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55 玩傻眼的老祖宗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安妮的住所不停地在更换地点,可是最初安妮住过的地方却是一直保留着原状。由辛普森的侍女假扮成安妮安琪一直在这里居住着,警卫的负责人也一直都是格威和鲁塞。

    随着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格威的不安也越来越大。

    “鲁塞!哥!你说公主殿下是不是准备放弃我们了?你看兄弟们哪个没有天天忙任务?就我们俩每天守在这里动也不动。前两天看什么药剂实验也没通知我们参加。我总觉得我的结局已经被安排好了……”

    他能活下来是因为需要他做诱饵钓出姜盈来,可是这么长的时间了也没钓出个什么来,傻子都知道这诱饵计划肯定是被对方识破了。那么没用的他的下场……

    格威很绝望。

    鲁塞早就绝望了,从他冲出去救格威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有可能引起的后果了。但他不会像格威一样傻呆呆地绝望着,他是一边绝望一边在悄悄地准备着。

    “格威,如果我能让你继续活下去,你愿意听我的吗?”

    “哥,真的?我听!我愿意听!”

    “那好,我们今晚就走!”

    “什么?你是要背叛公主殿下?”他们离开s70星的时候可都是发过重誓的,宁死也要守卫在夏洛特的身边。这是兽人战士的荣誉。格威固然很怕被夏洛特处死,但要说让他离开夏洛特,那在他的概念里就是背叛。他的信仰让他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鲁塞沉痛道,“背叛?如果不是你的生命安全难以保障,我何必需要想出这样的对策?你如果不想走那就不走,反正无论如何我都陪着你。”

    “鲁塞!”格威神情激动了半天,最后道,“走!我跟你走!可是我们要去哪里?现在的局势这么乱,这里又是普通人类居多的c20星,我们要如何不被发现?”

    “正因为乱,我们才更有可能活下来!我们离开这里之后就混进c20的普通民众里,只要我们不再随意变成兽身,那么以c20普遍e级的群体,他们是不会发现我们的兽人身份的。等过些日子,c20彻底恢复原来的和平了,我们想留下来就留下来,不想留下来就离开c20星去别的星球。只是这样一来,我们肯定是不能再回到s70星了,这样你也愿意吗?”

    s70星已经没有他们的亲人了,但从此永远无法回去s70星,两个兽人还是觉得很沉重。

    格威痛苦地点下了头,“对不起,哥,都怪我一时走错才害得你也……”

    鲁塞打断他的话,“是兄弟就别说那些没用的。”

    “哥,你是不是对我……”

    鲁塞再打断,“……如果我们能顺利逃过此劫,我再告诉你!”

    是夜,两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姜盈和海恩带着维希和秋漠到了。

    在到这里之前,他们已经去过了原来知道的光脑地址,然而维希通过监测光脑发现,放在那里的光脑是个假的,真的控制星网信号的光脑已经更换了地点。

    夏洛特的诱饵计划一直没有取消,但人家也没有傻到就这么继续等下去,表面看格威和鲁塞还在继续执行着计划,但实际上,真正的重要光脑早就更换了地点。

    “这要怎么办?”潜进兽人的大本营可不容易,今天能顺利进来了,下一次可不一定也能这么顺利。维希不甘心无功而返。

    四个人自然也都不甘心。

    姜盈,“走,去找格威和鲁塞。他们是诱饵计划的棋子,应该知道些什么。”

    四个人又转道格威和鲁塞这里,正好赶上了两人出门之前。

    姜盈并不知道两人要走,见天色已黑,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关门,放老祖宗!

    小银杏很热衷于扮鬼吓人这件事,它觉得好像找到了它存在的意义。修仙太枯燥了,扮鬼吓人多好玩儿啊。

    格威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准备“背叛”夏洛特离开的时候,鬼脸上门了。关于上次星网信号短暂恢复的意外,他和鲁塞都分析了千八百遍了,一致觉得那鬼脸绝对有问题。如果说姜盈就是那个暗中抓住了星网信号恢复的瞬间时机的话,那么鬼脸的事情不是姜盈扮的,也得跟她有关。

    这段时间没把姜盈钓出来,鬼脸也一并消失了没再出现,于是格威已经把鬼脸和姜盈划上了等号。尽管他并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

    当他再次见到鬼脸,比上次更恐怖更可怕的一张鬼脸,他的第一反应的确是害怕,然后他的第二反应就是按下了通讯器里早就设置好的一个急报键。

    那是诱饵计划制定之初,夏洛特给他的指示。就是当他再次感觉到异常时,一定要先通知她。

    “格威?怎么不走了?”

    这一次还跟上次一样,老祖宗还是调控的只能让格威一个人看见。鲁塞看不到鬼脸,注意格威的动作突然僵住了,他立刻疑惑问道。

    鬼脸就停在了鲁塞的面前,鲁塞一说话就跟鬼脸跟格威说话一样。

    格威在心里默念着“他不怕,那是有人在装神弄鬼”,可当他看到那张鬼脸开始折叠,一点一点吃掉自己的脸又一点一点恢复的时候,格威还是吓得哭喊了出来,“别过来!你别过来--哥,鬼啊--”

    “哪里?哪个方向?为什么我看不到?”鲁塞急急护在了格威的面前,对着空荡荡的面前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可是他不知道,老祖宗的鬼脸这次却出现在了他的后背上。

    以格威的角度看过去,鬼脸好像还在往鲁塞的后背渗透着。

    鬼上身?!

    当格威的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他几乎是本能地打出了一拳,“出来!不许上我哥的身!”

    毫无防备的鲁塞被一拳打中了,他也明白了原来他看不见的鬼脸可能就在他的身上。

    鲁塞稳住身体后迅速环视四周,来了吗?姜盈来了吗?在这个他准备和格威放弃另谋出路的时刻?

    “格威你已经……”鲁塞也想起了夏洛特的指示。

    格威在向鲁塞靠拢着,尽管那张鬼脸一直都依附在了鲁塞的身上似的,“哥,这下我们不用背叛公主殿下了,我们只要抓到人就是了!哥,我来对付这个鬼,我不怕他,我不会让他上你的身的!你就趁着看不到的机会把幕后黑手给揪出来好了!哥,我们这次一定会立功!”

    说到底格威还是不愿意“背叛”夏洛特的,一看有机会完成诱饵计划了,他立刻就改变了主意。

    可是他不知道鲁塞在听到他的话后只感觉到了悲凉,格威太天真了,对于一个曾经犯过原则性错误的战士,夏洛特怎么可能会因为“将功补过”就饶他们一命。他们当初从众多皇女中选择了夏洛特效忠,看中的就是夏洛特赏罚分明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的。

    如今犯错的人变成了自己,你却要求夏洛特能够法外容情?这不纯做梦呢么!

    此时隐在暗处的姜盈等人也听出不对劲来了。

    姜盈,“哎?这个格威比上次的胆子大了好多嘛。”

    维希紧张,“你的关注点错了,难道他那话的意思不是已经把消息传出去了?”

    秋漠撸袖子,“别等了,我们需要尽快行动!”

    他们来到这里没有亲自出手,是因为考虑到了海恩和姜盈的身份能不暴露还是不暴露的好。老祖宗虽然早就引起了怀疑,但只要对方找不到具体的证据,海恩和姜盈的假身份就不至于被发现。

    但是现在情况变了,他们不能等到对方叫来人。

    海恩当机立断,“动手!”

    与此同时,这处独栋小别墅突然被一道光照亮了,从院子外直接照亮到了屋子里。得亏海恩四个反应机敏,及时找到了藏身的遮挡物这才没有被照出来。

    但老祖宗可没来得及收回。

    只见亮如白昼的厅里,一张鬼脸清楚地出现在了半空中。这晚上黑漆漆的时候看鬼脸跟照明清楚的时候看,那感觉肯定不一样。鬼这种东西那是向来都与光明所背离中,如果在光明的时候鬼都存在的话,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这个鬼肯定就是个假的。

    小银杏和姜盈异口同声:“啊,玩脱了。”

    但这还仅仅是开始。

    沿着别墅外围的一圈突然就蹿出了两米多高的火焰,整栋别墅顺带院落眨眼间就被火海给包围了。

    火势这么快就蔓延开了,其中易燃剂的气味清晰可闻。

    格威瞬间明白,“哥!公主殿下这是早就准备了这样的应对方案吗?她这是要连我们一起烧死?”

    鲁塞给了格威一个一言难尽的笑,所以当初决定了要跟他走的时候为什么突然又变了主意了呢?如果格威没有及时报告,那么他们是不是还有活命的机会?

    夏洛特此时就在火海之外。

    易燃剂不仅喷洒了别墅的周围,还沿着空中架设的各种电缆在别墅所在范围的半空也喷洒上了。此时火海就像一个火笼,已经把别墅牢牢地包围其中了。

    安德烈道,“公主殿下,这下不管里面有多少人在装神弄鬼,都不可能活着再离开了。解决了这些人,我们再等到那批人质完全变身,不出三日,我们必定就能启程离开c20星返回s70星了!”

    终于可以回返母星了,这真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向来稳重的安德烈也难得的兴奋了。

    “公主殿下您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盯着!但凡有人想要逃出来,我都会一枪毙掉的!绝对不留一个活口!”

    夏洛特也兴奋,但兴奋中还保有着理智,“不,这里我来盯着,你就现在去查特洛甫的处所突击调查那个小胡子星盗!”

    “殿下,您是在怀疑?”

    “我不是怀疑,是合理的推断!”临近尾声了,夏洛特却越来越思路清晰了,“鬼脸第一次出现,最大的一个疑点就是那个不应该出现在宴会上的小胡子星盗。现在我想想,那人明明就站在特洛甫的身后,我好像随时都能扫到他一眼,但要说他具体长了什么样子,是什么样的一种气场,我居然都想不起来。”

    夏洛特也是擅长伪装的,不然她不会带了那么多兽人战士从s70星远来m38星,一潜伏就是两年多,一直也没有被发觉。

    做间谍的,最完美的伪装不是藏匿在远处让人无所察觉,而是就站在你的面前,你依然无法辨别到真假。

    夏洛特现在想来,本来一个不是兽人的星盗出现在只有兽人聚集的场合就挺特别了,她为什么当时就没有察觉到异常呢?因为当时那个小胡子星盗表现得太过正常了,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一个本身就是异常却因为表现的正常而没有引发异常的人,这种矛盾的存在就是最大的问题了。

    “是,我现在马上带人过去!”安德烈现在也反应过味来了,他领命迅速离开了。

    ……

    此时人质群中。

    撒伊等人是混在其中的,白天就跟其他人质一样乖乖地缩在一角一动不动。但一到了晚上,他们就活动起来了。

    他们需要统计这些人质有多少,其中男女老少的比例又是多少。有多少是星盗,多少是普通民众,还有多少是当初卖钱保命的人。

    他们身为驻星警力的一员,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这些人。

    前些天人质群中少了两百来个,撒伊他们是知道的。他们以为那些人又是被拉走冶炼新能源石了,他们很悲痛,但为了最后的胜利,他们也不能站出来救人。

    但很奇怪的是,在那两百人质被带走后的隔天,关押人质的地方就多了数个大笼子,每个大笼子里都关着若干黑猩猩。

    很快撒伊就知道这些黑猩猩是来干什么的了,它们居然每天都需要被以活人投喂。

    原来为了冶炼新能源石是一批一批的人质被抓走送死,大家都害怕都恐惧,但至少没有亲眼见到死亡。现在呢,虽然每天被抓出去喂黑猩猩的人比原来少多了,但却是亲眼看到了一只只黑猩猩是如何的肢解了一个大活人,又连肉带血的吃个干净。

    这种就在眼前发生的画面感实在太冲击人的胆量了,人质们心态崩溃了。他们哭喊嘶吼,为了不被喂给黑猩猩他们当中还有人先一步自杀了。

    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哪怕最后救得了这批人的性命,可能这些人也得需要心理医生的长期治疗了。

    撒伊等人商量了一下后就决定,联系姜盈!拯救人质计划必须提前了!而且除了投喂黑猩猩之外,他们发现已经不再有大批的人被拉走去冶炼什么新能源石了。这说明对方的新能源石冶炼已经完全结束了,对方接下来一定就是大动作,比如离开c20什么的了。

    撒伊躲在人质群后悄悄地向姜盈发出了早就约定好的信号。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姜盈现在正身处火海的包围中,收到了信号也做不了什么的。

    ……

    莱纳德现在是一只黑猩猩了,他同其他的黑猩猩一样被关在笼子里,然后每天被以活人投喂。嗯,还是一点特殊的,他是单独关在一只笼子里的,而不是像其他黑猩猩一样,是几个关在一只笼子里。

    他还没有想起来自己是莱纳德来。但他的脑袋里一直翻来覆去地回荡着安妮的话。

    莱纳德莱纳德莱纳德!

    这声音很熟悉,熟悉到他开始意识到那好像就是他的名字。

    可他是一只黑猩猩啊,他怎么会有一个类似人的名字呢?

    漆黑的夜里,他睡不着,便坐在笼子的一角思考猩生。

    就在此时,他的眼前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李梦蝶,以她从兽人战士那里抢来的空间撕裂装置来“看望”莱纳德了。她现在的身体也能承受空间撕裂装置启发时的能量了,李梦蝶对此很满意。

    “莱纳德,你还没有想起来自己是谁吧?需要我帮帮你吗?”李梦蝶当然不是真的想帮莱纳德,她只是单纯的要报复夏洛特。

    凡是夏洛特想要做成的事情,她都要破坏掉!

    黑猩猩听不懂李梦蝶的话,但它却是觉得李梦蝶很熟悉,而且看起来不像有敌意。

    它歪头专注地看着李梦蝶,居然没有暴躁的吼叫出来。

    李梦蝶嗤笑,“好吧,你连自己是谁都还没有想起来,就更不可能出声回应我了。算了,我好人做到底,既然当初答应了你要带你去见安妮,我就不会食言。就今晚吧!跟我走!”

    一人一黑猩猩当即从笼子里消失了。

    李梦蝶在那天机灵地逃开了追来的夏洛特后,她也没有就此永远躲起来,她充分地利用了到手的空间撕裂装置,非常谨慎地一路跟踪到了安妮的住所。

    她要安妮死她要夏洛特也尝到痛不欲生的滋味,这样的信念她从来没有动摇过!

    安妮现在是在一处隐秘的地下室里,这个地下室的正常出口都被封死了,她能进来或者出去都得变成兽身蟒蛇之后才行。

    这可比原来更像监牢了,但这回安妮可不反对了。

    越监牢才越安全,她能忍。

    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她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一睁眼对上的就是一双黑猩猩的眼睛!

    那是莱纳德的眼睛,她不会认错。

    ------题外话------

    感谢红木天鱼,altmbymy,jjjifo和神经病的开月票票~这个月我也会加油拿全勤给大家包红包哒~早上更少一点,因为晚十点后有个大更!明天我大概可以小休个假了~欣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