。

    秋漠能感受到脑域里灰狼在开心地撒着欢儿,这种情况很少有,通常他感受到的灰狼都是站在高石的一角仰天长嚎。也不知道嚎个什么玩意儿,反正有事没事嚎两嗓子。像今天这种跟个傻狗似的满哪儿乱跑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灰狼是他的精神力幻兽,灰狼的状态是轻松和愉悦的,他的心境就也是一样的。

    “姜盈,你做了什么?”他才不信是什么老爷子的独门绝技。

    莉兹和胖达早就互相打听了彼此做了什么美梦,一边挤兑对方做出了那样的白日梦真无耻,一边也意识到了事情并不像盖西刚才给出的解释那样简单。

    他们的精神力锻炼之初就被老爷子要求过,一定要给自己的精神力加一层坚固的屏障。如果精神力作为武器可以帮助战斗,那么早晚有一天也会攻击人。精神力的攻击自然也会针对精神力,这是一件想想就很可怕的事情。

    一个人做了美梦后又被惊醒也就算了,还可以理解成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是一百多人呢?基本一样的经历,这碰巧的机率能有多大?

    老爷子的独门绝技?这n250星和m38星之间的距离之远,连天高皇帝远都不足以形容,老爷子能用什么方法刺激到他们的精神力产生类似的起伏波动?

    莉兹和胖达一左一右把姜盈挤到了中间,“说!是不是你又搞了什么鬼?”

    姜盈嘿嘿傻笑,嘴里说着“我能搞什么鬼”然后把第三次复活机会结束的标签贴到了两人身上。

    “没忘了你们比其他废f们晚着一轮呢吧?他们可以休了你们却是不能。”

    姜盈把另两枚标记抛到维希和秋漠的面前,“走吧,我们加个班?”

    四人挑眉,听得出姜盈是不想在这里说明白,他们也不多问,起身就跟着姜盈向外走。

    姜盈冲史皮尔斯打声招呼,“等他们庆祝完了,全部安全带到太空舰上。我们五个不用担心,出发之前我会带他们回去的。”

    史皮尔斯头一次没有乖乖听命,“我不能一起去么?”他几乎猜得到姜盈是准备做什么,他也想要。

    姜盈正经摇头,“你和他们的情况还是有区别的,现在时间有限不太好操作,等回了m38星再说吧。”

    史皮尔斯只能同意,然后用前所未有的幽怨的目光看着一行人渐行渐远。

    胖达打个激灵,“他怎么了?斯文败类一朝改走怨妇画风了?我好不适应。”

    莉兹胳膊一抬锁住姜盈的脖子,“说,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好事了?他刚才那是特别羡慕我们吧?”

    姜盈保持着欠揍的笑,“等到了地点再说。”

    五个人很快来到了姜盈曾经研制出激化剂的那个山洞。

    姜盈对秋漠道,“放出小灰灰帮我们暂时把个风吧。”

    四个人见姜盈这么谨慎,不由得更加好奇了,“快说快说,小心憋成便秘。”

    秋漠放出小灰灰去把风,虽然不会表现得像莉兹和胖达那样明显的好奇,但一样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姜盈神秘的一笑,再不隐瞒,她猛地双手高举,“胖鱼出来,见见你的叔叔和姨姨们。”

    咻,粉红胖鱼扑棱着短胖胸鳍即时现身。姜盈提前告诉过它,非特别的日常出来见客,维持小型的胖鱼身形就好。大的浪费精神力,还有可能吓到新朋友。

    维希发誓:他刚才绝对听见那“咻”的一声了。可是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脑子里才闪过疑问,下一刻他就自己回答了出来,“姜盈,难道这是你的精神力幻兽?”

    莉兹和胖达半张着嘴还没找回自己的声音,秋漠扭头看到他家灰狼正在洞口朝着这个方向高兴地原地直蹦。

    “妈妈--”胖鱼先扑进了姜盈的怀里。

    维希:“……不是,我可能出现幻听了。内什么,你家胖鱼刚才没张嘴说话吧?”

    姜盈抓起胖鱼的一只胸鳍朝维希挥两下,维希本能地也抬手回应着挥两下。

    姜盈:“胖鱼,这是你维叔叔,快叫人。”

    胖鱼:“维叔维叔--”

    维希:“……”保持着打招呼的挥手姿势原地石化了。

    姜盈又抱着胖鱼转身,“这个是胖叔叔,叫人。”

    胖子见胖子总是比别人亲切。

    胖鱼挣脱开姜盈,飞起直扑胖达的脸,“胖叔胖叔--”

    枯嗵一声,胖达原地坐下了,没能抱到脸的胖鱼落到了胖达的光头上。

    胖鱼好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