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33 穿越空间的姜盈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帝国政府派出的载有维和部队的太空战舰经过几次空间折叠跳跃之后已经抵达c20星附近的星域。

    这次维和部队的带队人是警视司的一个2s级警监,虽然上级领导的意思是他是正手,海恩是他的副手,会全程配合他的指挥。在他发生意外之后,才会由海恩代替他的指挥权。

    然而无人知道,韩实此人却是一名资深海粉儿,只要关起了门后,立马秒变迷弟。

    “海恩大人,请问我们是应该先休息整顿还是立马进攻剿匪并收复失地?”

    “海恩大人,负责此处星域安全的巡逻舰舰长已经传来了请求立刻会面的信号,您看我们要不要见?”

    “海恩大人,虽然我们警视厅没有机甲配备,但是各种重武器以及战斗机却是不比军部的差,海恩大人想试一试吗?我能陪。”

    块头挺大一汉子,在他面前却像胖达一样“迷弟风”尽显,海恩最初发现的时候很是消化了一段时间。后来他也几次提醒过韩实不要喊他海恩大人,一个头发都比他白,面相明显很老的人喊他大人,这让海恩各种不适。

    可惜海恩的建议并没有被接受,再后来,他见韩实在人前并不如此,海恩也就放弃矫正了。

    如今听到韩实亲口要把指挥权交给自己,海恩一不惊讶,二没有推辞。

    他的目标就是尽快完成此次外派任务尽早回家,如果指挥权归他能有利于加快进程的话,那么他就会毫不迟疑地接过指挥权。

    “先休息整顿,但要分成前后两批。务必保证万一有意外发生的时候,至少有一半的战士可以随时出动。”

    韩实声似洪钟,“是!”

    “马上安排巡逻舰舰长进入我们的太空战舰,但是一切安全检查步骤必不可少,而且除了他之外,巡逻舰上的其他人员不得跟随。”

    “海恩大人是在担心这些人也有可能被星盗渗透进来了吗?”韩实自己其实也能想到,但他的迷弟心还是让他觉得海恩大人连这点都考虑到了,果然不愧是海恩大人,“是!”

    “战机请帮我配备一架,但你和我必须不能同时离开太空战舰!感谢韩警监的好意,只是你我之间要想飙一把战机的话,看来得约此次任务完成之后了。”

    韩实听前半句后顿丧,但当他听完了后半句后又立刻高兴了,“是!”

    偶像的意思是把他当朋友了吧?是吧是吧?好兴奋好兴奋!好想亲亲抱抱举高高!他可以呐喊吗?他可以旋转跳跃吗?肿么办,他要压抑不住内心的狂欢了,可还是在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军装后拼了命的压了再压。

    海恩眼睁睁看着一黑脸汉子兴奋的粉红了脸颊,然后原地转圈小跺脚……这视觉观感真是一言难尽。

    还好有人来救场了。

    莱纳德被允许进门后,迫不及待就说道,“韩警监,大哥,我们还不出动么?趁着霸占了c20的星盗们还没得到我们到来的消息,这防备肯定就是很松懈,我们以雷霆之击迅速出动,岂不是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韩实在莱纳德进门前的一刹那,已经稳稳坐回了代表正位的指挥位置。想起这位“二皇子”是总统秘书室负责人亲自打电话来让自己负责其人身安全的对象,韩实认真解释道,“莱纳德先生请少安毋躁,关于如何收复c20我们会有一个详细的计划……”

    莱纳德根本没有耐心听完韩实的话就急急打断了他,“这还需要什么计划?星盗们的武器会有你们精良?星盗们的作战经验会有你们丰富?作战不是时机第一重要么?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你们如果贻误了这个时机,以后再想有这么个机会就不可能了!”

    韩实哑口无言。

    因为对一个纸上谈兵的秀才,你还能说什么!

    海恩的脸沉了下来,“莱纳德,回你的房间去!作战计划自有韩警监来决定,此事你没有置喙的资格!出去!”

    “大哥!”莱纳德看向海恩的目光非常受伤,“你怎么能那样说我?我没有想插手你们制订作战计划的意思啊!只是兵贵神速难道不是常识么?星盗们劫了商船是一条,星盗们现在占据了c20星也是一条,这时间一长,经济损失和有可能造成的人命损失,难道不会越来越严重?我真的想不出你们不出动还要等是想等什么!”

    莱纳德的话可算是最常见的键盘侠作风了,脑子就没那个本事,偏偏还要站在决策者的位置上考虑问题。殊不知他想出的方案和提出的置疑听到真正懂行的人耳朵里,那就是脑残傻缺一样的存在。

    连跟他争论的想法都不会有,就让他这么傻着吧,谁说无知不是另一种幸福?

    韩实呼叫一个副官进来,“送莱纳德先生回房间。”

    莱纳德想抗议,才张嘴,韩实一个眼神过去,副官熟练地从空间纽扣里取出了一张贴布准确的贴在了莱纳德的嘴上。

    看得出来动作很熟练,就像是经过了无数次的训练。

    莱纳德被副官堵了嘴架了胳膊很快就给弄走了。

    韩实想了想莱纳德和海恩的关系,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一下,“海恩大人,是这样的,需要维和部队出动的事件一般都会涉及到一些比较大的利益集团。这些人为了把自己的损失减少到最低,总喜欢对我们的行动指手画脚。但您应该能理解吧?如果我真的听了这些人的意见,只怕我们这些人就得……”

    海恩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听了一半才意识到这是给他的解释,海恩连忙打断,“韩警监做的对,我非常赞成。如果条件允许,其实我还希望韩警监最好专门派两个人盯牢莱纳德。任务完成之日,才是他被允许放出之时。”

    韩实:……

    真是亲哥啊!海恩大人太帅了!

    海恩实在受不住一个黑脸汉子频频对他发射“崇拜”的小眼神了,他索性起身道,“我去休息一下,巡逻舰舰长来后请韩警监派人到我的房间通知我。”

    韩实迅速起身相送,“好的海恩大人,到时我会亲自去通知你的。”

    海恩想说其实不用那么客气……

    怎么会有人对不曾真实接触过的另一个人这么追捧呢?这不是脑子有病么?回到房间的海恩想不出韩实这种行为之所以能存在的逻辑性,就像他想不通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只凭一张脸一首歌或者一部电影就对某人产生生死相许的深情一样。

    海恩拿出光脑给姜盈打电话,算算时间,这个时候第三天的机甲对战应该已经结束了,姜盈退出场后,这光脑也该开机了吧?

    可是电话那头却是提示用户已关机的声音。

    海恩想了想又打给了史皮尔斯,仍然一样是关机的声音。

    或许是还没有结束?从第三场开始竞争肯定更激烈了,持续的时间比前两天长一些也是有可能的。

    海恩放下光脑决定去浴室先洗洗休息再说。

    浴室的门开了又关,不到三秒又被猛地推开了,已经脱衬衣脱到一半的海恩不顾衣衫不整三大步跨到桌前拿起了光脑。

    但这次不是打电话,而是登录了星网。

    在看到星网头条的时候,海恩全身都冰冻了,只见头条赫然是:军中大比现场出现了空间扭曲风暴,姜盈下落不明!

    ……

    姜盈在听到“贝雷”说出她精神力幻兽的秘密后就警觉地收手了,她怕又是要给她注射什么刺激精神力不稳的药剂,从而让她的胖鱼控制不住地现身。

    可在她收手之后,她却惊恐地发现她的精神力长矛居然没有消失!

    精神力武器有一个特点,它必须和主人的一部分身体相连,否则必定会因为没有载体承担而迅速回归精神力魂海。

    但现在,她的手明明已经离开精神力长矛了,但那精神力长矛依然稳稳地贯穿着虎头。

    姜盈还没有想清楚为什么,她的脑袋突然就剧烈地疼了起来,就像海上生起了飓风。波浪不仅上下翻,还前后翻,还里外翻。

    姜盈从来没有这么疼过,她忍不住痛叫一声跪坐到了地上。

    “姜盈--”秋漠和维希见状也不管即将到手的胜利了,抽手就往姜盈这边赶。

    但那两只虎也不是白给的,竟是拼着被灰狼被梅花鹿咬死的危险也疾步蹿出分别拦住了秋漠和维希。

    观众席也乱了。

    “这是怎么回事?姜盈怎么突然头疼起来了?”

    “大家快看姜盈的精神力长矛,它为什么没有收回来?那个虎头周围泛起的黑雾又是什么?它为什么包围了姜盈的精神力长矛?”

    “你们说,这是不是就是精神力对精神力的攻击?”

    “如果我们能用精神力攻击,那兽人也能用啊。我们能用精神力幻化出的武器对付精神力幻兽,那么别人也能用精神力来攻击我们的精神力武器不是么?”

    “天哪,就没人去帮姜盈么?姜盈可是我们帝国共同的财富,她可不能就这么被毁了啊!”

    胖达几个早就坐不住了,是在史皮尔斯的劝解下才没有冲向军领导区,“姜盈的重要,军领导们都知道,他们不会不救姜盈的。我知道大家都担心,但是我们不能过去给军领导们添乱。我们也确实帮不上忙,能不添乱就是我们能帮的最大忙了。”

    其实此时的军部已经在征集支援和救援的对策了。

    “远程射击怎么样?一枪毙了那只虎,它一死,精神力攻击不也就消于无形了?”

    立刻有人反对,“他们两个的精神力现在是绞在一起的情况,谁能保证一个消失的时候另一个安然无事?”

    “那让精神力幻兽上?”

    “灰狼和梅花鹿不是就在场上吗?你看它们有办法吗?”

    “都给我闭嘴!”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什么有用的对策来,瓦格纳怒拍桌子,“海恩居然这个时候不在!科特呢?马上命他进入场地!让他见机行事。不行,我也得去!”

    现场能在的3s也就科特和他两个。

    虽说脑中还没有可行的救援计划,但总要去到第一线再说其他问题了。

    可是他们的动作怎么可能有就在现场的“贝雷”快。

    “贝雷”得意地大笑着,虎头周围的黑雾越来越浓,越来越大。他自己的七窍都开始流血了,一张虎脸看起来特别恐怖。

    姜盈几次强忍着疼痛想弄死“贝雷”,但都没能成功。

    “妈妈妈妈--”胖鱼在姜盈的脑域里来回翻腾着,它很焦躁,它想出来。

    姜盈分神安抚它,“胖鱼乖,爸爸不在,你不能出来,乖哈。”

    这话其实说的特别无力,姜盈自己都觉得脑袋疼得想吐了。

    她又急急求助老祖宗,“救命啊老祖宗,我要怎么反击?”

    老祖宗也很急,“对于同物种来说,我就可以吞噬,但对方是兽人啊,我的能力是治愈,你说我怎么攻击?姜盈,这次得靠你自己!精神力武器说到底还是你的,即使它暂时脱离了你的手,但它依然是跟你的精神力是相连的。运用精神力控制它,让它攻击!加油,你可以的!”

    姜盈想说,她现在脑袋疼的根本无法长期保持清醒的意识,这还怎么控制?但她也知道,除了自救,也够呛能有别的方法了。

    于是人们就看到虎头周围的那团黑雾里开始亮起了白光,就像是一个黑色的球里长出了一颗白芯儿。白芯儿一蹦一蹦的,似乎想要蹦出黑雾去。黑雾因白芯儿的蹦跳而不停地一弹一弹。

    “贝雷”的虎头已经完全被黑雾笼罩,看不清五官了,蓦地他惨叫一声,“贝雷”瘫躺在了地上。而在这之前,他一直威武的四爪着地和姜盈对峙着来着。

    姜盈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脑门上的汗珠子大颗大颗地向下滚着。

    另外两只虎和秋漠维希抵死缠斗着,哪一方也别想冲过来支援。

    老祖宗也不晃自己满头的小白果了,它在疯狂地给姜盈打call,“大孙女加油!大孙女加油!”

    姜盈居然还思维发散地对比了一下很久之前,至少这次老祖宗没有因为害怕而躲起来,还真是长大了,知道共患难了。

    “啊--”贝雷突然吼叫了一声后变回了人形。

    没有穿衣服的人。

    姜盈一愣。

    就在这一愣之间,那团黑雾居然发出一声类似爆炸的声音,bomb--姜盈整个人被黑雾笼罩了。

    “姜盈小心--”小银杏急急提醒。

    “妈妈妈妈--”胖鱼被炸了出来。

    姜盈瞪红了眼珠子,“胖鱼回去!”

    “贝雷”一把抓住了姜盈的脚脖子,姜盈手上的空间撕裂感应装置又发出了亮光。

    姜盈感觉到了,她大力踩着“贝雷”的身体希望摆脱他的手,还要分神收回自己的精神力幻兽,她也同时启动了空间撕裂装置。

    假如胖鱼真的不能被黑雾掩藏身形了,那么至少不能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她要用空间撕裂装置先离开这里!

    没有人知道当两个空间撕裂装置同时作用于同一块空间的时候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但经此之后,姜盈大概知道了。

    空间扭曲风暴出现了!

    “姜盈--”当秋漠和维希解决掉那两个兽人冲过来时,黑雾消散之后的地方只看得见绞得碎碎的人肉碎片,而看不到姜盈了。

    秋漠转身就又奔回其中一个兽人那里。那兽人已经在他和灰狼的联合攻击下变回了人形,而且奄奄一息了。秋漠上去就是一拳,又把人给打醒了。

    “姜盈呢?你们的原计划是什么?你们把姜盈弄到哪里去了?”

    兽人也是看到情况突变才脱力的,计划完成了,他们可以不用再拼命了,死也没关系了。

    “呵呵呵,你说呢?那些被绞碎的人肉就是她啊?我们的计划就是把她弄去天国啊!哈哈哈,我们成功了!你们这些愚蠢的……”

    砰--秋漠一拳打烂了他的嘴。

    场地的门大开,瓦格纳带着人飞快地奔了过来。

    维希正在把一地的碎肉都飞快地收敛起来,“星司大人,必须马上检测这些人肉的基因!”

    是死是活,是姜盈还是那个兽人的,总要拿到确实的证据。

    瓦格纳身后跟到的救援组马上出列,也没回去实验室,就在原地拿出各检测仪器后飞快地工作了起来。

    现场鸦雀无声,直到第一个科研小组的成员出声,“不是姜盈!”

    很快就是其他同事的,“我负责检测的也不是!”

    “不是!”“不是!”“不是!”

    军部向来最讨厌听到的否定回答,今天却是意外的让所有人都激动万分。

    不是姜盈!

    维希和秋漠这才呼出了那口一直憋着的气。

    可是,不是姜盈了,姜盈又去哪里了呢?

    ……

    观众们被安排有序地退场了,今天的大比暂时中断,明天再继续开始。

    胖达莉兹和科兰不想走,他们想去找维希和秋漠问一问,只一个安抚的手势能顶什么用。如果姜盈像他们说的那样没事,为什么现场没看到姜盈?

    史皮尔斯只得再次劝说,“我们先出去好吧?这里屏蔽星网信号的,也许我们出去打开光脑后可以试试联系姜盈的光脑呢?你们想问维希和秋漠什么用光脑也能问的。我们留下也做不了什么。”

    三个人退出场后马上就打开了光脑,可是连打几遍姜盈的光脑号都是关机中。

    正想着要打给秋漠和维希的时候,科兰的光脑号响了。来自姜氏中医百里的电话,就在不久之前,姜氏中医被兽人潜入了。格罗塞姆等人算是到的比较及时,但还是丢失了好多资料。

    科兰还纳闷呢,正经的数据资料都收在空间存储芯片里,她每天随身携带着,怎么可能丢?后来她一想,啊,是她做实验时随手记录的数据草纸什么的。

    那些东西都是她手写,混乱且毫无章法。她有时候自己去找写过的数据都找不到,也就没当回事收起来。可是如果落入有心人的手里,再被有心地研究一下的话,那……

    科兰神色大慌,她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没给姜盈帮上忙还给姜盈拖了后腿。如今姜盈下落不明,她如果都不能帮姜盈把姜氏中医守好的话,那她还有什么脸面面对回来后的姜盈?

    科兰不得不马上赶回姜氏中医。

    史皮尔斯怕她一个人忙不过来,就让胖达和莉兹一起跟着去了,“有什么事情都光脑联络,大家只要不慌就好,我们一定能度过此次难关!”

    这时候他们都在想,看来兽人就是针对姜盈出的手了。军部的科研组进不去,药剂科学院也不好进去,可不就是姜氏中医的防御比较起来最薄弱。

    原来姜氏中医也被各种势力明里暗里的意图潜入过,丢的基本都是药剂。后来科兰就学精了,凡是配好的药剂,她都给收到了空间存储芯片里,然后她随身携带。

    好了,这回药剂没丢,资料也没丢,丢的却变成了她的记录草纸。

    听起来好像比不得丢那两个严重,但也经不起深想的。科兰等人回到姜氏中医之后不仅立刻报了警,还通知了老凯伦。

    姜盈曾经说过,如果总统府还有谁值得完全信任,在她不在的时候可以向之求助的话,那么只有老凯伦一个。

    也幸亏科兰打了这个电话,他们才知道,就在姜氏中医受袭的时候,总统府也被兽人潜入了,这次丢的是药剂。

    科兰他们几个当时就意识到事情不只是针对姜盈一个那么简单了。这分明是潜伏在m38星的兽人们发动的一次总攻。

    事情变严重了,那么姜盈还能安全吗?

    天黑后科兰他们终于打通了维希秋漠的光脑,姜盈下落不明中。现场没有发现任何疑似姜盈的身体部位,但军人身上植入皮下的定位器却也完全感应不到丝毫信号了。

    这时候掌握了兽人信息的格罗塞姆一行就是仅有的线索了。

    这些退役的老机甲战士们也没闲着,从姜氏中医那边发现了异常后就开始行动了。跟踪的目标能活捉就活捉,活捉不了就弄死,反正就一个目标:一网打尽。

    可是这时候他们却发现,夏洛特公主和辛普森公爵,以及安妮安琪两姐妹都凭空消失了。

    海恩联系上了格罗塞姆,告诉他们,空间撕裂装置再能用的好,它也有一定的局限性。例如它无法超越星球的本身引力,也不可能跨越太空。意思就是说,夏洛特一行人就算暂时找不到,但他们得手了那么多事情也不可能永远留在m38星的。他们必然想着尽快离开,而这离开是一定得经过外太空进出局的监测的。

    海恩为格罗塞姆等人开通了国安司的特权,为他们拿到了外太空进出局的短期出入凭证。有这个证件,他们将能够第一时间发现进出m38星的太空舰的异常情况。

    如果姜盈是落在了夏洛特等人的手里,那么他们一定会在离开m38星的时候把姜盈一起带走。

    海恩远在外太空,得知了姜盈生死不明的消息后都要崩溃了。但他公务在身,又不能赶回去,所以他只能强压着担心尽可能的远程遥控施救。

    他用“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来安慰自己,他对自己反反复复地说,姜盈是4s,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被兽人算计的。

    他自以为控制的很好,但其他人还是很快就感觉出他的不对劲来了。

    巡逻舰舰长奥马尔登上太空战舰来见韩实了。

    奥马尔是个好战的2s级,如果不是弹药不充足了,他觉得自己早就把c20星抢回来了,还用得着警视司派维和部队过来?

    “韩警监,我请求太空战舰迅速给我们巡逻舰补充弹药供给。只要弹药充足,不用韩警监的人出手,我的人分分钟给你收复c20星!”

    “你的意思是强攻?”外人在场,韩实还是一个相当称职的警监的,责任心非常强大,“c20星上有多少我们的同胞,你可曾想过强攻之下他们会受到何等的伤害?”

    “韩警监!事急从权!这样的抢夺星球主控权的战争不可能没有伤亡的!我们总不能为了少部分人的利益就罔顾帝国的威严被践踏吧?收复c20星迫在眉睫,我们所有巡逻舰上的战士都有着宁死也要守护帝国威严的信心!相信c20星上的同胞也是一样,他们会理解的!”

    奥马尔很不高兴,觉得韩实看起来挺像个汉子的,怎么一说话倒是个优柔寡断型的?一个前线的统帅,难道不应该首先考虑帝国的名誉吗?知不知道c20一刻不收回,帝国政府的公信力就会下降多少?

    居然首先考虑了小部分人的利益……听到韩实这句话的奥马尔觉得,能这样想的人就不配来到前线!心那么软你去行政部好么?

    海恩面无表情地接话了,“这次抢占c20星的星盗联合一共是多少团伙?他们的队伍规模分别多大?队长是谁?都曾犯下过什么案子?队长的等级,队长的实力侧重,这些分别是什么?先把你掌握的情况说说看吧。”

    几句连声质问就把奥马尔给问愣了。

    他知道海恩作为副手来了,但他没想到海恩一开口就先冲他来了。他们才是统一战线的不是吗?所以这质问的口气是想怎样?

    奥马尔没能即时回答,海恩下一句紧跟着又来了,“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海恩的气场太强大,哪怕他现在是副手,奥马尔都不敢对他像对韩实那样。

    “不,我知道,副官已经把所有掌握的资料发到了我的光脑,不如我现在就发一份给你?”

    海恩冷扫一眼他点开光脑的动作,“意思就是,你说不出来?”

    奥马尔的后背开始流汗了,“不,不是,而是事情紧急,这些情况又不重要,我们只要强攻下c20星,再按资料挨个收拾星盗们不是更……”

    “你给我闭嘴!”海恩厉声一喝,奥马尔下意识地闭嘴立正站好了。

    韩实差点也跟着起来立正,看向海恩的目光又再次被崇拜充满。他偶像的气场好强大,好威猛,好想跪。

    海恩坐在椅子上,抬头看向站在面前的奥马尔,给奥马尔的感觉却像是海恩在居高临下地俯视他。

    “事情紧急?这些情况不重要?那什么重要?你巡逻舰的弹药供给重要?那我倒要问问你了,在你都没有把敌情了若指掌的前提下,你准备怎么打?拿弹药死磕?好,假设c20的同胞死活可以忽略,那么你所用的弹药呢?这些不是帝国政府的支出吗?你想没想过你每打出的一发炮弹,帝国政府得需要多少物力财力人力才能造出?”

    “还宁死也要守护帝国的名誉?你准备拿什么守护,拿你的命?以及你部下人的命?你觉得你们很英勇?就算你们死了,帝国也会永远铭记你们的牺牲?愚蠢!”海恩一巴掌拍在桌上,奥马卡无意识地打了个激灵,旁边听得津津有味的韩实也是吓得一哆嗦。

    海恩没有感觉,到哪儿都能遇到蠢货让他的心情越加不爽了。

    “你知道你们一个培养出来,帝国政府得需要花费多少钱吗?说句不客气的,当你们站在前线的那一刻,命就不是你们的了,是帝国政府的!你们的任务要完成,你们的命也得保住!c20星的失陷时间长短是帝国的名誉,c20星居民的死活也是帝国的名誉,你们这些巡逻舰上的战士同样是帝国的名誉!连这一点都搞不清楚,你是怎么坐上的巡逻舰舰长的位置?花钱买的吗?”

    如果没有姜盈出了意外这出事,海恩是绝不会这样训斥一个跟他完全不是一个系统的外人的。各系统有各系统的特点,海恩不会跨界去找什么存在感。

    但他现在不是心情不好么?一点不悦都会扩大成十分的不满。姜盈的下落不明彻底摧毁了海恩容忍傻缺的临界点。

    “你应该已经提前收到了完全配合我们作战收回c20主控权的命令,那你就给我老实待着!用你的时候,希望你能做到随时出动;不用你的时候,就请你24小时全程待命时刻准备着随时出动!懂?”

    “是!”奥马尔被训得屁声都没有,立正敬礼不要更尊敬。

    “行了,你可以回你的巡逻舰了。”

    “是!”奥马尔偷偷松了一口气,转身就走。这时候他也忘了登舰是想要弹药供应的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可怕的海恩,跟他上军校时最怕的那个教官一样一样的。

    海恩:“站住!资料呢?不是说要传给我?”

    奥马尔回头,看到海恩的眼睛里写满了对他的鄙视,好像在说“你这样的傻缺还能坐到巡逻舰舰长的位置上一定是花钱买的吧?”

    奥马尔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受到了一万点暴击。

    资料一传完,奥马尔便麻溜地滚了。

    委屈。

    他真的不是花钱买的,他打起仗来很冲锋陷阵身先士卒好么?他也是自家长官的骄傲的!

    屋里只剩下了韩实和海恩,但韩实的感觉是,屋里好像挤了一屋子的人,全都是大家呼出的二氧化碳,特别憋闷,特别上不来气。

    韩实也是头一次见识到这样脾气暴戾的海恩,他也知道姜盈的事情了,但看海恩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中,他还以为海恩能控制得住呢。

    但显然,他估计错误了。

    他也想帮偶像开解一下负责情绪的。

    韩实正要开口,可是海恩先开口了,依然是仿若吃了炸药般的口气。

    “看我做什么?我脸上写了星盗们的资料了?韩警监,对于你刚才的表现我非常不满意。你是这次行动的总负责人,一个巡逻舰舰长的气势你都压不住,你就说你还能做什么吧?别是你的位置也是花钱买来的吧?”

    对于一个正直的人来说,海恩的话算是很严重的侮辱了。如果这话不是海恩说的而是别人,韩实的第一反应铁定是一拳打出去。但因为是海恩说的,于是韩实三次深呼吸后把的情绪给压住了。

    偶像心情不佳,他应该体谅,这才是一个好粉丝应该做的事情。

    海恩:“你不是说给我配备一架战斗机吗?战斗机呢?为什么还没有到位?做事情拖拖拉拉,这就是你的工作态度吗?”

    韩实急了,这点可是冤枉他了,他给准备了,但还没有来得及给海恩时这奥马尔不是就来了吗?他也没得空说话啊?“海恩大人……”

    他想解释。

    海恩的怒气覆盖了整间屋子:“你给我闭嘴!海恩大人?这是你一个维和部队的负责人,一个2s级警监应该说的话?你对得起你肩上的章?对得起信任你才把你派来带队的长官?韩警监,如果你再分不清公私,那么我将立刻电联警视司要求他们换一个警监过来!”

    韩实:……心好痛,好想哭。

    你要是再训我,我就……我就脱粉了!

    海恩起身外走,“十分钟后我必须看到战斗机到位!然后我会一个人潜入c20星,到时候里应外合,争取最短时间内收回c20的控制权。”

    然后他就可以返回m38星了。

    媳妇儿,等我。

    ------题外话------

    感谢1583330的票票~来过好几次都忘了留个称呼给我呢~这次别忘了啊~不然下次我就称呼你333号~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