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41 她家老公是头发控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姜盈有撒伊提前给她画的警部地图,地图上,领导们的居住区就在警部的左后方。因为地广人稀,所以这边建的都是独栋小别墅。四层小楼,楼前带院,楼后带游泳池,小日子过得可谓是相当惬意了。

    可你是来驻星警戒的,是来工作的,不是来生活的!也不是说工作就一定要每天紧绷着,但当生活太惬意的时候,这工作态度肯定就会受到影响而变得懈怠。

    姜盈越深入地了解这里的警部人员的情况,就觉得被区区几百个星盗突破了一个星球的警戒线不是因为星盗们多么厉害,而是这些驻星警部人员太散漫安逸了。

    从上级领导到基层警员都把“天高皇帝远”正式地当成了懈怠的理由,这c20不沦陷就怪了!

    同为一个军人,虽然大家的职责不同,但姜盈还是感到了羞耻以及愤怒。

    怪不得那些c20的原住民们看到撒伊他们就来气,这要是她,都能气到拿着菜刀砍出去。按月交税就交出了这么一批只拿钱不干事的无能者们,谁不生气?

    姜盈强压着火潜进了一所在地图上是用来给最高警监居住的别墅。

    这一处最豪华最安全,想来夏洛特他们应该就会住进这里。姜盈潜进去后不久,果然就看到了两个巡逻的人,还听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

    “老哥,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到s70星去?m38星的气候也就算了,这c20星的气候太难受了,潮乎乎的,我的毛发都不能保持干爽了。”

    “唉,别提了。本来新能源石冶炼的差不多了,可是两个小公主不是跑了吗?公主和公爵大人急疯了,哪还有心思继续那边?都忙着找小公主呢。那边新能源石的冶炼工作这么一暂停,我们回s70星的进程肯定会往后延期啊。”

    “艹!那两个小公主就是来拖后腿的吧?在m38星的时候就是她们时不时出状况,把兽人的脸都给丢尽了。还找她们做什么?死在这里最好!”

    “嘘嘘嘘,你声音小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兽人怀孕生子最难,皇室的继承位序更是按照子嗣的多少来安排的。没看到夏洛特公主都气成那样了,还是得先把人找回来再说吗?行了行了,别想这些烦心的事了,我请你吃夜宵去!”

    “夜宵?哪来的夜宵?”

    “嘿嘿,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现在守卫的是谁的地盘?小公主的啊!这边的厨房配给可都是给小公主准备的,你觉得会是我们平时吃到的那些普通食物吗?”

    “啊,你是说我们兽人星的食物也……”

    “答对了!跟我走!”

    两巡逻兽人往厨房的方位移动着,姜盈一边悄悄跟在后面一边整理着听到的消息。

    一,兽人们想回s70星得首先完成新能源石的冶炼;二,安妮安琪又跑了,暂时还没有找回来;三,这里不是夏洛特和辛普森居住的地方,而是安妮安琪居住的地方。

    后两点没啥好疑问的,就是第一点,新能源石的冶炼到底是怎么冶炼呢?在什么地方冶炼呢?如果破坏了,是不是兽人们就只能在c20星乖乖被歼灭?

    姜盈决定继续跟着两人,在确定没有第三个兽人的时候,她想活捉两人逼供一下。

    可当姜盈跟着两兽人来到厨房,看到其中一个兽人从冰箱里拿出一样东西的时候,姜盈的眼睛都直了。

    那下面白上面绿的东西不就是大葱么!

    实在是最近吃烙饼吃多了,小银杏总是叨叨,说吊炉饼哪有整张大饼好吃,大饼卷大葱可是千古名吃!

    姜盈被叨叨得心里长草,早就把大葱长什么样子给熟记在了心里,想着等事情结束了,就让食货帝国驻扎在n250星上的员工好好地找一找这个叫做大葱的神奇植物。

    乍然从兽人手里看到了大葱,姜盈差点控制不住地冲出去开抢。

    但她还是凭借着超强的自制力给压抑住了,姜盈悄声召唤出了小银杏。

    --老祖宗,你快看看,那是不是你所说的大葱。

    小银杏满树的黄叶子精神一抖:是,就是大葱,快抢啊大孙女!

    姜盈:……还真是一家的,她刚才也是第一反应就是抢……

    但,大局为重啊!

    那边两个兽人不知道自己手里的大葱已经被人惦记上了,两人正你一个我一个大口吃得爽呢。

    “你说食货帝国出品的那些食物有什么好吃的?味道都是提炼过的,哪有我们兽人星特产的白蕖好吃。”

    “就是就是。啊,吃了白蕖之后我才觉得还活着!”

    “给,再来一个!”一个兽人拉开冰箱,姜盈看到里面居然有半箱子的大葱。

    “两小公主身为兽人,居然嫌弃白蕖的味道呛,从来都不吃。啧啧啧,还是公主呢,什么品味!”

    “照我说就是夏洛特公主给惯的,这要是我闺女,不听话就一天三顿的打。还敢离家出去?老子打得她连这个念头都不敢有!”

    “我看行……哎,你有没有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看着我……”

    “们”字没能说出来,姜盈闪身纵到,两个兽人几乎是同时被姜盈一人一个手刀给劈倒了。

    姜盈下一步就是把冰箱里的大葱都给收进了空间里。

    兽人星特产大葱么?看来她有必要抽个时间去一趟兽人星了。

    两兽人手里还一人拿着一截吃剩下的大葱呢,姜盈盯了半天,好一通纠结。最后想着,都吃过了,不卫生,还是算了吧。而且还可以留下当混淆敌人的证据,毕竟没人来偷东西只偷大葱不是么?就让他们以为是自己的兽人偷吃完的得了。

    姜盈正想弄醒其中一个逼问一些消息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闪电般从门外蹿了进来。

    速度之快就足够让姜盈警戒了。

    她飞速倒退的同时,手里已经从空间里取出了一把消音枪。身在敌营可没空恋战,一枪毙命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然而她只来得及瞄准,手指还没扣到扳机呢,那人的手指已经比她更快的插进了扳机处。除非她能把此人的手指切断,否则有手指挡着,她根本别想再扣下去。

    敌人之强大简直太可怕了,姜盈却在一瞬间放下了所有戒备。

    “老公?”仅跟手指一触即离,姜盈就感觉到了熟悉的信息,虽然这近到咫尺的脸明显不是海恩的样子。

    而在海恩的眼里,姜盈的脸更可怕。怎么能肿成那么个狰狞的样子呢?海恩的第一感觉是姜盈为了方便又在变装了,可是下一刻他就知道不是了,变装也是有破绽的,姜盈这张脸却是一点破绽没看出来。

    外面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海恩来不及细说,只得一手揽过姜盈的腰然后闪身进了离厨房最近的浴室。

    脚步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直到再也听不见了。

    应该只是谁无意中经过,可能也没想到有人会到厨房偷吃,也没想到会有人躲在浴室,那人就这么走过去了。

    “老公--”确定暂时安全了,姜盈勾住海恩的脖子就是嘤嘤一叫。

    按说分开的这段时间也没有她到外太空出任务战虫兽时分开的时间长,但姜盈就是觉得好像从来没有这么想念海恩过。没见着人之前,还能绷住了;现在见着人了,只觉得又高兴又悲伤又亢奋又委屈。

    心情真是又复杂又矛盾,姜盈勾着海恩的脖子,看着那张完全陌生的脸,嘴里“老公老公”的叫个不停。

    海恩的心情也一样复杂,心里再确定以姜盈的实力不会有什么危及生命的意外,但因为一直没有见到人,这颗心也是一直吊着来的。

    如今人可算抱进怀里,这颗心才算稍稍归位了。但也仅仅是稍稍。

    “脸怎么回事?怎么变成这样了?”海恩心疼的摸着姜盈的脸,现在一上手,他更确定不是姜盈故意的变装了。

    “啊!”姜盈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顶着一张何等猪头的脸,后知后觉地赶紧低头把脸藏进了海恩的怀里,“老公,是不是特别丑?那你别看了!等我好了你再看。”

    “说什么傻话!别闹,抬头让我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海恩伸手去抬姜盈的脸,姜盈觉得丢人,低着头躲来躲去反正死活不让看,海恩无奈地叹口气,猛地低头攫住了姜盈的唇。

    姜盈被吻得身子发软,迷迷糊糊地听到海恩在说,“这下相信我你是美是丑都没关系了吧?乖,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也对,她都不介意她老公现在顶着一张大胡子的脸,想来她老公也不会介意她顶着一张猪头的脸了。

    姜盈这才靠在海恩的怀里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老祖宗说,就是空间扭曲风暴的作用,我的脸才被挤变形了,然后我还被空投到了c20星上。”

    海恩捧着姜盈的猪头脸一点不嫌弃地印上了感恩的一吻,“知道跟你对战的那个兽人是什么结果吗?被空间扭曲风暴绞成了碎肉。如果你只是脸被挤变了形,却保住了一命的话,那么我只会感谢这张让你保住了命的丑脸……”

    姜盈感动的不行,正想主动凑上去回吻的时候,却听海恩说道--

    “……还好头发一点事没有。”

    海恩吻姜盈的脸也只是一下,吻姜盈头顶的发旋儿却是眷恋地一下又一下。

    姜盈:……

    感恩是感恩,但不代表着能无障碍接受是吧?

    她家老公是头发控,没治了!

    姜盈又问海恩,“老公你又是怎么回事?不是在外太空迎敌吗?怎么也来c20星了?”

    海恩就把因为怀疑姜盈在夏洛特一行的太空舰上才打算混到其中查看真相,后来又为了不让夏洛特等人回到s70星而把其太空舰打到迫降c20的经过一一说给了姜盈听。

    “你个小笨蛋,知不知道你在c20星的消息已经被兽人知道了?你说说你,炸星盗的太空舰时就不知道把自己的身形也完美的隐藏吗?这种低级的错误也会犯,我看你真是皮松了。”

    说到这儿姜盈就很委屈了,“我也是没有想到会有人对我熟悉到光看身形就能确认是我嘛。当时只有星盗的,我跟他们从来没有打过交道,他们又不会想到我会突然来到c20星,所以我才没特别注意这事。啊,老公,我还遇到了一个假的你。”

    姜盈把曾经偶遇假海恩,然后假海恩又被两架战斗机网走的片断说给了海恩听。

    “这到底怎么回事?兽人们弄一个假海恩出来是为了把我引出来,可是还没成功怎么就被网走了?他们不知道那是自己人吗?”

    海恩想到艾伦传回来的消息,他瞬间就把一切想通了,“我把安妮安琪想办法放走了,看来那两架战斗机就是这姐妹俩驾驶的。他们应该是把艾伦,就是假扮成我的那个兽人给当成我了。”

    姜盈狠狠一把拧在海恩的腰上,“你的魅力真是大哦?”

    海恩抓住姜盈的手示意她继续往下,“要拧就拧对位置了。”

    “……老公!”姜盈弄了个大红脸。虽然心里想,可是这样的地点,这样的局势,她哪里好意思真扩展到限制级。

    胖鱼在姜盈的脑域里撒了欢地闹腾着,“爸爸爸爸,胖鱼要爸爸。”

    姜盈本来是没理她的,可是现在为了转移她老公眼瞅着就要往流氓方向奔的注意力,她只得把胖鱼放了出来。

    胖鱼出来就挥舞着短胖胸鳍扑向了海恩怀里,“爸爸爸爸,胖鱼想爸爸。胖鱼给爸爸发信号了,爸爸果然收到信号了。哥哥哥哥,胖鱼还想见哥哥。”

    姜盈妒嫉地揪胖鱼的胖尾巴,“不是不说整句话吗?你现在说的叫什么?”

    每个句子都还说得特别完整,生怕别人不知道它会说完整的句子似的。可是在她面前,它就只会两字一蹦,或者三字一蹦。

    明显的待遇差别让姜盈很眼红。

    海恩一手抱着胖鱼亲了亲她的大胖脑袋,终于也舍得放了小兽爷出来。

    小兽爷出来就直扑姜盈了。它早就学聪明了,卖萌什么的不适合大体格,所以它一出来就跟正常猫咪的大小差不多。轻轻一蹿就能蹿上姜盈的肩膀,那个位置趴起来最舒服,而且方便姜盈歪头就能亲到它。

    后来海恩干脆席地坐下,一手抱着胖鱼,一手揽着姜盈坐在他的腿上,说着分开的这段时间里都发生的事情。姜盈则怀抱小兽爷,她自己又靠坐在海恩的怀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海恩搭着话。

    “你说什么?兽人星的新能源石冶炼需要添加骨头,所以他们最近捕捉奴隶的行动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是因为那些被抓去的人都被当成了骨头投进了新能源石的冶炼炉中?”姜盈不敢相信,“他们太没有人性了!”

    “他们是兽,当然没有人性。”海恩刚从某些兽人嘴里听说这些的时候也深深地震惊了,“偷我m38星的重要资料,还用我m38星的人冶炼新能源石,这群兽人必须一个都不能放回s70星去!”

    “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夏洛特等人的身份毕竟非比寻常,如果我们在这里给他们都弄死了的话,会不会影响到s70星和m38星之间的和平关系?两星之间虽没有特别友好过,但也没有特别针对过。如果夏洛特等人死在了这里,s70星有心拿此事做文章的话,我们的处境就会比较尴尬了。”

    走到了现在的高度,姜盈也能想到一些原来看不透的政治问题了。两个星两个政权,虽然都是人类统治,但谁能愿意无条件臣服另一家?他们m38星在想着和平的把s70星纳入管理之下,s70星又何尝不是这样的打算?

    而当有着同样打算的两星政权对立上的时候,和平谈判就是必然的。到时候s70星肯定会先说,先把杀害了我们皇室公主一家的凶手交出来,否则谈判免谈。

    m38星的总统可是亚历山大,至今看他们都不顺眼的活像后爹的这么一个爹,他会如何选择简直不言而喻。

    姜盈就担心这一点,怕帝国总统又像当初的军部一样,为了什么大局,而把海恩和她推出去挡枪。

    她倒不是怕,她就是心疼自家老公。

    姜盈的话点到为止,但海恩全能明白。

    感动的再次亲亲姜盈的发旋儿,海恩意味深长地笑,“人是必须死的,但动手的人却不一定非是我们自己。我们已经有了上好的人选不是吗?”

    姜盈眼睛大亮,“老公你是说……星盗?”

    “兽人们没把星盗看在眼里,认为他们不过就是一群不能变身的低等人类。星盗们也对于兽人一来就侵吞了他们的胜利战果,还要奴役他们,早就心存不满了。这种矛盾一直在暗暗的发酵中,只要我们找准时机两边一挑拨,我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

    姜盈用一种仰望的目光看着海恩,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她的反击方法顶多就是集结力量跟人硬干,c20有人,她有技术,打败敌人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但到了她老公这里,她发现跟她老公比起来,她可差远了。什么叫不动一兵一卒就能从内部击溃敌人,什么叫弄死了人自己还不沾半点血,眼前的人就是教科书级别的!

    对哦,她怎么就忘了当年收拾雷姆时,她老公就是这样杀人不见血的。

    姜盈悲伤的想,她想压她老公一头的愿望好像这辈子都没有实现的可能了呢。

    “今晚留下来吧?明早我送你出去。”各自的近况也交流完毕了,对于未来的计划也初步有了前进的方向,正事谈完了,一些私事的想法就袭上心头了。

    海恩的大手不老实地钻进了姜盈的衣服里,“想我没,宝贝儿?我想你了。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在想!”

    这就是海恩,谈正事的时候干脆利落心狠手辣无上限,谈私事的时候就各种流氓各种撩骚无下限。

    姜盈被摸得身子像岩浆一样滚烫,然后她猛地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啊,我把撒伊他们给忘了!”

    本来她过来是摸一下情况最好在第四次集合的时间之前就退回去跟大家会合的,但谁知道突然遇到了海恩,姜盈把这事儿忘得干干净净的。

    “老公别闹了!”姜盈死死按住海恩的大手,“我得赶紧走了,下次再来找你好不好?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我还带了二十来个原驻星警员的。”

    “撒伊?”海恩危险地眯眼,“男的?”

    姜盈小白眼瞪他,“喂,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原驻星警员当然是男人居多。你放心好啦,就你家媳妇儿现在这张猪头的脸,也就你还亲得下去,别人都是看一眼都会想吐的。”

    反正姜盈是不怎么照镜子看自己,她一点都不想被自己丑吐。

    但海恩才不相信姜盈说的话。他家小媳妇的魅力程度可是4s级的,一定有人趁着他不在的时候向他小媳妇伸出了磨爪。

    海恩猛地把姜盈拉进了怀里,然后对准姜盈颈侧的位置咬了上去。

    姜盈及时咬紧了牙才没有让到了嘴边的那声娇喘给溢出声去。

    海恩放开她,看到上面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草莓印子,这才放松了表情,“去吧,如果机会合适,我会去看你的。”

    姜盈没能理解海恩的深意,她就是想着,吻别嘛,为什么不是舌吻呢?舌吻才解渴嘛。

    可是看了看海恩的表情,又不像还有后续的样子。姜盈莫名觉得失落,一把把海恩怀里的胖鱼夺回来,扭头就走。

    走了三步又自己冲了回来,一股脑地把自己空间里的储备吊炉饼,韭菜饼,以及韭菜花酱都塞到了海恩的怀里,“我新发现的食物,味道不错,你先吃着,下次再带给你好吃的葱花大饼。”

    哼,他不给自己舌吻,自己还惦记着给他留好吃的,姜盈都被自己感动了。然后越感动就越委屈,为什么不舌吻呢?

    果然还是猪头脸深吻不下去吗?

    姜盈幽怨地瞪了一眼海恩,转身又要走,却被海恩大手拉住了。

    姜盈惊喜的回头,她老公这是想起来了?

    海恩:“这是我从兽人的手里得到的关于食货帝国的各种食物,你也带回去吃。下次再见你时,我会给你准备更多的。”

    海恩也开始从空间里拿出自己的食物配给往姜盈的空间里转移。

    姜盈:……心要塞成实心球了。

    “老公,那我真走的了哦?你没再忘了什么吧?你……唔!”

    期待的告别舌吻还是来了。

    姜盈满足地双腿打着飘儿走了。

    就在姜盈走后,某落地窗前的梦小姐从地上慢悠悠地爬了起来。抽到一半的烟已经熄灭了,幸亏落地窗前铺的是大理石而不是地毯,不然很可能已经酿成了火灾。

    梦小姐摸摸头,茫然地看向天空。她还记得晕倒之前好像看到了一只粉色的胖鱼,可是鱼怎么会出现在半空中呢?还是那般粉嫩嫩的颜色?梦小姐想不通,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这时门响了,有星盗的声音传进来,“梦小姐,安德烈阁下送回来了。”

    布尔吉跑了,剩下的梦小姐可不就成了安德烈唯一的枕边人。其他女人也有想借机上位的,奈何颜值不够,安德烈看不上。

    梦小姐连忙小跑着过去给开了门,门一打开,一身酒气的安德烈就扑到了梦小姐的身上,力道之大,差点把梦小姐给撞倒在地。

    门外的两个送安德烈回来的星盗半点上前帮忙的意思没有,冲梦小姐点头示意后就利落地转身走了。

    梦小姐艰难的撑着体格高大的安德烈,一张风韵犹存的脸气到变形,有心发火把人喊回来,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她只是依附男人存活着的一个女人,如果没有男人给她撑腰,谁会把她的怒气当回事?

    好,她忍!等安德烈酒醒的。她记住那两个星盗是谁了!

    “安德烈阁下?我扶您躺下休息?”梦小姐换上讨好的笑容,关上门后艰难地架着安德烈往卧室走去。

    然而没到卧室梦小姐就被安德烈带着摔倒在了沙发上,梦小姐被压在下面,气都要上不来了。

    梦小姐恼羞成怒,“臭男人!起来!压到老娘了!”

    安德烈猛地抬头,目光一如既往的阴毒,梦小姐吓白了脸,“不不不,安德烈阁下,您听错了,我没有那样说,我……”

    啪哒,安德烈的脑袋一沉,再次压到了梦小姐的肩膀上。

    梦小姐被这一压疼得倒吸一口气,但这次她再不敢说什么了。

    等到安德烈的呼吸均匀了,梦小姐才小心翼翼地自己爬了出来。在安德烈看不到的地方,梦小姐才对着安德烈愤恨地挥舞了几下拳头。

    她现在就暂且忍着他!等她回到m38星,等她找回自己的女儿,这些年她从星盗那里受到的苦她一定加倍讨回来!

    还有那个胆敢把她卖了的男人,她要把他大卸八块!

    爱丽儿,给我等着!

    梦小姐恨恨地原地磨牙半天,也不管安德烈就那么姿势扭曲的躺在沙发上,她自己回了卧室睡觉去了。

    在关门声响起的那一刻,安德烈就睁开了眼睛。哪里有什么醉意,整个人清醒的可怕。

    这位梦小姐跟了他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他混进星盗团伙那一天开始,这位梦小姐就被某位星盗送到了他的身边。他明白这是放人在自己身边监视自己的意思,令他满意的是这位梦小姐倒是从来没有把他的秘密向星盗们说过。

    他一度以为是梦小姐对他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了。他做不到相同的回应,但护梦小姐一时的人身安全他还是可以做到的。所以在夏洛特公主提议拿梦小姐做试剂实验的时候,他没有立刻答应。

    他故意喝得一身酒气回来就是为了测试这位梦小姐,如果她在自己喝醉的情况下依然对自己温柔体贴,那么他就为她拒绝一回公主,反正星盗们那么多,总能找到一个愿意试药又不会暴露他们秘密的人。

    可惜测试的结果真是让人遗憾!

    安德烈重新闭眼睡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安德烈一睁眼就看到了同扭曲着躺在沙发上的梦小姐。

    梦小姐正一边揉着脖子一边对他抱怨,“安德烈阁下,您酒品真是太不好了,我说扶您去卧室去睡,可是您偏不,还非得搂着我一起睡在这里。我的脖子都要酸死了,您要怎么赔偿我?”

    安德烈翻身坐起,嗓音沙哑,“哦,是吗?那我让夏洛特公主殿下的随行医生给你按按?”

    梦小姐受宠若惊,“那怎么好意思。”

    看似拒绝的话,其真实意思却是,好啊好啊。

    再怎么说那也是一星之公主,凡是有权有势的人,梦小姐都热衷结交。

    “不用不好意思,你是我的女人,自然跟别人不一样。”安德烈站起身,顺便伸手把梦小姐拉了起来,“先吃早饭吧,吃完早饭我就带你去见一下公主。”

    “好的安德烈阁下,我都听你的。”梦小姐亲热地挽着安德烈的手臂向餐厅走去。

    看背影,男的高大威猛,女的娇俏柔媚,真是好般配的一对。

    但两人的真实内心却是--

    梦小姐:傻货!你当我真是在外面沙发上跟你凑合了一晚上吗?放着卧室舒适柔软的床不睡,我陪你睡沙发?怎么可能!我不过就是早晨才临时过来假装而已!这就把你骗到了,真是令人唏嘘。

    安德烈:蠢女人!你当我看不出来你不过是提前出来假装陪我在这里凑合了一夜么?昨晚我根本就没有醉,你的真面目我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还想见公主?好啊,就让你见上一见,希望你到时候不会后悔!

    各怀鬼胎的两个人相视一笑,那叫一个情义深厚。

    早餐的气氛很美好,安德烈也说话算话,吃完饭后就带梦小姐去见夏洛特公主了。

    梦小姐还特意换上了一条隆重的裙子,她在想着等她结交到了一星之公主,那么她以后会不会成为s70星与m38星之间友谊的桥梁?会,一定会的,她的名字还会名传千古!

    然而等到了地儿,梦小姐却发现那不是一间常见的会客室,而更像是一个实验室。

    “安德烈阁下,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里面已经有几个穿白大褂的人在忙碌着了。

    “没有走错,就是这里。”安德烈轻轻一推梦小姐的后背,梦小姐就被他推进了等候多时的两个白大褂手中。

    “安德烈阁下?”梦小姐本能地开始挣扎,她再迟钝也感觉出现在的情况不对劲儿了。“放开我!我不要见公主殿下了,我要回去!快放开我!”

    “吵什么?安德烈,让她闭嘴!”夏洛特推门进来。

    梦小姐赶紧冲着夏洛特喊,“夏洛特公主,我是来见你的,这就是你兽人星的待客之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失礼吗?”

    夏洛特嘲讽地看她,“你也算是客?谁告诉你的?你不过是供我试药的一个奴隶而已!”

    此时一个白大褂已经拿着一管针剂走到了梦小姐的面前。

    梦小姐愣了一下后,猛然疯狂的挣扎了起来,“你们要给我注射什么?你们要让我试什么?安德烈,你不能这样对我!放开我!我不试!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

    试剂注射进了梦小姐的后颈里,梦小姐带着未完的话失去了意识。

    夏洛特满脸不屑,对于梦小姐未说完的话她一点兴趣都没有,“盯着她,24小时不间断记录她的身体数据!”

    “是。”

    “还有,动作都快着点,我们的进程必须加快,在c20多待一天我们的危险就增大一分!如果谁还想像平时一样松懈的话,就别怪我拿他去炼新能源石!”

    训完话,夏洛特带着安德烈退出了实验室。

    安德烈问道,“公主殿下,那就是从m38星得手的能激发出精神力幻兽的药剂吗?可是给那个女人注射上是不是太浪费了?”

    夏洛特摇头笑,“那些药剂可是要带回s70星交给国研所的大师们研究用的,我怎么可能浪费在一个愚蠢的女人身上。给她注射的是我们兽人星的短期增强细胞活力的药剂,先试试他们这些普通人类的体质怎么样,然后再给星盗们全部注射。我们离开c20需要人打掩护,这些星盗们就是最好的防护体!”

    “公主智慧!”

    “行了,别拍马屁。我问你,安妮安琪那边找的怎么样了?”

    “殿下,我怀疑是艾伦藏起了两个公主。有了两个公主的消息是他传回来的,可是我们派人过去的时候他又说公主跑了。这行为太可疑了!”安德烈小心地打量了一下夏洛特的表情又补充道,“殿下,艾伦好色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艾!伦!我教给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倒是学会跟我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了!他最好的兄弟是谁?派他的兄弟盯着他!证据如果确凿,允许他当场击毙!”

    “艾伦最好的兄弟是特洛甫,我这就命令他去跟踪艾伦!”

    ------题外话------

    感谢jjjifo和大乔的鼓励~能猜出来梦小姐是谁了吧?坏人总是长命呢~我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