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20 长嫂如母棒棒哒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姜盈的看轻刺激了石浩森,他强行让自己硬气起来,“敢问姜董,一个大企业是不是以不停地向前发展为目标?是不是也认同停步不前早晚会被淘汰?”

    “是。”石浩森质问的语气依然让姜盈不喜,但总比先前见面就跪来得好一些了。姜盈决定给他一个机会,“说重点。”

    “m38星的市场是很大,但再大也有饱和的一天。为商之人都知道,在市场饱和之前另备出路那是必然的,想来食货帝国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已经在跟m38星之外的几个小行量建立了稳定而长期的贸易合作不是吗?”说到这里石浩森停下来看了看姜盈的脸色。

    姜盈一脸的波澜不惊,“你说的没毛病,继续啊?”

    石浩森脱口而出,“那为什么我们c20星不可以加入到食货帝国的合作候选里?虽然c20是一颗主要负责帝国垃圾处理经济并不发达的行星,但上面居住的人类并不少。难道废大的人口基数不该是食货帝国挑选合作者的第一要素吗?还是说姜董就像其他高基因等级一样在歧视我们c20星百分之八十的e级民众们?”

    他早就把姜盈的成长情况了解透彻了,深知从废f一路爬上来的姜盈是如何看不上那些歧视的行为,所以他故意把问题往这上面靠,为的就是激起姜盈的同情心,然后给他一个合作的机会。

    姜盈想着初初认识时这位曾给她抢过一包试吃新品的友好,“我想史皮尔斯先生他们已经把暂时无法合作的原因详细解释给你了,没有人歧视你们,只是客观条件在现在来说还不够成熟到我们认同你给出的条件。很遗憾现在不能合作,请你理解。”

    “我不能理解!”石浩森激动地提高了声音,“说什么路程太远,星盗太危险,成本太高,这些都是你们不愿意合作的借口!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想想长远的利益?当你们决定跟我c20星合作的时候,那么基本上就是垄断了c20星未来一百年的饮食业发展!如果是我面临一百年的收益,我肯定会选择承担现在的风险!为商之人怎么能连这点魄力都没有!”

    姜盈面无表情地看过去,质问变指责?这就是你一个想来谈生意的态度?谁给你的勇气!

    “食货帝国只是拒绝了你提出的合作方案而已,但可没有拒绝你从食货帝国进货。你完全可以像其他厂商一样从我食货帝国进货,然后再带回c20星进行售卖。”

    “可是那样的话,这中间的风险成本岂不是全压在我石家食品的身上了?”

    姜盈冷漠,“不然呢?难道你赚钱的生意还要我食货帝国帮你分担成本吗?”

    看着是个帅气阳光的小哥哥,没想到这思想还真是一样的帅气阳光不曾经历过风雨。这得是多么脑残才说的出那样毫无逻辑的话?怪不得那天初识时什么话都敢跟一个陌生的人说,坦率的近义词之一那就是缺心眼啊。

    石浩森还没有转过弯来,“我拿的是你食货帝国的货,销售的是带着你食货帝国商标的产品,我是替你们在一片新的市场拓展产品知名度不是吗?你们相应的承担一些成本不是很正常吗?”

    姜盈被他逗乐了,“是你想做这片市场从中得到利益的,不是我去求你帮我开拓这片市场!如果你觉得不合适,你还可以选择不做不是吗?或者你可以再等一段时间,等到帝国可以把空间黑洞技术架铺到c20星的时候,那时候再启动你我的合作,成本肯定会降低。”

    “那时候你们还能跟我们合作吗?你们会不在c20星建立自己的分支?”

    姜盈诚恳点头,“会。”

    所以他才在一切未成熟之前就先来找食货帝国不是吗?

    想赚先钱又不愿意自己承担成本,这孩子想的有点过于美了啊。

    “抱歉,我时间到了。”姜盈起身,她的耐心告罄了。

    “不行,我们还没有谈妥,你不能走!”石浩森不能就这么放弃这次机会,他伸手就去抓姜盈的手腕。

    姜盈是谁,那可是隐藏的4s,而石浩森仅仅是个b级。

    顶多一招,姜盈就完成了躲避,反击,拿下之整套流程。

    看着被自己以手肘压在桌上动弹不得的石浩森,姜盈是有些失望的。第一印象本来是有好感的,买卖不成仁义在,何苦非得作到现在这种地步?

    姜盈正想说些什么,石浩森突然哭了出来。

    “啊--疼死我了,你打断我的胳膊了!我只是一个b级,你却是一个3s级,你这是恶意欺压!我要告你故意伤害!我要告到你倾家荡产身败名裂!你怕了吧?”石浩森眼泪汪汪地吸吸鼻子,“当然了,你这么漂亮的美女,如果你求我的话,也不是不能私了的。”

    姜盈:……

    全星际都缺你一个戏精的奖杯!

    懒得再废话,姜盈松开石浩森扭头再走。

    石浩森从桌上翻下来就跪到地上抱住了姜盈的小腿,“你不能走,真的不能走,求你了!这次合作真的对我很重要,求你了,你就再考虑一下吧!”

    姜盈用眼角余光看见那一男一女的跟班都闭上眼睛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因为石浩森一直没有放开两人,到现在他们还被堵着嘴。姜盈想,如果他们但凡能动能说,肯定早就过来拦着劝着石浩森了。

    姜盈现在倒有点惊艳石浩森的执著了,虽然他的威胁还是让她不爽,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的话,能做到这份上的石浩森也算是个人物了。

    “……如果这项生意当真对你石家很重要,那为什么你石家派来的却是你?难道你爸爸是觉得你这样的谈生意方法能另辟蹊径成功拿下?”

    石浩森的行为到现在看起来都像足了是一个没有实践经验的富家公子出道第一仗,以大家族普遍的训儿手法来说,这第一仗不是应该选在自家公司内部吗?跟食货帝国的合作,这生意可不小吧?居然派来了这个不知世事险恶的二少爷,这当家老爹的心态也是很诡异啊。

    姜盈也就是顺着事态随便那么一疑惑,但她并没有放在心上,那边约定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她可做不出迟到这样没品的事情。

    并不介意石浩森回不回答她的问题,姜盈一脚踢开了石浩森的手臂,“如果你企图以撒泼打混来求得食货帝国的合作,那么我现在就能告诉你,你可以死心了!”

    “姜盈你不能走!我我我,我还是处男,我愿意出卖我的**,我……”石浩森爬起来再追,然而回给他的只有利落的关门声。

    石浩森滑落在地上,这次是真哭了出来,“布德布梨,怎么办?我完不成任务了,我爸肯定会取消我的继承权!这下我完了,我什么也不是了,等我回去c20星,他们肯定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呢!我可没脸回去了,我干脆死在m38星得了--”

    姜盈不知道这些。哪怕她现在挽救了数不清的废f,她也没有把自己养成圣母的心。如果谁到她面前哭一通求一通她就妥协的话,这日子就别过了。

    有些人居然把她看作了冤大头一样的存在,这样的观念能够产生首先就很奇葩。

    姜盈来到提前约好的包间时,咖米已经在里面等了。

    两人互相打个招呼,几分钟后到了约好的时间时,今天准备敲定订婚事宜的男女双方家人都到了。

    男方是莱纳德和他的父亲亚历山大总统,总统阁下私行也是带着保镖的,于是男方这边的队伍扩充到了八人。

    女方是安妮和她的爸爸,妈妈,妹妹,以及也不能省略的保镖小队六人。

    这还只是跟进包间的,而没有算上站在走廊和等在乐家大门口的。

    大家简短又不失礼节地互打招呼后落座,姜盈眼光一扫,男方后面站六个保镖,女方后面也站了六个保镖。

    男方这边加上她和咖米,也算是个四人组了;女方那边正好也是四个。

    姜盈心里好笑:果然像凯特阿姨说的那样,一看这势均力敌的阵势就像婆家和娘家的第一仗。

    凯特亲自带着人过来上的菜。原来也接待过非富即贵的人,但今天这个包间来的人可不是普通的非富即贵,就一个总统一个外星公爵就够今天乐家的员工们腿肚子打哆嗦了。

    来人都是从贵宾通道走的,除去人家带的保镖之外,乐家自己的保安也派了双份的。赚大钱是好,但赚大钱的过程可没么轻松。饶是历经了生活苦难的凯特也是一面在心里念着“姜董光辉照耀我心”,这才在报菜名上菜的时候没有说话抖音。

    这里是m38星,姜盈又担了个“长嫂如母”的无形帽子,吃饭的地儿还是她名下的乐家,姜盈就只能摆出东家的主动客气来。

    “爸爸,公爵阁下,公主殿下,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不如我们边吃边聊?”

    这话没人有意见。乐家菜品之美味在m38星那是首屈一指,为什么女方那边没选欧倍罗尔这种历史悠久的店?就是因为欧倍罗尔的菜品没有乐家的好吃。

    乐家到底是跟食货帝国是一家的,原材料丰富不说,这做出来的菜品也是个顶个的新奇又美味,有好些还是食货帝国也并不公开售卖的。

    安妮安琪在m38星居住两年的时间,恨不得天天吃在乐家。可惜乐家的不仅贵,而且抢位子也不好抢。如今能跟姜盈的婆家拉上关系,她们不借机来吃乐家就怪了。

    好不容易等着长辈们先动了手,安妮和安琪马上就迫不及待的开吃了。

    她们最爱那道乐家独有的扒鸡,脱骨的鸡肉和稍硬的烤鸡及太过口重的辣子鸡比起来太适合她们的胃口了。

    两人飞快出手,一人就夹走了一只鸡腿。

    姜盈:……

    这种场合,哪有人真这么实惠的奔吃而来!而且就算有,一般都是小孩子。再退一步,就算安琪是小孩子,你安妮可是未来的订婚对象啊!你这么贪吃就不觉得丢脸么?在座的也是有长辈的,有你这么不懂事的么?

    果然看到两姐妹的动作后,在座的其他人脸色可都黑了。

    但可不是因为姜盈想的那些原因,而是因为姐妹俩夹走了他们也最喜欢的鸡腿。

    凯特很懂得经营之道,自打乐家扒鸡一经推出就荣登最受欢迎菜品榜首之后,她就把乐家扒鸡做成了每天限量款。

    对,别人家要是哪道菜最受欢迎可能就会多准备哪道菜,但乐家不,人家反其道而行,越受欢迎的每天量越小。

    不仅量小,还价高。

    凯特跟姜盈打报告时是这样说的,让顾客吃出美味来没用,得让顾客吃出档次来那才能利益长虹。

    于是这道菜到现在还是乐家的最受欢迎菜品之一。

    亚历山大也喜欢吃啊,莱纳德也喜欢吃啊,在m38星住了两年的夏洛特公主也爱吃啊,新来m38星只吃过一次的辛普森公爵更想吃第二次啊。

    虽然都知道这道菜还有别的肉,但鸡腿的地位那跟别的部位能一样吗?

    亚历山大:我是帝国总统,也是你未来公爹,你夹了鸡腿难道不该先孝敬我?

    莱纳德:说好的爱我如命,生死关头也能分我一半营养剂呢?你现在连个鸡腿都不给我?

    夏洛特:我出使个秘密任务还不忘把你们一起带过来就为给你们整漂亮点,你们现在却连个鸡腿都不知道让给你们亲妈?

    辛普森:就知道在你们眼里我只是一个凤凰男,你们果然从来没有把我当亲爸看过!

    姜盈:不还没开仗呢吗?怎么才开始就气氛冷凝了?虽说两个小公主的举止是不太好看了点,但也不至于把气氛都弄僵了吧?

    她再自信自家产品味道一流,也绝想不到仅仅因为两个鸡腿就会先引发战局。

    安妮吃完鸡腿一抬头,“爸,妈?莱纳德?伯父?你们怎么都不吃?”

    安琪吃完鸡腿一抬头,“这乐家的扒鸡是一绝,味道特别棒,你们不吃我可都吃了啊。”

    “呃--嗝!”咖米实在忍不住的笑变成了溢出嘴的一声怪异的呛咳。

    她是唯一看穿了眼前一切的人,因为就这扒鸡曾几次引得家里翁婿反目,她可太知道了。她老爸爱吃,还偏要吃两;她也爱吃,史皮尔斯就想着给老丈人一个,另一个不该给她么?于是饭桌上几次有这扒鸡,几次就饭桌气氛不和谐。

    姜盈拿眼神问咖米:你偷笑什么呢?

    咖米用眼神回答:回头再告诉你,你先主持大局吧!

    姜盈拿出了一个红色信笺递给亚历山大,“这是我托人看的日子,近一个月内一共有三个,爸您来决定哪个好吧。”

    别看星际时代各种高科技了,但做喜事看日子的传统美德还是得以继承和发扬了下来。

    夏洛特搭话,“哪三个?我们也按照兽人星的传统看了三个。”

    莱纳德和安妮作为订婚的本人,他们代表婆家和娘家互相交换了意见。

    结果很惊喜,没有一个重合的。

    姜盈装作不经意地扶额:得,婆家娘家大斗法正式开始了!

    亚历山大指着自家的第二个日子说,“这个好,离现在不近也不远,既能准备充分,也不至于太拖。而且这个日子按我的日程安排来说,正好空闲。就这个日子吧!”

    夏洛特笑的得体,“总统阁下,这是孩子们的大日子,还是以孩子为主更好吧?你看我们提的这第二个日子,不仅正好是我家安妮的生日,还是莱纳德殿下的年龄,多有意义不是?还是这个日子吧。”

    莱纳德觉得这种事情不能让,是你嫁女儿到我家,这点事还要我说应该听谁的吗?“阿姨,毕竟结婚以后安妮是要跟着我常住m38星的,我们还是选我爸说的日子吧。”

    安妮不乐意了,“既然以后我肯定是跟你常住m38星的,那现在订婚你就先让我一回不行吗?”

    眼看就要互瞪成斗鸡眼,姜盈立刻眼疾手快地一拍桌子,“我们抓阄!”

    几双眼睛瞬间都瞪向了姜盈:这可不是普通联姻,是象征着两个文明缔结美好交往的开始!这样必将青史留名的大事件,你跟我说抓阄?

    咖米又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呛咳,艾玛今天太来着了!要笑死她了!

    姜盈表示很无辜,“几位的时间都很紧张吧?难道大家要为这个订婚的日子确定哪天都还要论证几小时吗?我提前声明,这个饭局不算中午休息时间,我也只额外请到了两个小时的外出时间,到点我就得回军部。”

    众人沉默。

    然后由姜盈公开写了两个纸阄,并由莱纳德和安妮作为代表抓了阄,最后以莱纳德抽中选择权而结束。

    姜盈可不管娘家人犹如大败一场的脸色是多么难看,她紧接着提出了第二项,“订婚地点选在哪里举办,请问夏洛特公主的意见是?”

    “就这里,乐家!我要在乐家办!”安妮抢先道,生怕说晚了又没了决定权。

    姜盈扭头看莱纳德,果然从他的嘴里听到了不同的答案。

    “安妮别闹,我们得选欧倍罗尔酒店这种历史悠久的顶级酒店才能衬得上我们的身份。”

    姜盈在安妮的目光跟她对上的时候就知道不好了,这公主又要搞事情。

    “乐家是你大嫂的店,还不够衬你我的身份吗?”

    说实话,姜盈是真的不想在乐家给这二位举办订婚仪式。乐家并不缺这种大单,别到时候钱没赚着多少还得赔上费心。

    双方又是一通各抒己见,最后安妮拉着莱纳德也不知道小声说了些什么,莱纳德居然同意选乐家的建议了。亚历山大也没有表示反对。

    姜盈笑,“都看我干什么?大家这次不用抓阄就能达成一致的意见这很好。正好我们就在这儿,我们就顺便订下订婚宴的规格吧。乐家虽是我名下产业,不过具体事务都是凯特阿姨负责的,我这就叫她过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凯特再次被叫了进来。她很专业,听姜盈解释了意思,又确定订婚的日期后乐家还空着,就也没磨叽,张嘴就是早就记得熟练的各种订婚宴的规格。

    姜盈不太了解市场行情,也就无法去鉴定这样的规格等级在市场认知上的定位。她只知道她听了一桌五位数的价格很心颤,可是看对面两家人的表情,倒是对这样的价格还算满意。

    好吧,是她太小家子气了。

    凯特介绍完后礼貌地请示,“请问各位今天就能确定吗?”

    安妮骄傲道,“当然。不确定我叫你过来溜一圈玩儿的吗?”

    凯特压下心头的不悦,“那么各位要订哪一档?”

    “当然是最高档。”安妮亲密地挽着莱纳德的手臂冲姜盈道,“大嫂,最高档没问题吧?”

    姜盈请示亚历山大,“爸爸,您看?”

    亚历山大一摆手,“可以。”

    姜盈扭头冲凯特点头,“开单吧,就最高档。”

    凯特边开单边解释道,“我乐家的订宴一向是先付一半的款,宴结束后再补全另一半。这是收据,请您过目--”

    凯特把开好的收据推到了莱纳德的面前。

    “给我亲爱的做什么?这是我大嫂的店,给她就行了。”安妮转手就把收据推到了姜盈的面前,“大嫂,没问题吧?”

    姜盈这时想明白刚才两人嘀咕什么了,怪不得这么快就统一了意见,这是要算计她出这份钱啊!

    如果平时关系好,不用对方催她自己就主动出了;但现在?呵呵。

    姜盈也没推回去,顺手就压在了手下,“行,我先收着,回头和别个数目一起汇总后再给爸看。”

    安妮变了脸,“姜盈你什么意思?这点钱还用伯父出吗?”

    姜盈更变脸,“不然呢?难道还是我出钱不成?”

    这话一出来包间里瞬间就寂静了。

    订婚这种事情,再情深意重这一谈上钱了肯定会伤感情。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就可以了,但你也不能拿到大面上来痛痛快快说。都是有身份的人,都自认为不是缺钱的主儿,能为了钱就做出你推我搡的没品的事来?

    而且像这种事情,那肯定是双方长辈来出的,如果有小辈自己主动出,那还行;但如果人家不主动出你要逼人家出的话,这脸上可就不好看了。

    安妮是嘴快不过脑子,姜盈是一点不觉得丢脸说怼就怼,结果这事情就尴尬在这儿了。

    安琪出声了,“不是吧?姜盈你赚那么钱连这点钱都要省的吗?我姐夫难道不是你老公的亲弟?你担了一个长嫂如母的名,怎么就不能替他出这份钱了?”

    姜盈看安琪就像在看一个笑话,“我赚钱多少那跟这事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是你姐订婚,却要我这个大嫂来出订婚宴的钱?这事传出去你让来宾们怎么说我家和你家?说我爸堂堂总统阁下和你爸公爵阁下结个亲家连钱都不出,让我这个小辈出?你未来姐夫那也是一方商界大亨,他连订婚宴的钱都出不起?我说安琪公主,这种事情在你s70星可能不算什么,但在我m38星那就是极不体面的行为!”

    “你你你!你就不会对外宣称是你主动出的?”安琪差点拍桌子。

    姜盈在心里笑其蠢,她怎么可能对外宣称是她主动出!凭什么她要主动出!

    “安琪这话更天真了,我是能对外那么宣称,但我不能那么做啊。你姐你姐夫不想自己出可以,但我爸我妈还健在,你爸你妈也活得好好的,人家一个娶儿媳妇一个嫁闺女的,这可是人生大事,人家不得想着为儿女好好出一把力?我上赶着抢什么风头啊。对吧,爸?对吧,公爵阁下,公主殿下?”

    这要是个脸皮薄的,哪好意思当面掰扯这种事情。左右想着自己也不缺那点钱,反正也是要随礼的,出就出吧。在这之前,莱纳德和安妮就是这么想的。

    但他们低估了姜盈的脸皮厚度。

    你要是脸皮厚到敢当面跟我提这种事情,那我就好意思当面给你拒绝。

    脸皮在钱面前算个什么东西?谁也别想算计我的钱。

    被凯特提前警示了一把的姜盈那是一点也不怵,不仅当场怼了回去,我还怼得有理有据漂亮着呢!

    两家长辈还能说什么?之所以暂时沉默不过也是打着占姜盈便宜的目的,但如今被人家点明了,谁还好意思?

    最后确定男方来出定金,回头订婚宴结束后由女方来结剩下的那一半款。

    姜盈看看时间,觉得进展太慢了,如果这个速度的话,只怕她请的假不够她结束这事的。

    于是她干脆把剩下的事情都摆了出来,“订婚戒指按我们m38星的礼数是男方负责,所以哪天有空的话,莱纳德就带着安妮公主亲自去挑吧。订婚礼服就需要女方来负责了,这样,你俩挑订婚戒指的时候顺便把礼服也定了吧?

    订婚虽然不是结婚,但以我们两家的身份当天的来宾肯定都不会空手来。礼金按照我们m38星的礼数是,男方来宾的礼金归男方所有,女方来宾的礼金归女方所有。还有你们的个人财产,在订婚之前就先做了财产公证吧?

    这样说不是不看好你们未来的婚姻,而是世事多变,大家提前为躲避风险做打算也是能理解的吧?我已经请好了律师--啊,这部分的钱我来出好了,也算是我这个大嫂的一点心意了--那你们现在就跟律师交流一下财产公证的细节?”

    姜盈为了加快进程语速很快,干巴利落脆的就把剩下的问题一股脑儿都给罗列了出来。

    最后她喝了一口水总结道,“我总结的也就这些内容了,你们没什么其他问题了吧?”

    娘家众人:有!问题大了!

    戒指和礼服的事情可以,一家负责一样,区别不是特别明显。但礼金的问题可是大事了!女方可是s70星外来的,距离这么远,就订个婚谁还能七大姑八大姨的大老远赶来?事实是他们就没准备再请娘家人,又不是结婚。

    这样一来的话,女方来宾肯定少,礼金也就相应的少。他们一样同等承担了订婚的费用,那么凭什么订婚得来的礼金不能分他们一半?还有财产公证是什么东西?那是能在这个场合就提出来的吗?这私底下谁家都会提前公证,用你在这种时候提醒?你是给添堵呢还是添堵呢?

    夏洛特公主,“你说完了你们m38星的风俗,那么也该我说说s70星的风俗了。戒指和礼服的事情倒是一致,但这礼金方面我们那边不是这么算的。不管是男方的礼金也好,女方的礼金也好,这都是给两孩子的不是吗?那还分什么你我?我们那边都平分。”

    亚历山大听到这里就咳了一声,他一男方父亲,又是总统,当然拉不下面跟人谈礼金的分成问题。

    可你让他忍了这事他也肯定忍不了。

    想也知道来的宾客随的礼那都是他的人际关系,给莱纳德也就算了,凭什么还要给一个外星来的儿媳妇儿?

    姜盈秒懂老公公的意思,现在一致对外呢,她当然要帮自家人。

    姜盈马上开炮,“公主殿下说的是,我们也认可您那边的风俗。但这不是莱纳德和安妮的情况特殊么?如果他们都是m38本星人,那么男女双方来宾基本都差不多,都分别是您们这些长辈的人际关系,大家当然要平分。您要是能带他们回s70星办一场订婚宴的话,您那边收的礼金我们肯定不会要求分的。”

    钱是一件特别俗的东西,但也同时是一件特别神奇的东西。有些事情它都不用实体现身,只要露个面就齐活儿了,准保你能看出真假虚伪来。

    双方本就都是打着从这桩联姻里捞尽好处的目的,谁会愿意好处还没捞个二三时就先被人欺了三分?

    你说你身份高?那我也身份不低。

    你说你负担的多,可我也没有白嫁。

    你说你腰缠万贯,可我也富贵逼人。

    是是是,房子是你备了,但我家闺女的未来可都是在你家做牛做马了,很快也会就给你家生下后世子孙的,房子难道你不该备?

    你说你那嫁妆里两辆崭新的高性能悬浮车就已经是大出血了吗?别开玩笑了好吗?就这样的手笔你还好意思分我结婚时的礼金?做梦都没你这么做的!

    本来只是决定订婚的事宜,结果因为姜盈把钱的问题扯了出来,于是说着说着就提前上升到了结婚的各种细节。

    双方长辈在此之前的心态可谓相当一致了,那就是对方跟自己一样不差钱,还能矫情这种钱之小事?

    于是谁也没有想到,真到了谈正事动正格的份上了,还真是谁也不想轻易让步。

    说到本质上,还是因为双方都不是抱着真心结亲家的心意,而是想从中得到利益。所以一谈到利益分配上,这和谐友好的关系崩塌的不要更快。

    咖米特别有职业素养,这种事情她见多了,她很快就找准了自己的业务定位。

    凡是哪一方提出了异议的,她立刻打在了光脑上;凡是哪一方坚决坚持的,她也立刻标注在了文件上。

    于是双方最后都是在脸红脖子粗的反复掐着一些问题的时候,她咔嚓咔嚓把双方的意见汇总打印出来了。

    一人一份,绝无偏袒。

    当看到了上面列出的各种为钱矫情的内容后,双方的脸色都难看了,而且一个比一个难看。

    但可不是为了自己这一方的结论,而是看不下对方的结论。

    一句话概括就是:我都决定跟你结婚了,你居然在钱上面卡着不肯出?怎么着,你还想白得一个人呢?

    顿时谁看谁都不是好东西了。

    男方:还公爵还公主呢?整个一没见过钱的贫民!

    女方:这就是来自总统家的教养?真特么的寒酸矫情!

    这次聚会自然不欢而散。

    姜盈故意在结束的时候还特别提醒呢,“今天的时间太紧张了,大家也没能踏下心来好好交流。这样吧,等我休假的时候我再定个时间,到时候我们再好好交流?”

    没人理她。

    亚历山大甩袖子就走了,莱纳德走之前还狠瞪了一眼安妮。

    安妮不甘示弱也回瞪了一眼,目光里写满了“没看出来你顶着一张海恩大大的脸内心却是一寒酸小市民我对你很失望”!

    两方人马各带着保镖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姜盈和咖米留在最后,对着一桌子就先前动了筷子后面基本没动的美食们慨叹:“太浪费食物了!”

    凯特笑着进来,“不会浪费的,会送到食货帝国的养殖部。那些猪啊鸡啊什么的可爱吃这些好吃的了。就是内什么,姜董,那订婚宴的日子用不用提前留出来啊?”

    刚才虽然定了,但没有交定金,这万一有人也相中那个日子来定,乐家是给人定还是不给人定啊?这是个问题。

    姜盈坏笑,“不用留,我猜基本成不了了。”

    切,非得让她来,这回后悔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