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27 姜盈:馋啊馋啊馋狗牙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无法辨别机甲里的人,却能在机甲的左胸前看到从属于哪个战团的胸章。

    众人看到曾属于海恩的机甲上边标注了是战二团的时候基本都猜出来是谁在驾驶了。

    某副星司小声跟瓦格纳嘀咕,“你把海恩的机甲给姜盈了?”

    瓦格纳直接承认,“是,因为姜盈是目前驾驶海恩机甲驾驶的最好的一位。”

    海恩那时候在军部是首屈一指,他的机甲自然也是最好的。海恩可以离开军部,但机甲却是军部的财产,并不能带走。海恩离开后,瓦格纳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把海恩的机甲转给科特使用。

    可是科特是驾驶惯了兽型机甲的,冷不丁给换了海恩的人型机甲后,这攻击力可是大打折扣。而科特也明确表示了,并不想驾驶海恩的机甲。

    再后来也有几个顺利激发出了精神力幻兽自觉实力提升不少的星将向瓦格纳申请驾驶海恩的机甲,科特不想动自己原来头儿的东西,但别人可是上赶着想要得到军部最好的机甲。

    瓦格纳当然也不会说收回机甲后就让机甲这么闲下去,那是最好的机甲,闲着就跟浪费钱没什么区别。有人来申请,他顺势就从其中挑了几个最优秀的让他们试开,谁控制的最好机甲就归谁使用。

    事情的结果很富有戏剧性,这些无论是自以为还是别人以为都很强的星将愣是没有一个能熟练操控海恩的机甲。

    军部的机甲除了是批量生产的练习用机甲外,凡战斗机甲都是根据每一个机甲战士量身制作的。海恩的机甲自然也是根据海恩的实力,海恩的操作习惯来量身制作的。其他人来驾驶这肯定会有一些不习惯。这有人就说了,那是我们练习的少,如果我们多多练习,一定能尽快上手。

    瓦格纳同意了,这些人就隔三差五到他这里来练习驾驶海恩的机甲。然而两年多了,这些人没一个能达到熟练操控的程度。

    他们失望,瓦格纳更失望。海恩的机甲性能太好了,如果说为了适应某个机甲战士而改动的话,那就得不偿失了。

    直到姜盈前些日子暗地里悄悄联系了他。

    该说有些事情就是天注定吗?瓦格纳是无神论,但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时,他也只能用俗不可耐的神论来解释眼前的异常了。

    姜盈第一次驾驶海恩的机甲就比来试驾过的所有人都来得熟练。

    可是她的身体各项数据明明没有丽娜等人来得稳定。

    瓦格纳并不知道有小银杏的帮忙,姜盈的身体数据是可以自我调控的,他在亲眼见证的事实下,只是越加肯定了姜盈就是那种一到临场发挥就会有超常表现的人。

    看看现在,所有人都在争先,所有人都在抢速度,但唯有姜盈反其道而行,还赢得了满场彩。

    瓦格纳很满意姜盈的表现,军部就喜欢创新,就喜欢大放异彩,姜盈做到了。

    对于引发的轰动,瓦格纳很骄傲,他忍不住对旁边的副星司嫌弃道,“到底还是小孩子,这种场合也不忘耍耍帅秀秀恩爱。啧啧,不庄重,回头我得好好训训她。”

    某副星司:“……呵哈哈,你可别训。不觉得这样的姜盈像你年轻的时候吗?那时候机甲对战胜利之后,是谁穿着机甲手捧鲜花向咱现在的星司夫人当场求婚来着?”

    “是吗?有吗?你老糊涂了记错了吧?”瓦格纳嘴里反驳,但眼底眉梢的轻松笑意却是很明显。

    某副星司:……呵呵!

    再说场地里,姜盈终于收势归队了。

    维希打开机甲通讯器给姜盈传了一个大大的点赞表情,这波表白他是服气的。

    至于其他人:唯有呵呵以示立场了。

    这是非常非常严肃的机甲对战场合ok?巴森特第一个抢跳已经拉足了仇恨了,你倒好,干脆耍帅秀恩爱把仇恨直接冲顶爆表了。你说你这是找揍呢还是找揍呢?

    其他战团的人一时之间达到了一种无形的共识,开始铃一响,就先揍战二团!这平时单兵过招打不过姜盈很正常,毕竟基因的等级差距在那里摆着。然而第一场是混战啊!他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一个姜盈吗?

    平日就被妒嫉折磨的欲仙欲死的机甲战士们都觉得这回可算找到了一种合理的发泄途径,没说的,揍丫的!

    开场铃乍响的一瞬间,至少有一多半的机甲战士那是一点磕绊都没打,奔着机甲战二团就去了。

    姜盈是不怵这种情况的,但也不会多欢迎。她能保证自己不会被干倒下,可是其他人呢?当战损比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她一个人就算站到尾也一样于事无补了。

    战二团的其他人也是一样,能连年拿到战二团的名头已经证明了这些人的能力很突出了,跟第一名就差那么一步而已。事实上他们自己也认为实力不差什么了,顶多就是幸运差一点。

    他们铆足了劲儿想在这次大比中冲下战一团的名头,但他们可没想着一开始就成为其他团的“公敌”。

    还没向战一团发起进攻呢就先被其他团的人给围攻了,这还怎么打?

    三百个机甲战士驾驶着三百架机甲,这些机甲有人型的,基本就都是十米左右的高度;有兽型的,身长也是十米左右的长度。这三百个聚在一起大混战起来,场面相当震撼了。

    观众区和场地区之间明明有安全隔离墙挡着,大家也知道呐喊声和加油声是传不进机甲战士的耳朵里的,但一点没妨碍这些人为之呐喊助威。

    “团座,干死他们--”

    “战一团,必胜!必胜,战一团!”

    观众区各楼层的地板天花板都被声浪震得一颤一颤的了。

    胖达和莉兹考虑到他们今天的身份,也是强压着激动才没有站起来欢呼。不过两人的交头接耳就没有断过。

    “卧槽!原来机甲战士的对战是这样真刀真枪的干的么?莉兹你快看,那架机甲的手臂被砍掉了一半!”

    “啊啊,快闪快闪!啊,没闪过。胖达,那人的机甲脑袋是被削掉了吧?不是说机甲维护很费钱的么?那毁成这样的话,这一场得损失多少钱啊!”

    “少见多怪。”博昂也加入到说闲话小组了,他竖起大拇指对着这一层的商界大佬们这么一划拉,“看到没?出钱的都在这儿呢!如果不真打,不把场面弄得宏大一点,谁会痛快出钱赞助?”

    科兰一脸深受震撼的表情也加入了进来,“原来机甲对战是这么残酷的一件事,我还真是从来没有问过我哥这事。那如果有人用离子炮怎么办?这么一轰不是都灭了?”

    史皮尔斯跟海恩热议不起来,索性一扭头也加入了这边,“这种大比只允许使用单一伤害的武器,例如钨刃,超粒子刀等;但像离子炮那种大范围的攻击武器就是不被允许使用的。不然一炮出去,在座的这些商界大佬们把内裤赔这儿都补不上军部的损失。”

    几个人边听边认真点头,长知识了。

    已经有机甲倒地,并且在向外运输了。

    安妮指着那些被运出场地的机甲问莱纳德,“哪个是姜盈的机甲?”

    莱纳德还没回应,倒是他的两个助理差点没控制住鄙视的表情。

    这公主能不能有点脑子?你再希望姜盈出丑你也得考虑一下实际情况吧?就姜盈的实力,那可能是在被运输出去的行列吗?

    莱纳德心里也鄙视,但仍然做出了有问必答的绅士风范,“姜盈不在那里面,你看到那群混战中快得只剩残影的那个了吗?那才是姜盈驾驶的机甲。”

    安妮顺着莱纳德的指示看回场中,瞬间表情扭曲,她不相信!

    姜盈怎么可以辣么厉害?怎么可以!

    安妮不是没脑子,只是在她强烈的妒嫉心下,她的脑子让她在看到任何不想看到的场面后都会自动罩上一层滤镜。

    姜盈实力超强?那一定是弄虚作假!姜盈的粉儿那么多?那都是眼瞎!机甲战士中女生少,稍微长得不那么磕碜都能被叫做美女,稍微有点实力都能被尊称一声实力派。

    无论什么时代,大家对于美女的宽容度都是没底限的。先丑后美的安妮深知这一点,所以她很自然就把姜盈也归到了这一类。

    然而当今天她亲眼看到姜盈驾驶着机甲如入无人之境似的跟一群机甲战士在刀光剑影中你来我往的时候,她才真正意识到姜盈为什么会被那么多人崇拜。

    她在意识里反复告诉着自己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但她自己也知道,她越是这样给自己暗示,其实她已经服了。

    当战二团在一开始就陷入了围攻之后,战二团的机甲战士就在巴森特的指示下迅速组成了尖刀队形。突围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反击也不能弱了。否则突围出去之后不过是换个地方仍然被人围困罢了。

    姜盈就是尖刀的那个尖。一把超粒子刀在手,舞的虎虎生风,跟刚才那么慢动作的入场仪式完全判若两人。正面和侧面的进攻根本别想靠近她。

    场地留的空间范围足够大,于是就有好多“聪明”的机甲战士驾驶着机甲飞到了半空,企图从空中展开攻击。

    没人看到机甲操控里的姜盈不仅没慌,反正还狞笑了一下。

    姜盈把双手在握的那把超粒子刀交到了一只手里,空出的一只手猛地一甩,手腕处弹出了一条电磁鞭。

    鞭长十米,没有甩起来之前在姜盈的手里就像堆着一堆特别高亮的光。

    然而当她甩起来之后,空中来袭的机甲战士们就傻眼了。

    跟个小螺旋桨似的护在姜盈的头顶,谁能接近得了。

    而而而而且,为什么姜盈能够左手刀右手鞭的这么和谐?这是何等恐怖的操控力!

    人们都知道双刀好耍,双剑也好耍,但当双手东西不一样的时候,这难度的差异真不是一星半点的。

    就像你写字,你两只手两只笔写同样的字可能还行,但当写不一样的字时,这操控笔的大脑首先就得分成两个概念,那完全就是两个系统的问题了,这一般人谁做得到?

    哦,两年多以前海恩做得到。两年多以后,姜盈做到了。

    此时所有机甲战士的心中都忍不住飘过了“卧槽”二字--这两口子生来就是招恨的对吧?

    这些战斗中的机甲战士眼红的够呛,瓦格纳等高层领导们却是开心的眉开眼笑。

    海恩的离去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痛,虽说那时候也知道换了姜盈进来是一种安慰。但姜盈毕竟还是需要一个成长过程的,而在姜盈完全成长之前,海恩留给他们的痛就不会消失。

    两年多了,当看到姜盈驾驶着海恩的机甲用出了海恩当年的招数之后,他们痛了两年多的心情这才彻底恢复了。

    军部有新的希望了!

    而且姜盈更年轻,现在才不过二十岁。

    一时之间,这些冷血老领导们的眼睛里都迸发出了一种父爱般的慈祥目光。

    当倒地的机甲达到一百五十架的时候,铃声再次响起,第一场机甲对战结束了。

    姜盈的身后,机甲战二团的九个战士们虽然机甲多少有些受损,但至少全都站着。这样的结果已经能确保战二团属于胜利那一半的了。

    接下来就是机甲师的工作了,他们必须在今天的时间内把战团的十架机甲都维修好,因为明天还有第二场。

    当然那些战败的,例如被削掉了脑袋或者手臂什么的机甲,这维修的时间肯定会长一些。但是这些机甲所属的战团基本也被归到战败那一半了,他们再上场的时间肯定会比胜利队伍们的时间靠后一些。这样一来,他们机甲的维修时间也算宽裕。

    每个机甲战团代表出战的战士只有十名,可是机甲师却有二十名,为的就是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维修好每一架受损的机甲。

    姜盈一回到候场区,团里的老机甲师们就都奔她来了。确切地说,是都奔姜盈驾驶的海恩曾经的机甲来了。

    对于机甲战士来说,海恩的机甲是诱惑;对于老机甲师们来说,海恩的机甲同样是诱惑。

    “姜盈辛苦了,机甲的存储芯片呢?来,交给我,我帮你做一下全面的机能检测。”

    “你一边去,你不是得负责副团的机甲检测吗?姜盈的机甲交给我就是了。”

    “姜盈,设计制作那架机甲的战一团机甲师是我师兄,我很了解他的手法。让我来检测吧?我最合适。”

    秦耀和白烨什么话也没说,仗着个高,两人的手从一群或瘦削或肥胖的秃顶机甲师们的头顶上伸过,然后放到了姜盈的面前。意思明显:他们也要检测那架机甲。

    姜盈:……生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根本不是冲我来的,而是冲我老公的机甲来的!

    这就是为什么她非要拿下机甲战一团名头的原因!她一点都不想生活在她老公的威名之下,夜生活她占不了上位,在家之外的事业也不行吗?她一定要压他老公一头!

    “都别吵了!”巴森特黑着脸发声,他更生气。好不容易这次不是团座带队而是他带队了,他还特意抢了第一跳,他铆足了劲儿准备在这次大比中大放异彩。谁知威胁不是来自外团,而就是自己团里的。

    海恩那架机甲他也去试驾过的,但跟其他人一样,都没办法做到自如驾驶。在此之前他也一直没有听说那架机甲给了谁用,今天就在姜盈入场的那一瞬间,他才知道,原来是归姜盈了。

    机甲很漂亮,姜盈的技术也很漂亮,他的理智告诉他,是该心服口服的。可是当他看到姜盈身边的秋漠时,他就怎么也无法做到上前祝贺。

    姜盈和秋漠是好友,就注定不能跟他是一国的。

    “就按战前的安排,哪个机甲师负责哪个机甲战士的机甲,严禁临时更换!”

    巴森特把自己的机甲存储芯片扔给某个老机甲师后就扬长而去了。

    对战结束,接下来的时间机甲战士们可以自由安排了。

    维希秋漠和娜拉提很自然地跟在了姜盈的身边。

    “我们是现在离开去小庆祝一下还是找个地儿继续看剩下的?”维希问姜盈。

    这一场结束后,参加的三十个战团今天就没事了。有的机甲战士也是需要治疗一下的,就离开了;也有今天第一次赢了的,已经迫不及待地离开去庆祝了;还有的已经找地儿坐下准备看剩下的场了。

    姜盈想了想道,“我想留下看看剩下的比赛,你们如果都没事的话,那就一起吧。”

    十层留给战团候场的位置,哪怕该战团的比赛结束了,也不会让别的团占领,他们仍然可以过去占位观看。

    四个人就走回原位了。

    老战士们跟着巴森特走了,这一片区域都空着,姜盈他们便也不按原来的座位安排坐下了,而是都坐到了第一排。

    每两个座位之间的小几也统一挪到了座位前面,姜盈站小几后面就开始往小几上倒零嘴零食。

    土蛋蛋为原材料制作的零食界鼻祖,什么薯片薯条薯角等,各种口味应有尽有。

    乌骨鸡宝宝为原材料制作的开袋即食零嘴,什么鸡翅鸡爪鸡大腿,卤蛋咸蛋茶叶蛋,仍然是各种口味全部齐全。

    豆制品有豆皮豆卷豆腐干,大米制品有饭团饭卷大米糕,还有最近新上市的大米爆米花。

    眼瞅着小几上的零食就堆了一尺多高,维希秋漠娜拉提三人的表情都是统一的惊叹号。

    好半天维希才声音干涩地发声,“你可是威风八面的机甲战士啊,你怎么这么爱吃零食?”

    姜盈啃着一只鸡爪含糊不清道,“有人规定不能吃?”

    特别没有形象包袱。

    维希:“你赢了。”

    姜盈招呼他们几个,“吃啊?想吃什么自己拿啊,我可没空招呼你们。啊,开始第二场了!”

    姜盈抬手抱来了一桶爆米花。大米爆米花个头小,所以食货帝国出品的桶装爆米花还自带一个勺子。一勺一大口,吃起来别提多痛快了。

    就是真的一点形象都没有。那腮帮子鼓的,如果不是姜盈的颜值靠得住,那么眼前的一幕只能用狰狞来表示。

    注意到娜拉提一脸偶像破灭失望至极的表情,维希都觉得替姜盈丢人,他都想捂脸了。不过他转念一想就放弃了,姜盈自己都不在乎了,有他什么事?

    维希给自己拿了一包豆干,又拿过了一袋酸甜口的薯片递给了娜拉提,听说女生都比较偏爱这种。

    秋漠不喜欢零食,不过战斗了一场后也的确有些饿了,他就拿过了一包肉松饭团。

    四个人边看边吃起来,一般都是姜盈和维希偶尔点评几句,秋漠是十句里能插上一句就不错了,娜拉提这个平日里最喜欢和姜盈说话的反倒成了一直默不作声的那个。

    姜盈注意到了她的异常,但也没有过问。娜拉提对她的心意让姜盈有点忌惮,总怕自己过于友好了害娜拉提越陷越深。

    而此时的娜拉提:其实吃到嘴里的薯片是一点味道都没有的,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原来她的意中人居然会像吃货一样吃零食!原来她的意中人吃起零食来就像吃货一样面目可憎!啊啊啊,她的意中人刚才跟维希说话都喷爆米花沫子了!

    娜拉提心中那座24k纯金的名为姜盈的小人儿咔嚓一声,原地碎裂了。碎的那个细腻啊,拼都拼不回来了。

    很久以后,当姜盈知道娜拉提死了对她的心的导火索是来自见她甩开膀子狂吃零食一回的面目表情之后,姜盈悔的直拍大腿,早知道她早就当着娜拉提的面吃上这么一回了!

    场内打得惊心动魄,场外看得激情高昂,只有姜盈他们四个这里是清新的度假休闲风。

    十层给各机甲战团分区也只是划分了区域,而区域和区域之间却是没有隔断的。姜盈四个开吃的场面早就引得了周围战友们的目光,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姜盈四个越吃越美,周围的战士们则越看越憋气了。

    都是机甲战士,怎么就人家那么懂得生活呢?刚才被姜盈打残了不说,现在还要被姜盈吃东西的样子又馋又虐……掀桌!忍不了了!

    丽娜一个跃身翻坐到了姜盈的身后座位上,娜拉提眼角余光瞥见后全身都僵硬了。

    那可是三团的团座,刚才在场上的时候自己还给了人一刀的。她她她她现在坐过来是什么意思?场下寻仇么?

    丽娜本想拍姜盈的肩让她给一包零食的,不过一看娜拉提的反应,她乐了。就喜欢逗这种胆小的妹子。

    “你叫娜拉提是不是?刚才在场上趁乱给了我一刀的是你吧?你怎么说?”

    “对对对对对不起。”娜拉提赶紧把嘴里的薯片咽下后道歉。

    丽娜更乐了,“对不起有用吗?请我吃薯片!”

    姜盈抽空往后斜了一眼丽娜,姐,别瞎逗,有人可不经逗。

    “你你你吃。”娜拉提顺手就把自己怀里的半包薯片递向了丽娜,而且因为太紧张,包装差点儿就戳到丽娜的嘴上了。

    丽娜忍笑忍到肚子疼,怎么原来没发现这个小可爱呢?

    “你这是请我吃你剩下的意思?”丽娜假装生气。

    “对对对对不起。”娜拉提脸部充血,抱着薯片的手是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噗哈哈哈嗝。”丽娜终于暴发出了大笑。

    姜盈满脑门都是黑线了,她有注意到娜拉提都快哭出来了,可是丽娜还在笑。怎么原来没发现丽娜姐这么爱恶作剧呢?

    “姐--你讨不讨厌!”呵斥完丽娜,姜盈又安抚娜拉提,“你不用这么紧绷着,丽娜姐人很好的,她不过就是跟你开开玩笑。”

    “嗯,没关系,是我胆子太小了。”娜拉提低着头向前坐正了。

    “好吧,是我过分了,我向你道歉啊。”丽娜好不容易憋住笑,结果在听到娜拉提回应她的“没没没没关系”后又差点爆笑出来。

    为了转移焦点,丽娜扭身冲着战三团留下观战的战士们一挥手,“有想吃零食的没有?过来自己拿啊。姜盈是我妹,她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大家别客气!”

    话声刚落,哗,就像蝗虫过境一样,姜盈四人面前的三张小几上什么零食都被一扫而空了。

    “谢谢团座,谢谢姜盈。”

    “贪嘴贪嘴,失礼失礼。”

    “等明天再上场,我会手下留情的。”才怪!

    早就眼气你们场上出了风头,下了场还馋人了。让你们吃!全给你们抢光!

    姜盈秋漠和维希倒无所谓,他们反应快,已经提前从中抢到了两包在怀里当补充粮。

    可姜盈等人这边的机甲战一团的人们不干了。

    科特是团座,人又木讷又安分,凡是留下来继续看的都被他要求着端正坐着看。特别无趣。好不容易有胆大的撺掇着科特同意他们也像原来的副团丽娜一样过去战二团打秋风了,哎,还没行动呢,被抢没了。

    利威尔朝着丽娜开始发射哀怨的眼刀子,“丽娜姐--”

    科特觉得是自己拖延的原因才导致队员们没能吃上,可他又不好意思向姜盈开口,就只好拿无助的目光盯着姜盈。

    姜盈觉得好像看到了科特家那只木呆呆的小棕熊。

    “知道了,给你。”姜盈扔给了科特一个存储芯片,“密码是六个零。”

    科特打开往外一倒,哗啦啦,一堆各式各样的零食倒了一地,科特站那儿的小腿都被埋了半截。

    众人:……

    这是来参加大比的啊!多么严肃正经的场合!为什么姜盈会随身带一个超市啊?

    丽娜抚额狂笑,维希抽了抽嘴角,秋漠冷着一张脸背过身假装不认识姜盈。

    而娜拉提放下了手里的薯片,吃不下去了。偶像就此远离,她心里好空虚受伤。

    姜盈白眼一翻:“不吃就还我!”

    “吃吃吃--”一群人蜂拥而上,管他呢,反正有的吃就是了。

    这可都是食货帝国的产品,口味有保证,重点是今天不花钱!

    这次不仅机甲战一团的来抢了,其他战团的也过来抢了。就那些候场的机甲战士们不敢动窝,不敢瞎吃,但其他已经完事的机甲战士们基本都过来了。

    眼看着有没抢到的,姜盈特别识趣的不等人求,就自动又甩出了几张储存芯片。

    众人:……

    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示对这样的姜盈的敬佩了!这哪是随身带着一个超市啊,这是把食货帝国的货仓都给搬空了几个吧?

    作为食货帝国股东之一的维希心疼了,他小声向姜盈抱怨,“喂,虽说一包不值几个钱,可是这么多也不是小数啊?你能不能别每次都傻大方?你现在喂食他们有什么用?明天上场的时候还不是该出刀子就出刀子!”

    姜盈觉得她这次可以妥妥地鄙视眼前这位受过精英教育的先天继承人了,“先前这些都是老产品,但后面几个储存芯片里的都是新品试吃样品,还没上市呢。”

    维希秒懂,这就是第一波新品推广啊!

    “这次新品都是猪肉制品,肉铺肉干猪头肉猪大肠什么的,大家普遍反应这些更得男生的口味。可你也知道新品推介会一般都是女生居多,这才让我干脆都带到这里来了。”姜盈解释完还不忘戳维希一刀,“莉兹没跟你说?”

    维希心里不满莉兹没有告诉他,但面子上绝对不给自家媳妇儿丢份儿,“这是公司内部机密,我没有问的话,她能说么?她不说才是对的!你是不是又可以给她涨涨奖金了?”

    姜盈不敢相信的看他,“是我在做事啊!是我在打比赛的时候还不忘创收啊!难道不应该是我给自己涨奖金?”

    两人正在这边斗嘴的时候,布莱克过来了,带着一脸苦笑,“姜盈星校,您真是何时都是夺人眼球的存在啊!”

    姜盈火速擦擦嘴站了起来,“我没做坏事吧?军部也没规定不让吃零食不是?而且大家都自觉把垃圾收拾的很干净了。”

    布莱克心说,就是因为这两个理由他现在才过来,不然早就出现制止了。

    “六层的军领导们已经看到了,他们强烈要求同等的待遇。”

    别人不知道其他层什么情况,军部领导们怎么可能不会知道?只不过姜盈一开始的动静小,他们就没当回事。但当他们从私人监控器上看到机甲汉子们都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他们心动了。

    原来不只是女生们爱吃的那点小零嘴吗?这些汉子们也爱吃?

    姜盈狡猾地笑,就等着你们出动呢。

    “那找我做什么?史皮尔斯他们不是本来就坐在六层的么?找他们要就是了啊?”

    布莱克一愣,对啊!

    “你们要是不好意思开口的话,我帮你们去说啊?”姜盈想借机去六层她老公那儿。

    布莱克马上整理好了表情,“打扰了姜盈星校,希望你明天再接再厉。”

    说完就走,一点情面都不讲。

    他会不好意思说?那些商界大佬是来做什么的?就是给军部送钱的。军部是爷!他一爷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反正他是领命说的。

    “切,没有人情味!”姜盈小小抱怨一句,只得继续坐回原位。

    等巴森特从机甲师们那里回来的时候,就见原来的战二团候场区已经不只是战二团的战士们了。哪个团的都有,个个捧着零食边吃边聊的兴高采烈。

    “那些零食哪里来的?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没有纪律的乱坐到一起?这几天大家都是对手,能不能有点紧张的意识?不行,我绝不允许战二团是这么一个松散的状态!”

    巴森特说着就要向前冲,却被狄斯一手拉住。

    自打海恩离开军部,李尼塔被判死刑,军部机甲战团因为海恩留下的成功数据而几度换血,现在的狄斯早没了当初跟海恩一较高低的冲劲儿。

    今年他甚至都没有带队参加大比,而是把带队的机会让给了巴森特。

    人总在失去以后才意识到自己想要留下的是什么,他觉悟的晚了。

    他不只一次地回想,如果当初他早就明白了对李尼塔的感情,如果他能在李尼塔越错越大的时候及时拉一把,那么是不是现在的结局就会不一样?

    痛过之后的人总是格外的宽容。

    “算了,这样的场合上边也没有特别严格地规定过,你也适当地放松放松吧。”巴森特有点像过去的他,狄斯便决定多说几句,“有些事情过了就是过了,别老揪着不放,那一点意义都没有。也别老计较眼前的风头,男人的视野应该放更远一点。我准备申请外派驻星,这个战二团团座的位置我想推荐你,你考虑一下。”

    巴森特的心情马上高昂,“是,团座。”

    对啊,他可是要做团座的人,那些人比他出尽了风头又如何?他们还是兵,是他这个将的兵!

    姜盈被一群人围在中心,她不可能听到这么远的对话。

    不过她也在跟维希秋漠小声说着自己的目标,“今年我不仅要让战二团拿下战一团的名头,我还要拿下全场的mvp!这样的话,你们说明年我能不能冲击一下战一团团座的位置?我记得我老公是二十五岁坐上的团座,明年我二十一,如果能升上团座的话,我是不是就比他强了?”

    有个太耀眼的老公真是烧心透了,她什么时候才能压他一回啊!--焦虑的姜盈。

    ------题外话------

    感谢冰之莹舞的票票~我要振作起来不愧对你们的票票!握拳!叉腰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