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13 为了孩子,向美色低头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没穿过这种简单干净的上班族通勤装,偶尔穿一回,白的纯净,黑的简单,两只眼睛却闪烁着明媚的光芒。明明这张脸是有大数据保证的最普通最易让人过目即忘的五官,但海恩觉得,只要对上这双眼的人瞬间就跟着心情阳光起来。

    “你笑什么?”姜盈一扭头就看到了海恩突然弯起的唇角。

    “你回来了。”海恩低头攫住了姜盈的小嘴。

    姜盈第一次领任务出战外太空的时候,海恩一点没觉得难舍难分。他是不在军部了,但他和姜盈的每日晨练却是保留了下来。姜盈的身手进展了多少,海恩可是了解得非常清楚。

    再加上4s和胖鱼,海恩觉得外人所认为的第一次出战最危险这种事情在姜盈身上压根就不存在。

    送走姜盈后海恩就照常去上班了。

    后反劲儿上来了。

    担心啊,相思啊,挂念啊,一拨一拨不带歇的就上来了。

    那段日子简直就是海恩人生历史上过得最糟糕的一段,说是茶饭不思一点都不为过。也就是那段日子海恩发狠,把渗透进国安司内部,来自兽人星的间谍一股脑都给揪了出来。

    内心空虚的男人就是这么残酷暴虐。

    等到第二次姜盈再出任务,适应力超强的海恩已经能稳妥地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了,就是姜盈回来后会被他狠狠折腾一次。

    这是第三次姜盈出任务了,他才想着也该是回来的日子了,姜盈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当然很高兴。

    把人紧紧禁锢在怀里就是好一通稀罕,听到姜盈连喊了好几声“要上不来气了”他才放开人。

    姜盈斜瞪他,“我现在这张脸你也亲得下去?这么大的喉结你看不出来?你这口味也是很多变啊。”

    海恩现在的目光柔的,这要是两年前没结婚的他自己看到,都得嫌弃自己一声娘炮。

    “别说这么个假喉结了,只要你还是你,就算你”海恩把最后半句凑到姜盈的耳边才说了出来,然后不出所料又被姜盈骂了一句“大流氓”,海恩却笑得像听到了姜盈说“我爱你”一样。

    “还笑?牙花子都露出来了!”姜盈嫌弃地扭了一把海恩的腰,海恩顺着姜盈的手劲往姜盈的身上蹭了蹭。

    姜盈吓到僵硬:这男人是自带启动装置的么?

    海恩半点不觉得难堪,“走,我们回家。”

    姜盈都没脸看他越来越火热的眼神了,刚好听到脑域里胖鱼在喊“爸爸爸爸”,姜盈便把胖鱼给放了出来。

    两年也没把孩子嗑出来一个,胖鱼倒越来越像两口子的宝贝亲闺女了。

    “爸爸爸爸”胖鱼一点没变,还是那对短胖的胸鳍,扑扇着径直扑进海恩的怀里。

    海恩掐着它的小胖身体抛起来接住,再抛起来接住,胖鱼笑得咯咯个不停,海恩也满足得再次笑出了牙花子。

    姜盈坐在海恩的办公椅上看得直牙酸。

    心说当年那个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高冷战神去哪儿了呢?这人设崩得七零八碎的,真是惨烈。

    “你工作做完了?那下班回家?”

    “好,下班。”海恩这话不是对姜盈说的,而是通过衣领上的内部通讯器对所有国安司的警卫们说的。

    说完后海恩拿出了空间撕裂装置,带上姜盈和胖鱼原地消失了。

    他们消失的同时国安司的警报器就响了,那是运用空间撕裂装置引起的报警。但因为有海恩提前的下班预警,所以警卫们安心地按掉了报警器并未追踪。

    海恩走的潇洒,留给警卫们的却是又一拨崇拜。

    “咱长官又运用的空间撕裂装置下班的?艹哟,真是有钱!听说那东西使用一次的费用堪比我半年工资呢!”

    “说的好像你有钱你的体质就撑得住空间撕裂装置运行时的空间扭曲力度似的。那可是只有3s才能用的装置!”

    “难道你们不好奇咱长官为什么下班这点小事都用空间撕裂装置吗?财大气粗也不是这么浪费的吧?”

    “你就眼酸吧。人家怎么就不能用了?又不缺钱,省下的路上那段时间做点什么不好?我下班的时候还恨不得一闭眼就躺家里呢。”

    警卫们一边聊着一边关闭了国安司的所有出入口。海恩通常是最后一个下班的,他走之后国安司就可以关闭并启动防御模式了。值班警卫们会在国安司内部值班到明早的上班时间。

    而此时的国安司外面,梅清在她的悬浮车里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刚才那个去见海恩的男青年至今都没有出来!

    国安司关闭了就意味着海恩下班了,她却没有从门口看到,所以又是运用的空间撕裂装置下的班?连带着那个男青年一起?

    梅清手动把自己快要脱臼的下巴给扶了上去。

    她对自己说: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你对他难道不是真爱吗?是真爱就别嫌弃这点取向的小事!

    梅清开着悬浮车走了。

    悬浮车开的歪歪扭扭的,像喝醉了酒。

    两口子一步到家,4s就是这么风采卓绝。

    海恩左手揽着姜盈,右手抱着胖鱼来到了二楼姜盈的原房间,推开门,不等他说什么,胖鱼就兴奋地从海恩的怀里挣脱了出去。

    只见里面堆满了无数的胖鱼,玩偶。

    大的小的,空中吊着的,地上堆着的,床上摆着的,柜子里摞着的。无一不是粉嫩的身体,雪白的肚皮。

    这里很早就不是姜盈的房间了。为了更好的夜生活质量,海恩就把胖鱼的贝壳小床给单独挪到了姜盈原来的房间。胖鱼最一开始还不愿意,但听了海恩说这是它的专门房间,这代表着它是这个家的一员了,谁想进来都得先敲门得到允许之后,它就屁颠颠地同意了。

    胖鱼希望被人类当成平等的物种来对待。

    据它所知,在它之前,它的那些哥哥姐姐们没一个有自己的房间。

    它走在了所有精神力幻兽的最前列!这代表的不仅是它一个兽的一小步,还代表着整个精神力幻兽物种的大进步!因为它,精神力幻兽界爆发了第一次要求待遇改善的大革命,它被哥哥姐姐们推选为代表还跟人类谈判来呢!

    这真是一件令人,啊不,令兽无比骄傲的一件事!

    胖鱼一头扎进去玩偶堆中只露了一个鱼尾巴在外面,姜盈站在门口看过去都要分辨不出哪个真哪个假了。

    “老公,你怎么又给胖鱼添新玩具了?上次布置的那批不是还很新吗?”姜盈也不是嫌海恩浪费钱,她就是觉得海恩真把胖鱼当亲闺女似的宠,她这心里太不是味儿了。

    正小吃味着呢,姜盈发现自己突然被海恩抱了起来。

    “老公?”姜盈惊叫。

    海恩抱着她边向他们的房间走,边好笑道,“为什么又给它添新玩具,你真的想不出原因吗?还是你就期待着我每次都说一遍理由呢?”

    这间曾经是海恩自己的房间,那时候不是黑就是白,海恩曾几次坚决拒绝姜盈把她房间的粉色系东西搬进来任何一样。

    但现在虽不说像姜盈布置自己的房间那样辣眼睛吧,但到底多了太多姜盈喜欢的东西。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姜盈对于蕾丝样的东西也不是那么热衷了,肉粉色和灰色的搭配很好的兼顾了两人的喜好,达到了一种新平衡。

    而海恩在饱尝了三次异地不能爱爱的辛苦之后,姜盈不在时的粉色也能成为他的心理安慰。

    海恩把脸颊飞红的姜盈放到了床上,他居高临下道,“只有新玩具胖鱼才能因为新鲜而玩得久一些,才不会想起来打扰它的爸爸妈妈给它造弟弟妹妹。这个理由你满意了吗?”

    久别重逢,向美色低头的速度简直不要更痛快。

    海恩吃饱之后才把小兽爷放了出来。

    姜盈觉得让胖鱼看到了爸爸妈妈爱爱很丢脸,海恩可不觉得。哪怕小兽爷在感应到姜盈的气息后,可劲儿在海恩的脑域里来回蹦哒吼叫求放出,海恩也不会。

    倒不是不能放,而是4s的海恩已经完美掌控了小兽爷的收放自如。这是一种权威的暗示,你叫唤什么的没有用,只有我愿意放你的时候你才能出来。

    姜盈肚子饿闹着要吃东西,海恩下楼去给她准备吃的,这时海恩才放了小兽爷出来陪着姜盈。

    小兽爷出来的时候一半是兴奋,一半是郁闷。明明最初的时候海恩并控制不了它什么时候出来什么时候回去的,但自从海恩升了4s级以后,它能自由出入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它也知道海恩并没有虐待它,只是比起胖鱼的待遇来,那真是一个天一个地。它忍不住委屈。

    小兽爷跃到姜盈的身边蔫蔫地蹭姜盈的手臂,有心告状吧,又怕引来海恩更严厉的“管教”。

    姜盈只能感受到小兽爷蔫蔫的情绪,却不能感受到它在郁闷什么,便只当它是想自己想得心有怨气了。

    “兽爷,陪我睡一会儿可好?一会儿饭做好了我们再一起吃?”姜盈才回来,一路奔波不说,刚才还喂了某男个饱,她的精神早就疲惫的不行了。等饭的时间她把小兽爷搂进怀里闭眼就着了。

    海恩做好了饭端上来的时候就见姜盈已经睡着了,他也没有叫醒她,而是去了另一个房间看胖鱼。胖鱼也睡着了,就睡在一群胖鱼玩偶里。海恩把胖鱼抱进贝壳床里替它盖好,这才又退回自己的房间。

    小兽爷敏感地惊醒,全身毛都乍了起来,做好了如果海恩敢收回它它就一定跟他拼了的准备。

    海恩的确想收回它,当他能够完全掌控自己的精神领域的时候,他就不愿意他的精神力幻兽超出了他的控制。他是主人这一点不容挑衅,精神力幻兽就该同他的机甲一样只能按照他的指令行动,而不是还有自我意识。

    他很满意小兽爷现在看他这种忌惮的心态。

    他这么对待小兽爷的唯一目的是,假如将来再有人暗算他,企图让他的精神力暴走而逼出小兽爷,那个时候,他希望小兽爷明白,没有他的允许,小兽爷再难受也得乖乖在脑域里忍着,而不是肆意出来。

    海恩即使远离了外太空那样危险的战场,他的性格也决定了他不会在稍微安稳的生活中就失了警惕。

    国安司的危险顶多不像外太空那样明显而已,但一样是危机四伏。他这么居安思危倒不是野心驱使,也不是非要称霸天下,但如果只有称霸天下才能让某些人歇了乱七八糟的心思的话,他就称霸个天下给他们看看!

    扫一眼姜盈抓着小兽爷尾巴的手,海恩没理对它严阵以待的小兽爷,掀起薄被的一角钻进了被窝,搂好姜盈,一同睡过去了。

    姜盈每次出趟任务回来后都是有三天假期的。大家也都知道回来的当天肯定是要留给海恩的,但从假期的第一天开始,那就得是大家的了。

    史皮尔斯一边驼着儿子给他冲奶粉,一边给姜盈视频通话,“n250星上成功培育出了可食用稻米,前几天正好运到38星了。这可是传说中的大米,我听说你快回来了可是把这消息就压着等你回来了公布呢。你这一年了就没到食货帝国露过面,大家的怨气都快冲破天花板了。不行啊,这一次你必须回来一趟!”

    小豆丁也看到了视频里的姜盈,挥着小爪流着哈喇子冲姜盈直哼唧。姜盈也没当面见过他几次,但姜盈长得好看啊,小孩子不管别的,反正看到好看的就喜欢。

    “是,昨晚我就吃过了,味道真好。”姜盈被那满下巴的哈喇子萌得心都要化了,“知道了,我肯定去。不去食货帝国也去你那儿拐拐你儿子!哈哈哈,他吃你头发呢!”

    史皮尔斯也不管儿子多一巴掌就招呼在了小豆丁的屁屁上,“吐出来!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吃头发!来,喝奶。”

    姜盈被娱乐的不行,又跟史皮尔斯说了几句后这才挂断。

    才挂断这个,光脑又响了,这次是桑德鲁老爷子。

    姜盈点开视频先吓了一跳,露脸的不是桑德鲁老爷子,而是又一张小豆丁的脸。盖西和苏米的儿子,嘴里叨着安抚嘴儿,正歪着脑袋看向这边。

    看到姜盈后先愣了一下,然后哇哇叫着,嘴一嘟就朝着屏幕亲了过来。

    姜盈看到他正在实验台上,再往下扑可就掉下来了,她赶紧叫,“老爷子?你大孙子要摔了,快过来!”

    小豆丁被老爷子及时抓住了后背。

    姜盈抹把汗,“小豆丁打过来的?怎么是您在带?盖西和苏米呢?”

    老爷子的神色很微妙,微妙中又带着点得意,“去你的姜氏中医做检查了。”

    “去医院了?怎么了?”姜盈这时还没反应过来。

    老爷子掂掂怀里的大孙子,“小豆丁可能要多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姜盈:

    心口正中一箭。

    她一个都没能怀上,人家眼瞅着要有二胎了。

    老爷子:“你回到38星了?正好,分级教育今年全星际铺展,我正想着如果你有时间就回来给我站站招牌。你”

    “没时间,不想站!您抱您大孙子站得了!挂了。”姜盈妒嫉地挂了电话。

    正好海恩端了米饭和菜出来,“怎么了这是?又跟老爷子吵上了?”

    “我吵得过人家吗?人家眼瞅着都要抱上二孙子了。”妒嫉的姜盈抓过海恩端上的饭碗,也不吃菜,三两口就把一碗饭先扒进肚里了,碗向外一递,“再来一碗。”

    海恩:

    他家小疯子怎么就这么招人呢。

    “你才20,我才34,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着急的?”海恩帮她满上一碗饭后递回去,很熟练的开怼,“以数量取胜的都是无能之辈,以质量取胜的才是王道!你等着看吧,我跟你保证,到时候咱家闺女铁定能一个打一群!”

    姜盈差点被米饭噎死:一个能打一群的闺女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么?

    “昨晚我感觉好像中了,要不我今天先去姜氏中医检查一下?”

    海恩:“科技再发展,一天也检查不出什么的。”

    “那倒也是。老公,你说到底是你不行还是我不行?还是我们加一起正好犯太岁?”

    海恩把碗放下了,“要不我们现在就回房间让你再确定一下?”

    才回来,又是大清早的,再这么聊下去的话今天的班就甭上了。

    姜盈这才老实了。

    吃过早饭,海恩送姜盈去食货帝国。虽然结婚两年了,但海恩只要一有时间总是能送就送,能接就接。

    两年了,秦耀和白烨也是。只是时间允许,他们就雷打不动地出现在姜盈上班的时间和下班的时间。

    海恩给转移注意力没用,姜盈几次严词拒绝也没用,人两个也没多什么动作,顶多姜盈出来就打个招呼,姜盈出发人家两就尾随其后。

    海恩:看来要孩子的事情还是得着点急,也许等有了孩子这两就能死心了?

    题外话

    感谢大葵的花花嗯哼,献给送子观音,保佑我们小怂一举得男!23333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