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30 护短护出了壕情万丈风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

    就在军中大比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还有一个地方一样打得非常激烈。

    四个兽人偷袭了爱丽儿黑拳场。

    当时格罗塞姆他们的精神力幻兽都在,四只猛兽突然冲进来的时候,奔的就是那些精神力幻兽过去了,这让格罗塞姆他们都没来得及收回自己的精神力幻兽。

    他们最一开始还以为是黑道上谁自己偷偷激发了精神力幻兽,然后找过来打架的。可后来他们一看不像,那些来犯的猛兽会配合,懂战略,“人”的思维特别明显。

    想到姜盈和海恩提前提醒过他的,格罗塞姆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哪里是精神力幻兽,这是人,兽人星来的兽人啊!他当下就让老哥几个都别闲着了,上去打吧,这四个来犯的猛兽必须不能放走了。

    作为曾经的机甲战士,格罗塞姆还是有危机意识的。这些兽人绝对不是跟他们一样,业余爱好就是有事没事打几架乐呵乐呵,这些兽人肯定有更深的目的。

    什么目的呢?这得抓到人才审得出来。

    而且他们的精神力幻兽都是瞒着帝国政府的,所以这四个兽人必须一个也不能放走。

    格罗塞姆他们有六个人在这里,也就同时有六只精神力幻兽,加一起就是十二个。对方的数量只有四,十二对四的比例相当悬殊了。纵观战况的话,就跟把人家团团围了没什么区别。

    但格罗塞姆还是给老哥几个一个眼神,让他们掩护着他飞快打了一个电话。

    叫人!

    机甲战士们是真的没有什么“群殴不好群殴掉价”这样的认知的。外太空中,虫兽可是数以群计的,你英勇无畏自己冲进去单挑?可拉倒吧,死的只有可能是你。

    姜盈自出任务回来之后,就又帮格罗塞姆的老战友们激发了几个,但这些人也不是全都没事儿干见天儿的都在爱丽儿黑拳场守着的。姜盈和海恩给他们的秘密任务,他们也得轮流去值班。

    本来盯着兽人的动静就是他们的任务之一,结果这是把人盯家里来了?那还得了,必须赶紧都撤回来全歼的!

    格罗塞姆老哥几个打得都很痛快,这跟自己人打的时候总是有所顾忌无法下死手的,但现在是敌人了,那就完全可以下死手了!

    六人六兽别提多卖力了。

    然!而!当格罗塞姆叫来的人马赶到时,爱丽儿黑拳场除了累趴下的人以外,什么兽也看不到了。无论是兽人变身的兽,还是精神力幻兽的兽。

    齐亚拉惊问,“老格,几个意思?你们的精神力幻兽都被敌人掳走了?”

    “屁!老子几个会是那么没出息的人吗?”格罗塞姆翻身坐起,却没站起,头晕,“精神力幻兽累趴下了,自动回归脑域了。”

    “卧槽!兽人这么厉害?”刚回来的人不愿意相信,“我们也不是没跟兽人对上过,这是第一次惨败吧?”

    惨败这词对于战士来说是最难以承受的词。

    但事实就是如此。

    刚才干过一架的人说道,“原来我们碰上过的那些兽人,跟今天的兽人比起来可是差太远了。今天的兽人特别擅长作战,而且他们好像很熟悉精神力幻兽和我们的联系似的。我们虽说可以和自己的精神力幻兽协同作战,这算两个战斗力,但同时,当精神力幻兽受伤或者体力透支的时候,我们的精神力会有一样的感觉。”

    格罗塞姆的表情很沉重,“他们是利用空间撕裂装置离开的!对于我们来说,需要到达3s级才能承受空间扭曲力量的空间撕裂装置,他们却看起来很轻松。怪不得他们来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察觉,看来他们来的时候也是用的空间撕裂装置。”

    “兽人星的兽人已经达到这个水准了吗?”齐亚拉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可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消息?海恩不是国安司的司长吗?他都没提过只能意味着m38星至今不知道这种消息。”

    “不,以空间撕裂装置的造价,不可能人人配备。但来犯的四个兽人却是人手一个,这说明这四个兽人在兽人星的地位不会低。”

    “那个夏洛特公主的人!一定是!”

    “我们都知道是,但问题是,我们居然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察觉过。我还以为那个公主顶多比那个公爵有心机一点呢!我错了,身为皇室公主,擅长玩政治手腕的人又怎么可能连一点秘密底牌都不留给自己!”

    “老格,我们得赶快把这些通知海恩和姜盈!”

    “对对对!这四个兽人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我个人感觉是像来摸底的。摸什么底?肯定不是我们这些退役的机甲战士的。”

    “精神力幻兽!他们一定是奔着精神力幻兽来的,你们还记得他们进来就发动了进攻的目标是谁吗?就是精神力幻兽!”

    “艹!一群没进化完全的兽人居然连脑子都有了,我怎么突然觉得有些紧张?”

    “看来是要有大事情发生了!”

    “你们怕了吗?”格罗塞姆缓过了头晕的劲儿后起身了。

    “怕?”一群老么咔嗤眼的狂笑,“老子们什么时候怕过?干他老子的!”

    “那,那从现在开始,所有人不得再单独值班,必须两两一组。如果再遇到这样难缠的兽人,能不用精神力幻兽攻击就不用精神力幻兽攻击!大家千万切记,我们的精神力幻兽仍然是不方便被外界所知的。”格罗塞姆就着千叮咛万嘱咐了。

    “老格你就放心好了,事关姜盈乖孙儿的精神力幻兽一事,我们大家都会万分小心的。”

    “都怪那些政客高层们的势力太热衷纷争了,不然姜盈闺女的精神力幻兽哪里需要藏着掖着!”

    “算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只要一发现这些兽人有公开我们精神力幻兽存在的迹象,大家马上通知彼此,然后尽全力阻止。”

    “好!”

    “大家各就各位吧,这里也留四个人。”格罗塞姆说完就向外走,“我得去通知姜盈一声。”

    ……

    第二天的开场第一战,姜盈的战二团再次成了得分最高的一团。而战二团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姜盈。

    从出场就引人注目,后来更是把双刀流耍出了基本功表演赛的水准,给观众们带来的视觉感受特别舒服。

    大家都知道机甲战斗力超强,但机甲的大个子必然也会给人以笨重感。不要觉得人能做什么动作,机甲就能同样做到。靠操控杆来指挥机甲,跟人自己想什么招数就用什么招数,这难度几乎是天和地的差距。

    而姜盈今天做到了什么级别呢?让大家看起来那就是人和机甲完美的合二为一了!机甲的笨重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姜盈还能耍出美感来。

    所以说有的时候真的就是天分的问题,你提前努力练习了百八十年有什么用?没有那个天分的话,你再努力也追不上有天分的人。

    但你就算有天分呢,这天分也是分级别的。你可能就是入门级别的天分,那么姜盈就是殿堂级别的天分。

    现场的这些机甲战士,观众席上的机甲战士,都是从日常训练中过来的。哪个不知道练习的重要,哪个不知道天分不行就要拿勤奋来补?没有一个愿意比别人差的,都是练过了又练的。但时至今日,他们才醒悟,不是他们练习的不够,而是他们的天分不够!

    没那个本事,你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提高到顶点了,但事实上,跟姜盈一比,差的远呢。

    哦,原来给过他们这种毁灭性的心理打击的也有过一位,那就是海恩。但随着海恩在军部的消失,海恩当年的技术已经成为了传说。传说着传说着,就没有那么打击了。

    经过两年多的疗伤,这心理上可算平静一些了,得,打击又卷土重来了。还不是别人,就是海恩家的那口子。

    外来的看客们可以纯粹为姜盈展示出来的高超操控机甲技术而振奋欢呼,长嚎不断。但身为机甲战士的人们,就只会觉得头顶上好像飞来了一座无法越过的高山。

    他们也很欣赏高山的巍峨,但只要一想到大比结束之后,上级领导们只怕会以姜盈的标准来要求他们也成为那样的高山,这心里还能轻松就怪了。

    退场的时候气氛很诡异:场地之外激动疯狂,场地之内压抑沮丧。

    等回到十层候场区,机甲战士们连迎上来的机甲维修师都没心情好好打招呼了。

    秦耀和白烨看向姜盈的目光特别与有荣焉,好像到现在还不停的欢呼都是冲自己来的。

    注意到这些的白曦心里酸极了。他当年考军部的时候成绩就不是特别理想,顶多算是勉强合格了。但当他得知道自己幸运地被分到了一团的时候,他立马又重新振作了。

    最强的机甲战一团啊,他虽然基础差一些,但只要他努力,奋起直追,一定能很快就后来者居上。

    白曦也的确很努力,这一次作为被选上出战代表的新战士两名的其中之一,已经能足够证明他的努力是有效的。

    但就像其他人一样,你拼死了努力之后却发现,跟人家比起来还是什么也不是。人家更努力,人家比你的努力效果还好。

    这种打击太击溃人的心理承受了,简直要让人怀疑自我。

    被自我否定的负面情绪包围的白曦,在路过白烨的时候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这就是你拒绝回到白家的原因吗?切,私生子就是私生子,抱大腿强贴的技术还真是跟你那个妈一样无耻!”

    白烨还在望着被人群包围中的姜盈,脸上正笑得骄傲呢,一听到白曦的话,几乎是不及收笑就扭身打出了一拳:“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妈!收回你的话!”

    白曦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的场合,白烨敢这么动手的。

    一拳正打中了白曦的侧脸。

    白曦几乎是本能地就做出了要还手的动作,却在眼角余光瞄到好多人已经把注意力转投过来以后他把动作一收,顺着白烨的拳劲儿就倒了下去。

    “白烨!你在做什么?”巴森特迅速赶了过来。

    与此同时姜盈几个人也快速地冲出了包围群,然后站到了白烨的身边。

    白烨讥讽地自辩道,“副团,是他先骂我妈的!我没打死他,他都得感谢我教养太好!”

    白曦捂着腮帮子站了起来,并不像白烨那么激动,只是冷静地冲着巴森特解释道,“巴森特副团,我没有。大家虽然不是一个团,但是这样的场合,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我只是在路过他的时候轻声打了打招呼,可能人太多太嘈杂,他听错了。”

    “白!曦!”白烨气得想再扑过去,却被秦耀赶紧抱住了腰。

    对于刚才没能及时阻止,秦耀已经后悔极了,“你别冲动!冷静下来啊!”

    白烨被秦耀抱着腰还在原地跳脚,“你敢不敢以你白家的声望发誓你没有说谎?你敢不敢以你未来的前途作保证?我听错了?别人骂你妈的话你能听错吗?”

    “你给我闭嘴!”被一群人以恭喜的表情围着,和被一群人以看笑话的目光围着,这感觉肯定不一样啊。巴森特的脸都黑成锅底了,“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纪律了?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不顾这样的场合都敢大打出手?你马上给我退出这次的代表团离开这里!”

    “退出就退出!”白烨把胸前戴着的徽章一把撸了下来,“但在我离开之前,他必须向我道歉!白曦,我劝你最好不要给我耍心眼儿!我可不是我妈,被你们欺负死都不敢吭一声!你知道白家这两年一直想求我回去吧?本来我是不稀罕你的白家的,但你要是这样跟我闹的话,呵呵,没准我就真的抢一回你的白家让你看看了!”

    才战胜退场的时刻,该是多么荣耀的时刻,该是被众多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淹没的时刻,可是现在却成了被人聚众看热闹的场合,巴森特活到现在就没有这么丢人过。

    “滚!你现在就给我滚!战二团没有你这样没有集体感的队员!”巴森特才不想去管白曦和白烨之间有什么家仇恩怨,他只知道再不阻止事态的话,六层的军领导们马上就能来“关爱”他了。

    “我不滚!他不道歉我绝对不会滚!我……唔!”白烨还想再说什么,被秦耀一把死死地捂住了嘴。

    秦耀扭头向姜盈眼神求助,他不想让白烨离开。他们从小一起被遗弃,废柴的日子里一起被歧视,后来一起被收养,再后来一起觉醒,一起进入了军部,一起变成了最梦想的机甲师。陪伴已经深入骨髓,如果白烨离开的话,他也不想留下了。

    虽然他们来的时候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守护姜盈。

    姜盈先给了他一个少安毋躁的眼神。白烨没说过他的身世,姜盈也没查过,只是从容貌上就能看出来他跟白曦肯定有血缘关系。

    姜盈相信白烨,尽管她并没有证据。而且她想白烨也不会有证据证明白曦说过的话。白曦的为人,姜盈自认为算是比较了解了,还真是一个与外表的翩翩风度完全相反,真能干得出背后言语攻击的小人之事来。

    但问题是,刚才正是最乱的时候,白曦说听错了也是有可能的。

    找不到有力证据的前提下,白烨打人却是大家都是看见的,这让姜盈怎么出面?说我凭交情相信,白烨绝对没有说谎?姜盈不会做那么天真的事了。

    姜盈冷扫一眼白曦和巴森特,毫无波动的眼神却让两人都是心头一绷。

    姜盈特别敢,她该不会为了护短就做出什么难以预测的事情吧?

    可是姜盈什么也没做,她就看向了白烨,“眼前的情况对你不利你也明白吧?虽然这样的行为不足以让你离开军部,但你留下来的话,有这样的影响,只怕在维修队里也不好待。更讨厌的是,你还得被某人时不时的露脸恶心一回。这样吧,干脆就请辞好么?我刚好有意再成立一个机甲开发和研制的公司,你去帮我管管看?”

    白烨:……

    众人:……

    他们都以为姜盈第一个选择就是劝白烨先服软。而且这种时候,一般的朋友都会这样做吧?

    结果姜盈可倒好,直接怂恿人出走了。

    还给出了出走后的方向。

    凡是听到了姜盈话的人什么感觉?除了被震傻就是被震傻了。

    无论事情的原因是什么,但是人活一世,谁都有冲动的时候。这种时候朋友能出来劝一劝已经是顶好顶好的幸运了,但不得不说每一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朋友如果不劝自己,反而和自己共进退,那将是多么难得的一种满足!

    姜盈倒是没有共进退,可是她做到了帮朋友善后。

    这个更牛啊!冲动之后的现实总是无法避免的,当现实到来,别人冲动之后可能是后悔,但人家白烨这次不用了,人家有更好的发展空间了。

    早就听说姜盈护短,今天才知,人家不仅护,还护得壕情万丈。

    白曦握紧的拳头都关节发白了,妒嫉的情绪充满了他的全身每一条血管,他都快要气炸了。

    白烨眼神示意秦耀放开他,他也没对姜盈说什么多么感谢的话,他直接就道,“姜盈,我听你的!如果你真的有进军机甲业的计划,我就去帮你冲锋陷阵!”

    秦耀搭上白烨的肩膀,“那我也去!”

    众人:……

    这么随便就决定了一项大事业的话听起来好中二啊,但是他们知道,别人说说可能就是说说,但姜盈就是能做到。

    从姜盈觉醒至今,姜盈有没做到的事情吗?

    “怎么回事?都聚到这里做什么?下一场不用上了是不是?”布莱克到了。

    布莱克看向姜盈的目光也特别无力,这位是事故体质么?有事没事她自己就各种搞事情,现在更厉害了,跟她有关的人也加入了搞事情的大营。

    秦耀和白烨可是军部很重视的机甲维修师新人,不然去年两人要退出然后去报考机甲战士的时候就不会阻止了。

    白曦跟白烨的悄悄话是什么监控器里听不到,但姜盈这么大方的当众撬军部的墙角,六层的领导们可是听得真真的。

    看看史皮尔斯的现在就知道了,领导们纷纷表示一点都不想在未来的某一天,一家新兴的机甲制造公司再来让军部后悔。

    “当事人跟我来,其他各就各位!你们是机甲战士,不是地痞流氓,能不能给自己留点身份的包袱了?”太不争气了!布莱克心说,要不是这个场合被太多人看着,否则他早就一脚一个踹过去了。

    白烨和白曦被带走了,两个团的副团也一起跟着走了。

    秦耀明显很担心,连接下来的机甲维护工作好像都没心情做了。

    姜盈安慰他,“去忙你的吧,左右我们都不用在乎处理的结果。”

    秦耀这才走了。

    维希意味深长地凑近道,“你真的想开一家关于机甲的公司?民用机甲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就太大才小用了,但军用机甲的话,帝国对这块可是把控的相当严格。你要达到申办的资格都得耗费多少年。”

    姜盈耸肩无所谓道,“这种细节不重要。只要他们知道他们的出路不会被自己的冲动封死就得了。他们要是想自己单干,我就帮忙出钱出力,反正现在我不差钱嘛。”

    有好多有钱人,有了钱之后就恨不得把钱都搂在怀里,越有钱越抠。但姜盈不是那样的人,因为对她来说,钱现在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维希无语了好半天才真心钦佩道,“无形的装比最恨人,你下次记得别在外人面前这样啊,会被人套口袋拖厕所里殴打致死的。”

    姜盈举举自己的拳头,“你觉得谁打得过我?”

    维希:……对哦,忘了这茬儿了。

    ……

    第二天的机甲对战也圆满结束了。

    今天的午饭是食货帝国提供的盖浇饭,于是退场的人们带着盖浇饭的余味和对姜盈战姿的无限服气,非常满足的离开了。

    安妮今天没作妖,退场到外面后就主动催着莱纳德找姜盈打声招呼再走。

    莱纳德也确实想跟姜盈再打声招呼,德润取代了食货帝国今天给大家提供零食大礼包,这样的行为他不会觉得对不起史皮尔斯等人,但对姜盈他却是无法一样忽视的。

    姜盈退场出来要去找海恩汇合的时候就先看到了莱纳德挽着安妮,带着两个助理往她的方向走来。

    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又见了莱纳德接起了光脑。等光脑挂断,莱纳德扭身就换了个方向走了。步子还挺快,姜盈能看到安妮都得小跑着才能跟上了。

    “这是怎么了?出大事了?”能让莱纳德的慌张表露出来的事情,想来不会小。

    当姜盈跟海恩汇合的时候,她就把这事情跟海恩说了。

    海恩点点自己的光脑,“的确出事了,c20星在今天上午彻底沦陷了,星盗们抢得的过往太空商船其中就包括来自s70星运往m38星的新能源石货船。而那货船的主人,就是辛普森公爵和莱纳德。”

    姜盈脱口而出,“那不是赔大发了?”

    她很快就想明白了为什么莱纳德对安妮的容忍度那么高,合着是为了新能源石。

    莱纳德急得直冲辛普森下塌的住所,那船货他可是先交了一半定金的。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说经过的星域还算安全,而且已经安排了足够的保安吗?为什么还会出这样的事情?”

    辛普森一脸的挫败,“太空商船的路线明明就是跟我们的太空舰来m38星时的路线一模一样,经过的时候每一片星域我都命人做了详细的记录,确认一路安全后才跟你谈的生意。我船上的保安可都是s70星的全兽人,这战斗力自然是最好的。只是谁能想到星盗们会联合起来攻下c20星作为据点啊!我的损失比你更大啊!那些保安的价值可不比货物便宜多少!”

    说到这里,不等莱纳德再追问什么,辛普森倒先向莱纳德求助了。

    “c20星是你们负责管辖的,请问贵星政府准备怎么办?要把c20星从星盗们的手里夺回来吗?你能不能问问你父亲?只靠我们的保安能做什么呀。我又是s70星的人,我再派人也不合适吧?如果c20星能收复就好了,我们的货船也就可以完全找回了。”

    莱纳德很想质问辛普森,你真的不知道那片星域星盗肆虐吗?能联合起来发力的星盗怎么都不会是偶然经过才临时起的意吧?

    如果辛普森提前说明了这些情况,他怎么可能这么急的就先下了第一批订单!

    在莱纳德看来,辛普森分明是算计了他共同承担风险。

    莱纳德有满腔的愤怒想要冲着辛普森发泄,但他还是用尽全身的力气都给扼制住了。现在不是他发泄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要先看看问题能不能解决。

    “这种事情我也不方便在电话里问我父亲,我这就回总统府去见他。也请辛普森公爵再试试跟落入c20星的太空船保安联系,看能不能从内部突破。如果他们能把货船偷出c20星的话,我保证c20星附近警戒的巡逻舰会第一时间接应他们。”

    “是是是,那是当然。”辛普森非常诚恳地送走了莱纳德。

    安妮没有走。

    等莱纳德一上车离开,安妮马上冲着辛普森质问道,“爸,我们家的太空货船真的被星盗劫了吗?你不是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意外吗?”

    “小孩子家家的,别管大人的事。”辛普森支应她一句就往房里走。

    “爸!你说过全兽人战士经过训练后就可以承担空间扭曲的力量,说你不惜花大价钱为我们家的每一个全兽人战士都配置了一个空间撕裂装置。这次和莱纳德的生意数目这么大,我不相信太空货船的保安里没有一个全兽人战士保驾护航。就算星盗来犯,他们也有反应的时间把所有货物装进空间,再利用空间撕裂装置转移位置的!他们怎么可能……”

    啪--辛普森回首就是一巴掌打断了安妮的话,“你还知不知道你是谁家的人?还没嫁呢就胳膊肘儿向外拐了是不是?说,刚才的话你跟莱纳德说过了没有!”

    安妮委屈地捂着脸嚎啕大哭,“爸,没跟你说之前,我怎么可能跟莱纳德说这种话?我如果真是胳膊肘儿向外拐,又哪里还会来问你?可是如果是你从中搞的鬼,我只求你改变主意。莱纳德是你未来孙子的爸爸啊!”

    “你怀孕了?”辛普森一个大转身冲回了安妮的面前,伸手一把抓住了安妮的手臂,力度大到安妮当时就疼咧了嘴,“莱纳德知道了吗?”

    辛普森的表情太狰狞,安妮吓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不,不知道,我原是准备在这次合作成功之后想给他凑个双喜再告诉他的……我……”

    安妮哆哆嗦嗦的一句话期间,辛普森的脑袋里已经转过了太多想法。

    “宝贝女儿,我掐疼你了吗?对不起,爸爸只是太惊喜了而已。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了,可不能这么大哭,快擦干净眼泪。来人,请公主回房。”

    安妮破涕为笑,“爸,我就知道你最爱我!那莱纳德的事情……”

    辛普森亲腻地拧一下她的小鼻子,“放心,他是我未来孙子的爸爸,我看不上他,也得看在我大孙子的面子上啊?虽然事情真不是我动的手脚,但我会想办法联络上货船里的保安努力外逃的。乖,去养胎吧。这种生意上的事情,爸爸会和莱纳德看着办的。你只要好好养着,到时给我生一个大胖孙子,给莱纳德生一个大胖儿子就好!”

    “爸,还不一定是孙子呢!万一是孙女呢?”

    “孙女更好,我会是全星际最慈祥的爷爷!”

    “切,爸你真是厚脸皮。”安妮笑着被侍女扶走了。

    辛普森马上招来另一个侍女,“寸步不离地跟着公主!没有我的允许,她绝不允许再离开这里半步!去吧,现在就开始盯着。”

    女生外向,安妮现在都敢为了莱纳德大声质问自己,也就有可能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把兽人星的机密透漏给莱纳德。

    这种事情,他绝不能让它发生!

    辛普森眼底的狠意非常明显。

    此时楼上安妮的房间,安妮进去不多一会儿就又出来了,看到门外的侍女还一愣,“你不是服侍我爸的么?为什么站在这里?我这里不需要你,走开走开。”

    侍女不动,“公爵大人说了,公主现在身子金贵,所以才命我寸步不离地保护公主。”

    安妮幸福地笑,边笑边往外边走,“我爸就是这样事多,切!”

    侍女拦住她,“敢问公主是去哪里?还请公主请示过公爵之后再行动。”

    安妮歪头看了看侍女,一转身走向旁边安琪的房间了,“我找我妹总行了吧?你不是还要跟进来吧?真是的,爸爸事多的有时候真让人受不了!”

    安妮假抱怨真得意,然后把门又甩上了。

    侍女有心跟进去,可在听了听房间内姐妹俩开始说起话的声音,她就打消了主意。算了,人家亲父女,怎地都行,别到时候就自己两边不是人。

    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没过一会儿门又开了,安琪开门走了出来,“知道了,会给我未来的大侄子都买好的的!你也别出来了,就在我房间等我就好,我很快就回来。”

    侍女拦住安琪,“公主这是?”

    “啊你在这里啊,那太好了。跟我出去逛逛去!我可是要当小姨的人了,得出去给我大侄子买点好东西。上次我差点被人绑走可吓死我了,这次我不甩开你们了,你就跟着我去吧。”

    侍女放下了手臂,“对不起安琪公主,公爵的命令是让我暂时负责安妮公主的安全。”

    “你这是在拒绝我的命令吗?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告诉我爸去!”安琪蹬蹬蹬跑走了。

    辛普森并不在楼下,因为安妮的意外有孕,他得早早去找夏洛特通知一声,然后还要商量一下更多的对策了。

    安琪大摇摆摆地出了下榻酒店,然后扬长而去。

    爸,别怪我,是你先派了人意图监禁我的!

    悬浮车里,如果这时有人来确认一下司机位置上的人到底是谁,那么一看就知道是安妮而不是安琪。

    ……

    莱纳德火急火燎地回到总统府也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看到亚历山大,因为亚历山大在开紧急会议。

    c20星并不是一颗值得重视的行星,但帝国不能容忍星盗挑战帝国政府的威严!

    说占领就占领了,当帝国的警视司是摆设呢?

    必须抢回c20星的控制权,还要把那些可恶的星将一网打尽。

    为此,有人提议了,“请国安司司长带队出击吧!事关星际和平,我们不能再坐等着对面出招了,我们必须以雷霆之姿迅速重振帝国政府的威名!”

    ------题外话------

    感谢神经病和长凤未鲤的票票~爱大家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