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36 单枪匹马的丑女盈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别看c20的各项发展都比不得首都星m38,但是能够彰显上层社会气质的舞会依然是高水准。

    花钱保了命的c20原掌权者们莫不穿戴隆重,热情参与;举办舞会的星盗们也换上了西装革履来遮盖匪气,再左右挂上为保命而主动委身过来的美女们,那er蹭蹭就上去了。

    舞会的餐品供应也是大气的很,一水的食货帝国出品,从肉到菜,从主食到零食。可以说,凡是食货帝国出品的食物,这里都有了。品种繁多的食物摆在一条长长的餐桌上供大家自由取用,穿戴整齐的侍者们就站在餐桌之后随时待命。

    石浩林作为第一个投诚者,又是有着成为c20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野心,所以他早早就到了会场。但他却一没有下场去寒暄,二没有去餐桌旁取用食物,而是就跟在了星盗联盟的头目,安德烈的身后。

    安德烈的身边也一样左右各挂了一名美女,其中一个还是石浩林结婚不到一年的老婆。

    众星盗们是没有什么三观的,对于石浩林如此“举贤不避亲”的行为一点都不觉得惊讶,还有心情拿这个事情开玩笑。

    “石先生的胸怀真是像无边的星域一般宽广,我等很是佩服啊。”

    “对嘛,这才是男人大丈夫所为!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和星辰,女人算什么?连衣服都不如。”

    “要不怎么那么多人我们唯独能跟石先生谈得来呢?石先生的三观跟我们太合了啊!”

    “来,石先生,走一个。”

    “谢谢,谢谢,谢谢各位当家的赏识,我石某先干为敬!”石浩林从安德烈的身后站出来,非但不觉得被侮辱了,还会觉得自己一举打入了星盗高层的内部而骄傲。

    至于他老婆时不时地向他传递来的求救信息,他更是从头到尾就装作压根没看见。

    石浩林喝完了这一杯并没有停下,而是转身又拿起了一杯,他面向安德烈举杯,“安德烈阁下,我敬您一杯!”

    安德烈长着一双阴毒的眼睛,除去他的实力外,这双让人轻易不敢对视的眼睛也是他成为了星盗联盟总头目的原因。

    他并没有像其他星盗一样痛快地一饮而尽,而是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反问了一句,“哦?为什么敬我?敬我占领了你们c20星,给你们带来了动乱和灾难?”

    石浩林听了这话,冷汗好悬没下来。

    毫无疑问,安德烈是最难讨好的星盗。你要想拍他的马屁,你还得拍到点上。否则他可不会顾及你是谁,说给脸子就给脸子,性情特别的阴晴不定。

    其他星盗们无声的笑,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哪怕石浩林对他们毕恭毕敬奴颜婢膝,石浩林也不会成为朋友式的存在。他们享受着石浩林提供的好处,同时又厌恶着石浩林的见风使舵。说白了,在他们的眼里,石浩林就是一条狗,一条能听话供使唤的狗。

    石浩林就不知道这些吗?他当然知道。但,那!又!怎!样!只要你没有爬到一方势力的最高位,你在谁面前不是一条狗?c长面前的石家,他爸面前的他,不都是一条狗吗?顶多就是狗的程度可能有所差别。

    所以说,狗的过程不重要,最后爬到最高位成为权力的拥有者再翻身做人,那才重要!

    石浩林的表情特别诚恳,“安德烈阁下的话恕我不能苟同。动乱和灾难怎么了?人类发展到了每一个节点的时候,动乱和灾难少了吗?由此可见,动乱和灾难是人类发展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必经路程。

    也许它会短时期内使部分人类有生命危险,但这就是大自然天生的优胜劣汰法则啊!有本事人的人自然不会丧生,反而还会抓住机会;至于没本事的,那只能抱歉了。人类的向前发展可能并不需要你,你还是顺从自然法则自动消失好了,不然继续活着也是遭罪。”

    这话出口,凡是听到的星盗们都为之眼前一亮。

    他们没有多少文化,他们是从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抢出来的,他们也知道自己星盗的身份不被人认同,但他们就不渴望自己也有正面的形象吗?当然渴望。只是他们思想贫乏,找不到自己的发光点。

    石浩林的话给了他们一种什么暗示呢?意思就是说,你们没有错,你们是在推动整个人类文明向前发展的进程。占领怎么了?谁让防御那么弱了!动乱怎么了,灾难又怎么了?是你们自己没扛过去的,你们自己就是废物,所以还是痛快地死了吧。

    其实石浩林的话漏洞百出,但凡有点三观的人都能看得出来石浩林在模糊概念。由星盗们引起的动乱和灾难那是人类文明向前发展过程必然会遇到的不可抗力吗?显然不是。所以他的话一开始就是站不住脚的。

    可惜星盗们没有那么高的文化觉悟,只觉得石浩林说的话特别有道理,他们终于也有正面的形象了。

    “说的好!从今天起,石先生你就是我大赫的知己至交了!如果有人敢对你出手,那就是看不上我大赫,我大赫说杀他全家就杀他全家!”

    石浩林赶紧接话,“感谢大赫阁下看得起我,请大赫阁下称呼我石浩林就好。”

    “那样多见外,看你比我小,我就叫你一声小石吧。”

    石浩林马上改口,“大赫哥。”

    一时之间人群里洋溢起兄弟情深的美好气氛。

    安德烈没说话,只抬高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这也算是变相的肯定了石浩林的话。

    石浩林看见后当即笑得见牙不见眼,随后又很快地卑微低下了头,借以挡住了嘴角那抹嘲笑。

    呵,一群莽夫而已!他是迫于形势才不得不伏低做小,待他爬到权力的最顶端,今天这些在他头上耀武扬威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安德烈阁下,舞会正式开始的时间到了,请您跳开场舞吧--”

    “好吧,那就……”安德烈左右各依偎了一个美女,一个是c20的c长曾经新娶的姨太太,一个就是石浩林才娶了不到一年的老婆。

    两个人的年纪差距大概有二十来岁,这就很好的囊括了青春貌美和风韵犹存两个类别。两个人算是各自类别里的no。1,所以两人被公认的推到了星盗联盟总头目的安德烈身边。

    开场舞只需要一个人配合安德烈跳就好,所以这要选哪一个呢?

    石浩林猛向他老婆挤眼睛,那意思:快主动请求啊!这种绝对展示地位的开场舞时刻你还等什么?

    他老婆不是等什么,他老婆就是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她是嫁给了石浩林,不是嫁给了安德烈。石浩林根本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还有,她向石浩林挤眼睛求救,石浩林假装没看见;结果石浩林现在又向她挤眼睛?呵呵,我也看不见!

    石浩林的老婆既无视了安德烈的询问意思,又无视了石浩林的挤眼睛。

    安德烈眉头一挑,石浩林怕他要发怒,正要强行上前推一把他老婆时,安德烈转向了旁边的姨太太,“梦小姐可赏脸?”

    “当然,我的荣幸。”风韵犹存的梦小姐被安德烈牵着头去舞池开场了。

    其他星盗们跟着也挑了自己的舞伴兴高采烈的去跳舞了。

    要不怎么说人越没有什么就越向往什么呢。星盗们平时优雅不起来,当终于有了优雅的条件后,他们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追求那些上层社会的各种风雅的活动了。好像只要他们也做到了,那么他们的声名狼藉人人喊打之形象就能被覆盖住了似的。

    石浩林没去凑热闹,他决定抓紧时间教育一下自己的老婆。

    “你什么意思?你刚才为什么没有抢先?如果你先示意你可以陪跳,怎么可能还轮得到那个老女人!”

    布尔吉被石浩林的指责气到脸色发白,“石浩林,我才要问你什么意思!我嫁的是你,不是星盗!你在结婚当天说过的爱我一生一世你都忘了么?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晚上遭受的是什么?你……”

    说着说着布尔吉就想哭,但她很快忍住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不说了。听着,我不干了!我要离婚!我跟你没关系了,你没权利要求我再留在那个星盗的身边!我现在就要离开!”

    “布尔吉你敢!”石浩林一把抓住布尔吉,不敢相信一向听话的女人会在这样重要的时刻说翻脸就翻脸。

    “那你就看看我敢不敢!”布尔吉一把甩开石浩林的手,“你自己为了活愿意出卖自己可以,但你怎么敢把我也出卖出去!你还是人吗?石浩林,你是畜生!如果我早知道你是畜生,我根本不会答应嫁给你!”

    “你小声点,小声点!你我是一个人吗?我还有一大家子,你也还有一大家子啊!因为你我的关系,这两大家子才得以在城市继续舒适的活下去。你不知道其他人已经逃向城市的外面了吗?这可是以垃圾处理为主要产业的c20星,你觉得逃出这里的人能吃什么?能住在哪里?拜托你清醒一点,我们只是形势所逼而已。”

    布尔吉笑出了泪,“是,你总是有各种看似合理的理由。可是你却忘了最根本的。我呢?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不,我再不听你的了,我绝不再让你这样的畜生利用我!”

    眼角余光瞄到那边的开场舞已经结束,星盗们正在结伴回来,石浩林赶紧重重掐了一把布尔吉的腰侧,“姑奶奶,我答应你了!今晚!今晚就把你从安德烈的身边带回来怎么样?我就求你最后一次,这场舞会千万别搞砸了。不然星盗们要是发了怒,你我的两大家子可都见不到明天了!想想你妈你爸。”

    布尔吉被说动了,“石浩林,我也最后警告你一次,就给你这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今晚我还不能脱身,那么你和你的一大家子一样见不到明天!我如果无法脱离地狱,我宁可带着所有人一起下地狱!”

    这时候安德烈带着星盗们已经走过来了,“趁我没在说悄悄话呢?说完没啊?要不我再去跳一曲,你们也好再多说一会儿?”

    每次一对上安德烈那双阴毒的眼睛,石浩林总感觉下一刻他就会人头落地似的。

    “安德烈阁下又说笑了。”石浩林赶紧撇下布尔吉热情地迎了上去,“我们能有多少话说?我跟她说话那也是嘱咐她好好地侍候您。”

    “哦,是吗?”安德烈站定在布尔吉的面前,明显是在等她的回答。

    石浩林拼命对布尔吉打眼色,今晚,就今晚!

    布尔吉只得强迫自己扯动嘴角,扯出了一个还算讨好的笑容,“是。”

    安德烈掐住布尔吉的下巴让她抬头,“大家看看,我这个冰山美人可是很少笑成这样啊。有人曾告诉过我这样一句话:爱笑的女人突然不笑了很可怕,不爱笑的女人如果突然笑了只会更可怕。布尔吉小姐,我能相信你的笑是出于真心而不是包藏祸心吗?”

    “当然。”布尔吉这次再没敢犹豫,因为下巴感觉到的疼痛让她知道,她一个答不好,现在她都有可能死在当场。

    别看在场的人都看似是被星盗们接受了,但如果谁得罪了星盗,那么下场一样是死。

    安德烈松开了手,低头凑近布尔吉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在注意到布尔吉的脸骤然血色尽失的时候,他才畅快的大笑了起来。

    布尔吉觉得今晚都有可能活不过去了,她想扭头再向石浩林求救,可是身体却被安德烈死死地按在了怀里,连扭头都困难了。

    大赫见状嘲笑,“哈哈,安德烈吃醋了,这可是头一回!小石,你这功劳不小啊!这样吧,我做主,一会儿奴隶们被赶上来后,允许你先挑。”

    石浩林闻言一愣,“今晚还有挑选奴隶的节目吗?”

    大赫笑的诡异,“当然有。你们都是我们的好朋友,如果没有你们,我们也不会这么快就熟悉c20的情况。我们有奴隶使唤,你们却没有,我们这心里过意不去啊!所以借此机会弄了一批奴隶,然后奖赏给你们。嘿小石,我有内部消息,这次的货色可都不错哦。不仅有软妹子还有帅弟弟,你好哪一口都绝不吃亏。”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石浩林陪笑,笑意却难达心底。

    他身后的一群原c20的人也没心情继续拍马屁和吃喝玩儿了。

    他们的确是背叛了原c20的人,但他们可没有当着原c20民众的面和星盗们交好过,尤其是他们的家人面前。他们不同程度地隐瞒着自己保命的途径,只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那么光彩。现在一听要有可能让他们和原来的同胞面对面了,他们光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尴尬,以及羞愧。

    舞会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低沉了下来。

    星盗们却相反的情绪越加高涨了,对,就是这样!这才是人性的本质!那些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的虚伪人们啊,当你们发现自己的亲人,朋友,与平日里表现出来的形象完全相反时,你们会上演什么样的大戏呢?真是好期待啊!

    “把奴隶们赶进来!”

    随着一声呼喝,一群被遮着头,手脚都带着锁链的奴隶们被赶上了舞会的现场。

    这些奴隶们应该都是在逃命的过程中被抓住,身上的衣服烂到几乎衣不蔽体,露在外面的伤口黑污一片,一看就是没有经过任何处理。一个拖一个的被赶着向前走,走路的姿势都不利索,一是因为身体都有不同程度的伤,二是脚上的锁链太沉了,要想拖动自如还是不可能的。

    花钱买了命的c20星民众们此时还看不到奴隶们的容貌,所以他们看到这些奴隶们后的第一感觉先是:幸亏有钱!幸亏舍得花了钱买了命!不然现在那大写的惨之一群中就有可能也有他们的存在了。

    石浩林没敢先庆幸,他有一种直觉,后面肯定还有什么。

    一群奴隶当啷当啷拖着锁链进入了大厅,大厅内部高大上的舞会氛围立刻被破坏殆尽。

    安德烈一指石浩林,“石先生,麻烦你带人把这些人的头套都取下来吧?”

    奴隶们得有几十来个,在他们的周围早就站了一圈端着枪的星盗们。可是安德烈却不让他的手下去掀开这些人的头套,而是让他们这些c20的原住民去掀。石浩林越加肯定了这其中必定有古怪。

    但他却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是,安德烈阁下。”石浩林只得组织人一起去掀。

    当头套被掀掉,当彼此看见彼此,大厅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这批抓来的奴隶都认识,还不是那种简单打过照面的认识,而是深入骨髓的认识。这些人都是在场c20原住民的或家人,或朋友啊!

    不是那些没钱买命而不得不逃亡的底层同胞们,而就是他们这些花了钱买了命的人的家人和朋友啊!

    例如石浩林就从中看到了自己的亲弟,石浩森。

    石浩林之流们沉默是因为,要为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而向星盗们开口求情吗?星盗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人和他们的关系,人家既然给当成奴隶给赶了上来,就已经摆明了彼此的立场。那么他们开口没用不说,还值得因为这种事情而把自己也搭上吗?

    石浩森之流们沉默是因为,呵呵,这就是你们花钱买命的结果!你们怎么会以为星盗们都会讲信誉的呢?他们如果但凡有点良知,他们就不会占领下c20星了。

    至于为什么没一个人敢出声求救,因为他们已经被打怕了。谁要是敢说一个字,不由分说就是一鞭子抽过来。现在的待遇好像更好了,鞭子没看见,倒是看见枪了。他们相信,如果他们敢说一个字的话,等来的就会是一枪。

    双方都各有顾忌而没有吱声,唯有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失望,愤怒,和悲哀。

    这厢他们各自痛苦万分中,对面倚着酒桌而站的星盗们却像看戏一样看得津津有味,间或还口头论足一般。

    “老大,今天只奖赏给我们的朋友吗?我们没有权利挑一个吗?我相中那个小女孩儿了。”

    “还有我,我想要那个男孩儿!那个那个,就是那个长得挺矮,脸却很精致的那个。”

    这人提到的是石浩森,这人还正是石浩林新认的大哥大赫。

    大赫还嫌不够乱似的补充道,“小石,这男孩跟你长得有点像啊!不会正好是你的家人吧?”

    石浩林其实并不在乎石浩森的死活,只是在石家食品还未完全拿到手的前提下,他也是怕石浩森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被他爸他妈误以为是他做的就不好了。

    而且就算他不承认,他也不觉得大赫会不知道石浩森是他的亲弟。

    不过一个问话,电光火石之间,石浩林已经在脑袋里把事情的利弊都给过了一遍,他很快诚实的答道,“大赫哥,是的,他就是我的亲弟石浩森。”

    大赫目光中的趣味更浓了,他甚至还走到了石浩森的面前,“那这样啊,那我还是不挑了,不然挺让你为难的吧?”

    “没有!哪有的事!能被大赫哥看上是他的福气!”石浩林这次的回答更快。

    “是吗?果然不愧是我大赫看上的兄弟!”大赫一胳膊架在石浩林的肩膀上,一手伸出去掐住了石浩森的下巴,“不过,我看你这个亲兄弟好像跟你意见并不一样啊。”

    石浩林和石浩森兄弟俩都是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大赫却是一个两米多的大汉,他站在兄弟俩面前就像巨人逗弄两小矮人似的。

    一直没说话的石浩森突然笑了,“我当然跟他意见不一样了,他是畜生,我是人!”

    星盗们哄笑起来,“小石,你弟骂你是畜生呢?你这当哥的就让他这么挑衅你?”

    “小石,大嘴巴抽他!这特么的什么弟弟!”

    这些星盗们就爱看这种亲人反目的戏码,这会让他们有一种所有人其实跟他们都一样的感觉。

    石浩森举起手上的锁链打开了大赫掐在他下巴上的手,他冷冷直视着石浩林道,“大嘴巴抽我?你们问他敢吗?”

    星盗们起哄的更来劲儿了,“小石,你敢不敢?是男人就不要怂,抽他啊!让他知道知道谁是大哥!”

    “哟,挺带劲儿!老子就喜欢这样的!等舞会结束了,老子好好疼你哦。”大赫舔了一口手背被锁链打红的地方,大方地向后一退步,给石浩林让了地儿,“小石,上,抽他!”

    这种要求,石浩林还是不拒绝的。

    他走上前抬起胳膊就要抽过去,可是还没抽到人,却被石浩森先一步抬起绑手的锁链给缠住了脖子。

    星盗们还给叫好呢,“小石,反击!反击啊,小石!”

    石浩林反击不了,石浩森在用锁链缠住了他的脖子后连一点犹豫都没有,双手交叉之后就是用尽全身力气地那么一勒--石浩林被勒得把嘴巴张得老大,他这时候才意识到他亲弟这是真的想杀他!

    “小石!”大赫离得最近,上前就要帮忙。

    可就在此时,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声大喝,“杀啊--”

    随着这一声大喝,绑着“奴隶们”的锁链都应声而断了,“奴隶们”各自以手里的锁链为武器攻击向了最近的星盗们,或者是已经失望至极的家人们。

    看起来像是一场部署详细的反击运动,可是他们手里没有热武器啊。在各种枪在手的星盗们面前,他们还是毫无抵抗力。

    一群原c20的掌权者们吓白了脸,他们本能地高喊着“别开枪”“我们已经交过钱了别开枪”,可是枪声还是密集地响了起来。

    鲜血在各处炸开了刺目的花朵,中枪的“奴隶们”,以及被连累的花钱买了命的人们,瞬间躺地无数。

    石浩森的小腿先中了一枪,但他硬是咬着牙在摔倒下去的时候都没松开勒着他哥脖子的锁链。直到大赫又给石浩森的肩膀上又补了一枪,石浩森的手臂才因为无力而松了劲儿。

    石浩林立刻抓住机会滚到了另一边,星盗们倒是还认他,很快就有人把他给拖出了枪击的范围。

    他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逃过了死劫之后的感觉让他终于觉悟了自己的错误。他就不该顾虑这顾虑那的留石浩森一命,他就该在第一时间弄死石浩森!

    他趴着的地方正是安德烈的脚前,他缓过来后就冲着安德烈说道,“安德烈阁下,请您借我一把枪!我要亲自毙了他!”

    他是谁,在场的人只怕没人不知道。

    石浩森也知道,他躺在地上还未死去。

    星盗们并不喜欢一下杀死人,因为他们觉得那样不痛快。他们就喜欢把人打到有窟窿,然后笑看人失血过多,在绝望中一点一点死去。

    石浩森也好,其他中枪的人们也好,都不是被一枪打死的,都躺在地上不停地流着血,而星盗们则围观着他们,表情无限愉悦。

    石浩森听到了石浩林的话,他现在已经不会生气了,“好啊,石浩林,你来啊!我倒要看看背叛了家人大逆不道的你在亲手射杀了自己的亲弟之后还能不能安心过完你剩下的后半生。”

    安德烈看得兴致勃勃,“好,就给你枪!”

    梦小姐小声提醒,“安德烈阁下请慎重。”

    石浩林毕竟是原c20星的人,他手里如果有了热武器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这谁也不好说。

    安德烈大方地从空间里取出了一把枪扔给了石浩林,“没关系,石浩林懂得欺骗我的下场!”

    石浩林拿到枪就冲到了石浩森的面前,他摸着脖子上的勒痕恨道,“是你先想勒死我,我为什么不能安心过完后半生!石浩森,你给我去死--”

    枪声响了,随了这一声枪响,外面还传来了一声更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星盗们本能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朵火红的超大蘑菇云。

    星盗们齐齐色变,那个方向是停放太空战舰的方向。

    “怎么回事?值班的为什么没有传来消息?”星盗们纷纷向外跑,包括安德烈。

    没人再顾得上厅内的众人,因为这些人是死是活是不是会借机跑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石浩林这次没跟上去,他又不傻,那样大的蘑菇云想来也是出了大事,他又不会运用各种热武器,这种时候才不去送死。

    他拿着枪再次对准了石浩森,刚才爆炸的声音和枪声几乎同时,他吓得手抖了一下,那一枪打歪了。石浩森肩头再中一枪,却仍旧不致命。

    石浩林正想再扣动板机的时候,布尔吉忽然打斜里冲了出来,一把掐住了石浩林的手,“石浩森快跑,快跑啊石浩森!”

    “臭女人,你敢向着他?”石浩林怒极,竟是挣脱开布尔吉的手后又拿枪对准了布尔吉。

    “石浩林你个畜生,她不是你最爱的女人吗?你怎么敢!”石浩森想挣扎着爬起来救布尔吉,可是身上三个血窟窿,他已经爬不起来了,他又赶紧向周围的人喊救命。然而大家都在借机地拼命向外跑,谁又顾得上他们。

    石浩林扭曲地笑了起来,“呵呵,你们两个倒是患难见亲情了是不是?好啊,我成全你们俩!”

    他先举起枪对准了布尔吉,布尔吉连跑都没跑,“我刚才居然还信了你什么最后一次的话,我真傻!女人果然是要在生死关头才会知道自己嫁的是人是狗!石浩林你记着,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

    砰--枪响了。

    布尔吉眼睁睁看着石浩森胸前正中一枪后仰倒地了。

    谁开的枪?

    布尔吉和石浩森扭头看向大门口,就在刚才,好像是有人从外面射来了一枪。是谁?

    姜盈射中之后也没有停顿,她飞快地跑了进来。来到石浩森的面前后,一把把人从地上架起来,又指一下布尔吉,“你能走吧?后面跟上!”

    布尔吉愣愣地应是,跑了两步又退回去捡起了那把石浩林掉在地上的枪。

    石浩林还有一口气,他用力抓住了布尔吉的脚,张大的嘴能看得出来是一个“救”字。布尔吉的反应却是一脚踩在了石浩林流着血的心脏上,并且附赠了一声,“活该!”

    石浩森失血过多已经没了意识,布尔吉很快跟上姜盈的脚步也走了。

    石浩林躺在一群不久之前他还万分唾弃的“奴隶”尸体中,意识逐渐涣散了。他大概怎么也没有想到明明自己最聪明,最擅长抓住机会,可是却突然就死了。他不甘心。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死亡面前人人平等,该你死的时候,阎王爷一分钟都不会让你多留。

    ……

    这一夜是混乱的一夜,星盗们在举办舞会的时候,太空战舰被姜盈偷袭了。姜盈弄死了一个星盗,偷了他的武器和空间,然后在换防的时候进入太空战舰炸毁了太空战舰的动力装置。

    可是安德烈的愤怒却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后来不久,夏洛特一行人的太空战舰就迫降c20星了。

    安德烈等来了主子很兴奋,在他的心里,夏洛特是一位有勇有谋的公主。有夏洛特在,他什么困难也不怕。

    辛普森重新看到了他的新能源石货船,有了这此新能源石,再加上他们随身携带的太空战舰修理师,两艘战舰被修好只是早晚的事情。

    虽然没抓到敌人,不过队伍越加的壮大了,星盗们也就很快不愤怒了。

    那位什么外星公主的两个小公主都好甜呢,他们觉得以后的日子会很精彩。

    夏洛特曾经派出去吸引海恩火力的三只兽人战士也全部归队了,听说海恩的战斗机也被打掉了,虽然暂时不能确定生死,不过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赶回舞会地点,除了死人之外就是满地的狼藉他们也没有在意。

    安德烈一改阴沉狠毒的表情,转而变得热情又殷勤,“来人,马上收拾干净!餐品全部换新的,我们为公主接风洗尘!石浩林……啊,已经死了啊?真遗憾。抬下去!”

    石浩林曾经那么没有自尊的鞍前马后也不过是换来了安德烈现在的一秒停顿。

    有两个星盗过来欲抬石浩林扔出去,夏洛特本是随意扫了一眼,却在注意到石浩林的胸口枪伤后站了起来。

    “等等,你刚才不是说给石浩林的枪是你的吗?这枪伤哪里是你的枪能造成的?这舞会现场有监控吧?调出来!”

    拿到监控,当他们看到一个容貌丑陋的人出现先射杀了石浩林又救走了石浩森并带走了布尔吉后,夏洛特的目光沉下来了。

    “这是……姜盈?”

    怎么可能!离开m38星时收到的情报不是说已经和姜盈同归于尽了吗?那眼前的这个人又是谁?

    夏浩特不会安慰自己说那不是姜盈。研究了两年多的姜盈和海恩,就是不看那张脸,单看行动身手,夏洛特都能肯定那就是姜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