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50 狂飙演技的两口子,老天赏宝了!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洛特一直以为攻破c20外太空网的是一支队伍,就是维和部队,却不知其实是分成三股势力的。

    一支是先打上来的,是奥马尔带领的巡逻舰队伍;一支是后来得知姜盈就在c20时突然加入的格罗塞姆队伍;最后一支才是韩实带领的维和部队。

    三支队伍吧其实也没有说要互相合作,奥马尔为的就是抢功,格罗塞姆等人为的就是找到姜盈,维和部队是唯一惦记着大事以收复c20为主要目标的。

    但三支队伍都开火以后,大家不由自主地就多了点暗中较劲的味道。

    奥马尔抢先出动为的就是抢功,可是如果维和部队也出动的话,他的功必然会被分出去一部分。他不愿意,又不能半路撤,就只能让部下们更疯狂的攻击了。

    格罗塞姆等人为的就是找到姜盈,感觉就差这最后一步了,他们哪里还有心思想什么战略战策,火力全开,当面硬怼就是了。

    维和部队的人因为海恩临走前的指示才一直压着没开火,现在好不容易有出手的机会了,那必须不能被别家势力比下去。

    三家不仅有实力,还各个心气超高,不是合作胜似合作,愣是让兽人们没看出来他们的区别,还以为都是维和部队的。

    兽人们战败撤退,三家领导立刻各率部下打进了c20星。他们本想着乘胜追击,一举把兽人们消灭,奈何兽人们把抓来的人质们亮出来了--谁敢再来进攻,再打一枪,他们就杀一个人!

    三家不得不停手了,于是c20就变成了现在两方对峙的局面。

    对这个局面韩实也并不是完全反感,这样给他一个缓冲,让他有时间处理了一下别的问题其实也算不错了。

    命令下去,让部下们轮流休息和警戒,韩实就派人去“请”奥马尔和格罗塞姆了。

    当时在外太空事态紧急,他这才没有追究那两人的责任。现在事情告一段落了,他必须得跟这二位谈谈人生了。

    很快派去叫人的两副官回来了,一个倒是带回了奥马尔,韩实给他官大一级,他就是再不乐意,他也得过来,否则就是抗命;另一个却是自己回来的。

    韩实怒问,“人呢?让你叫的人呢?”

    副官也很苦比,“一个人都没有,听看到的人说,他们落地后收起战斗机就四散离开了,好像去找姜盈了。”

    韩实气到咣咣砸桌子,他还想去找你海恩大人呢,但现在是那种时候吗?你们是合法持有战斗机和枪械,但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怎么敢什么招呼都不打都胡乱行动?

    这次硬打进c20星幸好是成功了,如果万一是失败了呢,这责任要谁来负?

    韩实气到想原地爆炸,本以为这次行动多了一个海恩是莫大的助力,谁知道事情从一开始就不在他的控制范围之内。

    积攒了一肚子的火,外加担心海恩的下落,韩实便把全部的火都冲着奥马尔发泄过去了,“奥马尔警监,这就是你身为一个警视厅警监应该有的表现?谁给你的命令让你私自行动!谁给你的勇气让你不顾其他部下的安全!谁给你的脸让你忽视了我的存在!”

    奥马尔得庆幸他不是韩实的直系下属,不然韩实早就一脚踹上去了。在韩实这里,违抗上级命令是最最严重的错误,所以尽管他也很担心很焦急,他还是没有置海恩离开之前留下的指示于不顾进而轻易开火。

    他遵守了自己的职责本分,奥马尔却是跟他恰恰相反,韩实怎么可能不气。

    “你现在马上把手上的工作移交给你巡逻舰的副职负责人,你这样的警监我用不起,你马上回m38星到警视司司长那里亲自请罪!走!”

    奥马尔被镇住了,他以为这种时候至少也给他个机会解释一下的,谁知道韩实是“我所表现出来的已经是我最低的底线,你敢轻易挑衅那你就等着承担后果吧”那种人。人家连给解释的机会都没给,直接就是结论--滚。

    他可是提前准备了好多正当理由的!

    “韩警监,你这样的处置我不服!今天收复c20的任务取得了有效的进展,你敢说不是我们巡逻舰队的功劳最大?如果不是我们,没准维和部队还在外太空继续停留着!”奥马尔心里发慌,但他力持镇定为自己辩解,“更何况我昨晚的突然行动也是有理由的!理由就是莱纳德先生他……”

    “你给我闭嘴!关于你犯错的原因,你跟我说不着,我也没有审判你的权利。我作为此次任务的负责人,我唯一的权利就是可以把所有不听我命令的部下即刻赶出队伍!”韩实没有时间听什么狡辩,他也没有心情听,“来人,送奥马尔回巡逻舰队,然后亲自送他离开c20返回m38星!”

    奥马尔这才意识到原来韩实从来都不是他所认为的优柔寡断的作风,他现在真是害怕了,也后悔了。他如果就这么被送回了m38星,他的职业生涯也就完了。他不能接受!

    奥马尔张嘴就想再求情,然而副官已到,二话不说就把人拖出去了。副官还自发地轻车熟路拿出一块贴布,贴在了奥马尔的嘴上。就像当初贴莱纳德的嘴一样。

    韩实显然也因为这一幕而想起了莱纳德,于是他更气了,莱纳德是警视司司长亲自托付给自己的人,结果现在却下落不明。莱纳德那样的身份,这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他的职业生涯也就完了。

    艹!韩实在心里狂爆粗口,“来人,给我挖地三尺也要先找出莱纳德先生来!”

    他最担心的是海恩,他最想下的命令是派人去把海恩的下落找出来,然而他却只能在人手不够的前提下优先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韩实很心塞,他突然有点羡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格罗塞姆等人。

    ……

    姜盈再次以星盗斯威夫特的形象被海恩假扮的特洛甫给抓了回去。

    星盗们和兽人们已经完全决裂,凡是当时没有登上太空舰的星盗们也没得了好下场,他们被返回来的兽人战士们都给抓起来了。

    姜盈是自动送上门的,除了她之外,还带来了撒伊等几个人。

    因为星盗有逃走的了,所以剩下的星盗里,兽人们就算一一去比对也比对不出来了。姜盈就按照印象里几个星盗的样子,分别让撒伊他们变了装。

    身在敌营才能更好的收集到最新最重要的消息,姜盈觉得这一步必须有。而且维和部队降落c20之后,如果敌方群里有内应,想来也能更事半功倍一些。

    姜盈也是没有想到夏洛特居然那么沉得住气,明明知道给s70星抹了黑,招来了丑闻舆论,可是夏洛特就是没有再联通星网信号。

    看着兽人们恼羞成怒大抓人质,姜盈一边救人,一边借机被抓了进来。

    这再次被抓回来可没有原来那么好的待遇了,兽人们的情绪都处于强烈的波动中,在看到斯威夫特这个熟悉的面孔后他们越加的狂躁起来。

    “特洛甫,你的小宠物居然敢跑,给他点教训看看!”

    “特洛甫,杀了他!不听话的下场就只有死!”

    “给他吃给他喝,还带他带加了只有兽人才能参加的高级晚会,结果他却趁你不在的时候逃跑了!特洛甫,这样不知好歹的一个人你如果还留他一命的话,我们都会看不起你的!”

    姜盈和海恩被一众兽人们团团围在中心,姜盈能感受到来自每一个兽人的目光都是非常的不友好。她甚至相信,如果不是有海恩在,她现在已经被兽人们集体给撕掉了。

    她倒不是怕这些兽人们,而是如果动上了手,身份势必有暴露的风险,这就得不偿失了。

    姜盈只能维持着敢怒不敢言的屈辱表情,心中则把希望寄托于海恩,希望他能把事情顺利解决。

    海恩一手扣着姜盈的脖子,做足了“我真心宠你,你却趁我不在想逃离我”的伤痛表情。

    “你说,我对你到底哪里不好?你说!”特洛甫深情地咆哮。

    斯威夫特明明脖子并未受到一点压迫,可他还得装出呼吸困难的样子来,他跟着一样痛恨的咆哮,“谁让你是男人?老子也是男人!老子喜欢的是女人!而你却让老子像个女人一样被你压,你这是侮辱老子!侮辱了老子还想让老子乖乖听话?老子没那么贱!”

    靠,太考验她的演技了!姜盈内心泪流满面。

    特洛甫猛地松开了扣着斯威夫特脖子的手,噔噔噔后退三步道,“我不相信,你胡说!你明明也有爽到!你那天晚上嗓子都喊哑了,你最后还叫了我老公,你别以为我没听到!”

    众兽人:这戏码好像哪里不对劲儿?

    姜盈:老公,你够了哦?我快接不住了。

    海恩:媳妇儿,别怂,上!我相信你哦。

    姜盈一抹嘴边的小胡子,完美的营造出了一个“渣受”的形象,“呵,男人都是感官动物,老子在爽的时候自己都记不得自己说了什么!你却记得这么清楚……难道是真爱上了老子?”

    众兽人:卧槽,莫名觉得这小胡子男人突然很带劲肿么破?

    海恩:媳妇儿,你表现太好了,所以,别怪我。

    特洛甫蓦地自嘲地一笑,猛地冲上前再次快准狠地掐住了姜盈的脖子,“你说对了,老子就是真爱,上你了!”

    停顿很明显,重欲的兽人们一下子就听出其中的深意了。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吹响了一声口哨,“特洛甫,上他!别废话,上服他!宠物不听话就一招,虐到他服气就行了。”

    兽人们好像一下子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特洛甫,他不是说你是在侮辱他吗?好啊,你就侮辱他给他看!就在这里,公开地侮辱他让他看看!让他明白谁才是主宰!”

    “特洛甫,上啊!你要是不上,哥几个替你上!”

    姜盈暗中握紧了拳头,还哥几个?渣滓们,姑奶奶可记住你们几个的脸了!

    嘶啦,姜盈的衣服被扯开了。

    兽人们欢呼起来,姜盈差点本能地一拳打出去,可下一刻她却被海恩扑倒在地。

    动作很快,如果有谁曾经想过会借机看到什么肌肤露出来的话,那他们只能失望了。海恩的高大身躯把姜盈牢牢地都给压在了身下,撕裂的衣服所暴露出来的可能美景一点没露出来。

    姜盈有点傻眼,因为海恩在扑倒她之后,开始了真正的“上下其手”。

    可现场这么多人看着呢,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危急的局势,你说你上什么手,下什么手啊!

    姜盈一边按住了海恩的手,一边悄声道,“老公,你做什么?戏过了啊。”

    海恩:“戏不过,关就过不了!你选哪个?”

    所以她老公的意思是真的当众这么表演一回?姜盈好悬没吓停了心跳,“老老老……唔!”

    海恩掐着姜盈的脖子向上一推,低头,好一个霸气四射的深吻。

    兽人们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特洛甫!特洛甫!特洛甫!”

    姜盈:……

    特洛甫又把斯威夫特翻了一个面,嘶啦又是一声,姜盈的裤子被撕掉了。

    “嗷--”兽人们激动的兽吼都给叫出来了。

    姜盈猛盯着地面,裤子撕了裤子撕了……那接下来呢?她老公要是真敢来下一步的话,她要怎么办?演技明显是拼不过了,所以是要出手呢还是出手呢?

    嘶啦又是一声,这次是特洛甫把自己的裤子也给扯掉了。

    “嗷嗷嗷--”兽人们眼睛都绿了,就爱看这种戏!“特洛甫好样的!上啊!侮辱他!”

    姜盈闭上了眼睛,老公,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哦,你还想不想吃韭菜鸡蛋馅饺子了?

    “都在干什么!打了败仗很有脸是不是?”旁边楼里的一扇窗户打开了,安德烈探头出来吼,“正经事一个都靠不住,不正经的你们一个都不缺!再给我闹,我就把你们都推进冶炼炉去,还能为兽人星做点贡献!看什么看?原地解散,即刻执行!”

    兽人们不敢抗令,一哄而散了。

    姜盈被海恩带回了家。

    进门姜盈就把海恩挤到了门板上,上手先揪大胡子,“你说实话,如果最后没有安德烈出来制止的话,你是不是真的会做到最后?”

    海恩不想目光老往下溜,表现的像个流氓似的,但奈何现实就是如此,姜盈依然处于裤子被撕破的状态中。到家了,不用他遮着挡着了,流畅的线条,白皙的肌肤一应都露了出来,海恩不有意无意的低头去看就怪了。

    “没有如果,安德烈的住所就在旁边的楼里,他正在生气夏洛特采取了辛普森的建议而不是他的建议,他肯定会心里不平衡的巴不得所有人都跟他一样心情烦躁。我表现的如此亢奋,其他兽人们也看戏看的亢奋,他忍受不了这种心理落差的。”

    从一开始海恩就在计算了,这种场面他有两种选择,要么就当场护下姜盈,要么就还站在兽人的立场对姜盈各种攻击。

    如果当场他有护下姜盈的意思,那么在兽人的眼里,他必将成为背叛者一类的存在,到时别说护下姜盈了,连他都得搭进去。

    而要站在兽人的立场同对姜盈进行攻击呢,那他后面还要保下姜盈的话可就自相矛盾了。

    这两种选择虽然方向不同,但都会产生同一个结果,那就是他将没有办法把姜盈再像之前那样留在身边。

    正在一筹莫展时,海恩注意到这个地点的附近楼里正是安德烈的住所。他立刻知道,第三种选择来了。

    安德烈不是会凑这种热闹的人,再加上最近刚战败,安德烈在被打扰到后的反应肯定是驱逐兽人们。而只要兽人们被驱散了,无人围观了,海恩从抓来的人质中带走一个也就不叫事儿了。

    “宝贝儿,我怎么舍得让你的声音被别人听到呢?”海恩圈住姜盈的腰往怀里一带,“所以,接下来就只叫给我听吧!”

    ……

    莱纳德想像过无数次重新见到自己货船时的样子,但都不包括眼前这一种。

    货船上的新能源石正在往一个巨大的冶炼池里倒,而冶炼池的另一边则是一群排成队的人。

    那些人或绝望无助,或哭哭啼啼,场面甚是压抑。莱纳德那时候还不明白为什么,但很快他就明白了。

    这些排成队的人正在被一个接一个地推下冶炼池。

    冶炼池里火光冲天,滚烫的热度令站的较远的莱纳德都觉得闷得不行。可想而知,当人被推下去后,会是如何短暂的时间就化为灰烬了。

    莱纳德吓白了脸,他以为他被抓来也会是推进冶炼池的结果。

    “辛普森公爵呢?夏洛特公主呢?我要求见他们两个!我是莱纳德墨尔顿,是m38星在任总统亚历山大的亲生儿子,你们敢对我无礼?”

    带他来的两个兽人真没敢对他无礼,人家就是把人扔这儿后,扭头就走了。

    这样的无视比把莱纳德推进冶炼池里还令他难以承受。他可是帝国总统的儿子,他们怎么敢这样对待他?

    莱纳德气急败坏就想骂,辛普森走过来了。

    “辛!普!森!”莱纳德立刻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了辛普森的衣领子咬牙切齿道,“我的新能源石呢?你还我的新能源石!”

    “诺,不是在冶炼池里么?你想要就自己去拿啊?”辛普森一甩胳膊,莱纳德差点被甩进了旁边的冶炼池。

    莱纳德惨白着一张脸赶紧站到了安全的地方,“你这是要毁约了?好!可以!把我的货款还回来,我就当你我之间的合作从来没有过!”

    辛普森仰天大笑,“哈哈哈,还你货款?这是我最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我说二皇子殿下,你算计我分成比例的时候是什么嘴脸你忘了吗?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货,没有,被我都炼了;钱,身在异星他乡的我更没有!”

    莱纳德被辛普森的厚颜无耻惊到干张嘴发不出声音来。

    辛普森有一种大仇得报的醋爽感,“啊,其实也不是没有钱,只要我能回到s70星,欠你多少钱我都会成倍的还给你!莱纳德先生,你能想想办法送我们离开c20星吗?”

    如果不是莱纳德身份太特殊,还有大用,辛普森早就在收到消息的第一刻就命人直接下死手了。

    莱纳德气得哆嗦,“想离开c20星的是你们,我凭什么帮你们想办法?还有,你们的新能源石冶炼怎么可以添加新鲜的人骨!你们太残忍了!你们没有人性!”

    辛普森笑,半点不把莱纳德的气愤放在眼里,“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通知你,如果你想不出办法送我们安全地离开c20,那么我们就是死,也会先把你扔到冶炼池里!”

    说完辛普森就走,那股子嚣张的姿态让莱纳德倍受打击。

    “你个混蛋给我站住!辛普森,你给我站住!”莱纳德想追,可是却被两个兽人按倒了。

    他还想再喊什么,走远的辛普森头也不回地挥手,“堵了他的嘴!”

    莱纳德再也别想发出声音了,他这才想起来害怕,他怕被扔进那个冶炼池里。然而事实是,他就那么被按压在地上,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被推进了冶炼池。

    临死前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这种折磨简直要摧毁一个人的意志。

    到后来,今天份的人骨添加完毕了,没有人再被推下去了,莱纳德却是止不住地打起了摆子。

    敢杀人和看别人杀人是两码事,杀一个人和杀一群人是两码事。

    这种完全无视生命,把人当畜生屠杀的行径让莱纳德打骨子里恐惧,他现在非常相信辛普森说的如果不把他送出c20星,自己就会被先扔到冶炼池里烧死。

    两个兽人拖着手软脚软的莱纳德要走,莱纳德误会成了他们要把自己拖去冶炼池,他疯了似的大叫着,“告诉辛普森,我会想办法送他离开c20星的!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做到!别把我推进冶炼池,别杀我,我不想死--呜呜呜……”

    从监控器里看到这一切的辛普森非常不屑,就说他一开始就没看上这个便宜女婿吧?跟其亲哥比起来,这位二殿下真的是毫无亮点。

    夏洛特收到消息后甚至都没兴起来看一眼莱纳德的念头,“看好了,就当个重要的人质暂时先留他一命吧。”

    否则就冲莱纳德让安妮怀孕又掉这一条,夏洛特早就杀死莱纳德了。

    莱纳德被关了起来。这次为了防止安妮再出状况,辛普森还特别派了专人专门看管,并且把关押莱纳德的地点放在了最远。

    “最远”有利也有弊。利就是距离远了,相应的消息传递就会不那么顺畅;弊呢就是,你想阻止的消息传递会如愿传播困难,而你想要得到的消息传递也会传播困难。

    两兽人想过这么重要的人质一别被敌方救走了,二别被安妮公主放走了,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会主动把人质给放走。

    当然不是主动放的。而是因为一只大黑猩猩闯入了这里,这只黑猩猩是把艾伦一口咬断了脖子的那个。

    两兽人压根就没想到黑猩猩是有目的的闯入,他们只当是黑猩猩无意中闯入的。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开枪击毙黑猩猩,他们在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跟黑猩猩“玩玩儿”呗。

    所以说,这个工作态度吧无论何时都要端正,因为有可能你一时的不端正就会酿造出无法估计的后果。

    当两兽人发现他们两人合力也无法对抗这只不知为什么战斗力大增的黑猩猩时,当他们想起要用枪时,晚了。

    黑猩猩一手掐断了一个兽人的脖子,一口咬断了另一个兽人的脖子。

    莱纳德被关的不是监牢,而只是一个普通的民居。因为辛普森考虑到越不引人注意就越安全,再加上莱纳德也没有什么战斗力,所以才让两兽人就像普通逃亡的c20原住民一样躲藏在了某处民居内。

    这样是不引人注意了,可是逃跑也方便了。

    两兽人跟黑猩猩打在一起,后来又被黑猩猩杀死的全过程,莱纳德都目睹的一清二楚。那时候他真是吓坏了,他的空间存储芯片被搜走了,他现在什么防身武器都没有,他怕黑猩猩发现他以后再来吃掉他。

    对,就是吃。

    莱纳德清楚地看见了黑猩猩抱着其中一个兽人的尸体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吃着。喝人血咕噜咕噜的,吃人肉撕得鲜血淋漓的,莱纳德躲在门后要用全身力气捂住自己的嘴才不至于干呕出来。

    他房内的窗户等出口都给堵住了,他要想跑只能先从门出来,再从厅里想办法。可是现在厅里坐着一只正在吃人的黑猩猩,他要怎么跑?

    莱纳德吓到腿软,只能期盼着黑猩猩快点吃完。

    黑猩猩倒是吃完了,黑猩猩还变成人了。

    看着自己的手上脸上虽然还是被鲜血覆盖着,但至少已经全是人脸人手的李梦蝶惊喜地哭了出来。

    这是她最近的新发现,吃人吃多了,她就会越来越长时间的变成人;如果吃的还是兽人的话,她的战斗力还会迅速提升。

    今天她终于验证了自己的猜测!

    从门镜里看到这一切的莱纳德更吓傻了,能从兽变人的不就是兽人么?兽人跟他是对立的,那他不是死定了?

    李梦蝶是侧对着这边的,再加上满脸的人血,莱纳德也没有细看,一时就没认出来。

    李梦蝶其实就是奔着莱纳德来的,但她可不会傻到现在就让人认出自己来。她非但没有擦干净脸上的血,反而还抹得更片大了。她把两个兽人的空间芯片取过来,从里面翻出干净衣服自己换上。头发乱糟糟的也不梳理,就任头发披散着遮住了大半的脸。

    另一个兽人吃不完了也不浪费,李梦蝶把其尸体放进了空间芯片里。

    莱纳德居然秒懂李梦蝶的做法,这是留着做备粮的意思了。接着他就因为自己的秒懂而从头冷到了脚,多么可怕的兽人!炼新能源石需要添加人骨,平时居然也会吃人。

    他不知道李梦蝶是后天的兽人,他把李梦蝶就当成了来自s70星的兽人。虽然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兽人还会吃兽人本族。

    他以为吃饱了喝足了储备粮也收拾完毕的李梦蝶会离开,谁知道李梦蝶却向着他的房间走来了。

    就在莱纳德吓到绝望,以为自己这次绝对死定了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李梦蝶的声音,“我见过你,从安妮公主那里。安妮公主总是看着你的影像痛哭,你要见安妮公主吗?”

    这当然是编造的。

    但不知内情的莱纳德却相信了,他还自动脑补出了“安妮知道他的情况后特意派了自己的心腹黑猩猩前来救他”的缘由。这就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兽人还会吃兽人了,原来都是因为他啊!

    “好,带我去见安妮!”莱纳德瞬间打开了门。

    李梦蝶见莱纳德这么痛快就被取信了,她的表情差点咧了。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莱纳德你说你自己都多大了,现在又是这么一种危险的情况,你是脑子里有多少水才会仅凭一句话就相信了对方还马上就打开了门?

    本来李梦蝶还想着为了让莱纳德相信她,她还应该怎么怎么说,怎么怎么解释呢。现在一看,得,全不用了。她倒是省事了。

    其实从数据上来说,莱纳德的智商绝对是领先绝大部分的人类的。但是,智商高了也不代表着这类人就有成熟的分辨善恶的能力的。那些被骗子骗的人群中,有多少是智商高的科学工作者?

    莱纳德现在的心态也是在动荡不安中,他对于善恶的分辨能力已经退化到了最简单的模式:如果这个兽人是敌,他还用得着提安妮来骗自己出去?这扇门根本也挡不住它硬闯进来吧?

    不能说他的思维逻辑不对,只能说,如果某些罪恶人家就是有“硬闯哪里有逗逗小猎物来得有趣”的想法,他绝对就死定了。

    莱纳德毫不犹豫地跟在李梦蝶身后离开了。

    他完全不去想自己这种战五渣现在最好的保命方式应该是尽快回到自己人的保护队伍中去,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我不甘心我一定要报仇我要亲手杀了辛普森才能消得了我的怒气”。

    姜盈要是知道他现在这种想法,肯定第一时间就说话怼他--你怎么杀?你有详细计划吗?就算你能近得了辛普森的身,你靠什么杀?你有那实力吗?

    脑残的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看自己总是带着莫名其妙的滤镜。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屁事干不了,但就是莫名其妙的相信自己一定能在某一天干成大事。

    莱纳德就是这样。

    而姜盈,在某一方面也是这样。

    实力拼不过老公,人气拼不过老公,演技拼不过老公,那叫声呢?总不能这种女生专长的事情也拼不过吧?

    姜盈不信那个邪!

    重新成了“特洛甫”兽人圈养的小可怜后,姜盈便想着翻身的机会来了,她至少得有一方面压他老公一头吧?

    刚好又进入了“一切都是为了怀上宝宝”模式,姜盈便趁着这个机会大叫特叫起来。

    你不是说就愿意听吗?你不是说舍不得别人听吗?你不是沉迷此事无法自拔吗?那妥了,势必给你一个刻骨铭心的一段回忆。

    于是被“眷顾”被“优待”的海恩墨尔顿疯狂了。

    大兵压境,横扫千军。山呼海啸,磅礴万里。

    当清吟对上长啸,当细语对上重吼,各有各的千秋,各有各的亮点。这时候被虐杀的又何止是单独一方!

    姜盈叫到意识飞升的时候觉悟了:这种“两败俱伤”的结果就是她所追求的么?她这不是作死嘛!

    这种时候她也忘了容易受孕三十六式了,闭眼就睡过去了,连仍在努力工作的海恩都给忽略了。

    海恩不会忽略她,连她叨叨过的容易受孕三十六式都不会忽略。海恩结束工作之后,睡去之前,人家自行帮姜盈拿枕头垫高了腰。

    要不怎么说姜盈永远压不了海恩一头呢,就这种事后小事上都能看出来姜盈就是差那么一点。她就是个三分钟热度的性子,海恩跟她恰恰相反,也许他一开始不会特别热衷于什么事情,但只要事情开了头,他就一定会坚持到结束。

    海恩还怕姜盈的腿没东西支撑着睡的不舒服,他把自己的腿伸到姜盈的腿下面垫着,又给姜盈拉好被子,还给姜盈和姜盈的肚皮都来一个晚安吻,最后再把小兽爷和胖鱼都放进卧室,这才闭上眼睛睡去。

    光线暗下来的卧室里,胖鱼睡在海恩的另一侧,小兽爷趴在姜盈那一侧的地板上,一家四口睡得安详又香甜。

    半夜的时候老祖宗突然自己现身了,但要说是它主动现身的也不算。它感受到了姜盈身体的变化,它下意识地以为是什么不知名的危险。可等它出来再细细感受了一次后,老祖宗惊喜地晃起了满树的银杏叶。

    某人终于求宝得宝了!

    嗯,它决定暂时不说出来,让某人到时自己发现一定很有趣,啊不,很惊喜!

    ------题外话------

    感谢小风景的票票~你说加肉我就加肉喽,还加出宝宝来了!抹一把汗~我再拼!55555555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