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02 您的好友星际醋将正在上线中!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中午吃饭时间,总统府。

    亚历山大一直宣称说,尽管我是总统,我代表的是最高权力机构,但我仍然当自己是一名普通的在职员工,我是众多为星际公民提供服务的政府工作人员之一。我并不高高在上,相反很普通,你看我的工作简餐都是跟其他工作人员一起的。

    在亚历山大没有客人需要接待的时候,亚历山大基本都会到餐厅同总统府的其他工作员一样去吃午饭。当然午饭都是营养剂,区别仅仅是口味不同罢了。

    今天亦然,办公室的秘书们,副总统,副总统的秘书们,国务卿及副国务卿,以及各司司长们。

    加起来也有二十多个,满满当当能坐满一张大会议桌。对,这里的餐厅放的不是四人餐桌而是会议桌那样的超大餐桌。亚历山大对此的解释是,虽然是大家的吃饭时间,但如果有突发情况的话,大家边吃就把问题边讨论了,不失为抓紧时间工作的一种好方法。

    没人反对。

    没人会说“这种会议桌会议室里多了去了,真是情况那么紧急的话,大家边吃营养剂边讨论紧急情况不是一样吗”。这话多智障!你拿着营养剂到会议室去吃,这事儿落到有心人眼里,那就叫“看,事态都多么紧急了,他们居然还没忘了吃”!这话扎心吧?

    但如果是在餐厅,在吃饭的时候讨论紧急事情,这就成了太感动了!他们居然都不能踏踏实实吃个饭,太敬业了!这话听着多舒服,对吧?

    能坐到总统府餐厅吃饭的人,哪个没有这点心机?所以谁也不会反对亚历山大把餐桌改造成会议桌的样子。对于吃个午饭不过就是拿着一管营养剂挤进嘴里前后不超过三分钟的流程更不会消极怠之,他们还能把这三分钟吃成三十分钟的茶话会。

    对于总统来说,这里都是他的人,吃饭的时候看着就很下饭。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也是公事之外能见到总统的私人时间,此时不抱大腿什么时候抱大腿?

    所以以往的午饭时间,总是你情我愿其乐融融一派风光这边独好。

    可今天不一样了。

    他们差点打起来。

    但不是因为讨论到了什么歧义很大的问题,而仅仅是因为经济司司长劳贝克带回的午餐。

    虽然工作时间大家都不被允许刷星浪,但食货帝国重新开业那么瞩目的事情也不会有人不知道。不能公开刷还不能偷摸刷么?一刷就刷到了他们的同事居然有被请去做剪彩来宾的。

    违不违规先放一边的,反正当午饭时间看到劳贝克回来了,又从空间纽扣里取出了一堆午餐盒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

    不用问,肯定都是肉!甭管怎么来的,反正先吃了再说!

    多少年了都个个体面除了与会的时候因为各自观点不同而脸红脖子粗过,这还是第一次这群体面的上层政府人员为口腹之欲脸红脖子粗。

    “都闪开!那个红烧鸡块是我的!”

    “去你妹的!你都拿一盒了还想占着两盒?”

    “好吃好吃,劳贝克,再给我来一盒。”

    “天哪,今天之前难道我吃的都是屎么?”

    众人一梗,鸡骨头齐砸了过去,“你特么的过去吃的才是屎!”

    亚历山大一拍桌子,怒吼道,“都给我闭嘴!”屎屎屎的,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他没有去抢,但绝对不是因为不想吃,而是抹不开面子。

    n250星是他儿子儿媳妇的,食货帝国也是他儿子儿媳妇的,多少人明里暗里都要羡慕死他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多怄。烤土蛋蛋出世的时候就没有他的份,现在鸡肉出世也没有他的份。他都不如他家管家老凯伦,老凯伦都能免费收到姜盈送的,他却还得靠跟人抢单。

    这一切他还不能跟人说,如果让人察觉出来他在他儿子儿媳眼里一点地位没有,他不如死了算了。

    他一样是活到现在不知肉滋味的人类中的一员,他就是不去抢,那肉的香味他就闻不到了吗?他都馋死了!

    一群人抢了吃了馋着他,还要屎屎屎地膈应他,亚历山大都要气炸了。但他可不会气自己弄出了这种会议桌似的超大餐桌才让自己现在无处可逃,他只会气姜盈和海恩不孝子!不孝儿媳!气死他了!

    “总统阁下。”劳贝克端着一份鸡肉来到了亚历山大的面前,“这是您的。”

    亚历山大低头,餐盒已经打开,里面看起来既有肉又有土豆,香味扑鼻。旁边还标注了菜名,鸡肉炖土豆。

    亚历山大悄悄地捂住了肚子,他怕肚子叫声被别人听到。

    他当然特别想吃,可是他却一抬手打翻了餐盒,“劳贝克司长,谁允许你以政府工作人员的身份出席私企的剪彩仪式了?你居然还敢把堂而皇之收受贿赂而来的东西拿回总统府?你太让我失望了!”

    餐盒由新型材料制成,并不会摔破,但那不小的声响却令全场都静下来了。

    鸡肉的香味就在鼻子和嘴间萦绕着,可是谁也不敢再多吃一口了。

    如果总统的态度是这样的话,那他们

    劳贝克司长也因为亚历山大突然的发作而受惊了一下,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了,“总统阁下,今天我在年休中。”

    是有规定说政府工作人员不得以政职身份公开出席私企的各种活动,但如果是私人时间的行为大家已经是睁一只闭一只眼了。毕竟在星际时代,人们对于政职工作人员另外的副业已经不那么排斥了。

    反正不管你排不排斥,人家一样不会只挣那份死工资,顶多就是公开不公开的区别。既然排斥没用,那还不如不管。如果谁家冒了头,至少公开的比暗中的更容易受到大众的监督。

    劳贝克当然知道自己和食货帝国一点关系没有,事实上他倒是早就想攀上那么点关系的,然而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而已。

    这次靠的还是二女儿的关系他才有机会参与到食货帝国重新开业的事情上。他能毫不犹豫地答应,想的也不是自己,而是38星今年的p。横空出世的土蛋蛋短短一个来月就让38星的p得到了很大幅度的提高,如果再加上这次的肉的话,可想而知上半年的赤字很有可能就被填上了。

    这不管是对个人来说,还是对整个帝国政府来说,不都应该是一件令人欢欣鼓舞的事情吗?

    为什么总统的态度反而像是

    劳贝克打量着亚历山大的神色,在没有确定之前,他不会轻易下结论。

    有人企图小声为劳贝克说情,“阁下,既然是私人时间的行为,那就不用追究了吧?”

    亚历山大这时候哪里肯听劝,他如果听劝了,那他的面子往哪儿搁?

    于是他更加愤怒的一拍桌子,“私人时间怎么了?规定里有说私人时间就被屏除在规定之外的吗?你们还有没有身为公职人员的自知了?这就是你们的工作态度?全部给我写检讨!”

    亚历山大愤然离去。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地把手里的餐盒一放,莫不争先恐后地离开了。

    口腹之欲再强,也强不过仕途。

    也有几个跟劳贝克关系不错的留了下来。

    “劳贝克,别往心里去,听说阁下上午跟联邦法院的碰头会议开得不怎么愉快。”

    劳贝克皱着眉摇头,“这种事情无所谓,我在意的是,你们不觉得总统阁下的反应过激了吗?也不是这一次了,最近这个月来阁下的脾气好像都挺暴躁的。”

    “能不暴躁吗?第一夫人无法再出席正式场合了,现在各种需要第一夫人的外交场合都不得不由国务卿的夫人来代替,那位跟阁下一向不对付你又不是不知道。”

    总统家的家事本来是不允许外传的,但谁让莎蒂当初把事情闹得那么大,现在可以说是举星际闻名。大家表面上不说,但茶余饭后当个八卦看也没人拒绝。

    “我说哥几个,午饭时间,能不说糟心的公事么?老伙计,咱俩关系可不错,你有没有借机拿到特权?那些肉肉肉的分点出来吧?我敢说等我们下班再抢的话今天肯定抢不到了。”

    劳贝克苦笑,“刚才给你们的就是我全部的特权。本来是人家给我一个人的,我想着经济司在上半年各部门政绩排名垫后了,这次可算也能让我扬眉吐气一把了,才忍痛拿出来分享的。谁知闹成了现在这样。没有了,我连人老总的正照面都没能打上第二个。”

    “喂,你可是经济司司长,不是什么下属工商部商务部等小部门的人。食货帝国要想赚大钱赚长钱的话,会不知道你是怎样粗壮的金大腿?”

    劳贝克更苦闷了,“你忘了,食货帝国的姜盈那还是总统家的儿媳妇呢!跟总统阁下一比我算什么?而且今天确实也没空。你们是没到现场亲眼看,那场面火的。姜盈要是再不撤,能被现场的人活撕了!我也没多留,这样的日子一看就不是能好好交流的时机,来日方长。”

    众人听着听着听乐了,“对对对,来日方长。老伙计,苟富贵勿相忘啊!”

    “放心放心,忘不了你们。”劳贝克嘴里打着哈哈,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不是没听说过亚历山大和大儿子一家不太融洽的小道消息,但今天还是第一次明确地感受到。

    本来这种家庭内部小事就不是外人该关注的,但当家事有碍到国事的时候,他就不能袖手旁观了。在他认为,你看不上你大儿子那是你的私事,但如果你因为你的私人观感就不能在公事上理智决断的话,这事儿就有问题了。

    食货帝国给了他肉被他拿到了这里,一是想出出上半年老被别的部门压一头的恶气,二是想借着吃肉的开心契机跟总统谈一谈姜盈的事情。

    废柴联盟和圣盈纵衡学校,姜氏中医和食货帝国,这四个最近风头猛涨的企业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姜盈。

    这样的人帝国怎么能不笼络,怎么能放之任之。只要把姜盈谈下来,未来几年的p可以说就算是得到了保障。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亚历山大的反应是这么的过激!

    发生在餐厅的一切很快就传到了有能力得到消息的各个势力。

    其中就包括海恩。

    “星将阁下,秘书室新上任的室长是第一个跟着总统阁下离开的,留下的跟劳贝克司长说话的有药监司司长,审计司司长啊,劳贝克司长的失望是很明显。”

    “副总统呢?”

    “副总统跟着一群人稍后追上总统的,但副总统的秘书室负责人却留下跟劳贝克司长在说话。”

    “国务卿呢?”

    “副国务卿最后跟上去的,国务卿阁下在听劳贝克司长说话。”

    “好的,辛苦你了。”

    “不,能对星将阁下有所帮助是我的荣幸。”

    海恩收线,沉思片刻后打给了苏米。

    “非常感谢帮忙,如果稍后司长有意请姜盈吃饭的话,请一定帮忙促成。”

    苏米正要应下,被就在旁边的盖西抢过了话。

    “那是小事,我和苏米结婚才是大事。到时候你和姜盈会一起到的吧?”盖西威胁道,“我拒绝一切不能到的借口,否则呵呵!”

    海恩认真点头,“我们夫妻一定到。但不是因为你们帮我请到了司长到食货帝国捧场,而是因为你们对姜盈的情谊。”

    “算你小子还懂得感恩。”盖西不是不忌惮对面正襟危坐的海恩,但就因为心里忌惮,嘴上才越摆出了长人一辈的谱儿。

    明明比自己小十多岁呢,偏偏每次见到都是自己心里打鼓,他不服!

    盖西不想在比自己小的男孩子面前弱了声势。

    苏米掐住盖西的某块腰肉不留情面的一拧,盖西不想痛叫出声更失面子,就只能让开挡在苏米视线前的位置了。

    苏米直视海恩的眼睛,“海恩星将,我爸虽然爱钱,但从不曾为了钱就置帝国的利益而不顾,希望您能明白这一点。”

    “感谢提醒,虽然我向来不认为爱钱是个需要提醒的注意点。”

    苏米满意了,“祝您一切顺利。”

    “再次感觉苏米女士的帮忙,再见。”

    收线挂断,苏米和盖西对视好久才开口说话。

    “你说为什么这位星将大人要请你爸到食货帝国捧场?我怎么觉得这事情并不单纯是为了食货帝国以后的发展?”盖西停了一下,还是把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这位机甲战神现在的做法很明显是想往政坛发展的啊。”

    苏米觉得只凭感觉判断事情太傻缺了,但问题是,她现在竟然也有那么一种似是而非的错觉。

    所以她企图以事实说服盖西,顺便说服自己,“他在军部的战绩可谓是一枝独秀,如果不是他的年纪太轻,就这样的战绩,坐到星军的位置上绰绰有余。改走政途就不一样了。他是军界的人,政界的人如果不想让自己这部分的权力也归到军界门下,那么一定会阻止他进门。他在军界多顺,改走政途就会多难。我想他应该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人生方向。”

    高层势力大洗牌?想想都可怕。

    苏米和盖西静默片刻,默契地齐齐打住不再继续深想了。

    盖西先搓掉苏米皮肤表面的鸡皮疙瘩,又搓掉自己的,“我们就是普通老百姓,我们只要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了。你看我们今天是不是利用午休的时间去试一下结婚礼服啊,老婆大人?”

    苏米横他一眼,摘下眼睛,手腕一抬,“起驾吧那就”

    “喳!”盖西先上嘴亲了一大口,这才像扶着老佛爷似的和苏米出门去了。

    姜盈在和桑德鲁老爷子吃午饭,同饭局的还有这两天跟桑德鲁老爷子形影不离的另一个老爷子,帝国药剂科学院的退休老院长胡弗。

    桑德鲁老爷子的药剂专利申请能够在短时间内补办成功,全靠这位胡弗前院长的关系。托人办了事,自然也要往里搭东西。这回搭的可不只是肉,还有姜盈。

    胡弗提前知道了桑德鲁老爷子先于帝国科学院以及军医院研制出了安全改造人体的药剂,他答应帮老爷子补办专利手续的条件最初是,请老爷子将药剂配方上交帝国,资源共享。

    老爷子本来也没想着私有,他的药剂他知道,只是针对废的。由帝国出面全星际铺展,跟他们小打小闹地出手,那效果可差得太多了。他就补充了一个条件,姜盈必须进药剂科学院。

    胡弗跟老爷子虽联系不多,但关系不错。他还跟老爷子说笑呢,说你最近身边带的最多的不是一个叫做科兰的孩子么?怎么不是让她进药剂科学院?

    桑德鲁老爷子很实话实说。科兰和姜盈不一样,如果说科兰是守江山的那个,那么姜盈就是那个擅于打江山的。药剂科学院讲究的是创新再创新,那样的环境适应姜盈,却不适合科兰。

    所以尽管科兰跟在桑德鲁身边最久,但桑德鲁还是把更合适的姜盈推了出去。

    在见胡弗之前桑德鲁就提前打电话跟姜盈交了底,他们都知道,单纯以药剂的作用根本达不到现在那样惊艳的觉醒结果。重中之重还是最后姜盈的精神力幻兽起到了作用。但那能说吗?不能!在第二拨利用试剂来看效果的实验结果出来之前,他们得想办法把这事情给圆过去。

    他们目前的优势是,老爷子的试剂不是一次注射就完事的,它是有一定的间隔流程的。总量别看但也前后分了七次注射。照老爷子跟胡弗说的,那得配合他的教学方案,注射一次就打一次的根基。这样一点一点打稳后,再辅以外面环境的刺激,最后才能达到令人惊艳的效果。

    胡弗在职期间也在做这样的研究,因为从没想过微量再微量,然后还要分次注射这样的步骤,在他没有经验的前提下,他相信了。

    药剂科学院就是想验证这个流程也得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就是姜盈想办法要么改进药剂,让废在不靠精神力幻兽的刺激下也能跃级觉醒,要么想办法能够不用顾忌地暴露出她的精神力幻兽的作用。

    姜盈这顿午饭吃得很是噎停,她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一时的随性所为产生了多大的副作用。

    她还没得埋怨别人,因为大家都是为了掩藏她的精神力幻兽。

    天知道她激发出自己的精神力幻兽是为了向世人证明精神力幻兽并不可怕,是想提前给她老公解除潜在危机。结果海恩那边还没起到什么用,她这边又添上了乱,姜盈别提多郁闷了。

    两老爷子一直说着各种专业术语,她在军部科研所待过,所以基本还算听得懂,但她一点没有插话的渴望。只要一想到不久她就要白天去军部晚上去药剂研究所,她就累得慌。

    姜盈化郁闷为食欲,低头猛吃个不停,落到胡弗的眼里却是意外的很顺眼。

    “能吃,好,能吃是福,多吃才能有力气研究到半夜。够吗?这只鸡腿也给你。”胡弗还给姜盈添饭。

    姜盈叼着半拉鸡皮抬头,脑子里只注意到了这位老爷爷说的“研究到半夜”几个字。

    她不要睡觉的么?她还是个孩子啊!

    可能她的疑问太明显,在座的两老人精儿都看得清清楚楚。

    桑德鲁老爷子:“人生短如白驹过隙,说没就没。你现在年轻,多努力一点怎么了?你可是3s!连这点苦都吃不了吗?”

    胡弗老爷子:“你别那样大声说孩子,看孩子都吃不下去饭了。盈盈慢慢吃啊,听胡爷爷的,你要相信自己的基因力量,你只要吃饱饭了,精力绝对够的!你看胡爷爷,都两百多了,还半夜睡早六点醒呢?精神头儿好吧?你更能做到了,胡爷爷相信你!”

    姜盈:我不相信自己!

    哎不是,你老了才觉少的,我跟你一样么?我有夜生活的啊!你们都不把夜生活给我算在内的么?等等,什么就胡爷爷和盈盈了?我们关系不熟?

    桑德鲁老爷子:“年轻时候就爱勾搭小姑娘,老了老了这点臭毛病还没改!呵呵,可惜你现在满脸褶子了,人家身边也有一个3s机甲战神,人家看不上你!麻烦你清醒清醒吧!”

    姜盈:我现在是当没听见呢还是当没听见呢?

    胡弗老爷子:“怎么着,还没想开我勾搭谁就是不勾搭你呢?你也是,这么多年了,还这么爱吃醋。行行行,以后就只勾搭你,再不勾搭别的小姑娘了行吧?来,喂你吃块鸡心代表我的心。”

    姜盈捧着盘子半转了身。没办法,两白胡子老头亲密地喂食行为有点辣眼睛。

    午饭可算吃完了,姜盈一直送到两老爷子进了悬浮车,并目送悬浮车驶远。

    一种被监视的感觉袭上心头,姜盈的神经迅速绷紧,面色却不显。她假装自然地抬头寻过去,却发现是秦耀和白烨。

    两人一起站在离她有十米左右的地方,看到了她也仅仅向她点了下头,并没有过来打招呼的意思。

    姜盈也就只随意地挥了挥手,心说,真巧。

    她也没当回事,挥过手后上了自己的悬浮车就走了。

    她没有身为大老板就背着手只指挥不干活的概念,她只是单纯地觉得,平时就够撒手不管的了,现在这么忙还放手不管的话,她会过意不去。

    这次重新开业,姜盈没有像第一次那样赚起钱来不要命,而是到点就下班了。除去有轮班制的部门,其他部门也跟她一样到点就下班了。管有多少人在星上嗷嗷叫着就是抢不到赶紧再多开出售窗口什么的,姜盈都没理。

    她自己还没意识到,她现在的境界明显上升了一个层次,那就是钱送到眼前了,如果都影响到了她本来的生活的话,一样可以视而不见。

    正点下班的姜盈在走出食货帝国的时候再次看到了秦耀和白烨。

    还像先前那样站得离她不近不远,看到了她也仅仅向她点了下头,连声多余的招呼都没打。

    姜盈心里又道一声真巧,又碰到了,然后随意地一挥手后走了。

    然而当这种“真巧”在三天之内发生了十多次的时候,姜盈意识到不对劲儿了。

    以姜盈现在的五感,你就是远距离偷偷地监视她都能感觉到,就更别说现在秦耀和白烨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行为了。

    挑了一个还算空闲的下班后时间,姜盈干脆就把秦耀和白烨请进了食货帝国的接待室。

    念及也算小时候相识一场,姜盈还客气了两句,“这三天挺巧哈,总是碰见你们。怎么着,是抢不到肉想过来找找我走后门吗?”

    秦耀:“我们已经给独眼叔抢到了未来半年份的肉。”

    白烨:“我们不是找你走什么后门,我们就是跟着你。”

    姜盈:“”

    这话说的倒是挺痛快。

    而且,这两人的胆子是跟着基因等级的提高而长大了么?原来对着她可没有这么痛快表达过意愿。

    但一样有问题。

    “为什么跟着我?跟着我是想做什么?”

    秦耀:“你身边有坏人,我们想保护你。”

    白烨:“我们已经在暗中帮你处理了好几批坏人了。”

    所以这是在等着她表扬么?姜盈抚额,怪不得她有时候感觉到了什么,一扭头看到的却是秦耀和白烨。

    姜盈先真心表达了感谢,然后才道,“我并不没有指责你们多余的意思,而是这个时间你们不是应该在学校么?虽说上面是说你们这120人有资格提前毕业了,但关于你们的去向我们还在安排,而且学校也准备先给你们来一场正式的毕业典礼。在那之前,你们还是应该先待在学校的好。”

    星际时代对于星际公民的入学是强制的,无论你是什么基因等级,到了可以上学的年纪就必须入学。但对于毕业却是宽松的。只要你达到了可以毕业的标准,学校也同意毕业的话,那么就可以提前毕业。因为大家都认为,能毕业却不毕业,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目的的话,那就是纯属浪费时间和生命了。

    当初姜盈等五个从大比回来的时候其实就够毕业的标准了,但那时候的格多校长就指着他们五个给学校当活招牌呢,自然不会让他们提前毕业。现在的盖西却不一样,新生来的太多,眼瞅着学校的教室和宿舍都要紧张了,便干脆大手一挥,觉醒的就别占着地儿了,赶紧腾地儿吧。

    只是这毕业典礼总要筹备一段时间,再加上120人还没有完全签给姜盈的名下企业,这才一直拖着。

    其实就是已经签了的,姜盈也听说有好多企业好多势力在接洽。这批从废跃级觉醒来的高基因等级们,相对于那些自小就在高基因等级的环境中长大的那些来说,成本是较低的。所以他们宁可把毁约的违约金算在内,也想试一试挖角。

    说白了就是欺负这些才觉醒的废还不太了解自己的身价,某些老奸巨滑们就想着低价“买”进来赚大的。

    从这方面考虑的话,姜盈就更不愿意这120人在外面“游荡”了。万一被哪家精得冒了油的抢走了怎么说?她费了那大劲儿,还冒着精神力幻兽被发现的危险可不是为了让他们被别人抢走的。

    姜盈的眼神不想带上命令的意思也压不住了,就差直接说我用不着你们跟着保护,你们赶紧回学校去吧这话了。

    这样的姜盈,如果是原来的秦耀和白烨,早就乖乖听从了。但就像姜盈所认为的,两人的胆子真的随着基因等级的升高而变大了。

    原来是没有能力出现在姜盈的面前,现在有了,他们当然不愿意再像原来那样连个面都不敢露。

    秦耀坚定如山,“我们跟校长报备过了,我们的行为是校长批准了的。”

    白烨目光如炬,“我们知道你比我们强大的多,但群狼环伺小人太多,我们不能大意。”

    姜盈:艾玛,这就是被重重保护的公主的感觉吧?别说,这虚荣的感觉还真挺爽的。

    但那也不行,这可是两个2s!来给她做私人保镖?暴殄天物啊,她会被折寿的。

    “食货帝国有安保部门,如果有需要,我会自己调派人手。你们现在马上回学校去。”

    秦耀:“那我们现在就申请加入食货帝国的安保部门。”

    白烨:“对,我们完全可以像你们五个一样毕业之前就先工作。”

    “你们可是两个2s!进什么安保部门?”姜盈忍不住拍桌子了,头大,“我已经跟史皮尔斯打过招呼了,你们最好进运输部。运输部每个月都会在n250星和38星之间来回一次,这是一个很锻炼人的过程,你们锻炼这么一年,明年差不多这个时候就能报考机甲战士的军考。那才是你们的目标不是吗?”

    秦耀:“我们明年再报考的话,有可能不跟你是一个机甲战团吧?”

    姜盈:“当然。”虽然她现在已经开始想,到时候一定从她老公那儿走后门必须把这两个弄到跟她一个团。但现在,她觉得可以再考虑考虑了。

    白烨:“所以我们改目标了,我们明年不参加军考了,我们就进食货帝国好了。”

    这人生目标是说改就改的么?姜盈气得心里两小人在打架。

    一个在耀武扬威的说:哈哈,这就是我的人格魅力!看到没,什么叫死忠?这就叫死忠!我姜盈也有再不会背叛我的死忠啦!

    另一个在犀利冷冽地怼:你觉不觉得有点过火了?这两人就差高喊“一切为了姜盈”的口号了吧?这难道不是一种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姜盈深吸一口气,“我说这话可能有点自作多情,如果错了请尽情回怼,我绝不还口。内什么,我很爱我老公,我老公也很爱我,除非仙女座星系大爆炸,否则我们不会分开的。你们懂吧?”

    秦耀:“是。”

    白烨:“懂。”

    姜盈:?这就完了?

    “那你们可以走了吧?”

    秦耀和白烨走了,走到食货帝国门外,又跟门神似的站那儿不动地了。

    那本来就有两保安了,原来是做朝不保夕的佣兵工作的。如今跟着大哥转了行,还转的相当不错,那对工作的重视态度必须严肃再严肃,于是就有了那么点居安思危的意思。

    眼看两陌生脸孔总出现,身上的气场还挺足,两保安以眼神交流讨论了一下,一致认为这是危机出现了。

    这是想要抢他们饭碗的意思吧?

    丫丫个呸的!那可不行!

    当姜盈下班走出食货帝国的时候,向左一看,看到了两鼻青脸肿的保安,向右一看,看到了脸肿鼻青的秦耀和白烨。

    姜盈:

    史皮尔斯就跟在姜盈身后前后脚出来的,大门口什么情况,他这个行政部门一把手自然是第一个知道的。

    他的兄弟身手如何他心里有数,有心测一下秦耀和白烨的实力,就没拦着。

    结果出来后本来是想着把秦耀和白烨叫进去安排工作的,因为跟姜盈已经谈好了。

    谁知后来一忙别的就给忘了,结果现在让姜盈看个正着。

    对上姜盈又疑惑又责怪的目光,史皮尔斯也没急着解释,而是拿出光脑先给四个照了张合影,姜盈正好在中间,然后把图片发给了海恩。

    配字是:两小鲜肉自荐来给我们姜总做保镖,经过考核,合格!即刻上岗!

    题外话

    电脑出了问题,晚了,抱歉,回头再细解释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