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17 体面又不失大度的打脸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217

    姜盈他们聚会的时候从来不拼酒劝酒,喜欢喝的那就多喝没人拦着,不喜欢喝的那就不喝也没人起哄。可因为气氛实在太轻松惬意了,姜盈还是每次喝得晕晕乎乎的回来。

    海恩就得跟侍候大爷似的,给洗浴给换衣给喂醉酒剂。

    姜盈早就养成了到家就放出胖鱼的习惯,喝多了也不会忘。她迷的糊的抱着胖鱼亲个不停,一声声“大闺女大闺女”的叫。胖鱼被她抱得难受,就在她的怀里死命的挣扎。终于挣脱开了,一甩胖尾巴就躲进自己房间去了,摆明了姜盈酒醒之前不会出来。

    海恩乐得看戏,因为这之后的戏码就是他的主场了。

    果然胖鱼一走,姜盈就一个翻身骑到了他的腰上,用一种“女王来临幸你了”的傲慢腔调说道,“小海子,给朕宽衣。”

    好,宽。

    姜盈喝的迷蒙的眼,喝的粉红的脸,喝的湿润的唇,海恩早就看得心潮澎湃了。

    这一宽就是宽了半夜。

    好在仍是休假中,第二天也不急着早起。海恩第二天上班走的时候干脆就没有叫她,而等姜盈再醒来都是中午了。

    喝了女王端来的汤,吃了骑士呈上的饭,姜盈一手撸着胖鱼的滑溜后背,一手拿着光脑给一群朋友们打电话。

    “莉兹,好久没逛街了,今天我们去逛一逛啊?”

    莉兹:“我都忙得脚打后脑勺了,还逛街?逛屁逛!你要是闲着就过来食货帝国帮忙,你……”

    “我打错电话了,对不起。”姜盈赶紧挂了电话又打给科兰,“你是不是天天就穿白大褂了?我的错!我今天就陪你去买买七彩的啊?”

    科兰在视频的那一端正忙得脑袋都没空抬,“姜盈你看我这次提炼出来的d5xy是不是颜色有点不对劲儿?我哪个步骤搞错了吗?你要是有空……”

    “抱歉,我打错电话了。”姜盈再次挂断了科兰的电话。

    一群有事业心的女人真可怕!

    姜盈心有戚戚焉的拍拍胸口,然后又打给海恩,“老公你也忙着呢?可再忙也得吃午饭吧?你的午饭时间陪我去逛逛啊?”

    海恩暂时停下手里的工作跟她搭腔,“逛什么?你有什么想买的吗?”

    姜盈想了一下发现,她还真没有什么想买的。

    钱太多什么也不缺真是太讨厌了。

    “……呃,随便逛逛买买衣服?”

    海恩在腕间的光脑上点了点,姜盈就发现卧室的衣柜门突然全开了。

    “你就是休整年的假,一天一套也够了。你是准备买明年要穿的衣服?”

    姜盈看着齐唰唰一批白t加长裤没话说了。

    胖鱼趁机飞到屏幕前欢腾地叫“爸爸爸爸”,海恩隔着屏幕摸摸它的胖脑袋,“胖鱼乖,爸爸新给你定了玩具,这个时间差不多也到了,骑士会负责接收,你稍后去找它要。好好玩儿,爸爸很快就下班了。”

    “玩具玩具。”胖鱼兴奋地扑棱着短胖胸鳍飞出门找骑士要去了。

    姜盈回过神来,表情很幽怨,“胖鱼的玩具它就是一天玩一个,也够玩三年的了!你这是给它买的第四年的么?”

    海恩:“它是我闺女,你是么?”

    姜盈脱口就想说“我也是”,又及时刹住了车。

    她要真敢说,视频对面那个不要脸的男人指不定还能说出什么没下限的话来呢。

    “老公你好好工作别开小差!我挂了。”姜盈按掉了视频通话。

    好不容易休假三天,昨天就忙了一天,今天又睡了半天,下半天如果不做些什么的话,姜盈会觉得亏。

    姜盈想了想,决定变装出去自己逛。

    秦耀和白烨昨天是休息日能陪她,今天得正常去团里开工了,自然也就不能来陪她了。

    姜盈难得一个人自在,打了一辆公共悬浮车就奔购物中心去了。

    女生逛街就那么几个流程,吃吃喝喝,走走看看。虽然俗气又单调,但女生的小心理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一路走来,好多吃的喝的都是姜盈的食货帝国出品,但姜盈还是顺手买了几样。支持自家企业,没毛病。

    姜盈停在了一家衣店的橱窗前,那里陈列着的是一套长及脚踝的礼服裙,不是深v,也就是个无袖。款式不算暴露,但出彩在礼服的图案设计。那是深蓝渐变的星空图案。

    太漂亮了,姜盈当时就走不动道了。

    她是没有多少机会穿这种衣服了,但一点不妨碍她买下来。

    姜盈转身就要进去,却听得后面传来了两个女生嘀嘀咕咕的声音。

    “你看那女的,长成那挫样还有脸看这样的衣服,是想穿出来吓死别人吗?”

    “姐你别这样说嘛,人家虽然长得丑,但人家想的美啊。”

    “切,想的美有什么用?看她也不像买得起的样子。”

    姜盈看看厨窗里映出的自己今天这张普通的脸,这是说她呢?虽然不美,但也不至于挫吧?

    姜盈面无表情地回头,看见了两个表情傲慢的小女生。

    两女生看到姜盈的脸后,虽然没再嘀咕什么,但表情倒是更高傲了。

    姜盈懂,歧视无所不在。基因等级看不出来,但容貌仪表也是女生产生歧视的原因之一。

    看着两女生进店就奔橱窗的星空裙去了,姜盈撇撇嘴,火速收起自己手里的吃吃喝喝,一抬腿,也跟进去了。

    不就是比钱么?她底气太足了。

    像这种走精品线的店一般人都不会很多,但姜盈进去后就发现这店里的人还是挺多的,还都是一些看着就有钱又漂亮的女生们。姜盈这才注意到各处都飘着的条幅告示:新品上市全九折。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明显是客户比店员人多,姜盈进来后又不怎么像有钱人,也就没有人来招呼她。而她前面的两个女生已经被店员引到了那条星空裙的位置。

    姜盈没跟过去,而是转身就来到了收银台前,“那条星空裙我买了,结账。”

    收银员倒是看到姜盈了,她家店里的衣服一般有钱人都买不起,所以看到穿得不显富长得又不显美的姜盈后,她也没有热情的打招呼。

    她家衣服漂亮,而且一样就一件,来看的人多了去了,但真买的少。她把姜盈当成了那种就眼馋进来看看,顶多过来试一麻问问价然后就走的那种人了。

    正准备礼数上客气回应两句就行的时候,谁知道姜盈一张嘴就是确定买了。

    那条裙子是这批新品里最贵的,标价六个数帝国币。

    收银员半张着嘴想说你都不问问价格的么你有那么多钱么,可是近距离对上姜盈的眼睛后,她突然就说不出来了。

    那种自信的眼神不像是说谎的。

    收银员鬼使神差地就开始开单了,姜盈在结账器上输入自己的光脑号,确认付款,购买成功。

    收银员全程懵比:那么多钱啊,就这么眼睛眨也不眨的花了?原来是真有钱啊!她居然看走眼了!啊,自己开的单这提成也不少呢!

    收银员后知后觉到自己也小发了一笔,那兴奋劲儿就别提了,看着姜盈好半天没说话。

    这时,那边看裙子的两女生和一个捧着裙子的店员一起走过来了。

    两女生看到姜盈先是一愣,随后嘲讽地笑了,“哟,这是真想买啊?你知道这裙子多少钱么?没准你卖了自己都买不来!别看了,我稍后试过后就是我的了。”

    姜盈但笑不语,就点了点收银台的桌面。

    收银员机灵地从收银台后走了出来,“抱歉顾客,我家店里这唯一的一条星空裙已经被这位顾客买下了,您不能再试了。”

    别说两女生愣了,捧着裙子的店员都愣了。

    她小声问收银员,“真买了?不是交的订金而是全款买下了?那可是六位数的帝国币。”

    收银员不知为什么有点骄傲,“真的,我亲自开的单。”

    姜盈听的真真的,适时地举起了手里的购物凭证,“裙子请帮我包起来吧。”

    姜盈给自己的表现打一百分。成功女性打脸就是这么利落痛快!什么言语攻击都是浮云,东西谁抢到手了谁就是赢家!

    她现在什么身份的人?上流人的包袱重着呢,都不稀得跟你呛呛。

    姜盈觉得自己的应对体面又不失大度,可是落到别人的眼里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她今天的脸平淡无奇啊,女生看女生通常都是先看脸的。一看脸不比自己漂亮,那优越感立马就有了。

    于是姜盈在两女生的眼睛里就从原来的“又丑又没钱”,变成了现在的“有钱又如何还不是丑”。

    可就是这样一个自己看不起的人却抢走了自己想买的裙子,两女生好像受到了奇耻大辱。

    其中一个女生怒拍收银台,“不行!明明是你们早晨打电话约我过来看裙子的,我也说了会买的,你们凭什么现在又要卖给别人?我不同意!”

    另一个女生转身就把裙子从店员手里抢进了怀里,“刚才不是开好单了吗?我现在就要结账!裙子是我姐的!”

    店员很无奈,只得解释说,虽然早晨约过了电话,刚才也开好了单,但这种事情一向是谁先付账算谁的。

    两女生死活不同意,见跟店员掰扯不清楚,又扭头冲姜盈来了。

    “土包子!傍大款来的钱吧?切!有那钱先把自己脸整整好不好?抢到了裙子就美了?别开玩笑了!你就是穿上了那也只有更丑。”

    “傍大款?谁这么瞎眼让她傍?我看顶多是家里有点底儿。就这气质,你家里所有的底儿都用在这里买裙子了吧?你确定回去后不被父母打断腿?”

    “这样,我付你双倍的钱,裙子归我,你没有损失还能白得一份钱。拿钱去整整你的脸吧,你可占大便宜了。”

    随着两女生的你一言我一语,店里的人都围拢了过来。

    这种事情随时随处可见,没有人会去管,看热闹的谁嫌事大啊。

    店员们也很无奈,姜盈是她们的贵客,可在场的人哪一个也不是就能随便得罪的。她们就是劝架都得委婉着,生怕没劝下来不说又惹了另一个。

    姜盈就单手支着收银台喜滋滋地看着。

    这种又脑残又接地气的鸡毛蒜皮还真是好久没遇到了,所以她才特别喜欢出来的时候就变装。

    她现在爬的是够高了,然后碰到的人都是各种顺着她捧着她哄着她的,生活一帆风顺的特别没有意思。人啊,还得生活在大众群体中,天天有点鸡毛蒜皮的糟心事儿,这日子才能过得有甜有咸,有滋有味。

    “喂,你笑什么?拿我们当笑话看呢?”

    “不准笑!”其中一个女生抬手就冲着姜盈的脸打来了。

    姜盈秒收笑,说话刻薄她就当戏看了,裙子反正到她手了,谁心里憋气谁知道。但如果动手的话,她可不吃那亏。

    “顾客--”店员惊叫。这要是动上了手,那矛盾可就升级变大了。

    店员想上前拉着,却被另一个女生给挡住了。

    眼看那一巴掌打了过来,姜盈后退一步避开,在那人的手臂挥过之后,她抬脚踢了一下收银台。

    收银台摇晃一下,那女生本就站立不稳的姿态这一下就被带倒了。

    女生手肘摔破,当场就哭喊了出来,“报警!我要报警--”

    “顾客,不能报警!我们今天是新品上市第一天,大好的日子,报了警成什么了?求求您了。”有店员求那个女生。

    “不报也行,让她把裙子让给我!我也不占她便宜,原价让就好!否则我一定报警告她个故意伤害罪!”

    店员苦兮兮地来求姜盈,“顾客,您看我家新品还有很多,也不比这件差。这样,您同意换一件的话,我给您打个半价?”

    姜盈不乐意了,一指那女生坐在地上哭还没舍得放开的怀里的裙子,“我没付账?这裙子不该归我?”

    “是应该属于您了,顾客,可是您看她都摔破手肘了,她……”

    “停!你这个逻辑我发现不对啊?”姜盈这次看店员都不满意了,“我花钱买东西天经地义,我哪里错了?从一开始就是她们在骂人吧?这样的人有什么脸让我让?她摔倒那也是因为她想打人在前!就因为她摔倒了她哭闹她就有理了?我就得惯着她?我可没那义务!我说最后一遍,把裙子包给我,我赶时间。”

    店员这才发现这位长相普通的顾客一点都不像面相表现出来的那样好说话,她只得又转向倒地的女生,“抱歉顾客,请把裙子还给我。”

    谁知那女生爬起来后抱着裙子就开跑,“姐你付账,反正这裙子一定得是我们的!”

    姜盈气笑了,还有这种操作?

    旁边收银台上有一招财摆件,她抄进手里掂了掂,瞄准那个抱着裙子开跑的女生后甩手打了出去。

    女生应声而倒,众人震惊:这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女生准头好足。

    女生的姐姐不去扶她妹,反而先冲着姜盈来了,“我跟你拼了--”

    姜盈闪身避开,伸脚一绊,轻松又给撂倒一个。几步走到抱了裙子的那女生那里,很容易就把裙子抢了回来。

    “裙子不用包了,我拿走了。”姜盈把裙子收进空间戒指,冲店员摆摆手后扬长而去。

    被抢了裙子的女生懊悔痛哭,“我为什么没有想起来把裙子收进空间戒指?我怎么这么蠢!姐,对不起。”

    被叫姐的女生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店员们一脸狰狞的可怕,“让我来看新品的是你们,结果你们就是这样对待vip客户的?给我等着,这事儿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

    姜盈不知道这些,街也逛了,裙子也买到了,她就乐颠颠地回家了。剩下的一天假她并没有再出门去逛。

    逛街这种事情吧,没有时间的时候总想去,可等逛过了,也就那么一回事,姜盈都懒得去第二回。

    休假结束,姜盈就又开始了每天白天到机甲战团工作,傍晚到半夜是药剂科学院人的日子。

    战一团现在的团座是科特,战二团仍是狄斯不变,战三团的团座则变成了丽娜。

    利威尔留在战一团不变,萨奇跟着丽娜调到了战三团,秋漠则被调配到了战二团。

    当初在海恩离开军部之后,战一团也就稳定了不长时间,就很快被军部以平衡各战团的名义给瓜分了。后来的机甲战士被激发出精神力幻兽的也有一些,但基本上都是从各军各团里挑人平衡着来的。像海恩在的时候,一团独领风骚的势头越来越低了。

    姜盈明白,其他团的早就想拿下一团的名头自己戴戴了。其实她也想。

    前两次的军中大比,科特3s的实力很占优势,战一团的战功也无人能及,是以战一团的名号一直被科特他们霸占着;但今年势必要不一样了,因为姜盈所在的战二团,今年由于姜盈加入后的战功明显跟战一团不分伯仲。如果稍后的军中大比中,战二团拼一把的话,也不是没有拿下战一团名头的可能。

    姜盈回到团里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姜盈你回来啦?一会儿打一场?”

    “姜盈,我看过你这次出任务的记录视频了,一点都不比老手差!回头代表团里去大比的人一定有你!加油,明年我们就可以换战一团的名头来戴戴了。”

    “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姜盈一样出外太空作战啊!姜盈你教教我窍门啊?”

    机甲战团里相对来说还是汉子们多一些,姜盈不矫情的个性就很吃得开。再加上姜盈积极调整自己的心态,让自己不那么阶级意识明显了,于是这两年时间里,她在机甲战团里的人缘混得还算不错。

    姜盈笑着挨个得打招呼。

    维希从机甲里探出头来招呼她,“秦耀和白烨来了吧?快让他们来看看我的机甲,有个问题我一直解决不了。”

    自打他们的个人定制机甲制造出来以后,秦耀和白烨因为表现突出就被机甲战二团留下做了团里的常驻机甲维护师。

    照姜盈的意思,这两人的水准完全可以去制造部,可是两人还是选择了跟姜盈一起留在战二团。

    所有人都看得出姜盈对于两人来说有多么重要,包括姜盈自己。但因为两人特别讲究,从来不做什么给姜盈添困扰的事情,是以也没人说破。姜盈也没点破,她觉得因为这点事情就失去两个朋友还是挺不合算的事情。

    秦耀和白烨换上工作服跳进机甲里去了,姜盈随后也跟了进去。进去之后发现,秋漠也早在里面了。

    姜盈就问,“别的机甲维护师呢?秦耀和白烨不到的话,你们这是准备着自己收拾。”

    维希一指外面,小声道,“大师傅被团座叫去维护他的机甲了,二师傅们被老战士们叫去维护他们的机甲了,我们是新人,你当大清早的轮得到我们的机甲被维护吗?资历!资历啊朋友!我们现在没有。”

    秋漠让开位置给秦耀和白烨,“军中大比的人名单听说这几天就要确认,大家平时的机甲战斗水准是很重要的一个确认因素,所以大家都很积极维护自己的机甲,就怕稍后训练场上出现什么不该有的失误。”

    姜盈理解这个,机甲维护师是比机甲战士还难招上的兵种。通常一个团里有机甲战士数百,可机甲维护师顶多几十。虽说所有战士的机甲都归这些机甲维护师负责,大家按部就班来做工作就可以。但事多人少,就肯定会有一个先后顺序。这种时候,资历和关系就有用了。

    你新来的,关系不熟的,肯定就会被排到后面去。你还不能说人家执行有问题,因为人家有的是正当的理由来堵你的话。

    秦耀和白烨因为跟他们关系好,所以一来就先看他们的机甲了也是这个道理。

    姜盈叹:“人际关系果然是实力的一种,我现在越来越服了。”

    维希妒嫉地看她,“那是实力不行的人才说的话,真正实力强大如你者,你就不需要。你出任务回来就把机甲送到团里来了吧?你不在的时候大师傅们就帮你把机甲整体从内到外地维护了一遍了。你差什么啊?”

    秋漠也难得帮腔,“一团的时候,有丽娜姐的安排,我从来没想过这些事情,也没觉得有什么被怠慢了的。这调到二团之后我感觉出不同来了,这上面没有关照的,我的机甲从在一团的每天一检已经变成了两天或三天一检。姜盈,海恩大人领导下的战一团可不只是实力碾压。就算我们这次能拼下一团的名头来,这内部管理也做不到一团那样的井井有序。”

    对于姜盈来说,当面夸她老公可比夸她还让她高兴。

    “等我拼下个团座名头的,到时候我会做的比我老公还好!”姜盈雄心壮志。

    秦耀和白烨同时对姜盈做支持的手势,“加油!”

    维希只想哭,“出外太空作战我才去过一次,战功都没机会积累,就更别说往上升职了。职场好残酷,我不如那时候老老实实在家继承家业了。”

    秋漠把他挤一边去,对姜盈道,“海恩大人最近忙吗?我想每天找他训练一个小时,你觉得可不可行?战团里有经验有实力的老战士们太多了,我如果按部就班的跟着训练走的话,超越他们太慢了。”

    他倒想找姜盈,但因为知道姜盈从军部下班后就要去药剂科学院,这肯定没时间。

    都是新生的时候,他们都很突出。可当他们进入到都是基因等级超前的队伍里时,他们的优势就不怎么明显了。

    即使基因等级一样,人家当了好多年的机甲战士跟他们这种才当两年的也是有质的差距的。

    当年初初进入军部还想着马上就能开着机甲去外太空英勇杀虫兽的,现在才知道自己多天真。

    除非你是像姜盈这种多少年才出这么一个的天才,否则你就别做梦了,用尽一切努力锤炼自己才是正经。

    维希听了秋漠的话马上兴冲冲地挤了回来,“海恩大人如果同意的话,那我也要加入!想当初本少爷也是风云人物万年第一啊,可看看现在,我要是再不加油都快沦为老末了。”

    “我老公的事情我替他决定不了,我只能说,帮你们转达吧。”

    这时机甲外传来了“全体集合”的声音,姜盈等人赶紧结束聊天出去列队了。

    巴森特已经是二团的副团了,在看到秋漠的时候每每都眼神复杂。

    姜盈等人也是很无奈,谁能想到秋漠又会调到战二团来了。秋漠倒是不把博昂的旧事放在心里了,但巴森特放啊。

    秋漠和博昂感情越好,巴森特就越后悔。他不只一次的想,如果当初坚持住了不跟博雅结婚,那么现在他和博昂会不会也像秋漠和博昂这样幸福?

    他如愿升上了副团,也在不久之前被军部选中激发出了精神力幻兽,他家都以他为傲,可他却没有想像中的开心。

    “今天练习机甲的超粒子刀使用。”巴森特公布完今天的训练内容后,直接点名,“秋漠出列,你来配合我给大家演练。”

    维希和姜盈给秋漠一个同情的眼神: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巴森特每次都利用权力虐秋漠,而秋漠只能受着。

    “是。”秋漠深吸一口气去到了场中。

    巴森特在他站过来以后按动光脑,他和秋漠所站位置的周围弹出了一圈的透明的安全隔离墙。墙内他们会放出自己的机甲来对打训练,墙外的机甲战士们能清楚看到却又不担心受伤。

    秋漠和巴森特赤手空拳对打的话,两个人不分伯仲;但如果是驾驶机甲对打的话,秋漠可比不上有着十多年经验的巴森特。

    姜盈和维希很快就看到安全隔离墙内,秋漠的机甲被巴森特的越粒子刀虐得连连败退了。

    维希小声跟姜盈道,“你跟巴森特比的话,谁赢?”

    姜盈并不谦虚,“我。”

    维希给她一个妒嫉的小白眼,“那下次再配合演练,你提前请战代替秋漠上去吧?倒不是说见不得秋漠被虐,而是这人明显是公报私仇,这种气焰太嚣张了!我们得让他明白,秋漠可不是一个人。”

    “可问题是,就算是我出了手,你觉得秋漠就能出气了?我相信秋漠能自己处理好。”

    话声刚落,观点的人群中发出了一声惊呼,

    是秋漠拼着自己的一只机甲手臂被削掉的危险以一只手臂夹住了对方的超粒子刀,同时上前一步,另一只手挥着超粒子刀一刀下去,巴森特的机甲手臂被削掉了一只。

    演练结束,机甲维护师们马上出现把两架受伤严重的机甲给收回空间修理了。

    安全隔离墙打开,秋漠和巴森特走了出来。

    巴森特因为今天没有能完虐到秋漠而脸色很难看,“下一组,姜盈和娜拉提。”

    “是。”姜盈起身,和秋漠擦肩而过。

    秋漠坐回了维希的身边,外表看起来跟平时无异,但维希能听得出秋漠笨重的呼吸。

    “很累吧?我现在非常肯定我们副团就是在给我们穿小鞋。为什么不让我跟姜盈一组啊?姜盈收放自如,我就不用担心我的机甲会受损严重了。”

    秋漠深呼吸几次调匀自己的呼吸后才道,“你越来越像莉兹了。”都那么话多。

    维希:“真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夫妻相吧?没想到我们还没结婚就已经修炼成功了。”

    秋漠:“……”

    当初进军部的时候他对于进哪个战团是没有意见的,但现在有了。在海恩的领导下日常作风都相当严谨的战一团那才是天堂啊!

    看看这战二团,战友不着调,领导给穿小鞋,憋屈死他了!

    他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扭转这种局面!

    “下一组,维希和尤金。”

    “是。”维希出列,姜盈回来了。

    娜拉提被姜盈完虐也没有一点不开心,跟姜盈回来的路上都在不停地说着笑着,还拿出毛巾来问姜盈擦不擦汗。

    姜盈对娜拉提也没有特殊对待,她心里没鬼就好,至于别人对她抱着怎样的心意,她不能接受至少也得做到尊重。

    也正因为姜盈这种并不躲避她,也不另眼看待她的举动,倒让娜拉提自觉地收敛了很多。

    姜盈暂时还是很喜欢机甲战团的生活的,这里的人更多的是把精力放到了实力提升上。虽然也有一些小碍眼的糟心事,但只要当作生活的小调剂品来看就也能平常心对待了。

    下班之后的药剂科学院的工作对她来说她也从当时的手忙脚乱过渡到了现在的游刃有余。纯粹的科研工作者们也是好相处的,大家共同探讨的只有数据和数据,虽然科研过程是枯燥的,但协力合作的气氛却是融洽的。

    经过两年的实验验证,姜盈在桑德鲁老爷子的药剂基础上研发出了另一种只针对废f的激化剂。只要是通过了圣盈纵衡学校的基础考核,获得了允许注射这种药剂的资格,那么在外界因素刺激人类觉醒的前提下,废f们基本能保证完全觉醒了。

    分级教育在今年得到了全面的铺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姜盈这种药剂的研发成功。

    因为这种药剂只针对废f人群,是以帝国并没有像对姜氏中医的药剂那样藏着掖着,痛快就批了教育司的分级教育的申请。

    一时之间废f专级学校各地都涌现了好多,但名气最大,分校最多的还是圣盈纵衡废f学校。

    那种药剂是有了,前期的基础也要有的,后期涉及到外界的刺激也是不可或缺的。因为最初的效果就是从n250星得来的,是以现在n250星已经多了这么一项接洽各地废f前去刺激觉醒的业务。

    而姜盈呢,又被药剂科学院留下继续研究针对e级的激化剂了。

    这种事情说起来好像只是一级之差,但真做起来的时候却是困难重重。不然在桑德鲁老爷子之前也不会那么长时间都没有把针对废f的激化剂研发出来。

    姜盈从药剂科学院出来的时候,海恩已经在门外等她了。

    两人的感情在外人看来那真的是特别甜蜜了,姜盈有空的时候就去接海恩下班,海恩有空的时候就来接姜盈下班。

    两人通常都是一起坐到后座,悬浮车会调到自动驾驶模式。

    姜盈上个车就跟撤了骨头似的,靠在海恩的怀里一点看不到机甲战士的英挺,也看不到药剂师的严肃了。

    “累吗?”海恩调整一下姿势好让姜盈靠得更舒服,大手也自动按上了姜盈的脖子和肩膀。

    姜盈舒服地眯上了眼,甜言蜜语张口就来,“本来很累的,但一看到你就不累了。”

    “是吗?那我明天把我的照片打印两份,一份给你贴机甲操控台上,一份给你贴实验室墙上?”

    姜盈脑补一下,笑得全身都颤,“那我指定什么也做不了了,就想对着你的照片流口水。”

    “那还是算了,你对着我本人流口水就可以了。”

    “老公!”姜盈羞恼着张开眼瞪海恩,却正好迎来了海恩俯身下来的吻。

    深吻过后,海恩道,“兽人星有使来访,总统府会安排一个不算正式的欢迎会,你记得提前请假,m38星的国安司夫人需要出席。”

    ------题外话------

    感谢12345,神经病和ruby2004的鼓励!对自己喜欢的事情产生了厌烦的心理真的是一件特别丧的感觉~丧到都不想照镜子看自己!求八月快过去!我要崭新的九月!强行开心!55555555

    另:1234554321这位小仙女,你的id很强嘛!手动点赞!噗哈哈哈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