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37 近在咫尺的两口子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7

    姜盈在布尔吉的带路下,把石浩森救回了石家。

    虽然姜盈知道石家马上就会变得很危险,但为了石浩森的命,也只能先回到石家。

    到了石家,石父脑出血后虽然命保住了,但暂时只能躺在床上恢复;石母天天以泪洗面,强撑着这个家。

    二老一看到好久不见的大儿媳,以及好不容易回来却又中了三枪的石浩森,还有一个丑到辣眼睛的姜盈都吓坏了。

    姜盈也没空安慰,她从星盗那里抢来的空间里有必要的武器装备,还有必要的救治装备,很幸运的还有一个治疗仓。她跟二老简短的点头打过招呼之后,就先救人了。

    回来的路上就先给石浩森用上了抢来的空间里自带的止血胶以及再生血胶,石浩森这才得以撑到了家。姜盈又抓紧时间从空间里取出必要的工具,干脆利落地先把石浩森所中的三处枪伤给处理好,然后再把石浩森送进了治疗仓里。

    旁观了这一切的石父老泪纵横,石母双手合着十嘴里念叨着“谢谢谢谢”就要给姜盈跪下。

    姜盈赶紧拦住,“伯母别这样,我们的时间很紧张。石浩森是潜入了星盗们的舞会想要杀掉石浩林才变成这样的,他身上的其中一处枪伤就是石浩林开枪射杀的。为了救人,我不得不一枪射中了石浩林的心脏,他已经……”

    救了人家一个儿子却也同时杀了人家另一个儿子,姜盈觉得这事儿还真是不怎么好说。

    可是二老却是意外的通情达理。

    石母先是看到石浩森的命保住了很开心,这一听姜盈的话知道另一个儿子死掉了,她又伤心了。不过她却不怪姜盈,她知道大儿子是个什么情况。

    “你不用自责,是石浩林不对在先,是我教养失职,是我家门不幸啊。”石母坐在石父的床边,二老一起低泣着。

    姜盈一直吊着的那颗心这才算落回了原位。她并不知道石浩森等人的计划,她只是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先考虑到了要为自己弄些保命的武器以及必需品。也是凑巧,她在摸到城市边缘的时候误打误撞摸进了太空舰的停放地点。

    洗劫了一个星盗,又从其他星盗那里听说了星盗们正在举办舞会,姜盈便想办法潜入了太空舰的动力装置并埋下了定时炸弹。她的原计划是,当定时炸弹爆炸的时候,她应该正好到达舞会的地点。

    这样就能在星盗们被惊动出现时,她能打死几个算几个。谁知道什么计划还没有实施她就先看到了石浩森。

    见石浩森命在旦夕,她下意识地就先出手相救了。救了之后才从布尔吉的口中得知她射杀的居然是石浩林。

    这世上多的是自己家人打到头破血流都没事,一个外人如果敢动一根头发家里人就挥刀相向的事情,姜盈担心了一路的假如自己的行为不能被人家的家人接受,这事儿还真挺闹心的。

    听到二老并不埋怨自己,姜盈顿时对这二老好感倍增,这再说话就真心了好多。

    “伯父伯母,现在石家很不安全了,我们得马上离开。星盗们的舞会被破坏,他们不可能咽下这口气,所以很快就会追过来。我们必须在他们没来之前转移,二位请跟我走!我是石浩森的朋友,会在他醒来之前照顾好二老的。”

    “好,我们走!我们早就想走了。”二老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姜盈和布尔吉把石父扶到轮椅上,由石母推上了悬浮车。

    姜盈又问布尔吉,“那你呢?一起走吗?”

    一路逃回来的路上,两人大概也交流过了舞会上的一些细节,虽然没能交流到姜盈的身份上,但布尔吉已经对这个容貌丑陋突然出现却救了她一命的女人产生了相当的信任。

    布尔吉诚实地答道,“我需要先回家一趟,我要走也要带走我的家人。啊,你有目的地吗?总不能没头没尾的瞎逃亡吧?”

    见姜盈摇头后布尔吉马上从空间里拿出了一个地址,“这个给你,这是我和石浩林曾经的度假小屋,除了我俩之外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开门的密码就在上面。这地方离市中心很远,而且并不惹人注目,你先去那里,我随后就到。”

    姜盈没客气,接过东西就要走,又被布尔吉一把抓住。

    “我没去之前,请一定不要离开!我有重要的情报告诉你!”虽然还不知道姜盈是谁,不过布尔吉也看出了姜盈的不同寻常。

    石浩林死了,她又不愿再回到星盗那边苟且而活,婆家现在又是这么一个情况,娘家的情况还未知,布尔吉下意识地依靠上了姜盈。

    姜盈说是石浩森的朋友,所以才救了石浩森。可是她跟自己却是没有关系的,她愿意带上自己这个拖油瓶吗?

    布尔吉抓着姜盈的手很用力,她真的怕姜盈不等她,“要不你还是跟我一起回去吧?距离并不远,我动作也很快,我……”

    “不行!”姜盈斩钉截铁地打断她,“我们两家人两辆车的话,目标太大,很快就会被抓到。我们还是分头行动最安全!你放心,我一定会在你说的地方等你!别罗嗦了,现在时间很紧。”

    “那说好了,一定要等我哦。”布尔吉也只得再嘱咐一遍后就飞快地离开了。

    姜盈上了悬浮车,先给二老和装有石浩森的治疗仓都系上了安全带,然后也没有立刻就朝着布尔吉给的地址奔去,而是先绕着附近的区域来了这么一圈。

    姜盈一手开车,一手拿消音枪打爆了这附近的所有监控设备。

    如果是她自己,她有把握避过那些监控设备,但现在开着车带着人,她就不得不用一劳永逸的方法。

    确定暂时不会有人轻易查到车的行踪后,姜盈才开着车正式驶向了布尔吉给的地点。

    路上为了不影响姜盈开车,石父石母再对姜盈的身份好奇都没有出声发问,不过两人都默默地把姜盈熟练的射击动作看到了眼里。

    据他们所知,石浩森可从来没有说过有这样一位身手不凡的朋友。他们也想了一下石浩森周围的朋友,的确也不记得有这样一个容貌这么特殊的女生。

    等到了地点,安顿下来,从治疗仓的外显示屏上看到石浩森的各项数据在趋于好转了,石母才端着一杯水坐到了姜盈的面前。

    “好孩子,快喝口水歇一歇吧。”石母把水递给姜盈,一脸的感激。

    到地儿后,是姜盈把治疗仓给弄进了屋里,又把轮椅从车上抬进去,等石母等人都进了屋以后,姜盈又在附近做了一些必要的小机关。

    从头忙到尾,真是忙到连口水都没喝上,就这一点,石母就对姜盈是绝对好感了。

    “谢谢伯母。”

    “你这孩子,还跟我说什么谢谢。要说谢,也是我们对你谢啊。幸亏你赶到的及时,不然我这两儿子就一个都留不下了。”说到伤心处,石母泪如雨下,“作孽啊,我怎么就生出了那么一个儿子!我对不起老石啊!”

    此处省略一万字。

    姜盈听得头大,偏偏又不得不听。石父累的早睡着了,石浩森继续昏迷中,就一个她是活口的了,她不听谁听?老太太一看就是负责情绪积压的太多,你要是不让她说个够,这早晚憋出个好歹来。

    她正悲壮地想着没准后半夜都得在哭诉中度过时,救星到了。

    布尔吉赶过来会合了。

    就她一个,没有一个家人。

    到地后就扑进了石母的怀里,“妈,我爸我妈带着弟弟妹妹走了,我都不知道--”

    石母也震惊得哭都卡住了,“怎么会?前些天他们还来看望你公公,还特意去你房间收拾了一些衣服,说要去星盗那里看你的时候拿给你穿。”

    布尔吉愣了一会儿后,发出了惨声一笑,“妈,他们什么时候去看过我了?我来时还回我和浩林的房间看过了,他们哪里是收拾衣服,他们是把我的贵重首饰什么的都给收走了啊!”

    被老公出卖,被家人舍弃,布尔吉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这么惨。她回自己的家,看到家里空空荡荡时,还在为自己的家人开脱,想着现在动乱,星盗们残暴嗜杀,大家为了活命都想逃也是人之常情。忘了叫上自己就忘了吧,她那时候也的确不方便逃离。

    布尔吉就决定去找姜盈会合。在那之前,她又回了一次和石浩林的家,想着逃亡的过程中一些必需品总要带着的,钱也要带着。可是去了之后却发现自己那些昂贵的首饰什么的一个都没有了。她还以为是石浩林收走了,现在一听石母的话才知道竟是自己的父母收走的。

    这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她的父母早就在计划着逃离了,没把她计划上不说,还在离开之前带走了她的贵重首饰。

    布尔吉哭到想死,“妈,我现在只有你了,你还要我吧?妈--”

    石母抱着她一起哭,“妈要,不要那个畜生也不能不要你!是妈没能耐,保不住你。但这回,妈拼了这条老命不要也绝不让那些星盗们再欺负你了!”

    婆媳俩人抱头痛哭。

    姜盈没吱声,窝到一角沙发上睡着了。

    倒是婆媳俩注意到姜盈睡着后,两人自动把声音给放小了。

    “布尔吉,石浩森什么时候有这么个朋友你知道吗?我也是老糊涂了,我刚才跟人哭诉了半天都忘了问人叫什么了。”

    “哦,妈,我倒是知道一点。她说她叫墨盈,是石浩森这次去m38星认识的朋友。”

    “m38星来的人?在这种时候来c20星?”

    “妈,你没觉得她的身手不像普通人吗?”布尔吉想起姜盈利落帅气的身手来,也就忘了自己的悲惨了,“她虽然看起来傻丑傻丑的,可我总觉得这不是她的本来面目。也不知道她的脸为什么肿成那样,不过等好了之后应该就能恢复原貌了。对了,妈,她没说浩森什么时候醒吗?等浩森醒了我们一问就知道了。”

    “这一点她倒是提过了,说大概明早就差不多醒了。”

    “那就好。妈,你睡会儿吧。以后会有我和浩森照顾您二老的,您不用再这么紧绷着了。”

    “好,你也睡会儿吧。”

    尽管这里有好几个房间,但谁也没有回到卧室里去,就怕有意外的时候来不及逃走。于是大家都留在了客厅里。

    石浩森是躺在了靠墙边放置的治疗仓里,石父的轮椅打开就是一张床,石母占了那个四人沙发,布尔吉就躺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姜盈则把一个单人沙发推到了某个视野最开阔的窗户下,然后就窝在了那里。

    第二天早晨,布尔吉是先醒来的。或者说,她就没有睡踏实。她被人利用被人舍弃怕了,她怕睡实了,姜盈万一要先离开的话,她们这些人可就死定了。她可没有信心带着治疗仓带着老的老,残的残的逃命去。

    睁眼就先看向了姜盈的方向,在确定姜盈还在的时候,这心不知为什么一下子就踏实了。

    信任来得莫名其妙。

    布尔吉看到姜盈身上的毯子滑落了下来,她便悄悄地走过去想要给姜盈盖好。她才捡起毯子的一角正要盖回姜盈的身上时,下一刻一阵天悬地转,她被姜盈扭着胳膊压着背给死按到了地上。

    单人沙发都给碰倒了,动静不小,石母被惊醒,“怎么了?星盗追来了?哎,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布尔吉仍旧意识放空中,她还没有想通自己怎么就一下子被人按到地上了,速度快到脸撞上地板都还没感觉到疼。

    姜盈小呼一口气,松开人,“抱歉,身体的本能反应,下次记得不要不打招呼就随便靠近我。”

    猪头一样的丑脸,说的话却自信又霸气,两者表现在一起很冲突,甚至有点装比的嫌疑,可是布尔吉却是臣服的不要不要的。

    “不不不,不用道歉,是我不对,我下次记得了。”布尔吉两颊飞红,真心觉得姜盈刚才的动作超帅的。

    姜盈一边扶起沙发一边问她,“你昨天跟我说有什么重要的情报要告诉我的?”

    这话问完姜盈就觉得布尔吉脸上的红更红了,像是要烧起来了似的。

    姜盈觉得很奇怪,她问到的问题哪里不对了?还是她的口音引起了什么误会?

    而当她听到布尔吉悄声告诉她的话时,她的脸也热了。

    “慢点,你说慢点,你的意思是,那个叫安德烈的星盗有两个……小丁丁?”

    看到姜盈和她一样不好意思,布尔吉反倒冷静下来了,“是,这个我不会看错的。而且他的舌头还特别长,内什么的时候,总能……你懂吧?反正我的感觉是他不像是人。”

    姜盈呆滞:她不想懂。但作为一个已婚妇女,该死的她懂了!

    如果说她不曾知道这世上还有兽人这么一个物种的话,那么她顶多以为安德烈就是身体畸形而已。但姜盈是知道兽人的存在的,来c20星之前还被兽人那样惨的坑了一把,“兽人”两个字可以说在姜盈的脑海里印象太深了,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先想到了这方面。

    假如兽就是人,人就是兽,那么自然生物界有两个生殖器官的蛇类是不是在变成人类之后也会保持这样的体态特点呢?

    想到这里的时候,姜盈的脑袋空白了好长时间,物种真是神奇呢,呵呵。

    ……

    石浩森在姜盈等人吃早饭的时候醒来了。

    石母惊喜地扑过去帮他打开了治疗仓的盖子,“浩森你醒了?是你的朋友墨盈救了你,你快谢谢人家。”

    从星盗那里抢来的空间纽扣真是个高级货,止血胶是最好的,再生血胶也是最好的,治疗仓也是最好的。经过一夜的治疗,石浩森除了身体虚弱还需要继续疗养之外,已经能听能说,意识很清醒了。

    清醒的石浩森对上了姜盈那张猪头脸,“墨盈?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啊?”

    石母和布尔吉愣住,不认识?

    姜盈:……好吧,她现在这张脸的确是个人都不能认识。

    “因为你那时候还没醒,在布尔吉问我叫什么的时候,我就习惯性的报上了自己行走在外的江湖姓名,墨盈。名字你可能不熟,但墨姓的一个人你应该认识。”

    曾经在m38星初遇的时候,姜盈被食货帝国选为幸运者的时候报上的姓就是墨。

    那是石浩森到达m38星第一个认识的朋友,后来到离开m38星之前也一直没有再见到,这一直是石浩森的遗憾。所以他记得非常清楚。

    石浩森不敢相信地喊道,“难道你就是那位干噎了七碗米饭的墨小姐?”

    石母和布尔吉齐张大了嘴巴表示震惊,七碗米饭?怎么吃的?

    姜盈:……

    这就是她不愿意报上真姓名的原因之一。

    自打到了c20星后,脸也不美了,还被人说傻,现在又被人认定成了吃货,她的老脸啊,都给丢尽了。

    本来最后她还想补充一句,她的盈字倒是没有说谎的。

    不过她现在决定还是暂时不报了。

    “姜盈”二字的包袱能留一天是一天吧。

    石浩森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缺了根弦,他还真就没有多想,兀自看着姜盈感慨道,“看个头倒是熟悉,脸却完全不是那张脸了。你遭遇了什么?不是在m38星的吗?怎么会选择这个时候来到c20星?”

    姜盈:“……呃,抽中了穿越空间旅游奖?”

    其他四人,包括刚醒来的石父:……

    这是什么m38星新兴起的冷笑话吗?

    “好吧,反正就是因为某个不可控的原因,我就无意中降落c20星了。然后可能是空间传送的作用,我的脸就变形了。至于什么时候恢复我也不知道,所以就麻烦大家先忍忍吧。”姜盈摊手表示无奈。

    其他四人受了姜盈这么大的帮助,当然不会对这种事情在意。

    石浩森又问,“是你救的我?你怎么救的我?那样的场合你都能来去自如?”

    不能怪石浩森太好奇,实在是不会有人想到随便一个人都能单闯一回星盗大本营,更别说还救出了两个人了。

    这次不等姜盈回答,石母和布尔吉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把事情都给石浩森讲述了一遍。

    两人出于对姜盈的绝对好感,用词稍微有了些夸张,但石浩森也是没有障碍地全部听懂了。

    “我说,你们叫盈的人是不是都这么厉害?我还认识一个叫姜盈的,你也知道吧?m38星的人,或者说全星际的人应该就没有不知道的吧?她是我女神,我去m38星本来是想着一是拉合作,二是和她交朋友的。可是由于各种原因,我哪一个目标也没有完成。”

    石浩森自嘲地笑了一下,“也是,我连自己的家都守不住,我有什么资格和姜盈做朋友呢?”

    经过了这次巨变,石浩森整个人的气质越加地沉淀下去了。

    他醒来之后第一个想问的就是他哥石浩林的死活,但他看到爸妈就在身边,他再想问也给忍下了。

    姜盈想起最初相识时那个什么都敢说,什么都觉得可以说的石浩森了,这人给她的感觉一直不错,合作谈不成做朋友还是可以的。可惜m38星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给错过了。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姜盈问石浩森。

    石浩森握拳,“跟星盗们反击!我绝对不坐以待毙!c20星是我长大的地方,反正我做不到拱手相让。”

    石母强忍着没掉眼泪,“浩森,爸爸妈妈支持你。”

    布尔吉也一拍石浩森的肩膀,“我也支持你,我跟你一起干!”

    姜盈暗暗点头,“看昨晚的情况,你们是有组织的了?大部队呢?上边的组织者是谁?我想加入你们。”

    昨晚的结果可谓是一方惨败,但也能看得出来是经过了策划。姜盈想着,如果能加入大部队的话,总比她一个人单打独斗的要好。

    石浩森不好意思地笑了,“是我,昨晚的行为是我组织并指挥的。里面的大多人也是我平时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大家都对自己家里花钱买命出卖立场的行为零容忍,所以才决定舍身唤醒大家的血性。”

    姜盈:……

    所以昨晚那么惨烈的情况你们是不是还觉得牺牲的很值?真是太胡闹了。

    “c20星的原c长呢?原驻c20的高级警监呢?驻警兵力总不能全被星盗们灭了吧?”

    石浩森傻眼,“我不知道。我刚回来m38星就遇到了这种情况,我哪里知道你问的那些问题。”

    得,意识虽然成熟了,但是说到实践上,这位还是个白痴,还是那个被惯着长大的象牙塔大少爷。

    姜盈有些烦躁,她来找石浩森,原本是以为以石家的高度,她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以及助力。但如果没有的话,她到目前的行为岂不就是纯属浪费时间了?

    那可不行!

    “你们就在这里好好躲着,我出去看看消息。”姜盈说着就要往外走。

    石父这时突然叫了一声。老爷子因为脑出血的后遗症,现在说话已经不利索了。

    石母根据石父的眼神和表情看了出来,石父这是叫姜盈呢。

    “墨盈等一下,我家老伴儿好像有话要对你说。”叫停了姜盈,石母赶紧扭头又跟石父交流。二老又是眼神又是手势的打了半天,石母终于明白了。她听从石父的意思,从石父的空间纽扣里取出了一张记录芯片。

    姜盈抢得的空间纽扣里有光脑,但她不敢轻易打开,怕有什么定位的程序,一打开就暴露自己的位置,姜盈问布尔吉,“有光脑吗?借我用一下。”

    “有,当然。”

    姜盈接过光脑,芯片插入光脑,当看到全息屏上出现的各种重要信息时,姜盈惊喜了。

    因为那里面包括原c长,原高级警监,以及部分掌权阶层的个人信息。从容貌体形,到性格爱好,以及光脑号等等。

    石母还在一边猜着石父的意思,一边给姜盈转达,“这些都是我家老伴在日常接触中自己整理下来的,如果你需要,你就拿去吧,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有,太有帮助了!非常感谢您愿意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提供给我使用。”这些掌权阶层的个人信息,别说是这种时候了,那就是和平时期,也是重金难求的信息。为此,姜盈郑重地向石父鞠了一躬表达谢意。

    其实她想敬礼的,可是想到暂时还是不宜暴露自己的信息,她这才临时改成了鞠躬。

    接下来的时间里,姜盈便把这里当作了临时的根据地。石浩森和石父天天在家里恢复,石母负责照顾他们俩个,布尔吉则负责了保护他们的安全。

    布尔吉捡来的那把枪被姜盈收走了,因为姜盈怕万一布尔吉真的在危险的境地下开了枪,有人会根据枪伤和子弹查出他们的下落来。姜盈给她换了另一把,小巧精致大众,还教了她一些射击的技巧,于是布尔吉每天都热情洋溢地端着枪保护着石家一家人的安全。只可惜没敌人来过,她一直没有机会发挥。

    姜盈呢,就每天出去摸情况,顺便查找石父提供的那些信息的所有者的下落。

    她现在已经不奢望利用光脑传递消息等海恩来救了,但她相信她老公必定会来救她。因为c20就是她老公的任务,她老公只要按计划执行任务,她就一定能等到她老公的到来。

    就在姜盈暗中摸情况的同时,星盗们抓奴隶的行为越加地频繁了。

    原来花钱买命的掌权阶层们这次也被牵涉在内了,一时之间谁也说不准下一刻谁会被星盗们抓走了。

    c20唯一的一个城市,那么大的一个城市,大白天的时候通常都见不到人影了。人心惶惶不是说出来的,而是那种氛围,你只要冒个头,都觉得死亡正临近似的。

    曾经杀人如麻的一些星盗们都被影响得有些压抑了。各行各业都是有等级的区别的,包括杀人。星盗们杀的人如果是以日均上十来计算,那他们现在就是遇到了日均上百日均上千的高等级者们,他们也一样会心里发毛。

    两个关系挺好的星盗在巡逻的时候就忍不住嘀咕了。

    “喂,你觉不觉得这批兽人星的公主团队比我们这些星盗还凶残?我们来了那么些天了才杀了多少人,他们才来了几天,这附近一片的人就死光了!我们不得不扩大捕捉奴隶的范围!”

    “卧槽,你也感觉出来了?我早就感觉出来了!但我没敢说!安德烈对那个公主那么惟命是从的,我这个小喽罗敢说什么?不过我倒是还发现了一点,原来我们杀人还有尸体的,可是最近送到那位兽人星公主那里的奴隶却是连个尸体都没见到啊。他们把人杀哪儿去了?”

    “兽人兽人……你猜他们是不是把人吃了?”

    “哥你别吓我啊,我怕。不能吧?安德烈总归跟我们一边的吧?”

    “那他为什么跟那个兽人星的公主那么亲密?我每次见到那位公主出现,身边跟的是都是安德烈。连那位本应该陪在公主身边的什么公爵都没有安德烈出现的次数多。”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安德烈不是跟我们一样的星盗么?那他什么时候跟一个兽人星的公主这么熟悉了?他……”

    “咳咳!”随着一声清咳,一个兽人星的战士从拐角里拐了出来。

    两个星盗甲和丙赶紧站起来面色紧张地点头示意,心里则在打鼓,那人到底听到了多少。

    兽人战士爽朗地笑着,一手架在了一个星盗的肩膀上,“兄弟们有空吗?我们喝口酒去?”

    因为着安德烈的态度,现在凡是夏洛特团队的人,貌似都比他们这些星盗身份高一层似的。

    甲星盗和丙星盗不敢推荐,唯唯诺诺地答应啊。

    兽人战士是有备而来,空间的东西一拿出来,全是好货。两星盗看到酱猪蹄酱肘子什么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星盗们比原c20的人吃得好是事实,但星盗内部,食物的分配也是分阶层的。像食货帝国新出品的这些肉制品,甲星盗和丙星盗却是没有资格分得的。

    丙星盗口水泛滥,上手就想抓,甲星盗眼疾手快地打了他一下。

    甲问,“大哥,这么好的食物可不是为了就随便喝口酒吧?您有什么目的最好先说,要不一会儿万一弄得大家都不愉快,这还伤和气不是吗?”

    兽人战士没说话,先干了一杯酒。完后酒杯重重地墩在了桌上,“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们要想我不说出去,可以,我问你们的问题必须照实了回答我!”

    “大哥饶命--”两星盗跪下了,半点都没想强行突破灭口的事情。

    因为夏洛特带人到的时候就命人露出一手,这些兽人战士们的实力远在他们这些星盗之上。

    兽人战士也不让他们起来,就这么问道,“那个安德烈多大了?那里大不大?持久时间长不长?原来一共有几个女人?每天晚上能战几个?说!”

    两星盗傻了:“啊?”这叫什么问题?

    兽人战士咣一声摔了一个喝空的酒瓶,“艹!没有他之前,明明跟在公主身边最间最长的人是老子!是老子!老子哪里比不上他了?你们说!老子是没他帅?没他年轻?还是那里没他大?”

    两星盗对看一眼,又看看满眼妒火的兽人战士,两人明白了:合着这位是个吃醋争宠来找他们取经的啊!

    那这酒可以随便喝了!

    “兄弟,原来你是这么个情况啊!你早说嘛!来来来,我们边喝边聊。”

    两星盗放松了警惕很快吃吃喝喝起来,他们越喝越迷糊,什么话都开始往外说,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兽人战士却是除了开头那一瓶酒外再没喝过一口。

    ……

    夏洛特和安德烈也在开会。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尽快回到s70星去。”夏洛特不喜欢c20的环境,这湿热的气候总是她感觉很烦躁不安,“新能源石那边冶炼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太空舰能修理好?”

    “公爵大人亲自在那边守着,已经进行了一半了,再有七八天左右应该就行了。”

    夏洛特厉声打断他,“不行,还是太慢了。人不够吗?那就让星盗们再多抓一些奴隶送过去!”

    新能源石从开采出来的原石到应该用太空舰上动力装置是需要冶炼的,而冶炼的最重要一环是需要添加骨头。

    原来兽人星冶炼时会添加不能变成人的兽的骨头,但来了c20星后,这边大型猛兽欠缺,他们就不得不临时用人骨来代替。

    人骨从哪里来呢?当然是从奴隶身上来。

    安德烈有些犹豫,“最近抓奴隶的行为好像已经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公主,我们是不是……”

    “不用管!加快进程,等我们离开了c20星后,这些人就算有意见又能如何?从明天开始就双倍地送奴隶过去!”

    “是!”

    “还有,我让你准备的人准备好了吗?”

    这次安德烈答的很快,“准备好了,随时在等公主的接见。”

    “那就让他现在过来吧。”

    “是。”安德烈以通讯器交待下去,很快门响了,随后门开了,一个金发蓝眼的身高一九二的男人走了进来。

    ------题外话------

    感谢h9201和神经病的票票~即将会合的两口子,啊不,三口子哦~笑~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