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29 姜盈告诉你,抢戏是这么抢的!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安琪在疯狂地妒嫉着安妮。

    安妮没有按计划走从而引发了那么一大拨的舆论风波,可是安妮竟然什么事都没有!莱纳德不仅没有气她,反而带她去看军中大比了。父母因为安妮搞定了莱纳德,也不好意思在训斥安妮,于是就只能冲自己来了。

    安妮能去看军中大比,能在那么多有权有势的人面前长脸,可她却只能在家里关禁闭,这些都让安琪觉得心理不平衡。

    安琪也想为自己的爱情努力一把。

    她相信只要是真爱,那么她先前被安妮陷害的主谋等污点都不会叫污点。莱纳德就是证据不是吗?

    安琪觉得,只要海恩爱上她,那么海恩就会是第二个莱纳德。

    从家里出来后安琪就直奔国安司了,她要死守海恩。

    事实证明,皇天不负有心人,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她才守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看到了海恩的悬浮车抵达这里了。啊,海恩下车了!

    这是老天爷都感动了,都在帮自己啊!

    安琪好像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她一点犹豫也没有,疯了似的就扑了过去。

    “海恩大人,我可以解释的,上次的事情真跟我没有关系。我爱的是您,又如何会为了莱纳德就陷害我姐?明明就是我姐守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是她两边便宜都想占,这才把锅都甩给了我!海恩大人你相信我啊--”

    她边说就边伸出了手想拉海恩,可是对上海恩那双冰冷的眼,她自觉地就把手收了回来。

    安琪把双手交握在胸前真诚诉说着自己的情感,语气可怜,泪水涟涟。

    这样一个外貌走小甜心风的人对你又哭又求的,这放一般人身上早就心软得一塌糊涂了。可是海恩不是一般人啊。他能站在原地听完安琪的话,就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了。

    国安司门口的保安也看到了这一幕,以职责上来说,他们应该过来保护海恩。可是听安琪的话,这是私人事务啊,他们过来方便吗?万一被海恩认为是打扰了怎么办?看着安琪也不像威胁海恩人身安全的样子,这两保安就没动。

    海恩眼角余光瞥见的时候,已经在心里给这两个保安判了死刑了。他正想主动招呼两人过来解决眼前问题的时候,眼角余光这么一扫,给他看到了国安司一楼门里的梅清。

    海恩改主意了。

    只请走太便宜安琪了,可他又不方便出手做什么,那么梅清就是最好的人选了。

    海恩点开光脑呼叫了梅清,一身正气道,“安琪公主在这里,你把她安全送回夏洛特公主那里。”

    梅清正愁自己怎么过去好呢,一看海恩把理由送来了,她当然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是,司长!”

    “安琪公主,这边上车!”从空间里放出悬浮车连一秒都没有用到,就是这么令行禁止。

    安琪哇地一声大哭出来,“不,我不上车,你不相信我我就不上车!海恩大人,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的心里只有你,我怎么可能会像我姐说的那样为了莱纳德?你看我的眼睛,你只要认真看我的眼睛你就会相信我的!”

    安琪觉得自己太委屈了,海恩居然一个字都没对她说,她难道不美吗?她难道表现的还不够可怜?不是说男生都喜欢这样的女生吗?为什么海恩大人的表现不一样?

    “我被关了几天禁闭,才一放出来就来找你了。老天爷都被我感动了,才让我第一次过来找你就正好碰对了你。这难道不是天意?海恩大人,求你不要违逆天意啊--”

    不甘心的安琪这次鼓足了勇气扑向了海恩。

    冷眼也没关系,她不怕了!她要用她的爱温暖海恩大人那双冷眼!

    安琪的痴情让她无所畏惧,一时之间整个人都要闪闪发光了。

    可惜正值上班时间,这个地段少有人经过,也就没有人看到安琪闪闪发光的痴情。至于在场的那两人,就更不会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了。

    梅清心里冷笑,身体早就自有意识地挡在了海恩的面前。想扑人?有她在,任何人,包括女人和男人,都别想碰到她的猎物一个衣角!

    而海恩,运用空间撕裂装置,倏地一下就从原地消失了。特别风驰电掣。

    梅清差点笑出来,躲女人躲到这份上,她的猎物好可爱!

    安琪哭着瘫坐到地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她已经不丑了,已经整美了不是吗?为什么海恩大人还是不喜欢她?

    梅清厌恶地看她一眼,不懂事的小女孩而已,真当天下人都是她妈呢?

    “你哭完了没有?哭完了就起来上车,我送你回去。”

    “没有,就不上车!”安琪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她突然想起眼前这不男不女的了,“上次是不是也是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眼力见儿?如果不是有你在,海恩大人一定就看到我的真心了!啊,我想明白了,就是因为有你在,他不好意思在下属面前做什么才这样拒绝我的!都是因为你!我恨你--”

    安琪抬手就想打梅清一巴掌。

    梅清轻蔑地扯扯嘴角,也没躲,而是以更快的速度也打出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不是打在脸上,因为脸上受伤后会很明显。梅清是冲着安琪的脑袋出手的,用肉眼看不出什么严重来,实际效果却是能把安琪整个人打摔在了地上。至于安琪的手,根本连梅清的脸碰都没碰着。

    “你居然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安琪气急败坏地从地上起来就扑向了梅清准备打回来。

    梅清毫不留情地再给一脚把安琪踹倒在地,“许你打别人就不许别人打回来?来自外星的小妹妹,姐姐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社会!”

    这一脚是在肚子上,同样是外表看不出来,但会有内伤的招数。

    “啊--我跟你拼了--”安琪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对待,她爬起来后再次冲向了梅清。

    可是她忘了,梅清是特工出身。当一个身手有保障的人不再忌讳出手的时候,别说一个安琪了,就是十个安琪也得照样被揍。

    连续这么四五次后,安琪就算再不服气也被揍得没力气爬起来了。她的外表一点可见的伤都看不出来,可是她就是浑身疼得连坐都坐不住,只能在地上半趴着。

    安琪用言语表达着自己一定不会这么算了的决心,“我会告诉我妈的!我要向贵星的国安司举报!我要向贵星的总统抗议,你们这是在暴力虐待外星来的贵客!你这个不男不女的,我要让你的后半生在监牢里度过--”

    梅清本来都准备停手了,一听安琪的话她又改主意了,“妹子,你可真不乖。你既然知道海恩是国安司司长,你就该知道他的下属全是特工!对一个特工你居然还敢威胁?啧啧啧,看来我们得深入的聊一聊了。”

    “你你你敢!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做什么?我可是外星来的公主!你身为一名国家级特工,你的职业操守就是这样的?你怎么……呃!”

    安琪的话没能说完,梅清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扔进了悬浮车里。

    看着像个鹌鹑一样缩在车后座的安琪,梅清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不坏,“我既然敢做什么,就有把握这样的行为不会被外传出去!我的职业操守是无时不刻守卫我的星球我的领导的利益,而这里绝对不包括你!重点是你知道你想觊觎的人对来我说是什么人吗?”

    梅清启动车子,方向却不是送安琪回去的方向,“你口口声声爱着的海恩大人不巧也是姐姐我的猎物。姐姐还没吃到嘴,倒被你们两姐妹搅黄了两次了。这账啊,是时候算算了。啊,妹子你别费劲又开车门又打光脑的了,特工的配置岂是一般人能轻易……”

    安琪不想听梅清的话,因为越听就越害怕。她也看出来理论和反抗都没用了,所以她就想趁梅清的注意力都在开车的时候自己赶紧求救或者跳车。

    然而车门也撬不开,光脑信号也没有,她一个不小心碰到了哪块儿,她坐的位置上突然弹出一支针,准备地射中了安琪的后腰位置后,安琪晕过去了。

    “……我其实还想问你一下,为什么你一个来自外星球的公主就敢不带保镖地这么出来,不仅乱晃,还乱闯祸呢?艺高人胆大不像,倒是像没长脑子。”可惜人晕了,也没人应声了。

    梅清从后视镜里瞄一眼晕倒后柔弱可怜的小甜心,“我倒是还没尝过兽人血统呢。”

    ……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

    依然是十场的对战安排,昨天战胜的一百五十个战团,将在前五场进行对战。规则跟昨天一样,按排名,每三十个战团一组,一共五组。

    姜盈所在的战二团依然是第一场出场,而且以现在的积分排名来说,战二团的积分是排在首位的。当然谁都知道这积分里是姜盈贡献的最多。

    战一团是利威尔带队,哪怕是海恩离开了,战一团的风气也特别好。里面的人基本都被姜盈不同程度的虐过,所以他们很服气,并不会在背后议论姜盈什么。

    在背后议论姜盈的反而是战二团的那些老战士们,他们一致觉得姜盈太个人英雄主义了,姜盈抢了他们的风头。原来吧,他们还能在巴森特的面前抱怨抱怨。可是现在他们发现,也不知道谁给巴森特做了思想工作,巴森特居然心不在此了。

    巴森特还特意叮嘱他们:比赛期间,比赛最重要。任何其他影响比赛的事情他要是发现了就绝不姑息!

    经过了狄斯的开导之后,巴森特的眼光果然放得更远了。姜盈秋漠等人再耀眼又如何?他们的军功积累不够,势必不会比自己发展的更快,所以他们只能是兵!

    既然战二团的团座位置早晚是自己的,那么为了战团的集体荣誉,他合该对姜盈秋漠等人端出领导关怀下属的心态了。战二团变战一团,没准自己转正的时候就直接是战一团团座了,这集体荣誉那是要直接算在他头上的,这是占大便宜的事,他现在计较什么心情啊!

    等到他坐上了机甲战一团团座的位置,秋漠不过仍是一小小星校,小昂还不后悔当时的选择?

    于是姜盈和秋漠维希抵达的时候,他们也惊讶地发现,这位副团居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他们说话的时候那叫一个和颜悦色。

    不过姜盈等人也没多好奇原因,团体作战嘛,大家相处融洽总是好处更多。

    ……

    今天现场的气氛越加高涨了,还没开始就已经有人组织了几场啦啦队助威活动。

    各大商界大佬也受到了姜盈的启发,今天都是带着广告来的,电子屏滚动显示“某某集团给战几团的某某某加油助威”。

    当然这种行为是提前请示了军部的,军部想了想,又想调动现场气氛,电子屏显示又不至于阻碍机甲对战的进行,他们便也同意了。都是未来的衣食父母,只要不太过线的行为,大家基本都能达成共识。

    还是昨天的固定座位,还是昨天那些人。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观众们自入座之后就把随身携带的零食摆满了小几。

    昨天提前就准备好哒!今天可以看个够兼吃个够了。

    某些一百多两百多的商界大佬就会因为面子的问题而不好意思吃零食吗?那都不可能!为什么看的时候不能吃东西?谁规定了?这有什么好丢人的?单调了多少年的饮食习惯这两年才算丰富了一点,那必须抓紧时间吃。

    而且他们都一把年纪了,那是真的吃一顿就少一顿啊。面子算什么?吃货才是王道!

    娜拉提这种才知道要讲究优雅但还未看透人生的年纪,可能还会顾及面子一点而不敢放开了吃,但像不到这个年纪的,以及过了这个年纪好多的年纪的,基本就没有什么面子包袱了。

    如果谁,这时候站在场地中心向四周这么一环视,昨天看到的都是人脸的话,那么今天看到的就都是花花绿绿特别五彩缤纷的各种零食包装。

    食货帝国的商标,一只抱着竹子啃的滚滚图案,触目皆是。

    都不是差钱儿的人,尽管已经有好多做类似产品的其他食品商了,但这些人的第一选择一定还是食货帝国。

    食货帝国按照提前约好的,今天依然提供午饭,但零食可不了。所以莱纳德非常精明的及时顶上了。莱纳德临时下令德润集团主动提供军领导们和商界大佬们的零食大礼包。

    胖达很生气,跟莉兹嘀咕,“他这分明就是抄袭我们的创意!我们还在这儿坐着呢,要不要吃相这么难看?”

    莉兹蔑视地冷哼,“抄袭的人们可不都这个德行?仗着并不触及法律底线,所以他们就厚着脸皮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

    “那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吗?可是好气。”科兰无法理解怎么就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呢?

    “都看我做什么?要我帮你们去挠花他的脸吗?”博昂一脸冷漠,对于抄袭狗他也很绝望的说。

    史皮尔斯倒是年长一些,比他们要想得开的多的多,“社会就是这样的,你不好的时候,谁都能寒碜你两句;你稍微有点实力了,立马就有人排斥你;等你光芒万丈的时候吧,得了,原来寒碜你排斥你的立马都涌过来想占你点便宜了。成长吧,年轻人,这就是社会!”

    在这个信息一秒一更新的时代,想做到垄断太难了;而且垄断对于行业的发展也并不好。只有一整个行业都呈现出红红火火的姿态,那么其中的商家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

    其实胖达他们也知道莱纳德这样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