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31 机甲中的美女甲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

    警视司主要负责m38星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各行星的公共安全,它是有着自己的一套系统的。系统中的在警人员虽然跟军部和国安司的都不一样,但同样是能力佼佼者。

    c20星的失陷事件本是属于警视司的工作内容,虽然这事儿很打警视司的脸,但警视司也不会愿意让海恩出来带队的。

    否则成什么了?警视司无能到全军覆没了?不得不靠另一个系统的人来救?

    客观的说,警视司的人同别的部门的人一样,也对海恩的能力抱以最大的欣赏。但!是!欣赏不代表着能接受海恩跨部门过来领导!

    警视司司长坚决地表达了对某人建议的反对。

    可是某人能出来建议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意见,而是一部分人的意见。这部分人当然就是c20星失陷后的直接利益受损者,他们不在乎脸面不脸面的,谁能有实力第一时间止损,那么谁就可以用!

    会议上,双方人马展开了激烈的言语交锋,最后不得不各退一步,由亚历山大作出结论:海恩和警视司的人联合出击,警视司的人是正手,海恩是副手!

    国安司的人其实也在会议当场的,其实他们特别想说,他们一点都不想抢警视司的工作,他们自己管辖内的工作还忙不过来呢。稀罕你们的?

    而且我们头儿在这里做头儿做的好好的,去给你们当副手?你们还不乐意?真想当场拍桌子说哪边凉快滚哪边去好吗?

    只是这样的事情太大,心里再不愿意,当国家需要的时候,身为公务人员那就得随传随到,用我就出发!

    海恩在国安司快下班的时候收到了来自亚历山大亲自下达的指示,让他即刻收拾东西到警视司报到,跟警视司派遣去往c20星的维和部队汇合。

    梅清当时刚好从外面回来准备向海恩汇报昨天“送安琪回了家”的工作,知道消息后,那颗心啊,拔凉拔凉的。

    第一次约被安妮给破坏了。第二次约被安琪破坏了。今天是第三次,她正准备着勇往直前的时候,阻碍又来了,这回是国家大事。

    她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苦逼的心让她忍不住想向海恩诉说,可是眼前一花,才挂断电话的海恩就原地消失了。

    梅清:……

    这一幕好像有点眼熟……

    卧槽!你敢不敢停用空间撕裂装置了?

    ……

    姜盈回家就去洗洗了,准备洗洗完先补觉。晚上的生活需要精力,明天的战斗也需要精力,尽管她已经是4s,但她还是觉得精神得需要睡足了才能得到充电。

    放了胖鱼出来,两人正泡浴泡得舒服的时候,海恩突然就出现在了浴室了。

    “爸爸爸爸。”胖鱼头顶泡泡兴奋地飞扑海恩。

    姜盈也不甘示弱,“你爸爸是我的!老公--”

    她也头顶泡泡从浴缸里一蹿而出,飞扑向了海恩。

    海恩本来没有离别情绪的,但现在被这一人一鱼给闹得有了。

    “我要出发去c20星了。”海恩强迫自己不要目光扫向不该扫的地方。

    姜盈愣了愣后,道:“所以你是利用空间撕裂装置回来抓紧时间打个离别炮的吗?”

    海恩:……

    离别情绪又没了。

    不客气却又没用力的一巴掌招呼在某坏女的腰窝处,“还记得今天格罗塞姆传回的消息吗?部分兽人也是能够运用空间撕裂装置的了。我离开之后你一定要小心,我不相信他们的目的是格罗塞姆那群退役机甲战士们。还有这个。”

    海恩拿出了一枚戒指,戒指上镶嵌的宝石是无色中微带蓝色的水火钻。这种宝石也只有古地球时期传下来的那几枚了,价值非常高。

    姜盈惊喜万分,伸手让海恩给她戴上,“好漂亮,谢谢老公!可是又不是生日又不是结婚纪念日的,怎么又送?”

    两年多了,姜盈从海恩那里已经收到了好多戒指,当然有些是纯粹的戒指,有些却是储物戒指。

    海恩到底克制不住渴望,低头吻了吻姜盈笑弯的唇角,“这个戒指能够感应到空气波动的能量。凡是运用空间撕裂装置的人,在他出现之前,空气必然会被波动。从现在开始,这个戒指你必须随时戴在身上,洗澡睡觉的时候都不要摘下来。”

    这个感应装置本就是和空间撕裂装置一起发明的,只是当空间撕裂装置能够启动的前提必须是3s级时,全帝国也没有几个人能用的上,所以这感应装置就一直束之高阁中。

    但现在不一样了。部分兽人居然能用空间撕裂装置了,这个感应装置就很有必要出现了。

    姜盈警惕心上线,“老公你是觉得那些兽人会朝我来吗?”

    海恩没有直接回答,“c20星附近的那片星域很复杂,不仅是对于我们来说复杂,对于星盗们一样。为什么c20星跟m38星的发展速度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差距?就是因为那片星域阻碍了更好的交流。

    星盗们固然想占据一个可以长期定居的小行星,但他们只想占山为王再不与外界交流了?在m38星之外,距离遥远的,星域稳定的小行星有的是,如果我是星盗,至少我不会选择对我来说一样会是发展阻碍和生命威胁的c20。”

    “老公你是怀疑那些星盗们有假吗?”有海恩费脑子,姜盈基本就懒得去想了。

    “c20星还是位于m38星和s70星之间的一个小行星,今天上午,辛普森公爵和莱纳德合作的首艘太空商船好巧不巧地也被卷入了星盗抢占c20的事件中,且一并被星盗们抢去了c20星。”

    事情太凑巧,凡是有点政治敏锐感的都不会把这次事件看成是普通的星盗暴动事件。

    “切记,你一定要万事小心,尤其是小心夏洛特公主,格罗塞姆那边你也要记得时常联系,以便掌握最新动态。”海恩惯性去摸姜盈头顶的发旋儿,可今天却摸到了一手泡泡。

    顺手点在姜盈的小鼻子上,海恩想了想,还是别亲了,不然铁定走不了了。

    “行了,我走了,太空舰平稳冲出大气层后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海恩利索的启动空间撕裂装置,又原地消失了。

    姜盈:“……呀,真的有反应!”

    海恩离开的瞬间,空气波动,姜盈手指上的新戒指不仅发出了刺眼的光,而且还产生了灼热。姜盈就算看不到光芒,也会因为手指突然被烫而警觉。

    胖鱼见海恩走了,自己就又回去浴缸里玩了,“泡泡泡泡,澡澡澡澡。”

    姜盈却捧着手里的戒指往外走,“你爸都走了,我还泡什么澡?”

    反正也没人闻了,就这么着吧。

    离别情绪后反劲儿的姜盈蔫蔫地上楼睡觉去了。

    ……

    亚历山大却没的觉睡,这边会议刚结束,玛格丽就进来汇报了,说莱纳德已经等了他很长时间了。

    “他能有什么事?什么事都明天再说!”亚历山大现在满脑子都是c20星的事情,c20一刻不拿回来,亚历山大的心就一刻无法安宁。

    玛格丽小声道,“莱纳德少爷说,卷入c20星失陷事件中被星盗劫走的一些货船中的之一是他有份参与的。”

    “什么?”亚历山大拍案而起,“让他给我滚进来!”

    等莱纳德进来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亚历山大之后,亚历山大真是要气疯了。

    “你是傻子么?就不知道c20星附近的星域本就星盗肆虐?c20还是s70和m38星之间的必经之星,你用膝盖想想也该想的出这样的合作从一开始就不该答应!”亚历山大点着莱纳德的脑袋怒道,“你不是做生意是能手吗?你就是这样能的?”

    亚历山大因c20而堆积的不良情绪这次全发泄在了莱纳德的身上。

    莱纳德早就被比亚历山大长的还高了,被父亲点着脑袋训斥得像孙子似的,这对他来说特别屈辱。

    “总统阁下,我现在不是以您儿子的身份在向您对话,而是以一个普通的m38星商户负责人的身份在向您对话。”莱纳德退后一步,避开了亚历山大的手,他直视着亚历山大,“凡帝国公民的财产都会受到帝国政府的保护,这是您对全国民众的宣言。不管我的决策是不是失误了,现在的问题是,我的商船需要帝国政府的保护。”

    亚历山大一指头戳过去戳了个空,他气乐了,“好,公事公办是不是?那我倒要问问你了,让你们交税的时候你们想不起帝国政府来,你们出问题了想起帝国政府来了!帝国政府不只是你们的帝国政府,帝国政府还是太空巡警的政府,我不可能就为了救你的商船而置太空巡警们的生命于不顾!”

    父子俩怒目对视着,一个气当爹的一点情面都不讲,一个气这儿子怎么就这么废物。

    玛格丽全程在场的,她试着出来打圆场,“莱纳德少爷请您先不要急,总统阁下刚才结束的会议就已经决定了警视司会增派维和部队去支援c20星,其中副手还是海恩司长。相信在这批人抵达c20星附近星域后,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传来。请您回去等消息好吗?总统阁下也是最近事多,情绪难免激动一些,请您理解和体谅。”

    “那我请求一起出发!”莱纳德决定亲自走一趟。

    “不可能!”亚历山大当即反对,“你是能打还是能开机甲?你连一天军校都没有上过,你现在去前线?到时候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把责任赖到你的身上!”莱纳德脱口而出。

    亚历山大气得直哆嗦,手指点了几下莱纳德后恨恨道,“好,你去!我就让你去!”

    “感谢总统阁下!”莱纳德转身就走了。

    亚历山大捂着胸口跌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玛格丽赶紧过去问道,“阁下,您还好吗?需不需要叫医生?”

    “孽子,孽子啊!”

    和天下父母都一样,孩子再气自己,真到了危险临头的时候,也没有父母愿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去送死的。

    “你亲自给警视司这次维和部队的带队负责人打电话,让他务必保证莱纳德安全归来。”

    “是,阁下。”玛格丽退出了总统办公室,并朝着远处的老凯伦打了个手势。

    老凯伦转身去找莱纳德了。

    “莱纳德少爷,总统阁下还是关心你的,你就不要跟总统阁下置气了。你的祖父祖母不日就要回到m38星了,难道你不想第一时间见到他们吗?外太空太危险了,你真的不适合去。”

    莱纳德苦笑,“老凯伦,我怎么可以不去!像这种事情,帝国政府基本都会以人命和c20星的主控权为主,谁会额外去关注商船的安全?如果星盗眼看抵抗不住,他们想驾船逃跑呢?我那装了一船的能源石的商船肯定会是第一目标。我不能等到那个时候后悔,我必须亲眼去盯着!只要我在,那些维和人员必定会看在我身份的面子上为我注意一下。”

    老凯伦听到这里只想说,可是你一个连军校都没上过一天的人非要跟去,你想过会给别人拖多重的后腿么?那个地方可不是演习也不是大比,都是真刀真枪的干。救命都难了,还要救你的钱?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

    老凯伦心里默念着,帮莱纳德快速收拾了一些必需品,然后送莱纳德离开了总统府。

    老凯伦马上打给了海恩,通知他莱纳德也会去。

    正要回去时,安妮到了,“老凯伦,莱纳德呢?我要见他。”

    “安妮公主?可是莱纳德少爷刚才有急事出去了。”老凯伦注意到安妮跟平常不太一样的着急,“安妮公主是有什么事情吗?不如您先告诉我,等莱纳德少爷回来,我会第一时间转告给他的。”

    “那他去哪儿了?我现在就去追他。”安妮哪敢随便跟人说。

    老凯伦表示很遗憾,“抱歉,安妮小姐,我只是一个管家,少爷要去哪里不会交待我的。”

    “那他是朝哪个方向走的?”

    “那边。”

    老凯伦指了方向,安妮调头就追向了那个方向。

    走了不一段安妮又停下了,她傻了,她还可以先打给莱纳德嘛。

    安妮分出一部分注意力以声控拨打着莱纳德的光脑号码,可是还没打通,一辆上层车道的悬浮车突然失控掉落了下来,正好落在了安妮的悬浮车车顶。

    老凯伦亲眼看到安妮的悬浮车被那辆失控的悬浮车从半空中砸了下来。

    世事无常啊,老凯伦叹一声后转身回去了,然后第一时间把消息告知了姜盈。

    ……

    当天晚上,有人沐浴着星光出征了,有人送走了自己还未成形的孩子。

    安妮躺在病床上以泪洗面,她不停地拨打着莱纳德的光脑号,可是听到的声音只有对方已关机的提示声。

    夏洛特推门进来,“你怎么还在哭?孩子没了就没了,再生就是了,你至于哭成这样?你爸为了你的安全还特意派了人贴身保护你,谁让你不知轻重还给甩掉了?现在好了吧?听说你开车的时候还在打电话?你怎么没有干脆一头撞死?”

    “妈咪!你的大孙子还没有出生就这么没了,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安妮心情不好,平日不敢怼的人现在也敢怼了,“还有,我爸那是为了我的安全才派人守着我吗?他那是在软禁我!他分明是为了掩盖他……”

    “你给我闭嘴!”夏洛特厉声喝止了安妮的后半句话,虽然这里是贵宾病房,但难保不会隔墙有耳,“你就老实在这里养着吧,也不要再给莱纳德打电话了,听说他已经跟着m38星的维和部队去c20星了。”

    “什么?”安妮震惊的挺身坐起,下一刻又因为肚子的剧痛而摔了回去,“妈咪,那他岂不是要跟你们……”

    “安!妮!”夏洛特再次喝止了安妮,辛普森说这个女儿外向的时候她还有点不相信,但现在看来,的确有防一防的必要了。“我还有事,你好好养着。”

    不顾身后安妮的呼唤,夏洛特决绝的离开了病房。

    病房门外早就有人守着了,是个新面孔。那个被安妮装扮成安琪就给甩掉的侍女已经被夏洛特给处死了。

    没用的人她不需要。

    夏洛特对门口的人冷道,“如果安妮再溜出去,你也不用活着了!”

    “是。”

    辛普森过来见夏洛特,“没想到m38星居然会派出海恩,你说他们是因为意识到了c20星的失陷不像表面那么简单,还是纯粹的无法容忍被星盗挑衅帝国政府尊严的行为?”

    夏洛特自信道,“无论是哪一种,对我们来说都无关紧要。不过海恩的离开总是利大于弊的,这样才更方便对姜盈下手不是吗?”

    “可是姜盈也是有可能已经激发出了精神力幻兽的人,我们的人如果对她出手的话,真的能有把握吗?”

    “弄死不容易,弄臭还不容易吗?”夏洛特心情很好,哪怕大孙子就这么没了也没被影响,“这两口子真是资深说谎大师啊。那时候就各种隐瞒姜盈已经觉醒,隐瞒海恩的精神力幻兽已经实体现身。m38星的民众也是愚昧,居然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他们。我这次倒要看看,当他们发现姜盈再次说谎的时候,他们还能不能做到平常心待之!”

    ……

    第三天很快就到了。

    姜盈和秦耀白烨刚到十层候场区的时候,就见利威尔带着白曦过来了。

    对,白烨并没有因为昨天的暴动行为而被军部赶走,但也被要求了大比结束后就写一份检查上交。

    白曦也是一样,他能躲开却没有躲的行为军部也不会容忍,对他的处罚同样是结束大比后要上交一份检查。

    这是公开的处罚。

    私底下呢,利威尔还是觉得应该找个机会消除一下两个人的疙瘩。毕竟以后还是在军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关系太僵的话太不利于两个团的日常交流了。

    利威尔跟姜盈打个招呼,然后示意白曦向白烨道歉。

    “抱歉,因为我昨天不明确的行为让你不快了,我来向你郑重的道歉!”白曦很郁闷,不快的人是他好么?他被打了一拳,被众人看了笑话,完全他还要领处罚,这跟他的计划里只有白烨受到舆论伤害完全不一样。

    可是他不得不屈服于军部的处罚,因为他不能被军部赶出去。他在白家的地位,他的父母兄弟在白家的地位都要靠他,他如果没落了,等待他的将是永无止境的不得翻身。

    白曦至少表现出来的很诚恳。

    姜盈以为白烨又会暴走,但很神奇的是,白烨居然像白曦一样表现的很诚恳。

    “我接受你的道歉,同时,我也要向你郑重的道歉。昨天我也有不对,我回家冷静之后反省了,我为我的行为感觉非常的惭愧。爷爷说的对,打的断的是骨头,打不断的是血缘。你到底是我亲大哥,我怎么说都不该那么对你不敬的!大哥,请您原谅我!”

    他最后居然还用了一个“您”字。

    姜盈打个激灵后猛地扭头看向了白曦,她怕白曦这次会暴走。

    在姜盈看来,白烨和白曦都是受害者。他们的爸爸就是匹种马,和白曦的妈结婚后也是偷吃不断,外面的私生子除了白烨之外可是有几个。而且他还顶着未婚的名义专骗那些初入社会的小女生,白烨的妈就是这么入坑的。

    当白烨的妈妈知道真实情况后就离开了渣男,只是那时候肚子里已经有了白烨。白烨的妈妈自己生下了白烨,可是却被白家忌惮她会拿孩子要挟,便对白烨的妈妈先发动了舆论攻击,说她是小三,说她想要母凭子贵妄想进入白家。

    如果白烨是个高等级的话,可能白家就给迎回去了;可白烨是个天生废f,白家自然想一绝后患。

    舆论攻击之后就是暗杀,白烨的妈只来得及把孩子遗弃到一个垃圾处理场附近,她自己却在引开杀手的时候不幸身亡。

    白烨的衣服里藏了一张芯片,里面有白烨的妈每天记下的日记,在白烨长大之后,捡到白烨的流浪汉就把芯片都交给了白烨。

    里面有白烨的妈的嘱咐,她虽然把白烨的身世都给写明了,却不希望白烨去为她向白家复仇。是她不识人心在前,她也有责任,她只希望白烨可以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白烨听妈妈的话从来没有想过要认回白家去,可是白家却在白烨觉醒之后向他抛来了橄榄枝。

    原来是最好的孙子里白曦才仅仅是s级,白烨却一举觉醒成了2s,白家老太爷怎么可能不急。

    白烨从来都是一口回绝掉,直到昨天被白曦刺激了。他想通了,这不是他去找白家复仇,也不是他主动要认回白家,而是白家上赶着求他啊!他这也不算是违背他妈妈的遗愿了。

    他就回白家闹他个天翻地覆,也许不用他出手,某些人就得自取灭亡。

    当白曦领悟了白烨的意思之后,他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如果早知道会产生这样的后果,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在昨天脑子一抽就挑衅白烨的。

    还您?您个屁!

    白曦的脸色一通五彩斑斓的变,别提多好看了。

    利威尔尴尬的不行,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姜盈憋笑憋到内伤,她敢说,她现在要是笑出来的话,白曦铁定能当场气炸。

    都有点同情白曦了。你说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瞎挑衅,现在吃到苦果了吧?该!

    “抱歉,我们战二团在集合了,先走了。”

    姜盈和秦耀白烨离开了。

    巴森特这次提前集合讲战略战策不敢把姜盈等新人给落下了。

    “两场之后,积分第一高的还是我们,排在第二名的是战一团,第三名的是战三团,但我想说的不是我们这次最高,而是要提醒大家,第四名的是战七十团。”

    众人目瞪口呆,战七十团这次一跃到了第四位?虽然只是暂时的成绩,但也足够让大家警醒了。

    “感觉第一天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听到这个团的名号啊?难道是昨天的成绩特别突出一举赶超了?”

    “对,就是昨天一场,他们就一举翻身了。这个团有个特色,出战代表全是兽型机甲。为什么第一天没有表现出来,可能是他们在保留实力。”巴森特对姜盈着重道,“他们的带队是团座贝雷,以我的印象,是个实力算是中等往上的机甲战士。但在这两年里,被选中了由军部激发精神力幻兽之后,他的实力提升的很快。”

    人生就是这么千变万化,谁也说不好谁突然一下子就发达了。

    “姜盈,今天的第一场我们就会对上战七十团。贝雷就交由你负责盯着了,如果他发动了攻击,请你一定第一时间歼灭他,务必不能给他任何一点反扑的机会。”

    “是。”姜盈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命令。

    开场铃响起,全场观众欢呼,果然姜盈听到的最大的欢呼声不是战二团就是战七十团。

    因为姜盈前两次入场的惊艳表现,其他战团也决定今天要从气势上先来惊艳一下。于是入场一开始,各种花式入场,各种组织造型就开始了。真真的百花齐放,各种争奇斗艳。

    当观众们看得眼花缭乱的时候,战二团利索的以一条直线相继跳入场的入场仪式就成了其中一股清流。

    其他机甲战士们:mmp!你们特么的能不能有个固定套路了?为什么总跟我们不一样?为什么你们总是最出风头的那个?

    战二团的心声:我们要说是歪打正着,你们信吗?

    其实他们也是准备着共同组个什么造型的,为些还特意让巴森特去向姜盈求经了。大家都是战二团的人,只新人摆造型多不利于团结?要摆大家应该一起摆。

    姜盈心说,你们不通知我们就部署了战略的时候你们也没说不利于团结啊?

    但姜盈还是正经做了回复:我老公不能来看了,没心情摆造型了,要摆你们摆。

    巴森特又说了,这是为集体荣誉做贡献的大事,你怎么思想那么狭隘呢?说好的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呢?

    姜盈继续耿直:我老公不在,我哪里还有气势了?再说一遍,谁爱摆谁摆,反正我不摆。

    巴森特被姜盈怼得直翻白眼,就知道这个不着调。前两天说的什么战前先以士气打先锋根本就是屁话,这位的主要目的分明就是在海恩面前表白。

    于是最后只能像原来那样依次跳入场了。

    可谁知其他团却又都花枝招展了。

    巴森特对于歪打正着引得了全场注意的意外,也是激动的有些哭笑不得。

    还有一点是,今天姜盈放出的机甲不是海恩那架了,而是自己那个粉红色的。

    秦耀和白烨亲手给姜盈量身制作的机甲,不仅是性能刚刚好,而且这个外表也是相当漂亮。贴身的流线型设计,女性化的柔美和机甲本身的阳刚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在一群或黑白或艳红鲜黄的机甲里特别一枝独秀。

    秦耀和白烨曾这样自夸给姜盈的这架机甲:机甲中的美女甲!

    美女嘛,她就是穿一身校服,那都是高级定制的效果;她就是不微笑甩发眨眼睛,那都是一幅让人挪不开视线的仕女画。

    可是今天的美女甲却是一跳就完了,落地之后也迅速归队了。观众们没看够,直嗷嗷着抗议,心说姜盈你是不是故意的?前两天的得瑟显摆耀武扬威呢?

    有人精明,看了看海恩的方向,啊,原来海恩大人今天不在啊。

    瓦格纳又被姜盈太过明显的小动作而逗得开怀大笑,你说她前两次张扬吧,小心枪打出头鸟,她一点不怕,还跟你强词夺理,说年轻人就应该这样无所畏惧!

    那你现在怎么不无所畏惧了?

    说到底前两天就是为了在海恩面前表现为主!

    “我们不是人吗?不比海恩更值得她表现表现?这孩子!亲疏远近真是表现的一点不隐藏。”瓦格纳跟旁边的副星司低声道。

    副星司笑着应和,是人都看得出姜盈现在就是取代了海恩成为了瓦格纳心头肉的那个存在。可是不能说不好,要不又要被瓦格纳训了。

    姜盈不知道这些,她归队之后第一眼就去找那个战七十团的贝雷了。

    一架蓝黑相间的机甲,看外形真是不显山不露水。但姜盈能感受到来自这位的战意。

    太明确了!全场三十个团,三百架机甲,那人愣是能将战意穿过机甲群准确地投放在她身上。

    姜盈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这人值得一战。

    开战铃一响,这次姜盈先冲了出去。一把电光剑在手,在半空中留下美丽的剑影。姜盈几乎是在别的机甲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从他们的头顶飞过,抵达了贝雷的面前。

    姜盈还是很仁义的,如果她飞来的途中下点什么黑手的话还是很容易的。可是她没有,她只是踩过了那些机甲的头。

    被踩的机甲:这还不叫黑手呢?你的机甲不能飞么?一个动力给足的话,根本不需要中途的落脚点!你就是故意的!不知道机甲的头就跟男人的头一样不能随便摸么?你这是故意的侮辱!

    姜盈一个人再次为战二团拉满了仇恨值。

    观众们却被眼前的姜盈给惊呆了,看过了姜盈两场比赛,虽说军部不允许录像,但他们的脑海里早就自动给录下来了。姜盈的速度,姜盈的实力,晚上睡觉的时候都能在脑海里自动演起来。

    可是他们今天看到了什么?姜盈的速度居然还可以更快,那样的动作她居然不用中间停顿,还有那个下劈……她这是在以武术来操控机甲吗?

    更令人惊奇的是,她还做到了,全套动作都流畅无比!再加上那漂亮的粉色灵巧型外形,姜盈的机甲被称为美女甲真是名符其实。

    和她对阵的蓝黑机甲也不差,那是一架虎型机甲,就像一只真正的猛虎一样,闪转腾挪,要多灵活有多灵活。

    有人在计算时间,这架机甲和姜盈战斗的时间之长已经超过了前两场跟姜盈对阵的。

    “贝雷!贝雷!贝雷!”战七十团其他没有上场的机甲战士们已经在为他们的团座欢呼了。能顶住姜盈快攻这么长的时间已经是第一人了,而且目前并未看到他们团座有应付不支的颓向出现。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很有可能赢一把啊!

    瓦格纳也很惊喜,“战七十团的团座么?原来就这样强么?”

    战七十团所属的星军不掩得意的道,“原来就是一般强,但自从他的精神力幻兽被激发出来以后,他的实力倒是提升最快的。”

    瓦格纳表示欣慰,“这就说明海恩的理论还是正确的,等这次大比结束,通知科研组那边再加快进程吧。”

    “啊,姜盈中了一刀!”胖达忍不住站了起来。

    莉兹老神在在,“放心,指不定姜盈又憋什么坏水呢。”

    可是莉兹这次错了,姜盈没憋坏水,她是真的中了那一刀。

    或者说,那一爪。

    姜盈马上扫描手臂上的伤口,虽然看起来像是超粒子刀造成的,但姜盈刚才的感觉却是,那是一只真正的虎爪!

    ------题外话------

    感谢小风景和无声胜有声的票票~给我们小怂呐喊助威吧!打啊打!23333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