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34 姜盈:外星孩子一点不可爱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揉着还在疼的脑袋坐起来,她这是在……垃圾处理场?

    只见她的左前方是一座垃圾山,右前方是一座垃圾山,左后方是一座垃圾山,右后方也是一座垃圾山。哦,她现在坐的也是一座垃圾山顶。

    姜盈比了比高度,她坐的这座还是最高最大的垃圾山。嗯,一览众山小的至尊般享受,姜盈苦中作乐的表示,也算ok了。

    看到的全是垃圾山,却没看到一个人。姜盈晃晃脑袋开始从空间戒指里往外拿光脑,虽然无从确定是哪里,不过光脑打开就有定位了,她还是呼叫人来救她好了。

    可等光脑拿出来后,姜盈傻眼了,全碎的。

    靠!那别的呢?姜盈又赶紧把空间戒指里的东西都往外倒了出来,无一例外,全都碎成了一块一块了。

    心痛?当然。但心理强大的姜盈很快就找到了乐观点。

    她老公给她量身订制的情趣内衣也全都碎了啊!这可不怪她!哦呵呵呵,终于不用再穿了!仿佛羞耻的那些过往一下子就都给抹去了,她还是一个清新纯真的人儿呢!

    姜盈心情不错的想召唤出胖鱼,可是胖鱼却在脑域里蔫蔫地躺着,半点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

    “胖鱼?乖闺女,你怎么了?”姜盈赶紧关切的问。

    胖鱼在脑海里嘤嘤地答,“累累困困,要睡要睡。”

    脑袋还在疼的姜盈意识到,胖鱼这是需要缓一缓了。

    “好,你睡吧。”姜盈心疼的不行,安抚完胖鱼后又赶紧召唤出小银杏。

    小银杏比胖鱼的情况要好一些,但也仅仅是好一些。一脑袋的小白果们如今是一个都看不到了。原来漂亮的黄叶子也变得像是失去了水分的干叶子,来阵风就能都凋零了似的。

    “老祖宗?你这是也受连累了?”姜盈问道。

    小银杏的声音蔫巴巴的,“呵呵,听你的话也知道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哪里吧?”

    姜盈日常胆大,“管他是哪里,只要还在m38星就哪里都是家!”

    小银杏呵呵第二次:“想的挺美。”

    姜盈表情一僵,“不是吧?这里不是m38星了?那是哪里?”

    “c20星。”小银杏从垃圾堆里长出的杂草口中得到了答案。

    “c20?怎么感觉这名字挺熟悉?啊,不就是石浩森来自的星球?”姜盈终于想起来了,c20星的主要产业可不就是垃圾处理。

    “从m38星到c20星多远啊,我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到了这里?不是说空间撕裂装置并不能抵抗星球本身的引力吗?”姜盈想不通。

    “也许单个的空间撕裂装置是有如此弊端,但你别忘了你当时的对手也在启动空间撕裂装置。两相加成的条件下,你们引发了空间扭曲风暴。”小银杏表示心累,“你以为我的小白果为什么都没有了?你以为胖鱼为什么累到都不能现身了?如果不是我们,就你和对手精神力纠结在一起的状态,你早就跟那个傻虎一起被空间扭曲风景给绞得碎碎的了。”

    姜盈现在才知道后怕,“这梁子结大了!等我回到m38星的!”

    “你先想想怎么联络上m38星上的人吧。我需要时间恢复,暂时可能出不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啊。”

    话落小银杏就自动消失了。

    姜盈一点不敢挽留,“老祖宗您就好好休息吧,大孙女很快就会带你回m38星的。”

    哪怕姜盈身处垃圾山,哪怕姜盈的脑袋依然有点疼,但姜盈并不怕。往小了说,这里有石浩森,她也算有个认识的朋友了;往大了说,她老公的最新任务不就是c20星么?没准现在她老公就在外太空呢。只要她找到一个人,然后跟人借一下光脑,发一下信号不就得了?

    可是姜盈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光走出这片垃圾山脉就用了将近半天的时间。

    而且别说没看到一个人了,就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到。还没有建筑物,没有机器,至少在姜盈能看到的视野里,除了各种大小的垃圾山以外什么也没有。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连方向都无法辨别的姜盈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姜盈第一次茫然不知所措了,难道她只能在这里死等有人发现她么?

    就在这时,一种类似战斗机的声音传了过来,并且在快速的由远及近中。

    姜盈顺着声音刚转头,就见身边的垃圾堆里突然跑出了好多人。

    这些人还在边跑边叫,“这片垃圾场也不安全了,星盗们要来这里抓奴隶了!大家快跑啊--”

    姜盈目瞪口呆:刚才她居然没有感觉到这些垃圾山里竟是藏了这么多人!

    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跑过姜盈的时候,顺手拉了姜盈一把,“闺女,跑啊!刚才你就在傻站着,再傻站可就要被抓走了。快跑快跑!”

    “啊?哦。”姜盈心说,我刚才有傻站着吗?不过她还是快速地跟上了大妈。

    姜盈也没有个方向,只好跟着大妈跑。也不知拐了多少个弯,跑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姜盈听出大妈的气息开始不稳了,下一刻就看到大妈很是敏捷地一头钻进了某个垃圾山里。

    真是一头!脖子一低,头顶向前一冲,就冲进了垃圾山里。

    看到这一幕的姜盈差点吐出来,那是一座食物垃圾山,虽然比机械垃圾更松软更好钻一些,但真的好臭啊!

    至于这么折磨自己么?

    姜盈宁可跟星盗一战。

    可没等她运起杀气,垃圾堆里蓦地伸出了一只手,一把就把姜盈给拽了进去,“傻闺女来这儿,大妈给你腾个地儿。”

    垃圾山里,姜盈连坐着都不能坐直喽,但很幸运的是,她的头顶部分被一块金属板给撑住了。这样的话,她至少不用怀抱一堆垃圾了。姜盈观察了一下那块不属于这堆垃圾的金属板,觉得这东西应该是大妈随身携带的。

    怪不得垃圾山里藏了那么多人都没有滑塌的现象出现,原来这些人都随身带着这么一块金属板。

    姜盈使劲儿佝偻着身子,反正已经进来了,她也不想计较脏臭的问题了。

    “大妈,您带光脑了么?能借我一下吗?”姜盈想着总要第一时间联系她老公的。

    大妈看向姜盈的目光很怜悯,“还真是个傻闺女,你忘了c20星的星网信号全部屏蔽了么?你是跟家人在逃亡的时候走散了吧?别想着用光脑联络了,以后还能不能找到家人只能看天意了。”

    “星盗们把c20星的星网信号都给屏蔽掉了?”姜盈在心里瞬间问候了星盗的祖宗们一百遍。

    “是啊,他们怕我们从星网上向首都星暴露他们的什么情况,也怕我们从星网上了解到首都星派来的救援是个怎么样的进程。这些杀千刀的,作孽啊!坏事做尽,他们死了都会下地狱的!”大妈愤愤不平,又愁苦消极。

    “c20星是个并不重要的垃圾处理星,我们这些居民也更多的是e级,m38星会积极地来拯救我们吗?就算来了也是抢回c20星为主,而不是挽救我们的生命吧?唉,我当初真不应该听信了政府宣传的什么高薪高酬就从m38星远来c20星了 。现在好了,劳务合同一签就是一百年,现在想回去都回不去了。”

    上了年纪的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你不问她什么,她自己就能唠叨个没完。

    原来的姜盈可能受不了这个,但现在的情况却是刚刚好,她正需要有人把现在的情况介绍给她。

    “大妈,为什么星盗们要来抓我们做奴隶?”

    “傻闺女,这你都不知道?他们是坏人嘛,坏人就想颐指气使有人像侍候大爷一样侍候他们嘛。”

    大妈看姜盈的目光很“关爱”,姜盈被看得直想给自己一巴掌,瞅瞅你问的什么傻缺问题!

    “那c20星原来的驻星警卫呢?他们就一点也不保护我们,一点不能反击星盗了?”

    大妈看姜盈的目光更“关爱”了,心说这孩子傻的这么明显,不是其父母故意在这种混乱的时候给遗弃的吧?

    “外星的人不知道内情也就算了,怎么你一个身在c20星的人也不知道?这里的驻星警卫从来就是摆设。他们但凡能有用,还能让星盗这么快就成功打下c20星?c20星又这么多人,人家就算保护高等级的人也没空保护我们这些底层的e级的。不过傻闺女你也别太担心,彻底沦陷之前,星网信号还没有屏蔽之前,我们的人已经听说m38星在派维和部队过来支援了。”

    姜盈听到这里就是神色一喜,她想说,对对对,我老公还是带队的呢。可是在触及到大妈看她又心疼又关爱的眼神后,她就说不出口了。

    “大妈,您带镜子了么?”

    大妈不明白姜盈的意思,但还是从随身空间里拿了一面镜子出来给姜盈。

    镜子自带背后灯,有了光亮,姜盈很容易就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因为曾经头疼的厉害,她的头发已经被挠得乱七八糟,左一缕子右一团子。脸上有青也有肿,应该也是空间扭曲风暴的作用,说是猪头一点都不夸张。一脸灰突突的,五官基本模糊,嘴感觉都是歪的。

    艾玛,可不就像一个傻子。

    怪不得大妈一直用一种关爱的眼神怜悯地看她。

    姜盈默默地把镜子还给了大妈。废柴时期都没有这么形象惨烈过,她很受伤,不想说话。

    大妈叹着气收起镜子,“傻闺……啊不,闺女啊,别伤心,等把星盗们都打跑了,我们收拾收拾干净,就不这样了。”

    姜盈试着用手指梳理自己的头发,大妈伸手拦住她,“别梳,越这样越安全。万一星盗抓到你的话,一看你又丑又傻的,没准还能放了你呢。”

    姜盈:……她得说谢谢么?

    这时候外面好像安静下来了,大妈稍稍往外钻了钻,听到有人说,“这次居然没有放下网子来抓人,难道那战斗机只是偶然路过一下?”

    “有可能。毕竟天都黑了,他们的视野也会受影响的吧?”

    “大家快出来吃饭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逃跑。”

    大妈一拉姜盈,“闺女,走,跟大妈出去吃饭去。”

    身处垃圾山垃圾堆,你们居然还能吃得下去饭?

    大概姜盈的疑惑太明显,大妈不等她问出来就自动解答了。

    “我们藏身这里是为了躲避星盗们的抓捕,日子很苦很艰难,但我们也不能不吃饭就此放弃对不对?得吃饭,得有力气继续逃跑,得坚持到那些杀千刀的星盗们都被打跑,我们才算没有辜负这些日子的苦难对不对?闺女,振作起来,千万不要放弃!”

    大妈很是用力地拍了拍姜盈的肩以示鼓励。

    姜盈:……

    气质这种东西果然很重要。她这颜值下来了,连带着气质都被影响了,真是悲哀。

    外面已经有好多人席地而坐,开始从空间里往外拿吃的了。都是营养剂,盖子拧开,往嘴里一挤,齐活儿。剩下的皮子就往身后的垃圾堆上一扔,还利索。

    两分钟解决战斗,三分钟的都算牙口不好的。

    姜盈小声道,“就这还用特意出来一趟吃?躲在里面吃不是更安全?”她还以为会吃什么饭菜之类的呢,结果看到的全是营养剂。

    旁边一个目测大概有六七岁的男孩儿被姜盈逗笑了,“躲里面吃?你就不嫌臭?”

    姜盈:“躲都躲了,再加一个吃还有区别?”

    男孩儿愣了愣,像是没有想到姜盈会再反问回来。想反驳吧,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他一扭身扑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爸爸,这有个大傻子!”

    姜盈:!

    靠!有种你别躲你爸怀里!出来决斗!

    大妈闷声笑着,拉着一脸想跟男孩儿打一架的表情的姜盈过去跟男孩儿的爸爸坐到了一起,“路德,你把儿子找到了啊?真是老天保佑。小西蒙,这次可不要贪玩走丢了啊?现在不太平,你爸可不一定能次次都找到你。”

    “西蒙,跟苏珊奶奶打招呼。”名叫路德的小个子男人一边从空间里拿出一管营养剂给儿子西蒙,一边跟苏珊聊了起来,“苏珊大妈您没事真是太好了,刚才西蒙还说怎么没见到苏珊奶奶呢。啊,这位是?”

    路德注意到了面生的姜盈。

    苏珊也跟着一起看向姜盈,“你叫什么?大妈一直没顾上问呢。”

    姜盈想了一秒,觉得还是不要报真名比较好,“墨盈,我叫墨盈。”

    苏珊大妈还记着刚才姜盈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时的受伤表情,抓住机会就想安慰两句,“一听名字就是个美人。等星盗被打跑,我们再收拾干净一下,你保准又是一个小美人。”

    西蒙叼着营养剂看过来,“苏珊奶奶,她才不是小美人!她浑身都脏死了臭死了!”

    姜盈想炸,卧槽,虎落平阳被犬欺就是指她现在的遭遇吧?现在连一个小屁孩子儿都能鄙视她了么?

    “出来决斗!如果我赢了你就输我一管营养剂!”

    “切,我才不!你是没有营养剂所以想骗我的营养剂吧?你真幼稚!”

    姜盈:……

    苏珊:“哈哈哈哈。”

    “西蒙!不许那样没礼貌!”路德喝斥西蒙,但姜盈觉得他故作板脸的样子其实也是在内心笑话她。

    “闺女,没带营养剂就跑出来了吗?”苏珊又取出来一管塞到了姜盈的手里,“大妈这里有,你饿了就直接跟我说。”

    姜盈想说不饿,她想的是看一下这边的营养剂是不是都是石家出产的,看能不能找到石浩森的联系方式。

    可就在这时,她的肚子出卖了她。

    本就刚在大比中跟人狠狠地干了一架,后来又经过了空间扭曲风暴,这肚子的确空了。

    姜盈很识时务地没有推辞,但也不希望给才认识的人留下吃货的印象,所以她解释道,“谢谢大妈。不过原来我的空间有食物的,有各种零食,各种饭,各种肉,各种……”

    西蒙:“那你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啊?这么大人了还习惯性吹牛,你丢不丢人!”

    姜盈真心觉得这种时候必须不能被看扁,她可是食货帝国的大老板,“由于各种原因,我现在拿不出来!但我没有说谎!我可以清楚描述我所带食物的样子。如果我没有的话,我能吹得出来?你听着,薯片的外包装是……”

    “好大一袋子,其实里面没几片。”

    “……肉松饭团是……”

    “一把饭裹了一团肉松。”

    “……猪肉脯是……”

    “猪肉脯是什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西蒙跳起来打断姜盈,“哈哈,让我抓住了!看我都知道你就没招了,所以你开始胡编乱造了是不是?你也不想想,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食货帝国的官网上什么产品样子没有?谁会不知道了?切,吹!牛!大!王!羞羞羞。”

    姜盈:……

    内心无力的哭泣中。

    是谁说孩子都可爱的?如果她的孩子以后会这样的话,她一定气到掐死他,再掐死自己。

    ……

    m38星此时一片混乱中。

    姜盈的失踪可不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她是帝国昂贵的3s,她会是军部以后的支柱,她的身后还有着食货帝国,姜氏中医以及圣盈纵衡学校。姜盈一丢,多少人都给震动了。

    食货帝国的生产线都要停了,员工们说大老板一日不归,他们就一日无心生产。听说胖达和莉兹早就各带着运输部门的人员,原佣兵大大们去寻找姜盈的下落了。他们也想去尽自己的一部分力。

    史皮尔斯不得不几次三番的做思想工作,最后以“万一姜盈归来,结果却看到食货帝国因此停产她该有多失望”的理由这才改变了大家的想法。

    姜氏中医下面的员工倒是比食货帝国的员工稳定得多一些,但姜氏中医的负责人撂挑子不干了。别看科兰性子软的平时说个话都没大声过,但这类人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当她决定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你再说什么也不好使了。

    总统府居然在这个时候还要往姜氏中医送警卫,让科兰帮忙激发精神力幻兽。科兰直接就给拒绝了,理由也给准备充分了。一,她现在要出去找姜盈,她没时间;二,她担心姜盈,状态非常不好,激发精神力幻兽的过程中万一出了差子她可承担不起责任。

    总统府负责这块的负责人对此表示了严厉的谴责,说你身为一个责任重大的科研人员,你怎么能这么任性呢?不要仗着你的技术独一无二就恃宠而骄,帝国政府不会惯你这种毛病!你如果无法继续工作,你就等着来自总统阁下的暴怒吧!

    科兰回他一个“who-care”的眼神后,扭头就走了。

    就是这么任性,爱咋咋地!

    科兰去跟胖达莉兹他们汇合去了。

    倒不是说他们多么没有责任感,而是跟姜盈太过深厚的情感让他们已经忘了责任感的存在。他们只知道必须马上找到姜盈,不然他们根本没心情去做别的事情。

    苦逼的史皮尔斯只好跟秋漠打过招呼后,把博昂临时借到了姜氏中医。医院总得需要一个大拿镇场的,不然出了意外却没人拿个主意,其他虎视眈眈的同行们铁定会抓住机会取而代之。

    好在军医院也知道姜盈的重要性,又有军部老大瓦格纳给打招呼,就同意了博昂临时的工作地点变动。

    秋漠和维希加入了军部临时组建的一个搜寻小组,两人分别任正副队长,带着一批人满m38星的寻找姜盈。

    军中大比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中断,第二天就恢复比赛了。然而在姜盈依旧下落不明的事件影响下,观众们无心观看,机甲战士们也无心对战了。连瓦格纳都明显看着看着就走神了。

    姜盈的能力,姜盈的潜力,瓦格纳深知在未来的某一天,姜盈必定是那个能带领军部往上前进再一个台阶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可遇不可求,多少年也不过等来了一个海恩,一个姜盈。军部真的损失不起了啊!

    瓦格纳心力交瘁中。

    每一个军人在正式被军部接收之后,都会第一时间就在体表之下植入一块电子定位芯片,为的就是在需要的时候能第一时间找到该人的位置。可是姜盈的怎么就一点信号都没有了呢?难道芯片被人为干扰信号了?

    这种芯片为了防止敌人干扰,所以做的功能特别简单,就一个定位的功能。功能越简单,防御也就越牢固,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被干扰掉信号的。

    那就是被人破坏了?可是每个人的植入位置都不同,这在军部是特级机密。他们是在姜盈消失后的三分钟内就打开了定位追踪装置,那时候就没有反应。意思是就算有人意图破坏,这时间也是不允许的,所以到底哪里不对呢?

    “星司大人,开发空间撕裂装置的核心员工终于回来了。”布莱克过来报告。

    “是吗?那快去看看。”无心观战的瓦格纳转身就离开了。

    他身为最大的头儿都这个状态了,可想而知其他人会是如何的心不在焉了。

    因为能无障碍使用空间撕裂装置的人太少,好多研究这行的干着干着就都转行了。你就是把装置开发的再先进又如何?人类的大部分体质根本无法承受空间扭曲的力量,这行业的发展前景就极其有限啊。还不如去空间穿越局研究带仓式的空间穿越器呢。

    这人也是,转行前做的最后一批空间撕裂装置正好是海恩买走的,然后他就转去空间穿越局了。姜盈失踪之后,他是正在测验空间穿越器的性能呢,一下子穿远了,好不容易联系上,这才穿回来。

    瓦格纳见到他以后就把当天看到的情况详细而完整地叙述了一遍,然后问道,“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一只兽人被当场绞碎了,而姜盈却是下落不明中。请问你有什么看法?”

    研究员回答,“空间撕裂装置的功能是很强大,只要你能撑得住空间扭曲的力量,那么无论哪里,它都能在最短的时间里送你过去。但它也有一个局限,就是无论它的能源供应多么充足,它也不可能抵消掉星球本身的吸引力。但姜盈的情况又有一点特殊,那就是兽人也在同时运用空间撕裂装置。”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研究员打开了自己的光脑调出了一份曾经的模拟视频,“星司大人请看,空间撕裂装置的原理其实还是利用固定的技术将一部分空间折叠,然后完成跨越。姜盈是什么情况呢,她想跨越这部分空间,但同时这部分空间又被别人作用折叠了。空间也是有能量的,当它承受不住外来的能量时,它就会扭曲变形。就这是空间扭曲风暴!”

    瓦格纳表示他一点都不想知道其中的具体细节,他只要知道结果就行了。

    “空间扭曲风暴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我只要结果!”

    研究员:“轻则被空间绞碎,重则被空间吞没。”

    瓦格纳想一脚踹过去:“……这有区别?”难道不都是死?

    研究员严肃地表示,“当然有区别。绞碎了吐出来还能确认一下是不是本人,吞没了可就是连死活都不一定知道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姜盈被空间吞没了,死活不可能确定了?”

    研究员想说是,但注意到瓦格纳想吞了他的可怕目光后,他很机智地临时改了口,“姜盈跟一般人不一样,从一开始就不一样。天生3s,却是在觉醒期后才觉醒,而一觉醒就是满格的3s。她的这个身体数据太特殊,我真心地觉得她的结果肯定跟我模拟出来的结果都不一样!”

    瓦格纳呵呵,表示并不接受这样明显浮夸的安慰,“那你有什么方法能确定姜盈的位置吗?”

    研究员诚实道,“不能。她还在不在m38星都两说,我怎么可能做得出满太空定位一个人的装置来。”他要是能做到早就发达了好么?也不至于研究个仓式穿越器还得自己上阵检测了。

    瓦格纳被气走了,等了好几天就等来了这么个东西,他真是无语了。

    从此讨厌的黑名单里,除了那些政治狗们外再添一户研究狗家族。

    布莱克试着安慰瓦格纳,“星司大人您别急,我们要相信姜盈,她既然能逃得了绞碎的危险,那么一定也能不被空间吞没。”

    瓦格纳:“原来是只要想着大不了搜遍全m38星的每一个角落就好了,现在更厉害了,要奔着全星际都来一遍大搜查了。艹!那群兽人星来使还没给老子找出来呢?”

    布莱克:坏了,他家老大真的气急眼了,粗口都出来了。

    “这些人手里有空间撕裂装置,更换落脚地非常频繁,暂时还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太空进出监测局那里也是,暂时还没有可疑的太空舰出现。”

    布莱克说到这里的时候,一个军人飞快地跑了过来,“报告长官,太空进出监测局来电话了,说他们发现了可疑太空舰。”

    “走!”瓦格纳又马不停蹄地往大门口跑,这个比赛场地屏蔽信号的,他要接光脑电话一样需要先出去再说。

    瓦格纳不知道,就在他向外跑的时候,兽人们的太空舰已经强行冲破了太空进出监测局的关卡,进入了太空中。

    ……

    太空舰内,安妮在号啕大哭:“我不要回s70星!我要在m38星等莱纳德回来!妈咪,爸爸,我要回去--”

    安琪抱着双臂一脸鄙视地看她,“为了个男人,你连自己是什么人都给忘了?你可真给兽人长脸!”

    自打姐妹翻了脸以后,安琪跟安妮说话就再没有好气儿了。

    安妮也同样,“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想睡男人却被一个不男不女的给玩了,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谁被人玩了?你胡说!”安琪惊慌失措,她并不想承认这种事情。如果还有选择,她当然也不愿意回到s70星去。只是被那样对待了的她,现在她是看着m38星都恶心,这主意自然也就改变了。

    “是谁谁心里清楚!”

    安妮的这一句话出口成功地激怒了安琪,安琪大叫一声扑向了安妮,“我让你胡说抹黑我,我要撕烂你的嘴。”

    两姐妹撕扯到了一起。

    夏洛特从指挥室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幕,那叫个怒火中烧,她冲上去左手一抓,右手一抓,扯着两个女儿的头发就把扭打到一起的姐妹俩给分开了。

    “来人,分别给我关到房间去,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出来半步!”

    “妈咪--”安妮抱住夏洛特的胳膊,“求你放我回m38星吧,我不会把你们离开m38星的事情告诉莱纳德的!兽人星的一切我都不会说,您就当把我嫁到了外星球好么?妈咪,求你了。”

    安琪冷笑,“妈咪,你可别忘了她可是有过前科的。如果不是莱纳德刚好不在,只怕我这位亲切的大姐早就把某些机密透露出去了。她这是叛国行为!妈咪,你应该重罚她!”

    夏洛特刚想说什么,指挥室里辛普森探头出来道,“公主,有一队战斗机袭击我们!而且安德烈那边我们联系不上。”

    本来夏洛特的政治任务她是不想让辛普森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这次到手的东西意外的很丰富,引发的追杀也很密集。不得不带上辛普森一起转移的她,有些事情那是瞒都瞒不住了。好在这次有她全程跟着,如果辛普森但凡有一点不对,她也可以及时止损。

    夏洛特进指挥室之前把安妮安琪扔给了两个侍女,“堵上嘴关起来!”

    没心情哄人的夏洛特下了铁血命令。

    指挥室里,辛普森指着全息屏道,“看起来不像是m38星驻守在外太空的帝国战斗机,倒像是佣兵之类的。火力很密集,战术也很刁钻,我们如果边走边打的话肯定不占优势。但如果停下的话,时间长了,附近的星际巡逻舰围过来时,我们一样不占优势。”

    夏洛特想了想后道,“先做几次空间跳跃,如果不能摆脱再说。”

    ……

    追踪而来的战斗机队正是胖达莉兹和科兰带领的原佣兵队,以及格罗塞姆等人组成的退役老战士队。

    如果只是胖达等人,夏洛特的空间跳跃也许还能摆脱,但有格罗塞姆等经验丰富的老机甲战士们在,夏洛特所在的太空舰第一次消失他们就知道应该奔那个方向继续追了。

    格罗塞姆通过通讯器通知大家,“不管你们监测到的太空舰定位怎么飘忽,不要管他,我们只奔c20星去就是了!太空舰的能源充足,它做几个障眼法来迷惑我们完全有能力,但如果我们次次都追过去,我们的战斗机可没有那么多的能源。我相信他们是要回到s70星去,而c20星则是必经之路,我们到前面等他们去!”

    通知完大家,格罗塞姆又联系上了海恩,“兽人星的人驾驶着太空舰奔c20星去了。”

    海恩听到这话后才觉得最近低沉的心情舒缓了一些,“停止攻击,让他们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