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51 王霸天下小兽爷,监禁卧底小可怜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莉兹科兰和胖达很幸运,他们的降落地点相隔不到一百米。但同时他们又很不幸,因为他们降落的地点是一望无际的垃圾山。

    如果姜盈在,她肯定会说,呀,好巧,我当初也是降落在了这片垃圾山呢。

    从那时候到现在,又是两来月的时间了,c20所有工作停转的最直接结果就是,这片垃圾山的气味越加地浓郁和深邃了。

    三个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离了这片区域,然后向着唯一有高楼大厦的方向行去。

    半路上他们碰上了一群人。

    这群人看外表似乎是c20本地人,行色匆匆的,看起来像是在逃亡。

    科兰心软,不由下车拦住他们,“m38星的救援部队已经降落c20星了,你们还逃什么?不用逃了,相信救援部队会很快让c20星恢复和平安宁的。”

    可是这一群人听完科兰的话,非但没有得到安慰不说,还个个更加的愁眉苦脸了。

    “大部队到了又如何?那些兽人们是轻易能拿下来的吗?如果能,现在还用这么僵持着?”

    “你们不知道兽人们抓了好多我们的同胞做人质吗?今天他们能利用人质威胁维和部队不得开枪,明天他们就能利用人质威胁部队为他们送上更多的人质。这个过程必定漫长又曲折,我们只是普通人,可扛不住这么折腾,还不如先逃的远远的再说。”

    “看大局好像情况是正在渐渐转好中,可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自救援部队降落以后,每天的危险更加的升级了。要一面警惕着别被兽人抓走,还要一面警惕着别被流弹射中,这么一天天的下去,我们怕还没有等到c20恢复和平的那一天,我们自己就有可能先死于意外了。”

    “我们也知道只会这样懦弱的逃亡太没用了,可是我们能怎么办?我们只是e级啊!墨小姐说的好,什么战斗跟基因等级没关系,什么只要大家有心,我们就都能找到自己可以贡献力量的方面。可是我们压根就不知道从哪里去找啊!”

    一群人一说诉苦啊,哪个都能诉出个十斤八斤的来。

    莉兹敏锐地抓住了重点,“墨小姐?什么墨小姐?”

    “啊,就是在救援部队赶来c20之前组织我们大家自救的一位小姐。长得傻丑傻丑的,脑筋却是超乎寻常的好使。我们的营养剂越吃越少,她就把发现的麦子贡献出来让大家共享。她还教大家磨面和面烙大饼,后来还教我们做韭菜饼,韭菜花酱。”

    “墨小姐真是个大善人啊,m38星的食货帝国都没出现过的新食品,她要是私藏着的话,等和平了她一定能赚大钱。可是她没有,她把食物怎么来,怎么做,怎么吃的过程全都毫无保留地教给我们了。我觉得一定是老天爷妒嫉墨小姐的善心才让她变得那么丑的。”

    “说的太对了,我也是这么想的。老天无眼啊!不然怎么会眼睁睁看着星盗们无缘无故地就攻打了我们c20星却不降雷劈他们?不然为什么不把那些杀人如麻只为用人骨去做什么新能石冶炼的兽人们都给劈死?我们已经是e级了,老天爷这是想逼死我们吗?”

    本来是介绍着墨小姐的,结果一群人说着说着就又跑回诉苦的大道上去了。

    胖达听得直想翻白眼,谁要听你们诉苦?好像当年谁没有苦过似的。你们能不能直接点?简单点?墨小姐到底姓什么叫什么还能不能说出来了?

    科兰及时拉了一把就要变脸的胖达,她上前了,“大家别这样悲观,其实换个角度想的话,我们已经比原来的情况好太多了不是吗?你看墨小姐不就被老天爷送到你们身边来了吗?不然你们哪有机会吃到大饼韭菜花酱什么什么的?对吧?”

    一群人莫不点头,紧跟着就要搭话。

    科兰赶紧抢答,就怕这群人说着说着楼又不知道歪哪里去了,“所以这位墨小姐到底姓什么叫什么,有人知道吗?”

    “我知道!”一个孩子突然举高了手臂大声道,“她姓墨,叫墨……唔!”

    孩子的妈妈突然一巴掌捂紧了孩子的嘴。

    女人一脸疲惫,但目光却不至于松散,“你们是谁?为什么一上来就打听这打听那的?大家小心点!你们忘了兽人看外表的话跟我们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吗?”

    唰--刚才还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诉苦诉得起劲的人群瞬间退出了三米远。

    莉兹开口就怼,“我们要是兽人的话,还用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听你们诉苦?因为知道你们势必会被投进冶炼池里所以对你们进行一下临死前的关怀?你们要是真那么警惕的话,一开始就不该被拦下来!”

    科兰上去搭话也就一句,剩下的基本上都是这群人在说。现在知道警惕上线了,可不可笑吧。莉兹对此很无语。

    胖达早就在旁边笑得直不起腰来了,“谁打听你们了?是你们自己一上来就巴巴巴地说个不停好么?现在知道警惕了……如果我们真是兽人的话,还能给你们时间等警惕上线?拜托,动脑子也请合理的动好么?”

    他知道科兰心软,科兰拦住人的本意就是给对方一些开解,让人们不要这么惊慌的继续逃亡了。回去安静等和平就好,非得这么拖家带口的出来何必呢?

    结果这群人听不进劝的话,到头来还要怀疑他们,这可真是好心被当作驴肝肺了。

    一群人被毒舌的莉兹和胖达怼得各个面色困窘。

    “走!不跟他们说了!大家不是没有一个觉得他们眼熟吗?我们不要跟他们说话!我们走我们自己的!”

    某男打了头,其他人默默地跟上了。

    科兰急了,“喂,别走啊!你们别走啊!你们走也先告诉我墨小姐到底姓什么叫什么啊?我们真不是兽人,也不是坏人!”

    刚才那个孩子再次举起了胳膊大声道,“老师说,坏人总说自己不是坏人。”

    莉兹气笑出来,“那好人还能不能说话了?好人想要证明自己怎么办?说自己不是好人?”

    那个孩子被噎住了,半晌后弱弱地回,“老师没讲过这个……”

    莉兹:……

    胖达:“噗哈哈哈--嗝!”

    莉兹嫌他笑声难听,一巴掌拍在胖达的后背上,胖达竟然笑着笑着打出了一个嗝。

    声音太诡异,科兰都被逗笑了。

    然后没走远的一群人也被逗笑了。

    这么一笑,双方之间的隔阂倒是拉近了不少。

    “喂,你们到底是谁?”

    ……

    韩实很头疼,但不是头疼兽人们迟迟拿不下,而是头疼如何安抚民心。

    这次c20的失陷之严重,跟过去韩实遇到的情况都不一样。原来要是哪个星球出了问题的话,通常维和部队开过去后顶多三天就解决了。就算曾经一时引起社会动荡也问题不大,三天的影响基本可忽略不计。

    但这次呢,前前后后都得有两个来月了,c20部分民众的心早就脆弱惶惶了。

    现在维和部队已经抵达c20星,他们想的一不是逃亡,二不是帮忙,而是要求维和部队立刻护送他们离开c20星。

    “我们是合法的帝国公民,我们有权在生命遭遇危险的时候选择返回m38星!你们的职责就是保证我们的安全,现在我们一致认为回到m38星才是最安全的,所以你们必须马上护送我们回到m38星!”

    “对,送我们回m38星!现在立刻马上!”

    几百人聚到了维和部队临时的基地门口,他们不停地高举着手臂呐喊。维和战士们不能驱赶他们,劝说又不听,就只能以人体为盾牌勉强抵挡着。

    而这些人一看战士们不敢动他们,他们就更嚣张了,如果不是体力比不上战士们,他们能蜂拥闯进基地再闯进太空舰。

    “警监,这个事情要怎么处理?”副官早就来到韩实的办公室汇报情况了。

    韩实站在窗口向下看,底下的什么情况他看得一清二楚。但这种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处理,他有点拿捏不好分寸。

    维和部队的确有“在帝国公民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可以送人离开”的先例,但这种先例却没有像今天的c20这么数目庞大过。

    如果他今天答应了送这几百人离开,那么明天会不会有更多的人要求同样的待遇?整个c20星保守估计的话也有上亿人,哪怕死了一小部分了,还有几千万呢,他一支几百人的维和部队如何承担起这么庞大的运输量?

    再者,现在的兽人们还未完全解决,他一方面要派人保护c20的原住民们不要再被兽人们抓去当人质,另一方面还要派人手去寻找莱纳德,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方面,他得时刻监控兽人们的行动。这些方面哪一个都是需要人手的,他哪里还抽得出另外的人手护送什么人回m38星?

    韩实捶捶太阳穴道,“控制星网信号的光脑位置还没有确定吗?”

    他拿捏不好分寸就想请示一下上级,然而c20的星网信号依然处于断线中,这让韩实特别有一种想爆粗口的冲动。

    副官表示惭愧,“大家已经很努力在寻找了……”

    “但是还是没有找到是吗?”韩实啪一声拍在桌子上打断了副官的话,“你现在马上亲自开着战斗机到c20的外太空跟m38星联系,把这里的情况都汇报清楚,然后再带着命令马上回来!”

    c20的外太空防护网已经被他们的人完全控制了,所以进出是没有问题了。c20星内部的星网信号被人为屏蔽了,但外太空的却没有屏蔽。为了更妥善的解决眼前的问题,韩实只能选择了最笨的一种方法:让人带着情况去外太空找星网信号传递消息。

    副官领命就要离开时,情况再次发生了变故。

    楼下聚集的人群居然冲破了维和战士们的防御人墙,一群c20原住民们疯了似的冲进了基地内部。

    “你们的最高长官呢?让他出来见我们!帝国律法明文规定,维和部队有护送生命遭遇危险的帝国公民离开危险地的职责,可他到现在却一直没有露面,他想做什么?是想无视帝国的律法吗?出来!必须马上出来!”

    “大家伙上啊!他不出来我们就把他找出来!”

    维和战士们早就出来阻止了,可是一不能回嘴二不能还手的制约下,他们又能阻挡得了什么。

    很快就有人看到了“警监办公室”的提示牌子。

    “大家伙快看,在那里!”

    一门之隔的办公室内,副官在劝韩实先从窗口离开,“警监,现在这些人已经没有了理智了,你留下来和他们对峙又能改变什么?请您先行离开,剩下的我会处理好的。”

    韩实可不是那种会丢下部下自己先走的人,“这是命令,你马上带着情况去外太空联网汇报!走!”

    副官没办法,只得从窗户跳了出去,身在半空的时候放出了战斗机,他稳落战斗机后驾驶着战斗机飞速离开了。

    办公室的门被人撞开了。

    一群人张牙舞爪地向着韩实扑来。

    “交出太空舰的密钥!我们要回m38星!”

    “你必须把我们安全送回m38星,否则你就是违背律法,我们一定会到总统那里去告你!”

    “大家别跟他废话,扭着他出去直接命令那些维和战士们带我们上太空舰!”

    韩实给气笑了,他是来救人救c20星的,他得到的难道不应该都是感激和感恩吗?结果现在却像是对待敌人一样对待他!还什么?扭着他出去?他的身份是维和部队最高警监,这些人到底有没有看到他胸前佩戴的标志着身份的徽章?他们如果真敢做了,那就是标准的袭警!

    “都给我闭嘴!”韩实怒然发声,“维和部队的确有那样的职责,但!是!能下达履行这样职责的命令的人却不是我。大家请冷静下来,我已经派人去跟m38星联络了。如果他回来时告诉我,上级的命令是允许护送你们回m38星,那么无论我多么缺人手,我也会第一时间分派出人手送你们回m38星!而在那之前,你们只能,也必须只能安静地等待消息的返回!”

    韩实有着两米多的个子,脸很黑,表情严肃的时候也是很能震慑人的。

    挤在办公室里的几十人先被震慑住了,但很快就又旧态复发了。

    “这种官腔我听多了,说什么让我们等待,等我们真的开始等待了,那肯定就是没有尽头的等待了!你就是在拖延时间,别以为我们听不出来!”

    “就有本事冲我们老百姓施压,有本事你们跟兽人们干去啊?至今连我们的同胞们都没有救回来,你让我们如何相信你们有能力护得我们的安全?我们不相信你们了!少废话,快送我们回m38星!”

    有人说着说着伸手就去揪韩实的衣领子。

    韩实不可能让他揪到,退后一步的同时,抬手就是一挡。

    意外又来了,那人竟然身子一歪,摔倒在地。周围人正多正挤的时候,外围的人是看不到他的,混乱中谁一脚踩了下去,一声嘶心裂肺的痛叫瞬间刺破了屋内所有人的耳膜。

    “啊,踩死人了--”也不知道谁喊出了这一句,办公室的人们也顾不得跟韩实理论了,他们纷纷扭头就向门外跑,生怕被“人命”沾到了。

    可他们这么一跑,只会让情况更复杂。这次不只有一个人被踩到了,又有好几个人先是被挤倒,后又被踩到了。

    韩实大喊,“都给我原地站住不许动!不许动--”他必须把被踩到的人救出来,不然闹出人命的话,不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了。

    韩实奋力地向人群中挤,人群奋力地想要往外跑,这么一挡一阻的,韩实还没有救到人,自己倒是被混乱的人群东抓了一把,西划了一道。

    有维和战士“冒死”冲到了韩实的身边,他低声建议道,“韩警监,我们是不是可以鸣枪示警了?”

    “不准鸣!这一枪响,我们暂时的基地位置首先就会暴露。快叫人,我们优先救治那些被踩到的人。”

    当姜盈和海恩过来的时候,韩实和维和战士们正在满头大汗的从混战的人群中拖人出来。

    哭喊的,怒骂的,抱怨的,诅咒的,个顶个的词语丰富,个顶个的气势汹汹。

    这哪里还是什么警监办公室?这分明就是市井街角无赖地痞们的聚集地。

    海恩勃然大怒,“都给我住手!”

    气场之强大,就像几千米的瀑布,哗一下直砸进了湖里。屋里的人莫不被震的一哆嗦。

    没听过海恩声音的人还不服呢,扭头就想怼回去,结果这一扭头在看到人是海恩的时候,他们都怂了。

    海恩的脸太过大义和正气,就像最庄严肃穆的法典,单单摆那儿就会震得人心神清明,一点不敢放肆。

    他们是不敢放肆了,他们想跑了。因为他们在停下的那一刻看到了好多被踩得血肉模糊的同胞。看海恩越来越黑的脸,他们觉得再留下来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机灵的人扭头就开跑,不机灵的人就自以为没人注意似的一小步一小步的后退着。

    可无论他们选择了哪一种的逃跑方式,在海恩的面前,那都叫徒劳。

    小兽爷“嗷”一嗓子就现身了,矫健的身躯在门口一挡,看谁还敢退出来!

    有人脑筋转得快,张口就给自己找理由,“海恩大人,我我我我肚子疼,我得马上去卫生间。”

    海恩一身正气,“回头看看你的同胞,他都在生死一线了,你还有心思去上卫生间?人就这么被你白踩了,你不用负责任?”

    “谁谁谁踩了?我没有踩任何人任何一脚,我我我我凭什么负责任?谁踩的谁负!”

    “好一个谁踩的谁负!”一直挂在海恩的胳膊上没出一声吭的姜盈终于开口了,“那谁,把视频调出来。不要放小,就在全息大屏上显示!”

    那些趁乱不小心踩了别人,后来却是故意不承认的人们傻眼了。视频超高清,别看刚才混乱的谁也不知道是踩了人还是被人踩了,但现在在高清视频下,连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去抓活的!”姜盈一蹿出来。

    眼力相当好使的姜盈,有视频对照着,三下五除二就把踩了人的人都给揪了出来。

    这些人连忙为自己辩解,“我不是故意踩上去的,是某某某先推了我一把。不信你看视频!”

    这些人还怕姜盈不信,而事实上,姜盈就在等这一句。

    牵连罪好啊,一个个的都别想跑!

    就照视频抓人,你指我,我指他,他又指你,这么一圈下来,屋里的人,除了被踩伤的人,全被姜盈命令,“抱头,蹲下!”

    姜盈没有好气儿,她最看不上拿“法不责众”当护身旗就故意寻衅滋事的人。

    有人还妄想为自己开脱,“我们没有故意滋事,我们只是在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的前提下,情绪有些激动,行为才稍微失控。如果你们早就同意了把我们送离c20星,还会发生这种事情吗?追根究底还是你们的错!我们自始至终都是无辜的受害者!”

    海恩暂停视频,把有着说话的某人画面选中扩大,“你的有些激动让你不停地挥舞着拳头?你的稍微失控让你一脚踩折了同胞的手肘却不自知?你是受害者,你有权提出保障自身生命安全的要求,但!是!你的这个权利不是你伤害了人之后可以获得豁免权的理由!”

    海恩不用开嘲讽,不用大喊大叫,单是清清楚楚的把事情捋明白就足够让人神清气爽,浑身冰凉,想反驳都找不出反驳的点来。

    大家害怕这样的海恩,怕海恩真的惩罚他们,就又有人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叫了,“你没有执法权!你休想利用此事就逃避我们的正常诉求!我们会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但必须经过m38星帝国政府的正常审判!如果不送我们回m38星就在这里对我们有所处罚,我们不服!”

    说白了就是,承担责任就承担责任,但你们也得先把我们送回m38星再说!

    姜盈把说这话的人给记下了,脑子挺好使,可惜没用到正地儿上。有这个脑子你就不知道团结同胞们一起为反击兽人而努力吗?就想跑,还想占用本就不够的兵力?你当维和部队是你家开的?

    海恩继续冷漠,“没人会在现在对你们进行处罚,因为我们都很忙,没那闲时间!但各位今天硬闯警部,又引发暴动,还造成了数人不同程度的受伤,这都是严重犯法的行为。维和部队将依法对严重犯法的各位行使暂时的看押权!来人,都给带下去!”

    因为人手不够用,更多的维和战士都被韩实派出去做更重要的事情,现在这里用来负责行政方面的战士真是没多少。哪怕现在连门口的警卫都进来支援了,比起闹事的几百人,十几个维和战士也是不够看的。

    他们虽然就抱着枪呢,但c20原住民知道那都是摆设,这些人才不会向他们开枪。

    于是向外押送的过程中,这些人又心思活了。如果他们集体逃跑呢?还敢有人鸣枪抓人?只要他们跑离了这里藏起来,还能有人特意来抓他们?大局当前,才不会有人顾得上他们。

    “跑啊!大家跑啊--”有人起了头。

    人群顿时乱哄哄起来,然而却没有一个敢响应这人的号召。

    因为就在这人话音刚落的时候,小兽爷现身了。“嗷呜”一声低吼,震得一众人心神都抖了三抖。

    小兽爷其实没有变得特别大,也就比正常人稍微大出了一倍。这样的高度差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发动“王之蔑视”既不会因为距离太远而让威力有所折损,也不会因为距离太近而把人吓死。

    精神力幻兽的存在仅仅是在概念上为众人所熟知了,但要说见过的还是很少的。这么庞大的一只兽突然现身,看起来好像还不怎么友好,一群人不怂那都不可能。

    从小兽爷现身后,现场的嘈杂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安静如鸡。

    忙着救人的韩实和其他的维和战士们也被镇住了,因为他们也是光听说过海恩的狮虎兽,这却是第一次见到。

    什么叫不怒自威,什么叫王霸天下,这时他们才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

    有了小兽爷的随行押送,再没有人敢炸刺儿,一群人就如乖巧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安安静静地就被关进了某个大房间里。

    完事后小兽爷也没有被收回去,而是蹲在了基地的大门口。

    那些闻讯而来也想要求维和部队护送他们回m38星的c20原住民们远远地跟小兽爷打了个照面后就莫不掉头就跑了。

    被踩伤的人经过了紧急处理,确定不会有生命危险后,也被维和战士们送去了关押。别以为受伤了就能免除责任了,寻衅滋事的罪名有一个算一个,谁也别想跑!

    韩实看着归来的海恩忍不住热泪盈眶,无语凝噎。

    这是一个死忠粉对于偶像归来的真情实感,这是一个资深迷弟一直在梦想着有朝一日能站到偶像的身旁一同作战,结果却被偶像突然降临解救于危难的受宠若惊。

    “海恩大人!海恩大人!”韩实不停地低喃着,还是不敢相信一直担心的人就这么完整无缺地归来了。

    在旁边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姜盈:?

    两米多的黑脸汉子啊,突然一脸的胖达迷弟风,这画面真有冲击感。

    妒嫉老公的人气x1!

    虽然知道这两人不可能有什么,但自家男人被另一个男人这么直勾勾泪盈盈地看着,姜盈还得觉得心里不爽。

    “老公,这位是?”姜盈挎上了海恩的胳膊。

    “你喊他什么?你是……姜盈?”韩实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的脸怎么了?你怎么变得这么……emmmmm。”

    他的机灵及时上线了,最后一个“丑”字在最后一刻被咽回了肚里。

    姜盈:我已经听出来了肿么破?

    哎不是,不是说她的脸已经好多了么?小西蒙他爸还说依稀能看出原来的五官了,怎么到韩实这儿就这么惊讶了?

    其实这就是个视觉差。路德是见过姜盈最傻丑的样子的,比起那时候都要走位的五官来说,现在一般丑的姜盈可不是好多了。但韩实没见过最丑时候的姜盈,他见到的姜盈都是星网上盛传的绝世美颜。如今见着了活的,跟那个差距太大,他一时才这么惊讶。

    “抱歉,我无意冒犯您。”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失礼,韩实赶紧挽回。

    姜盈随意摆了下手表示不介意。

    “到底怎么回事?你一个堂堂维和部队的高级警监,你怎么会任由事态发展到这个程度!”海恩无意质问,只是在上位者的位子上待久了,骨子里已经养成了看到不争气的部下就不悦的习惯。

    韩实也是配合,本来这次出公差,他的职位是高于海恩的,但在海恩面前,他从来端不出架子。

    韩实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交待清楚,语气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委屈?姜盈在旁边听得直翻白眼,她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死忠粉。那些人只会在看到她又发明了什么新种类食物的时候看她的眼神才会这样熠熠发光。

    妒嫉老公的人气x2!

    韩实现在什么心理呢?就是被人打了的六岁孩子终于叫来了家长撑腰的感觉。

    他立刻就先把现在自己遇到的难题给倒了出来,“星网信号不恢复太耽误事了,我不得不派副官开战斗机去c20外太空找信号联络m38星。海恩大人,您有c20控制星网信号的光脑地址吗?”

    姜盈举手,“我有。”

    海恩冷声,“不准!”

    韩实:?几个意思?

    姜盈道,“我有过一次经验,还轻车熟路,再去一次怎么了?这次我有更好的计划,让老祖宗打前锋,胖鱼主攻,控制那人的心神干脆彻底破坏掉那台光脑,让它完全失控,我们遇到的问题将迎刃而解!”

    这事儿在他们今天来找韩实之前,两口子就已经讨论过了。但结果很遗憾,海恩自始至终都反对。

    “一,理论上来说,为了更多更快的了解外面的舆论情况,夏洛特一行理应按照你的推理再去恢复一下星网信号,哪怕还是暂时的。但!是!至今他们也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就是在等你上钩!”海恩的思路永远比姜盈清晰。

    “二,星网曾经短暂恢复对事态造成了何等巨大的影响,夏洛特不可能不知道。她知道了却没有处死那个叫做格威的兽人,你以为是为什么?如果是我,就一个原因,那就是格威还不能死,他有比死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什么事情呢?当诱饵!”

    夏洛特要是能听到这话,她能恨死海恩。比她实力强不说,还比她脑子好使,这不欺负兽人呢吗!

    正如海恩所想的那样,夏洛特可不就是在单钓姜盈上钩。但很遗憾,姜盈这边有个最大的bug,那就是海恩。于是夏洛特只能惨败。

    看着两口子在面前呛呛呛的,韩实听出了一部分,便也更疑惑了一部分,例如,老祖宗是谁?胖鱼又是谁?总感觉这两个特殊的名字是什么不得了的大咖。他特别好奇,却不敢细问。

    姜盈还没呛呛完,“我也说过了,就算他们提前有计划又如何?我也可以将计就计啊?我就如他们的愿上钩被钓,你就可以趁夏洛特他们被我吸走注意力的时候解救被他们抓走的人质。如果他们没有计划,那么我就能彻底恢复c20的星网信号;如果他们有计划,你就可以解救人质,我自信也不会被他们怎么样。两种情况我们都不会吃亏,这有什么不能实行的?这位警监,你是不是也赞同我的方案?”

    关于这方面韩实倒是听明白了,他想点头,头也确实下意识地点下去了,可在眼角余光瞄到海恩一脸不愉的神色后,这头点下去了就再没敢抬起来。

    姜盈哭笑不得,至于吗?

    “喂,你那算是点头了还是没点头?能不能给个明确的答案了?”

    韩实心里苦:理智让我同意,但心让我坚定不移地跟着偶像的方向走,我能怎么办?

    海恩:“你不用拉韩警监的票,他并不知道你现在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我的监禁小可怜!你有这个身份,你跟我说说,当你离开后,我要怎么向外人解释我所监禁的小可怜再次逃跑的事情?我给弄死了?那你还回不回来了?在兽人完全被歼灭之前,你该知道你我现在卧底的假身份有多么重要!我绝不允许你因小失大!”

    韩实震惊,当他听到“监禁小可怜”的时候,后面的话就听不进去了。

    ……内什么,现在这种关头,两口子还能玩出新高度呢这是?好想知道内幕。

    “啊--”姜盈气到抓头崩溃,“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吧?反正我不习惯这样的打法!”

    ------题外话------

    感谢冰之莹舞的票票~三张哦?刚好一个宝宝一张!狂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