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星际壕婚:怂妻猖狂 259 老公,你要当爸爸了!

时间:2018-04-05作者:泉青叶

    国民素质这事永远是一个在解决路上的问题。无论科技怎么飞速发展,人类文明怎么进步,他就是永远有这么一群人--不想走正道,只想走歪门小道;你让他也出一份力吧,他绝对缩到最后去;但当有便宜占的时候,他保准比谁冲的都快。

    这种人简直比坏人还要恶心人,因为坏人还可以绳之以法,还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但这种人并不会触及任何法律,没有人可以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惩罚,顶多就是道德谴责。可道德谴责这种事情,当他们不在乎的时候,就相当于一点用都没有。

    这也是苏珊大妈他们气得咬牙却也无计可施的原因,他们总不能仗着人多硬抢回自己的东西吧?那样岂不是让对方更拿住理了?

    苏珊大妈拉拉姜盈的袖子小声道,“c20的c长早就死了,现在c20的公共秩序问题好像都暂时交由维和部队掌管。要不你现在就打电话向韩警监求救一下?你身份不一样,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凭地丢了海恩大人的脸。”

    路德也劝,“这种小事我们会处理好的,你别掺合进来。要不你先抱着小西蒙去布尔吉那边去?那个据点一直都是布尔吉的房子,不会发生像这里的意外。”

    姜盈曾帮他们度过生死难关,所以在有意外发生的时候,他们第一考虑的不是自身利益,而先是姜盈的名声。

    这才是正常的人际交往关系。

    姜盈听了苏珊大妈和路德等人的劝,她能不感动?她没有想过所有人都应该对她的曾经出力感恩戴德什么的,但你不感恩反而逮着点便宜就想占这就让人不爽了。

    “没事儿,我和我老公的脸还真不指着这种下脚料的事维持!”姜盈把又睡着的小西蒙交到了路德怀里,“我来跟她撕,啊不,谈!”

    众人:等会儿,你刚才说的是撕吧?喂,你作为一个偶像,能不能有点偶像包袱了?

    知道姜盈平易近人,但没想到姜盈如此的接地气,众人顿时都有种偶像破灭的心碎感,同时伴随着一种莫名升起的能现场看到偶像开撕的激动感。

    嗷嗷嗷,快撕快撕!啊不,快谈快谈!

    他们拿小人没办法,可不代表着他们就愿意让小人欺负到头上的。

    看到姜盈走上前了,面相刻薄的女人有一瞬间的心慌,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了。她是房主,她是被侵占了房子的受害者,她只是一个普通的c20原住民。但对方呢?对方是大名鼎鼎的姜盈,还是房子的侵占者,这说到哪里去都没有理!

    “姜盈小姐?”面相刻薄的女人决定先发制人,“你是要给这群人出头撑腰吗?你也觉得他们是为c20的和平大业做贡献所以侵占了我们的房子就是情有可原绝对占理了?姜盈小姐,请你看着我的光脑说出你的立场!”

    这是刚才她身后的某个男人给她的及时建议。星网信号已通,快直播上网啊?我们才是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回家,结果却发现房子被侵占的无辜者!

    小人们就是这样,他们从来不会考虑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什么欠妥的,他们的眼睛里看得到的只有自己受到损害的。他们是受害者,他们是弱者,全天下有良心的人都该站到他们这一方才对。

    姜盈直视光脑,“你好像挺着急解决这件事端的,那么我就不跟你寒暄姓名什么的了吧?”

    话说得倒是挺合逻辑,但女人就是感觉出了一种姜盈根本就不屑问她姓名的蔑视。

    然而光脑直播在前,她也没办法说出否定的回答。

    姜盈也没等她回答的意思,很快又道,“我刚才来的时候晚,听到的话不全,就听到了你说用了你们的厨具,睡了你们的床,客厅的毛毯都给踩出了毛边。我想再确认一下,这就是全部了吗?”

    刻薄女人闻言谨慎道,“听起来好像问题不大似的,但那是我们的家,被完全陌生的人进住过了,我们首先就从心理上觉得承受不了。但因为考虑到这个阶段c20的确形势不好,大家也不是主观故意的,所以我们才会主动提出不需要赔偿,只要……”

    “别,你还是照价索赔的好。”姜盈打断女人的话,脸上一直带着得体的笑容,“还有其他人也是一样,凡是发现屋内有损坏的,无论大小,请大家给我报个价吧!当时决定把这里作为据点是我下的决定,所以这个损失由我来承担!”

    女人讪笑,“哈,哈哈,这怎么好意思?这不成了我们借机内什么了吗?”

    姜盈内心冷笑,难道你们不是内什么吗?

    苏珊大妈猛扯姜盈的袖子,急的都忘了还有光脑在直播了,“姜盈小姐,这怎么能让你来承担呢?你完全就是一个无关者,甚至不是帝国政府派来执行任务的。你救了我们这么多人,最后这中间产生的损失还要你来承担?这是打我们c20所有原住民的脸啊!”

    姜盈一身正气,“苏珊大妈言重了,我误来c20是我的事情,我由此发生的一切后续行动都是我的个人行为。不管我的个人行为拼上了多么美丽的外衣,由此产生的各种损失也不应该转嫁到他人身上。这是我的责任,我理应承担!”

    苏珊大妈怒瞪刻薄女人,“人家为了c20的我们流汗又流血,然后你们就是这样回报人家?你们不脸红吗?还直播?你怎么不看看直播引起的都是什么反应!”

    能有什么反应?骂呗。全是骂刻薄女人的。

    “卧槽,极品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不就是前些天医生们及时剪开了一位病人的衣服才得以救人一命,结果病人家属却让医院赔衣服钱的另一种变形么?还真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啊!长见识了!”

    “怪不得c20被戏称为垃圾星,是因为c20的人都是垃圾吧?”

    “发言先报名,我是c20的人。能理解大家对此人此事的愤怒,但还是请大家理智一点,冤有头债有主,个别垃圾并不能代表所有c20星的人。我们c20的绝大部分人也是不愿意与垃圾为伍的!”

    刻薄女人怒收光脑,“你居然雇佣水军!我错了,我区区p民不该自不量力地挑战你姜盈小姐的粉丝。好啊,我认输了,你们走吧!我们不会要什么赔偿的,就当是我们替c20的恢复和平也出过力了!”

    这人的脑子倒也不慢,很快就想出了以退为进的对策。只因为她虽然不直播了,但她能看到对方已经亮起了好几台光脑。

    在她的心里,对姜盈的恨度瞬间拔高了好几个台阶。

    都怪姜盈出头!不然这种小事哪里会赢得这么大的关注度了?

    不过她也不怕!她是苦主,她是受害者,她才没有错!

    姜盈:“水不水军的事情,这事儿回头我们再讨论,我们还是先解决房子的事情吧。既然你不肯报损失的价码,那这样,房子整体卖我!你拿了钱就能另买新房子,这个赔偿额度总可以满意了吧?”

    现在想以退为进逃跑了?怎么可能那么便宜!屋子里的东西是我的就是我的,我就是多花钱,也不会让你们这种贪小便宜的人强占了去!

    姜盈这话一出来就把所有人都给镇了。

    撕也是分档次的,打嘴炮是最常见的普通档,通常都是谁嘴皮子利索谁胜,杀伤力三颗星;武力制约是高级档,顾名思义,谁战斗力强谁胜,杀伤力四颗星;而姜盈今天使出的招数呢,一不是打嘴炮强轰,二没有以武力制约,人家直接甩出了最高级的撕档:财力碾压。

    这种级别的撕人通常很少人使用,因为一般人都舍不得拿自己的钱去砸敌人。可到姜盈这,钱就不是问题了,她只要争那口气!钱算什么?不过一串数字而已。

    刻薄女人及身后的房主们说不出话来了,他们还不能说不同意。人家都说要这么赔偿了,你还不同意?你想怎么着?还想怎么讹?

    他们也不愿意说不同意,被陌生人住过的房子哪里有新房子好?有机会不花钱换新的,这得是多傻才不愿意。

    苏珊大妈和路德这次轮番扯姜盈的袖子。

    “你傻啊?冤大头啊?你又不在c20住,你买这么多房子有什么用?别白白浪费钱!这事儿就报到韩警监那里去得了,韩警监一定会秉公办事的!”

    “姜盈小姐,别意气用事。自从把这里当作据点之后,我们有人天天负责检查房子的使用情况的,其损坏程度绝对微乎其微。这点事情哪里值得你如此大动干戈?不值得。”

    “放心,我心里有数。”姜盈转头锁定刻薄女人的眼睛,“考虑清楚没有,房子卖不卖?我这人做事凭心情,如果你现在不能决定的话,没准很快我就会改变主意了。”

    “卖,我卖了!我们卖了!”一群本就是见利忘义的人,哪里经得住姜盈如此的诱惑。

    姜盈侧身,一指大门外,“那好,你们现在就可以让地儿了!”

    “什么?都不给我们回去收拾一下吗?你要不要这么不通情理?”

    苏珊大妈等人现在听出味道来了,姜盈这是拿钱在给他们出气啊!

    姜盈笑,“我不会像你们一样不给你们收拾的时间,那多不通情理不是?”

    对面的人们被姜盈的言下之意怼的个个臊红了脸。

    姜盈很满意,“你们可以回去收拾,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这人做事全凭心情。你们现在就走,我给的价码就是你们和平时期房子的正常价码;但如果你们晚走一分钟,不好意思,我就只愿意出一半的价了。”

    这话一出还能有人留下?刻薄女人带头外走,顺便催姜盈,“现在就去办房产过户手续!”

    姜盈示意苏珊大妈等人先进屋,她自己则打开了光脑,“胖达,有事情做了,速到我现在的定位地点。”

    胖达很快赶到,并在路上就先从星网上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到地儿之后都不需要姜盈再怎么解说,跟姜盈嘀咕两句后带着那批人就走了。c20刚恢复和平,一些行政工作都还没有开始正常办工,现在是不能过户的,但如果有足够有效的见证的话,房产过户的协议还是可以先签下的。

    目送胖达离开,姜盈才转身一挥手,“走了,我们回去!从现在起,房子就是我的了!大家随便住!”

    一群人前所未有的扬眉吐气,虽然花了钱是心疼,但花钱之后的感觉就是爽啊!

    大家也因此对姜盈更加的信赖了,“姜盈小姐,食货帝国什么时候在c20开分部?到时候通知我一声,不给开工资我也愿意白干的!只要管吃管住就行。”

    其他人跟着叫,“我我我,还有我!姜盈小姐不要忘了我啊!”

    大家把姜盈簇拥在中间,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灿烂的笑。

    苏珊大妈过不了姜盈为了争口气就大撒钱这个坎儿,“这脸不是都恢复了么?怎么还傻呵呵的?你以为他们接受了你的条件后当下给我们腾了地儿就是你赢了?大错特错,他们那种人只会在背地里笑你冤大头!这么多房子那得多少钱啊!你怎么就一点不知道珍惜呢?你你你,你可气死我了!”

    “大妈!”姜盈亲热地抱住苏珊大妈肥软的腰,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我的便宜那是能随便占的吗?他们有那胆,也得看我给不给他们机会。他们当中人质的部分可不是只有维和战士救的,最主要的是我和我的人救的。我们可不是做公益的,我们要收劳务费!剩下的一部分是在动乱时期被维和战士天天保护还天天送吃的送喝的,这些也是需要费用的!现在他们人没事了就想逃账?做梦!我现在赔了他们,他们就必须礼尚往来补上欠我的劳务费!”

    这劳务费一听就数量不可能小。

    苏珊歪头看了姜盈好半天,然后默默地向姜盈竖起了大拇指,这次画风对了。

    “走,大妈给你煮饺子去!”

    本就是为了宴请姜盈才提前包出来的,现在说煮就煮特别快。

    “你要什么馅的?”苏珊大妈一边开火一边问道。

    姜盈无意识地摸摸肚子,“韭菜猪肉馅?”

    她有些不敢确定,谁知道今天的肚子会不会有异常反应。

    苏珊大妈偏头的一瞬间看到了,随口就问,“有了?”

    “哪有!”姜盈沮丧地嘟囔一句,她倒是希望有,但就是没有啊。

    苏珊大妈很快就给姜盈盛了满满一盘猪肉韭菜馅饺子,“吃吧。”

    姜盈用勺子挖起一个就往嘴边送,那股子猪肉韭菜味扑面而来,姜盈扔下勺子就跑向了洗手池。

    靠了,她这是怎么了?早晨才吃过的啊,不至于胃口说变就变吧?

    姜盈背对着苏珊大妈,所以没能看到苏珊大妈骤然惊喜的表情,“你有了?”

    姜盈扭头重申,“有什么有?哪里有了?没有。”

    “不不不,我不会看错。”苏珊大妈正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听到消息赶紧带上父母和姐姐赶来的石浩森到了。

    石母进门就先看到了姜盈半伏在水池上干呕又干呕不出什么东西来的样子。

    “姜盈小姐,你这是……有了?”石母跟苏珊大妈的反应完全一样。

    姜盈哭笑不得,“两位阿姨,真没有。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本来想吃的东西到嘴边了才发现又不想吃了;可只要再换一种想吃的,绝对没有呕吐反应不说,还吃的不少。平时只要不吃东西呢,又是一点想吐的感觉都没有。这哪里是孕吐反应了!”

    苏珊大妈和石母齐摇头,“不不不,孕吐反应谁和谁都不一样,你参照一些别人的例子并不妥善。来,我们先测一下的。”

    姜盈傻呵呵从水池子旁边站直身子,“现在测?拿什么测?现在上哪儿去买测孕纸啊。”

    石母得意地一笑,随手就从空间手环里拿出了一份测孕纸,“我有啊!原来是给布尔吉准备的,想着我什么

    </p>
小说推荐