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32 老祖宗救场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

    姜盈自升上4s级以后,除了海恩外就再也没有遇到过敌手。别看她前两场打得很精彩,令无数观众和军领导都深深折服,但对于姜盈自己来说,她其实并没有打痛快。

    今天遇到的贝雷是第一个。那样的反应速度,姜盈觉得这次应该可以打得稍微痛快一点了。

    到底是虎爪还是错觉,就让她再进一步验证个清楚吧!

    姜盈把疑惑暂时压下,速度提了一级后主动攻向了贝雷。至于手臂上的伤口,暂时还不至于影响到她的速度。

    “看吧,早就说了她没事了。”

    莉兹踢胖达小腿一脚示意他坐下,可是胖达坐下不到两分钟后又猛地蹿了起来。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姜盈又出了什么意外,而是姜盈把贝雷一脚踹飞了出去。

    “姜盈干得好!不过你为什么要用脚?用超粒子刀一刀灭了他啊!”胖达把双手放在嘴边冲着场内大声喊。

    周围姜盈的粉儿们立刻跟上,“姜盈姜盈姜盈”的呐喊声声想要震裂人的耳膜。

    贝雷的粉儿虽然在数量上比不上姜盈的粉儿,但却是大老爷们们居多,这些人吼叫起来那就是一个顶三的效果。“贝雷贝雷贝雷”的呐喊声一点也不弱于姜盈的粉儿们。

    观众们火热,身在场地中心的机甲战士们更火热,因为贝雷能够抵挡姜盈这一事实也给了他们无限的动力。老被姜盈压着打,这心里面太憋屈了。结果现在出来一个能跟姜盈对打的,哪怕他们不是战七十团的,贝雷也给了他们一种民族英雄的即视感。

    民族英雄是什么?就是能带给他们无限的希望,能让他们觉得有奔头,不至于越打越丧的这样一个人。

    这是一种无形的鼓舞力量,因为有着这种力量的存在,场地内的机甲对战更加白热化了。

    不是夸张,就是字面意思的白热化。例如姜盈又和贝雷战到了一起,两架机甲好像都化身成了一团光影,但见两团光影一会儿打到了那边,一会儿打到了这边。

    其对战的速度已经无法用肉眼识别了,你说这还看什么?压根就看不出来什么了。但观众们就是眼睛瞪溜圆,口中的呐喊声自始至今就没断过,早就准备好的零食倒是不知不觉中就自己给断了。入戏特别深。

    可是瓦格纳却越看越严肃了,他扭头跟旁边的副星司交流。

    “现在的操控机甲水平都能达到这个程度了?”

    “光脑记录上的平均水准暂时还达不到这个程度,但星司大人,这两个人可是一个是3s级,一个是2s级啊。正所谓,棋逢对手,平日里一向独孤求败的两人这次突然遇上了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再加上现场气氛的鼓动,超常发挥打出了新水平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再有可能,能快到这种连他这个3s都看不清招数而只是看得到光影的程度吗?瓦格纳表示困惑。

    其实姜盈还可以更快。但她的4s仍在隐瞒中,所以她不得不继续收着一些力。

    随着对战的时间越长,她越加肯定对方的机甲是一只真虎了。

    她跟小兽爷也时不时地过招过,精神力幻兽和真实的动物还是有区别的。例如精神力幻兽受伤之后不会流血,只会精神力受损,连带着主人的精神力也会萎靡。但是一只真实的动物,你这一刀下去,那肯定会出血。

    胖达刚才喊姜盈为什么没用刀,她是不敢用刀啊。

    现在的情况是,她确定眼前的机甲不是机甲而是一只真老虎了,暂且不去想为什么有人可以让真老虎变得像穿了机甲一样,姜盈想到海恩提醒她的话,想到格罗塞姆传回的消息,她几乎有九成可能确定这个贝雷是兽人了。

    那么现场是只有他一个,还是有好多呢?

    如果她冷不丁地揭发了这一个,剩下的要突然发动什么进攻呢?

    单是一个兽人居然能够混进了军部的机甲战士群中还不曾被发现这一条,姜盈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她要收着实力,还要注意对方不能被她的武器打出血来,她还要保证自己不会被打败,在外人看来精彩爆表的对打,姜盈自己打的真是辛苦极了。

    但姜盈也不是只傻着拖延时间的,她召唤出了小银杏。

    “老祖宗,孙女又遇到麻烦了,您老快帮帮忙吧。”

    两年多的时间,自称天天修仙的小银杏果然长大了。这个长大不是指个头长大了,而是小银杏原来的绿色扇形小叶子现在变成了黄色,且顶着满头的小白果。

    小银杏对于自己的成熟形象很满意,每次一出来都得意的先晃晃满头的小白果。这次也是一样,晃动发出的哗啦啦声响在姜盈的脑海里,姜盈总会脑抽得想到打麻将的声音。

    平时也就算了,因为正是危机四伏的时刻,她脑海里闪过打麻将这不是擎等着给人送人头么?

    姜盈堪堪躲过了又一虎爪,“老祖宗别晃了,你大孙女要被你晃输了。”

    “吵什么吵,不就是只老虎么?你还怕它?弄死不就得了?”小银杏没好气,它的小白果们晃起来多好听,姜盈不懂欣赏它接受不了。

    “不不不,老祖宗,我得确认全场有几只这样的真虎才能下死手啊。咱一动手就得是全歼是不是?要不给了敌人反扑的机会怎么办?我可不能那样给您丢脸。”

    小银杏:“那倒也是。等着,我给你出去看看的。”

    话落,姜盈手上浮出的黄色树影开始控出了一支红色的触角。

    明明是棵树,每次出手却像触角怪一样,姜盈到现在看到还得觉得有点怪。

    小银杏的红光穿透姜盈的机甲探出,在全场各种光剑的前提下,这次它的红光倒不显眼了。

    红光扫一遍全场后很快又退了回去。

    小银杏的声音很激动,“乖孙女,好多帅气的小哥哥!好多强壮的肌肉!这是今年的军部大比又开始了吗?你为什么不早点把我叫醒出来欣赏!去年的这个时候我提醒过你吧?我还记得原话,我说不管是我在沉睡期还是修仙期,你必须把我叫醒!今天不是第一天吧?你是不是把我忘了?你你你个不孝孙!”

    “老祖宗--”姜盈的气息都在变乱了,跟人胶着的对战最不好打,她要累死了。所以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扯闲皮子?“你孙女真的要被打死了!我要是死了,看明年这个时间谁带你来看大比!”

    小银杏只得先干正事,“除了跟你对打的这只真虎外,另外还有两只真虎,现在分别缠着利威尔和秋漠呢。”

    姜盈迅速看向目标,发现那两只真虎也是战七十团的标志。

    这就对了,就算能混进来,分别混进不同的团也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是突破一个团,只要拿下团座了,由团座出面再安插进来两个,这个倒是相对容易一些。

    那架机甲里还是贝雷吗?如果外形已经是一只真虎,那么虎肚子里怎么可能有人!

    姜盈:“还要麻烦一下老祖宗去告诉一下利威尔和秋漠好吗?这种事情现在不易声张,我不方面用机甲的通讯器,万一引发恐慌就不好了。更何况外面还有无数观众呢……啊,观众里会不会也有兽人?靠!”

    小银杏也跟着靠,“上下十层这么多人,你别让我挨个扫描啊,我好不容易修炼的仙气可不是这么浪费的。”

    姜盈头大的真想一刀劈死眼前的虎,她最讨厌动脑玩阴谋了,每每这个时候她总觉得脑子不行。

    “行了,老祖宗你先通知利威尔和秋漠吧,让他们最好边打边向我靠拢。至于观众席的,我来负责。只希望军部的进场安检还能靠得住!”

    这时候好多机甲已经被下场了,这场对战进行到中后段了。按照前两天的时间规律来看,大概再有十分钟就会出结果了。哪怕姜盈这边出不了结果,别的机甲被打输的总量达到一百五之后也会出结果。

    场地中心机甲少了,也就看的不那么乱糟糟的了,观众们很容易就从中找到了最精彩的三对,姜盈,秋漠,利威尔。

    这时候人们突然发现,三人对战的机甲居然全是兽型,还都是虎型,还都是战七十团的。

    有人以此为乐,“战七十团以后别叫战七十团了,直接叫猛虎团得了。他们这一团的是不是都擅长驾驶虎型机甲?”

    有人突然惊叫起来,“姜盈在做什么?她这是摆了一个什么造型?不是吧,这种场合还有空摆造型?该说艺高人胆大还是缺心眼?没看那虎型机甲已经借机甩了一尾巴么?”

    他们没看懂,但胖达莉兹和科兰看懂了。

    那是在第一次n250星之行的时候,姜盈教过他们的手势,意思是:前面有危险,大家请高级戒备。

    当时n250星野兽四伏,人类的说话声有时会惊动他们,所以姜盈才提前教了他们几个必要的手势。而且为了防止被误会,姜盈教的手势都很特殊,看到的人绝不会误以为是姜盈无意做出的。

    所以姜盈就是在提醒他们!

    胖达一下子就变了脸,“我就说哪里不对劲儿吧,就姜盈的实力,怎么可能还拿不下一只虎。”

    莉兹也紧张地站了起来,“那时候是提醒我们前面有危险,可是现在我们有什么危险?还是说姜盈是说她的前面有危险?那身在场外的我们还需要高级戒备吗?”

    科兰急得咬手指,“我觉得姜盈是在向我们求助,可是求助什么呢?我们又不能进去,这可怎么办!”

    史皮尔斯注意到了三人的异常,连忙凑过来询问。

    三人也没瞒着他,现在正需要一个脑子比他们好使的人出出主意,“姜盈的动作不会是无意中做出来的,所以她肯定是发现什么了。可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在场外啊!”

    到底史皮尔斯是从无数战斗中成长起来的,他很快就有了自己的分析,“不,姜盈不会向你们求助帮她什么,如果她都处理不了的话,她会不知道身在场外的你们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觉得她的用意是提醒你们,场外也有危险,你们需要戒备。”

    胖达本能地道,“场外能有什么危险?这可是军部!啊!”

    说到一半胖达就自己想明白了。

    史皮尔斯点头,“如果姜盈在里面有危险,那么外面就会是安全的吗?显然不可能。如果只是机甲战士之间的竞争,姜盈需要提醒你们吗?更不可能。这必然是出了超出了姜盈能控制范围的意外!不行,我必须马上通知军部!”

    看到史皮尔斯快速走向了军领导区,姜盈这心里可算小松了一口气。

    要不怎么说朋友多了路好走,人多力量大呢,这都是人生经验啊。

    场地里,利威尔和秋漠已经向姜盈这边靠拢了。

    当小银杏探出的红光突然穿透进机甲并在他们的面前呈现出一棵小银杏的图像时,两人要不是早就知道姜盈的底细,当时都能吓毛了。

    灵异这种事情真不是说不怕就不怕的。

    当他们听完小银杏转述的话,他们毫不犹豫地就相信了。因为打了这么长时间了,他们也感觉出来了。

    只不过那时感觉哪里不对,也直接给归到了对方也许就是实力超强的原因上。但经小银杏这么一解释,他们明白了,为什么对方的机甲就像一只真的老虎那样灵活,那是因为对方本来就是一只老虎啊!

    兽人混进军部变成了机甲战士,这怎么想都不会是好事。

    姜盈秋漠和利威尔把三只老虎包围了起来一起对抗,这特殊的战局很快就引起了其他机甲战士的注意。如果只有姜盈和秋漠也就算了,人家一个战团。但利威尔可是战一团的,跟战二团的打什么组合战?

    战一团的人就在通讯器里喊,“副团,别理那只老虎了,把它转嫁给战二团的得了,你快来这边帮忙!”

    战二团的巴森特也在通讯器里喊,“姜盈,你们在搞什么?我是在开场前就提醒你注意战七十团来着,但我没让你死磕他一个!全场死磕一个还磕不下来的话,你就相当于全场没分!痛快地放弃!我们暂时可以和战七十团同时进级!”

    这样的比赛,积分高的彼此竞争很正常,积分高的联合起来一起打压积分低的也很正常。这就是以成绩为唯一标准的事情,不存在什么公不公平。

    一般情况下大家为了得到分数,眼看攻击一个对手久拿不下的时候,很快就会换一个目标。总不能整场只磕一个吧?磕不下来可是一分没有的。

    也有因为情感上的私人原因,才有目的地攻击的。例如先前战二团自己招的恨。

    但通常大家为了积分为了进级,都会挑比自己差一些的攻击。

    最好是一群人里积分最少的那些。

    目前积分排名第一和第四的战二团和战七十团,这次居然没有按照惯例发动攻击,而是彼此打得难解难分,眼看着就要打到这场结束了,这事儿太奇怪了。

    战七十团的人也在通讯器里呼叫自己的团座了,“团座,怎么回事?我们马上就能赢了,为什么你们三个却被他们三个包围着不放?团座别打了,突围出来我们能进级就好了。只要我们进了级,以后总是有机会对上的。”

    “贝雷”他们三个就不想突围出来吗?他们也想啊。从被包围到一起的时候他们就意识到他们的身份可能暴露了。

    本来他们的计划是人不知鬼不觉地对姜盈下手的,如果能把姜盈扳倒而他们又不用暴露身份最好,毕竟能混进军部实在太难了,他们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

    可是看眼前的情况,他们都意识到,身份已经暴露了。既然如此,为了完成任务,他们就不能再保留实力了!哪怕是豁出他们的性命,今天的任务也一定要完成!

    三只兽人突然仰天一吼,虎型机甲从表层开裂,一只真实的老虎逐渐露出了本来面目。

    “哇--”全场哗然,包括场地内的机甲战士们。

    “那是什么?精神力幻兽吗?”

    “不像。精神力幻兽不都是凭空现形的吗?可这些分明是以机甲为暂时掩护的。”

    “那就是真的动物了?可是真的不可能进到这里,还能跟人类那么智慧的对打吧?”

    “啊,我想到了,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兽人?”

    巴森特在通讯器里冲着姜盈吼,“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早就看出来那三个是兽人而不是机甲战士了?那你怎么不早说!”

    姜盈看到摆脱了机甲束缚的兽人轻松一爪打飞了一架赶过来本想支援的战七十团的虎型机甲。

    她倒是想早点说,她敢么?身份暴露的敌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谁能预料谁来承担?

    庆幸的是消息已经传出去了,至少观众席上目前没有发现异动。

    所有场地的机甲战士们此时已经接收到了来自军部领导的指示:“战二团战一团的机甲战士听令,大比临时中止,你们的任务是尽全力拿下三只兽人。其他机甲战士马上退出场地!快!”

    观众席上也已经有军部提前准备的保卫队进入了,“所有人员注意,请配合你身边军人的扫描检测。也请大家放心,虽然事发突然,但目前情况还尽在掌握。只是为了一举拿下有可能潜藏在我们人群中的危险分子,现场所有进出口都会暂时关闭。事情结束后才会重新开启通行,请大家不要惊慌。”

    ……

    三只兽人被战一团和战二团加起来一共二十个机甲给团团包围住了。

    巴森特开启了扩音器后抢先一步上前喝道,“兽人星的兽人们,不管你们混进军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现在你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还不束手就擒?!”

    “贝雷”虎嘴一张,众人以为会是虎吼,结果出来的却是人类的笑声,男中音,还挺浑厚。

    “哈哈哈,让我们束手就擒?你以为区区二十机甲就能把我们围住了?普通人类,你们太天真!”

    姜盈在通讯器急喊,“大家小心,他们能够运用空间撕裂装置!”

    姜盈手指上的戒指发光了,她果然没看到,但手指被烫得感觉到了。姜盈提醒的算是很快了,但还是没有快到众人反应过来。

    大家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三只兽人就从眼前消失了。

    而下一刻,站在最前的巴森特的机甲就被“贝雷”给扑倒在了身下。

    动作迅猛到什么程度呢?巴森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意识清醒时,他眼前看到的就是一张正在逐渐靠近且变大的虎嘴。

    嗷呜一口咬了过来,巴森特只来得及一拳打出。拳头代替机甲的头部被“贝雷”咬进了嘴里,巴森特还想启动拳头的自爆装置来攻击呢,可是虎嘴比他的反应要快。

    那尖锐的牙齿重重一咬合,虎头一甩,一扯,巴森特的拳头居然就这么被虎嘴给咬得断离开来。

    线路扯断闪出了噼哩叭啦的火花,但看“贝雷”,居然一点损伤都没有。

    他不应该是肉身的一只老虎吗?居然不怕这些?而且刚才牙齿的咬合力也太可怕了吧?那还是普通的虎牙吗?

    全场观众看得毛骨悚然。

    与此同时,另两只兽人也开始了攻击,能运用空间撕裂装置的他们简直就想随身携带了瞬移技能。上一秒可以出现在这里给你一虎爪,下一秒就可以出现在那里给你一虎爪。

    姜盈手上的戒指闪光都快闪成霓虹灯了。她能提醒一个,但当好几个同时有反应的时候,她的感应装置并不能准确地指出单一方向来。

    兽人们脱去机甲后的本身也比正常机甲要小很多,相对于笨重的机甲来说他们就非常灵活。二十架机甲围着人家看似很占优势,但就像大象把老鼠围了一样,你说你能围出个什么来吧!

    用兵不是说只要兵强就能什么时候都用的,它也会有不合适的时候。

    好在军领导们很快就看出来了,瓦格纳拿到了能跟机甲战士们联系上的通讯器。

    他本来是想让巴森特和利威尔指挥的,可还没开口就听到了姜盈的提醒,于是他瞬间决定,“姜盈,你有把握吗?”

    姜盈毫不犹豫,“是。”

    “那好,剩下的指挥权全权交由你!”

    “星司大人!”立马就有人在通讯器里表示了抗议,他们这群人哪里比不上姜盈了。

    瓦格纳气不打一处来,“你们提前发现疑点了吗?你们提前传递出消息了吗?刚才兽人的行动你们有谁提前防备到了?如果都没有,那就给老子闭嘴!”

    粗口都出来了,可想而知瓦格纳多么气愤。

    现场这么多人看着呢,从军部高层到普通战士,从家属亲眷到商界大亨,如果能选择,瓦格纳是万分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居然有兽人混进了军部。

    这是妥妥地打脸啊!他这张老脸都丢尽了!

    但现在的情况是隐瞒那是绝对不可能了,那么唯一能替军部挽回些许声誉的办法就只有,在所有见证者的面前将三只兽人全部缉拿或者击毙。这样他才可以对帝国政府交待的时候硬气地来一句:就算能混进来又如何?进得来也出不去!

    “全体都有,听从姜盈的指挥,这是命令!”瓦格纳重复指示道。

    通讯道里安静了,但姜盈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服气的。

    可那又怎样?她怕什么来着!指挥就指挥!

    “秋漠维希留下,其他人马上退出场地!我再重复一遍,秋漠维希留下,其他人马上退出场地!”

    第一条命令一出,不仅其他的机甲战士激动了,连瓦格纳都激动了,他忍不住道,“姜盈,只留下三人是不是太……”

    姜盈急声打断他的话,“星司大人,我现在没时间解释,但如果连你都置疑我的指挥的话,那么这指挥权您还是另外换人吧。”

    瓦格纳其实说完后就后悔了,前线阵地上,交托了指挥权又怀疑人家能力的事情他一向引以为戒,怎么今天他倒是犯了呢?真是不应该!

    “抱歉,是我的失误。所有人注意,除去秋漠维希,其他人马上退出场地!”瓦格纳重复一遍姜盈的命令后静默了。

    其他机甲战士只得服从命令退出场地,而这个过程中,三只兽人居然配合着没有继续攻击。

    如果姜盈原来只是怀疑兽人是冲她来的,但她现在基本已经肯定了。可是冲她来做什么?杀了自己?那目的呢?为兽人星扫除前进的障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她在通讯器里跟秋漠和维希道,“应该是冲我来的,要不你们也……”

    “退”字没能说出口。

    秋漠:“别说没用的,你就说我们怎么打吧。”

    维希:“别拦着我在莉兹面前英雄一把啊!”

    姜盈无声地笑声,“好啊,那我们就先收起机甲吧。然后,释放你们的精神力幻兽!”

    能够自如运用空间撕裂装置的兽人,再用笨重的机甲对抗就不合适了。

    “好。”秋漠和维希异口同声后,就从机甲里跳了出来。

    观众们正在疑惑这是要做什么时,却见他们还把机甲收进了空间纽扣里,同时放出了精神力幻兽。

    灰狼和梅花鹿现身的一瞬间,全场都沸腾了。

    两年里尽听说精神力幻兽不仅不可怕,还能帮助主人提升实力的新说了,但是却没有见到过精神力幻兽和人类并肩作战的场面。

    这是第一次!

    可是沸腾之后又有人想笑,灰狼一看就是个凶残的样儿,这样的精神力幻兽对阵猛虎也算相得益彰了。可是那一看就优雅端庄的梅花鹿是要怎样?跟人猛虎比谁美谁优雅么?

    还有姜盈,听说是为了保护姜盈才没有轻易对她激发精神力幻兽的,那你可留在机甲里啊。你跳出来是准备赤手空拳对上猛虎么?这怎么看着那么天真呢?

    姜盈不是天真,她是苦比。她家胖鱼目前也是正在隐瞒中,不能这种时候出来,她也是没有办法啊。好在这种时候她有无形的老祖宗帮忙,而且老祖宗还可以完美掌控能让谁看见又不让谁看见。

    秋漠和维希分别带着自己的精神力幻兽站在了姜盈的左右两侧。

    姜盈举举手里的戒指,小声告诉他们,“这个戒指是个感应装置,当对方运用了空间撕裂装置的时候,我的戒指会闪光,你们记得时刻注意一下啊。”

    维希很快就想到了漏洞,“你弃机甲出来也是想运用空间撕裂装置反击的吧?那你运用的时候戒指也会闪光的吧?这感应能单一指向?”

    “不能。”

    “那你有多余的感应装置给我们一人一个吗?”

    “也没有。”

    姜盈叹一口气,“所以大家自求多福吧!上!”

    说的可怜兮兮的,但当姜盈一声“上”出口的时候,三个人两只精神力幻兽可是一点犹豫都没有就攻了上去。

    灰狼的战斗力自不必说,它一个就挡住了一只虎。机甲和虎的体形大小有差距,但精神力幻兽的体形却是能自控大小的。灰狼现身的时候小,一看虎比它大后,不用秋漠说它自己就在奔跑的过程中调大了体形。

    观众们居然看得一乐:这个好啊,变大变小自动控制。你灵活我也灵活,你巨大我也巨大,大家至少在基本条件上达到一个水准了。

    另一边的梅花鹿也刷新了人们的认知。不是说是种优雅端庄的动物吗?为什么它还会咬还会踢?长的是个鹿样,怎么一动起来像只驴呢?

    有人忍不住把疑问说出了口,被莉兹听到了,莉兹冷笑着就怼回去了,“你家驴能长这么漂亮呢?你家驴溜出来能挡兽人几招?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猫翻脸后挠不死你!切,少见多怪!”

    胖达和科兰各自捂着嘴笑,维希当面的时候莉兹各种嫌弃人家,可是维希的精神力幻兽不过才被人说了无伤大雅的几句她就炸了。这心意已经很明显了,所以为什么还不结婚呢?

    ……

    姜盈在和“贝雷”打。因为日常隔三差五就跟小兽爷过招,对于这种大型猫科动物的攻击套路,姜盈自问还算熟悉。

    只是当对方把空间撕裂装置运用到极致,产生了瞬移的效果之后,她就是熟悉套路也做不到轻易就给拿下。

    姜盈也没傻到什么也没用,她的精神力幻刀也重出江湖了,而且她也能用空间撕裂装置的。

    于是因她提醒而不时注意姜盈手上戒指动静的秋漠和维希就见姜盈手上一会儿一闪光一会儿一闪光,有时候还是连着闪。彩色的霓虹灯那闪起来是好看,可当光只是白色的时候,那就只有亮瞎眼了。

    眼疼。

    后来秋漠和维希就不看了,反正已经知道对方的秘密武器了,只要留意对方的数目,反正一消失就是运用了空间撕裂装置就是了。

    秋漠和维希都有精神力幻兽帮忙作战,这两组的兽人渐渐露出了败迹。然而他们的同类“贝雷”却并不担心。因为那两人是死是活本就不重要,只要把计划完美实施,他们三个人的命都丢在这里也没关系。

    他们的计划第一步就是把姜盈从机甲里逼出来,现在他们做到了。第二步其实比第一步要简单的多,只是他没有想到姜盈就算没有精神力幻兽辅助战斗也仍是这么战斗力恐怖。

    他要想打败姜盈之后再实施第二步计划,他估计可能有些困难。

    “贝雷”有些着急了,空间撕裂装置是好用,但能源耗费的也快,对身体的负担也大,总会有用到尽头的时候的。他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就在这时,先是一只老虎被灰狼准确地咬在了脖梗处,老虎想运用空间撕裂装置逃脱,但灰狼就是咬着不松口,结果两只一块儿消失又一块儿出现了。

    紧接着另一只老虎也被梅花鹿一蹄干翻了,画面看起来可能有些喜剧效果,但事实就是那么威风凛凛的一只老虎就是被一只优雅端庄的梅花鹿给一脚精确地踹到鼻子后给踹翻了。

    而姜盈也在错身的时候机敏地一手捞住了老虎的尾巴。捞住之后她没有细想,另一只手飞快地同时抓上去,然后就猛地甩了起来。不是甩出去,而是甩到兽人没意识启用空间撕裂装置逃脱。

    为了保持甩动的状态,姜盈原地转起了圈,在适应了这样的重量之后,她就腾出一只手召唤出了精神力长矛。

    趁着虎头再次转到了眼前,姜盈举起手里的长矛就朝着虎头的眉心正中刺了过去。精神力长矛就像一把真正的长矛一样,快准狠地刺进了老虎的身体里,且从眉心进去,从后脑勺出来了。

    观众席中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他们赢了!

    可是姜盈的脸色却变了,她头疼。

    长矛是精神力的幻形,说到本质还是她的精神力;如今刺进了虎头,相当于冲进了对方的精神世界。

    这种精神力之间的碰撞并不友好。

    就在这时,对面那只虎头还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姜盈,你的精神力幻兽也能实体现形了吧?”

    ------题外话------

    感谢红木天鱼的票票~这寸劲儿赶的,正好赶上胖鱼要出场哦~票票就给胖鱼打call好了~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