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47 工作和怀孕两手都要抓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c20城市的高级住宅区,布尔吉的父母带着布尔吉的弟弟妹妹就藏身其中。

    女婿把女儿推了出去卖身求荣,他们觉得颜面无光;可是他们又没有反抗的勇气,于是他们便在搜刮了布尔吉的贵重财物之后销声匿迹了。

    他们不想奔波逃亡,便躲到了一处曾经秘密购进的房子里。储存芯片里的食物准备的很充足,这一躲就是一个多月。

    食物储备要见底了,布尔吉的父亲古斯塔便想着出来一趟,一是想去石家看看能不能来增加一下食物储备,二是想打探一下最新的消息。c20什么时候能恢复和平啊?他一点都不想过这种躲藏的憋屈日子。

    不知道算是天有报应还是古斯塔就是这么点背,他才一出来就碰上了在凑人骨的兽人们。他们从特洛甫那里取了经,不再去抓普通民众了,而是来了那些花钱保命的背叛者们聚集的地方。

    古斯塔眼睁睁看到一只豺狼一口咬破了一个人的喉咙,他机灵地没有叫出声来,而是扭身就跑。

    他跑的很快,跑进楼里关上电梯,确定里面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他还挺庆幸,觉得自己反应够快,总算保住了一条命。

    可当他出电梯回到自己的家里时,后脚兽人们就追到了。

    人家怎么可能是追不上他,而是等的就是他带路把一家人都暴露出来。

    兽人们带着星盗们一涌而入,躲在这里的布尔吉的家人无一幸免,全部当场遇难。

    死尸就不算活物了,也就能扔进空间芯片里了。

    一群人从进去到出来不过三分钟。

    他们很快离开了,剩下了大敞四开着的门,以及满屋子的血迹及血腥味。

    ……

    这个时间,姜盈和海恩正在一边吃饺子一边包饺子。

    小兽爷就趴在姜盈旁边的脚下,眼睛懒洋洋地半眯着,长长的尾巴偶尔左右甩动两下,一看就心情超好。

    胖鱼本来在四处翻腾着游来游去,后来像是游累了,一脑袋扎进海恩的怀里就不动地儿了。海恩就环抱着胖鱼,继续一边包饺子一边吃饺子两不误。

    小银杏也吃了一盘饺子,不过后来就不吃了,它就是凑个热闹。真要讲究口味的话,它更喜欢原味的韭菜里的植物元素。

    一家五口三物种,但却其乐融融,岁月静好。

    到最后一共吃了多少饺子呢?姜盈保守估计自己得吃了三十颗,海恩至少得五十颗。这还是因为馅没有了才不得不停下呢,不然剩下的那二十个饺子皮也得包上吃了。

    姜盈抱着吃得滚圆的肚子稍稍后仰,靠到了海恩的怀里,“老公,下次我们吃肉馅的啊?头一次做饺子没经验,听了老祖宗的建议先做了最简单的韭菜鸡蛋馅,不过这次之后我就有经验了,回头我们吃猪肉大葱馅的!”

    海恩现在的身份是兽人特洛甫,以他的身份去领一些少量的大葱还是办得到的。

    海恩也吃得很爽。本来他是不怎么喜欢吃韭菜的,总觉得那个味道的呛劲儿跟兽人星特产的大葱差不多。但令他惊喜的是,以饺子的方式做熟了韭菜鸡蛋馅后,那股子呛劲儿居然减轻了很多。

    鲜嫩清香,油而不腻。韭菜鸡蛋馅饺子一举成了海恩最喜欢的食物,并且在以后的时间内长斯霸占了海恩最喜欢食物之榜首位置。

    于是海恩说,“只要是你做的,什么馅我都爱吃。但今天的韭菜鸡蛋馅不是第一次吃到的么?意义重大。要不下次再包饺子的时候我们一起包,包两种馅的?”

    听听这话说的多顺耳,明明就是他想再吃韭菜鸡蛋馅饺子,可他不会直接对姜盈说“别包猪肉大葱馅的,我就喜欢韭菜鸡蛋馅的”,他会说我们一起做,可以做两种馅。

    这就是海恩的魅力,哪怕是对着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家人,他也不会忽略了语言勾通的技巧。

    姜盈能不被哄得从头发丝到脚后跟都熨熨帖帖的?

    “老公我知道了,白天我没事的时候会两种都做出来的。老祖宗提过的,古地球时期还盛行过速冻饺子的。就是包完之后先不煮,直接给冻起来,等吃的时候再煮,口感跟现包的差不了多少。”

    老公天天忙,她现在身份受限白天不能出去乱逛,就在家包饺子呗,姜盈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两种就两种,或者再多几种也没关系。在这一刻,姜盈已经决定了明天好好研究一下老祖宗给她的有关饺子种类的资料了。

    “你要没事闲得慌,你就做,就当是打发时间了;你要是嫌累就睡觉,可以等我回来后再一起做。”海恩亲亲姜盈的发顶,“去洗一洗吧,这里我收拾。”

    姜盈这才注意到自己把卧室作成了什么猪窝样。

    她也不是一个混乱的人,就是偶尔吧,不知道为什么就把自己周围的环境弄得一团乱了。原来也没觉得有什么,弄乱了就再收拾呗。但自打跟海恩结婚之后,海恩是个大事小事都讲究干净整洁的人,自己弄乱的环境让人家收拾?姜盈就有点过意不去了。

    “老公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你先去洗,我来收拾。”

    海恩指指她身上好几处沾到的面粉,“你还是先收拾你自己去吧,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再出来帮我。”

    姜盈一想也对,自己一身的面粉,还穿着围裙,别再收拾收拾着再弄得更脏更乱了。

    “行,那老公你也别太急着收拾,我马上出来帮你。”姜盈紧说着就跑进了卧室自带的小浴室里。

    从脱到洗,从洗到烘干,姜盈自认动作还是迅速的,可当她换了睡袍出来后却发现,卧室已经收拾干净了。

    窗户打开着在通风,什么锅碗瓢盆都收起来了,海恩正在给换床单。

    那样一个在外人眼里本应该只做大事,小事就应该全部绝缘的男人,可是在家里,真的就像普通人一样。会做饭,会收拾,凡是智能干不利索的事情他都会去做。

    哪怕是在结婚初期,两个人还没有深厚感情的那时候,海恩也从来没有像星网上描述的已婚男那样,到家就大爷似的一坐,吃吃饭打打游戏,跟家务事完全绝缘。他回到家姜盈做了饭的话,他会主动在饭后收拾;如果他回到家姜盈还没有回来的话,他就会主动去做饭,连带着姜盈的份。

    姜盈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感觉就一个,那就是这样的男神她没有粉错!

    星网上每天都会有人红,每天都会有人垮,也许昨天还红的一个人今天就人设崩塌沦为众人的脚底石了。

    但这么多年来,要说常红不垮的人,大家第一个闪上的念头,绝对就是海恩了。

    海恩正在抻直床单的时候,腰被人抱住了,他扭头一看,正看到了姜盈痴迷缱绻的目光。

    “怎么了这是?”海恩忍不住笑出声来,“突然发现我更帅了?觉得越发的爱我了?”

    姜盈的痴迷一秒崩塌。

    “老公!请继续保持你原来的高冷端正好么?你越来越跟个平易近人的老大爷似的,我要脱粉了啊!”

    日常习惯做接地气的家务活也就算了,现在那是分分钟随口就能开玩笑。邻家大爷的画风越来越浓,一点都没有高岭之花那种孤傲了。

    姜盈就喜欢挑逗高岭之花,不喜欢邻家大爷。

    海恩一把抱起姜盈同倒在了床上,“脱粉?可以。你先脱,我马上就回来粉!”

    才洗完的姜盈粉嫩嫩的,海恩要及时拿薄被盖上去,才不至于马上兽性大发。

    在那之前,他还有几件事情要做。

    一,他需要再洗漱。韭菜鸡蛋馅饺子好吃是好吃,但吃完之后如果不洗漱就亲亲我我的话,他怕下次再吃韭菜鸡蛋馅饺子都会有心理阴影。二,小兽爷和胖鱼得扔出去。别管这两只身份怎么特殊,怎么强大,在他的眼里那都是孩子似的存在。孩子的某类教育暂时还不用这么早就开始。

    海恩让胖鱼和小兽爷陪姜盈一起躺着后,他自己先奔浴室去了,洗漱完毕也换了跟姜盈同款的睡袍出来。

    胖鱼一看他出来就知道下一步要被赶出卧室去了,它少有的立刻紧紧贴在了姜盈的怀里,并撒娇道,“妈妈妈妈,胖鱼爱你,胖鱼想陪妈妈睡。”

    姜盈哭笑不得地捏胖鱼的脸,“也就这种时候才有长句子跟我说话吧?你平时的两字一蹦三字一蹦呢?”

    小兽爷倒是识趣地不等海恩上手就先跳下了床,“嗷呜--”

    它在扭头叫胖鱼跟上,姜盈和海恩听不懂,但胖鱼听得懂,小兽爷喊的是:还要不要和你一样又胖胖又可爱的妹妹了?要就痛快跟我走!

    胖鱼把胖脑袋扎在姜盈的被窝里,假装听不懂。

    海恩好笑地把它抱出来,“胖鱼乖,爸爸正在努力给胖鱼创造出一个陪玩的妹妹来,这很需要胖鱼的支持。胖鱼能做到的是不是?”

    “那好吧。”胖鱼一向抵抗不住海恩的要求,“那爸爸要加油哦,要快快。”

    “好,会快快。”

    姜盈:他说的“快快”跟他闺女说的“快快”绝对不是同一个意思!

    送了两只出门,海恩锁上门后一个纵跳一步蹿上了床。床的弹性很好,躺在上面的姜盈猝不及防还被弹起了一下。

    “老公!”多大人了还玩这招儿?幼不幼稚!

    海恩把姜盈扑身压住,“我来粉了,我们给胖鱼创造一个妹妹出来吧!”

    一直没能怀上绝对是姜盈至今最遗憾的事情,当海恩把这面大旗扛出来的时候,姜盈就什么推拒的想法都没有了。

    “来--”

    举臂邀老公,只为宝宝入怀来。

    为爱而爱是一件享受的事情,为要宝宝而爱就是一件苦乐参半的事情了。

    海恩也就是那么一说,但真是从来没急着要过孩子。一生三百来年呢,他和姜盈也只不过了走了多说十分之一,这要孩子的事情有什么好着急的?有就有了,没有就没有呗。

    他随口那么一说只是为了挑起姜盈的热情。

    但姜盈不一样,怀不上都快成了她的心病了,为此,她努力回想起了曾经在m38星时查到的如何能更容易怀上孩子的一些资料。

    诸如《三大方法确保受孕成功》《九大技巧助你快速受孕》《容易受孕二十四式》等等。

    于是海恩就看到了完事后举着腿保持着怪异姿势的姜盈……

    姜盈还招呼他帮她再拿两个枕头垫高她……

    海恩:“……这能有用?”

    姜盈瞪他:“没用的话那么多专家会说?你专业还是人家专业?痛快拿两枕头给我!你是不是不想要宝宝了?”

    最后一句杀伤力巨大,海恩只能乖乖服从命令。

    好不容易等到姜盈放下了腿,海恩没吃饱的小心思又动了,“盈盈!媳妇儿!宝贝儿……”

    姜盈啪一巴掌打开了海恩又摸了上来的手,特别冷酷无情,“不行,从今天起我们要严格控制次数了。专家说了,怀孩子这种事情质量比数量重要。为了宝宝早日到来,我们就先忍忍吧。”

    海恩瞬间挺身坐起,一脸完全不想接受的表情,“你的意思是以后只能一天一次了?”

    姜盈表示自己非常认真,“其实专家还说了,三天一次会更好。”

    海恩:“……那还是一天一次吧。”

    生无可恋的躺回去,海恩头一次觉得人生不那么灿烂了。

    缺德的姜盈完全不觉得自己的决定对别人来说是何等的打击,相反,她看到这样就能打击到海恩后还觉得非常可乐。

    “老公,你至于么?乖哈,我明天还给你包韭菜鸡蛋馅饺子吃。”

    海恩想呵呵,“……一边不让我吃饱,一边又不停地投喂我韭菜吃,你的为妻之道真是与众不同。”

    姜盈消化了一下这话后笑得更厉害了,“对不起老公……噗哈哈哈啊!老公老公,我肚子笑抽筋了!你快给我揉揉。”

    海恩能怎么办,当然是给人揉肚子了。

    看着姜盈偎在怀里慢慢睡去,脸上还带着笑容,海恩就想,这样的感觉其实也不错。

    开门放了小兽爷和胖鱼进屋睡觉,海恩也搂着姜盈睡去了。

    半夜的时候海恩猛地就惊醒了。外面有骚动的动静,好像也有人向他附近在跑过来。

    “姜盈,醒醒。”海恩轻轻推醒姜盈后,他第一时间下床去戴自己的头套和大胡子了。

    姜盈动作也不慢,一个鲤鱼打挺起来,从空间里取出必要的变装工具就开始为自己收拾。

    小兽爷已经蹿去了门口守着,胖鱼则飘向了窗口的方向。

    一家四口反应都是极快的,就在海恩和姜盈完全变身特洛甫和斯威夫特之后,门就被敲响了,声音听起来就很急。

    海恩先把小兽爷收起来,这才装作突然被惊醒的样子去开门,“大半夜的,什么事?”

    来人是真的很急,看特洛甫开了门后他就开始转身向外,并招手让特洛甫迅速跟上了。

    “m38星的太空舰突然袭击了我们的外太空驻防!快点,公主下令我们必须得马上过去支援!还愣着做什么?跟上跟上!”

    “好,来了。”海恩还想着回去交代姜盈一声,可一看这人的焦急状态,他又怕引起了怀疑,只得迅速跟着出来并把门带上了。

    这人的声音不小,想来姜盈都听到了,那么她应该会自己做好接下来的安排。

    这样安慰着自己的海恩跟在兽人队友的身后快速离去了。

    姜盈听到脚步声远离了才从卧室里面出来。

    胖鱼跟着飞出来抱了抱姜盈,“妈妈不哭,胖鱼陪妈妈睡觉。”

    姜盈欣慰地拍拍胖鱼的后背,“睡不了了,跟妈妈连夜逃命吧。”

    海恩如果在,她的剧情就是被人霸道监禁无力逃脱只能认命的小可怜,但海恩现在不在了,她的剧情就该走“逃跑”这一段了,不然人设会崩。

    于是被监禁了两天两夜的星盗斯威夫特先生逃回了星盗群中。

    跟斯威夫特关系不错的几个星盗看到斯威夫特回来了,还是活着回来的时,都面露了惊讶。兽人们抓c20的人杀,抓向星盗们投诚的有钱人们杀,这些已经不是秘密了。现在他们普遍认为,凡是被兽人抓走的就没一个活着的。

    有人下意识地就疑问出口了,“你居然还活着!你怎么能回来了?那兽人放了你了?”

    星盗之间有义气兄弟不假,但这种义气兄弟还是有限制的。那就是包括但不限于自己的生命有可能受到威胁。

    斯威夫特被一个兽人相中并带走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但他们没有一个想站出来救斯威夫特。尽管他们对兽人的反感早就积累到一定程度了,可是他们谁也不愿意做那出头的枪。

    姜盈作为一个局外人看这些看得清清楚楚的。同情斯威夫特吗?一点也不!一个能对无辜民众下手,拿恐怖袭击当日常玩乐的星盗得到什么样的对待都是罪有应得。

    真正的斯威夫特早就在姜盈取而代之的时候就给杀死了。

    如果不是眼前的星盗们还有用,姜盈能把这些人都给一刀毙命了。就因为他们,c20的无辜民众们才死的死逃的逃。这些人都该死!

    姜盈怒拍桌子,“这些兽人不是人!他们也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同伴看过!我就不信你们不知道我们的队伍人数正在飞速减少吧?都是他们杀的!还有,据我所知,他们很快就要离开c20返回s70星去了,你们以为他们会带着我们吗?别做梦了,他们只会让我们断后护送他们最后一程!”

    星盗们沉默,他们都知道啊,可那又怎样呢?

    “他们走了,我们却要留下来替他们承担来自m38星的救援战队的怒火,凭什么?你们甘心?”姜盈气得小胡子都翘起来了。

    “反正我不甘心!c20是我们打下来的,他们有什么资格才到c20就比我们高一等?最好的资源先要供给他们,最底层的工作却要我们来做;他们要冶炼新能源石需要人骨,所以我们就得听从他们的指挥去抓人?长这么大我也没听说过这种道理!我再不要忍受他们了!”

    斯威夫特平时可没有这么暴躁的发泄过情绪,他是那种阴着狠偷着杀人的款。但今天猛的这么来了一出,也没有人觉得怪异,毕竟这人是被兽人强行带走了。

    强行带走做什么?不是死的话就只能是那种事情了。

    已经有人在用猥琐的目光打量斯威夫特的腰和腿了,想,刚才斯威夫特冲进门的动作特别快,他们一时也没有分辨得出是不是受伤严重。

    但照现在斯威夫特气成这样的程度,看来是受伤很严重了,至少心理打击不小。

    有人看在往日交情上出来和稀泥了,“斯威夫特你差不多就消消气吧。我们再不服又能怎样?威力大的武器早就在兽人抵达c20的时候就被安德烈上交了。而且就算纯论实力的话,我们也打不过能自如变身成兽的兽人!你不甘心不想忍受了又如何?你还能做得到复仇不成?别瞎废力气了。”

    “安德烈那龟孙子,老子那时候还夸他是千古以来实力最强又最讲义气的大哥,结果他才是最坏的那个!他最好祈祷苍天不要让他有朝一日落在老子手里,不然老子一定把他碎尸万段!”

    一群以凶残著称的星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一样像普通人会怂会缩只敢说狠话而不敢有一点实际表现。

    姜盈由此就把他们彻底看扁了,一群只敢对手无寸铁的民众们出手的暴徒,活着都是在浪费空气。

    “我们为什么就做不到复仇了?你们忘了c20现在的外太空正有着m38星来的维和部队吗?如果我们能帮助他们成功地攻破c20的外太空驻防,你们觉得这维和部队进来之后先消灭兽人队伍还是先消灭我们?”

    星盗们表情一怔,对啊,他们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招借刀杀人呢?不过--

    “就算我们借维和部队的力杀了兽人们又如何?我们一样逃脱不了帝国政府的制裁啊?为了报仇就把自己搭进去?这事儿亏,我不干。”

    “蠢货!”姜盈怒拍桌子,“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搭进去?在维和部队一举攻破外太空驻防的时候,你就只能乖乖看着吗?你不会驾驶战机或者太空舰趁机逃出c20星?我们长年在各星域飘荡,哪块星域不熟?大不了再找一个落脚点而已!”

    星盗们神情激动了,讲的很有道理啊!

    早就不服气兽人们的压制了,之所以没有反抗不过就是没有看起来可行的办法而已。斯威夫特的提议简直就是打开了他们一直没有找到的大门。

    但也有人狡猾的迟疑了,“斯威夫特,原来可是不知道你还有这智商呢?怎么着,这是自己受了屈辱了想拉大家陪你一起反击吗?你倒是知道找人分担风险,但如果兄弟们因此丧了命算谁的?还是你本来就没把兄弟们的命看在眼里?”

    这世上就是哪哪儿都有这种人,为了反对而反对。

    酸里酸气的说话腔调,让姜盈听得只想一拳打出去,但她也同时注意到这人说完话后,其他星盗们激动的神情缓和下来了。

    姜盈冷笑,直视这个人的眼睛,“我只是把我的建议说出来而已,我强迫你必须跟我一起行动了吗?我如果是找人帮我分担风险,我就该挑动大家一起为了反抗兽人的压制而行动,而不是给你们出主意向外跑!好,既然你曲解我的意思,那你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过好了。”

    姜盈转身要走,又停下来说了最后一段话。

    “大家都是有脑袋的人,你们自己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有多危急--c20民众不会原谅我们,来自m38星的维和部队不会放过我们,兽人们从来就没有想过带我们一起去s70星。你们觉得这样的局势下,我们如果再不有所行动的话,除了等死之外还有其他吗?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先走一步!”

    姜盈最后给了某星盗一个感激的眼神,愣是看某星盗看毛了。为什么感激他?他都给搅局了不是吗?

    他不知道,他虽然给姜盈搅局了,但也给了姜盈一个台阶下。姜盈多怕这事儿当场就敲定了,大家以她马首是瞻啊!

    她可不做这个带头人,她好多事情呢。

    今晚兽人战士们全动,她再把星盗们也借机搅乱,她要趁乱去探一探控制星网信号的地方。

    ……

    每一个星球的大气层和外太空层之间都会人为设置一道屏障,这道屏障可宏观调控打开或者关闭。当它打开的时候,想离开c20的人才能离开,想降落c20的人才能进来。但当关闭的时候,这就是一个警报防护网,任何不打招呼就想闯进或闯出的人都会引发警报防护网的报警设施。

    这样的设施很重要,每发现一个星球的时候,帝国政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该星球先加上了这样一道网。这样才不会有人在太空旅行的时候随意降落什么星,一是保护帝国公民的安全,二也最大程度地保全了该星球所有者的权益。

    当初星盗冲破这道防线的时候,就是梦小姐先以旅客的身份潜到了c长的身边,闪婚嫁给c长后又在参观警部的时候假装不小心按掉了关闭这道网的按钮。这样的前提下,星盗们才那么迅速地就打进了c20星。

    后来夏洛特的太空舰紧急降落c20星时,也是先发出了兽人的特殊信号让随时监测这道网的安德烈心腹明白是自己人,打开了这道防护网,他们才得以顺利进入c20的大气层然后降落。

    如今夏洛特已经和安德烈顺利会合了,这道防护网就再也没有打开过,而且夏洛特还特意派了人轮流守卫着这道防护网,就怕m38星派出的维和部队强行突破。

    这次突然发动攻击的其实不是韩实他们,而是奥马尔和莱纳德。但兽人们是区分不出来,他们只知道,凡是发动进攻的就一定是敌人。

    奥马尔从韩实那里得到了充足的弹药供给,他一发动进攻就是冲锋的节奏,火力特别猛烈。

    夏洛特派在这边的驻防很快就撑不住了,这才紧急向夏洛特求了救援。

    当海恩跟着一干兽人战士在战机处集合的时候,夏洛特正站在指挥台前大发雷霆。

    “撑不住了你才知道求救援,你早干什么去了?你怎么不干脆死了之后再托梦向我求助?”夏洛特真是要气死了,她养的这群手下平时也挺靠谱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各种掉链子呢?“早在你发现敌情的时候你就该向我求救!贻误战机是多么严重的错误,你是把这一条给吃进肚子里了吗?”

    指挥台的全息屏上,今晚轮值的驻防队队长一脸生不如死的站着,他现在也是相当后悔了。最开始的时候没有及时求救,是因为那时候只发现了一只战斗机。他当然就下意识地认为是来试探他们的防御程度的。

    他当机立断下达了反击的命令,想的是一举灭了再汇报消息那才是一件长脸的事情。谁知道这一只战斗机还没打下来,c20星的整个防护网都开始受到了攻击。

    这只战斗机的确是来试探他们的防御程度的,但可不是试了就回去汇报,而是本来就有好多战斗机一起跟过来了。人家是两手准备,一看防御程度较差,立马发动攻击。

    时间又是半夜,火力又足够猛烈,兽人这边可不就很快抵挡不住了。

    就在夏洛特大发雷霆的这段时间里,大家都看到又有一只兽人战斗机被击中掉落了下去。

    安德烈赶紧上前劝,“公主殿下消消气,当务之急还是要先稳定住态势的好。”

    夏洛特强压下愤怒,“你亲自带队,马上出发支援,务必不能让敌人的一只战斗机降落c20星!”

    “是!”安德烈一挥手,“都跟我走!”

    特洛甫混在兽人战士中一起开着战斗机迅速起飞了。

    他记得他离开时曾给韩实留过话,说没有信号就先不要进攻。他相信韩实的人品,所以现在发动进攻的肯定不是韩实的队伍。那么是谁呢?有这样的兵力,这样充足的弹药,能发动这么大规模的火力,海恩很快就联想到了有过一面之缘的奥马尔。

    那是一个好战分子,这样突然的发动攻击海恩相信奥马尔是做得出来的。

    海恩心里骂奥马尔蠢货,可是他依然得想着如何在稍后的对战中能救得更多的m38星的战斗机。

    ……

    姜盈再次变装,趁着漆黑的夜色,趁着兽人们混乱的势态,她再次摸进了上次去过的一处地方。

    就是安妮和安琪的住处,上次姜盈从这里得了好多大葱的地方。

    安妮和安琪被抓回来后又关回了这里,而且看守更严密了。姜盈摸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上次让她偷听到了好多消息的那两个星盗。

    也不知道这两个星盗怎么解释的冰箱里大葱丢了好多的事情,反正这两人现在看起来像是什么事也没有。

    姜盈暂时对控制星网信号的设备在哪个位置毫无头绪,所以她需要找一个靠谱的人问一问。她来到这里本是想着“咨询”一下安妮安琪两姐妹的,但当她看到面熟的两个兽人时,她改变主意了。

    从上次就可以看出来,这两个兽人看着不起眼,做的也只是守卫的工作,但掌握的消息却是不少。

    姜盈悄悄地召唤出了小银杏,“老祖宗,我们再玩儿一拨鬼吓人啊?”

    小银杏兴奋地叶子哗啦啦响,“好啊好啊。”

    然而还没等小银杏发威呢,姜盈就听到了两个兽人又开始聊起来了。

    “哥啊,我越想事情越不对劲儿。上次我们怎么莫名其妙就晕了?晕了之后丢的没别的,全是我们兽人星的特产白蕖?虽然这种小事也没人来查,可是我们自己总得知道是谁在捣鬼吧?”说话的兽人突然打个寒颤,“哥,你说会不会是昨晚的鬼脸?”

    “鬼鬼鬼,鬼你妹的鬼!大半夜的说什么鬼,你是脑子进屎吗?”另一个兽人用愤怒掩盖着自己的恐惧,“你也不想想,鬼偷白蕖做什么?吃?它拿什么吃?又吃到哪里去?没长脑子就老实待着,非得表露出来丢人现眼吗?”

    个小的兽人被训得声也不敢吭,个高的兽人狂拍了几下他的脑袋,觉得手都疼了这才停下。

    “我觉得辛普森公爵说的对,如果真是冤魂不散来找我们报复的,那么他们会在昨晚一个人都没有弄死?现在想想,好像也就吓唬人了。哼,装神弄鬼错不了了!”

    个小的兽人一边点头表示有道理,一边还是遏制不住地腿肚子发颤。夜更深了,夜风吹过的声音好像昨晚听过的“呜呜呜哗哗哗”。

    “哥,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是?要不我们自己先从星网上查一些防鬼上身的小妙招先备着的?”

    “上什么星网?信号一直屏蔽着,你怎么上?”

    “内什么,哥,我知道那设备被公主殿下藏到哪里去了。今晚公主殿下忙着外太空战斗的事情,她不会注意到我们暂时的开启一下信号解除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