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00 胖鱼:早就见过爸爸了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

    “嗷--”这是来自台下的留守废f们与有荣焉的惊呼。

    媒体人当中也有人小小表情激动了一下,但很快就平复了。他们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一惊一乍像什么样子。

    想着圣盈纵衡学校既然敢公开举办这么大规模的新闻发布会,那么肯定是这次觉醒的结果很喜人。

    嗯,从废f一下子跃级觉醒到了a的确令人激动。但因为先前大比已经有过这样的案例,倒不至于惊呼出来。

    西斯康还小声地嘲讽了一声,“切,这有什么呀?有本事接下来都是a我才服。”

    苏米就站在离西斯康不远的地方,为的是怕这位再出什么妖蛾子,却意外听到了这话。

    不过她什么也没说,连西斯康挑衅的扫了她一眼的时候她都没回应。

    打脸连十分钟都不用,她都懒得费那心思。

    很快又是一张检测结果出来了,又是一个硕大的,宛若人造红太阳的a。

    “嗷--”台下的留守废f们骄傲地吼一声,同时起立了。

    老师们为了学校的体面就想命令他们坐下,但苏米出言阻止了。

    “随他们。”你就让他们现在坐下了,等稍后结果再出来的时候还不是会再站起来?还是别费那些力气了。

    苏米并没有意识到她现在随意的口气多么骄傲的溢于言表,让周围的留守老师们都忍不住侧目了。

    这次的结果是有多好?怎么那么不露声色的苏处都有点得瑟的意思了?

    很快他们就知道答案了。

    中央光脑的后台运算时间是三分钟,但却不是同时只能检测一个,它是同时能检测上百的。所以只要运行开始,从第一个结果出现到后面的结果接连出现,每两个结果出现的时间差基本就等同于每个废f取血投寄的时间。

    这个时间大概是十秒左右,也就意味着从第一个结果出现开始,那就是十秒出一个结果,十秒出一个结果。

    然后台下的人们看到的是什么呢?就是一个a接一个a,一个a接一个a。鉴定表上a的位置是固定的,它的后面紧跟了一长串的详细基因数据表。大家虽然看不懂具体的数据,但至少能看得出来那些表跟表是不一样的。不然他们都要以为是中央光脑坏了,就在复制粘贴出结果呢。

    台下的留守废f们还在维持着十秒一“嗷”的行为,他们个个兴奋地脸红如充血,就好像他们已经觉醒了一样。

    媒体人们从第五个就开始坐不住了,第十个开始捂胸,第二十个开始又跌回座位,第三十个时有人开始呼吸急促跟犯了心脏病似的了,第四十个开始跟废f们一样十秒一嗷起来了。

    第五十个开始瞪盖西--是让你痛快别磨叽,但也不能一口气都不让歇的吧?还让不让人活了?要是被吓死在这儿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第六十个的时候西斯康的光脑来短讯了,他打开一看,发信人是苏米,上面就三字,服了没?西斯康握拳咬牙,脸色就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难看。

    第七十个开始没人“嗷”了,大家在小声地“a!a!a!”,a出下一个a了也不嗷,继续a下一个。好像这种奇迹他们也在参与创造,这种亲眼见证的荣耀暂时让他们忘了其他一切。

    第一百个,整个大礼堂都是齐唰唰地一片“a!a!a!”,高涨气氛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热血沸腾心口火烫。如果,如果这一百二十人都是a,都是由废f跃级觉醒而来的a,那将是多么令人惊艳的奇迹!

    第一百一十三个,s!

    哗,像是无形的潮水淹来,台下的每一个人都没能逃脱。

    第一百一十四个,又是s!

    西斯康双手抚上了自己的脖子,他觉得要上不来气了。

    第一百一十九个,2s!

    “啊--”那是奥斯汀突然喊破了音的哭吼。

    随着这一声,第一百二十个来了,又是2s!

    大礼堂内突然静得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每个人都无意识地屏息中,脑中被刷屏的都是“两个2s,六个s,剩下全部a”。

    这是何等惊人的觉醒率,又是何等让人目瞪口呆的跃级跨度。还哪里叫结果喜人了?这明明就是开天辟地程度的星际大奇迹!

    大比举办了多少年了,那可是帝国都在支持的项目,在里面搭进的人力物力都不能纯粹以帝国币计算。但大比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出现过这么高的觉醒率和跃级跨度!

    艹哟,废f们这次真的要翻身了!

    深呼吸的声音一片一片的,不仅重的像打雷,频率也是快的好像慢一步就上不来气了似的。

    因为台下的人们都得这样才能保证自己不会因为见证了这有着开创新时代意义的一幕而撅过去。

    废f们更是高兴疯了,因为他们知道,今天是他们的同学们觉醒,不久的将来就会是他们的觉醒。

    奥斯汀堵住嘴巴的拳头已经咬得尽是牙印了,有朝一日他也可以像盈姐像漠哥像大姐那样觉醒了!这简直太好了!看谁以后还敢看不起他!

    “圣盈纵衡!圣盈纵衡!”也不知是谁开了头,这个声音很快就响成了一片。圣盈纵衡学校的师生们,无论台上台下都开始振臂高呼,“圣盈纵衡!圣盈纵衡!”

    那不单单是从嘴里发出的声音,还是从心里,从灵魂里发出来的。

    如果说先前转学过来是因为盖西的话让他们看到了改变人生的新希望,那么现在亲眼见证的结果就使他们真正看清了通往新希望的道路。

    他们在这一刻终于无比确信,他们转学的选择没有做错,他们真的有希望再不做废f了!

    激动,亢奋,简直想亲吻圣盈纵衡学校的每一寸土地。

    媒体人们的激动不亚于这些留守废f们,他们身为记者最喜欢的是什么?不就是搞条大新闻吗?那么还有比现在更抓眼球的大新闻吗?

    这些人在废f们终于忍不住疯狂的欢吼中清醒过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整理新闻,发星网!

    ……

    星网第,第几次沸腾了?无辜的星网表示:今年隔三差五地老沸老沸,老子哪里知道第几次了?反正又沸了。

    姜盈女票是我:哎哟我去,这才叫真·见证奇迹的时刻对吧?两个2s,六个s,剩下的一百多全a!就这个结果,那些传奇古校,新锐新校,加一起都无人能出其左右吧?完了完了,这回眼睛真要被亮瞎了!

    笑看一群傻叉:楼上英雄慢点瞎!难道就我一个人觉得这结果完美的太假么?那可是一群废f,不是基因潜质原来就是2s,s或者a的。他们怎么可能一下子觉醒到2s,s和a?他们凭什么觉醒到2s,s和a?这特么的根本不科学!

    一次能吃两个蛋:@笑看一群傻叉,对,就你一个人觉得!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傻叉!科学?来来来,你来跟我说说还有比中央光脑更科学的么?还让别人慢点瞎?你早就瞎了才会看不到事实的真相,瞎叉!

    采姑娘的小蘑菇:不知道说什么,就是突然想哭。我是e,虽然不是废f,但在生活和工作中一样饱受歧视。什么“你不过就是个e你还想做什么”,什么“干吗那么拼命你就是个e”,连我父母都在对我说“别瞎折腾身为e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我想,废f们一定比我遭受的只多不少。但看看这个结果!呵呵,那些歧视的嘴脸们不要被打得太爽哦!

    丑的别回我:我知道这么盛大的成果一定不只是姜盈的功劳,但在这一刻,我还是只想给姜盈跪下,然后质问帝国高层:你们研究人类的大脑,研究人类的身体多少年了?你们研究出什么来了吗?你们就研究出来了废f什么都做不了,直接混吃等死得了。你们现在睁大你们的天眼看看清楚,这就是你们放弃的废f!脸疼不?

    还想再单一百年:终于有机会对老师们也说一句--看看别人家的老师,再看看你们!你们这些老师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

    从震惊这样始无前例的结果到振奋这样划时代的开始,从羡慕人家的老师到嫌弃自家的老师,从感同身受声讨歧视到自我反省如果跃级觉醒可以做到那么自己的前半生为什么那么认命为什么没有做到。

    这次觉醒之行掀起的不仅是星网上网民的讨论热度,它更从根本上冲击着高级阶层们的固有三观。

    他们就没研究过关于跃级觉醒的存在之合理性吗?太研究过了。而且至今还在研究着。研究所里的科研工作者们就没有s级以下的!帝国每年批下来的经费比全帝国发放的废柴补贴还多!可再看看结果!他们没一点有效的进展,但人家已经做到了应用实践,还实践证明了!

    打脸不?太打脸了!那种一群人被一个人同时扇了一个大耳光的感觉。

    奇耻大辱啊!

    不,等等,那些键盘网民们什么也不懂,说信就信了很正常,但他们可是有智商有常识有学问的高基因等级人才。跃级觉醒这种事情,还是这么大规模的,可能吗?尤其是在合法的条件下!

    这就是一般人被打脸和高层们被打脸的区别。

    一般人被打了脸,捂着脸也就退下了,但高层们可不会那么轻易被打的。

    你凭什么打?你有什么理由打?你的理由合理合法吗?谁允许你上来就打脸了?

    网民们在狂欢,高层们却已经渗透进了新闻发布会的现场。

    对,新闻发布会还在继续,或者说,现在才算是真正开始。

    别人家的新闻发布会都会把开场白啊,此次发布会的目的啊什么的都说在前头,不然等主要内容一开展,再说这些就没人听了。但圣盈纵衡学校的新闻发布会没有,会议的主要内容一开场就暴露在了大家的面前。

    如果是别的事情,媒体人们拿到结果之后早就忙着整理后发星网了。不稀罕你解释,也不稀罕你有什么补充说明,那些都是给网民们用来猜测和狂欢的,你解不解释的没用。

    但今天结果出来之后没有一个媒体拿到结果之后就离开。今天这样划时代的结果,事情的本身很有重大意义,事情的背后所带来的意义更重大。

    “请问盖西校长,这120个废f的全员觉醒都是正常觉醒吗?”

    “请问桑德鲁教授,上次大比那五个跃级觉醒的,和这次120个的跃级觉醒,都是您的学生吧?请问你是对他们进行了何等科学的训练才有了今天这样的结果?”

    “请问姜盈,上次大比五个当中有你,这次120人的n250之行也是你带队,你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呢?可以分享一下吗?”

    “大家都知道,基因潜质不可逆,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如今贵校这一结果可以算是推翻了多少年的理论学说,请问有科学数据支持吗?”

    “我这里有两份资料,一份是同意注射某药剂的协议,一份是姜氏中医出具的某药剂检测证明。请问盖西校长,一,难道今天120人的全员觉醒都是药剂的作用吗?二,您知道药剂改造人体是违法的吗?请您正面回答!”

    当震惊平复智商归位,事件的本身问题立刻就浮出了水面。

    上次姜盈他们五个在大比中史无前例的觉醒还可以理解成是个例,那这次呢?120人的个例?想想就假好么?

    有人开始窥探其中的细节,有人已经拿到了怀疑的确实证据,例如那两份资料。

    主席台上的人还没有说话,台下的废f们先炸了。

    “你们什么意思?这是在怀疑我们弄虚作假吗?”

    “艹!我们被人歧视的时候没人管,现在我们靠自己觉醒过来了,你们倒怀疑起我们觉醒的途径来了!你们敢不敢再心理阴暗点?”

    “你们知道我们有多努力吗?我转学来这里不过一个月,可这一个月里我学到的东西比我过去三年学到的东西还多!我们怎么就不能是正常觉醒的了?”

    “原来我不懂,但现在我懂了。废f们原来不能觉醒不是因为我们做不到,是因为你们这些所谓的等基因等级们并没有给我们这样的机会!你们从最一开始就扼杀了我们觉醒的可能!”

    “说什么废柴补贴,我呸!那分明是把21年里应该分到我们头上的师资力量合算成金钱再发给了我们。如果真的是为废f好,那就应该让我们同非f们一样接受同等的教育!”

    “都给我闭嘴!”西斯康站到座位上大吼一声,环视一圈脸红脖子粗冲着他们叫嚣的留守废f们,“你们那么激动做什么?没看到你们台上的同学和校长都没出声么?你们要不要先来解释一下我手里的这两份资料?停,你不用先阴谋论我。有那空冲我乱叫不如先问一下你台上的任何一个同学,你问他敢否定没有这两份资料吗?”

    台上的废f们莫不脸色窘迫。

    台下叫嚣的废f们这才注意到旁边的同学并不是都在跟着自己反驳。

    所以,那两份资料是真的?

    药剂改造人体是违法的,这属于常识,就算是废f也会知道的常识。

    所以刚才他们为之振奋骄傲的结果数据并不是凭真本事得来的,而是药剂的催发结果?

    废f们倍受打击。

    西斯康越加咄咄逼人,“怎么?被我问到正点上了么?没人出来解释一下吗?你们以为沉默就能拖延吗?你……”

    叮,西斯康的光脑响了,打断了他自己的话。

    随着这一声叮,周围的光脑都响了,叮声不断起来。

    西斯康低头一看,又是两份资料的电子版,就跟他刚才当证据拿出来的一模一样。他不陌生,周围的其他媒体们却是第一次看见。

    盖西站了起来,“刚才各位的发言有些混乱,我可能有的听清楚了,有的没有听清楚。之所以现在才站出来回应,是因为我需要时间稍微整理一下。不管大家问的问题具体是什么,我想其本质应该差不了多少,都是质疑此次全员觉醒的途径是否合理合法。”

    “来自时代索加媒体的这位西斯康先生,虽然不知道你的两份资料从哪里得来的,虽然对于已经签下了保密协议但还是被泄漏的事情有些愤怒,但那是我们内部的事情,我暂时先不谈。”盖西从台上的觉醒废f们扫过,最后目光落在台下的西斯康身上。

    “相信大家现在都收到电子版了,这本来就是今天新闻发布会我们计划中就会公开的部分。但因为知道大家心急结果,所以才先放了结果。如果西斯康先生刚才不急着拿出来质问我的话,其实我现在已经按照计划传给各位媒体一人一份了。”

    西斯康对上盖西的眼睛,虽然他很想说,是因为他把资料曝光在前,盖西才不得不做出了这样的应对,但看着盖西那双掩不住狡猾的眼睛,他突然觉得盖西说的是实话。

    那么真的是早就准备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一切内幕吗?为什么?他们就不怕因为违法的利用药剂改造人体而被抓走调查吗?

    盖西:“接下来我先按照我的整理回答大家的部分问题。一,此次全员觉醒绝对都是正常的,合理合法的觉醒。为此,我要感谢付出了多半生心血的桑德鲁教授,感谢提供了巨大支持的姜盈和海恩星将,感谢所有相信我们并咬牙坚持到了最后的同学们。”

    盖西深深地鞠了一躬。

    “校长--”废f们齐呼,不管是台上的还是台下的。

    “二,关于那两份资料,我首先承认那是真实的。这没什么不能公开的,之所以没有提前公开的原因,仅仅是怕在同学们觉醒之前就被公众舆论压迫得无法正常发挥。但我自己很清楚,我们并没有做任何触及法律的事情。大家请看那份检测数据证明,所有数据都是在帝国鉴定何为药剂改造人体的数据标准以内的。”

    西斯康抓住漏洞,“但你们还是用了对身体数据有提升效果的药剂不是吗?因为你们手高,所以你们完美的把数据控制在了标准以下。这的确没有触及法律,那是因为你们在逃避法律的漏洞!”

    其他媒体人已经有人在暗暗点头,这样的做法放到别的行业并不新鲜。

    盖西心说,如果在姜盈五个觉醒的时候,就有人发现了这种事情,那时候桑德鲁老爷子才真有可能被查出来违法操作。但现在?晚了。

    “看来西斯康先生对于药剂,尤其是中医药剂有什么误会。中医药剂重在调理身体,固本培元。这是从古地球时期就开始盛行的做法,至今仍然没有被西医完全取代。就像某些人热衷于购买各种西医研制出的保健品一样,我们不过是选择了药效更缓和,吸收也更快的中医药剂。”

    盖西停顿一下,目光锁定西斯康的眼睛才开说后半段话,“虽然没有提前公开,但是所有细节都有足够的数据支持。我们欢迎任何人对其中的细节提出疑问,但如果有人妄想以此来夸大其词诬蔑我们,那么圣盈纵衡学校必将追究到底!”

    就在这些人忙着看中央光脑的测试结果时,他已经看了姜盈传给他的视频。就是发布会正式开始前发生在台下的混乱口角视频。

    对于西斯康在他的地盘上明目张胆毫不顾忌欺压废f的行为他当然很生气,但更多的还是戒备。

    直觉告诉他西斯康的行为并不是单纯地只为搞个大新闻出来。

    纯粹的看废f觉醒不顺眼,故意针对他们?这种感觉有,但也觉得不是全部。

    不论是什么吧,他绝不会轻易饶过这个欺压废f的人!

    西斯康也不是轻易就被打败的人,“好,就算你们用于废f身上的药剂本身是合乎规格的,但你们是学校吧?你们根本没有资格申请药剂生产资格证?谁允许你们自己研发了药剂就能自己生产还能自己推广?哪怕你们现在的结果再喜人,你们也无法否认这中间程序的违法操作!”

    “这一块我来给你解释!”一个不是盖西的声音,而且不是从主席台上发出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纷纷扭头,只见科兰正在两个助理的陪同下快步走来。

    身上还穿着白大褂,一看就是刚从研究室出来的,连衣服都没顾上换。

    奥斯汀在科兰走过的时候兴奋地小声打招呼,“科兰姐。”

    科兰冲他笑笑,快步走过去了。

    奥斯汀一点也不觉得被冷落对待了,他觉得这样利索的科兰姐比平日里温软的科兰姐更让人仰慕。

    跟科兰曾经同班的废f们更感觉到了彼此的差距。觉醒的可能还好一些,没觉醒的只觉得自卑的都要抬不起头来了。

    科兰自己不知道,她现在早不是那个当班长都不敢大声说话的胆小科兰了。

    来到主席台前,无视那台阶,一个纵身就跳上了主席台,惊得姜盈都眼前一亮。

    哟呵,还带脾气来的?

    科兰就是带着脾气来的,因为莉兹和维希赶到姜氏中医找到她之后,就把现在正在发生的以及将来有可能发生的告诉了她。

    科兰再成长,那颗心也依然是当年老班长的心。欺负她家里人?那绝对不能忍。

    上了台,先给老爷子鞠了个躬,又跟姜盈盖西等点了下头,她这才站到了主席台前,“圣盈纵衡学校是没有药剂生产资格证,但我姜氏中医却是有的。桑德鲁教授申请下专利的合法药方,委托由我姜氏中医生产。这属于我姜氏中医的业务,我并不认为有公开的必要。但既然今天引起误会了,那就给大家展示一下好了。请看全息大屏。”

    在她说话的时间,百里已经把光脑上准备好的资料放大到了全息大屏上。

    关于试剂申请的专利证明,关于委托协议的部分内容。

    西斯康不相信,他收到的消息里明明说一切都是学校在暗中进行的,并没有跟姜氏中医挂钩。那么眼前这些合法协议又是怎么回事?

    他还特意去仔细鉴别了那些协议的时间,的确都是在n250之行以前。这就说明,连后补办的可能都给排除了。

    西斯康的脑门上大颗汗珠向下掉落,如果对方一切程序都合理合法,那么他现在的行为就很招恨了。

    没能按计划整出一个大新闻,却把自家媒体的形象败坏了?他几乎要预见要被炒的后续。

    不不不,肯定有哪里不对!

    西斯康也顾不得自己的行为会让人侧目了,他冲到了百里的身边就要详细查看那些完整资料。

    百里及时按灭了光脑。

    西斯康立刻像抓到了理一样跳了起来,“为什么不让我看?不让我看就是你们有鬼!果然那些东西都是伪造的吧?哈哈哈,被我抓到了!你们等着被抓捕入狱吧!”

    “西斯康先生,请你自重!”盖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是有监管权还是有执法权?如果都没有,就请你给我放尊重一点!我们学校的运行细节本就不需要向大众公开,但因为这样的成绩让我们觉得如果更多的废f看到的话,那么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新选择,出于这样的目的我们才决定公开!上级政府部门如果对我们其中的细节程序有怀疑的话,我们双手欢迎来调查人员。西斯康先生,友好提醒您一下,您也只有监督权而已!”

    现场不只有一家媒体,就现在发生的这些早就以图片,文字,视频等形式传到星网上去了。

    时代索加这个媒体火了,因为也算蹭上了圣盈纵衡学校的热点,只不过是黑火。

    从西斯康本人扒起,到时代索加这个媒体的各种黑料,真应了“高手在民间”那句话,各路高手好像一时间都聚到了星网上,专黑西斯康和他所属的时代索加。

    西斯康还没有多余的心去刷星网,但他知道身在现场的他必须为自己做点什么,否则今天的事情必定会被圣盈纵衡学校都扣到他的身上。

    他急急张嘴要为自己挽回些什么,这时他的光脑响了。

    来自他的直属上司,在接通之后就冲他吼道,“你被炒了!滚!立刻给我滚!”

    西斯康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击到茫然了,目光恍惚中撞上了姜盈的视线。

    姜盈面无表情维持吃瓜群众状,西斯康却觉得后背突然蹿上了一股冷意。

    为什么他会觉得自己遭遇了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其主要原因是来自姜盈呢?

    姜盈与他的目光一错而过,就好像走路的时候跟人不小心看了个对眼后很随意地就移开了。

    如果姜盈知道了西斯康的心理活动她一定会高喊一声“冤枉”,她真没有动什么手脚,顶多就是把从星浪传媒那里得到的视频发给了盖西一份。她是想着做点什么给奥斯汀出气来着,但她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盖西就先出手了。

    西斯康用什么攻击都不该用星网,盖西要说是星网上最大的水军督督,就没人敢称第二。

    在维希的地盘上欺负维希的人?你不继续找茬儿他都要打回去了,更别说后来你还找了这么多茬了!

    ……

    新闻发布会圆满结束,姜盈没有参加正式的庆功会就和海恩回了家。

    不是她急着跟海恩继续酱酱酿酿,而是真的没心情。

    发布会现场的那些人暂时被糊弄过去了,但她是知道内情的。老爷子的药剂专利申请,以及和姜氏中医签订的委托生产协议都是后来补办的。

    在接到盖西和苏米打来的电话后,老爷子就动了。托了老关系找了老伙计补办了专利申请事宜,又找科兰加补了委托生产药剂的协议。

    科兰那边好办,都是自家人,协议起草后签一下就可以了,日期随便写。

    专利申请那边却是答应了人家的条件,人家才给补办了日期靠前的专利证明的。

    其实如果不是最后觉醒的结果太吓人,老爷子一不想让自己的药剂曝露,二不想把姜氏中医牵扯进来。

    但结果太惊人了,民众们可以无理由地相信奇迹,高阶层们却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如果上边来人追查觉醒的细节过程时,查到了姜盈的精神力幻兽怎么办?比起那精神力幻兽来,自然是老爷子和姜氏中医站出来挡枪更安全。

    姜盈对此很愧疚,“我是不是给老爷子他们添麻烦了?我的本意是借机证明一下精神力幻兽对人类来说并不是可怕的,只要操作得当,它们和我们本就是共生的和谐关系。这样你就算暴露了咱家小兽爷也不叫事儿了。”

    非要激发出精神力幻兽的事,姜盈还真提前考虑利弊来着。只是她考虑的方向太偏,全偏到海恩那边去了,圣盈纵衡学校和她自己就都给忽略了。

    海恩搂着她同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对于姜盈做什么事情都先从他出发这一点他很是满意,但对于姜盈连商量都不曾跟他商量就擅自激发出了精神力幻兽这一点他就很生气了。

    满意一半,生气一半,消化后,互相抵消了。

    海恩安尉地拍拍姜盈的肩,“有些事情一味地瞒着终不是办法,你看我不也在想办法证明精神力幻兽并不可怕吗?在你抵达之前老爷子他们一直瞒着你提前做了这些准备,为的就是想向你证明,他们并不介意你把结果更往前推了一步。没有人怪你。”

    “那你呢?有没有怪我擅自冒险把精神力幻兽激发出来?”姜盈才不会忘了刚跟海恩说破的时候,海恩的脸有多黑。

    “你说呢?”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海恩轻拍一下姜盈的发旋儿,“你的精神力幻兽呢?放出来给我看看。如果像你一样可爱,我就考虑放过你。”

    “呐,你说的哦。”

    姜盈坐直身一拍手,一只粉红胖鱼平空出现在了海恩的面前。

    姜盈正想先介绍一下,就见粉红胖鱼扑扇着短胖胸鳍就奔海恩去了,“爸爸爸爸爸爸--”

    那嫩声嫩气的小声音,就像一把小刷子似的,把你全身都刷得舒舒服服的。

    海恩一瞬间就心酥得跟什么似的了,脸还愕然着“竟然是一只胖鱼”,手臂却已经大张开做出了欢迎的怀抱状。

    姜盈有点小吃醋,也有点小好奇,她去戳胖鱼的胖脸,“我说宝贝儿,你怎么知道他是你爸?我记得没有提前向你介绍他吧?”

    胖鱼蹭着海恩的胸膛不停,“脑域,见过。”

    它本来就活在姜盈的精神力魂海里,自然对于姜盈记忆里的人和事有印象。

    姜盈点头,有道理。

    “见过?那脑域里的爸爸长什么样?”海恩正在产生一种类似想要哄孩子的慈父感觉,虽然有点别扭,但意外的并不讨厌。

    这感觉在小兽爷从出现到现在也没有产生过,却在胖鱼第一次出现并叫他爸的时候产生了。

    胖鱼喜欢和爸爸说话,娇气的声音更加响亮了,“帅的,光的。”

    ------题外话------

    感谢altmbymy,神经病,小蜗牛和大乔的票票~其实我想让胖鱼唱着“啊,我的老父亲,我最深爱的人”出场的~2333333333333没能写到小兽爷出场,那就明天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