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46 朋友,今晚你见鬼了吗?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海恩猛地捏了一下姜盈的手,不能让黑猩猩死!

    那毕竟是姜盈的亲生母亲,她可以下落不明,甚至可以死在外面,但绝不能当着姜盈的面死掉。

    姜盈不知道海恩为什么这么重视这只黑猩猩,但海恩让她做的事情她就一定会做到。

    --老祖宗,我们来扮鬼玩儿啊?

    就在夏洛特扣动扳机的那一刻,在她的面前也出现了一张巨大的鬼脸。

    老祖宗心说难得有这么频繁的自己发威的时候,作为一个资深修仙者,难道它不应该以更高的水准要求自己么?

    于是这次它不仅以树枝组成了鬼脸,不仅张着鬼嘴吐出了寒气,还从嘴里吐出了无数蛇一样蜿蜒的枝条。

    看到这一幕的姜盈差点笑喷出来,这就不是吓人了,这是恶心好么?

    她是知道本质情况的,所以她当然什么都不怕。但夏洛特不知道啊!她只看到先是一张鬼脸出现了,脑袋便是嗡的一下,然后再看到鬼脸嘴一张,居然吐出了蛇一样蜿蜒的枝条,伴随着阵阵仿若来自地狱的寒气,夏洛特惊悚了。

    “啊--”夏洛特惊叫一声,手腕一抬,砰--那一枪冲着鬼脸打去了。

    子弹穿过老祖宗的脸击落了天花板上的一盏吊灯,吊灯碎在地上,并看不到鬼脸的一众兽人战士们都惊慌起来。

    “怎么回事?公主怎么冲着天花板开枪了?”

    黑猩猩也被吓了一跳,前扑的动作戛然而止,它也知道自己是扛不住一枪的。

    就在黑猩猩迟疑的时候,安德烈赶到了,他也举起了手里的枪。

    这次不用海恩捏姜盈的手,姜盈也知道怎么做了。

    --老祖宗,那您就大现个身让这些外星孙子们长长见识吧!

    于是混乱的兽人们就突然看到了一张张无比诡异的鬼脸。

    对,就是一张张。

    老祖宗对于今晚的频频出场那是非常开心,于是它再一次高标准的要求了自己。老玩儿一张脸多没有意思啊,要玩就玩多个一张脸!

    银杏的枝条被它操纵得如画笔一样灵活,随意组合随意构建,随时都是一张恐怖的鬼脸。它还非常人性化的区分出了女人的鬼脸,男人的鬼脸,老人的鬼脸,以及孩童的鬼脸。

    人类有多丰富,鬼脸就有多丰富。

    这还不算完,借着夜风的吹拂,老祖宗还善用枝条发出了“呜--呜--呜--”“哗--哗--哗--”的鬼叫声。

    于是安德烈的那一枪也冲着鬼脸开去了。

    于是兽人战士们的冷热武器也都冲着鬼脸开去了。

    于是鬼脸更好看了,张扬着被打碎的鬼脸,越加“呜呜呜”“哗哗哗”的欢腾个不停了。

    有人都被吓哭了,“老子什么都不怕,老子就怕鬼啊!妈妈,我要回家--”

    “老子也是!为什么会有鬼?为什么?是我们平日里杀的人太多了吗?”

    “闭嘴!”夏洛特又换了一把枪继续射杀鬼脸,“我看就是有人在装神弄鬼!全体都有,听我命令,找出这个人,杀死他!”

    夏洛特心里也怕,但她佯装不怕。

    也有人是真不怕,例如平日里看起来好像不顶用的辛普森。

    “呵呵,鬼?如果真有鬼的话,死在我手底下的那么多鬼会不来找我?就是有人在装神弄鬼!谁要是找得出这个幕后黑手,我奖他两块炼好的新能源石!”

    他倒是对自己的行为很有自知之明,不过他这个逻辑倒是对的。

    辛普森的话被众人听到后还是稍微安了一下军心的。

    但姜盈却从中听到了对自己有利的一面。

    --老祖宗,尽量让鬼脸像些c20原住民的样貌。

    被你们杀死用来冶炼新能源石的c20原住民们来找你们了!

    小银杏没见过死的那些人,但它见过撒伊他们的,反正照着大概的五官轮廓来就是了。你要说有血有肉的特别相像,这对一张鬼脸来说实在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架不住这些兽人们心里有鬼啊!

    为了尽快冶炼出足够的新能源石,他们的手里经过的人命又何止是一个两个,基本都得以百位往上计算。

    鬼脸不用多像,只要有一点相像,让他们想得起来那一出就足够了。

    而且时间一长,随着他们对幕后黑手的查无头绪,鬼脸的存在就越加的趋向于“也许真的有鬼”这个结论了。

    “为什么它不怕枪?”

    “为什么打不死它!”

    “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出来--”

    枪声混乱,大厅内被毁得一片狼藉,黑猩猩早就趁乱逃出了大厅,除了海恩和姜盈之外竟是谁都没有注意到。

    兽人们狂乱的又吼又叫,这样的表现连他们自己都清楚,他们越来越无计可施,可不就意味着鬼的真实存在。

    突然最后一个照明也被打坏了,大厅里陷入了一片黑暗。

    怕自己人互伤,夏洛特立刻高喊,“收起所有武器!收……”

    唰,大厅内又亮了起来。

    不是照明,而是一张张鬼脸。

    小银杏再次把攻击提升了一个档位,它耗费了一些自己修炼多年的法力点亮了自己的枝条。那是一种绿荧荧冷幽幽的光芒,纯客观欣赏的话,还是挺有美感的。但当枝条构建的形状是一张鬼脸的时候,这种绿光就除了给人以瘆人的感觉就还是给人瘆人的感觉了。

    兽人们的心态终于崩溃了。

    “哇--老子要回家!妈妈,我害怕--”

    “佛祖耶酥观世音,各路古今神仙,求饶命啊!我以后再也不杀人了!真的再也不杀人了!”

    “不是我杀的!你真不是我杀的!我也是听命行事啊,我不杀你我就得死。我也是没有办法,你要讨命就去找真正的凶手啊?”

    在强大的鬼神面前,任何人类都会不由自主地褪去伪装,露出了最本质的自我。

    姜盈一面同样假装着害怕地缩在墙角,一面憋笑憋到了肚子抽筋。

    海恩从特洛甫的人设角度出发,精准地把自己调控成了“我不怕我还站着我还能战斗我的腿在抖那只是肌肉的本能反应”的外在表现。

    辛普森现在也不敢大肆宣扬“世界上本就没有鬼”的理论了,他躲在了椅子的下面,衣服盖住了头,一副“我看不见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自欺欺人样子。

    夏洛特倒是还坚强的保持着勇猛对峙的姿态,但那握着枪的手已经哆嗦的不成样子了。

    没人知道人死后的鬼界是什么样子,但她觉得眼前到处有鬼脸飘浮的场景大概就是鬼界的一角了。

    害怕吗?是真怕了。鬼又不像人,总有弱点总能杀死,鬼连个实体都没有她要怎么对付?临时捉鬼吗?现在又去哪儿找驱鬼师!完全就没有接触过这方面,夏洛特现在的大脑一片空白。

    这中间的过程中还有人企图跑出大厅,但被老祖宗在门口瞬间树起的数张鬼脸组合而成的鬼脸墙都给挡回来了。

    还有人企图打开备用照明,但谁敢有这个动作的倾向,谁就会收到老祖宗的豪华大礼包:鬼脸亲密一吻。

    最后一屋子人被吓到了什么程度呢?老祖宗不用假装鬼哭狼嚎了,一屋子兽人莫不以各种姿势鬼哭狼嚎着,姜盈竖着耳朵听,听到了太多不堪入耳的肮脏事。

    八卦心第一次得到了充足的投喂,如果不是最后天光渐渐发白了,姜盈还能继续津津有味地听下去。

    --老祖宗,回来歇着吧,天亮了,鬼是怕光的嘛。

    小银杏恋恋不舍地收功了,也是头一次这么玩儿,它就像到手了一个新玩具一样,真是各种爱不释手。

    姜盈很对此很无奈,便问它,你不是受创严重需要长时间闭关自疗吗?怎么现在又这么精力旺盛了?

    小银杏答:劳逸结合,我们要做到稳定的前进!

    姜盈看了全场一圈,是,这位倒是逸了,全场都被整惨了。

    ……

    c20外太空星域。

    莱纳德都要急疯了,自打上次太空舰和兽人舰开过火之后就再没动静了,他也没有再见到海恩过,眼瞅就是一个月要过去了,他的新能源石货船还能不能要回来了?

    莱纳德日行一堵,在韩实的房间门口堵住了出来的韩实。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你们是维和部队,你们的任务是尽快从星盗手里夺回c20星!可你看看你们现在是在做什么?除了绕着这块星域打转之外就再没干别的正经事了!你们必须马上有所行动,否则我会立刻打电话向我父亲投诉你们的毫不作为!”

    对于这位一点不懂内情见天儿的只知道瞎指挥的所谓二皇子,韩实的耐心真的到头了。

    韩实不卑不亢道,“莱纳德先生,我们维和部队出征是有详细的计划安排的,而这些战略安排并不能向普通人透露。请莱纳德先生认识到自己的身份,我们允许你跟上本就已经是违反了某些规定的破格行为了。如果莱纳德先生再以总统阁下威胁我,那么我将不排除派人送莱纳德先生回返m38星的安排!”

    你说你一个走关系硬要跟上来的,你有什么脸面还敢对我的战略部署指手画脚?

    看着最近一个月来天天堵他让他发动进攻的莱纳德,韩实真是一点好气儿都没有。

    说完话也不等莱纳德的反应,韩实强行以身体撞开堵门的莱纳德后扬长而去。

    等到了会议室,韩实就大发雷霆了,他猛地一拍桌子,“这次又是谁把那个二皇子放出屋的?我不是再三重申过此次任务结束之前,任何人不得放他出来吗?”

    一屋子将官们面露菜色,他们也不想侍候这么一个祖宗,但他们能怎么办?那是二皇子啊!虽然是打了引号的,但人家的身份却是实实在在搁那儿摆着的。

    韩实的副官被众人的眼神推举上前解释了,“韩警监,海恩司长在的时候,他说关起来就关起来,大家都不会担心,毕竟人家是亲哥,出了什么事,海恩司长也能顶住。可是海恩司长现在不在,那位一整就喊再不放他出来就向总统投诉我们什么的,你说我们能怎么办?不是,这同样是兄弟,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才上太空舰时看着也是一个知事懂事的成熟人啊,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像个泼皮无赖了呢?”

    他不知道,莱纳德自打知道那天太空舰开火的对象是兽人舰之后,莱纳德就急得沉不住气了。

    那兽人舰上有夏洛特就会有辛普森,听说他们就是迫降到了c20星。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比自己更先拿到了新能源石的货船。

    为了做出更好的成绩,这次的新能源石合作,莱纳德说是压上了所有的身家都不为过。现在你让他眼睁睁看着货款进了辛普森的腰包不说,现在是连货都又回到别人怀里去了,他能不急?

    大家只看到了莱纳德急得再没一点体面的狼狈样子,却不知道莱纳德现在的嗓子里全是火泡,喝水都疼。

    他也及时用药了,但这是心病,事情一天不解决,这病就好不利索了。于是一边好,一边更上火,一边再火,一边又上火。嗓子里的火泡都快赶上韭菜了,割了一茬儿又一茬儿,源源不断,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韩实没有跟人继续探讨莱纳德的人品问题,他只是最后下了决定,“没收他的一切通讯工具,然后派一队人轮流看守,别让他出事就行了,其他任他怎么闹。实在不行就给我毒哑了!”

    “韩警监!”众人吓傻,毒哑?那位可是二皇子。他们看起来再威风也仅仅是兵,连他们警视司的头都归总统管,都得为这位二皇子特开绿色通道,他们这些当兵的哪敢这么死磕?事情总有结束的那一天,等他们回了m38星要怎么解释这一出?他们的工作还要不要了?

    韩实再拍桌子,“就这么办!出了事我担着!”

    他不知道莱纳德上火到什么程度,莱纳德同样不知道韩实上火到什么程度。

    那天开战之后,海恩留给他一段录音后就这么消失了。录音内容是:等他信号再一举发动进攻!

    看着海恩的战机从外太空中坠落,韩实尽管知道海恩没有死在里面但还是心里一紧。然后他就按照海恩录音的指示,每天等信号了。一天等不来能忍,三天等不来能忍,二天等不来还能忍?这一晃都快一个月了,作为一个走心的脑残粉儿,韩实也上火了。

    海恩在韩实心中的地位太过崇高,如果海恩就死在他的任务执行过程中,韩实能做得出一命赔一命这种事情来。

    莱纳德在这种时候还敢来他面前蹦哒,那真是纯找怼。

    “行了,这事儿在会议结束之后就执行,接下来我们来讨论c20的……”

    会议室里进入了正式讨论战略内容的流程,会议室外,莱纳德却偷偷溜出了太空舰。

    当然不是他一个人,他还没有那个本事。

    他是被奥马尔来接走的。

    作为一只巡逻舰的负责人,奥马尔也是知道海恩已经不在的消息的。海恩在的时候,他半根毛都不敢乍,海恩现在不在了,原来那个只想硬拼硬打的奥马尔又回来了。

    而且他趁海恩不在的时候,几次到韩实这边以各种理由弄到了不少弹药供给。

    有一次来的时候他就跟莱纳德搭上话了,两人都是主战派,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奥马尔收到的命令也是让他听从韩实的调遣,这对于主战的他来说实在是太憋屈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