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199 耀眼的废F,们!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你以为姜盈举拳就打吗?怎么可能。闪舞小说网www</p>

    4s提升的不仅是体质,还有智商。</p>

    姜盈以曾经败过多少次的经验早就觉悟了,面对她老公,她就不能有半点轻敌。</p>

    只见姜盈娇笑一声“老公我想死你了”,然后便像一只热情的小雏燕一样扑向了海恩。</p>

    纵身一跃,双腿卡住了海恩的腰。左手勾住海恩的脖子,右手臂弓起肘部,对准海恩的左肩头重击了下去。</p>

    不过三十公分的距离,理论上来说,肘部击中的时间也就半秒。</p>

    在她已锁住了海恩的腰,海恩的头的时候,半秒的时间还不中招?</p>

    姜盈的攻击之周详,让她都想暂停一下给自己点个赞。</p>

    这速度,这暴发力,这出招的刁钻角度!姜盈还用了0。01秒回忆了一下印象里海恩的实力,那必须妥妥的碾压啊!</p>

    哈哈,击中啦!</p>

    必须乘胜追击哒!今天她就要一雪前耻,赢她老公一回!</p>

    海恩完全是因为对姜盈一点没设防才中了第一招。</p>

    多半个月不见了,就冲那天的视频通话也知道他家小媳妇是如何的思他如狂了。提前封锁了太空舰后门这块,又提前严令禁止了暂不许任何工作人员出现,他就想着,就凭他家小媳妇儿那个急性子,不得扑上来就啃?</p>

    海恩的悬浮车就停在身后,门已经敞开。他想的是捞到小媳妇儿就进车里。虽说提前封锁了这块,但毕竟还是敞开的环境,哪里有悬浮车里私密?</p>

    海恩想的多,安排的多,一颗思念的心期待的更多。</p>

    等到门一开,想念的人儿果然热情地扑来了,他当然就双臂大张,半点防备都没有。</p>

    但庆幸的是,身体的本能比他的意识更能抗拒女色的诱惑,他在中了第一招后就及时反应过来了。</p>

    扶着姜盈的腰的右手立刻变成了紧锁,姜盈再想撤腰以拉开距离再攻,难了。</p>

    海恩的左手则迅速迎战上了姜盈的右手。</p>

    你快他更快,你刁钻他更刁钻。</p>

    同是4s,姜盈是取巧偷跑步才达到的,海恩却是一步一步扎实积累来的,那实力自然也是有差距的。</p>

    几乎是面对面的几招快攻之后,谁也不用明说就都知道对方怎么回事了。</p>

    姜盈深受打击,“老公,难道你”</p>

    见姜盈不打了,海恩也没放开她,而是抱着人纵身后跃,直接跃进了后面的悬浮车里。</p>

    声控自动驾驶启动,悬浮车很快驶离了太空舰。</p>

    海恩抱着姜盈同坐在后座,两人上了车后也没有分开,现在是姜盈跪坐在海恩大腿上的姿势。</p>

    姜盈左脸是沮丧,右脸是生气,特别精分,“说,你是不是也升级到4s了?”</p>

    两小手早就掐上了海恩的脖子,好像只要海恩说出肯定的回答,她立刻能发力掐死之。</p>

    太遭人恨了。</p>

    这种时候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修养了,你看同样是发现对方4s了,这是多么史无前例开天辟地的特大事啊,但两人的表现就不一样。</p>

    姜盈的反应多激动,但海恩,依然不动如山。</p>

    至少表面上不动如山。</p>

    如果不看他摩挲在姜盈腰间的手指已经钻了进去的话。</p>

    这是4s皮肤和3s皮肤的不同吗?果然升级之后更滑嫩了。</p>

    “也?这个词用得好。你要不要先解释一下?”海恩幽深的目光锁定姜盈。</p>

    姜盈一秒怂,又在第二秒强行大胆,“为什么我要先解释?你不也一样吗?你也没有提前告诉我不是吗?你先解释!啊”</p>

    海恩小掐了一下姜盈的腰窝。</p>

    虽然早就习惯了把姜盈宠到头顶任她作妖,但每一次姜盈梗着脖子跟他叫板的时候,他还是会有点不悦。</p>

    怎么就把她宠成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狂样儿了?他要是不在她身边的话,她这种性子招来祸事的时候谁能护她?</p>

    海恩的不悦是针对自己,觉得自己养孩子还是太过放纵了,这样不好。一个合格的监护人应该是培养出一个懂得在强者面前温顺收毛的聪明孩子。</p>

    就姜盈这种站住了理就什么也不怕的性子,等她进了军部,还不得一天给自己树敌八百?想想他小时候遇到过的,他深深觉得未来的军部不会再安静了。</p>

    又不是一个战团,万一有人在他出外太空任务的时候联手迫害她呢?她会不会吃暗亏?她是厉害,但还能架得住一群人算计?她被欺负的时候他不能及时赶回可怎么办啊!</p>

    身是男人身,可心却长成了当爹的样儿。</p>

    姜盈是不知道海恩在瞬间想了那么多,如果知道的话,她一定大笑三声:谁能欺负得了她?她可是星际绝无仅有的4s,之一。</p>

    海恩犯了护短主义者的通病:那就是自家孩子再强也不叫强,外面那群环伺的豺狼太多太坏了,自家孩子这么善良没心机,不得被欺负死?</p>

    “老公?老公?”姜盈很纳闷儿,这是想什么呢就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而且你想就想吧,你的手能不能老实待着?</p>

    见海恩没反应,姜盈一把按住了海恩的手,可是下一刻就被海恩反按住了。闪舞小说网www</p>

    “乖,别动!”正想到关键的地方呢!</p>

    海恩的强大从来不在于一心一意,而是一心二用。</p>

    指尖已经挑开了姜盈背后的内衣扣子,摸来摸去继续升级中,但海恩的脑子里可都是正经事。</p>

    “你怎么升级的?同去的这批人当中可没有哪个实力强到能刺激你的升级。你是借助了外力?什么外力?你的3s级明明还没有抵达巅峰,得是什么样的外力才能让你提前升级?”</p>

    短短几句话就说到了点上,姜盈服的不要不要的。</p>

    她老公这智商太可以了!</p>

    “老公你想知道原因啊?”姜盈上身前倾偎进了海恩的怀里。不偎也不行了,被摸的腰软了。</p>

    这男人怎么就能一边一边正经呢?可恶!</p>

    姜盈仰头咬海恩的下巴,“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告诉你原因。”</p>

    海恩为什么没有那么吃惊姜盈的突然升级?除了性格天生沉稳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通过史皮尔斯和姜盈在视频通话里的表现,他大概也猜出来了。</p>

    说吃惊姜盈的升级,不如说他更好奇姜盈的方法。</p>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那外力会是姜盈自己冒险试出来的,他只是按照姜盈过往的经验推断,应该是老祖宗又帮了姜盈什么忙吧?就像他的狮虎兽第一次实体现形的时候,老祖宗会自动现身护住姜盈。</p>

    没能及时想到姜盈敢拿自己做实验的结果就是:海恩解开了领扣。</p>

    求就求,他刚好试试上次视频通话时新想到的一招。</p>

    新闻发布会选在了圣盈纵衡学校的大礼堂。</p>

    从太空舰降落的地方到圣盈纵衡学校还有一段距离,为了方便盖西和苏米带队整体转移,桑德鲁老爷子提前安排了双层大型悬浮车,一车就都给装下了。</p>

    车就停在了距离太空舰不到三百米的地方,这点距离够短的吧?但就这三百米,一群人从第一个下了太空舰到最后一个上了悬浮车,足足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p>

    只因为每一个废都被若干个媒体人给包围了。</p>

    废们提前领了命令,知道在新闻发布会之前一个字也不说。但他们不说归他们不说的,别人不会拿眼看吗?</p>

    非和废的精神面貌绝对不一样,现在出来的废给人们的感觉就像剑鞘都遮不住剑光的利剑。</p>

    锋利,耀眼,光芒万丈。</p>

    所以人们连问“你们是不是觉醒成功了”都没有,直接就是“同学你觉醒到几级了”。</p>

    废们嘴上不说,但脸上能不显露出来?过去就没被人正眼看过,如今却被人热情地簇拥着。每个人的虚荣感都快爆棚而出了,自己知道的基因等级想在心里,映在眼上,恨不得让所有围着的人都看出来。</p>

    我真的不是废了!我是了!亮瞎你们的眼了吧?哈哈哈,看以后谁还敢歧视我!</p>

    看我的眼睛,s!s!s!这么明显了你还看不出来?你眼瞎啊?</p>

    嘴闭紧着,因为命令而一个字都不能说,但又忍不住想炫耀,就期待着哪个人能看出来。反正我没说,人家自己看得出来的不能怪我吧?</p>

    可是废们忘了,他们和这些闻风而来的媒体人们都是第一次见面,脸都是生的,又哪可能会默契到领悟到眼神的意思。</p>

    在媒体人的眼里:这些个个脸抽筋到抽搐的废们是在做什么?集体犯病了么?知不知道镜头里的你们已经严重走形了?艾玛,可丑死我了!</p>

    心跳都要被吓停了,但人却没有退后一步。</p>

    这至少不是没有觉醒的反应!否则这些人就该是耷拉着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那胸膛挺的,看那势头都想挺出星际去了。</p>

    所以他们是觉醒到了什么高度?一下全,或者全b了?</p>

    不怪这些媒体人没有往高了想,曾经某媒体做过大型问卷调查,针对的是废们。问,如果给你一个机会觉醒,你希望是多少级?</p>

    答案最多的那个不是s不是,而是。因为长期自卑下的废们连做梦都不敢做大了,哪怕仅仅是,他们也知足了。</p>

    媒体人扫一大圈,每一个废都是这么骄傲到不行的面貌,那肯定就是都觉醒了。都觉醒是个什么概念?那将意味着废有可能再不是废,在未来的某一天,废也许就会永远地退出文明向前发展的洪流。</p>

    这个意义要是往大了说的话,那真是大到没边大出星际了。</p>

    人就是这样,事情越严重,就越不敢猜测了。</p>

    媒体人们喋喋不休地追问着“同学你觉醒到几级了”,却没有一个敢猜测地问“s级?”或者“级?”。</p>

    废们不能明说,媒体人们不敢乱猜,于是一队人就在此起彼伏的“同学你觉醒到几级了”的问话中从太空舰转移上了悬浮车。</p>

    苏米跟着上了悬浮车去安排,盖西做断后。</p>

    “欢迎各位参加圣盈纵衡学校的新闻发布会,届时你们好奇的答案都会公布。我们稍后见。”</p>

    看着那大型悬浮车走了,媒体人们也不敢耽搁,个个上了自家悬浮车也飞快地跟了上去。</p>

    不是没人抱怨圣盈纵衡学校的人真是不给面子,他们可是能让你活也能让你死的媒体人,有你们这么无礼对待的么?居然全程没一个说话的!太可恶!</p>

    但不管这些人心里怎么抱怨,他们却没有一个甩手离去的。媒体人多聪明啊,没等到最后结果之前绝不轻易下论断,这几乎要是一种生存本能了。</p>

    不过,你们的结果最好让我们足够有卖点,否则你们就等着被黑死吧。</p>

    等这两拨人都走了,胖达维希莉兹和史皮尔斯才走出了太空舰。</p>

    胖达:“切,瞅瞅那一群没见过世面的损样儿!想当初哥从大比回来的时候多镇定自若,那才叫大将之风!”</p>

    莉兹:“唉,一代不如一代了。才觉醒了这么一点就骄傲的尾巴都翘上天了,那等他们知道我们都激发出了精神力幻兽的话,不得犯心脏病抽过去?”</p>

    胖达:“嘘!你小声点!在他们的心态成熟到一定程度之前,我们坚决不能把精神力幻兽也能激发的消息透露出去!他们还太年轻,可承受不住这。”</p>

    莉兹:“说的有道理,为了他们好,我们这些前辈只能多费些心了。”</p>

    史皮尔斯和维希两脸无语:你们还能更得瑟点不?说人家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你们以为你们的尾巴还好好垂着呢?</p>

    这两人不是从废过来的,这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到底跟胖达和莉兹差那么一点。</p>

    史皮尔斯谨记着自己的任务,“我和胖达要回食货帝国,姜氏中医那边就交给你们俩个了。别逮着个空就粘乎,事情很紧急,你们别耽误了大事!”</p>

    “谁逮个空就粘乎了?”莉兹不服就想呛呛回去,但史皮尔斯看都不看她,叫了胖达上车就走了。</p>

    维希失笑,却也不劝,他喜欢莉兹气到脸红的样子,“走吧,我们去姜氏中医。”</p>

    莉兹因维希绵密的目光而不敢回视,只低着头嘟囔,“混蛋姜盈,她倒是跟她老公腻歪去了,辛苦的事情让我们给她跑。等着,看我家大白钳不死你的!”</p>

    圣盈纵衡学校的大礼堂。</p>

    所有留守的老师和学生们都停课出来帮忙维持秩序了,只因为今天来大礼堂的人比他们全校师生还多。</p>

    得亏当初建设的时候就建的够大,不然今天真要装不下了。</p>

    但学校的师生比起媒体人来知道的也不多,所以他们也很兴奋,一种带着与有荣蔫的兴奋。</p>

    知道自家校长和老教授都什么人品,如果不是极致的“结果喜人”的话,那根本不会整这么大规模的新闻发布会。</p>

    所以到底是觉醒到了几级?急死了也闹心死了,有人鼓起勇气向桑德鲁老爷子打听消息来着,然后就换来了爱的拐杖,以及怒骂:你们这次再考不过先前那批同学,我就都让你们退学!看看人家都觉醒回来了,你们连个长进都没有,你们还有脸活着呢?打听什么打听?想早死直说!</p>

    天天被毒骂,这心理上早就有了抗体了,他们倒也不介意,但再没有勇气去打听了也是真的。</p>

    哼,就等着看回来的人到底觉醒到了几级,等轮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一定觉醒的比其更高!</p>

    圣盈纵衡学校留守的师生加一起也就一百来人,可是今天来的媒体都得有五百多人。留守的学生们都还是废,媒体人们却至少是级及以上。</p>

    说起来圣盈学校是主家,媒体们是客人,但一是人数相差悬殊,二是骨子里的等级观念仍然存在着。于是学生们在维持秩序的时候,礼数周到的同时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带着态度和善。</p>

    只是这和善如果落在没有教养的人眼里,那基本就是好欺负的代名词了。</p>

    个别媒体人看那些觉醒的废们不敢轻怠之,但看这些废们就不一样了。</p>

    “为什么给我安排的是靠边的位置?你知道我是谁吗?必须给我换座!就现在换,立刻马上换!”</p>

    “凭什么我要挪位置?先来后到的规矩不懂吗?我来的时候可没人说这里不能坐!我就坐这里!想让我换就找你们的校长出来跟我说!”</p>

    “看什么看?我又没多占座。那是工作需要,我的智能摄像仪就得自己单独一个座才能保证顺畅工作!那么多座呢,哪里坐不行?跟我摄像仪计较个没完你是欺负它不是人不会说话吗?”</p>

    只要是人多的地方那肯定就会产生矛盾。</p>

    废们先前都被提醒过,这次发布会对学校很重要,所以一定不要滋生事端。</p>

    见部分媒体人情绪不太好了,他们都没有硬杠,莫不好声好语地道歉兼解释。</p>

    只可惜有些人就是给脸不要脸那种类型的,眼见废们一直后退,他们不但不领情,反而越加的气焰嚣张了。</p>

    “什么东西!还没确定觉没觉醒呢,这就先觉醒了目中无人了?你们去看看我家媒体报道的大比后觉醒的高基因等级们,人家哪一个像你们这一样了?居然一个字不说?有种一会儿也别说!”</p>

    大早晨就往降落地点赶,赶到了还得跟一群同行抢位置,抢到最后却没有抢到一点有用的消息,媒体人这心里就积累上不满了。等到了圣盈纵衡学校,还要重新抢起,这基本就压不住火了。再看到安排座位的都是最好欺负的废,有些人就毫不顾虑地开火了。</p>

    “闪开闪开!就这么点破事至于矫情个没完吗?座位的事情你们要是安排不了就找一个能安排的人来,要不就别管!不过就是个废,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我呸。”</p>

    这是来自时代索加传媒的一个记者。这个媒体的崛起虽然时间短,但因为旗下记者个个敢说敢做,很快就济身于大媒体行列了。</p>

    这个记者的后半句话声音虽但该听到的人还是听到了。周围的几个记者听到这话后,都不赞同地皱起了眉。这话可以说是非常不尊重人了,尤其是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废学校。</p>

    这个名叫西斯康的记者却一点不在意,目光还越加地挑衅了。</p>

    他一向认为有矛盾才有新闻,没有矛盾的话,他来干嘛?帮你圣盈纵衡学校拍宣传片吗?怎么可能!他为的可是自家媒体的高点击率。</p>

    眼角余光早就把周围几个面露愤意的废给扫描进摄像范围了。哈哈,快生气啊?快发怒啊?快打我啊?今天这么多媒体在这里,但第一个发出有效新闻的一定是他时代索加传媒!</p>

    奥斯汀忍不住了,他一把甩开了旁边拉着他的同学的手,“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站的是什么地方?到谁家做客就得听谁家主人的安排,我以为这是基本教养。什么叫不过就是个废?你这是在明目张胆地侮辱我们了?帝国都有律法规定不得歧视废,你特么的凭什么歧视?道歉!立刻给我们道歉!”</p>

    西斯康既然敢说,自然早就准备好了后路,“我什么时候说过那话了?现场这么乱,你可不要针对我把帽子扣我头上。如果我的态度让你误会的话,那我道歉好了。但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刚才是爆粗口骂我了吧?这就是你们学校面对媒体的态度?真是让我等长见识了!”</p>

    标注着时代索加传媒图标的智能摄像已经对准了奥斯汀的脸。</p>

    奥斯汀是废,跟废们打架争斗他熟,但他却是不懂文明人的打法的。</p>

    西斯康几句话就把他的挑衅翻了过去,然后把焦点引到了圣盈纵衡学校上。</p>

    奥斯汀很想直接反驳,现场这么多人,听到的可不只是他一个,这人怎么敢说谎!可是当他注意到那智能摄像仪的时候,他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这是攸关学校的新闻发布会现场,非常重要,结果还没开始呢,他就先跟媒体闹起来了?他这是给学校抹黑啊!</p>

    后面几个废们这时也意识到矛盾不应该闹那么大,他们当中马上有人来拉奥斯汀,同时有人低声向西斯康说起了好话。</p>

    但西斯康好不容易挑起了事,哪能这么容易就让事情翻篇。</p>

    眼见奥斯汀要被人拉走,他立刻遥控智能摄像仪追了上去,“本人在场,其他人凭什么代他道歉?他必须亲自向我道歉!”</p>

    你骂了我们,你说翻篇就翻篇了,结果你却追着不放让我道歉?奥斯汀气急攻心,转身一挥拳头是想怒斥来着,可是这一挥拳头却是正好把西斯康的摄像仪给挥到了地上。</p>

    越精密的仪器就越不扛摔的。</p>

    西斯康不心疼东西,他马上取出了另一个备用的继续开拍,“不道歉还打坏了我的摄像仪,叫你们的校长来!我倒亲自问问他,这就是设立废专级学校的初衷吗?给你们这些废撑腰,让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啧啧,还没看到非的实力倒先看到了废的脾气,你们也是厉害了!”</p>

    “你!放开我,我要打烂他的嘴!我就是拼着退学也要打烂他的嘴!”奥斯汀拼命挣脱着周围同学的拦截。</p>

    西斯康就躲在外围更加地言语挑衅,备用的摄像仪还不忘不停地变换角度,务求找到最佳视角。</p>

    姜盈和海恩,盖西和苏米,以及桑德鲁老爷子等人就是这时候进场的。</p>

    他们是从主席台上进来的,这居高临下的角度,自然是一进来就看个分明了。</p>

    “奥斯汀!你给我住手!”姜盈二话不说就蹿了下去。</p>

    速度之快让海恩不悦地一凝眉,刚才是哪个说再没力气了让他饶了她的?饶过她的回报就是她为了别的男人出头?</p>

    “盈姐”刚才跟个炸毛狗一样的奥斯汀转身看到姜盈眼圈就先红了。</p>

    姜盈一到,刚才那么拥挤的情况立刻就改善了。</p>

    那一蹿气场一不留心就给放多了,围在中心的人下意识地就倒退几步给留出了地儿。</p>

    “你怎么在这儿?”去n250之前她可不记得奥斯汀已经办好手续来圣盈纵衡学校了。</p>

    “啊,你和我大姐离开38星的第二天,科兰姐就帮我办好转学手续了,所以我才在这里。啊不是,这事现在不重要。盈姐,就是他”奥斯汀抬手直指西斯康,“他先侮辱了我们废,我气不过让他道歉,他反倒追着我挑衅个没完。我不是故意打坏他的摄像仪的,是他嘴里不干净在先!”</p>

    奥斯汀周围的废跟姜盈没有私交,被姜盈的气场镇着不敢说话,就一门点头表示奥斯汀说的都是对的。</p>

    姜盈安抚地拍拍奥斯汀的头,奥斯汀立刻忘了自己刚才还在冲天怒气中,现在满脸都是“哈哈,我被翻牌了,你们妒嫉我吧?”的亢奋。</p>

    “西斯康先生?”姜盈照着那人胸前的工作牌念到,“刚才”</p>

    “啊,原来这位是姜盈你的弟弟吗?看我,竟然跟一个半大孩子计较起来了。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他如果早说是姜盈你的弟弟,我根本不会跟他计较他打坏我摄像仪的事情。算了,这事儿到此打住,我不追究了。”西斯康抢在姜盈话前提做出了结论。</p>

    “你不追究了?轮得到你不追究么?你”奥斯汀又炸了。</p>

    “闭嘴!”</p>

    “盈姐,明明就是他率先挑衅”</p>

    “我说闭嘴!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打给你大姐过来领人!”</p>

    莉兹的名一出,就算不在眼前但威力不减,奥斯汀委委屈屈地只得闭上了嘴。</p>

    姜盈觉得好笑,他怎么倒不怕她?</p>

    想再拍拍他的头时,没拍到,手被后赶来的海恩抓住送进了他自己的臂弯了,“新闻发布会要开始了,跟我回台上去。”</p>

    苏米紧跟着出现,对姜盈打眼色,“剩下的我来处理,你先回台上去。”</p>

    无论是对是错,现在绝不是解决问题的时机。今天更大更重要的事是稍后的新闻发布会内容。如果因为这种事情就给搅和了,那么损失更大的一定是他们自己。</p>

    姜盈眼角快扫一眼西斯康,扭头跟着海恩往台上返。路过有星浪传媒标记的记者时,她低声说了一句,“奥斯汀是你家未来少奶奶的弟弟,亲弟。”</p>

    那个记者小愣了一下,大概在消化他家未来少奶奶是谁,但他也很快反应过来了。迅速关掉一台一直在工作中的智能摄像,从中退出了一张储存芯片后利索地交给了姜盈。</p>

    这人的动作很快,再加了海恩故意错后姜盈一步挡住了来自后面的视线,是以西斯康遥控跟过来的智能摄像并没有拍到这一环节。</p>

    有苏米在,台下的秩序很快变得井井有条。</p>

    台上的主要人物们开始入座,媒体们自然也就很快忘了这个小插曲,莫不把智能摄像对准了主席台上的大人物们。</p>

    居中是桑德鲁老爷子,跟姜盈一起进场时也看到了台下的混乱,但人老爷子连点眼神都没分过来。他一直都在跟他左手边的一个老爷子不停地低声说着什么,入座之后也是就坐在了桑德鲁的左边。看那面相,只比桑德鲁老爷子更老。</p>

    这两人坐了主位,媒体人们想当然地会想一下,桑德鲁老爷子另请的这位是谁?看起来很有学识的样子,是哪个世家大族的?可是大家互相看了看,都看到了彼此的疑惑。你也不认识?我也不认识。</p>

    老爷子的一边坐了姜盈和海恩,另一边坐了盖西,还有一个空位。</p>

    本来苏米要坐在那里的,但看到留守的老师镇不住这些媒体人们,苏米就主动留在了台下。</p>

    接下来秦耀和白烨他们就整队上来了,他们没有座位安排,而是整队站到了姜盈他们这排人的身后。</p>

    为什么从他们回到学校到上台又间隔了这么一段时间?不是提前上政治思想课让他们统一一下稍后面对媒体的应答,而是他们被命令又去集体换了一套新衣服。</p>

    圣盈纵衡学校的标准制服。</p>

    原来走的时候和回来的时候穿的都是圣盈纵衡学校的训练服,目的是为了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行动更自如,所以这美观上就打了折扣。</p>

    现在没有训练了,需要在媒体前露脸了,这当然得换上更漂亮更抬脸儿的标准制服。</p>

    女生们还抓紧时间化了个淡妆,男生们则只把头发打理了一下。虽说肯定比不上专业卖脸的,但这么一收拾,这精气神儿可比刚下太空舰的时候又上了一层。</p>

    要不怎么有句话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从古传到今呢,那必须是因为极其有道理。</p>

    出太空舰的时候,媒体人把这些废们分别包围了,看到的是一把把锋利掩不住的宝剑,而现在,他们看到的就是一堆剑气啸天的宝剑。</p>

    什么叫锋芒毕露亮瞎人眼?就是眼前媒体人的第一感觉。</p>

    一个就够冲击人心的了,突然看到这么一群,简直都要盖过坐在前面的姜盈和海恩同框给媒体人的感觉了。</p>

    他们心中的某个猜测越加往肯定的那一边倾斜了,于是现场就更加安静了。安静中还带着一点绷紧,一点迫切,一点无声地催促。</p>

    别来又臭又长的开场白啊!</p>

    别一个一个都来一遍发言啊!</p>

    我们就喜欢简单粗暴的,请现场直接连接中央光脑!我们就好奇这一百二十个废的觉醒等级。</p>

    好像听到了媒体人的心声,盖西起立了,一开口就是,“调整智能全息大屏,申请连接中央光脑。”</p>

    媒体人中间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赞叹的呼声,这家校长很懂行哦?点赞。</p>

    对,就是这么痛快别磨叽。</p>

    快快快,快列队上前检测啊?</p>

    盖西何只懂行,他是非常懂行。知道这种时候说什么下面的人也不一定听得进去,所以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说。</p>

    等结果一出来,自然有人求着他说!</p>

    盖西狡猾地一笑,又很快平复,“全体都有,后队变前队,请轮流到台前进行检测。”</p>

    主席台前早就备好了连接中央光脑的专线黑洞。</p>

    这种专线黑洞的开通价格很昂贵,因为它能够把需要传递的物品基本无时差地传送到目标位置,今天的目标位置自然是中央光脑处。</p>

    最先能做到基因测定等级的就是中央光脑,后来随着科技的发展,每个人的光脑才都具备了这个功能。</p>

    但如果说谁家想要证明一下自己家的子孙中真的出了一个特别长脸的话,那肯定还是会选择中央光脑。就好像从这里得到结果才算是真的拿到了官方鉴定认证似的。</p>

    整个礼堂依然是鸦雀无声中,废们自动轮流上前扎破自己的手指挤出了一滴血,然后放进了专线黑洞外早就备好的试管里。</p>

    专线黑洞外有一个人负责把试管封好投递,做好一个就投递一个,动作很流畅。</p>

    个人光脑检测结果的出现需要三十来分钟的后台运算时间,但中央光脑的运算仅仅需要三分钟。</p>

    三分钟的概念就是,一百二十人的队伍,才进行了六分之一的滴血投递的时候,第一个的结果已经出现了。</p>

    全息大屏很给力,那个巨大的红色的,就像一轮初升的人造太阳一样,瞬间照红了所有人的眼睛。</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