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38 胖鱼:妈丑,拒亲!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

    面对面看到自己,却不是从镜子里,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反正海恩的感觉是糟糕透了。

    虽然他表现出来的除了好奇还是好奇。

    艾伦倒是很满意特洛甫的这个表情,“我的新形象怎么样?传说中盛世美颜的海恩大人的脸是不是也征服你了?”

    特洛甫诚恳地点头,“艾伦,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是变装成海恩了吗?”

    “不,不是变装,而是整容。”艾伦一甩新染的金色头发,对于自己的生死兄弟一点隐瞒都没有,“我们不是已经发现了姜盈的行踪了么?公主说现在她在暗而我们在明,找出她来有点难,但我们可以引她出来!”

    艾伦指指自己的脸,特洛甫明白了,心里狂爆粗口,嘴上却道,“公主英明!”

    对于自己被选中做了这样的角色,艾伦表示非常得意,他从空间纽扣里取出一只小镜子不停地欣赏着自己的脸,“这张脸真是完美无缺!别说姜盈了,只要这张脸一露面,我相信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会被这张脸给吸引!我现在都要被自己迷死了。”

    说着他还真对镜子里的自己飞了一个吻。

    假特洛甫真海恩的表情终于控制不住地扭曲了。

    被人当面yy自己的脸,海恩就一个想法,他想一刀出去砍死这人。

    艾伦却猥琐地朝着特洛甫扭了扭腰,“怎么,有想法了?在我出动之前来一炮?任务结束之后我肯定不会顶着这张脸回s70星的,机会可是稍纵即逝哦。也就是你我生死兄弟一场我才愿意的,别人想爽都只能干流口水。”

    海恩心里已经在屠杀天地了,他要真想爽,一定干死丫的!

    “呵!”海恩不屑地冷哼一声,“干到你腿软,你还能出任务?痛快收拾你的东西!相信安德烈不会给你这么长的时间回来收拾东西吧?”

    艾伦扫兴地收起小镜子,“安德烈算什么?他不过跟我们一样的身份!我才不怕他!”

    “可是人家溜须拍马做的好,人家的身份跟我们一样,但人家的分量却是比你我加一起还重上三分了。”

    “……特洛甫,你尽管看着吧!待我这次完成任务回来,我一定用战功压安德烈一头!到时候我飞黄腾达了,兄弟我就带你一起吃香的喝辣的!”

    “好,那我就等你飞黄腾达了!”

    两人哥俩好似的一对拳,艾伦收拾好东西后快步离开了。

    海恩抹一把脸,伪装的表情褪去,换上了日常习惯的面无表情。

    他的战机是假装故意被打中的,在战机掉落的一瞬间,他运用了空间撕裂装置。

    没有人知道空间撕裂装置是不是可以在太空中使用,包括空间撕裂装置的研发者也没有条件去做相应的实验。

    海恩也不敢太冒险,于是便把目的坐标设置成了最近的兽人战斗机。

    夏洛特以为他们是想截住太空舰想把人歼灭在这里,其实夏洛特想错了。海恩是带领过机甲战士跟虫兽对战过无数次的星将,他的第一考虑永远是先保证己方的生命安全。

    帝国培养出的机甲战士,以及帝国研发出的机甲都是轻易不得损伤的重要财富,所以海恩会习惯性的做攻打计划之前先考虑自己一方有可能产生的损失。

    跟夏洛特等人在太空中对打的话损失太不可估量了,而且海恩还不确定夏洛特的太空舰中是不是有姜盈呢?所以海恩才驾驶着战机单枪匹马地攻了上去。

    他的目的就是要想办法潜入对方的战机。

    身在太空,这种想法很大胆。如果这时但凡有个人提前知道了海恩的想法,都得会想尽办法地阻止他。海恩也是帝国损失不起的财富啊!

    但很可惜,这时候没人能拦海恩了。

    当然海恩也不是说为了姜盈就傻大胆了,他也提前给自己留了后路。如果万一空间撕裂装置不能使用,那么他就放出机甲进入机甲就是了。

    机甲是他在离开38星之前秘密找瓦格纳去借的。正式的军用机甲是借不来的,但练习用的军用机甲还是能借来一个的。瓦格纳也是知道海恩此去关系重大,于是很痛快地就出借了。

    海恩在保障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冒险了,幸运的是,他的冒险成功了。虽然空间撕裂装置在太空中使用引发的空间扭曲也给海恩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4s的海恩还是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先制服了战机内的兽人战士。

    杀人抛尸,取而代之,变装归队,这也就是海恩了,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完成的这么快还这么完美。而且海恩当时还因为空间撕裂装置的强行使用而头疼欲裂中,小兽爷都差点忍不住跳出来。

    成功混入兽人队中,又在降落20后得到了姜盈的消息,海恩那时才觉得一切都值了。

    知道姜盈就在20后,海恩倒也不急着去找姜盈会合了,他可不会忘了他的主要任务还是歼灭星盗收回20。况且他还知道了星盗联盟的总头目居然是兽人,居然是夏洛特的人。由此可知,20的失陷早就是兽人的有目的为之了。

    这个消息如果能传回38星的话,帝国政府马上就可以对兽人星进行政治施压,只可惜现在20是信号全屏蔽中。不过这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夏洛特从38星得手的消息也不能及时传回s70星了。

    事情扩大,最后有可能不得不由帝国政府出面和兽人星政府进行政治“洽谈”?还是在没有惊动两星政治层的前提下就把人给灭了一绝后患?海恩更倾向于后面的选项。

    为了钓出姜盈就仿造出了一个自己?海恩冷笑:阴谋诡计什么的,在他面前可都不够看!

    在艾伦离开不久,海恩也很快出去了。

    ……

    姜盈在暗中集结了力量,她可不会天真地认为自己一个人就能把所有的星盗们都给干翻,更别说她现在还知道了星盗们的头目很有可能是一个兽人。

    姜盈有时候也想,如果给她一架机甲,或者是一架战机,她轰隆隆开着出去拼死打一把,也未尝没有可能战死一群。

    但很遗憾的是,她的美女机甲也在空间扭曲风暴中给绞碎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当天没有携带海恩那架机甲出场,否则只会一并损失掉。

    姜盈也试过再去星盗们那里洗劫一些什么,然而在她炸过了太空舰的动力装置之后,星盗们的守卫明显更严密了。一是再硬闯的危险度增大,二是姜盈也怕自己留下的痕迹太多而招来星盗们的追查,故姜盈再没有轻举妄动过。

    姜盈终于集结到了一支能帮得上忙的力量,那是原驻星警力中的一个小队,队长叫撒伊,他带着大概有二十个人的队伍。

    从撒伊的嘴里姜盈知道,星盗们在降落20之后就先攻打了驻星警部。能抢走的都抢走,不能抢走的都毁掉了。撒伊等人能够带着逃出来的武器就没有大型和重型的,而且弹药还非常的不充足。

    他们属于驻星警力,不是机甲战士,不是防暴部队,所以他们平时根本不会随身带着武器。当星盗攻破了20的太空防线之后,他们属于临时被集合开始反击的。

    平时松散造成了反应迟钝,反应迟钝又造成了反击不力,反击不力就直接导致了背枪逃亡的下场。

    姜盈从一处废墟的下面找到这二十个人的时候,二十个大老爷们都很颓废。平时警队的人都在混日子度日,他们也是,当时不觉得有什么。可等意外发生了,自己的职责是保护20星的人,可是自己却不能战斗到最后一刻,反而弃人逃跑了,这对他们的良心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冲击。

    曾经报考军校时候的雄心壮志,被选中外派20在太空中对着38星发誓要荣耀归来的承诺,骨子里对自己的认可,这一切的一切,在只能背枪逃亡,做不到有效回击只能躲在这里的时候全部袭上心头,这群大老爷们集体陷入了消极的情绪中,几近崩溃。

    作为一个军人,姜盈也看不上这样的人这样的行为,但现在的情况是,38星的救援到达之前,这些人能用还是得用。总不能让那些一点底子都没有的20星普通民众跟星盗们反击不是?

    姜盈把二十来个人带回了根据地,这里已经集结了一些表示愿意跟姜盈一起努力做点什么的人们。

    两边一会面就发生了剧烈的冲突。

    普通民众们早就怨气冲天了,原来是没有目标发泄,但现在一看到撒伊他们,这情绪一下子就暴发了。

    “墨小姐,让他们滚出去!他们不值得信任,他们就不配称为军人!”

    “我的父母,我的兄弟,我的孩子,他们都死在了这场星盗的袭击中啊!为什么你们还活着?你们怎么可以还活着!”

    “看到我这条腿没?就是被一起逃亡的你们中的一员趁乱踩断的!你们是军人啊!你们的职责是保家卫国!结果来事了,你们比我们跑得还快!你们自己自己说,你们对得起谁!”

    “你们居然还有脸跟着墨小姐回来!我要是你们,我早就自杀谢罪了!”

    撒伊他们随身带着枪,这些人不敢跟他们动手动脚,就站在原地用言语讨伐。

    言语的力量虽然不像武器那样直接,但一样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撒伊他们本就是已经自责到自我否认濒临崩溃的程度了,哪里还承受得住来自群众的言语讨伐。这些人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子,把把往正心口上扎。

    他们无话可说,他们的头越来越低,身体越来越佝偻。但对面的人视而不见,他们流离失所,他们家破人亡,你们还活着就最大的罪!

    “去死!去死!去死!”

    姜盈回来之后就被布尔吉叫走了,她没想到就说句话的功夫,这边已经闹成这样了。

    她听到动静赶过来的时候正要阻止,却见撒伊他们已经枪上了膛,“好,我们就把命赔给你们!”

    二十来个大老爷们一个一个都拿枪抵在了自己的下巴处是什么场面?

    反正姜盈看到了是脑袋想爆炸。

    靠哟!还能有一个脑子清醒一点的吗?

    不说要求你们以大局为重,至少你们都该想到,这二十多声枪声一响会引发何等的惊动吧?咱现在是在逃命中啊,咱能不整动静不暴露自己不?

    而且她就一个人,她要如何才能阻止一群大老爷们举枪自杀?她能有多快?才能快得过二十把就抵在下巴上的枪?

    情况非常危急,已经容不得姜盈去想什么,她闭眼睁眼间,胖鱼扑楞着大胖尾巴实体现形了!

    在场众人就像一群突然被掐了脖子的公鸡,干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了。

    --那是什么?鱼?不在水里却在空中游动的……鱼?

    这是所有瞪凸的眼睛里露出的意思。

    撒伊等人也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异象给吓住了。

    姜盈不敢耽搁,赶紧剿了二十来个人的枪,然后顺手收到了自己的空间里,哼,不给了!

    短时间的休整,胖鱼已经恢复了不少,对于这头一次出来放风它很高兴,所以决定绝不给妈妈丢脸。

    胖鱼在现身的同时就发动了精神力攻击,别看在场众人好像是因为好奇它的出现才震惊到一动不动的,事实上,是胖鱼暂时的麻痹了这些人的大脑中枢。所以就算有些人吓到手抖而无意识的扣动扳机也做不到了。

    任务完成的很漂亮,胖鱼一摆鱼尾缩小身子扑进了姜盈的怀里,“妈妈妈妈--”

    姜盈也是多日不见胖鱼了,这心情也是很激动的,她正想抱起胖鱼亲亲的时候,却听得胖鱼又道,“妈妈丑丑,丑丑妈妈--”

    短胖胸鳍居然捂在了姜盈的嘴上,拒吻的意思非常明确。

    姜盈:在这一刻,她知道了心碎的滋味。

    布尔吉就在姜盈的身边,还没等她对胖鱼表示好奇,胖鱼先对她伸出了短胖的胸鳍,“漂漂姨姨,抱抱抱抱。”

    姜盈:……悲伤辣么大。

    胖鱼这到底是像谁呢?

    姜盈把胖鱼扔进了布尔吉的怀里,“我闺女,随便玩儿!”

    长得非常墩实的胖鱼令布尔吉的双臂猛地一沉,差点没抱住。布尔吉的冰山美女脸也是有点崩塌,闺女?开玩笑的吧?不然你一人怎么生得出鱼的闺女来?

    那边撒伊等人反应过来了,“那是精神力幻兽?你居然有精神力幻兽?你到底是谁?”

    姜盈见到他们的时候只说了自己叫墨盈,说只要他们不想甘心死去就跟她走,所以他们才跟了她回来。

    但眼前的情况让他们猛然意识到,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有胆量去集结他们还带他们回来?

    精神力幻兽的事情也早就传到了20星,虽然他们不够资格让帝国安排他们的精神力幻兽的激发,但他们对于38星上已经有了精神力幻兽的机甲战士们可是相当羡慕的。

    据他们所知,现在能拥有精神力幻兽的人都得是身份特别重要还得是实力非同一般的人,可是这样的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到了20星?这人到底是谁?他们太好奇了。

    这时候他们倒是真的忘了自己刚才还想举枪自杀的事情了。

    但姜盈没忘!

    看着撒伊走到了面前,姜盈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撒伊反应还挺快,本能地就想躲。

    姜盈瞪眼一喝,“立正站好,你还敢躲?”

    这是哪个军部里都太熟悉的场景了,教官训人的时候都这套说辞。瓦格纳检阅的时候看到谁不争气了都是一脚踹出去,如果有人敢躲,也会这样说。

    这样的话早就印在了所有军人的骨子里,撒伊就跟条件反射一样,要躲的姿势唰一下就收回来了。果然立正站好,结实结实地挨了这一巴掌。

    声音之响,其他人都觉得脸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姜盈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刮过了撒伊,以及其他队员的脸,“你们是军人,谁教的你们被声讨几句就自杀谢罪?那你们跟我回来干什么?那你们还像只老鼠一样躲在地下室干什么?那你们还跑什么?早在星盗打进20的时候,你们就该乖乖地被星盗们打死!”

    “是你们表示不甘心,我才带你们回来的!但你们现在的表现真是让我太失望了!如果早知道这样,我根本不会费力带你们回来!”姜盈是真的很生气,“这话我只说一遍,你们想死可以,没人拦着。我只请你们在死之前把你们的储存空间留下!请你们在懦弱死去的时候至少也给别人留下点有用的,这要求不过分吧?在你们连你们的本分都没有尽到的前提下!”

    现场鸦雀无声,姜盈的气场太强大,连普通民众们都不敢出声了。

    “走啊?现在就给我走!留下你们所有的物资,你们都给我死外面去!死在这里算什么好汉?让我夸你们一声死得有担当吗?呵!不好意思,我只看到了你们的懦弱!滚!都给我滚出去!”

    石浩森拄着拐杖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大发雷霆的姜盈,不同于现场毫无差别都有被训成孙子感觉的众人,石浩森的感觉只有巨大的惊喜。

    他认出姜盈了!

    虽然姜盈到现在还在顶着一张猪头,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了,石浩森又如何感觉不出来。

    能做到在这样的乱世里集结力量,能泰然处之毫不畏惧,又是来自38星自己还认识的人,名字里还带一个盈字,石浩森在想通的一刻狠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他才是猪!

    除了姜盈,谁还能做到这些?

    他其实早就怀疑了,但姜盈天天忙得脚不沾地的,他想探探姜盈的口风也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直到今天看到姜盈气场全开的训人。

    原来是她啊!

    确认了人,再看姜盈,那张猪头脸也无比的美丽动人起来。原来当初干噎七碗米饭的人就是她吗?怪不得食货帝国的滚滚穿过那么多人谁也不抱就来抱她!怪不得自己跟她好像并没有交情,但自己离开38的时候去告别她还是过来见自己了。

    原来是这样啊。石浩森倚着门框,目光如水般温柔缱绻。

    ……

    撒伊他们当然没有走。

    他们虽然颓废了,但他们的血性未泯。他们其实就是缺个主心骨,而姜盈的表现让他们深刻地认识到他们的主心骨来了。

    到底都是曾经选拔出来的军中佼佼者,这主心骨一有,心态稳了,做事情什么不用人教都个个上道。

    撒伊带着队员们给现场的人给跪下了,承认失职,承认松懈,承认辜负了群众的信任。他们不会推卸责任,只求在星盗们还没被赶出20之前再给他们一个赎罪的机会。当20重归和平,他们将该领错领错,该被审判就被审判,绝不逃避。

    姜盈没帮着说好话。一码归一码,他们现在愿意再努力一次战斗一次是他们的血性,但不能说因为他们血性未泯就把他们先前犯的错误一笔抹杀。当然这些会是警视司的工作,她无意干涉。她的目标就一个,那就是集结所有能集结的力量先让20恢复和平。

    布尔吉和石浩森代表群众们表了态,大局当前,他们也愿意暂时放下个人怨气而加入到反击星盗的战斗中来。

    民间第一支自卫反击武装力量至此算是组建成功了。但姜盈也没有立时就安排任务,撒伊等人的身体状态需要时间找回,开始反击的计划也需要详细制定。

    而在那之前,后勤的保障已经成了一项迫不及待需要解决的难题。

    20所有供应都断绝了,可以说现在活着的人都是在坐吃山空。这个状态就很可怕了,虽然现在还有的吃,但照这么发展下去,人在不断地增多,营养剂却在飞速的减少,那么很快这群人就得沦落到没的吃的地步。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姜盈召集了几个小组长来开会了。

    战士组的组长撒伊,后勤组的组长石浩森和布尔吉。

    撒伊急于扭转自己等人在姜盈眼中失望的形象,他建议道,“不如我带几个人去洗劫一下星盗们的聚集地?”

    姜盈摇头,“大家也收到最新的消息了,兽人星的太空舰已经降落20星,那些兽人战士可不是跟这些星盗们一个水准的。而且他们个个能用空间撕裂装置。万一惊动了他们,被杀倒是小事,如果被他们跟踪查到了我们这里的据点,这事情可就大了。我们暂时能安全,不过就是因为还没有正面冲突过,对方还没有找到丁点线索。”

    布尔吉跟着建议,“要不我们再开远一点?然后集结更多的力量?这种时候各吃各的已经不现实了,应该把大家的资源都统一起来统一分配。”

    姜盈再次摇头,“如果有人愿意主动拿出自己储备的物资来跟大家分享,我们当然很感激,但不代表着我们就有权利去主动要求其他人也一起效仿。这样的做法不仅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有可能再创造新的问题,不可取。”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要怎么办?”布尔吉也不是埋怨,她就是着急了,“浩森你老偷着乐什么?你可也想想办法啊!哎不是,我觉得你最近的心态真是尤其的好啊?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事吗?”

    石浩森是自打知道姜盈就在眼前的时候,他的心啊就前所未有的踏实了。明明物资即将不足是他提出来的,可是他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知道姜盈一定会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种信任从何而来。

    见布尔吉把问题引到了他的身上,石浩森赶紧解释,“我哪有偷着乐,我就是想着我们从一无所有,无着无落,到现在大家聚到一起,劲往一处使,有难题了就一起想办法解决,这已经是很大的一个进步了不是吗?布尔吉你完全不用着急,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很快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了。”

    姜盈并不知道自己的马甲已经掉落了,她首先肯定了石浩森的说法,“对,这样的心态很重要。现在大家的情绪都很浮躁,这比物资紧缺的危害也少不到哪里去。石浩森想的很好,我们自己首先要乐观起来。我们要相信自己能度过这次难关,然后我们才能往成功的路上迈进。”

    “看吧,说我说的对了。”石浩森很得意。

    布尔吉抬腿就给了他一脚,“你得意什么?先不用拐杖能走再说吧!”

    石浩森张嘴就想反驳,又在话要出口的时候及时咽了回去。他其实能不用拐杖就走了,但他舍不得那对拐杖。那是姜盈出外的时候给他带回来的,简简单单的木制品而已。但石浩森却当个宝似的,每天就差擦出金属的光泽了。

    姜盈接着道,“暂时先按照原来的方法,撒伊你在拉练队友的时候,路过每一个建筑物都要想办法进去搜一搜,如果是无人的家里有营养剂等食物,那就带回来吧。其他的我来想办法。还有其他问题吗?没有就散会。”

    撒伊领命就先走了。

    姜盈跟着站起来,“我去外面转转,看看能不能想出解决办法来。”

    布尔吉马上跟着站起,“我陪你去,我还能给你开车。你昨晚就没睡多长时间吧?不如路上在车上的时候睡一觉?”

    “好吧,谢谢你。”姜盈承了布尔吉的好意,两人一前一后出去了。

    布尔吉走在后面,关上门前给了石浩森一个得意的眼神,好像在说:你得到了姜盈的夸奖又如何?反正现在能跟着她陪在她身边的人是我。

    石浩森妒嫉地眼红,他现在多么想对姜盈说我腿没事了,我也能给你开车了。但是那样一来,他还拄着拐杖的事情可就暴露了。

    刚才还稀罕的不得了的拐杖现在又被石浩森嫌弃了,他一脚给踹翻到了地上。

    出来寻儿子的石母看到了,非但不关心她儿子的脾气,反而还惊喜道,“浩森,你的腿完全好了吗?什么时候的事情?”

    瞅瞅刚才那一脚,踹的多么有力!石母表示很欣慰。

    石浩森:……这就是说了一个慌的后果!他想,如果再继续说下去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漏了。

    石浩森假装也是第一次注意到,“啊,妈,好像是好了?你不说我都没有注意到呢!”

    石母:“……儿子,你知不知道你一说谎就眼神乱飘?”

    那时候太担心而没有注意到,但现在心放下了,石妈妈一手带大的儿子,什么禀性她会不知道?

    “是早就好了吧?”石母拉下了脸,让父母担心的儿子不是好儿子。

    “没,也没有多早,我不是就……”石浩森想给自己说点好话。

    石母一拍桌子,“别扯没用的,老实交待!什么时候好的?为什么瞒着我们?这两个问题你一个答不到我满意你就不是我儿子!”

    石浩森见妈妈真的生气了,赶紧把实话都说了出来。

    说他就是舍不得被众人侍候的感觉这才多拄了两天,真的就两天,真不是故意瞒着他们的。

    舍不得被人侍候还是舍不得那对拐杖?身为过来人的石母一听就明白了,“浩森啊,你是不是喜欢墨盈小姐?”

    石浩森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复杂,石母误以为石浩森是顾虑他们嫌姜盈丑。

    “你喜欢就追啊?墨盈小姐虽然人长得傻丑傻丑的,但为人却是特别靠谱。我和你爸也都很喜欢。我们不会嫌弃她的,你如果能把人成功娶到,我们还得觉得是你高攀了人家。”

    石浩森内心泪流满面,这让他怎么说姜盈已婚了?人家老公还是原来的机甲战神,现在的国安司司长?他拿什么跟人家争啊!

    又不能说破姜盈的身份,石浩森只得强行伪装自己,“妈,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喜欢她?就她那个猪头样,她那个二等残废的身高,我就是喜欢一男的也不会喜欢她……呃!”

    门开了,去而复返的姜盈推门进来了。

    姜盈的表情相当僵硬了。她就是忘带了点东西回来拿,结果难得一次的回马枪就让她听到了这么大的内幕。

    虽然她是不在意石浩森不喜欢她,但被人猪头猪头的说,她也很难表示出高兴来。

    石浩森就更表情僵硬了,他真的不是那个意思的,他的真实意思其实恰恰相反的,他想说的是……

    石母一巴掌呼在石浩森的后脑勺上,“我教过你以貌取人了?你个猪脑子!你去喜欢男的吧,你才配不上人家墨盈小姐!墨盈来,石妈妈抱,咱不伤心啊。”

    姜盈笑出牙齿表示并没有不伤心,“二位聊,我拿点东西就走。”

    她想那个被当妈的一巴掌给呼在桌上的石浩森可能更伤心。声音很响,脑门一定肿了。

    姜盈飞快地去了自己房间拿了东西走人了。

    石浩森抬头,脑门上果然一个大大的红印。

    石母叹一声气走了,她又如何看不出儿子的真实心意呢?虽然不知道石浩森为什么说谎,不过从刚才的表现也看得出来,人家可是半点对自家儿子没什么特殊情绪呢。

    算了,孩子们的事情让孩子们自己解决吧。

    ……

    布尔吉开着车,在姜盈的指示下开出了城市,开进了一片森林。

    能住人类的星球,姜盈不相信这里任何可食用的植物和动物都没有。把布尔吉劝说在车里等着后,姜盈孤身一人进到了森林里。

    她召唤出了小银杏,“老祖宗,最近好些了吗?好了就出来活动活动筋骨吧。你大孙女又遇到难题了。”

    小银杏现身,一身的黄叶子已经比消失的时候有光泽了许多,只是小白果们还没有重新长出来。

    姜盈心疼地摸摸小银杏的树冠,“老祖宗,小白果们还能长回来不?是不是得需要挺长的时间?”

    小银杏晃晃树冠,很是自大地表示无所谓,“算了,时也命也,大不了重头再来,没事儿,我挺得住。”

    “是是是,老祖宗是谁?古地球都覆灭了,唯有老祖宗坚挺的活下来了,这就是实力!”姜盈适时的拍马屁。

    “行了别拍了,我现在可不能像原来那样长时间的现形出来了。你直接说有什么事情吧。”

    姜盈赶紧把眼前的情况说了说,小银杏明白了,“就是又想让我给扫描一下,看看有什么能吃的吧?”

    “是是是,老祖宗,您看这里有么?”姜盈期待地问。

    小银杏到了森林的环境里也是很舒心,四周扫了一圈后就找到了,“就你脚边,看到那长着细长叶子,顶端抽穗的植物没?那就是传说中的麦子。麦粒磨成粉以后就可以磨成面,面可以蒸馒头包子花卷,还可以烙饼,做饺子,还可以……”

    听到传说中的饺子后,姜盈就迫不及待地伸去抓麦子了,在她的眼里,好像那已经是饺子了。

    小银杏赶紧提醒,“你慢着!这时候的麦子可是有毒的,都在它的穗须上。你从根揪,等分粒和穗须的时候还需要格外注意,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食物变毒物了!”

    那么小的粒,要和那么细碎的穗须分开,想也知道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但姜盈可不觉得那是问题,只要是能吃的,人民群众的智慧一向是无穷的,什么问题都会解决哒!

    收麦子了!

    ------题外话------

    感谢altbyy的票票~烙大饼给你吃啊?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